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飞天之恋

裸兰 俞今 8453 2003.04.17 16:27

    小白搭了个脑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忍受著兰若云痛心疾首的教训:“想你自小无父,三岁亡母,是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的,我供你吃,供你穿,朝也盼,晚也盼,就希望有朝一日你快快长大,好扛起这生活的重任……放眼当今世界,战争阴云密布,国与国之间的关系风云变幻,世界格局向著多级化发展,局部战争一触即发……好男儿自当征战沙场,马革裹尸,大丈夫视死如归,与敌偕亡,生命的意义是什麽?是战斗──随时与我们身边的敌人做不屈不挠的斗争!我教育过你多少次,你虽然只是一匹飞马,但是马也有爱国的呀,哪能像你这样每日里不务正业,吊儿郎当……我一再对我身边的人说,你们一定要形成正确的世界观,要走自己的路,发扬‘要敢於打仗,敢於打硬仗’的精神,可是你看你,年纪轻轻却养成了一身的坏毛病,我念在你是烈士的子女,你的母亲曾经救我一命,而你也曾对国家有过一些贡献,这才一再对你宽容放松,可是你要知道谦虚谨慎啊,怎麽能如此骄傲呢,竟然拐带起妇女儿童来了,还行贿受贿,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兰……兰大哥……这事我也要检讨,我错了!”堂潇怯生生的拉了拉兰若云的衣角,颤声说道。

  “不关你的事!”兰若云面容一整,慈祥的说道:“你年纪还轻,还情有可原,可小白……!”

  “你也太夸张了吧,兰若云?”臻野一直皱著眉头听著兰若云的训词,此刻忍不住插口道:“它只是一匹马啊,虽然是特殊了一点,但我们也应该爱护动物吧!”

  “古人云:莫以恶小而为之,莫以善小而不为!臻野同志,我看你也应该检讨了!”兰若云严肃起来,瞪目说道。

  “****屁事!”臻野一转身,马尾巴辫子一撅一撅的,气巅巅的走到一边。

  清影秀怜惜的摸了摸小白的鬃毛,柔声道:“若云,我这麽多年没见到小白,你也不让我多跟它亲近一下,怎麽它兴冲冲的来接应我们,你却这样对它!”

  兰若云还没等说话呢,小白已经忍不住心中的委屈了,把长脸靠在清影秀的臂弯上,肩头晃动,鼻头抽搐。

  “嘿,你看看,你看看,我才说了你几句,你就不满意了是不是?”兰若云啪的一声在小白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浅靖羽终於忍不住笑了起来:“小白真是狡猾,竟然懂得托庇於阿秀,若云,你再打它的话就是不给阿秀面子了!”

  斯菲也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断续说道:“小白在偷看你……哎呀……笑死我了……你看它那张长脸……好长……哈哈,哈!”

  “对啊,听潇潇说,小白送你千年何首乌,你不是也吃了吗?你要是埋怨小白行贿,先要检讨一下自己的受贿!”望川北拿出帝国监察长的嘴脸,一本正经的说道,面容冷峻。

  “嘿嘿……这个……!”兰若云讪讪的笑了起来,“其实我也不是真怪它,这不是成国老还没来吗?我和小白给大家合演一个节目,以博诸君一笑,监察长何必动怒,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嘛!”

  众人都笑了起来,小白也终於抬起了头,冲兰若云打了个响鼻儿,蹄子在地上不停的刨著,眼睛里颇有怒色。

  兰若云正要发作,忽听方更大叫一声:“来了!”向著大陆上指去。

  沙尘滚滚中,一支土人队伍转过山脚,向著众人的这个方向开了过来,兰若云定睛瞧去,正是昨晚抵住了绿教徒围攻掩护众人撤退的那支土人部队,仔细看去,竟然有几千人之多,真不知道他们是怎麽瞒过绿教徒的眼线,潜到滦山城附近的?

  两个蒙著黑巾的神秘人跳下马来,恭恭敬敬的在清影秀面前鞠了个躬:“总领!”

  “成先生,不必客气,都是自己人!”清影秀微笑说道。

  “哟,成兄风采依然,宝刀未老,这可让阿若当初看走了眼了!”兰若云呵呵笑著,下意识的伸手去摸脸上的大胡子,当然摸了个空。

  “兰军师见笑了!”成国老父子摘掉面巾讪讪的笑道,“我们才是对兰军师看走了眼!”

  “你这家夥,要叫成伯伯,怎麽这麽没大没小!”清影秀踢了兰若云一脚,严肃说道。

  “嘿嘿,叫惯了,改不过来了!”兰若云面容尴尬。

  “不妨不妨!”成国老笑容可掬,心里却是破口大骂,“这坏小子占我便宜!”

  “不过,您竟然能和我们裸兰达成……嘿嘿,这种协议,恐怕兽族人对您的忠心……?”兰若云停下不说。

  “兰军师明鉴,成家并非叛国,只是反抗绿教,对於自然之子殿下带领下的政府,成家不敢有违,不敢有违!”成国老诚惶诚恐的说道。

  “那麽,如果裸兰想让成先生回归人类,不知……?”兰若云斜著眼睛,紧盯著成国老的表情。

  成国老眉头一皱,心下好生为难,无奈道:“如果说成某不想回归故里,那是骗人的,唉,成家这麽多年来虽然忠於兽族,却未尝有一刻忘记自己是人类子孙,可是人类……唉,成家离不开荒芜大陆,离开了荒芜大陆的成家就不再是成家了!”

  兰若云一呆,心道:“成国老这句话是真的,显然他即想保留自己在荒芜大陆的财产,又不相信人类能收回荒芜大陆,那自然是心里难以委决!”

  “若云,这些事情我们以後再讨论吧,自少我们现在与成先生的目的是一样的,至於以後成先生的归处,等战争过後自然会有一个圆满的结局!”清影秀轻声说道。

  成国老心中狂喜,立即给清影秀又鞠了一大躬,心道:“她是帝国总领,既然这样说了,那是有意成全成家,看来人类这方面是没什麽说的了!”

  清影秀微微一笑,看向兰若云,却发现他啾然不乐,双眉紧锁,走过去拉住他手臂,腻声道:“好不好嘛,若云?”

  众人只觉浑身一麻,都没想到清影秀竟然做出这种撒娇的姿态,而且是公然撒娇,只觉她嘴角含笑,秀美无限,那是能感化顽石,令铁树开花的。臻野却叹了口气,兰若云刚刚给她介绍清影秀诸人时,一直到此刻,她都心里酸酸的,也不知怎麽会有这奇怪的感觉,这味道对於她来说可是陌生的,心里只是不断的念著:“我美貌不如她,武功不如她,身份不如她,而且他们青梅竹马……我还是离开吧,离开得远远的,再也不要看到他们!”柔肠百转,此刻看见清影秀这样毫无顾忌的跟兰若云轻声宛求,心中有如锤击:“难道我竟看上了兰若云这小子?”

  兰若云却是想起成国老曾经参与夺取辰山之匙,而且在对圣龙的战斗中并不用力,他如果真的是忠於兽族,又何必要逆著自然之子行事,明知道辰山之匙属於自然之子所有,却偏偏要跟著抢夺?

  “滨城是成家的吧?”兰若云对清影秀笑了一下,装作不经意的向著成国老问道。

  成国老浑身巨震,面色瞬间由白变红,再变成白,像他这种奸诈商人,能让他无法克制情绪的事情还真不多,兰若云看似随便的一问,却直击他心中要害。

  兰若云也是仔细思考之後得出的结论:滨城是成家最大的海盐集散地,又是武器名城,城中有土人起义队伍两万多人,整个荒芜大陆能有几人支撑起这两万多人的日常开销呢?而且与清影秀的交谈中,得知成国老协助人类的一个条件就是获取粮食──人类要提供给他足够的粮食,而这些粮食却足够几万人食用,如果只是目前这几千人的部队,成国老犯不上要这麽多的粮食吧,他可是用黄金交换!再看成国老部队的装束,武器崭新!亮,衣甲鲜明整齐,臻海荆文正率领的那支土人队伍简直无法与其相比,这些显然都是滨城提供。

  本来兰若云也还不是十分确信,此刻一问,看见成国老数变的脸色,心中已经雪亮,笑了一笑。

  “虽然不是成家的部队,不过兰军师如果想要动用的话,我想他们乐意随时奉召!”这句话是等於承认了,兰若云心中冷笑,也暗自惊叹成国老的手段,能在荒芜大陆如此复杂的形势下组建起一支几万人的土人部队,真是不简单,他究竟有什麽目的?

  “成先生,不管您将来有什麽打算,但是既然您打算与裸兰合作,至少在与神族战争结束之前,我不想看到有人在後面扯我们的後腿,否则的话,成家虽然富甲荒芜大陆,嘿嘿,裸兰可也有办法……嘿嘿,您明白的!”兰若云冷冷的说道,他知道对付这种奸诈之人,威吓的效果强过一切。

  果然,成国老头上冷汗涔涔而下,自己不管多麽富有,毕竟只是一个商人,想要跟一个国家相争,那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赶紧表明态度,满脸真诚的说道:“清影总领和兰军师请放心,成家绝没有与人类为敌的想法,否则天诛地灭,让成家断子绝孙!”声音已经微微发颤。

  这已经是很毒的誓言了,试想:如果无人继承,那麽成家再大的家业,再荣耀的地位又能如何?

  兰若云微笑了一下,柔声安慰道:“成先生不必如此惶恐,我们都是人类,自己同胞哪能不互相照顾,你需要什麽,裸兰自然会尽量成全你!”

  成国老抹了一下头上冷汗,连连躬腰,点头不语。

  过了一会儿,封远快马加鞭的跑了回来,到了兰若云面前,低声说道:“荆文正的部队已经离开了,在此处五十里开外,绿教徒果然混乱起来,此刻都向滦山城涌去,看来杀了他们的教主这一招果然管用!”

  兰若云咧嘴一笑,轻声道:“我并没有杀他!”

  “绿教主没有死?”清影秀几人一起问道。

  “当然,留著他还有用,况且,我要想不受伤就干掉他,起码还得再练个二十年!”兰若云想起嘎力突飞猛进的武功,摇了摇头,知道这是自己生平劲敌。站起身,一挥手,大声道:“你们先会合了荆文正的部队,然後在滨城等我的消息,我和阿秀去和自然之子谈判,战争很快就要打起来了,希望还不晚!”

  众人齐声点头答应的同时,堂潇不满意的喊了起来:“兰大哥,我也要和你一起去,你上次去荒芜城都没带我!”

  兰若云气道:“是你自己跟小白跑了,又不怨我!”

  “我不管啦,反正我要跟著你!”堂潇噘著嘴摇头不依。

  “走开啦,粘人精!”清影秀凤眉倒立,指著堂潇说道:“赶紧回裸兰,让你在外面疯了这麽久已经是我大人有大量了,你还想缠著他!”

  “我不要你管,我就是要去!”堂潇眼圈一红,就想大哭。旁边大家看著,无不暗暗称奇。

  “粘人精,睡不醒,一睡醒,要妈妈,妈妈不答应,打滚耍赖皮,羞羞羞!”清影秀刮著脸皮,对堂潇做著鬼脸。

  堂潇“哇”的一声终於哭出来了,一边哭一边说道:“我不是粘人精……你才是……你想和兰大哥比翼双fei……嫌我碍事……呜呜!”

  清影秀被她说中心事,老羞成怒,气道:“就知道胡说,明年就把你嫁出去!”

  兰若云不忍心,拍著堂潇肩膀,怜惜的说道:“潇潇,兰大哥和阿秀姐姐要去办正事,小白驮不了三个人,你不心疼它吗?”

  “我……心疼……可是……我不要嫁人!”堂潇泪眼婆娑的看著清影秀,真怕她利用总领的身份给自己找一个婆家。

  “谁能娶了我们潇潇,可是天大的福气,你和臻姐姐他们在滨城等著,兰大哥很快就去与你们会合!”兰若云安慰道。

  “不,一会儿你让小白来接我,我非得去荒芜城看看!”堂潇抹了把眼泪,执拗的说道。

  兰若云看看清影秀,发现她脸上恼怒之色颇重,再看看堂潇,满脸泪痕,楚楚可怜,终於还是点点头,轻声道:“你先跟著队伍,别自己又跑丢了,到了荒芜城我就让小白来接你!”

  堂潇这才笑了一下,嘴还是噘著,但已经不生气了,搂了小白的脖子一下,向臻野驰去。

  臻野在远处看看兰若云,又看看清影秀,终於长叹一声,与堂潇并骑向队伍追赶而去。

  只剩下清影秀和兰若云还有小白,清影秀还是气鼓鼓的,转过头去轻声道:“我不睬你!”

  兰若云大笑,把她抱起来放上小白光滑的脊背,自己随後跨上去,小白展开翅膀向天空中飞去。

  清影秀是第一次骑上小白,自然免不了担惊受怕大喊大叫,反过身来抱住兰若云的腰,惊呼道:“慢点,慢点……”

  白云朵朵,从身旁如冬天的睡衣一般缓缓滑过,清风和煦,在初春的荒芜大陆上吹过两个人的耳畔,春寒料峭,一个惊心动魄的冬天渐渐离1184年远去。在这广袤无垠的天宇之间,清影秀心旷神怡,渐渐开始享受天空中的乐趣,忘记了自己正在和兰若云赌气,回头责怪道:“小白会飞,你都不告诉我,我还不如潇潇!”

  兰若云笑道:“那时候哪有时间呢?我倒是想和你这样逍遥游哉,你却不给我机会!”

  清影秀知道他说的是迪斯家叛变时众人对他的误会,脸上一红,不好意思再责怪他。

  “若云啊,我们不忙去荒芜城,先在天上逛一逛吧!”清影秀把身体靠在兰若云温暖的怀里,感受清风蓝天和白云的幸福,甜腻腻的说道。

  “正合吾意!”兰若云拨转小白的耳朵,高声道:“蠢马,别忙著去荒芜城,随便飞飞!”

  小白暗骂一声:“你才是蠢马──不,蠢人呢!”心里纳闷:“到底哪个才是女主人呢?看来这个才是正牌,我得好好拍拍马屁,仙桃是没有了,千年何首乌八成也难以再找到──管他呢,过後我再去严刑拷打那只臭猩猩,非得逼它交出宝贝,否则兰若云这小子给我受气的时候女主人可就不帮我了,我真是太伟大了,竟然懂得这麽高明的马屁功夫,我真不愧是神马呀!”

  小白心下得意,精神抖擞,振翅高飞,渐渐飞到高层云中间,但见云山雾海,飞霞扑面,清影秀双手乱抓,去掬那白云,兰若云吓得紧紧搂住她,怕她掉下去,这可不是闹著玩的。

  “若云,好漂亮啊,怪不得人们都说天堂美,我们是不是到天堂了!”清影秀语气欢快的说道,阳光温润,她浑身暖洋洋,全身罩在一层微微的金光当中。

  “天堂也没这里美!”兰若云说道。

  “你又没去过天堂,怎麽知道?”清影秀奇道。

  “因为天堂里没有你!”兰若云啧啧称赞,“阿秀,你越来越美了!”

  “贫嘴!”清影秀心中欢喜,眉角含春,“若云,你想我吗?”

  “阿秀,你不应该问这种明知道答案的问题!”兰若云看著她雪白细嫩的脖颈,忍不住轻轻吻了一下。

  清影秀身体微微一颤,翻转身来,两人双目一对,脸上都红了起来,清影秀闭上眼睛,喃喃道:“若云……”

  兰若云看著她娇美的脸庞,微微颤动的长睫毛,薄薄的红润嘴唇,心中一阵qing动,忍不住向那嘴唇吻去──

  猛然,小白一个急转弯,像做特技一般从两边相距紧三尺的白云当中穿了过去,有惊无险,马背上二人吓了一跳,紧紧搂在一起,生怕掉下去,而兰若云这动情的一吻就没法继续下去,脚下用力,狠狠的踢了小白屁股一下。

  小白心中窃喜,肚中大乐:“哈哈哈啊哈,噢哈哈哈哈,兰若云你这小子,竟然当著那麽多人的面骂我,也太不给我面子了,这次是给你点教训,看你以後还敢不敢对我不敬!踢一脚,踢一脚算什麽,你的初吻还不是得老老实实的留著,我好得意啊,哈哈哈,噢哈哈哈哈,英明的小白!”

  清影秀脸上火红,全身滚热,心道:“好害羞啊,还不如吻上了,这样更让人尴尬!”低著头好半天不说话,忽然狠狠扭了小白的脊背一下:“死小白,坏小白,第一次发现有你这麽不正经的马!”

  小白心下诧异:“这什麽世道啊,女主人,明明是‘护花使马’小白同志保护你免受色狼欺负,怎麽你反倒殴打起你忠勇的骑士了呢!?”

  两人都不好意思,装作看身边云彩,半天没说话。

  “阿秀,你是怎麽和成国老联系上的?”为了冲破这无言的尴尬,兰若云没话找话。

  “自然之子先生派使者到了裸兰,说是要和我们人类合作进攻神族,让我们派一个使臣去商谈细节,他说你已经同意了!”

  “那怎麽你们来了这麽多人,为什麽你要亲自来,这里有多危险,万一你出了事可怎麽办?”

  “因为他说……他说你失踪了,我好担心!”清影秀转身抱住兰若云,“若云,到底是怎麽回事?你去了哪里?”

  兰若云心下暗赞自然之子聪明,这老奸巨猾的精灵王并没有说自己被清水圣龙干掉──显然,在兽族的领土内,人类总军师的死亡兽族政府是要负上责任的,说不定人类恼羞成怒,便不再理会兽族的合作请求,而此时的兽族,又绝对离不开人类的帮助,所以他只是轻描淡写的以“失踪”来解释兰若云的“死亡”。

  还好他只是说失踪,如果真的告诉清影秀说兰若云死了,这情丝深缠的女子说不定立即便自刎殉“夫”,以清影秀的性格实在是可以做得出来的。兰若云想到这里,身上冒出一阵冷汗,紧紧反抱住清影秀,把别来所经所历一股脑的说给清影秀听。

  当说到大战巨龙时,清影秀禁不住叫了起来,等到说到兰若云掉入深渊,清影秀明知道此刻兰若云是安全的,还是禁不住浑身发抖,双手抚住他的脸庞,轻轻的摩挲:“谢天谢地,你要死了我可怎麽办啊!”

  两人说到情浓处,禁不住又要……小白适时的又来了个急转弯,对女主人的忠诚让他时时刻刻监视著登徒子兰若云的一举一动。

  过了一会儿,清影秀忽然干巴巴的问了一句:“子微晴跟你是什麽关系?”

  兰若云一呆,茫然起来,喃喃道:“什麽关系?”

  清影秀猛的坐直身体,大声道:“什麽关系?”

  “没……没什麽关系啦……你别瞎胡想!”兰若云把她再抱到怀里,“她是个修真之人!”

  清影秀稍稍放了点心,随後又道:“你这人这麽坏,修真之人你也不会放过的!”

  兰若云歪头叹了口气,想起和子微晴在一起的滋味,那是一种“出世”的感觉,仿佛完全离开了红尘,每一言每一语都饱含至理,清明而优雅,与子微晴的谈话可以毫无顾忌,她的开导总是让人心神顿开;清影秀则给人一种火辣辣的生命激情,她的一言一笑都能让人产生对生活的热爱,与她在一起,再不用考虑种种缠绕人心的各种关於人生、命运甚至是天道的问题,只要懂得享受时间,那就够了!

  到底哪一种才是自己的追求呢?兰若云小小凡人,立即糊涂。他只知道,让他离开清影秀,那是绝对做不到的,而子微晴,人家可没对表露什麽心迹,再说,她高高在上的样子,让人感觉神圣不可侵犯,即使以兰若云脸皮之厚,也难免败下阵来。

  “想什麽呢,看你那呆样儿!”清影秀噘嘴笑道,“你是不是对不起我了?”

  “没有,绝对没有!”兰若云赶紧赌咒发誓,他知道,清影秀虽然当了帝国总领,可是吃醋的本领却日渐加强,小心眼儿插不进一根针去,否则也不会老把堂潇给弄哭了。

  想起堂潇,心里没来由的动了一下:“这小丫头是不是快十七岁了?哎呀,我可还是一直把她当小孩子看,她对我这麽依恋,这可不太妙!”

  “你还没有说,成国老究竟是怎麽和你们联系上的呢?”兰若云不知道又从哪里叉了开来,眼见清影秀又要问他关於子微晴的事情,赶紧转移话题。

  “唉,这成国老本事也真大,我们才潜入荒芜大陆,他就已经知道了!”

  “是他主动联系你们的?”

  “是,他一下就叫出了我们的身份,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土人,我们早就取他性命了!”

  “嗯,看来他们真的是缺粮缺的慌,竟然用黄金高价收购,这成家也真是有钱!”

  “呵呵,黄金算什麽,战争打起,现在最贵的不是黄金而是粮食,还好我们裸兰的春季稻很快就会成熟,他们神族和兽族可没我们这有利条件!”

  “是啊,我预感到,这次人神兽三族的战争,我们人类一定可以占到便宜,不敢说收回七大陆,但收回一两块应该是没问题。绿教徒,嘿嘿……他们将是神族最头痛的一支力量!”

  “嗯,这些被宗教在精神上控制住的绿教徒确实难缠!”

  “你们为什麽要去刺杀绿教主?”

  “和你们的目的一样,只不过,我还担心你被他们抓住了!”

  兰若云握住清影秀的手,点头道:“成国老的几千部队也想趁著绿教徒的混乱赶去滨城,所以请你们相助刺杀绿教主!”

  “嗯,成国老说你有可能被他们拘捕了!”

  “哼,这个奸诈小人,他明明知道我被圣龙击下深渊!这人城府深,看见我还活著竟然毫不吃惊,他究竟在想什麽呢?”

  清影秀摇了摇头,看著地面上渐渐增大的房屋农田。

  小白慢慢向下飞去,逐风踏云,荒芜城就在下方。

  “到了吗,若云?”清影秀全身有若无骨,软软的靠倒在兰若云怀里,有气无力的问道。

  “到了!”兰若云看著她慵懒的样子,爱怜的抚mo她的秀发。

  “怎麽这麽快啊,我还不想起来!”清影秀嘟著嘴,眼波流转,含情脉脉的看著兰若云。

  “乖乖不得了,再这样看下去小白又该急转弯了!”兰若云无奈道。

  两人红著脸轻笑起来,清影秀抬起身,脸上是一种流连不舍的生动表情。

  小白贴地低飞,看准一片冒出草芽的山坡,稳稳的平安著陆。

  “若云,抱我下来!”清影秀像个小女孩儿一样深出双臂,向著已经跳下马背的兰若云呼唤。

  兰若云温柔一笑,把她抱下来。

  两人站在山坡上,小白兴奋的肯吃著春天的草芽,它当不知道,改变历史的一刻马上就要到来了,而它的男女主人,此刻也心潮彭湃。

  激斗了千多年的****两族,终於要试探著进行一次实质性的合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