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三章 真言

裸兰 俞今 11871 2003.10.31 08:15

    

  兰若云心悬堂潇,眼见清影秀在军事会议之后连看都不看自己,转身就走,他心里悲伤难以自抑,骑上小白向云山飞去。半空中猛觉一阵冷风旋转着在地面上沸腾而去,败草枯枝随风而起,沙砾碎石四处飞扬,强烈的魔族气息在周围左右回荡,似乎以自己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大的磁场,整个云山山脉远远近近响起了无数魔兽的大声豪呼声,霎时间山摇地动,天空变得灰暗下来,满天各种各样的昆虫飞兽乱飞,一股无比浓重的邪恶气息在空间流动。兰若云几乎又要因此而发狂,小白全身放出白光,高声嘶叫,与这气息对抗,兰若云也紧咬牙关,全身颤抖着运功抵抗,这气息竟比魔王来的还要猛烈,经久不息——

  地面上嘶嘶之声暴响,一条白练奇快无比的在脚下延伸开去,转瞬见飞驰到远方,不见了踪影。

  风止,邪恶气息消失不见,兰若云浑身为之一轻,心中却忽然沉重起来,一股不祥的预兆在心底暗升,忽然间心中空落落,那种将要失去堂潇的感觉再次产生。

  他向云山山腰上落去,保护堂潇的士兵们慌慌张张的在那里跑来跑去,几个女兵甚至哭了起来。

  兰若云心中有如被重锤一击,跳下马来,急步冲上前去,抓住一个士兵,大叫道:“潇潇呢?”

  “不……不见了!”那士兵惊慌失措的喊道。

  “什么时候不见的?”兰若云大吼道。

  “刚刚……一条蛇……我们看着那条蛇,一回头……人就没了!”士兵看着兰若云通红的眼睛,吓得浑身发软,其他几个士兵点头如捣蒜的证明着。

  “砰!”兰若云一把将他丢出去,猛然想起刚才在空中看见的那条白影,咬牙问道:“是不是一条白蛇?”

  士兵们不迭点头。

  “啊!”兰若云大叫一声,心中有如千针穿刺,口吐鲜血,昏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幽幽的醒了过来,脸上一热,睁开眼睛看着,小白在伸着舌头舔着他。

  心痛如绞,他茫然的坐起身来,看见自己还在云山上,周围保护堂潇的一队士兵不敢离开他,围在周围等候。

  “你们回去军队吧!”兰若云轻声说道。

  士兵们敬了个礼,列队转身走了。

  “你还是离开了我!”兰若云泪眼朦胧的说道。

  忽然全身一阵颤抖,感觉血液里有一种什么东西在缓缓的流出,心脏猛力扩张起来,全身肌肉绷紧,他红着眼睛,哈哈大笑起来。

  猛然站起身,全身衣服“嘶”的一声爆裂开来,身体暴涨,满头长发倒立,头上咯咯作响,钻出两个半尺长的弯角——

  “哈哈~~哈哈!”凄厉的大笑起来,身后的小白吓得猛往后退,兰若云已经窜了出去,不辨方向的在山上奔行起来。

  魔性回归,多日来的种种刺激,终于在堂潇失踪的这一刻,让他发了狂。

  分不清东南西北,也不管高山平地,仿佛一团巨大的黑影,超过己方军队,又窜入魔族营地后方,向着魔界的纵深处狂奔不止,两旁的树木不断后退,他的体力却似乎用不完,嘴里却嘶哑的高喊着:“我一定要把你找回来——!”

  这样在大地上跑了不知多久,气息早已经变得浑浊,脸上湿淋淋的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汗水,亦或是血水——摔了无数个跟头,早已体无完肤。

  小白远远的在天空中盯着他,却不敢下来接近,兰若云体内的魔性让它感觉陌生,那是它这种神兽的大敌,它困惑无比。

  越进入魔界,光怪陆离的魔兽越是层出不穷,每当兰若云迎上他们,赶紧四处奔逃,跑得慢了的,立即被他一拳轰死,这一路他浑身浴血,早已不知杀了多少野兽。

  身体暴涨成平时的两倍大,衣服碎成一片片的挂在他的身上,步伐增大,奔行比平日快速。魔化的面容在也看不出原本面目,他似乎要以一个魔族的身份,就这样一直跑下去——

  不知从何时起,开始有一缕箫声在他身后响起,呜呜咽咽,断断续续,若即若离,如影随形,忽高忽低!

  这箫声似乎悲伤,又仿佛是在抚慰悲伤,时而从四面八方涌来,时而化作一丝清音钻入兰若云的耳朵,并不花哨,却让人觉得变化多端,回味无穷。

  兰若云起初并没有听见,口中呼呼的粗重喘气中和了箫声,直到他又摔了个跟头,爬起身来,才稍稍得闻,他站定身形,侧耳倾听!

  箫声不断,似乎在很远之处,转瞬又近在耳边,像一只手,伸缩不定,变换各种姿势,在兰若云的心口抚慰,良久不息——

  渐渐的,仿如泄气皮球一般,兰若云矮了下去,魔性收回血脉,暂时压抑起来,浑身却直冒冷汗,酸软不堪,忍不住坐了下去,全身衣衫早已汗湿。

  “这箫声和子微所吹不同,多了一些沧桑之感!”兰若云喃喃的说道。

  箫声在空中晃了几下,缓缓的落了下来,一条青影由远及近,片刻即站在了兰若云的眼前,低声道:“人老了,自然会沧桑一些,兰军师果然是知音之人!”

  兰若云抬头看去,见是一个老年青衣女人,头上被青巾罩住,只留一张脸孔在外,其余打扮和子微晴完全一样。

  “原来是云山的高人!”兰若云低声说道,眼神茫然。

  “我是子微的师父,此世界中的人都叫我云山主人!”她微笑着说道。

  “哦,是子微的师父……”兰若云声音毫无表情,喃喃道:“子微好久没有出现了,我有很多问题想问她!”

  “兰军师不应该这样残忍,你的问题就是她本身,没有她也就没有你的问题,你如问她,等于是在逼她!”云山主人慨然说道,“子微躲避起来,就是不愿意回答你的问题!”

  兰若云眼中露出疑惑表情,垂头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潇潇她究竟……”

  “兰军师,我们来卜一个字卦好不好?”

  “卜卦”,兰若云苦笑道,“有用吗?”

  “卜卦可以解决你心中所有疑问!”

  兰若云眼中一亮,颤声道:“要怎样做?”

  云山主人笑了一下,苍老的脸上忽然现出一丝圣洁的光辉,她从怀中摸出一个指示方位的圆形碟状物,抛在沙土上,随手拾起一段枯枝,将枯枝穿入碟状物中心的小孔,轻声道:“我来为你卜一个天下大势的卦吧!”

  兰若云一呆,喃喃道:“天下大势不会因为这一个卦而改变的……我只想知道潇潇在哪儿?”

  云山主人微微点头,沉声道:“天下大势虽不会改变,但却关系着你心中最重要的几个人的命运,包括你现在极力想知道的……”

  “可以算出潇潇在哪里?”兰若云大声喊道。

  云山主人微笑不语,说道:“把你的中指刺破,滴血在碟片上,然后握住树枝,它会为你写出一切!”

  兰若云怀疑的看了云山主人一眼,咬破中指,在碟片表面滴下一滴浓血,伸手握住树枝。

  云山主人仰头向天,双手合十,口中喃喃有词,猛然低下头来,伸手向碟片指去,一道黄光闪过,那树枝忽然动了起来,沙沙声响,在沙土上写下了三十二个大字:

  “一分为二,魔道无极,三族纷争,沥血万年;兰草芳华,汇聚三脉,四女同出,天下太平!”

  “这……不是我写的!”兰若云诧异道,“这是什么意思?”

  云山主人叹了口气,沉声道:“天意不可改变,若干年前,我曾经卜此一卦,今日再见,竟是一摸一样!”她摇了摇头,又道:“兰军师就听老人家说一段历史吧!”

  兰若云点点头,看着那三十二个字发呆。

  “这段历史开始于魔族入侵神族领土,而神族难以抵抗,败入第二世界!”云山主人追忆道:“云山的第一代圣女拥有无上大智慧,武功深不可测,又智略深远,带领云山抵抗魔族高手进攻,于万千大军之前面不改色,威震敌胆,最后逼得魔族无奈退兵,再不敢打云山的主意。而云山当然也无力于魔族百万大军对抗,因此,圣女孤身潜入魔族老巢,擒住了当年叱吒风云的武魔王……”

  兰若云听到这里,不禁啊了一声,心道:“魔王的实力自己亲眼见过,那击败神族大军的武魔王显然更加厉害,能将他擒住,云山的这位圣女岂非已经成仙?”

  云山主人向他笑了一下,接道:“圣女以其性命,威胁他退出神族土地,永不再入侵神族,这魔王却并非怕死之人,但他却没有一口回绝,他提出了一个条件。派出魔族的一个人,与圣女比武,如果圣女战胜,魔族将遵守约定撤兵,而如果圣女败了,云山要立即搬出第一世界,永远不准再踏足第一世界一步!”

  兰若云骇然点头,轻声道:“这魔王知道不能将云山铲除,却甘愿赌这一注,真是有胆量有智慧的优秀人物,只不过,难道还会有比圣女更厉害的人物吗?”

  “当时圣女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毫无犹豫就答应了,在她想来,连魔王都不是自己的对手,更别提其他人了!”云山主人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没想到此战并非魔王亲自出手,而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女孩儿!”

  “小女孩儿……”兰若云诧异问道。

  “不错,那正是风林的第一代魔女,是魔族中至高无上的守护神转身而来,可惜我们当初竟然懵然无知——当时圣女与魔女大战三天三夜,竟然占不到一丝上风,而对方也因为年纪尚幼,因此只能与圣女打个平手!”

  “能与圣女打个平手,而且只是个女童,这魔女岂不是更厉害?”兰若云惊异问道。

  “不错,但圣女经过不断的修炼却也是越来越厉害,双方在万年来一直只是打个平手而已!”

  “一直都是平手?”

  “不错!”云山主人正色道,“但也因为如此,虽然这约定一直维续下来,但魔族却始终占据着神族的土地,每一百年,魔女圣女重生,双方要交战一次,而云山也在一直筹划着回归的事业,可惜我们始终无法战胜魔女,只能同时期待我们的军队能打回来!”

  “直到大约二十年前……”云山主人沉思了一下,接着说道,“我们的第九十九代圣女仙去之时指示了我一个对付魔族的策略。这策略虽然有失光明正大,但毕竟能结束这种无限拖延的局面——我们害怕神族占领整个第二世界以后,回归的过程将更加困难!因此,在圣女转生后的第三年,我寻着圣女指示的方向,深入到魔族内地,在一个山村里,先魔族一步找到了那个婴孩儿——刚刚转生的魔女!”

  “啊!”兰若云禁不住浑身一颤,面色大变,浑身哆嗦起来,几乎不想在听下去,他心里已经猜到了以后将发生事情。

  “那时,这孩子刚刚出生,周围百里之内所有具有魔性的动物齐声大叫,天地变色,我因此知道自己的判断不错,而这个时候,魔王派来的百禽团也即将到来!”云山主人脸上忽然现出微笑,说道:“我避开百禽团的追捕,回到云山,却不知该如何处置这个婴孩儿。记得圣女仙逝的时候,只说要用‘纯爱之心’去感化她,可是,该到哪里去找纯爱之心呢?魔族只有邪恶之心,神族心地善良,但自从被魔族赶出第一世界后,一心只想报复,纯爱之心已被污染,况且,在这个世界,因为魔女的魔性极强,魔族早晚都会找来!”云山主人看著有些痴呆的兰若云,愁眉道:“当时,圣女已经三岁了。我抱着这婴孩儿在她面前发愁,忽听她小嘴里说出一个词来——人类!”

  兰若云听到这里再也支持不住,委顿栽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无力道:“这不是真的,这怎么可能……?”

  云山主人叹了一口气,摇头道:“人类是善与恶的结合,他们凶恶起来可以破坏一切人的幸福,但对自己的孩子却又疼爱至极,是所谓‘虎毒不食子’,这也是善恶容于其一体的一个表现。我得圣女的指示,当天就出发,来到了第二世界,为这孩子寻找一个能容纳她的家庭,我到了裸兰,本想把送给一个平常人家算了,可又怕她受苦,我在裸兰城里走来走去,下不了决心。而恰恰在这个时候,市长堂峦家喜得千金的消息传了出来……”

  “砰!”兰若云把脑袋狠狠敲在地面上,双手擂地,大叫道:“这不可能,潇潇怎么能是……我不相信!”

  “事实正是如此!”云山主人看着悲伤欲绝的兰若云,叹道:“我抱走了堂家的那个女孩儿,取名青云,留在了我云山之上,而那个魔女,从此就成了堂家的么妹儿!”

  “啊~~!”兰若云猛然跳起身来,仰天大叫了起来,声音惨厉如鬼,仿佛受伤的野兽临死的挣扎,“天啊!”

  “以后的事情你都知道了……”云山主人待他平息一点,接着说道,“堂潇体内的魔性虽然已经被我们封印起来以致全无,但灵魂深处,她依然渴望着魔性的回归,而你的体内,恰恰流淌着魔族的血液,所以你们互相吸引,周围的人类对于你们,尤其是对堂潇,显得很陌生,只有你能给她同类的安全感,因此,她每天都和你在一起,不愿离开你。而你,也因为受堂潇体内魔性的刺激,不愿与人类合群,甚至不愿意到军事学院去上课!”

  兰若云闭上眼睛,泪水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他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怪乎自己总是没办法拒绝堂潇的跟随,而且仿佛她的存在是如此正常,正常到自己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一部分,正因为其普通,所以不去在意,而当她终于离开自己的时候,才发现心中空落落,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失去——!

  “你自己显然也注意到了!”云山主人无奈道,“堂潇长到十一岁时,我害怕她在你的吸引下魔性复发,而你也将受她影响,因此,暗中派人给萧秦送信,让他主动收了堂潇为徒,一方面传授其武功,一方面彻底封印其魔性,也因此将你们暂时隔离开来……!”

  “原来如此!”兰若云冷笑了一声,“一向只在神族当中授徒的萧秦先生,竟然收人类的一个小孩子为徒,当中原来有这么大的阴谋!”

  云山主人脸一红,低头说道:“魔族杀我千万同胞,我们只不过在此一事上做得有些过头,可是,为了神族的将来,万千毁誉又算的了什么?兰军师有什么不满和蔑视,尽管都放在我老太太身上好了!”

  “我不会看不起你们!”兰若云猛然间神色坚毅起来,“这本来就是一场另类形式的战争,是战争就要讲策略,魔族在这件事情上败给你们,只能怪他们自己不够阴险!”

  “哎,我知道你心里在同情魔女……”云山主人仰起头,慨然道,“世事往往如此出人意表,我们当初的心意只是想让魔女经过纯爱之心的洗礼,能够消除其邪恶的本性,这样,在回归战争时,或许圣女能劝动她把军队撤出神族的土地,这也是消弭战争的一个最好的方法,又有多少人不用再为这战争而流血牺牲啊!”看着兰若云不以为然的表情,又道:“没想当我在云山上点醒她的时候,她心中经过将近二十年所培养起来的纯爱之心竟然瞬间土崩瓦解,魔性回归之后,她的心里充满了报复和恨意!”

  “不,潇潇没有变坏!”兰若云大喊道,“你没见到她在我怀里哭的多伤心!你当然也不知道她对我有多依恋!她……!”兰若云泪如泉涌,哽咽道:“她一直是个善良的姑娘,没有人不喜欢她,她就算是魔女,也是一个好的魔女!”

  “然则,她为什么还要离开你?为什么立即向子微下了挑战书,逼得子微不得不回到云山准备决战?为什么魔族的军队还在同联军拼死战斗?”云山主人目中精光一闪,不依不饶的问道。

  兰若云猛然挥舞其双臂,大喊道:“你们骗了她那么多年,让她付出了那么多的感情,难道还要让她对你们说声谢谢吗?”他一转身,坚毅道:“我这就去找她问一问,我不相信潇潇会这样对我!”

  青影一闪,云山主人拦在兰若云身前,凝声道:“半年后圣女将与魔女决战于泽林山之巅,你难道想偏袒一方吗?”

  “我……我哪里有偏袒谁?”

  “现在魔女和圣女都不会想见你,你是她们心中唯一的破绽!在决战之前,你见了任一人,都会影响她们的心境,而这种级数的决战,动择身死魂散,她们是绝不能分心的!”云山主人高声道。

  “你是说……如果我去见潇潇……她就会败!?”兰若云颤声问道。

  “不是会败,是会死,整个人烟消云散!”云山主人振声道,“圣女已于两日前登上了九重天,是万年来最早到达这个程度的圣女,她现在是站在整个云山古往今来最高的武学颠峰上。而魔女,却是荒废了大部分的时间,就算她能找回前世记忆,也不可能在半年之内武功大成,如果你再在这个时候去找她,她将必败无疑,而在圣女的高深武功之下,她将元神尽灭,再没有转生重回的机会!”

  兰若云定定的看着云山主人苍老的面孔,知道她所言非虚,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忘了我说这些是要给你解释这一卦的!”云山主人指着沙土上的三十二个大字说道。

  兰若云向后退了一步,看向那“一分为二,魔道无极,三族纷争,沥血万年;兰草芳华,汇聚三脉,四女同出,天下太平!”三十二个字,心中想着堂潇。

  “前十六个字很好明白!”云山主人也不理兰若云是否在听,自顾自的解释道:“那是说第一世界一分为二,魔族进攻神族,将神族赶入第二世界,而第二世界却是三个种族连年战争,一连进行了万年!”看看兰若云渐渐留心,微笑道:“你即姓兰,又练就了无上玄功紫气决,而且是人类战神的后代,这‘兰草芳华’指得自然就是你!”

  兰若云诧异道:“这个怎么和我有关系了,恐怕不尽不实!”

  “错不了!”云山主人又道,“你身具人魔神三族血统,那自然是汇聚三脉的意思!”

  兰若云默然:难道天意真是如此?

  “再看这‘四女齐出’,其实指的是人神兽魔四族中四个优秀女子,也就是魔女、圣女、人类的总领清影秀与兽族的保护者蜻蜓姑娘!”

  “咦?”兰若云禁不住奇怪道,“圣女和魔女也就罢了,怎么连阿秀和蜻蜓也扯上了?”

  “清影家族是一个优秀的家族,可是在这样的大变动时代,竟然只剩下清影秀一个女子,这本身就很奇怪。也正因为是她继承了总领,你这玩世不恭的军师才会甘心效命,这正是人类伟大的纯爱之心!”

  兰若云一下子呆住了,暗想:“这个问题我还真没考虑过,不过如果换成是当年的清影林做了总领,我还真不一定这样拼命。难道真是阿秀的爱把我绑缚住了吗?”想到清影秀,心里又是一痛。

  “至于蜻蜓,这是岚山精神体的意思。他们身体里本来就有着极强的兽行,自认是兽族的近亲,也因此眼看兽族势弱,暗中帮助他们。千年前他们造就了一个煞可罗,把人类打的大败。千年后,面对第二世界的风云变换,他们又开始培养蜻蜓,希望她能保护兽族,不至于被人神两族欺负……”云山主人说道这里微微笑了一下,显然对岚山精神体的这种做法并不太赞同。

  “原来如此,我说为什么岚山通道里的怪兽那么千奇百怪呢,原来都被这些精神体当成宠物养了起来!而那个煞可罗,竟然也是他们教出来的,不怪如此厉害,千年之后还有绿教借其余威,逼得兽族政府狠下心来攻打神族!”兰若云恍然大悟道。

  “正是!”云山主人微一沉吟,又道,“现在你明白这一卦的含义了?”

  “明白又如何!”兰若云拍拭了一下身上灰尘,眼中闪现出兴奋的光满,高兴道:“先前我还在担心潇潇被那条大蛇给吞了,现在看来,她既然是魔女,那是再好不过了,我要去找她!”

  “哎!”云山主人大叹其气,沉声道,“兰军师,如你这样的智者难道还看不透吗?人这一生,纯爱之心只有一颗,你已经把它给了清影家的继承人,也就是那位清影秀小姐。你对子微的爱是精神上的爱,甚至还有些母性的光辉在里面,你留恋的是她的感觉;而你对魔女的爱则更多的是兄妹的爱,其中掺杂着魔性相吸的魅力,你放不下的是对她的关爱之情!真正的男女之爱,为繁衍后代而缔结的夫妻同心,那是只有清影秀一人——人这一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爱,常常会迷失在期间,甚至错结姻缘,那些同床异梦的失败婚姻就是因为他们选错了对象,而能找到生命中的至爱,这机会本来就微乎其微,大多数人对自己的伴侣其实并不满意,而一旦找到,则千万不可放弃,这样的人,这样的爱,实实在在,只能是唯一的一个!”

  兰若云摇了摇头,叹道:“即使这样,我对潇潇的爱仍然是真挚的,否则我不会因为失去她而这样伤心,我必须要去告诉她,我是多么的在乎她!”

  “你知道清影秀为何不理你吗?”云山主人见他如此固执,只能抛出杀手绝招。

  果然,兰若云一愣,伤心道:“我一直想请问子微,到底阿秀在云山发生了什么事,可子微却一直不出现,我只能猜测是我做错了什么!”

  “你没有做错,而是因为,清影秀是一个伟大的女人,她想把这份感情的重担自己一个人来背负,她想退出,把你让给堂潇,因此才自愿疏远你,放弃你!”云山主人赞佩的说道。

  “竟然……原来是这样!”兰若云大吃一惊,背上不禁冒出冷汗,小声道:“这个笨蛋,蠢材,傻瓜,怎么可能把所有的痛苦全揽在自己一个人的身上!”

  “你如果这样一去,清影秀自然认为你已经放弃了她,改而接受堂潇,这样,即使以后你们再次复合,她的纯爱之心也将不再纯粹,甚至会心中郁郁……”语气一顿,又道:“魔女则不然,她是绝对不会放弃自己的身份和国家,然后嫁给你,甚至同你回去裸兰,这不可能,离开魔界,她甚至无法生存!”

  “我……可是,我还是想念她,一想到她我的心就疼得难受!”兰若云眼角含泪说道。

  “你还有最后一个机会!”云山主人轻声说道,“泽林山一战,你可以去见她们一面!”

  兰若云眼中放出光芒,说道:“我是不会放弃阿秀的,我和她两情相悦……那是……!”他叹了一口气,掏出竹哨吹了起来,远处的小白战兢兢的飞了过来,兰若云跨上去,说道:“我不去找潇潇了……我……阿秀!”

  小白腾身而起,云山主人脸含微笑向上看去——

  兰若云忽然转过身来,脸上神色怪异,讶然道:“您……您怎么会知道这些爱情的规律?”

  云山主人脸上一红,嗫嚅道:“每个人都年轻过啊……!”

  ※※※

  小白在联军的驻地缓缓降下。

  兰若云三步并作两步,快步向着中军大帐走去。

  士兵们见他无恙归来,全都喜笑颜开:都知道兰军师在云山上悲痛欲绝,绝尘而去,消失无迹。离人倾派出了大批的黑衣战士和精灵部队出去寻找,一直没有音信。

  当兰若云一走进中军大帐,还在召开紧急军师会议的联军将领们喜出望外,虽然此刻己方的战略目标已经达到,而接下来的战争也将容易进行,但如果兰若云恢复过来,众人自然大有信心。而且怕他因为堂潇的离去而生出轻生念头,虽是召开会议,其实每个人心中都七上八下,清影秀更是频频往门口看着,兰若云刚一进来,她强忍住大叫,把眼睛转向一边。

  “若云,太好……”离人倾走上前去,一个“了”字还没说出来,兰若云已经一把推开他,走到清影秀身前,一把拉住她,大叫:“你跟我来!”

  清影秀用力一挣,兰若云手上使劲儿,用力往外拖。

  不知道怎么搞的,清影秀没来由的心里一阵酸苦,忽然气恼起来,一把抓住椅子,兰若云用力一拽,椅子飞上半空。清影秀又抓住长桌,洁白的桌布猛然掀了起来,上面放的水杯、文件、装饰摆设等物品一齐飞了起来,众将领大叫着纷纷躲避。

  兰若云急了,一弯腰将她用力抱了起来,清影秀忽然大叫道:“你是你,我是我,你敢跟我动手动脚!”

  “我有话对你说!”兰若云叫着,不提防清影秀脚上用力,正中后脑,一眼眩晕,清影秀趁机滚了出来,哭道:“你别逼我!”

  营帐外的一个士兵探头进来,小心翼翼的问道:“各位大人有什么事情吩咐吗?”

  “滚出去!”几乎是所有的高官一起同声斥责。

  这还了得,总军师和总领在营帐里打情架,而此时正是与魔族大军决战的关键时刻,这要是传了出去,还不得让全天下老百姓笑掉大牙?

  此时,兰若云清醒了一下头脑,又将清影秀抱住了,死命往外拖,清影秀咬紧牙关,用手抓住了大帐的一角。

  众将领心中纳闷,极其郁闷,而臻野封远等开朗派则笑呵呵的看着好戏,只有堂天和然香等心中一直想问兰若云关于堂潇的下落,表情愁苦。

  忽然,一盏油灯滚落地下,烧着了营帐一角,接着向上蔓延开去,直扑上棚顶。

  碰了一鼻子灰的卫兵正在跟同伴用崇敬的口气诉说着:“众位大人精神专注,怪我吵到了他们,骂我也是应该,不过开会开到这种程度,好像要将整个大帐都掀起来,恐怕也只有我们这些联军将领才能做到!”

  同伴忽然碰了他一下,眼睛有些发直的说道:“我看不禁掀掉棚顶,他们在放火……!”

  那卫兵回头一看,果然,大帐上冒起了浓烟,两人对看一眼,后者说道:“怎么办,要不要进去看看?”

  前者摇了摇头,忽然四肢张开趴到地上,大叫道:“我对各位大人的敬业精神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开会开得冒火,可见这正是一场有硝烟的战争,古往今来从所未见!”

  后者深以为然,刚要也学同伴那样趴在地上,就听大帐里神皇暴怒的声音传来:“士兵都死到哪儿去了!”当先解开帐门灰头土脸的跑了出来,头发都烧焦了。

  之后联军重臣们一个个狼狈不堪的冲了出来,大帐在众人身后轰然倒地。兰若云抱着清影秀趁乱向着营帐外的山上跑去,清影秀用力挣扎,伸手在兰若云的脸上胡乱抓着,揪住他的鼻子用力拉扯。

  兰若云痛得直流眼泪,却坚决不肯放手,脚步加快,却赫然发现周围没有一座高山,人类把魔族赶出山区,为的就是在平原上决战,兰若云还错觉以为自己在云山脚下。

  清影秀使出浑身力气,向外用力扭动,兰若云毕竟为堂潇伤感过度,一直没有恢复过来,手臂一软,被她挣了出去。

  清影秀正待往回跑,兰若云向前一扑,抓住她脚踝,两人一起摔倒在地。兰若云向前爬去,将她压在身下,清影秀腾出手臂,狠狠打了他一个嘴巴,嘶喊道:“你放开我,你去找潇潇!”

  “你别说傻话,你这蠢女人!”兰若云用力按着她,声嘶力竭的大喊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不用你管!”清影秀怒叫道,“我退出还不行吗,你给我走开,我们再没有什么关系!”

  “我们有婚约,你跑不掉!”兰若云喊道。

  “我是总领,我有权废止任何约定!”清影秀忍不住哭了起来,“我们完了,没有我你一样还有潇潇,别再来缠我!”

  “你听我说!”兰若云双手抚住她的两边脸庞,“我离不开你,离开你我会死!”

  “离开潇潇你一样会死!”清影秀双腿用力上踢,“潇潇也离不开你,我们再没有可能了,你放开我!”

  “我不放开!”兰若云狂喊道,瞪大了眼睛看着清影秀,猛然凑嘴上去,狠狠亲在她的嘴唇上,清影秀用力挣扎,脸孔憋得通红,嘴里呜呜作响,逐渐轻声,渐渐安静下来,双手搂上兰若云的脖子,一切坚持瞬间土崩瓦解,爱yu狂涌,什么也不顾了!

  良久——

  清影秀推推兰若云,低声道:“起来,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兰若云收嘴,满脸通红,向后退了几步,小声道:“对……对不起!”感觉心中的悲伤忽然随着这深情一吻减轻了许多,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欣喜在心里盘旋。

  “可恶!”清影秀狠狠瞪着他,恨声道:“深藏我少女时代无限美好、梦里无数次设想的浪漫感觉、期待温柔甜蜜和害羞激动的初吻,竟是在这种情境下丧失了,真是气死我了!”

  看此刻兰若云,衣衫褴褛,满面土色,憔悴不堪,没有一点白马王子的风度,倒像是一个超级乞丐。

  “阿秀,以后再不要这样了!”兰若云走到她身边,抚mo着她的长发说道,“我无法忍受潇潇的离开,可是,如果失去了你,我活着就再没什么意义了!”

  清影秀清泪长流,扑在他怀里,哽咽道:“我……我也不想啊,这些天我感觉自己随时会死去!”

  “傻丫头!”兰若云怜惜的亲了她一下,正声到:“以后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都要一起去面对,这句话我们曾经说过的,你怎么可以不负责任的忘记!?”

  清影秀垂泪点头,忽然满脸忧色的站了起来,楚楚可怜的看向他,哀声道:“我们这样,潇潇可怎么办,她还小,怎么能承受得了这种打击?”

  兰若云心中悲伤立即狂涌而出,眼中泪水无法自抑的流了出来,颤声将云山主人对自己所说的一切和盘托出。

  清影秀张大了嘴,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哀声道:“潇潇太可怜了,我们……该怎么办啊!”

  “只有等到泽林山那一战了,到时候我们……!”兰若云沉默下来,他能怎么办呢,他有办法改变这一切吗?如果一切能够重来,他情愿长不大,情愿就像年少时候一样,和清影秀堂潇一起快乐的相处,不用为如今所发生的一切而烦恼。

  当堂天听说自己的妹子其实正在云山上修练时,他的心情可谓烦躁透顶,向堂潇那样可爱的妹妹,曾经是无数人羡慕他的原因,而这样可爱的女孩儿,竟然是魔族里惊天动地的人物,堂天哭了,哑声道:“只要她认我,我永远都是她哥哥!”而对于他真正的妹子青云,他却不愿意去相认,因为对方是修真之人,也因为他潜意识里不愿让别人来代替堂潇在自己心中的位置!

  一霎时众人唏嘘一片,都为这种让人无法接受的变化而摇头感叹,其中然香和蝴蝶臻野等都忍不住哭了起来——她们又怎么能忘记与堂潇在一起的那些充满欢笑的日子?

  当一个人就这样离开了我们的身边儿,我们将如何自处——人生总是充满了类似的离别,那些有重逢希望的离别,我们赞之为凄美,可那些注定了是再无相见之期的死别,却让人难以自持的心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