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流星夜

裸兰 俞今 6891 2003.04.17 16:13

  烛影摇曳,烛泪滴滴……

  清风弄影,嬉戏窗前,明月高悬,一天温柔!

  房间里,甜腻腻的情愫如女子的眼波流转,淡淡的檀香气息萦绕在空中,柔和的感觉在窗帘和墙壁间游走,似乎是暧mei的感觉,却又让人心动无比,心神皆醉!

  “不要啊,不行,这样不好──!”清影秀双手抱著肩膀,低著头坐在床边上。

  “别怕,我们不是有婚约吗?”兰若云轻轻把她推dao在床上,伸手去解她的衣扣。

  “可是,我怕羞,还是不要啦!”清影秀双手捂著脸,挣扎了一下却没有起来。

  “很快的,一会儿就完事,你忍著点──!”兰若云双手有些颤抖,解开清影秀的衣服放在一边,然後露出肌肤,他仔细的看著,心惊肉跳,深吸了一口气,然後……

  “啊,好痛啊──!”清影秀大叫起来,一把坐起身来推开兰若云。

  “你快躺下别动,流了好多血!”兰若云著急的把她按倒在床上,“再坚持一下,马上拔出来了!”

  “啊,你这个大坏蛋,疼死我了!”随著兰若云的一用力,清影秀泪如泉涌。

  “行了,你看看,隔著盔甲还能射这麽深,不愧是天使!”兰若云把拔出来的箭头在清影秀眼前晃了一下,那上面褐色的铁迹已经被鲜血染成了殷红色。

  “哎呀,你看什麽呢,快点给我上药啊!”清影秀接过箭头,用手帕包了起来,留个纪念。

  “啊,是,是!”兰若云收回快要瞪掉眼珠的目光,用清水洗净了伤口,把金疮药倒进里面,然後用绷带在清影秀的小蛮腰上绑了一圈又一圈,心里赞叹道;“也只有经常练武的女人才能有这麽动人心魄的腰身,而且──!”他往上看了看,鼻血差点没喷出来。

  “你看你那副色鬼相,快点啊,我要穿衣服了!”清影秀抬起身在兰若云的脸上扭了一把,痛得他大裂其嘴!

  “急什麽,外伤是次要的,你不知道你流了多少血!内部淤血不舒缓的话才最危险,看我的气疗术!”兰若云双掌抬起,手掌中一蓬紫光渐渐圆润柔和,看得清影秀惊奇不已。

  双手在清影秀的伤口上按住,一股股暖暖的气流行遍她的全身,让她暖洋洋的闭著眼睛,很舒服的样子!忽然睁开眼睛:“若云,我伤在哪里了?”

  “肋下!”兰若云头也不抬的说道。

  “那你在上面揉干什麽?”清影秀嘟著嘴,不满意的看著他。

  “给你活血啊,嘻嘻,好了,穿上衣服吧!”兰若云把衣服递给她,脸上一阵羞红,大有得意之色。

  “穿著衣服不能活血吗?”清影秀疑惑的问道。

  “当然可以了!”兰若云自信的说道。

  “那你还……!”清影秀脸上晴转多云,看来马上就要下雨了。

  “有衣服挡著,气体不能行开,会留下疤痕嘛!”兰若云有些委屈的看著她,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怎麽越看你越像色中恶鬼呢!”清影秀将信将疑的穿好衣服,走下床,忽然一脚向兰若云踹来,“你占我便宜是不是!”

  “谁让你当年看我那里了──!”兰若云忍著屁股上的被踢之痛,逃向门口。“你给我回来!”清影秀大怒,操起桌子上的一个花瓶,“你敢动一动,我就拿它砸死你!”

  兰若云胆战心惊的走回来,看著凤眉倒立的清影秀,陪笑著说道:“已经好久不打我了,我还以为以後都不会了呢!”

  “我还能打过你了吗?白痴,你骗的我好苦!”清影秀伸出手去,狠狠的掐著兰若云颈部的嫩肉,发泄心中的不满。

  兰若云忍著痛,叫道:“饶命饶命,我也不是故意的啊,这是一个真实的谎言,还不全是为了你!”

  清影秀叹了口气,终於放开手:“走吧,陪我到外面走一会儿!”

  “你还是多休息一下吧,你伤的很重!”兰若云摸著她的头发,怜惜的说道。“不碍事,你的气疗术还真有效,我好多了!”清影秀冲他灿烂的一笑,拉起他的手,“走啦!”

  兰若云只好搀扶著她,踏著满地的月光,在皎洁的银色当中,向著劳森山上走去。几乎是半托半抱,兰若云把清影秀弄上山顶,两个人在一片草地上坐下,清影秀把头靠在他的肩头上,兰若云展臂轻轻的搂著她的肩膀──一轮好大的月亮就在两个人的身前定格,优雅背景下暗色的剪影形成一个亲切的轮廓,在劳森山的夜里若隐若现。

  两人低低的絮语,诉说著那一段“离别“的日子,解释著彼此的心理状态,让不愉快渐渐随著理解和原谅而冰释……

  “即使你所作的一切全都是为了我,可是以这种方式,我还是没有安全感,以後不管发生了什麽事,我要你都在我身边,即使我们一起去死,那也是幸福无比的!”清影秀眼中含泪,凄苦的说道:“我实在受不了那种揪心的痛苦,即使知道你的苦心,但在我最脆弱的时候,毕竟你不在身边,我很无助!”

  “我明白……!”兰若云歉意的看著眼前向自己低声诉说的爱人,心中有千言万语,却不知该如何说出口,不过,彼此都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想法,似乎不必要再多说些什麽,低头向清影秀吻去……

  “咳,咳~~!”

  尴尬的咳嗽声准确的在身後响起,兰若云一腔的勇气和热情马上消失不见,两人赶紧站起身,做贼心虚的往身後看去,斯菲和浅靖羽抬头看著天空,嘴角挂著一丝强忍的微笑,使清影秀心里暗暗立誓,一定要找个机会给两个人点颜色瞧瞧!

  “哎哟,阿秀你可别恨我们,我们俩倒没什麽,但身後那几个人要是看到你们这样,就该有人自杀了!”斯菲嘻嘻哈哈的说道,似乎已经猜到清影秀心里想什麽了!“是啊,你还真得感谢我们呢,我们问过卫兵,知道你们上了山,特意先跑上来报信的,否则啊……!”浅靖羽忽然蹦了一下,大笑著拉起斯菲的手,两个人跳起舞来,兴高采烈的样子!

  “你们还说──!”清影秀转过身去,浑身滚热,还好是黑天,否则脸上的颜色也够好看的了。

  “呵,你们这麽高兴!?”堂天率先走了上来,方更和望川北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後。堂天走到兰若云身前,把手伸向高空,兰若云哈哈大笑,上去拍了一下,接著方更和望川北也过去,四个人响亮的击掌声在寂静的黑夜里传出很远。

  “小子,你不用解释什麽了!我们几个仔细的商量了一下,在那种情况下,你是对的!”堂天大声的说道。

  “不过,如果事情再发生一次,我们依然会那样选择!”方更耸著肩膀说道。“因为我们不如你,也许再过二十年,我们年轻的血性才能磨练成你那样的老成,但是,我们都佩服你,你能做到我们做不到的!”望川北由衷的赞叹。

  “虽然,我不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麽事情,但可以肯定的是,你的忍耐力远远超过了我们这个年龄的限度!”斯菲似乎忽然洞彻了兰若云的思想,无限感叹!

  “不是真的当了杀手吧,当初阿秀说给我听的时候只有好笑的感觉,不过能杀掉云光和他十几个副统领,这份功力也真够吓人的啦!”浅靖羽吐了下舌头,好奇的看著兰若云,想听他解释一下!

  兰若云双手展开,运起紫气决,由手中升起一个紫色的光球,越来越大,越来越亮,猛然抛向空中,球体爆裂开来,洒下无数紫色的光雨,斑斑点点,就像满天紫色的萤火虫一样!

  “哇,这是什麽功夫,好厉害,好漂亮!”几个人沐浴在这紫色的雨雾当中,即惊且喜。“谢谢大家的理解,兰若云确实当了杀手,不过是个不及格的杀手,最後还叛变了!”兰若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往事不堪回首,我们大家还是向前看吧!”

  众人见他这样说,知道那应该是一段很不容易说出口的历史,因此也不便於深究。“好,向前看,伟大的人类复兴计划将在我们的手里完成!”堂天充满豪气的说道。“有若云的表现,我相信堂天的话一定能够实现!”方更举起拳头,向天空“噢~~”的嚎了起来。

  “我们只有团结起来,才能创造出一个‘七英雄物语’的神话,开创惊天动地的事业!”望川北神情激动的说道。

  “让我们多一些理解──”斯菲走到几个男人的身前,伸出手……

  “少一些伤害!”浅靖羽接著说道,过去握住斯菲的手。

  兰若云四个人也伸出手去与两人相握,大家看著清影秀,见她眼睛里有泪光莹然──“我们永远是好朋友,不论何时何地,有你们,阿秀永不绝望!”清影秀把手放在六人之上,七个人紧紧的握在一起,彼此的心潮彭湃到了极点,只感觉世界上再也没有作不成的事情,神族兽族、统一收复都不再是什麽困难之事!

  良久……

  “是不是太煽情了……!”兰若云伸出去的手酸酸的,忍不住嘟囔起来。六道愤怒的目光同时向他看来──

  “当我什麽都没说!”这句话还没来得及出口,方更的拳头已经挥了过来,兰若云赶紧抽出手,逃之夭夭,堂天几个人开始围追堵截,可是从小就练就的逃跑功夫当然并非浪得虚名,在山顶上绕著圈子,把几个追兵累得气喘吁吁,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时代。

  过了好一会儿──“投降了,投降了,知错了──!”兰若云抱著头蹲在地上大声的喊著,呼呼的喘著气。堂天几个人赶上来,拳头雨点般的落下来,连斯菲和浅靖羽都伸了手,简直不可原谅啊!长大以後,这种嬉闹已经很久没有进行过了,兰若云消失的那三年,众人更是没有练拳的靶子,功夫生疏了不少,要不是兰若云一个劲儿的大叫“投降”他们能一直打到天亮!“阿秀,你怎麽不过来打两拳,手感很好!”堂天召唤著,清影秀一歪头,眼光看向远处的星星。

  兰若云挣扎著钻出包围圈,跑到清影秀身边坐下,马上又听到了那几个人讨厌的咳嗽声,他只好往左移出了两个空位。

  斯菲和浅靖羽一左一右坐在清影秀身边,堂天和兰若云坐在左面,方更和望川北坐在右面,七个人排成一排,抬起头来仰望星空。这个秩序是他们童年时候就已经安排好了的,清影秀就像一颗太阳,总是在最中间,几个人都愿意做她的伴星。而兰若云总是坐在最左边,不是因为他天生就是那颗最遥远的行星,只能在外围公转,而是因为──兰若云经常骗他们数星星,他说,天上总共有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颗星,多一颗天空就会爆炸。堂天几个人当然不信,於是他们抬起头来数啊数,总是数不到一千颗就花了眼睛,只好重数,而当他们终於停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身後自己的书包已经被洗劫一空,兰若云早已经不见了。所以,兰若云之所以喜欢坐在最左边,那是因为有利於下手行窃!

  现在他当然明白了,众人对於他拙劣的偷窃手法只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今,七个人再次坐在一起,虽然已经没有了年少时数星星的耐心,但是每个人的心里都很恬美安静,想起了童年,想起了往昔……

  他们望著浩瀚无边的夜空,感怀著人生如梦,岁月匆匆。当年懵懂的顽童们,今日已经长大,当年只知道嬉闹的孩子,今天承担著帝国几百万子民的安危幸福。成长的快乐,成长的烦恼,成长的无奈,在午夜梦回、友人对谈的时候,不免嗟叹蹉跎。

  清影秀举起手臂,指向天空,一颗流星恰好划过,在星际间拖著华丽的光一闪而逝!“好美啊!”斯菲微笑著说道,忽然又一颗流星划过,惹得她大叫了起来。两颗,三颗,四颗……

  不断有流星在夜空中闪现,左右奔突,长长的光尾交织成绚丽的网,仿佛宇宙间正是微雨朦朦。

  “是流星雨!”浅靖羽大喊著,“那一颗好大,阿秀你看啊!”

  清影秀也感叹著这难得的奇景,追逐著天空中愈来愈多的流星:“真的是让人欣喜若狂的感觉,听说有一颗流星经过的时候许的愿望就可以实现,这麽多的流星是不是代表我们可以万事如意呢!”

  兰若云刚想说“你可真够贪心的!”却见她笑颜如花,秀丽无比,不禁呆了一呆,这句话就没说出口,也还好他没说,否则这麽煞风景的言语肯定又能惹来一顿暴打。斯菲和浅靖羽已经在那里双手捂著胸口许起了愿望,清影秀也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在月光下闪著微光。兰若云再看看堂天等三个男性,竟然也在那里陶醉著似乎正许著什麽心愿,然後一起脸红的看向清影秀,让兰若云心里一气,知道他们心里又有恶心的想法了!“菲菲,你许什麽愿了!”清影秀笑著问道。

  “那,那怎麽好意思说!”斯菲娇羞著低下头,咬著嘴唇,不用想也知道是想嫁人了。“你呢,小羽!”清影秀转过头问浅靖羽。

  “哎呀阿秀,你好坏,明明知道人家想什麽嘛!”像个小女孩似的用手轻锤著清影秀的肩头,惹得众人一阵大笑。

  “各位男子汉们呢!”清影秀又向著四个男性看去。

  堂天三人当然是很腼腆的傻笑著,说什麽也不肯说,但看向清影秀的眼神已经在明白不过的暴露了他们心中的想法。

  兰若云却陷入了沈思:“我有什麽心愿呢?真的要掀起人神战争,收服我们的领土吗?还是守住裸兰,在自己有生之年不准神族踏入一步,那麽自己离开这个世界之後呢?还是什麽也不去想,过几年和清影秀成婚,然後平平凡凡的过一辈子?……”

  “若云,你在想什麽呢?你的愿望也不能说吗?”清影秀柔声问道。

  “我,哎,我……!”兰若云不知道该说些什麽,清影秀却以为他的愿望与自己有关,害羞的笑了一笑。

  “阿秀,那你有什麽愿望呢,跟我们说说吧!”斯菲亲密的抱著清影秀的肩头,吃吃的笑著问道。

  “不告诉你!”清影秀俏皮的撇了下嘴,却偷偷看了兰若云一眼。

  “我知道你想什麽!”浅靖羽在清影秀耳边轻轻的说了句什麽,立即让清影秀“恼羞成怒”,狠狠的掐了她一下子,斯菲也大喊道“我也知道了,我要说──!”清影秀赶紧捂住她的嘴,几个人闹成一团。

  堂天三个人紧张的支起耳朵,想要偷听清影秀的愿望,幻想著是与自己有关的,结果不得要领,以後为了探出斯菲和浅靖羽的口风,难免大献殷勤。

  “若云,你不是说天上的每一颗星星都是一个世界吗?”清影秀想起兰若云曾经教授过的神秘学课程,他曾经说过,星空中,我们的世界并不是唯一!

  “是啊,但并不一定每一个世界上都有生命!也许有比我们更聪明的生物,他们也许创造出了比我们更先进的文明!茫茫宇宙,无限广阔,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兰若云感叹著说道“相对於这无限的时空,想一想,我们这短暂的一生又算得了什麽呢?而我们这个世界上的争斗、战争和尔虞我诈又算得了什麽呢?有时候我想一想,真的感到很泄气,我们所作的一切,难道只是让後人记住我们吗?当生命消失,所有的一切,我们再也无法知道!”“可是,我们还有许多责任,还有许多人要等著我们去保护,若云,只要想想这个,难道还不值得我们去努力,去抗争,去轰轰烈烈的活下去吗?”堂天朗声说道,表情坚定。“是啊,我们生存在这个世界上,很多时候是身不由己的。为父母、为朋友、为爱情、更为了国家和人民,此身已非我们所有,我们代表著一种高尚的责任,为了它,战死又何妨!”方更豪情万丈,话语激昂。

  “其实,在国家和大义面前,我们似乎寸步难行,就算不去考虑这些,但我知道,当父亲战死的时候,我的心里有多麽的难过,而每一次的出征,母亲又是多麽的担惊受怕,考虑到那些关心自己的人,我们不应该想著逃避!”望川北很实际的说道。

  “其实我很想像普通的女孩儿家那样,每天穿得花枝招展,去惹来无数异性的羡慕──女人的青春短暂、容颜易逝,真不知道每天穿著这身盔甲征战在沙场上是否值得!”斯菲叹著气,无奈的看著天空,似乎感怀著青春容颜也正如这夜空里的流星,虽然美丽,却只是一闪而过。

  “什麽时候,才能有一个温馨的家啊,不用再这样南征北战、餐风露宿,难道一定要等到马革裹尸的那一天吗?”浅靖羽也伤感起来。

  “哎,各位不要多想了,还好眼下我们可以轻松一阵了,内忧外患暂时告一段落,以後还要多多仰仗大家,共同恢复裸兰往日的繁华啊!”清影秀尽量让语气变得轻松,来冲淡这伤感的情绪!

  “没问题!”众人一起大喊道。

  夜空中,流星雨光怪陆离,越发的美丽起来,清影秀心里有一个愿望:希望早日结束人神的争斗,人类能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自己和朋友们脱下戎装,能每天这样仰望星空……

  裸兰历1183年,立时一年零七个月的人神第三十七次战争,以神族的失败而告终。但人类的损失却远远超过神族,不禁丧生了几乎全部的帝国老一辈的精英,而且导致迪斯家族的叛乱,精锐帝国护卫军的分裂,以及将近两百万军队的的损失,都令人类大伤元气。而神族,也有总数超过一百五十万军队的牺牲,尤其是神族军队的柱石──天使和异人部队,更是在最後一次的人类火攻战役当中伤亡惨重,引起了後方民众的不满,甚至举行了示威游行,反战情绪日益高涨,神族军队在短期内不可能发动有效进攻人类的战争。

  人类主要是在劳森平原上的战役中,共俘获神族约三万俘虏,由神族用五十万金币赎回,同时签订《昌桥条约》,灵光城重新开放,供人神兽三族进行自由贸易。与此同时,兽族在西线的战争也由於後方民众的反叛而暂告一段落,三族暂时取得了表面上的互相谅解,可是一场更大的战争似乎仍在酝酿之中。

  就是在这种情势下,劳森山上,裸兰历史上的七位伟人,在流星下诉说著自己内心的想法,年轻的朋友们在不久以後,将各自迎向自己的历史使命。

  流星,将永远铭记住这一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