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九章 大婚

裸兰 俞今 2343 2003.10.31 08:18

    

  半年以后,清影秀和兰若云举行大婚,全国放假三日,大赦******,整个裸兰城刚刚从战争胜利的狂欢中冷却下来,此刻又重新燃起了热情之火。新郎新娘在裸兰广场上公开举行新婚仪式,全体裸兰居民争先恐后的参加了婚礼,整个裸兰城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裹起来,万民空巷,争先来观看这世界第一婚礼。

  因为地面上的人流太多,许多人从房子上、墙上和树上高来高去,据不完全统计,在这一天共踩塌房子一百三十七间,城墙倒塌十九处,树木被毁五百七十多棵,而当三日后大婚典礼结束,广场上共留下七万只鞋子,在婚礼中受伤的人多达二十几万,而大多数人都是臀部以下受伤,其中又以脚伤者居多。而所有药店老板的“脚癣一次净”连着多年存货全部出售一空,最后连“银嗓子喉宝”和“肛泰胶囊”也供不应求。没办法,许多药店老板铤而走险,开始用炉灰冒替,大婚之后,因此而被药品严查局逮捕的黑心医生多达二百多人。

  今日最大的特色就是兽人族的“贺婚代表团”,在自然之子的带领下,新成立的兽族联合政府高官们一起到来,精灵族的蝴蝶更是荣任了第三伴娘,其他两个伴娘自然是斯菲和浅靖羽,在臻野的强烈要求下,她改装当了第一伴郎,而堂天则屈居其后。

  当天最最俱特色的节目是精灵族的七星队长与蹄人族老路里盖翁的友谊摔跤赛。

  但见二人于裸兰广场上脱了个精光,当然留着内裤。婚宴上当然不缺铜钹大鼓,裁判封远哨子一响,二人滚在一起,七十多岁的老路里勇猛非常,动作捷如脱兔,狠劲儿不下土驴,最后虽然因为年纪太大导致骨质疏松而自己将腿折断,不得不退出比赛,但其坚忍不拔,绝不服老的精神让所有裸兰老年人大开眼界,羞愧异常,在以后的日子里,经常可以看到裸兰城外有八旬老翁拄着拐杖在跑步,据说就是受老路里的激励和影响。而七星更是瞒有风度把冠军杯让给了老路里,一时间传为美谈。

  另一个精彩节目是新娘新郎与远古神兽小白合演的舞台剧《白马王子》:

  锣声一响,英俊的王子(兰若云扮)骑着白马走入裸兰广场,不曾想白马(小白扮)极爱表现,竟然人立而起,将王子摔在地上,随后用一只蹄子踏在王子身上,仰头向天,作出一副英雄的样子,眼睛斜视着场地之外的另一匹小白马(婉君扮),最后公主(清影秀扮)挥舞着巨剑出场,赶退白马,将王子拯救出来,而就在白马最危急的时刻,即将丧命于公主剑下,小白马挺身而出,救了白马。最后,白马和小白马比翼双fei,而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生活。

  这幕舞台剧因为不逡巡于以往传统剧本的规定,别出心裁,具有超现实主义的某些作风而深受市民好评。

  同时惹起市民们注意的是由臻海先生改编的另一幕舞台剧《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是说白雪公主(斯菲和浅靖羽轮番扮演,这是二人大打出手之后好不容易才折中的办法)命运多舛,被邪恶精灵(蝴蝶扮)附身,之后在继母(臻野扮)的虐待下离家出走,先后被七个小矮人(堂天、方更、望川北、臻海、成定疆、哈里巴、小汗思王扮)和王子(自然之子扮)给拐卖了两次,最后服食毒苹果自尽。

  该剧因为深符后现代主义的狂躁不安和夸张等手法,并且有着浓重的感伤主义情绪而被裸兰大剧院拒演,但却并不影响它被广大市民们所喜爱,编剧臻海表示:新的艺术形式总是先在民间传播开来,然后才能被正统社会所接触,有关评论家认为他揭示出了一个艺术真理。

  压轴戏是由闲置已久的杜老爹祖孙二人,以及封远和成国老出演,最佳客串枝儿被评为观众最喜爱女配角而名噪一时。

  他们的节目是芭蕾舞剧《黄毛女》。

  当然,为了符合今日的喜庆气氛,该剧也略做了改编。

  大致是黄毛女(杜小妹扮)欲图嫁给地主黄世人(封远扮),受到了杨白劳(杜老爹扮)的大力赞赏,但前去逼债的的穆人智(成国老扮)却坚决不同意,最后,在丫鬟(枝儿扮)春喜儿的帮助下,黄世人杀了穆人智,夺得美人归。

  该剧虽然赢得了大部分裸兰市民的臭鸡蛋,但在民间的影响却颇为深远,据说一时之间“黄毛女”层出不穷,但“黄世人”却改邪归正了!

  最后,新娘子清影秀总领独唱了一首《就是喜欢你》,主婚人堂峦代替长辈给二人以新婚祝福,然后一对新人被送入洞房。

  两个人累了一天,看着身上的大红大紫,不禁对视一笑。

  他们低低细语着,在窗棂上显出一对幸福的剪影。

  良久——

  忽然,兰若云和清影秀静静的凝视,猛然大叫一声,向对方扑过去,两人抱在一起,同时倒在床上,就听“哢嚓”一声,巨大的床帐轰然倒塌下来,床底下的臻海和杜老爹同时惨叫,狼狈逃出新房。

  “阿秀,你今晚好美啊!”臻海大声喊道。

  “若云,我的美丽只为你一个存在!”杜老爹阴阳怪气的说道。

  “我幸福死了,阿秀,能娶到你是我几辈子修来的……!”

  “我……若云,我也是,我一直盼着这一天!”

  “阿秀,你说我们生几个孩子!”臻海继续学着兰若云的声调温柔款款的说道。

  “哎呀,你坏死了,我才不要和你生!”杜老爹“妩媚”的声音让人发冷。

  堂峦怕这两个老不正经再学下去会让新人难看,赶紧阻住。

  两个人还在那里小声的议论著:

  “你心里才不是只有我一个呢,我还知道你和那个世界的两个女人有私情!”

  “阿秀,你可不能胡思乱想,我……我……!”

  “我不管,反正你只能玩玩虚的,你要是敢背叛我……?”

  “阿秀,我发誓……!”

  “我不要你发誓,若云,你喜欢男孩儿女孩儿?”

  “你生的,我都喜欢……!”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