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二章 崩溃边缘

裸兰 俞今 8186 2003.10.31 08:14

    

  兰若云在一张白纸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小子,交给卫兵,让他带给离人倾——这是他思考了整个晚上,才想出的计策,虽然他一直躲在自己的营帐里守候着堂潇,但对于战争局势的把握,那几乎是一个天才军事家固有的本能。

  听着卫兵的脚步声远去,他知道聪明的离人倾一看见自己之上所写的策略,立即会明白过来——在这一段日子里,如果没有离人倾,联军早就败了。

  他看着昏睡中的堂潇,已经瘦成了皮包骨头。在这两个多月当中,她断绝了水和食物,却依然能活下来,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兰若云为此祈祷过无数次,感谢上天对他们的眷顾。

  他低下头,在堂潇的脸上轻轻亲了一下,把自己的脸紧紧靠在她的嘴唇上,久久不愿离开。直到听见那卫兵的脚步声转回,才狠狠心,猛然离开堂潇的身旁,飞快的冲出营帐,向着正在召开军事会议的营帐纵去。

  离人倾脸上显出狂喜之色,大叫道:“不愧是兰若云,我甘拜下风,这个计策,老天,他是怎么想出来的!”

  离人倾把那张白纸在嘴边亲了一下,坚定的喊道:“这次再打不退魔族,我离人倾放弃神籍,他奶奶的,我加入魔籍,跟他们姓!”

  神皇趋前几步,略显肥胖的身子一阵晃动,速度竟快速无比,一把躲过离人倾手里的白纸,抓耳挠腮的看着,忽然像小孩子一样蹦跳起来,哈哈大笑起来:“妙啊,太妙了,有救了,神族有救了!”

  敢从神皇手里抢东西的八成只有臻野这丫头了,看着堂天方更等人着急的神色,劈头盖脸的从神皇手里抢过,装模作样的看起来,撇嘴道:“也没什么嘛,我早就想到过了!”之后递给堂天,堂天和方更几个人一起观看,而离人倾这时候已经在旁边解说起来。

  神皇手舞足蹈的在旁边不断穿插几句,正说道兴奋之时,兰若云挑起门帘走了进来,向着众人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

  众人立即都静了下来,知道此刻,他们才切身处地的明白了兰若云的重要性,才无比死心塌地的佩服他,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们才明白谁才是军队中真正的灵魂——当灵魂在这段时期离去的时候,他们竟然寸步难行。

  兰若云歉意的看了在座众人一眼,在憔悴不堪的清影秀身上微一停留便转了开来,他不敢看她,看的时间太长自己会忍不住哭出来,直到此刻,他仍然不知道她疏远自己的原因。

  想想这些人,在自己沉沦的这两个多月,每个人只是认真的做好自己的工作,无怨无悔的在战场上拼命,没有一个人去埋怨自己,尤其是人类的堂天这些人,他们深深知道,兰若云与堂潇的感情是从儿时起就坚固建立起来的,可以说,他们间的感情是一个奇迹——他们从来没有吵过架,从来没有互相怀疑过,也从来没有在心里埋怨过对方,他们心有灵犀,懂得彼此心中的想法——可以说,这样的感情不但让人佩服,也让人羡慕。

  倒是清影秀,众人心中都画满了问号——这些天,除了军事会议,她几乎不和任何人说话,表情悲伤,渐自憔悴,就算是斯菲和浅靖羽这两个闺中好友询问,她也不肯透漏一点信息,只能让在家在远处可怜她,却也无可奈何。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在这个三角恋当中,兰若云与堂潇的感情占了上风,而清影秀则出于劣势。他们不理解的是,好像是清影秀在故意避着兰若云,这与平常三角恋里的关系不太一样。

  不管怎样,大家还是很理解兰若云的,因此,此刻都带着一种崇敬和绝对支持的目光看着他走进来,纷纷对他点头。

  兰若云依然面色愁苦,微笑现在对于他来说竟然如此之难。

  “倾,你布置策略吧,不对的地方我会补充!”兰若云似乎身心俱疲的跌坐在蝴蝶为他拉来的椅子上。

  “好,有若云来,我的心里就有底了!”离人倾大声说道,“其实这个策略很简单,我们之所以想不到,是因为我们一直太执着了,认为好不容易夺取了岚山通道,便绝不能再撤回去。其实不然,如果能从长远的大局来考虑,即使是回到第二世界又如何?”

  众人都看了那张白纸,都点了点头,认为离人倾这样说很有道理,但是如果在这之前,有人提出撤回岚山通道的话,那肯定会遭到众人反驳的。

  离人倾向身后卫兵轻声说了几句,那士兵领命出去,过了一会儿,留在外面的中上级将领鱼贯进入,离人倾一个个的点了过去——虽然魔族人有着明显的标记,但不能不防备敌方的黑衣杀手混进来刺探消息。

  “兰军师的计策主要还是利用地形,对于我们来说,此刻能利用的地形有限,不外乎岚山通道内外和云山上下!”离人倾看了一下众人,又道,“岚山通道内有一个含烟谷,谷内终年浓雾,而云山又是介于岚山通道内外,这是我们现在可以利用的地形。我们的主力部队将在今晚全部撤入岚山通道,只留下天使部队、精灵部队和人类的精武营士兵,这些部队善于攀山越岭,你们将在云山圣庙的帮助下隐藏于云山之上。而我们的大部分兵力将退入岚山通道的城堡以外,作为吸引敌人注意力的主力军,而联军的精锐部队,包括异人部队在内,将埋伏到含烟谷内。魔族士兵不可能一下子全部进入,我们等他们进入一半的时候伏兵尽出,敌人将大乱撤退,将冲乱其留在通道之外的部队,而我们的留在云山上的天使精灵和精武营的部队,则于通道外面夹击。最有利的是,当我们进入通道以后,拥有超级杀伤力的岚山精神体将会帮助我们,此仗定可大获全胜!”

  “可以分出一部分天使队伍,让他们手持引火之物,到魔族的后方去捣乱,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后果!”兰若云低沉着声音补充道。

  “若云善于火攻,我想魔族定会中招!”离人倾笑道。

  兰若云又跟离人倾低声说明火攻的具体实施办法,以及掌握的出动时间等等细节。之后又和狼克低低说着什么,狼克不断点头,脸上现出佩服神色。

  自然之子也补充了一些细节,众人各抒己见,纷纷献策,都觉此战必胜,心中充满了勇往直前的斗志。

  到了傍晚,因为联军的大部队本就驻扎在云山附近,接近岚山通道的入口,所以主力部队很容易无声无息的便撤入了岚山通道。兰若云命令前线的蹄人队伍,故意作出佯攻的姿态,而后方山腰上的部队却显出零乱的状态,白色的营帐满山晃动,在夕阳下放射出皱褶状的光芒。而一直处于最前线进行远程守护的天使部队也向后方逸来,在山体上飞来飞去。

  蹄人族满山遍野的喊杀着往前冲,却是声音大速度慢,神族中终于有“睿智”之士发现其中的“不对”。

  在魔族的中军大营里,早已经建起了几座蜂巢建筑,每一座都比之岚山通道里的又大了几倍,窗口自然也多了几倍,显示着魔族大军的人数众多。

  希姆殿下早已摘下面罩,不知出于何种心理,他竟没有魔化,依旧是那副俊美的容颜,恭声向一座蜂巢建筑的类似于阳台般伸出来的突起处说道:“父王,人类好像要准备撤退!”

  “你自己处理这一切吧,我忙得很!”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她就快回来了!”

  希姆浑身一震,眼里闪出野兽般灼灼的光芒,无比崇敬。

  “追击!”希姆大叫道,“将敌人屠杀殆尽,绝不让他们生回第二世界!”

  手下数百名将领同时魔吼道:“杀!”

  霎时,从几个大蜂巢里涌出无数的魔人,黑黝黝的身体在夕阳下显出死亡的光泽,满山遍野的向着前线的蹄人部队追杀过来。

  这些蹄人在平时进攻以及行军赶路时虽然速度极慢,但逃跑起来却几乎是天下无敌。他么的跑步姿势极其怪异,或者根本就不是跑,而是跳,每一跳就是一丈多高,向前跨越而去就是几米的距离,深沟巨石完全不在话下,甚至有的蹄人手里拿着长武器,当作竹竿,远远的撑起来,跨越的距离更是遥远,这是根据一种叫做“撑杆跳”的体育运动演化而来的,当然,也有蹄人不巧正好落到对方刀尖儿上的,立即毙命,那也怨不得别人,但是逃跑,这种情况几乎不会发生,因此极其快速,而且伤亡率极低。

  魔族士兵在后面狠命追赶,只看到蹄人的背影,对此逃跑速度自叹弗如。

  眼见最后一个蹄人族士兵消失于岚山通道之内,一小队魔族士兵杀欲猛起,暴躁发狂,也不听指挥命令,就那么追了进去。

  前军将领向希姆请示命令,希姆犹豫起来,看向前面的云山,在浓雾当中只露出一个山尖儿,而浓雾则仿佛是一面轻纱,遮住了整个云山山脉的面孔,猜不透里面究竟暗藏着什么杀机。

  “进去一个万人队做先锋,再派出百支侦察小队上山查探!”希姆的命令显然是稳重的做法,只派一万人进入岚山通道,就算对方有诡计也对己方主力毫无损失。然后派出大量的侦察小队探询敌人的伏兵。虽然会丧失紧追敌人的良机,但却可以防止敌人的埋伏偷袭。

  一万人进入岚山通道后一直追到城堡之下,遇到岚山精神体的抵抗后停了下来。

  云山上的魔族侦察小队也是一无所获,直探到云山圣庙所在的主峰才退回来。

  希姆皱着眉头,还是不太确信,毕竟一涉及到云山在内,许多不可能的事情都会变成可能。又想,即使云山上安排有伏兵,很可能也只主峰一处驻扎,那一处山峰顶多能同时停住三千部队,而这些部队的埋伏将不能为自己的大军带来任何损失。

  想到这里,消灭敌人的yu望爆发出来,在也难以忍耐,马鞭向前一指,高声道:“全军冲锋,杀入岚山通道,占领第二世界!”

  魔族士兵狂暴的呼喊起来,高大丑恶的面容闪耀着兽性的光辉,奋勇向前,直冲进岚山通道。

  希姆停在队伍最后的精锐魔骑兵队里,看着潮水般的己方队伍冲入岚山通道,猛然想起了什么,大喊道:“他们要是在那里伏兵,我大军岂不是糟糕!”

  “停停停!”希姆高声向着传令兵喊了起来,“军队立即停止下来!”

  传令兵的大旗刚刚举起,还没等挥动。就听通道里猛然喊声大震,后队的魔族士兵受前方冲撞,猛力向着骑兵队倒涌过来,连希姆也被挤推着向后跨了几步。

  联军精锐的人类骑兵,神族异人部队和兽族爪人龙人部队,一起从两面的含烟谷里冲了出来,城堡上的岚山精神体继续“超级波气弹”的疯狂杀伤,每一发气弹都在魔族部队里引起一个个漩涡般的死亡波纹,每一个漩涡就有上百人倒地而亡,端的凶猛可怕。

  城堡下面的大路上,联军撤入第二世界的大部队反身杀了回来,几股力量汇集起来,狠狠挤压着相对狭窄的岚山通道里的数万魔族士兵,而岚山通道的入口却又相对太小,魔族撤出的速度奇慢无比,前面的士兵一排排被斩杀而死,尤其是岚山精神体的攻击,简直就是死亡的代名词。

  希姆颓然的看着一波一波被联军挤压向后的己方士兵,他知道,这并不是因为魔族士兵贪生怕死不够勇猛,实在是岚山通道太过狭窄,只靠身体与身体间的碰撞,通道内的魔族士兵便挤不过联军士兵——就仿佛是数十万人的拔河比赛,不管你个人的力气再大,但对方的队员数目远远超过己方,已十对一,那是非输不可的。

  整个岚山通道里人头攒动,黑色的魔族士兵占据着通道向着魔族的这个出口,被联军紧紧的挤压住,两边的联军精锐无所顾忌的砍杀着挤在一起的魔族士兵,而魔族士兵施展的空间几乎等于零,只能被动挨打。

  而通道外面等待进入通道的魔族士兵又被从里面挤出来的魔族士兵的冲击,虽然不如里面那样挤,却也是密密麻麻。

  希姆一面大喊着组织部队往后移,一面自己也被挤压着不由自主的站立不定,魔骑兵队伍护着他在高岗上穿插来去。

  猛然天空一暗,一只火箭当空向着希姆射来,希姆做梦也没想到在自己的阵营里竟然有人向自己放冷箭,这箭来的即快,又毫无预兆,而且力道奇大无比,竟然将希姆这武功大高手射中。希姆捂着肩头箭创,差点跌下马来,赶紧扑灭衣服上的火焰,抬头看去,满天的白色天使和绿色的精灵,正密切的配合著,精灵部队点燃火箭,天使部队负责发射,两支远程部队不求伤敌,但求放火,所以飞得高高在上,魔族士兵的箭枝没等射到他们身前就已经掉了下来,反倒将自己人扎伤扎死不少。

  一霎时整个后方队伍里传出一阵烧焦的味道,魔族士兵互相扑打着身上的火焰,有的人忍不住痛楚在地上打起滚儿来,立即被随后而来的队伍踩死。

  过了一会儿,有两个蜂巢的窗户当中也冒出烟来,显然是天使将火箭从窗户射了进去,点着了里面的被褥之物。

  魔族士兵强悍无比,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也没有残酷痛叫,有的暴躁的士兵将武器抛上半空,击打敌人,虽然最后总是砸死自己人,但还是有很多人仿效,显见这个民族的个性是何其野蛮而没有对yu望的控制能力啊!

  兰若云站在云山上,看着身后躺在担架上昏迷的堂潇,轻声道:“我们一定会打败魔族的,那时候就可以回家了!”

  就在天使和精灵部队接近蜂巢建筑,准备将它们包围起来的时候,而地面上的精武营步兵已经做好了大冲锋的准备,一切正按着兰若云的计划进行着,就在这个时候——

  猛然,当中最大的蜂巢在半空中的无数小窗里,飞出一朵朵的黑色乌云,向着天使和精灵部队冲杀过去。

  兰若云骇然向前跑了几步,大叫道:“是什么?”

  这时候,天使部队遇到那一朵朵的黑云,队形散了开来,向旁边躲去,紧随其后的精灵部队立即遭殃——只见绿色的精灵一遇到那黑云,立即翅断体折,纷纷从天空中坠了下来。

  兰若云低吼一声:“我早该想到的,魔族与神族作战,怎么会没有对付天使的部队呢!”

  眼见天使们抽出长剑和那黑色乌云缠在了一起,而蜂巢中还不断有黑云飘出来,精灵部队近身战斗力极低,片刻后即被击散了,纷纷向后方飞了回来,而那些乌云竟然尾随着精灵部队向兰若云这面的山上杀了过来,此时,天使部队已经被无数的黑云缠住了,在兰若云面前精灵惨被屠杀,黑云逐渐接近,兰若云眼中紫光一闪,已然看清。

  竟然是和小白一样的独角兽,只不过颜色是全黑的,身材也较大一些,但看上去却颇为蠢钝——它们只是作为普通的天上坐骑,真正的杀手是骑在它们身上的神秘黑衣人,兰若云一下子就判断出来了领头那几个有着五禽将的实力,看来正是传说中的百禽团到了,而他们身后的无数飞骑兵,显然也是经过特殊训练的超级战士,否则怎能对抗得住天使部队。

  兰若云掏出竹哨大力的吹了起来——

  云山深处传来小白高声鸣叫的回应声,接着是“桀桀”“呷呷”“嘎嘎”的各种怪物怒叫,这些来自于第二世界,又在第一世界吸收兵源的“兰若云怪物军团”终于上阵。

  如一朵白云般,小白降落在兰若云身前,在它身后,是黑压压一层没有秩序不成章法的各色怪鸟飞兽,挥舞着翅膀,等待着老大小白的命令:老大,打谁吧,你说,你一句话,我就咬!

  兰若云随手拿过卫兵手里的长矛,在身后士兵一片崇拜的眼神注视下,最后看了堂潇一眼,向她身边的几个照顾她的女兵叮嘱一番,骑上小白,向着那一片黑云冲杀过去!

  ※※※

  小白睁大愤怒的眼睛,盯劳了前方黑色的飞马,不等兰若云招呼,飞上前去,前角一挑,硬插入那黑色飞马的大脑,立即将它顶死,马上黑衣魔人挥刀向小白的脖子斩下,兰若云长矛后发先至,戳入他的咽喉,人马两尸洒下满天血雨坠了下去。

  小白显然认为对方并非纯种,而且飞马中竟有如此蠢物,实在是飞马家族莫大耻辱,况且竟然是黑色的,实在不能原谅。发疯般又咬又踢又顶,转瞬间收拾了十几匹飞马,兰若云第一次与小白合作杀敌,任凭它的意思,一人一兽在敌阵里穿梭来往,马打马,人杀人,魔族飞骑兵虽然久经训练,又怎及得上兰若云与小白的“心心相印”,人马心灵相通,所向无敌。而兰若云也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小白能有那么多乖乖的服从它的手下,原来这家伙如此凶猛,远比自己年幼时遇到的那只雌性飞马,也就是“小白它妈”来的凶悍。而且它奉行对敌人一定“要狠,要准,要一招致命,绝不留下一个活口”的灭绝政策,令广大魔族飞骑兵产生了一个“与此马为敌,无异于自寻死路”的正确感觉,一见它飞来,立即躲的远远的,转身去欺负精灵部队。

  而小白所率领的那些怪鸟飞兽,齐齐的以老大马首为瞻,绝不落单,不给飞骑兵以可乘之机,而一见对方落单,立即数嘴齐下,生生撕扯对方致死。

  前面有兰若云的怪物军团挡住飞起兵的攻击,天使部队重新组织队形,与兰若云合在一起,在天空中组成了一个防线,而精灵部队却躲在他们身后,仍然是制作火箭,向地面魔族部队射去。

  此时,岚山通道内的大部分魔族士兵已被歼灭,成就了联军进入魔界以后的第一个大胜利。

  小部分的魔族士兵撤了出来,挤压着己方的大部队向后奔跑,精武营的步兵部队趁乱发动攻击,迎着岚山通道内己方的大部队,紧紧尾随着魔族士兵,不给对方以喘息之机。

  离人倾和然香杀在队伍最前面,方更、望川北和斯菲浅靖羽等都跟各自率领自己的小队,在天空中精灵部队的配合下,挤压着魔族大队向蜂巢方向撤去。

  天空中,兰若云率领天使精灵和怪物军团,一点点将魔族的飞骑兵逼到蜂巢附近,他们靠在蜂巢的石壁上,抵抗着兰若云强大的战力,而那些黑飞马,似乎对小白有着天生的恐惧,不住嘶鸣,全身发抖,令飞骑兵们难以控制。

  忽听中间的蜂巢里,一个明灭不定的声音传了出来:“你身体里流有魔族的血液,却为什么一定要和我作对!”

  兰若云猛地感觉浑身一阵烦躁,一股召唤的力量由心底升起,全身血液沸腾起来,奇怪的感觉弥漫全身,眼睛里发出一股邪恶的光芒。

  身下的小白感觉到了兰若云的变化,猛然全身转了个圈儿,全身放射出柔和的白光,这远古圣兽在兰若云魔性回归的那一刹那,用自己的神圣之光使他冷静下来。

  兰若云全身一冷,打了个哆嗦,感觉双腿处不断有温暖的气息由小白的脊背渗入进来,全身烦躁立去。轻轻拍了小白的脑袋一下,心道:“没想小白还有这本事!”

  怒目向那巨大的蜂巢看去,却发现不了任何声音主人的踪迹。

  “我们魔族帮助你们人类抵抗助了神族的进攻,使你们能在裸兰大陆残喘二百多年,没想到你们却恩将仇报,竟然来进攻祖先的祖国!”那声音继续冰冷的说道。

  “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只有利益之分,两百年前,你们难道真的存着什么好心吗?如果真的想帮助人类,为什么直到人类快要亡国的时候才来帮助!”兰若云大声的说道。

  “你真是顽固不化!”隔了一会儿,那声音才又响起,“今日要不是我为了召唤一个人而浪费了大部分的功力,绝不容许你生离此处!”

  “这正是我想说的话!”兰若云腿上一紧,小白收到信号,闪电般向前方蜂巢冲去,兰若云挥舞起长矛,将三个挡过来的飞骑兵扫退,这三个人显然是百禽团的成员,竟躲过兰若云以为必中的一击,在空中划了一个弧形,又围了上来。

  兰若云抖擞起精神,虚晃一矛,小白猛然加速,在三人合击的一个微小的空隙间猛然穿过,突破到蜂巢前面,顺着一个窗孔飞了进去。

  空荡荡的巨大石厅中间,一个高大的石椅已然空空如也,先前坐在此处的魔王不知何时早已离去。兰若云追向对面的石窗,看见一个黑色的影像在天空中如一颗流星般,转瞬划过,再不留一丝痕迹。魔王如此快速的身形,看得兰若云咋舌不已。

  蜂巢下面,联军已经成功将魔族大部队挤了过来,他们连进入蜂巢防守的机会都没有,只好错了开去,继续后退。魔族士兵竟是如此坚忍,被联军逼到这种程度仍然散而不溃,不溃则不败,这正是一支优秀军队最难能可贵的品质,兰若云羡慕不已,他知道,人类的军队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这一点的。

  在魔族撤退的路上不断留下烧焦、砍杀和射箭致死的魔族士兵的尸体,而联军也会时常受到这些士兵的死前反噬,不断有士兵大叫着倒地而亡。

  这一场追击战直打到五十里开外,魔族才进入平原地带,拿桩站稳,组织起队形,抗击联军的进攻。魔族飞骑兵部队完成己方任务,撤出战场不见。他们让天使和精灵部队始终缓不出时间来对付地面上的魔族士兵,如果不是有兰若云亲自率领天使部队拦截,甚至会被对方占据高空优势。

  联军已经达到自己的战略目的,离人倾下令停军,挖沟扎营,离魔族十里与对方远远对峙,一边派出斥候兵周边打探地势,进行下一步战争的策略思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