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惊鸿

裸兰 俞今 8710 2003.04.17 16:11

    杜老爹宣传队的五虎上将,浑身沾满了鸡蛋壳、白菜叶子和桔子皮梗等秽物,甚至有人向他们身上吐痰。他们也不擦拭,如霜打的茄子一般,垂头丧气的跟在兰若云身後。

  当然没有人敢向兰若云扔东西,但是当他在大街上这麽一走过时,还是有人悄悄在路边向他吐著,小声的说著他的坏话,用眼神温柔的杀他──

  兰若云也不在乎,脸上挂著一抹苦笑,眼神却空洞的不知盯向哪里,就这样有些失魂落魄的在大街上走著,几个人都觉得今天的兰府怎麽这麽遥远,走了这麽久就是不到!

  “老大,你说过让我们当英雄的!”五人中一个年轻一点的家夥儿状著胆儿,用哭腔问著兰若云,却立刻被孟三一拳打了个趄趔。

  他知道现在兰若云的心里是最难过的,别看一脸不在乎的表情,可他的肩头却一个劲儿的在颤抖。

  谁能预测得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十八个家族联合起来支持清影秀,哪怕有一家拥护迪斯罗利,也用不到兰若云出面啊,现在导致他正面和议事厅冲突,更让清影秀伤心,这是谁都不愿看到的结果。

  兰若云心中暗自叹气,承认自己小看了封远这个人──竟然能在一夜之间联合起十八家族,他究竟用了什麽方法?为了稳住迪斯罗利,避免内战,迪斯家必须掌握住一部分权利,自己设想的最好方式就是平局。所以安插了自己的五个人争得了下议院的议员席位,这样总会调剂著把双方的席位控制在数目相等。本想十八家族里有三四家支持迪斯罗利,这样自己这方面再派出一两个人当反面派,完全可以控制得收放自如,而且自己可以笑呵呵的跟著清影秀他们庆祝胜利。

  十八家族的一致行动打乱了他全部计划,迫得他不得不自己亲自表态。

  想起清影秀伤心的看著自己,然後昏晕过去,兰若云心中一疼。又想到堂天几个人恶狠狠的声音:

  “我堂天,从此和你绝交!”“方更以後不再当你是朋友了!”“对敌人,望川家从来不会手下留情的!”“斯菲对你失望透顶!”“浅靖羽看错人了!”……

  “砰──!”沈思中的兰若云一头撞在一面墙上,後头跟著他的几个人随後撞在他身上,大家都低著头走路,谁也没发现到了拐弯的地方。

  兰若云额头贴著墙,委顿在地上,一丝血迹流进眼睛里,让他稍稍清醒一下。孟三几个人赶紧把他拽起来:“老大,你没事吧!”

  忽然,兰若云眼中一股极度惊诧的神情闪过,向著不远处望了过去:“你们先回去,我没事!”

  在後面几个人不敢相信的眼神注视下,兰若云又恢复了生龙活虎的气势,猛的由地上跃起来,向著来路跑过去!

  一席黑衣在对面胡同尽头闪了闪,不见了。

  兰若云加快速度追上去,终於在进入第三条胡同的时候看清了那袭黑袍,心中不自禁的颤了一下──这袭黑衣在熟悉不过了。兰若云在裸兰军事学院的时候曾经研究过服装设计,後来在大漠的那段杀手生涯中,他不止一次的研究狼克所穿的那件衣服。这种“杀手服”显然出自於很高明的设计师之手。样式不会在闹市中给人以很深的印象,平平常常的服装却有著不寻常的功用,同时藏上几把武器外面绝对看不出来,而各种放暗器、医药、地图和杀手特殊装备的口袋设计的也很隐秘,不会给人以累赘的感觉。布料柔软有弹性,舒展身手毫无阻滞。最奇特的是後面那窄窄的披风,从空中跃下时能加大对空气的下坠的阻力,使人在落地时几乎毫无声息。兰若云曾经画出样式让裸兰城里最好的裁缝缝制了一件,穿起来很舒服,而且行动起来能给人以很大的信心。

  此刻,眼前那个快速行动著的人身上,就穿著这麽样的一袭黑袍,神秘的杀手终於出动了──可是,他怎麽不是向兰府的方向前进?难道不是来找自己的麻烦?

  兰若云又跟了一段,跨过一条大街之後,终於看清了那个杀手的目标,刹时一股冷气凉彻心肺:“好狠的迪斯老贼,竟然找这种杀手来行刺堂峦!”

  前面赫然就是堂府。

  迪斯罗利本事也真大,竟然能请动这个层次的杀手,那几乎是万无一失的。兰若云想一下,如果自己要刺杀堂峦的话,那也不会是什麽难事。

  杀手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就窜进了堂府,从他轻车熟路的架式来看,迪斯罗利肯定提供给他详细的地图了。

  “堂伯伯会在这个时候回府吗?他应该正在议事厅里跟迪斯罗利进行争权的较量啊──当民众大会开过之後,平局的双方会争夺上下议院之间权力的分配。自己现在是两边都不讨好,所以才不会有人来在意自己的缺席!”兰若云心里这样想著,还是向堂府靠了过去,他知道,这个水平的杀手执行任务往往就是几分锺的时间,如果堂峦真的在府中的话,去晚了他老人家可就性命堪忧了!

  可是就在兰若云将动未动的时候,黑衣杀手却突然又窜了出来,速度更较以前为快,显然他并没有执行任务。

  兰若云心里正奇怪这不应该是黑衣杀手的作风时,他看见那个黑衣杀手向自己这方跑了过来。兰若云赶紧向後退了几步,翻到一家民房的房顶上趴了起来。

  转眼间那黑衣人已经到了眼前,却不断往身後看去,蒙著轻纱的斗笠下面,一双阴冷的目光射出,此刻却多了几分恐惧。

  兰若云向著他目光所极之处看去,朦朦胧胧似乎有一团白影在空中漂浮。

  黑衣人跑到兰若云的眼皮底下,忽然不动了,转过身,阴沈著嗓音,怒道:“你为什麽要跟著我?出来,鬼鬼祟祟不敢见人,让我看看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兰若云心下骇异,以他目前的功力,已经远远超过这个黑衣杀手,可是对方竟然知道他躲在这里,正要起身出去──

  “何必发怒呢?我只是想劝你回去你的地方!”一个柔和清丽的声音在空中想起。

  尽管这声音如珠落玉盘般好听,又是一个温和的女声,兰若云却感觉大白天的浑身汗毛直竖,而且遍体生寒──这声音竟然凭空冒了出来,完全出人意料。

  “回去我的地方?哈哈哈,看来你又是云山那些老不死中的一个了,从望天大陆一直追我到这里,所有的任务都被你破坏了,我要和你一战!”黑衣杀手咆哮著说道。

  “我不会杀你的,我只是想让你替我带个口信儿……”那个好听而神秘的声音再次想起。

  兰若云已经知道了那黑衣人并没有发现自己。他此次凝神静听,当那声音想起时,赫然发现竟是那团浮在空中的白影发出来的,那竟然是一个人?!

  “你是说我没有资格跟你打,还要靠你可怜才放我一条生路?”黑衣人怒极反笑,“你给我出来!”他猛的冲向那团白影,发疯的抽出短刀快砍,功力竟然不弱。

  白影仿佛不受力般随著他的刀势向後飘去,任凭那黑衣人如何变换招式,白影只是奇快无比的飘向一旁,直到黑衣杀手自己累得停下来为止。

  “上次我和你说的口信儿你记住了吗?我再重复一次!”白影丝毫没有力倦的感觉,柔声道:“告诉你的主子们,马上回去他们的地方,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能处理。而且,云山的人会在百年之内回归,让他们做好准备吧!不要再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否则,格杀勿论!”

  黑衣人浑身一震,缓缓的抬起头来,这一路他已经无数次的进攻过这个白影,每次都是自己把自己累得虚脱:“我不会回去的,你想跟踪我找到我们的基地,别做梦了,我才不会那麽傻的!”

  “哦?原来你是这麽想的!”白影忽然“格格”的轻笑了几声,“不用怕,我只是想让你传个口信儿,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躲在边荒沙漠吗?”

  黑衣人猛的站起身,指著那团白影:“原来你……!”

  “我们当然知道了,只不过不便和你们发生正面冲突,我想我们双方都没有准备好吧!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们云山第三代的精英已经成长起来了,百年回归已经迫在眉睫。但我们不想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和你们解决前世宿怨,希望我们能回去我们的地方一绝高低。也是替这个大千世界的生灵们考虑,请你们不要插手他们的事情!”白影的声音忽然圣洁无比,在空中仿佛一缕丝线,让兰若云感觉很舒服,但对她话里的内容却是全然不知什麽意思。

  “哈哈哈,说的真是好听!不过,既然你什麽都知道了,我也不跟你争,我只是基地一个个很普通的成员,我看要下挑战书的话还是你们自己派人去比较好!”黑衣人转身要走。

  “站住!”白影漂浮著挡在黑衣人面前,“你难道还不知道吗?我让你回去只是不想让你再插手这城里的这场争斗,天命自有定数,你们何必要多伤人命呢?不止是你,云山已经派出了几十名手下,专门拦截你们基地派出来的成员。听我一句话,回去吧!”

  最後这一句话语柔和无比,听得黑衣杀手和兰若云同时心里一暖。

  “不知阁下在云山是几重天?”黑衣人显然受了这柔和的声音规劝,已经心迹动摇。

  “八重!”白影淡淡的说道。

  “啊!”黑衣杀手一声惊呼,“那,那不是──!”

  “你知道就好,还不答应替我传这个口信儿吗?”白影语气又变得柔和起来。

  黑衣杀手忽然恭恭敬敬的向那白影行了个九十度的大鞠躬,满怀敬意的说道:“早知道是圣使,小子也不会这麽无礼,我此刻马上赶回去向大人们禀告,先行告退!”他直起身,倒退著走了几步,转过身一阵风般的离去了。

  “哎……!”白影叹了口气,忽然向著兰若云所在的那个方向飘了过来,“好怪异的内功,似乎有仙家气息……”

  上下移动了一下,忽然就那麽消失了──

  兰若云大吃一惊,本以为那白影向自己飘来,又说了那麽莫名其妙的话,肯定是发现了自己,却又无迹可寻的消失了。

  兰若云如在梦中,不知道那白影练就的是什麽功夫,竟然如此高深莫测。

  忽然在空气中嗅了一嗅,发现一股淡淡的类似“檀香”的味道,几不可闻。

  兰若云闻著这股异香,向前追了几步,渐渐走到了闹市区,那香气就不见了。

  “应该是出城吧?”兰若云这样想著,也不顾两旁市民依然在对自己指指点点,加快脚步向城门跑去。

  果然又闻道了一股那种香气,精神一振,出了东门,是裸兰平原上的一片小树林,异香在那里消失了。

  兰若云惨淡的一笑,在这种失意的情况下还有这麽强的好奇心,他也是蛮佩服自己的。不过,他实在听不懂刚才那两个人的对话究竟是什麽意思?

  云山?圣使?基地?边荒沙漠?

  “难道自己所在的那个杀手营是在边荒沙漠?”兰若云在脑中想了一下地图,又结合自己当初进出沙漠时的路线,果然就是边荒沙漠的东侧,那已经是兽人族的领土了。

  那团白影看来就是什麽云山的圣使了,可是云山是哪里?兰若云遍读世界历史和地理,却从来没听过云山这个地理名词,那肯定是一座山吧!?

  忽然一股伤感的情绪涌了上来,兰若云打量了一下周遭环境,熟悉的景致,历历回忆在脑中萦绕……

  他缓缓的行走在树林边缘,冬雨过後,空气清新。

  虽然没有裸兰花盛开,但冬日的裸兰平原却别有一种风韵。

  干枯的草地,在雨後显得有些阴冷,黄黄的颜色一直绵亘到远处低低的丘陵。丘陵与远方地平线的交接出,几只伤感的燕雀在低低徘徊。还有几个萧索的荒村,在天与地之间与繁华都市形成了明显地对比,显得那样地孤独。

  天空湛蓝,白云悠然。

  宽广的裸兰平原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了多少年,他印证了多少的历史,又目睹了多少的血泪,谁能知道呢?

  兰若云走进树林,生命的痕迹在这里是如此不著边际。树叶还零星的从灰败的枝条上颤巍巍的坠落著,一片片的,仿佛是在诉说著自己的不如意。而脚底下,他们的同伴早已经腐烂多时。

  耳旁,随冬日冷风飘落的树叶落在了兰若云的肩上,他拈起一枚,怔怔的发起呆来……

  童年时候,在这片树林里,清影秀领著几个人玩捉迷藏。自己总是等大家都跑去躲藏的时候,把他们放在地上书包里的好东西偷走,虽然惹了不少打,但直到现在他也不明白,为什麽当初那些人的记忆力那麽坏?自己明明偷过一次了,第二天他们还是不知道保护好自己的物品,放在那里任凭自己拿取,而且,他们书包里的东西都是好吃的食物,清影秀更是经常塞满了林家花糕。

  猛然,兰若云呆呆的流下了眼泪:“傻子,还不明白吗?他们是故意这样的呀!”

  自小母亲早逝的自己,父亲忙於公务无法照顾自己,而管家们又不堪自己的顽皮纷纷辞职,经常吃不上饭的他其实已经成了夥伴们心中被照顾的对象!他们的家境都很好,完全不用在玩闹的时候也带上饭菜:记得斯菲的书包里经常有热烘烘的各种菜肴,而浅靖羽更是连水果都准备好了。只有清影秀跟自己一样顽皮,又不会煮饭,只好花钱去林家糕铺买,其实她一个小姑娘能吃得了多少呢?堂天方更几个人也时不时的弄些好吃的东西带著,或者干脆就把他拉到自己家里去……

  他们不但这样照顾自己,还装作不在乎,怕伤了自己的自尊心。而自己,经常自以为是的作弄他们,他们却从来没有真正的在意过──实际上,凭他们的武功,要对付当时还很白痴的自己,其实是很简单的一回事。可他们还是大度的原谅自己,一次又一次,这是何等的友情啊!

  “对不起……”兰若云哽咽著说道,坐倒在一棵树底下,拔起一根草棍儿,在地上胡乱的画著。

  “堂天,方更,望川,阿秀,斯菲,小羽!对不起,我伤害了你们!我知道,你们如此在乎我们之间的这份友情,而若云又何尝不是呢!人的一生,又能有几个知己,而青梅竹马的我们,这份感情又怎能被其他事情所代替呢?国家又如何,民族又如何,当我们白发苍苍的时候,唯一留在心间的不依然只是那心灵深处的几张脸孔吗?”

  “父亲,难道若云这样做真的是正确的吗?”

  “我玷污了兰家的名声,违背了本心,我还配做兰家的子孙吗?”

  “阿秀,我辜负了你,该怎样才能弥补我的过失啊!”

  兰若云喃喃的自语著,在冬日湿雨过後的清新空气里,二十岁的年轻人承受著无比巨大的心理压力。

  “年轻人,你没有做错啊,何必自责?”温和的声音在空中想起!

  兰若云一下子跳了起来,四处张望,他分辨出来了那正是城里的那团白影的声音。

  “你……你是谁?你在哪里?”兰若云此刻却连那团白影也找不到了。

  “不必知道我在哪里?但是这几天我因为监视那个黑衣人,就是刚才你看到的那个!所以在裸兰城里停留了几天,你所做的事情我一清二楚!”白影继续说道。

  “刚才你看到我了?”兰若云其实已经猜到,这样问只是证实一下。

  “我没有看到你,但是我感觉到了你体内那彭湃的气流,那是很高明的炼气啊,竟然不亚於我本身所修炼的内功,也因此,我能够通过内息察觉到你的存在!”白影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那麽,我刚才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嗯,都听到了!不过我不是故意的,是你走到我身边说给我听的,这也是一种缘分啊!”白影感叹的说道。

  “听就听到吧,没什麽的,我也很想找一个人倾诉一下!”兰若云感觉自己对这个声音有一股无比信任,甚至是依恋的感情,他不知道为何如此。

  “年轻人,我还是要郑重的告诉你,不要埋怨自己,你挽救了几十万人的生命啊,而且,如果这几十万人因为自殴而死的话,你的国家将会有更多的人因为失去他们的保护而丧命。你救了这麽多人,应该为自己感到自豪!”白影的语气里有一种令人深信不疑的坚定。

  “可是──!”

  “我知道你很委屈,不被人理解的感觉,这种负担对於你这个年龄的人来说还是过重了,你难以承受,是吗?”白影柔和的问道。

  “我不在乎我的人民怎麽看我,不在乎他们如何蔑视我,也不在乎我的敌人躲在暗里偷笑,甚至,功名利禄和万千宠爱,我都可以当它是过眼云烟──可是,我不想伤害那些关心我的朋友们!”兰若云有些哽咽的说道。

  “尤其是那个在会议上昏晕过去的女孩子,那是你的爱人吧!”白影叹息著说道。

  兰若云脸上红了一下,点了点头。

  “情之一物,本是世间最难堪破之事,七情六欲曾让多少英雄功败垂成甚至身败名裂啊!而至真之情,也激励了无数平凡之人,建立起了惊天伟业!很多人的忙忙碌碌、奋力争先,其实并没有什麽远大的理想,而仅仅只是为博美人一笑,这又是多麽的不可思议!

  正因为爱情是如此伟大,情人是如此的难以割舍,所以,能为了民族和国家大义而放弃的人,他才显得更加伟大,你难道不这样认为吗?

  “可是,她毕竟因为我而伤心,我不想让我喜欢的人难过!”兰若云泪光莹然,满脸伤心。

  “不想让自己喜欢的人难过……!”白影喃喃的重复道,隔了好久才又说道:“你是一个用情很专的人,这痛苦就来的愈见猛烈,你现在的伤心,我能理解!”

  “我伤心与否,其实并不重要,我只希望她能快乐!”兰若云深情的说道。

  “你……哎,傻瓜,何必这样呢?她一定会理解你的,别再折磨自己了!”白影的声音忽然伤感起来,禁不住怨怪起兰若云来。

  兰若云却并没有在意,只是眼神茫然的说道:“什麽时候,我才能回到他们当中呢?”

  “嗯,不如这样,你跟我走吧,到另一个世界当中去,忘掉这里的烦恼和伤心,重新开始另一种人生,我看你资质不错,一定会有一番作为的!”白影生动的说道。

  “什麽?让我离开裸兰?”兰若云吓了一跳,猛地惊醒,“不行,就算他们要杀了我,我的尸体也只能埋在裸兰,在这种情况下,我怎麽可能离开人类!”

  “你是这麽想的?你很在乎种族之间的差别吗?”白影忽然问起了这麽个大范围的问题。

  “当然,我是人类中的一员,自当与我的种族共存亡,否则我也不会做这种牺牲了!”兰若云坚定的说道。

  “哎,人类当中要是多一些你这种人,世界可能就是另一个样子了……不过这样也好,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你们的,我倒是……”白影忽然停了下来,隔了一会儿,轻声道:“有人来找你了,我想我们该说再见了!”

  “等等,难道你不是人类?”兰若云分析著她的话语,这样问道。

  “不要问我是谁?既然你不肯随我离去,我想,我们的缘分也就止於此处了,那麽,我是谁对你来说,还有必要吗?”空中,兰若云头上的那颗树上忽然起了一阵响动,空气中起了一阵波动,“相信我,该来的总会来,有一天,你的子民和爱人朋友一定会理解你的,到那个时候,你将是他们的神……再见了,伤心人!”

  最後一句话说出,那声音已是在很远处了,显然她已经走了……

  堂潇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兰大哥,我差点问遍了全城,都没有人告诉我你的行踪,还是城门的守卫比较好说话,说看见你出了城,我在城外也跑了好一会儿了!”

  兰若云还在暗自骇异,自己自负内功不俗,可是对堂潇的到来却毫无知觉,那人却在几百米之外仅凭一点跑步的响动就判断出有人接近──这份功力,恐怕已经到了出神入化反璞归真的境界!

  听见堂潇关切的话语,兰若云心里一暖,随即又一阵黯然:“潇潇,你还能看得起兰大哥吗?兰大哥……!”

  “别说了!”堂潇忽然过来抱住了兰若云,却与以往的拥抱不太一样,“兰大哥,不管你做什麽,潇潇都相信你,你一定是对的。从小到大,潇潇可以不相信哥哥、不相信父亲、不相信一切人,但是只有兰大哥,我什麽时候怀疑过呢!”

  兰若云心里一阵感动,他扶起堂潇的肩膀,伤心的说道:“可是,我在会议上是支持……!”

  “我不要听,我不要听!”堂潇伸出小手捂住了兰若云的嘴,“我说过,你做的都是对的,尽管我不太理解,但我知道你一定有是有深意的!”

  兰若云心里暗叹一声:“这个女孩子简直对自己崇拜到了盲目的地步,从小到大,两个人心里似乎一直有一种联系,仿佛就是宿命的纽带,紧紧维续著这份模模糊糊的情感!”

  “谢谢你,潇潇!”兰若云眼角含泪,在众多的骂声当中,堂潇的这一份理解是多麽的难能可贵啊!这也证明了,真正的感情是不怕任何波折的,他相信,清影秀也一定会理解自己的,堂天他们,也一定会再次接受他。

  未来的路还很长,他一定要和这些自己生命中无法割舍的朋友们,一起创造一个属於裸兰的天空,相比之下,受这点委屈,又算的了什麽呢?

  “兰大哥,我们回家吧,我和小妹学了几手厨艺,回去给你抄几个菜,我们忘掉不愉快,好吗?”堂潇真诚的说道。

  “好,走吧,我们的潇潇长大了,能做菜了,兰大哥吃了潇潇的菜,马上就忘了所有的烦恼,就剩下开心大笑了!”兰若云微笑著说道。

  两人转身离开树林,嘻嘻哈哈的向著裸兰城走去,一边还逗趣的说著话:

  “潇潇,你都会做什麽菜啊?”

  “好像是,什麽‘佛跳墙’吧?”

  “好怪的名字,是怎麽做的呢?”

  “咦?我想想,好像要用个罐子,加什麽呢……?”

  “……?”

  “我看我还是给你做‘百凤朝阳’吧!”

  “也行,这个名字好听,很难做吧?”

  “不难啦,就是用几种肉料,调入几种蔬菜,然後……然後……?”

  “潇潇,我心里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看我们还是让杜小妹做吧

  “那怎麽行,兰大哥说话不算数,人家是第一次做菜嘛!”

  “好好好,兰大哥相信潇潇,一定能旗开得胜!”

  “咯咯咯咯……!”

  几缕柔和的风吹散了天空中闲逛的白云,但它却依然悠哉,潇洒的在空中徘徊──世间万物,是否都应该给自己一次机会,去体验失意的悲伤,然後,享受奋起的快感!?难道会有永远一帆风顺的完美事物存在吗?

  残缺,才是最美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