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土人的反击

裸兰 俞今 5937 2003.04.17 16:18

    兰若云坐在臻野洗澡的那条小河旁的一块大石头上,就是在这块大石头上,枝儿发现了他,并且为他惹来了一顿暴打,想起那个野姑娘,兰若云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脑袋里还是混僵僵的,偶尔甚至连自己是谁都想不起来,偶尔又想起一个人,似乎是自己,又似乎是别人。

  所以,当枝儿带著臻海等人的疑问,来探听他是谁时,他挠头瞠目以对,他想说他是堂天,後来想想,又觉得自己是离人倾,甚至是杜老爹,可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是兰若云,在无论如何也无法确定的情况下,他只能念一句诗来表达心中胡涂:“不要问我是谁,也不要问我来自何方,我是一颗橄榄树,总在风起的时候悲伤……”

  枝儿马上为他的忧郁眼神和诗人气质所沈醉,立即崇拜起来,可惜随後而来的是臻野的拳头,不免大为扫兴!

  此刻,他看著手里那把紧握的辰山之匙,心中涌起一个又一个的记忆片断,喃喃念道:“究竟是谁把这东西交到我手上的呢?”

  虽然不确定,却知道这把钥匙事关重大,谨慎的收藏起来。

  皑皑的白雪,从天空中不断落下,临近春天,这一场下了快有三天的大雪已经让荒芜大陆的交通变得阻塞难通。

  兰若云身受重伤,内力护住脏腑,却无论如何也提不起来,所幸练功的法门他还没有忘,连续打坐用功,气疗术结合紫气,伤势已经渐渐好转。

  饶是如此,在这天寒地冻的大雪天,他还是不得不披上毛毡,浑身上下还是冷的不断颤抖。

  他望向结冰的小河,臻野昨天凿开的那个大洞早已经又凝结了起来,此刻上面已经落满了白雪。

  最清晰的画面要属那条恶龙了,想起让自己变成这副模样的圣龙涎,心有余悸。

  仿佛全都是命运安排:地下河一般不会直接这样暴露的流出地表,一般是通过“泉眼”渗出地面,或者人们开凿深井,也可以截取地下水。偏偏大自然神奇万端,这山间小河地势极低,两山环绕,可容地下水流直接涌出,难怪臻野在这里洗澡不用担心别人偷看。而当兰若云在紫气的保护下从河水里漂流出来时,如果不是臻野恰恰凿开一个通气的冰窟,他可能要一直漂流下去直到紫气殆尽,冻死在河水中。

  因此,应该是臻野救了他,不管自己如何挨揍,他还是懂得感激的,只不过这个“色情狂”或者“偷窥狂”的名称实在太也那个……

  兰若云刚刚走进营地,枝儿已经看见了他,大喊道:“无名子,你跑哪里去了,我刚要出去找你,好不容易捡了条小命,也不知道珍惜!”

  兰若云苦笑一下,众人因为问不出他的名字,又见他低头沈思时痛苦的表情,不忍心迫他,遂不再问,就称他为“无名子”,仿佛一驾鹤云游的老道。

  两人走进兰若云暂助的房间,立即感觉一暖,暂时与冰天雪地隔绝。

  臻海、朴自星、荆文正、朴当和臻野都在,兰若云已经知道,这是一只土人的自卫队伍,房间里的这几个人正是其中的首领。他心中早已经雪亮,知道这支队伍的规模已经远远超过自卫队伍的范围,很可能是土人的一个大联盟之类的组织,根据营地中的营帐来判断,至少也有千人的规模。也因此,他们才对兰若云这个冰山来客的身份很紧张。

  朴文正过来拉起他的手,沈吟半晌,奇道:“没可能啊,明明是没有脉象,他怎麽还能活下去?”

  放下兰若云的手,看著屋中众人,脸上神色怪异。

  臻海也学他那样过来拉住兰若云的手,低头默察,咬牙皱眉道:“是没可能啊,怎麽可能这麽细嫩,明明是个雄性吗?”轻柔的抚mo兰若云白净的双手,脸上色迷迷的神色。

  兰若云吓得赶紧把臻海双手抛开,带些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各位,我还是没想起来我是谁?不过,我可以肯定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而且,我只是因为中了一种奇怪的毒导致大脑思维混乱,记忆区被麻痹,神经受了些轻伤──嘿嘿,等我慢慢将它们治好,众位就可以知道我是谁了,而且你们肯定很惊诧,因为我注定了是一个伟大人物的!”

  “我呸!”臻野从桌子上跳下来,伸手抬起兰若云的下颌,皱著鼻头说道:“你也不看看你这副穷酸样子,哪一点像伟大人物,你说,哪一点像,你今天要说不出来我就阉了你!”

  兰若云看看自己浑身上下,穿著土人的粗布衣服,靴子早掉进了万丈深渊,此刻穿著土人的布鞋。而且面容憔悴,满脸菜色,他样子本来就是清秀型的,此刻伤病之下,立时瘦骨嶙峋,枯槁形销,确实没有什麽伟大人物的风范。

  “我倒是相信!”枝儿插了一句,“他身上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气质,让人信服!”

  “呸!”臻野放下兰若云的下颌,在枝儿脸蛋上拧了一下,“你这两天老是跟我作对,看我怎麽惩罚你!”

  枝儿吓得赶紧跑到荆文正身後躲了起来。

  “好了,别闹了,这件事情先放在这里吧,无名子就先在我们这里住下,还好你是人类,我们也不担心你是奸细,不过如果你出卖我们,立即取你性命!”荆文正正声说道,“大家去开会,让他自己静养一下!”

  几个人鱼贯而出,连枝儿都跟了出去,不知道是开什麽会。

  兰若云躺上chuang,立即合上眼睛,抓紧疗伤。

  营地里一阵躁动,隐隐听闻兵器碰撞之声,但片刻後即静了下来。

  兰若云这一睡就直到傍晚,又是被相同的声音所惊醒,他打开门走出去,赫然发现雪地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看不出多少的土人丢盔卸甲的从营外涌了进来,很多人都受了伤,鲜血和著白雪不停的落在地面上,有的人走著走著一头栽了下去便永远也起不来了。

  这副画面又勾起了兰若云的回忆,感觉对於自己来说再熟悉不过,只是,他们究竟做了什麽,怎麽这副惨兮兮的样子。

  臻野看见兰若云临门向这面看过来,面色惊诧,没来由的心中发怒,大喝道:“你这笨蛋看什麽?吓坏了吧!谅你也没见过这种阵仗,你们这种温室中的花朵,只知道躲在家里长吁短叹,哪像我们这些战士,为了自己的尊严和自由而流血牺牲……!”

  臻野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站在了兰若云的面前,兰若云仔细看去,发现她的手臂上也缠著一块染满了鲜血的白布,些微的血珠还在不断渗出:“哎呀,你这伤还没有完全止住血,快让我来帮你包扎一下!”伸手抓住她手臂。

  “滚开,哼!”臻野大怒,这男人竟敢碰她神圣无比的玉体,用力把兰若云撞开,心中却不无得以,故意把鲜血滴在雪地里,看著兰若云傲然道:“怎麽样,佩服吧?我虽不是男人,却也比你这种看似男人的窝囊废要强上千倍,我看你连血都没流过吧,看你那副害怕的样子吧,是不是很伤自尊呢?哈哈哈~~!”

  “不是……你……!”兰若云还没说完,“砰”的一声,臻野女士因为流血过多晕了过去,立即倒在了雪地里。

  “枝儿,快过来,你小姐晕过去了!”兰若云不敢去触碰她的“圣体”,只好大叫枝儿过来。

  谁知臻野受冰雪刺激,又醒了过来。猛然站起身,脸色却苍白起来,向兰若云大喊道:“别鬼叫行不行,枝儿在帮伤员捆扎伤口,别打扰他!”

  又看见兰若云眼中不以为然的神色,怒道:“你笑话我是不是?你笑我贫血是不是?”一拳将兰若云打倒,伸脚踏在他身上:“快道歉!”

  兰若云心中暗叹倒霉:“明明你自己晕过去,关我屁事!”嘴里说道:“对不起,请您原谅!”

  臻野挪开脚,兰若云赶紧爬起来:“你还是再包扎一下吧!”

  臻野不理他,转头走了。

  晚上枝儿来送饭的时候,兰若云才知道,这群土人趁著大雪去偷袭兽人族的滦山城。兰若云心中大惊,知道这滦山城离荒芜城虽然最近,也是北六城中的一座,但自己由辰山地底漂流出来,竟然到了滦山附近,还不让人心惊,他可不是骑马在陆地上跑,而是毫无知觉的顺水而行。

  枝儿见他吃惊的样子,还以为他害怕了,安慰道:“别怕,我们只是骚扰他们,凭我们这点人怎麽能占下一座城市来,只不过是打一仗就跑,让他们不敢再欺负我们土人!”

  兰若云心道:“不敢再欺负吗?我看未必,滦山城显然已被绿教控制,土人杀他们的人,他们必定拿城里的土人报复,再说……”

  “万一他们跟踪你们过来,这里不是很危险?”这是兰若云最担心的。

  “所以我们才选择这大雪天去进攻啊,撤退的痕迹马上就会被大雪覆盖,敌人难以发现,荆军师的计策没错的,我们已经偷袭过一次了,你看现在还不是没事?”枝儿自信的说道。

  兰若云脸上神色凝重,又道:“万一他们派出翼人或者精灵来跟踪,你们不是全都暴露了?”

  “我们在空中放有海东青,翼人精灵要是跟过来,我们当然能发觉,而且下雪天他们也飞不了多远!”

  兰若云知道海东青是一种高空猛禽,猎人往往喜欢用其协助捕猎,用做军事侦察却不知道行不行。而翼人精灵无法做高空飞行,又受雨雪限制,这倒是知道的。如果翼人精灵甚至天使都有海东青那种飞行本领,人类早就灭国了,与这种完全占据高空优势的队伍作战无异於自寻死路!

  “他们要是抓住了俘虏严刑拷打……!”

  “我们队伍里的战士都是宁折不屈的!”枝儿打断他说道。

  “嘿嘿,那个,也未必!”兰若云想起杀手的手段,对土人这支未受过正规训练的队伍所抱的信心并不是很足。

  枝儿嗔怪的看了他一眼,重复道:“我们都是坚强的战士!”

  ※※※

  接下来的几天,这支队伍不断出去偷袭,每次都鲜血淋漓的回来,倒也颇为惨烈激状,让兰若云心下敬佩,又怜惜无比,仿佛这种行为跟自己有莫大关联似的。

  臻野等人忙於战斗,仿佛也把他忘了,臻海等人更是一次也没来看过他。

  臻野偶尔会过来,恐吓并且优越感十足的嘲讽他,以达到某种心理上的满足。或者这已经成了她战斗之余缓解压力的一种方式,看著兰若云好像是害怕,又像是崇敬的目光,心里感觉无比受用。而兰若云,总是随著她的到来而担心自己的宝贝,看著她手里闪闪发光的牛耳尖刀,心里七上八下,眼神中自然微露恐慌之意,配合著臻野女士的优越感,两人倒也凑合著把一出戏演了下去。

  这一日,大雪渐渐停息。

  兰若云最担心的情况终於发生,荆文正的计策虽妙,毕竟战斗经验不足,最後还是让兽人跟踪过来。

  海东青盘旋而至,传来的讯息是兽人已在五里之内,人数不斐,土人们赶紧撤退。

  枝儿惊惶失措的跑进兰若云的屋子里,大叫道:“快走,兽人杀过来了!”

  兰若云并不吃惊,如果自己是兽族,早就跟踪过来了,只要在他们的马匹上动一些手脚,自然会凭著气味尾随而至。可恨的是自己内伤未愈,尤其是所受圣龙涎剧毒,虽然日渐减轻,也让他想起了一些往事,但胸腹间的内力却依然用来对抗剧毒,让他现在所能使用的内力不足一半。

  当然也不能伸出脖子欢迎兽族来砍,赶紧站起身来,已经被枝儿强拉住窜进营地老弱妇孺的队伍之中。

  车队上早已经挤满了人,枝儿和兰若云转著圈儿不知道该怎麽逃跑。

  朴当走过来,愣了一下,大声道:“枝儿,你还管他干什麽?赶紧去和你小姐乘坐一匹马,让他自生自灭吧!”

  枝儿怒瞪了他一眼,忽然看见臻野牵著几只狗跑了过来,後面还拉著一个大雪橇。

  “小姐,你这是……?”枝儿疑惑道。

  “这雪橇上都是我的东西,可不能便宜了那些兽人,我要全带走!”臻野看见兰若云,惊诧了一下,忽然笑了起来,“我倒差点把你忘了,也好,带著你,我们的手术还要继续!”

  臻野抓起兰若云,丢进那个大雪橇里,立即被乱八七糟的东西掩埋住。

  “枝儿,你驾驶这雪橇!”臻野也不管枝儿的愁眉苦脸,上了马,大叫道:“怕个屁啊,我会在旁边保护你!”

  枝儿只好心惊胆战的跨上雪橇,她不知道世界上最难驾驶的除了猪以外就是狗了,因为猪是最难驾驶的,所以一般忽略不计,至於狗……

  枝儿刚把鞭子举起来,大约十条雄壮的大狗便旺旺叫了起来,冲了出去──

  “我的妈呀!”枝儿惨叫一声,趴在雪橇上,雪橇狂窜而出,向著车队追了上去,旁边臻野和朴当骑著马赶紧跟上去。

  兰若云趴在雪橇上,鼻端传来阵阵女人特有的气味,抬起头一看,竟是些女人的内衣内裤,这臻野虽然外面穿著男人的衣服,里面由於女人特殊的生理构造,不得不妥协,所以这些小零碎也是有一些的。她这人马虎的很,看看挺紧急的,也没有仔细收拾,一股脑的抛在雪橇上,此刻可苦了兰若云。头上顶著这些东西,在雪橇里东摇西晃,大晕其浪!

  耳畔传来枝儿略带哭音儿的惨叫声:“狗狗,快停下来呀,妈呀,别往石头上撞啊……!”

  风声飒飒,雪雨飘飞,这些大狗拉起雪橇来却是奇快无比,转眼间追上了车队,在茫茫雪野里快速奔驰。等到前方无路,大狗们转了个圈儿,又冲了回来,狗的嚎叫声夹杂著枝儿和兰若云两人的大喊声,在空旷的雪地中去了又回,接上逃跑中的土人队伍。

  还好臻野追了上来,把大狗们截住,这才停了下来。

  “真是没用的丫头!”臻野骂道,“你要这样紧紧抓住这两根缰绳,要快就快,要慢则慢,你这样不管不顾,我这些狗早晚让你累死!”

  臻野示范了一下,枝儿倒在雪地里也没有看,把胆汁都吐出来:“小姐,我不行了,我死後你给我……!”

  “砰~~!”臻野一脚把枝儿蹬上雪橇,看著同样一塌糊涂的兰若云说道:“你来!”

  兰若云看了看她做势欲踢的脚,不敢辩驳,把头上一小块不知道是什麽的零碎布条扎在脑袋上,冷风一吹,两条布带随风飘起……

  “好,虽然我没弄过这东西,难道还怕了不成,大狗,觉悟吧!”兰如云爬到前面,仔细看了一下,发现驾驶这雪橇只能站著。

  他两足固定在踏板上,一扽缰绳:“是我的兵跟我走,不是我的兵大母狗!”唱起儿歌,一声鬼嚎,十只大狗立即开动。

  惨叫声中,雪橇欢快无比的再次向著车队追去。

  这才发现,车队里的老弱妇孺都看著他,孩子们更是兴高采烈的注视这新上任的车老板,却发现他面色铁青大喊大叫,如飓风中的杨柳、怒涛中的小舟一样,不知道是他在驾狗还是狗在驾他,雪橇差点翻过来,上面的小零碎洒了一地,让臻野气得想提前给他动手术。

  “加油,加油!”车队上的看客们大声鼓励著,看著消失在天边的小黑点儿,还不肯停息下来。

  直到半个多小时之後,兰若云终於把握住了驾驶雪橇得窍门,才缓慢下来,跟住了车队。

  而这个时候,後面的土人部队已经跟兽人打了起来,喊杀声清晰可闻,车队里立即有人哭了起来。

  兰若云看向雪橇上的枝儿,发现她正翻著白眼儿,已经晕死过去!

  臻野暴叫一声,抽出重剑,和朴当两个人向队伍後面驰去。

  一场雪地追击战正式展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