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死军

裸兰 俞今 7656 2003.04.17 16:08

    接到父亲重病的消息,兰若云急匆匆的赶回来,清影秀一定要跟著他回来,两个人心急火燎的不到三日就进了裸兰城。

  陪在兰如水身边的竟然是堂峦,这让兰若云恨诧异,因为战争时期裸兰市长的任务还是很多的。堂峦的解释更让他大吃一惊:裸兰城施行“战时管制政策”,统领清影远瞻要御驾亲征,这段时期什麽事情都是亲自过问,只有在他走了之後,才能把裸兰城的一切交付给堂峦,而现在,反倒是他最闲!

  “总领要御驾亲征?!”兰若云和清影秀同时大惊的说道。

  “就是因为这个,如水兄苦柬无用,一气之下病倒了!”堂峦苦笑了一下。

  “可是东线不是有堂兄在把守吗?”清影秀问道。

  “哎……!”堂峦长叹了一口气,“因为封锁消息,所以现在你们还不知道,殿下和五十万大军被敌人几百万的部队围困在昌桥,已经有很多天了!”

  “什麽──!”两人齐声高呼,吵醒了睡梦中的兰如水。

  “你们回来了!”兰如水有气无力的说道,看到两人,睡梦中紧皱的眉头终於舒展开了。

  兰若云心里一酸,过去握住父亲瘦骨嶙峋的手,安慰道:“别担心!”

  兰如水想说什麽,眼角却湿润了,忽然别转头去,闭上了眼睛。

  兰若云叹了口气,拍了拍父亲的後背,让他好好休息。

  堂峦把两个人叫出去,说出了东线战事的整个经过。

  “父亲就经常说,堂兄不是带军的材料,可是我没想到竟然这麽轻易就……”清影秀低下头,为堂兄感到不齿。

  “殿下的指挥确实是太幼稚了,年轻人,为了虚荣心可以忽略一切事情!”堂峦意味深长的看著他们,“也许你们觉得战争打到这种程度很不可想象,但是我告诉你们,如果将来你们急功近利,将会是同样的下场!”

  两个人心里一颤,没想到他趁这个机会来提醒自己,感觉很惊讶。

  “人一生不可能不犯错误,但是这样的错误绝对不能犯,你们没有第二次机会。知道为什麽在这个时候和你们说吗?”堂峦深刻的看著两人。

  两人摇头。

  统领这一去带走了几乎所有裸兰城里的精英,只剩下我和如水兄,我是因为主管市政,而如水兄如果不大病的话也要跟著去的!”看著两人惊愕的表情,又道:“我已经派人去叫堂天他们回来了──方兄、望川兄、浅靖兄、斯兄还有迪斯几个老家夥,都跟著上战场了,你们要帮我打理裸兰城里的一切!”

  “他们都去了,那──!”兰若云感觉一阵不安的情绪涌上心头。

  “这就是我之所以这个机会教训你们的原因──从此後,你们就要担负起他们的责任了,这场战争,不知道要打到什麽时候啊!”堂峦感叹的说道。

  兰若云和清影秀对看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出了深深的担忧。

  “我总感觉这样做欠妥当!”兰若云低头沈思道:“如果──!”

  “没有如果,不要做假设!”堂峦打断他,精神疲惫的捋著头发:“这是一场异常艰苦的战争,不是说不好打,可是总领亲征?难啊!”

  ※※※

  实际上,由於清影远瞻的御驾亲征,整个裸兰城都动荡了起来。人们纷纷猜测前线的形势,普遍觉得不好,否则怎麽会所有的高级将领只留下一个市长,统统都上了前线?!

  帝国已无可用之兵,三十万的帝国护卫军要留下十万护卫京齑,再有就是正在训练的民兵,挑选了二十万,清影远瞻就带著这麽点儿兵马出征了。

  不像以往,人们会高涨著情绪欢送部队,虽然裸兰大街两边也排满了人,但是每个人的脸上却都有著深深的担忧。整条裸兰大街只有军队踏地的声音整齐的响起,间或有一两声狗叫搀和在其中。队伍里不像往次那样,一个人踩到另一个人马上惹来一声“XXX的踩我!”,现在都是,“想踩的话再踩一下吧!”

  沈闷的气氛,添上一些小孩子的哭声,让人觉得这好像是……

  “祝我人类大军旗开得胜!”兰若云忽然在人群里高声喊了起来,他内力充沛,这一嗓子简直传遍了全城。

  沈默的市民们愣了一愣,随即醒悟,现在自己的军队最需要的是士气,应该鼓励他们。於是有几个人跟著喊了起来,接著是几十人、几百人……最後整个城市的局民居然一起高声大喊了起来:“人类大军,旗开得胜~~!”

  人们热泪盈眶,都不知道这是一种什麽样的感情,悲伤?激动?叹息?

  接著有人大喊起队伍里自己孩子的小名:

  “大牛,奋勇杀敌啊!”

  “狗剩子,别惦记你媳妇,给老子好好的干!”

  “爱军,不杀够十个敌人别回来见老子!”

  “春子,有人砍你记得倒下装死啊!”(队伍里响起一阵“批哩吧啦”的打人声!)

  “牛郎,等著你回来结婚,我希望用敌人的头当礼物!”

  “呜呜,哥,回不来的话……我替你上!”

  “……”

  裸兰历1182年夏,清影远瞻御驾亲征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开往黄湖壁垒,等著他的,又将是一个什麽样的战争场面呢!

  ※※※

  被围困在昌桥城里的清影林部队已经断了三日的粮,很多士兵都起不来了,威胁著要兵变,其实只是想再杀一批马匹来充饥,可是如果杀马,没有了马的骑兵简直是废物。

  可神族却依然没有进攻。清影林这次明白了,敌人是要等到部队饿的差不多了才进攻,战斗力极低的骑兵是很容易消灭的。因此,他从第一天开始就不断的派出大队骑兵轮番往城外突击,妄图会合包围圈外面自己的步兵队伍。

  现在的形势是,昌桥内的队伍按兵不动的阻挡著人类士兵向望天大陆前进,城墙外的神族士兵却又阻挡他们回去裸兰大陆,不但如此,他们还要抵御住一波波人类步兵队伍的冲击。

  当清影林部队进入昌桥的第二天,後续六十几万的步兵队伍才赶上来,他们押运著前面五十万骑兵的粮草辎重等一干应用物品,却被神族大军拦截住,无法通过。几天来,步兵营和城里的骑兵发起无数次的夹击冲锋,都被神族挡了回去。

  渐渐的,骑兵因为饥饿已经没有什麽战斗力了,由於大体力的消耗而又无法得到补充,有的骑兵骑在马上就晕了过去,被敌人上去补了一刀,就此胡涂的死去。而步兵营,神族却也不放过,狠狠的用骑兵突击他们,死伤无数。

  三天下来,骑兵和步兵死亡总数已经超过了三十万。而此时,清影远瞻的部队已经到了灵光城。

  统计了一下部队,黄湖三十万的神弓营部队和三十万步兵,灵光城留守的二十万步兵,自己带来的二十万民兵和二十万帝国护卫军,总数还不到一百万的部队,要留下相当一部分守住黄湖壁垒,灵光城也要留下十万步兵,这样可用兵力就少得可怜,先要会齐昌桥的步兵,这样还有一战之力──清影远瞻盘算著,要尽快赶过去,他的心里简直快滴血了,不是为前线百万士兵的生命,而是为那个丢尽了自己脸的小畜生!

  “林林(清影林的呢称),你现在怎麽样啊,真是不争气!”清影远瞻眼中湿润,作为一国统领,他知道自己最大的弱点就是──“妇人之仁”,为此不惜和军师兰如水吵得天翻地覆,还把他气得卧床不起。

  “怎麽可以这样,我去劝兄长,简直是开玩笑──!”清影远征的声音在营帐外面响起。

  满面风尘的清影远征出现在兄长明前,开头第一句话就是:“怎麽可以进攻,赶紧退回黄湖壁垒,现在马上撤军!”大将军怒气冲冲,他身後跟著迪斯罗利一干帝国重臣。

  “不用说了,他们劝了我这麽多天我还不是没有同意,明天就出发,今天我希望把一切都准备好!”清影远瞻淡淡的说道。

  “这样打入神族内地,如果输了将万劫不复啊,你难道不为将士们的性命考虑吗?”清影远征大声的说道。

  “你休要在这里乱我军心,没有命令谁让你离开西线的,快点给我回去!”清影远瞻怒喝道。

  “扑通”一声,清影远征跪了下来:“兄长,为了帝国的明天,区区一个儿子又算得了什麽,不要再向前了,後撤吧!”大将军泪流满面的苦柬。

  “你,你──!”统领手指发颤的指著跪在自己面前的兄弟,“难道我不是为了前线儿郎们的生命吗?五十万的骑兵啊,难道看著他们死!”忽然又冷笑了起来:“不过林林要是牺牲了,将来你就有机会坐上统领的位置了!”

  “兄长──!”青影远征抬起头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的亲哥哥,几十年来一直相濡以沫,就因为上次自己与清影林意见不和,他不但把自己调到西线,还留下了两人间难以弥补的裂痕。而在这危难关头,他们的兄弟之情终於被变质成了权利之争,也许,这次最应该回避的就是他了。

  “你也不用回去了,就跟我在我身边出谋划策吧,灵光让迪斯罗利来守,明天一早,大军前进!”清影远瞻说完头也不回的走进卧室。

  一干重臣面面相觑,不敢插嘴他们兄弟间的争论,看见大将军还茫然若失的跪在地上,斯京上去拉他起来:“眼下不是撤军的问题,统领已经铁了心了,我看我们还是商量一下怎麽打赢这场战争!”

  “是啊,我们还是有很大机会的,会合了前线的几十万步兵,我们还有很强大的兵力,完全可以和神族一战!”浅靖文宇也信心十足的说道。

  清影远征点了点头,站起身来,他知道兄长把自己留下是因为已经对他起了疑心,只有卖力的打几场胜仗才是解决办法。

  “向周围派出探子了吗?一定要用整支的斥候兵队伍出去才行!”大将军提醒道。

  “派是派了很多,但是却没有一个回来的!”方成忧心忡忡的说道。

  “这──?”清影远征大惊失色,沈思起来。

  他们这几个人年少时就一起在西线同兽人进行作战,那时就习惯了清影远征的“头领”身份,很多决定都要等他去下,此时,二十几年过去了,大家仿佛又回到了当初,连迪斯罗利都有点激动。

  “派出个万人队伍出去,一定要探明方圆百里是否还有敌军动态,我就不信这一万人一个也回不来!”清影远征开始觉得问题不是那麽简单。

  “可是明天就出发了,我怕会……!”方成觉得时间紧迫。

  “那你还站在这里干什麽,快去发号施令啊!”大将军决定尽力而为。

  方成飞快的走了出去,在行军打仗上他一贯相信清影远征的判断。

  “即使是明天,只怕也来不及了!”望川飞担忧的说道。

  “因为都是步兵,最快也要二日才到,还要立刻发起进攻并打散神族的包围,那样就来得及了!”迪斯罗利头头是道的分析著。

  “迪斯兄守城可是责任重大啊,明天我会劝兄长多留下十万的弓兵给你!”大将军说道。

  “可别再劝了,统领现在只嫌兵少,怎麽会再留给我,况且灵光在後方安全得多,最不至我们一起退守到黄湖!”迪斯罗利深知统领的心思,不愿意自己得罪他,不过如果是大将军说话的话他也不会太反对。

  “一定要我们回来,我们一起退回黄湖,这一点你一定要记住!”大将军严肃的嘱咐他。

  “放心吧,没问题!”迪斯罗利开心的下了保证,有前方上百万军队挡著,他还怕什麽!

  大家又商量了一些细节,清影远瞻躲在卧室里却一直没有出来参加讨论,他实在是心疲力竭了,而明天的明天,又将是什麽样的一个日子呢?

  ※※※

  就在帝国重臣们商量著此次战争的战略战术时,昌桥战线上,神族向著伤亡惨重有气无力的人类骑兵大营发起了总攻。

  一方面,城外的神族部队抵御著外围步兵的援攻,同时派部分部队佯做攻城,吸引城内敌人的注意力。另一方面,城内成千上万的神族士兵各兵种配合著冲击疲累饥饿的人类骑兵──这不像是一场战争,更像是屠杀。

  骑兵们纷纷下马投降,有些人在投降之後也被杀红了眼睛的神族士兵割了脑袋。清影林指挥著一众将领躲在简易的防御工事後面,闭著眼睛不敢看这副惨绝人寰的景象。

  屠杀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晨,嗜血的敌人才收回兴奋的心情退了回去,而战场上躺著的几乎都是人类士兵的尸体,马的尸体却被神族们拖了回去──实际上为了解决饥饿问题,几天来已经很多的骑兵失去了坐骑。

  城墙上,由於没有弓箭兵的协助,敌人攻上来无数次,最後清影林发威,带领众将领亲自守城,浴血奋战,才打退了敌人的进攻。现在也只有这些将领们还能够吃饱,杀起敌人来还有些力气。

  即使士兵们发动“兵变”,在整个大营里还是会为将领们留下一点口粮的,而且士兵们饥饿得已经忘记了兵变,只想著下一刻杀谁的马匹才好,虽说骑兵离了马就成了废物,但是在饥饿面前尽管将领们盘查甚严,很多人还是在偷偷的宰杀马匹,不敢生火煮吃,只好生吃。

  等到晚上神族再次发起总攻的时候,能看到第二天太阳的就只剩下几万士兵了,更有人不断的因为饥饿而死去,清影林知道,如果再没有援兵,今晚就是自己的死期了!

  可是,当傍晚的夕阳沈下去的那一瞬间,他听到了几里地外呼天喊地的欢呼声,那个位置正是自己的步兵队伍所在的方位,他知道,援兵到了──

  ※※※

  清影远瞻看著眼前的步兵部队,终於和自己的队伍会合了,他们还剩下四十几万,因为押著骑兵们的粮草辎重,倒是吃穿不愁,就是因为没有骑兵的冲锋老也打不开敌人的缺口,也因此而无法冲过去。看见清影远瞻领来的二十万帝国护卫军,这可是帝国最精锐的部队,让他们信心大增。

  “整顿一下,马上进攻!”清影远瞻看了身旁的将领们一眼,目光停留在大将军清影远征的脸上,“不要再劝我!”

  “可是,我们的斥候兵队伍还没有赶上来,我们是不是等一下再……!”还妄图说服兄长,换来的只是他毫无表情的摇头。

  “步兵後退,骑兵前进,弓箭手排两翼!”大将军发出了号令,先列好阵势。

  激战了几天的步兵们退到了最後方,换上两个十万的骑兵队做前锋,神弓营并没有留给迪斯番,此刻分布在每个骑兵队身後各十万,而十五万的步弓营和弓骑营却撤下来休息。

  连续与人类几十万的步兵击战,神族的伤亡也是很大,尤其是对方的弓骑营虽然只有几万人,杀伤力却是很大。此刻一批更强大的生力军加入,整个战场的气势马上倒向了人类这边。

  “冲啊──!”排好了阵势的人类大军,在大将军的一声大喝下,传令兵挥舞起了令旗,所谓救兵如救火,连续两天急行军一刻未休息的士兵们潮水般的冲向同样疲累的神族士兵。

  最前面的帝国护卫军勇猛无敌,平时所受的最艰苦的训练,由普通骑兵升为绿领再升为红领,他们都是百中挑一的精英。每个人手中都拿著沈重的铁矛,迎向对方骑兵的一个照面之间就将对方狠狠的刺下马背,巨大的冲力加上沈重的武器和巨大的人力,十万的骑兵会合在一起,其巨大的冲力可以想象。而且,两只这样的队伍分从两个方向配合更是难以抵抗,令神族士兵纷纷後退,妄图以弓箭手射住阵脚,但後面的神弓营更是他们的恶梦,这只专门用来对付神族天使军团的队伍是两百年来积攒下来的精英,一代一代的传承,其臂力之强远超翼人,箭法之准不让精灵。

  强劲的箭雨立刻将神族的弓箭队伍射散,骑兵们上去一阵砍杀。後面随後掩来的步兵也到处兜截逃散的敌兵。

  城门外的这队神族士兵不但不强大,人数也不多,经过几天来与人类步兵的对决,似乎仅剩下几十万人,远没有清影远征所期待的那样达到百万。

  在入夜的时候,这些神族士兵已经经受不住人类精兵的冲击,纷纷沿著昌桥城墙逃串,眼看就要接近城门──

  猛然,城里喊声大作,神族在内部再次向清影林仅剩十几万的骑兵发起了冲击,立刻就冲散了这队队伍──围困这麽多天,他们已经将近一周没有吃饭了啊,很多人其实是饿死的,只是象征性的被砍了脑袋,而他们的马匹,也仅仅剩下了骨头,吃的差不多了。

  城门大开,清影林率领仅余下的万多人马,仓惶的从城里逃出来,只有领头的几个将领还骑著马?其他的马早已经成了昌桥城内臭味的来源之地……

  骑兵们接应这只残兵败将的队伍,交给步兵保护著向後方逃去。而他们则继续向著城门方向突击过去,城里的神族部队却已经占领了昌桥城!

  当冲在最前面的一小队骑兵刚要跨过护城河时,作为桥体的城门却缓缓升了起来,一阵箭雨从城墙上射下,立即有几个骑兵坠马而死。先头部队赶紧撤後,城门已经在他们眼前关上了!

  清影远征赶紧传令骑兵後队变前队,先撤回来去追击先前逃逸两侧的神族败兵,他可不会蠢到让骑兵去攻城的地步。

  猛然想到一个问题,全身一阵颤抖,脸色立即变得惨白:“停止追击,任何部队全部撤回!”

  刚刚接到命令追击败军的骑兵们停了下来,准备後撤。

  而此时,大将军飞快驱马赶向中军大营,看见清影远瞻父子正抱成一团大哭,心里著急,也顾不了那麽多了:“兄长,快下令立即撤军!”他只能指挥部队进行战术战争,至於战略的撤退却必须由总领向各个军团的统领下令。

  正沈浸在死里逃生父子亲情中的两个人,抬起头埋怨的看了清影远征一眼。

  “士兵们连续行走两天,又大战了一场,我看还是先休息一晚再走吧,反正神族刚败,也没有胆量再与我大军争锋!”清影远瞻确定的说道。

  “可是──!”大将军急得头上冒汗。

  清影林打断他:“叔父,五十万骑兵怎麽能白死,我们要为他们报仇,怎麽能後退!”他看了一眼父亲:“父亲──!”

  “你还说,要不是为了你,我会亲自出来,守住黄湖壁垒才是上策,难道这个道理你也不懂!”清影远瞻大声的训斥著儿子。

  “可是他们城里的士兵并不是很多,如果不是我们没有粮食,还真不一定能输的这麽惨!”清影林依然很不服气的说道。

  清影远征心里一颤,声音发抖的问道:“你说他们城里兵数不是很多?”

  “当然要比我的队伍多,否则──!”

  “神族不是有三百万部队吗,难道不是在城里?”大将军开始浑身冒冷汗。

  “那麽多兵我怎麽能具体看出来有多少,不过站在城楼上看他们的帐篷顶多也就住一百人!”清影林为自己能在危急时刻还顾及到这个细节而洋洋得意。

  “兄长,快下令撤军啊,立刻──!”清影远征声音中已经带了哭腔,急得来回在地上走个不停。

  “这,有……有那麽急吗?好,我马上下令!”关於兄弟的战略才能,他还是很佩服的。清影远瞻走出帐篷,正要向传令兵指示各统领听从大将军令有计划的撤军时,一个浑身浴血的将领却抢先跑到他面前,“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大将军看见这个将领,脸色立时变得煞白,赶紧扶起他:“探听到什麽了!”他正是那个万人斥候队的队长。

  “神族……无数的神族……正向这个方向开来……兄弟们被发现,都牺牲了──!”他费力的硬挺著说完,立刻昏了过去。

  “哈哈哈~~!”清影远征忽然抬起头来,苍凉的大笑了起来,愤怒的看了一眼清影林,快步跑了出去,爬上云梯,向远处望去──平原上无数的火光在闪耀,越来越亮,渐渐大地开始颤抖,神族正快速的向著昌桥战场移动著!

  大将军全身一软,一个站不稳,从云梯上摔了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