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惊变

裸兰 俞今 8737 2003.04.17 16:10

    “当然不行,那还用说吗?有谁怀疑迪斯番少爷是一只癞蛤蟆吗?”兰若云开心的笑了笑,指著议事厅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的帝国护卫军,转移话题道:“没想到这麽精锐的部队有朝一日竟然用来对付自己人,明天迪斯老贼一声令下,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胆量砍我们的脑袋!”

  “白痴,你就不能说点正经的?!”清影秀正为他通过了自己的考验而沾沾自喜,“他们当然够胆量,没有他们,迪斯老贼父子敢孤身进我们的议事厅!?”

  兰若云用手指按著嘴唇,忽然撇著嘴唇说道:“再没有比这更正经的事情了!你们说,假如现在干掉迪斯罗利父子,这些叛军会不会归顺我们!”

  “若云,你想的太简单了,迪斯罗利在前线率领这些军队抵抗神族,军心早就被他争取到了,‘同甘共苦’这句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尤其是灵光城那二十万守军,一个不伤的撤回来,那些当兵的会不感谢他?现在迪斯父子代表的不是个人的一得一失,而是整个实权派和所有议会议员的利益所在。就算他爷俩死了,还会有另一个人接著起来反对我们,况且‘好人不长寿,坏人活千年”这句话你没听说过吗?“堂天娓娓道来,头脑不知为何变得异常清醒。

  兰若云当然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他只是想,换成另一个人会不会好对付呢?随即又被另一个想法否定了──迪斯家虽然叛国,但并不是叛人类。眼前神族大军压境,以迪斯家现在在军队中的影响,只会有利於人类的抗争。如果是另一个人上台,就比如说副监察长雷奥吧,如果是他掌权了,尽管手里依然有效忠议会的军队,但是神族会轻而易举的拿下他,就像干掉清影林一样轻松。所以,目前来看,迪斯家必须存在,为了人类的命运,个人的一些荣辱又算得了什麽,况且,他们还没有输──!

  “白痴,你在想什麽?我们现在该怎麽做?”清影秀嘟著嘴看著他,却不去征求堂峦的意见,显然兰若云现在的表现已经离“白痴”越来越远了。

  “我在想,今天夜里云光睡觉时忽然一口气喘不上来死掉了,那样最好了!”兰若云满眼都是“向往”的神色,看得众人都想揍他一拳解解气。

  “难道清影家真的到此结束了吗?”清影秀眼圈儿一红,长长的叹了口气。兰若云看她伤心的样子,心里一阵疼痛,走过去拍拍她的肩膀,想要安慰她一番。

  堂天几个人也围了上来,每个人都伸手向清影秀拍去,吓得清影秀赶紧躲到一边去,嗔声说道:“你们干什麽?都来占我便宜!”

  堂天看看望川北,又看看方更,最後盯住兰若云。兰若云尴尬的笑笑,一撇嘴:“回去睡觉了,趁著还没坐牢,要享受一下……!”大摇大摆的在叛军眼皮底下走过去,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还是自由的,也多亏迪斯罗利给清影秀那一天的考虑时间了。

  身後,传来几个埋怨的声音:“他摸就行,我们碰一下都不让,什麽意思嘛!”

  ※※

  ※

  月黑风高杀人夜,郎情妾意熄灯时!

  堂潇急匆匆的翻过自家的院墙,尽管如落叶般只发出些微的声音,还是被屋子里的几大高手同时发现:“谁?!”堂天和方更的声音同时传来!

  “是潇潇啦!”堂潇的声音刚落,人已经跨进堂家的大厅。

  因为堂峦现在是迪斯罗利最想除之而後快的人,所以方更和望川北也住在堂家保护他。

  “深更半夜的你跑回来干什麽?不是要保护你的兰大哥吗!”堂天有些酸的看著自己的小妹子,翻著白眼问道。

  堂潇也不理他醋腥的语气,急道:“北门军营发生变故了,方更哥哥赶紧去接管军队!”

  “什麽?”几个人同时跳了起来。

  “乖女儿,你听谁说的,是帝国护卫军出事了吗?”堂峦镇静的想得到证实。

  “哎呀,快去啦,是兰大哥让我埋伏在那里的,後来我听见军营忽然乱成一团,就赶紧回来告诉你们!”堂潇看著父亲,著急的解释著,“再不去机会就错过了!”

  话还没说完,方更已经窜了出去,堂天和望川北紧随其後,而堂峦也狐疑的看了女儿一眼,说实话,他感觉自己的这个小家夥儿跟著兰若云学得也有点高深莫测,说难听点是有点神志不清:“你快去通知若云和阿秀他们几个到北门来,不要走漏风声!”

  “哦,放心吧,父亲!”堂天乖乖的回答父亲,看著他远去的背影,微微一笑。

  ※※※

  果然,帝国护卫军所驻扎的北门大营,灯火通明,各种七七八八的声音吵成一团,更有兵器chou插间碰撞的声音,还有人群涌动所特有的各种嚷闹。

  守卫也愈见严密,简直是十步一岗,还好方更有令牌,而裸兰市长堂峦也是各位兵哥哥耳熟能详的人物,因此他们很顺利的就来到了主营门前。

  发现几个队长正在驱逐门前围著看热闹的一群士兵,让他们列好队回营休息,但显然有一些士兵并不受管制,很明显这几个队长并不是他们的直属长官,一些人大喊道:“我们的队长死了吗?”

  “听说张副统领受伤了?”

  “是闹鬼吗,听说就一条黑影!”

  “妈呀,那是什麽东西!”

  “云统领怎麽样?不会是……!”

  “你XXX的别撵我,老子还轮不到你来管!”

  “等我哪天升到队长看我怎麽收拾你!”

  “哎呀,谁插我眼睛!”

  “……”

  “让开让开,成什麽话!”堂峦运起内力大喊一声,震得围观人群立时一震,静了下来,回头看向众人,见是裸兰市长堂峦,马上乖乖的退後──现在裸兰城里,除了迪斯罗利就是他最大了。

  经过人群自动让出来的这条路,几个人在一个小队长的带领下进了主营,一股血腥气息传来,众人心中一阵烦躁,眼前的景象让他们立刻呆住了!

  十几条穿著黑色制服的尸体散乱的倒在地上,红色的地毯被紫色的血块凝结得殷红刺眼,而墙壁和桌椅等处更有夺目得鲜血尚汩汩的往下流淌,那股刺鼻的血腥气正是从这些鲜血上散发出来的。

  “这,这简直是屠杀!”堂峦喃喃的说道。

  堂天和方更几个人检视著地上的尸体,穿黑色制服的是副统领级别的人,共有十一人,而穿红色制服的是统领,眼下只有云光一人,他倒在墙角处,张大著眼睛,好像是心有不甘,又好像是不敢相信什麽。

  “除了云光统领外,其他人全都是一刀毙命──!”堂天向父亲报告检验结果。

  “当然是一刀毙命,他不是人,他是从地狱回来的!”一个穿黑色制服的人满脸鲜血的向他们走来,是个副统领。

  “你是……”堂峦疑惑著,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幸存下来的,那这个人的武功应该不弱,能在这种情况下活下来,那武功至少也应该在云光之上吧!

  “我宣誓效忠清影家!”那人忽然“扑通”一声跪在了堂峦面前,“我一直是效忠清影家的,连远瞻大人都放过我了,你们一定要相信我!”他惊惶失措丢魂落魄的说道。

  “你是哪位副统领?这到底是怎麽回事?胡说什麽远瞻大人!快快如实招来!”堂峦指著狼藉的现场,急切想知道发生了什麽。

  “我叫封远,现任主管宵禁的副统领之职!”他停了一下,喘了一口气,忽然惊恐的瞪大双眼,双手捂著胸口,大叫道:“是总领远瞻大人回来了,他杀了这些人,因为他们背叛,还好我是效忠清影家的,我要是不往後迈一步……!”

  “你还胡说!远瞻大人已经在昌桥战场壮烈殉国了,哪还能回来杀你们这些人,再说就算是远瞻大人也不可能一下子连杀十二位副统领!”堂峦皱著眉头分析道。

  “所以我说是从地狱回来的远瞻大人,当然要比平时厉害得多!”封远战兢兢的说道。

  “放肆,远瞻大人死後当然上了天堂,怎麽会下地狱!”堂峦怒道。

  “可是,他们说远瞻大人是愧对裸兰自刎而死的,自然要……!”看来封远这个人还满死心眼儿的!

  “你还说──!”堂峦“啪”的打了他一个巴掌──没人知道他和清影远瞻之间深厚的友情,没有和他一起战死沙场一直是堂峦的心中之痛,他是不允许有人诋毁他的。

  “不说就不说嘛,又不是我说的,都是人家这样传的!”封远喃喃的说道,这个人也真是……不知道他这种个性是怎麽混到帝国护卫军副统领的,挨了一巴掌竟然没有尚失人格尊严的任何表现。

  “你看到什麽就说什麽,不要妄自猜测!”堂峦歉意的看了一眼封远,怎麽说他也是个副统领,自己竟然当众打了他一巴掌,不过看他好像没什麽“不满意”的表示。

  “好啦啦,这就说嘛!”封远“娇嗔”一声,回忆道:“夜里,我正在交待下半夜巡逻的任务分配,传令兵过来通知我去开会。我想这麽晚了还开会不知是发生了什麽紧急情况?

  带著这股疑惑我走进云统领的主营,看见各个副统领级别的头头脑脑都已经到了。我是最後一个,就靠著门口坐下了。

  会议已经开始了──反正我已经习惯了他们不等我就开会,也没什麽大不了了,我对这些会议也没什麽好感,所以才自愿负责守夜的,这样白天的会议我就不用参加了!“封远说到这里得意的笑了笑,还看了看堂峦。

  堂峦心道:“人家不看重你,当然不会等你一起开会了!”

  封远接著说道:“原来,云统领终於决定要协助迪斯罗利了,准备明天一早和迪斯家一起发动军事政变,召集大夥儿来是讨论明早的行动步骤!

  虽说我这人在军队中比较低调,但咱们封家世代效忠清影家,不比这些行伍出身的军人,可以为了“从副统领升到统领”这一好处而参与叛变──“

  “等一等,你说你们封家?封凉是你什麽人?”堂峦忽然想起一个人,不由得打断他问道。

  “可不就是我祖爷爷!”封远眼睛放光的说道,很显然为有人还记得他那位光荣的祖上而兴奋。

  “哦,曾经在两百年前”人神战争“中救过清影家家主一命的封凉,竟然是您的祖上?真是失敬了!”堂峦恭敬的说道。

  “何止救过清影家主,连战神都受过我祖爷爷的救命之恩!”封远得意洋洋的说道。

  “哦,当年他老人家身为总领卫队队长,自然武功高强!”堂峦恭敬的说道,心里开始明白为什麽封远能当上副统领了──两百年前,封凉可是裸兰第一高手,相信他的子孙也不会太差吧,不过看这个封远,却毫无高手风范!

  “那麽,後来呢!”堂峦看著封远简直要飞起来的兴奋样子,不得不提醒他快点说,因为他知道能提供给自己平叛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後来,当然了──我表示反对,谈了一些道理,可他们不理我,把我晾在一边,自顾自的讨论起来──我知道会议过後我的权力就要彻底丧失了,他们不可能放一个外人替自己守门啊!军队就是这样,是自己人什麽都好办,如果不是,那麽就只有靠边儿站,因此我很理解那些参与叛乱的将领们,他们有些也是身不由己,如果不参加,他们马上就会被革职。而参加呢,还可以升一级,主要是云统领叛变了,那也没什麽可说的了!”封远看著屋子里横陈的十几具尸体,替他们的“升官发财”梦叹息了一声。

  “会议还没开多久,就听营外守门的士兵喊了一声‘是谁?’然後就没了动静。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里的人,连头脸都被面罩裹得严严实实,幽灵般的出现在大帐之中!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不知道他是怎麽进来的,帝国护卫军里里外外有几十道关卡,而靠进主营的周围更是有暗哨埋伏,就算是自己人也不会毫无声息的就这样一声不响的走进来,而门口卫兵那句‘是谁?’他也没有回答,除非士兵死了或者以为自己眼花,而他,此刻正站在帝国护卫军的心脏位置,冷冷的眼神扫视著参与会议的众人:”效忠清影家的站在我背後!‘他毫无感情的声音让众人身上一冷,刹那间周身竟然隐隐有一股霸气,仿佛就是清影远瞻大人重生。我马上就站在了他身後,出於一种天生的信任,我感觉他就是清影家的神,是远瞻大人回来惩治叛徒了……

  而其他人可没像我这麽想,他们虽然吃惊,也会有人为他的气势所恐惧,但他们毕竟有十几个人,而且升官发财就在明天,谁会放弃这个好机会呢!他们缓缓的拔出武器,即使有些人像我一样认为是远瞻大人重生,但这时候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当真是‘佛挡杀佛,魔挡杀魔,鬼挡杀鬼“了!

  那人倒也干脆,看看没人再走出来,抬手,一剑削掉了离他最近的张副统领的脑袋!

  快,简直太快了,黑影一闪,一道紫光就出去了,我还从来没看过有人把剑当刀来用呢!

  然後他掉转剑尖,又一股紫气钻进李副统领的眉心,红的白的立刻成一股圆柱形状往外喷出,李副统领立刻完蛋。

  连杀两人的功夫已经让其他人拔出了武器,云统领更是红了眼睛,挥刀向那人砍去。那人却不接他的招数,左躲右闪,每到一个方位就有一个人毙命,都是一下子,或砍或刺──他是个聪明人,知道如果被这些人围住就麻烦了,帝国护卫军的将领们也不是孬种啊!不过如果远瞻大人当然不在乎,谁还能真的把鬼杀了?不知道鬼死了以後是什麽样子──!“看著堂峦不满意而又著急的神色,封远赶紧接著说道:”後来我发现,原来那人也会受伤,他之所以每刀必中,有时候是用自己受伤换来的。云统领那一掌打的他不轻啊!可他好像即使受伤也完全不在乎,速度毫不见慢,转眼间就剩下云统领一个人了──我说的是‘转眼间’,您听明白了吗?他简直就是一架杀人机器,太快了,几分锺的时间就把十几个活人变成了尸体。

  当然,我是两不相帮的,虽然我是效忠清影家的,但是在军队没叛变之前我是不能杀自己人的,这是帝国护卫军的铁律──就在我这样想的时候,云统领两只胳膊已经废了,那人长剑抵在他的喉咙处,声音居然平静得如一汪湖水,毫无任何律动,他说:“你要承受自己选择这条路的後果,叛徒是没有好下场的!‘长剑往前一送,云统领恶狠狠的看著他,被自己脖子里冒出来的鲜血糊住了眼睛,就那麽不甘心的扑地而亡!

  我再说一遍──快,真是好快,毫不拖泥带水,只有几分锺的时间,生龙活虎的帝国高手们就变成了尸体,我感觉自己好像在做梦一样,直到他临去时好像是微笑著看了我一眼,那双眼睛好亮,不像是人类所有,肯定是来自地狱──啊哈,是来自天堂啦!“封远尴尬的笑了笑,想起那种善意的眼神,如沐春风,好像不应该害怕似的,可自己就是觉得很恐惧,一种本能的恐惧!

  “然後呢?”堂峦觉得整件事情好像过於简单。

  “然後他到营外大喊了一声:”杀人了,统领们全死啦!‘如一缕轻烟般,就那麽消失了,再然後,片刻的功夫你们就来了!“封远指著仍然新鲜的血液,”血迹还未干呢,我想一定是远瞻大人托梦告诉你们的吧,否则迪斯家没有理由比你们晚知道啊,连我都没来得及通知你们!“

  “嗯,是你让人封锁了整个营地?”堂峦狐疑的望著封远,总感觉这人不应该有这种智慧。

  “当然,这里现在我最大,而我又是效忠清影家的,当然要防止有人偷跑出去给迪斯家送信,也只有我现在还有调动军队的权力!”封远又开始得意洋洋起来,到现在他一直没来得及擦拭脸上溅到的血迹,可见他有多忙。

  “好样的,刚才打你真是很抱歉!”堂峦拍著他的肩膀道歉道。

  “没什麽啦,您的年纪也能做我父亲了,打一下也没什麽,我理解您的心情──!”封远憨憨的笑了笑。

  堂峦冲他笑了笑,已经决定要好好补偿他了。

  “怎麽样?”堂峦回过头看了看刚刚进来的方更──在封远叙述事情经过的时候,方更拿著令牌去接收部队。

  “不行,那些队长们说不认识这块牌子!”方更气咻咻的说道。

  “还是我去吧!”封远眨巴眨巴眼睛,“那人临走的时候喊的那句话别有深意──那些队长都是直接服从自己的副统领的,不让他们知道他们的上司已经死了,他们是不可能听从其他人的命令的!”

  封远走出去,把队长以上的将领都叫了进来,让他们看地上的尸体,确信自己的上司们已经被暗杀了,一个个面露惊诧之色,随後是狂喜──他死了,是不是就该自己升官了?!真正完全为“有过知遇之恩”的上司伤心的人只是少数。

  “现在我,方更总统领,立即宣布,升任封远为统领,协助我主管帝国护卫军。其他的嫡属大队长升为副统领,下级官职依次上升一级,日後按功绩逐渐补上官职空缺,希望大家日後能配合方更为帝国鞠躬尽瘁。现在,所有人听从封远统领的调配!”在堂峦的嘱意下,方更立刻作了如上决定,也正因为用这种升职的喜悦代替了下级军官们对上级的怀念和不满情绪,使他们也感激起升他们职位的总统领方更来了──日後,这十万人的部队跟随方更平定叛乱南征北战,一直忠心耿耿,为裸兰立下了汗马功劳!

  而封远,荣升帝国护卫军的二把手,虽然现在军队被迪斯罗利一分为二,但自己是总领亲自提升的,这就是正统,日後那二十万军队还的归自己管──最重要的是,自己获得了清影家的信任,让他初见堂峦一干人时的恐惧消失无踪,相比之下,挨了堂峦那一巴掌又算什麽呢!他当然不知道,除了他的优秀表现外,二百年前的裸兰第一高手封凉实在是帮了他不少忙!

  “趁迪斯老贼不备,现在应该立刻率军包围议事厅,解除那里的守军武装,营救我们被他们关押的五百名总领卫队队员!”堂天看著父亲,忧虑的说道。

  “阿秀呢,怎麽还没来!”堂峦感觉这个时候自己不好下令,最好让清影秀直接给帝国护卫军的将领们鼓励,而方更从旁协助,那这十万军队才算彻底保住了!

  “我来了!”说曹操曹操就到,望川北亲自去接应,清影秀和斯菲浅靖羽一起走了进来。

  “事不宜迟,马上就行动吧,一定要在黎明之前把议事厅从新掌握住!”清影秀看著营帐里年轻的将领们,坚定的说道:“我相信你们能够办到的,以後你们就是帝国的功臣!”

  封远已经把迪斯罗利的阴谋传达给了各位新上任的副统领们,使他们感觉到了初次上任就遇到的沈重压力。而同时,他们又感觉热血彭湃,立誓要趁此机会向方更总统领证实自己的忠心。而眼前的美女向他们这麽一鼓动,虽然心向迪斯罗利的云光禁止他们外出接受杜老爹的宣传,但他们还是由不同渠道获知眼前的这位正是裸兰的女神,很多年轻人都愿意为之牺牲性命的清影家总领!

  “啊!哈!誓死效忠清影精神,为女神死战到底!”十几个将领一起大声喊道,像是事先就商量好了一样整齐!

  清影秀脸上一红,看著他们走出营帐整齐的步伐,心潮一阵激荡!

  ※※

  ※

  是夜,在迪斯罗利毫无戒备的情况下,方更和封远亲自带领一万帝国护卫军,重新夺回议事厅,还好是攻了守军一个措手不及,没什麽太大的伤亡。迪斯罗利派了三千名帝国护卫军把守议事厅,这支部队也被方更接受了,编入总领卫队,扩大成三千五百人,直接归清影秀指挥──这是清影秀的意思,经过这次被迪斯罗利逼婚,她深知战争年代自己的身边一定要有一支优秀的部队。而帝国护卫军恰好符合这个条件。这些人本来就是帝国子弟,有些人更是裸兰军事学院的学生,关於“清影女神”的宣传早已经深入他们这些经常出入城镇中心的大兵心间,眼下见能贴身保护女神,而且时常能看到女神美丽的容颜,马上立誓宣布效忠清影秀,连他们的领队都自己剁掉了一根食指,发誓痛改前非,请求女神一定要给自己一个机会,看在他手指的分上,清影秀也就同意了。

  等到迪斯罗利发现情况急转直下的时候,太阳已经升起了老高,一切都晚了。

  堂天忽然喃喃骂了一声:“兰若云这小子跑哪儿去了?不是让潇潇去叫他了吗?结果连这小丫头也失踪了──可倒好,大夥儿在刀头上上舔血,他却躲在家里睡大觉!”忽然面露喜色:“这样也好,现在阿秀该知道,谁才是最能给她安全感的人了吧!”

  “当然是我!”功劳最大的方更听到了堂天的喃喃细语微笑著说道,忽然又蹦又跳的大叫了起来:“哦~~呵~~果然是咸蛋超人,我太伟大了!”

  ※※※

  兰若云垂著一条膀子,嘴里喃喃的骂道:“这个云光,奶奶的,还真有两下子,真不愧是帝国护卫军的头头,还有他那些手下,怎麽一个个都跟玩命似的!”

  “兰大哥,大半夜的,你跑去哪里了,害人家担心!”堂潇不满意的噘著小嘴说道。

  “潇潇,你不睡觉监视我干嘛?”兰若云气苦的说道,回来时不小心被堂潇撞见了,实在想不通为什麽这麽晚了她还如此精神。

  “人家是保护你的嘛,杀手猖獗啊!”堂潇生气的看著兰大哥,为他不理解自己的苦心而难过。

  “好了好了,也没什麽了,我出去吃个消夜!”兰若云还是一撒谎脸就红。

  “那就叫起杜小妹给你煮嘛!反正她就爱给你献殷勤!”堂潇酸酸的说道。

  “哎呀,你说人家的时候还一口火yao味儿,你要是会煮的话兰大哥以前也不会老饿肚子了!”兰若云取笑著说道。

  “好女人是不是一定要会煮饭哪?”堂潇怯生生的偷眼看著兰若云,轻声说道。

  “不一定啊,阿秀姐姐也不会煮饭嘛!”

  “那阿秀姐姐是你心目中的好女人了?”

  “这个……小鬼,想什麽呢,赶紧给我睡觉去!”兰若云轻轻拍了堂潇的小脑袋一下,牵动伤口,痛得直咧嘴。

  等到天光大亮,兰若云被云光揍的那一掌还在隐隐作痛,倒在床上不愿意起来,还在想著堂潇的那句话:“好女人一定要会煮饭吗?嘻嘻,当然不是,清影秀还不是只知道用功练武,打打杀杀的女人虽然比家庭主妇少了一份风韵,但却……哦,对了,人家不是叫她女神吗?什麽女神啦,要是有人知道这个女神曾经偷偷带领他们扫荡过整整一片西瓜田的话,不知道会怎麽想,当然,童年时候谁没干过这种事情呢?可是,女神总爱烧男人屁股,这可能是其他人想不到的!”

  他这样坏坏的想著,“呵呵”的笑出声来!

  “笑什麽这麽开心啊!”清影秀的声音在身後想起。

  兰若云惊诧回头,就看见清影秀手里一条三尺长的火焰气体在熊熊的燃烧著……

  

20位起点作家x斗鱼主播相约刺激战场,粉丝助力瓜分20万点币

参与作家:老鹰吃小鸡、我会修空调、上山打老虎额、天潢贵胄、黑心火柴、酒池醉、新丰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