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卿本佳人

裸兰 俞今 6126 2003.04.17 16:16

    看著希姆那把黑色气刃急速向自己头顶砍落,兰若云眼中闪现出一抹诡笑,麽指和食指捏了一个起劲儿,挡在头顶上方,身体以极其难看的姿势滚向一旁,一口鲜血向希姆喷去。

  果然,希姆大皱眉头,不愿被兰若云这口污血喷中,本待先结果了他再往後跳,却发现手中气刃竟然砍不下去。

  一股拉扯之力将他硬生生的拖在原地,却是兰若云双手捏成的那个气劲儿缴住了他的气刃。此时想跳开也来不及了,俊美白皙的脸庞立即被满口鲜血喷了个正著,血腥之气直扑鼻翼──他本就十分讨厌男人,尤其是兰若云这种人摸狗样的,又被这男人以一口鲜血“净面”,实在恶心到了极点,一弯腰,大声呕吐起来。

  原来兰若云趁著和他说话的功夫,运起气疗术治愈内伤,暗中凝结内力,同时双手打了一个回旋力的气结,使用巧招把他拉扯住,终於使“吐血大法”圆满成功。

  看著希姆呕吐不止,他当然不会错过这千载良机,跃起身一拳狠狠的向希姆背部袭去。

  满面鲜血的希姆听到身後劲风袭体,没想到兰若云竟然还有一战之力,来不及站起身,弯著腰向前纵去,姿势要多麽难看有多麽难看,饶是如此,也被兰若云的气劲儿刮了一下,痛彻心肺,又吃了兰若云一个暗亏。

  “哈哈哈,你这超级自恋狂,竟敢抢本少爷的风头,看我痛打落水狗!”兰若云不给他还手机会,一拳接一拳的向他攻击。

  希姆气得暴跳如雷,却也不敢轻视兰若云这开碑裂石的紫气决神功,一边还被脸上血腥气刺激得直欲呕吐。

  等一等,等一等──!“希姆大喊著,左窜右跳,却始终无法摆脱兰若云的紫气,最後气得极了,干脆站住不动,硬挺著接了兰若云一拳。

  “砰砰砰砰~~!”

  一连退了七八步,希姆面色惨白的站定身形,眼中如欲喷出烈火,嘴角一丝血水流了出来,他掏出一方手帕,动作优美的拾掇干净,狠狠的将污秽的手帕抛下,歇斯底里的大喊道:“你真的把我给激怒了!”

  猛然间浑身骨骼暴响,眼中红光激射,俊美的脸孔开始变形,极其丑恶狰狞,身躯涨大,把本来宽大的黑袍绷紧,肌肉如欲裂出……

  兰若云吓了一跳,向後退了几步,忽然感觉这副画面极其熟悉,仿佛在自己的意识里曾经有过类似的蜕变。

  他一步一步向後退去,知道希姆变成这副样子将会爆发出雷霆一击,心中紧张,凝神戒备,刚才所受的内伤又发作起来,让他胸腹间隐隐作痛,却不敢上去继续攻击,知道此刻一个判断不准自己将轮入万劫不复之地,直觉上,对方这副样子绝不好惹。

  蓦地──一阵奇异的箫声传来,空气中,暗流涌动,那箫声仿似一个个环形波纹,在空中传递著,向发出可怕声音的“变身希姆先生”涌去。

  这箫声时高时低,断断续续,曲调间柔和婉约,仿似一只温柔的手,梳拢著夜色中诸般不安定的因素。

  身形还在涨大的希姆忽然“呼哧呼哧”的喘起了粗气,歪起头来倾听箫声,眼中红光渐渐变淡,骨骼间的巨响停止,身材不由自主的矮了下去,接著扭曲脸孔也渐渐恢复成柔媚的妖豔,此刻却动也不动的倾听著这具有极强安抚力量的箫声。

  “是她──!”兰若云心里这样想著,一阵愉快的感觉油然而生,翻腾的热血也渐渐平静,内伤似乎好了很多。

  “云山的哪一位姐妹在这里?请出来相见!”希姆高声喊道,声音远远的传出去,盖过了远方黑衣人们与兽人巡逻队的打斗声。

  “听了我的箫声还不知道我是谁吗?你真是大胆,明明知道我在这里,竟然还敢胡来!”兰若云熟悉无比的那个声音此刻不怒自威,若有若无的从不知哪个方向传过来。

  “我不相信你是八重天的子微!”希姆大声喊道,向前跑了几步,面上神色有些紧张,却仿佛忘了兰若云的存在。

  一团白影明灭不定的漂浮过来,空气中的黑暗立时明亮起来,冷风在这团白影三尺之外便远远避开,使白影周围三尺方圆空气停止流动,形成一个纯净的真空状态。

  那团白影,渐渐接近希姆和兰若云,一个窈窕的人形在白影中若隐若现。

  兰若云第一次如此接近的正视白影,心脏猛烈的跳动起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那白影看,却朦朦胧胧的瞧不清楚。

  那白影飘到希姆面前,沈声道:“希姆王子,你不该来的!”

  希姆浑身一震,往後连退三步,颤声道:“圣……圣女……!”

  “听我的话,赶紧回去,把你那些手下全都带走,别在这里捣乱,好吗?”

  白影声音清丽柔和,仿佛是在商量,又让人觉得非按照她说的那样去做不可。

  希姆镇静了一下,脸上神情数变,心中无数念头电转,忽然挺了挺胸膛,大声道:“我凭什麽要听云山的吩咐,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我们不会输的!”

  “当然,也许我们会再次失败,但并不是在这个世界中,回归之日近在眼前,我们的恩怨将很快了结!”停了一下,语气有些不满的说道,“我们已经知会过风林的人了,还要我警告你们多少次呢?”

  “嘿嘿,恐怕不那麽简单,否则你为什麽来,也是为了那件东西吧!”希姆状了状胆,试探著说道。

  “你最好别打那件东西的主意,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白影忽然语气冷了下来,让希姆浑身打了个冷战。

  他又往後退了几步,忽然倒退著腾身而起,急驰而去,转瞬消失在黑暗之中,一个声音远远传来:“大家各凭本领吧!”

  “唉,魔性难改!”白影沈沈的探了一口气,转过身来,看向兰若云,“兰兄,我们又相见了!”

  那白影渐渐披散开来,化作一缕缕的淡霭,散入周遭的空气中,转瞬不见。

  一个青衣女子姿态优雅的站在兰若云面前,立即让他仿如被五千个狂雷一起轰打,头昏脑胀,就欲摔到地上去。

  这明显是一个神族的女子,身材婀娜,面容秀丽,仪态端庄,这些都不足以让兰若云如此失态──相比之下,清影秀的颜容绝不比眼前这女子相差,难得的是,这女子的脸庞笼罩著一种圣洁的光辉,那一股非凡尘所有的特殊气质立即让她的美丽成倍上翻,相信任何一个男人见到了她的容貌都会紧张得喘不过气来。

  兰若云小小凡人,在所难免,立即中招,张大著嘴,眼珠外突,口水顺著脖颈流进前襟,他却惘然不知。

  青衣女子摇著头,叹著气,轻声道:“本以为兰兄如此超凡脱俗之人,能表现出超凡脱俗之举,却不想也是这副让人生气的样子……”

  兰若云猛然惊醒,摇摇头,又接连点头,长叹了一口气:“老天真是一个伟大的造物巧匠,姑娘之美,想若云如此失态,毕竟可以原谅的吧!”

  青衣女子微微一笑,轻声道:“你这孩子,忒地顽皮!”

  兰若云全身一阵舒软,也回应道:“你这女子,忒地让人失魂!”

  “贫嘴,真正该打!”青衣女子微怒道。

  兰若云扬手轻轻打了自己一个耳光:“是该打!”啪啪有声。

  “行了行了,别演戏了!”那女子微笑看著他,“你的内伤要紧吗?”

  “没什麽大碍,那个白痴想杀死我还要等一百年!”

  女子又笑了一下:“你的智慧是够了,可是论到真实功夫,你现在还不是那人的对手!”

  兰若云沮丧的低下头,知道她说的是实情。

  “不过,这个世界中,能练到你这种水平的,可以说寥寥无几,你也不必难过,我当祝你一臂之力!”青衣女子安慰著他,柔和的说道。

  “子微?”兰若云忽然颤颤的问道,不知道这是不是她的名字。

  “子微是我的姓,我叫子微晴,你称呼我为子微就行!”

  “哦,子微,古书说天上有紫微星,不知……”

  “咦?你怎麽知道,子微这个姓氏就是根据天上星宿所取!”子微晴有些惊诧的看著他,“你是和灵格一起进入那里了?”

  “灵格?”兰若云疑惑的看著子微晴。

  “看来你还没去过,不过,你竟然知道这些,却也真让人不解!”子微晴看著兰若云疑惑的表情,放下心来。

  “我是在一些古书上读到的,我们人类称其为神秘学!”兰若云脸上一红,其实整个裸兰大陆就有两个人在研究所谓的神秘学,一个是他,还有一个是被逼无奈的图书馆长巴图林。

  “真想不到人类当中还有这些睿智之士,竟然参透了那些文明残片,真不简单!”

  子微晴感叹著说道。

  “其实,就只有我一个人啦,也算不上什麽大不了的事情!”在子微晴面前,兰若云忽然觉得撒谎简直是一种罪过,看著她凛然不可侵犯的秀美颜容,只能实话实说。

  “哦?兰兄,子微真要对你刮目相看了!”子微晴双目精光一闪,“看来有些事情还真要拜托你来帮我一把!”

  “没问题,只要是子微的事情,我兰若云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惜──!”兰若云大力的拍著胸膛,赌咒发誓的说道。

  子微晴又微微的笑了一下,差点又让兰若云呆住,赶紧狠狠咬了一下舌尖,清醒过来。

  “那麽,这本书你肯定能看懂了?”子微晴从怀里掏出一本薄薄的册子,递给兰若云。

  兰若云拿过,先放在鼻子下面闻了一下,有淡淡的清香,感觉无限幸福,又惹得子微晴摇著头说了句:“你这孩子,快看看吧!”

  兰若云翻开册子,发现正是用那种古怪的象形文字写成的,读了几句以後,面色古怪:“这,这不是《道德经》吗?”

  “嗯,果然!”子微晴忽然停了一下,“有人过来了,我们换个地方!”

  转身向城外走去。

  兰若云还是第一次看见她的步姿,但见每一步都嫋嫋婷婷,仪态大方,毫不做作,在他定睛打量著的这一瞬间,子微晴的身形已在十丈开外。

  心中大惊:“有这样快的吗?”

  赶紧快跑几步跟了上去。

  守城的兽族士兵但觉眼前一青一白两道影象晃过,兰若云与子微晴已经身在荒芜城外。

  恰巧又是一片树林,两人走进树林,藏好身形,天空中一轮满月越发的明亮起来。

  兰若云心中感叹,轻声说道:“第一次遇见你也是在这样的一个树林里……”

  “嗯!”子微晴不痛不痒的答应了一声,忽然说道:“清影秀那孩子可是思念你到了茶饭不思的地步,你可要早日回去!”

  “啊?”兰若云面色一变,“她,她真的这样吗?她是不是瘦了好多,唉,这个傻瓜,她怎麽能……!”

  忽然看见子微晴笑吟吟的注视著自己,脸上不禁一红,解释道:“她现在是总领,如果病倒了可就麻烦了!”想了想,忽然问道:“你怎麽会知道这些?”

  “那些杀手阴魂不散,到处惹乱,我四处察访他们,才刚刚从裸兰过来!”

  她笑了一笑,又道,“这个世界的三个种族,云山都了如指掌,清影秀这个美人,我当然很注意她,而且,战神兰家的後代也是一个这样有趣的人,子微还真的愿意多在裸兰停留呢,本来以为见不到你了,没想到却在这里遇到,可见我们缘分还是不浅!”

  兰若云低下头,不好意思的笑了一笑,“子微,你的声音很好听,样子让人看了也舒服!”兰若云由衷的称赞道。

  “你这孩子,让我们还是说正事吧,跟你缠夹不清!”子微晴有些嗔怪的说道。

  “等一等,我还有个疑惑!”兰若云忽然皱起了眉头,“你为什麽总说‘你们这个世界’,仿佛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似的,云山在哪里?还有那个‘圣女’是怎麽回事?那个希姆,是什麽王子,他不是杀手头儿吗?还有……”

  “兰兄,你的问题可真多,子微只能选择不回答了!”看著兰若云失望的表情,又含笑说道:“到你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明白,现在知道了对你有害无益!”

  “可是,你真的是好神秘!”兰若云不满意的说道,“我对你一无所知!”

  “真是个执拗的孩子!”子微晴叹了一口气,“相信我,一切都是为你好!”

  兰若云看著她圣洁的脸孔、慈善的眼神,立刻知道她决不会骗自己,而自己,绝对可以无条件的相信她,於是乖乖点头,不再追问。

  “这样才是好孩子嘛!”子微晴夸奖著他,又让兰若云身上一阵舒服,不过还是追问道:“你也不比我大,干嘛老叫我‘孩子’?”

  “呵呵!”子微晴忽然笑了起来,“我就喜欢这样叫,你就是个孩子!”

  兰若云为之气结,却也不觉得有什麽不妥,只觉与这女子相处是一件无比舒服,无比幸福的事情,其中小节却也可以忽略过去。

  天寒地冻的荒芜大陆上,子微晴只穿了一件普通的青色棉布长衫,此刻寒风凛冽,她却一点也不感觉冷。兰若云看著过意不去,脱下自己的皮裘壮著胆披在她肩上。子微晴笑了一下,没有拒绝。

  拿出那本小册子,翻动著说道:“你所修炼的内气,与我师门气术很相似,也就是这本书中所提到的‘道家真气’,只不过你一心向武,文思反倒蒙蔽,无法化解胸中积气,不免使本身内气大打折扣──要知世间万事万物皆是相辅相成的,忽略了那一方都不可能大成。这《道德经》乃是道家养气之术的通用化解之法,常自吟诵,当有助於你的内力增进!”

  兰若云接过那本《道德经》,慨叹道:“这本书我已经背得滚瓜乱熟,可是,我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却也是枉然!”

  “这也难怪,此书本就是十分高深的一门学问,很多在世中人尚且无法完全洞彻,何况是你无师自通的学会这古文,更是难上十倍,让我来给你解释!”子微晴依然微笑著,把书页摊开,两人坐在一起,研究起这本道家哲学来。

  兰若云本就是极其聪明之人,经子微晴这一指点,立即洞彻了许多心中难题,等到天光渐亮的时候,他已经融会贯通,熟记於胸,感叹这本小书中竟然蕴藏著如此高深的智慧,知道不是一时片刻所能完全领会到其中精髓的,还要靠日後的不断咀嚼才能有所增进。

  子微晴站起身,看了看毫无倦意的兰若云,柔声道:“日後有机会再教你,现在你该回去了!”

  “我……我们还可以聊一会儿!”兰若云依依不舍的看著她,却不想立即就走。

  “你忘了灵格现在还在重伤吗?快用你兰家的气疗术去给他治疗吧!”子微晴提醒著说道。

  “哦,原来自然之子先生也是有名字的!”兰若云一经提醒,立即明白了所谓的“灵格”就是自然之子。

  “嗯,就是他,以後万一你们决裂了,说出他的名字还可以保你一命,不过不要说是我告诉你的!”子微晴冲他眨了下眼睛,“兰兄,後会有期吧!”

  “可是,你不是还有事情让我帮忙吗?”

  “到时候我自然会找你!”

  忽然全身发出一股若有若无的白光来,越来越浓,终於渐渐把她围裹住了,只留下一个淡淡的人形影像。

  “等一等,哎呀,等一等啊──!”兰若云著急的在那白光周围转来转去,“再说一会儿吧!”

  “你这孩子──快把胡子粘上,别露馅儿了!”子微晴笑了一下,白影一闪,人已去了三丈远处,几个起落,消失不见。

  兰若云呆呆的站在原地,仿佛离开了一个不愿醒来的梦境。

  他摸了一下脸庞,长长的胡子歪在一边,是被希姆的掌风扫落的,还好这不是真胡子,否则也能把他疼得半死。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真长了这麽一部大胡子,希姆还真不一定会这样嫉恨自己──多没出息的想法。

  兰若云仔细侍弄好自己的宝贝胡子,又在原地转了几圈,终於还是大叹其气,无可奈何的向著荒芜城纵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