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文明断垣

裸兰 俞今 8124 2003.04.17 16:17

    已经快到春天了,裸兰大陆上却飘起了白雪……

  是的,一场很奇怪的雪!

  温热湿润的裸兰大陆,即使在正经八百的冬天也难得下一场痛快的雪,而现在,满天却都是白蒙蒙的一片。

  老人们心事重重,不认为这雪预兆著丰年,想起两个多月前那一场冬雨,同样奇异,并且预示著的兵祸不久发生──反常的自然现象总是让人心里不舒服。

  如果有奇冤的话,天地也会为之变色,六月也会飞霜,何况如今还是冬天──白雪皑皑的大陆,粉妆玉砌的世界,这雪和正常的六瓣雪花不同,它是粉粒状的,一颗颗的,更像是盐巴,或者是凝固的眼泪,从天空中孤独的往下盘旋著,成群结队的坠落人间,没有任何雕琢的痕迹,却清朗无比。

  在这样的季节里下雪,当雪停的时候,地面会变得湿漉漉──温和的天气留不住这些白色的精灵,它们马上就会融化,变成水汽在人间蒸发,几日後,大地一片干爽,将不会再发现它们任何痕迹,仿如从未来过人间。

  “瑞雪兆丰年”──冬日的雪会把地表的虫卵冻死,也提供水分给春天蓬勃向上的万物,勤劳的农民对雪是亲切的,不管它们发生在何时……

  而清影秀,这个时候的心情,凄惶到了极点。

  她纤细的身躯宁静而美好,一动不动的站在议事厅的窗前,看著天空中的白雪,她的背影和白雪的背影交织在一起,分不清哪是雪,哪是她?轻柔的、厚密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膀上,一两丝不安分的头发随白雪起舞,拂上她的脸庞,姿态写意,优雅柔和。她双手握在胸前,轻轻的绞在一起,就仿佛小女孩在向天空许愿一样,微闭著双眼,眉头暗自凝结,忽而展颜一笑,表情生动,楚楚可人。

  脑袋里全是兰若云嬉皮笑脸得意洋洋的可恶样子──兰若云走的这些天来,清影秀带领堂天几个人,为了战後的恢复工作而日以继夜的工作──这来之不易的权力此刻却带给他们不眠不休的劳累。还好都是年轻人,浑身有著无穷的精力,不断的努力下,裸兰城已渐渐有了起色。堂天接任了迪斯罗利的位置,被民众选为上议院的议长,此刻终於也坐在了议事长桌这神圣的位置上,心中著实激动了一段日子,而当繁重的事务向他毫不留情的压下来的时候,他又开始怀念起以前的自由生活。

  此刻的青年们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呢,为了权力放弃自由──他们想要再次好好的到酒馆里去喝一次酒也是奢望,老百姓会像逛动物园一样看他们,品评著哪一个帅哪一个丑,或者哪一个高大威猛哪一个别有风味,哪一个适合当他们的女婿或媳妇呢?──他们开始怀念父辈们,那些优秀的挡箭牌啊!

  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最好的,而那些失去的,又开始无比怀念!

  “若云,若云……!”清影秀呢喃著,又像是在呻吟著,叫著兰若云的名字,脸上红扑扑的,眼角含春,这是天下最美丽的女子!

  每当稍微闲下来的那麽一刻,她立即就回忆起了从前的种种,开始记事的时候,有了回忆,兰若云便执拗的出现在她的大脑里,挥之不去,赶之不走,就像他本人一样赖皮,牢牢的占据著这人类第一美女的芳心,没有片刻离去。

  “若云,若云……!”清影秀微嘟著嘴,看著眼前飘飘扬扬的轻雪,心里的思念翻江倒海,几百种叫做“爱的感觉”的滋味一起涌上心头,她有些迷惑了!

  “嘻嘻……哈哈,阿秀又发春啦!”斯菲幽灵般的出现在清影秀身後,亲热的环起她的纤腰,在她耳边小声的说著,让清影秀一阵害羞。

  “哎哟,我可真要想办法把那小子弄回来了,快出人命了!”浅靖羽也过来打趣,两人笑成一团,她们毫无顾忌,因为一说到兰若云,清影秀肯定凶不起来,而且脸上甜意盎然,春意无限,即使是斯菲两个女孩儿看了也不禁怦然心动。

  果然,清影秀不但不发怒,还像个做错事了的小女孩儿一样,低下头去,脸红耳热,作声不得。

  雪依然在飘扬著,似乎好久不见大地,心里有无限思念……

  堂天三个人走进议事厅,脸上神色古怪,似乎刚刚吵过架,又酸得可以弄死一条金鱼,几个人本来颇为英俊,此刻脸上皮肉扭曲,皱纹层叠,肝火旺盛,眼中冒火。

  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拿著一领浅红色的真皮大氅。

  此刻争先孔後的抢到清影秀身後,猛然看见清影秀跟斯菲浅靖羽三个人抱在一起,吃吃的笑著,小声的说著什麽。清影秀脸泛红潮,无限娇媚,更看得几个男子汉齐齐一呆,狂咽口水。

  挠了挠头,三个年轻人不知道该怎麽办才好──清影秀衣衫淡薄,刚一走进议事厅就打了个喷嚏。堂天三人马上知道机会难得,立即狂奔而出,他们把尚未营业的成衣店老板弄醒,几个人不约而同的挑选了清影秀最喜欢穿的那种红色大氅。

  幻想著:飞雪、朗空、微风、清寒、潮湿的空气……美丽的佳人在窗前欣赏雪景,然後男主角轻轻走到她身後,道一声:“阿秀,天气凉了,快把这个披上……”

  於是,长身玉立的英俊男人,借势搂住了她的香肩,而她,心中一阵迷乱,害羞的把头靠近他的怀里──飞雪依然,窗前的剪影却变成了两个人,幸福的一对……

  “啊,真是好幸福啊!”三个男人不约而同的沈醉,闭著眼睛摸著脸庞,轻声呢喃著。成衣店老板打了个哆嗦,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忍不住提醒他们:快点付钱,我还要去睡个回笼觉,大雪天啊──!

  堂天三个人在幻想中都把自己当成了男主角,也都以为这主意是自己想出来的,其他两人只是拙劣的模仿,自然三个人都很生气,於是先大吵了一通,直到发现离晨会的时间已经不远,赶紧跑了回来,却发现清影秀身边已经多了两个碍眼的人。

  “菲菲,你不觉得你该去把民生处的文件好好整理一下吗?”堂天故作正经的说道。

  “小羽,後勤部的那个女副处长好像找你有点事情,快去吧!”方更撒谎的本领远比兰若云高,而且那个副处长很有可能确是在大厅相候。

  斯菲两个人转过身,看见三个人掖掖藏藏的把大氅塞在身後,脸上神色古怪,但有一点是一样的,希望自己两个人离开。

  “咦,你拿著什麽?”斯菲看向方更的身後,一把把衣服扯过来,“哎呀,真漂亮,谢谢你阿更!”

  斯菲把那件大氅披在肩上,在方更目瞪口呆之下一步三挪的走了开去,胸脯抬得老高,一副不屑的样子。

  浅靖羽也一把抢过望川北手中大氅,学斯菲那样穿上,脸上眉开眼笑:“这,一人一件吗,怎麽好意思啊!”

  “不是,那个……!”望川北伸著舌头,却说不出话,浅靖羽已经走开了。

  堂天心中狂喜:“他们两个的衣服都没有了,那麽我这件,噢哈哈哈哈啊哈!”

  “阿秀,天气凉了,快把这件衣服披上,别感冒了──!”堂峦走过来,把自己身上那件青灰披风解下来,爱惜的罩在清影秀身上,看著这年轻的女孩儿日夜劳累,还要忍受思念之苦,堂峦痛心不已。

  “阿爸……你……!”堂天张大著嘴看著堂峦对上了台词,熟练不比的演好了这场戏,心中沮丧,哭丧著脸,眼中含泪:“父亲,你毁了我一生的幸福……!”

  “谢谢你,堂伯伯!”清影秀这才感觉到一阵寒冷,向後退了一步,离开窗口。

  “阿秀,有一个消息你听了一定会高兴!”堂峦神秘的说道,一反平日严肃作风。

  清影秀格格一笑,看著堂峦少有的表情,心里一阵温暖,知道他在逗自己高兴。

  “是若云的飞鸽传书!”堂峦掏出一个小纸条在清影秀眼前晃了一下。

  “啊,真的?”清影秀跳起来,一把抢过纸条,躲到一边,在众人惊诧羡慕嫉妒的目光中看了一遍,脸上露出甜丝丝的表情。

  兰若云在信中写明了这两个月在荒芜大陆探听到的一切,详细说明了兽族由於绿教的造反而自顾不暇,有意与人类结盟共同对付神族,而自己牵涉到一件天大的秘密里,还需要有一段日子才回来,请大家先商量一下人类的决策──最重要的是最後一句话:请堂伯伯和阿秀等各位朋友保重身体……

  “他还记挂著我啊!”清影秀愁眉一扫,满面欢笑,转过身大声道:“若云送来了珍贵情报,大家一起探讨吧!”

  窗外,白雪纷飞,丝毫没有停下来的的意思,而荒芜大陆,是否也是这样一个天气呢?

  兰若云并不知道,荒芜大陆上不但也下起了雪,而且远比裸兰大陆的雪要纯粹,可以用“鹅毛”来形容雪花的巨大和白净。

  此时,大陆上的积雪已经有尺多深厚了,而兰若云他们却在一个神秘的洞穴里争吵。

  “不行,他们怎麽有资格进去,我坚决不同意!”希姆生涩的兽族语在山洞里回响,他反对子微晴的提议,认为自然之子等人没有资格分享这个秘密。

  “希姆殿下,不要忘记这是在人家的世界里,他们才是主人!”子微晴不愠不火的说道,“而且,此刻你们没有别的选择,要麽和我们一起进去,要麽留在外面,我相信即使是我不出手你们也讨不了好去!”

  “笑话,如果我们‘神化’之後,他们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希姆傲然的说道。

  “原来他们变成那幅丑陋的样子叫做‘神化’!”兰若云心里这样想著,和蝴蝶对看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诧异。

  子微晴轻轻一笑,摘下自己腰上长箫,意思不言自明:她的箫声能克制希姆等人的变身!

  希姆气得身子一阵抖动:“你就知道帮助他们!”

  子微晴奇道:“希姆兄真正可笑,我不帮他们难道还要帮助你们吗?别忘了我们之间是什麽关系?”

  兰若云奇怪的看向子微晴,心中纳闷:“她和人说话一向和和气气的,怎麽偏偏一遇上希姆就充满了火yao味?仙子的味道大减,调皮女孩儿的感觉与日俱增!”

  希姆怒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而且,我想灵格先生曾经进过这个地方吧!”子微晴看向自然之子,语气肯定。

  “是的,子微姑娘,若干年前得云山先辈指点,灵格曾经去过一次,不过……”自然之子若有所思。

  “嗯,你跟本门还是颇有渊源的,我听师父说过,好了,其他的就不要说了,我们现在就进去吧,已经将近黎明了!”子微晴说道。

  “等等,可他们又是什麽人?”希姆忽然冷冷看向蒙面的成国老父子。

  “希姆兄,他们是有缘人!”子微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成国老,“既然他们来了,自然不能无功而返,走吧!”

  当先往那条黑沈沈的隧道里走进去。

  兰若云跟在她身边,自然之子父女三人随後,之後是希姆六人,成国老父子远远的坠在後面。

  这条隧道不知道有多长,显然是人工凿成,最奇异的是洞壁是用一种会发光的磷石镶嵌,发出微微的光芒。

  当隧道逐渐向下倾斜的时候,日光早已经无法射进来,只有靠这些磷石的光芒能勉强分清脚下的路途,而这条路,似乎是通向地底深处。

  悠长、黑漆、寂静、冷森──黑暗中,每个人的呼吸声清晰可闻,脚步踏在地上引起一阵阵的回响,隧道宽敞,这回响就成了一阵阵的回音,此起彼伏,在森然的地底通道中让人毛骨悚然。

  众人就这样默默的走著,良久,蝴蝶窜上一步,和兰若云并肩而行,小声道:“阿若大叔,我怎麽感觉走不到尽头……?”

  这声音虽小,却听得众人一阵心惊,实际上他们心里也都有同样的想法,成国老更是悲观,以为这是通往地狱之路。

  “我们要走到什麽时候?”开朗的蝴蝶继续问道。

  兰若云苦笑一下,没有开口。在这样的环境中,突然毫无说话的yu望,即使身边有子微晴这超级美女,而且和她谈天总是很愉快,但他依然感觉心中沈重,不欲承“口舌之利!”而子微晴也是心中嘀咕,似乎在思考著什麽重大的问题。

  蝴蝶落後一步,牵起妹妹的手,忽然看见黑暗中蜻蜓的眼睛绿幽幽的闪著诡异的光芒,心中一惊,手指变得僵硬。

  “妹妹,快笑一个让姐姐看看!”蝴蝶心中忐忑,忽然觉得这个妹妹好像不是自己疼爱的那个妹妹。

  “笑你也看不到!”蜻蜓惜字如金,不再多说什麽。

  “那我也要你笑,你笑出声音来给我听,我感觉不安全!”蝴蝶固执的说著,甩著妹妹的手嗔道。

  “嘿嘿嘿~~!”

  阴冷的笑声响起,众人只感头皮一片发麻,浑身直起鸡皮疙瘩,蝴蝶更是吓得一把把蜻蜓的手甩开,浑身颤抖。

  “格格格~!”随後是轻快的笑声,才让大家感觉一片清明,心里舒服了一阵儿,“姐姐,你真没用,我只是吓吓你!”

  蜻蜓过去拉起蝴蝶的手,拍著她後背安慰著。

  “你这小坏蛋,干嘛要在这时候开玩笑,你的眼睛够吓人的了!”蝴蝶气道。

  “不这样我看不清东西!”蜻蜓解释道。

  “你能看清这隧道里的东西?”

  “当然,连你眼睛上这漂亮的睫毛都看得一清二楚!”蜻蜓出奇的开朗了一把。

  众人心中同时一惊。

  希姆是勉勉强强能看见部分景物,兰若云是凭借紫气决奇异的感觉,子微晴能看清隧道中的一切,却也没有达到纤毫毕见的程度,但她并不吃惊,她当然知道这神秘的蜻蜓师承何处,她们那个门派本就是有这种特殊的本领。

  子微晴回过头来轻声问道:“灵格先生,上一次你在这条通道里走了多久?”

  自然之子想都没想,显然这件事情留在他心中的印象太深,恭敬道:“足足走了半日!”

  “噢,我的天!”蝴蝶叹了一口气,又跑到兰若云身边,“阿若大叔,你陪我说话啊,还要走好久啊!”

  兰若云笑了一下:“我们不用走那麽久的!如果我猜得不错,自然之子殿下的武功当初还没有大成,走起来自然要慢的多──!”

  “何止没有大成,我一身武功都来自前面那个地方,当初走这条隧道的时候简直是毫无武功!”自然之子慨然说道。

  众人心中齐齐的“哦”了一声,对前面的文明断垣更加心生向往之情,说不定自己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前面闪过一阵微光,听到“滴答滴答”的声音,还有一阵似乎是风声,又似乎是什麽东西在怒吼,怪异的声音若即若离的从洞穴深处传了过来。

  “什麽声音?”蝴蝶扯住兰若云的胳膊,站住不动,侧耳倾听。

  众人心中诧异,那“滴答滴答”的声音显然是水滴之声,至於那风声“轰隆隆”的却不知道是什麽。

  “到了!”前面的子微晴话语里流露出惊喜的情绪,消失在洞穴的尽头。

  几个人赶紧跟上去,脚下一空,缓缓的落在一个更加广大的洞穴之中,眼前先是一阵黑暗,猛然火光大作,洞穴里突然亮了起来,吓了众人一跳。

  “怎麽突然亮了!”蝴蝶往後退了一步,惊诧的看著洞穴里那奇大无比的一支火炬。

  这大火炬竟然有两丈多高,矗立在巨大洞穴的正中央。这洞穴能有平常民房的十个左右那麽大,却被这火炬照得一览无余。火炬的油槽里堆满了黑糊糊的油,不知道什麽这些油为何能保存如此之久。

  “啊,这是……?”兰若云向前跑去,又如痴如醉的看起了石壁上千奇百怪的图画来,这些图画显然又比先前所看之图画精细,画面栩栩如生,线条大开大阖,自有一股特殊魅力。

  “一点都没有变!”自然之子指著洞穴里千奇百怪的各种物品,心情激动的说道。

  众人的目光此刻正落在那些摆设和物品之上。

  最惹人注目的是一排排的铜器,有各种武器、巨鼎、器皿、玩物……零星点缀著一些铁制品,却并不太多,也有一些精美的陶器、工艺品、服饰──有一些东西已略见腐烂,而青铜制品上却坠满了青斑。

  “这麽多年来,这些东西竟然没有腐烂,他们究竟用的是什麽方法?”子微晴轻声说道,“灵格先生,这个洞穴曾经应该有一个门户吧!”

  自然之子恭敬的答道:“有一扇石门挡住,不过并不用钥匙来开,只越过了几个障碍,不过那门却是密封的,我弄了好久才打开,门上还写了几个字……!”

  “是什麽字?”子微晴奇道。

  自然之子一招记忆把写了几行古字,他赧然说道:“我研究了一下,意思好像是‘当你能进去的时候,你自然会进去!’”

  子微晴微笑了一下,招呼兰若云过来,让他也认一认,希姆也凑了过来。

  “当你有能力的时候,你就会进去!”希姆先说道。

  “当你达到条件的时候,你才可以进去!”兰若云不确定的说道。

  “实际上,这几个字应该翻译成……”子微晴指出几个古字,“因该翻译成‘知识水平’!”

  “当你的知识水平达到一定程度,你自然会进去?”自然之子脸上现出笑意,“对,应该是这个意思,否则为什麽我进不去另一个个门,是我的水平不够啊……!”子微晴微微一笑,慨然道:“显然,这个洞穴密封得非常好,几近真空,才可以保存住这麽多的东西不至於腐烂过甚!这史前文明的生命真实聪明,依照我们後世所发展的每一个阶段设置壁垒,那不是哪一个的知识水平不够,而是整个世界!”

  几个人思考这句话,心中没来由的有一种崇敬与被耍弄的双重感觉产生。

  “这是什麽?”蝴蝶指著一排排大架子上的竹片和布帛,看见上面有依稀的奇怪的似乎是文字的东西。

  “那是书!”子微晴捡起一排竹片,赞叹道“这是那个时代的人所用的书,不过过不多久他们就不用了,但却依然保留了下来,这种竹子不容易腐烂,可以把文化一代代的传下去!

  “他们为什麽不用纸,这些竹子多笨重啊,看一本书的话还不得几十斤竹子啊!”蝴蝶奇怪道。

  “他们还没有发明纸!”子微晴解释道。

  “这个文明明明还不如我们嘛,这些铜器武器什麽的我们早就有了啊!”蝴蝶指著满室的有些凌乱的东西说道。

  “可是这些书,却是无尽的财富,古人的聪明,多年的经验,我们所不知道的东西,文明的断层,全都记载在这里,包括灵格先生的一身武功!”子微晴说道。

  “这麽容易就得到了,我们还为这把钥匙争得你死我活,真是不值得!”蝴蝶嘟起小嘴说道。

  “傻丫头,这只是其中的一个洞窟,你看那里──!”子微晴向洞窟尽头指去,竟然又是一条黑黝黝的通道。

  “我们继续走吧,这个洞窟里没有我们想要的东西!”希姆站起身,对这个洞窟不屑一顾,“咦,你在干什麽?”

  希姆忽然看见成国老在那里鬼鬼祟祟的查看著什麽,眼中露出贪婪的光芒。他急走几步,蹲下身来,成国老赶紧向後退去,让出大桶旁边的一块空地。

  “这些黑色的粉末是什麽东西?”希姆心里想到,却不好意思问出来,看著成国老轻蔑的说道,“不过是些腐烂的渣滓!”

  自然之子却是心头鹿跳,他当然知道那是什麽东西──那是他的秘密武器,一种叫做“火yao”的东西。

  这是这个洞窟里唯一“文明超前”的发明,因为那个文明到这个阶段还没有发明火yao,一个伟大的古国发明了这种威力强大的东西,却用来听响,做节日的烟花,直到另一个种族用他们发明的这种东西,制作成强大的武器,来欺负这个伟大的文明,火yao的威力才最终爆发出来。

  这个民族有感於这种历史的嘲弄,决定把火yao提前放置在发明它的那个时代之前,以让後世的文明能发挥它的威力──这也是一种报复的心理,其实是想让後世文明的一个种族重复自己当年的痛苦,这个民族,虽然伟大,却很阴险!

  这段话本来是记载在一方帛书之中,当年的灵格知道其中关系重大,决定用这种秘密武器来征服世界,於是毁掉那个帛书,以为只有自己才知道这个秘密,看那个蒙面人,似乎也知悉了其中重大干系。

  自然之子多年来与人类征战不休,因为一直没有亡国灭种的机会,所以也没想到真的要取出这批火yao,或者按图索骥照葫芦画瓢的研究一下。

  最主要的原因是,当年告诉他这个秘密的那个云山的高人,禁止他做这种不公平的破坏自然规律的事情,否则,今日的世界可能就是兽族一统天下了!

  希姆用眼角看著那一桶桶的黑色粉末,心中念头千转,感觉到自然之子心中剧烈的跳动,他知道这批东西并不简单。

  兰如云也感觉到了这种紧张的气势,耳畔传来子微晴的声音:“装作什麽也不知道!”

  “既然这里没有什麽重要的东西,我们接著往下走吧!”子微晴面上毫无表情,对那几大桶火yao正眼也不看一下,昂然走了过去。

  几个人各怀鬼胎,均不动声色,向著下一条通道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