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四章 决战

裸兰 俞今 9883 2003.10.31 08:15

    

  半年来,尽管兰若云想要恢复到往日的状态,强迫自己去忘掉堂潇,却哪里能够成功!没有一日,他不在心里大叫堂潇名字的时候,也没有一日,他的梦里会缺少堂潇的身影,他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要跨上小白去寻找堂潇,可一想到云山主人的警告,害怕她因为自己的影响而命丧子微晴之手,只得作罢。清影秀经常劝慰他,加倍对他关爱,却也不去触动他心中的那个伤疤,提到堂潇的名字,她总是小心翼翼,她不愿意看见他伤心。而她自己,又何尝不在想念着堂潇。

  兰若云因此而患得患失,与魔族的战争经常是由离人倾和自然之子来指挥,虽然军事会议他没有一次落下,却总是找不回往日那种运筹帷幄机灵百变的军事头脑,所出的计策常常让离人倾大皱眉头——众人见他心不在焉的样子,全都无奈叹气,知道兰若云这种性格的人,最是天马行空,当他自己放开包袱以后,往往不用众人提醒,自然辎铢在握,智计百出。性情中人,一旦为情所累,最容易自暴自弃,任谁也没有办法改变。

  到了裸兰历1185年的秋天,联军开始派出兵力四处去抢割粮食,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虽然第二世界今年大丰收,但联军既然推入了魔界纵深境内,粮食的运输变得困难,而且要同时供应联军近两百万的军队,也着实困难无比。近三个月,魔族显然看出了联军的窘况,一反其好战作风,开始只守不攻,只派出军队围堵前去抢粮的联军部队,而在联军控制范围内的粮食产区,他们宁愿偷偷发一把火烧掉也绝不留给联军,这一招坚壁清野的策略极其狠毒。

  离泽林山之战只剩几天,兰若云忧心如焚,急得坐卧不定,他同样不敢去见子微晴,害怕让她分心——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前仅有的一点对她的埋怨也烟消云散,换个角度看,如果不是她出此计策,自己甚至根本不会认识堂潇,只会识得那个青云。他想马上见到堂潇,又不知道见了她以后该怎样自处,不知道她对自己究竟是否一如从前!

  联军还在不断的进攻魔族,半年里向前推进了近千里的土地,如果此刻****两军撤走,神族要守住这千多里的土地却颇为困难,因为全都是一马平川的平原,没有一个可以有效阻止魔族进攻的山地壁垒,而神族此刻的兵力消耗却较大,实在无法应付另一场大规模的战争。

  这几天,兰若云更是诸事不理,一颗心早已经跑到了泽林山上。

  尽管清影秀、堂天、然香和蝴蝶等人一再要求与兰若云同去,但兰若云以战争需要各位将领的指挥,并且这种决战涉及到神魔两族的民族荣誉,两族都不愿外人知闻,又兼泽林山离此遥远,来往不便等原因为借口,硬是将他们留了下来,尤其是清影秀,担心她见了堂潇以后又生出奇怪想法,坚决不带她去,清影秀也拿不准自己的情绪,只好点头同意。

  这日清晨,决战之日,兰若云骑上小白,向着泽林山的方向飞去。

  谁也不会想到,在这样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将会发生一件决定神魔两族命运的大事,如果不是兰若云提及,相信即使在神族内部,这也是极少人知道的一个秘密。而魔族那里,相信也只有魔族的几个高层知道。

  但显然,他们都不会来观看这场神魔两族的最高决战,没有人有这个资格,而且,这种级别的决战,相信战场是瞬间变化的,本身没有什么能力的人,可能连决战双方的影子都看不到,而且极容易被殃及池鱼!

  泽林山顶除了兰若云外一个人也没有。

  小白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不待兰若云吩咐,远远的飞到了一边。

  已经来到泽林山,他反倒不急了。举首四顾,泽林山充盈碧绿,山花浪漫,溪水潺潺,不知名儿的鸟儿在上空盘旋啾叫,清影秀说那是云雀,兰若云老不相信,因为书里说云雀的叫声婉转甜美,而眼前这种鸟的叫声却让人心烦。

  “潇潇,子微,你们非得要打不可吗?”兰若云嘀咕道,“这该诅咒的命运!”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太阳渐渐升高,四野里虫声唧唧,此外在无别的声音。

  “难道不是这座山吗?”兰若云疑惑的向四处看去,见泽林山脉的南方和北方还各有一处山峰,却远不及自己脚下的高耸。在他的想法里,这种高手对决自然要选在最高峰进行。

  “不知道潇潇变成了什么样子!”兰若云心中这样想着,禁不住担忧起来,“子微的功夫我是见识过的,连清水圣龙她都能对付,何况是潇潇——还是不相信这天真烂漫的女孩会是魔女!”忽然想起自己在魔族蜂巢里见到的那个铜像,禁不住一呆:那个女孩儿倒是和潇潇有几分相象!

  “潇潇,你要是打不过子微,我该不该帮你呢,那样岂不是对不起子微!”兰若云自语,“可是,我怎么能看着你……”

  他不停念念叨叨,眼见日过中午,之后太阳西垂,一天的时间在他不停的自言自语当中倏忽过去,他心中忽然欢喜起来:“既然今天过了,她们的决战就可以取消了!”

  天地清朗,日光昏黄,如梦一样的晚霞渐渐蒸笼而成——

  “你终于来了?”一个柔和的声音忽然在兰若云身边响起,他吓了一跳,蹦了起来,四处仔细观看,却不见一丝人影!

  “兰兄,你在找我吗?我一直就在你的身边啊!”

  “子微,你……”兰若云听出是子微晴的声音,“怎么你的云蒸幻影术没了白光?”

  “我已经进入了第九重天,已经到了无形无影的最高至境,再不留一丝一毫的尘世影像!”

  “那我岂不是再也看不到你了?”

  “子微哪还有面目和兰兄相见呢?”子微晴叹气说道。

  “子微,你不要这样说……”兰若云伤感道,“我怎么会怪你!”

  “我对不起潇潇,也对不起你!”子微晴歉意的说道,“如果能有另一个方法解决这件历史遗留问题,子微一定不会选择现在这种方式!”

  “我明白!”兰若云点头表示理解,“子微有功无过!”

  “有功无过吗,嘿嘿嘿——!”一个冰冷异常的声音猛然在山顶上炸裂开来,“我看不见得!”

  兰若云只感觉头皮一麻,耳朵里仿佛被一个小虫子狠狠的咬了一口,心脏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大喊道:“你是谁,出来,竟然躲在这里!”

  “兰兄,她早就到了!刚才我不是说了‘你终于来了’吗?”子微晴轻声道。

  “我以为你在对我说!”兰若云嗫嚅道,四处打量,低声道:“子微,这人是谁,怎么也会隐形,你们决战还邀请了别人吗?”

  “没有了,只有我们三个人,她就是魔女,我的老对头!”子微晴平静的说道。

  “轰!”只觉头脑里一阵狂雷乱轰,霎时间热血上涌,一片空白。

  他浑身发颤,牙齿打战,嘴唇哆嗦,眼神茫然四顾,嗓子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塞着一样,胸口憋闷异常,几乎喘不过起来:这个毫无感情的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就是那个以前每天缠着自己的热情欢快的堂潇???

  “潇潇,真的是你?”兰若云声音颤抖着问道。

  四下里寂静无声。

  “潇潇,你出来,让我看看你!”兰若云声音已经带了哭腔,“你难道忘记了兰大哥吗?”

  一声悠长而深沉的冰冷叹息在兰若云身后三尺处响起。

  他猛的往后急退,到了那处,双臂一环,探了个空。

  “叮!”一声极其尖锐的兵器碰撞声响起,那冰冷的声音急喊道:“要打就快打,你还在那里看什么!”

  “百年未见,你脾气仍然那么急躁!”子微晴的声音在半空中传来,“你要是有堂潇一半善良,我们的百姓和士兵也可以不用亡命战场了!”

  “我就是我,谁也别想改变!”冰冷的声音再想,一阵铃铛的声音当当响起,“你竟敢把我封印在第二世界,卑鄙无耻,耍弄我,要让你付出代价!”

  兰若云听了这铃声,胸口一堵,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烦闷异常。

  猛然,“铮铮铮铮”的清脆声音响起,似乎是在用手弹着剑身,声音起处,铃铛的恶音立即被中和,兰若云感觉头脑一阵清明,胸口立顺。

  “你真的如此绝情,竟想又魔铃震死他吗?”子微晴哀叹的声音响了起来。

  “凡是参与戏弄我的人,我全都不会放过!”魔女阴测测的说道。

  兰若云泪眼模糊,喃喃道:“潇潇,你真的变了!”

  冷风暴起,山顶周遭十丈开外立即变得冰冷异常,竟飘起了点点的类似雪花的细碎冰粒儿,兰若云运气紫气相抗,竟还是冷得只打寒战。

  “只半年的时间你就练成了‘冰风雪雨’,子微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子微晴柔和的说道。

  “哼,如果不是耽误了那些时光,你此刻已经命丧在我的魔绫之下了!”魔女恨恨的喊道。

  “那也不见得!”子微晴清啸一声,猛然天空中热风出来,一缕缕的黄光在空地上爆裂开来,热气瞬间蔓延到整个山顶,冷风被中和,雪粒儿也一颗颗的化去,天空中变得湿气斑斑。

  “阳炎圣光,不过如此而已!”魔女冷笑一声,忽然一团黑色的烟雾出现在空中,“砰”的一声爆裂开来,一股大力猛的向着兰若云撞过来,将他推离山顶,而他原来站定的那个方位,黑色的螺旋状粉末飘下来,地面上嘶啦啦的响了起来,地面成了一片焦土。

  “啊!”子微晴轻哼了一声,喘息道:“你真的这么狠心,竟要杀了他?”

  “你要是喜欢他,尽管再替他挨几下,我还有好多杀招没有用出来,哈哈哈!”魔女冷森森的大笑着,兰若云的心也跟着逐渐转为冰冷。

  他知道,子微晴在不断的为自己挡着来自魔女的杀手。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自身的防御必然会产生漏洞——在这种级别的高手对决中,一个漏洞几乎就意味着死亡。

  这场决战变得不公平,兰若云正在被魔女利用,作为攻击子微晴的一招厉害棋子。

  “你们可以不要再打了吗?”兰若云向着天空大声喊道。

  回答他的是剧烈的气劲儿碰撞声和子微晴有些散乱的呼吸,一滴鲜血飞溅过来,落在他的脸上。

  “子微,你受伤了?”兰若云颤声问道。

  “兰兄,你快走!”子微晴尽量保持着声音的平稳,艰难说道,“忘记那个人吧,她已经不存在了!”

  “潇潇不会是这样的!”兰若云向前走了几步,又到了山顶之上,猛然间跪了下去,拔出背后长剑,忽然间一阵极其落寞的感觉油然而生,感觉生命无可眷恋,人情比纸还薄,一切都是假的,了无生趣的说道:“潇潇,你真的是在利用我打击子微吗?如果你真的想我死……兰大哥这辈子有没有违扭过你的意愿,你难道不知道吗?”长剑挥动,向着自己颈上刎去——!

  “不要!”两声大叫同时响起,兰若云只感脖子上一痛,一条软软的东西在那剑体与脖颈之间极其微小的一个缝隙伸了进来,这一剑要斩下去,肯定是要斩在那东西上的。但这一剑却并没有斩下去,手腕一震,一股大力撞来,长剑脱手而飞!

  兰若云向颈中那东西看去,是一条黑色的软绫,放射着柔和的乌光,紧紧缠在自己的颈上,却不是很舒服!而手腕的巨震显然是子微晴的临危出手阻止。

  “嗖!”的一声,脖颈上一轻,软绫收回,四下里还是空空如野。

  “潇潇……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绝情的,你出来,让兰大哥看看!”兰若云声音中充满了渴望的说道。

  无声无息。

  “看来你的心里还有爱,我真为你感到高兴!”子微晴显然趁这个机会运气疗伤,声音清朗了很多。

  “叮!”的一声,兵器碰撞之声又起,四下里立时又风声霍霍,罡气滚动。

  “哎,你还没有觉悟吗,一定要致我于死地?”子微晴有些恚怒的说道。

  “你如此侮辱于我,难道我不应该报仇吗?”魔女尖锐的声音愤怒异常。

  “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这样做,却是我的不对!”子微晴诚恳的说道,“但你难道觉得在人世间的那段时间,遇到了自己的心爱之人,渡过了近二十年的没有仇恨只有欢笑关怀的日子,你会觉得这是我对你的侮辱吗……?”

  “不要再说了……!”魔女狂喊道,“我情愿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难道连我……你也要让我变成虚无吗?”兰若云大喊道,“你在这世间已经有几万年,难道就吝啬给我一个一百年吗?”

  “爱是一种痛苦——我不要!”魔族凄厉的嘶喊着,空中一阵快似一阵的兵器对打声音连珠价的响起,地面上飞砂走石,兰若云连眼睛都睁不开了!一滴滴的鲜血随风飘来,子微晴粗重的呼吸一点点移到山体悬空处,显然在不断后退。

  “子微是为了保护我而受伤的,她如果死了,我立即自刎!”兰若云捡起地上的长剑,架在自己脖子上,大声道:“这么短的距离,谁也别想救我!”

  “叮”的一声之后,所有的声音立即停止。

  山顶上寂静下来,良久无人说话。

  “你……你……逼我!”魔女颤抖着声音说道,“你……究竟想怎么样?”

  “兰兄,你还是走吧,虽然她不会杀你,但是,我们一定要分出个胜负的,这是魔神两族的宿命,谁也无法更改!”子微晴喘气说道。

  兰若云叹了一口气,知道这场决战肯定是要进行下去的,子微晴为了自己而受伤,看来不是魔女的对手,而自己又怎么忍心让她死去!

  “打是可以!”兰若云说道,“但你们要现出身来,让我看着你们打,这样我才能放心!”

  子微晴还没等说话,魔女已经立即否决:“不行!”

  “你难道真的忍心不让我见一面,我好想你呀潇潇!”兰若云眼角含泪深情说道。

  “你……记得我在昏迷前和你说过什么话吗?”魔女声音变得和缓。

  “你让我永远记住你,不论何时也不能把你忘记!”兰若云柔声的说道。

  “是啊,我让你记住堂潇的模样,你的脑海会就永远都想着那个可爱的女孩儿,你也不会忘记她……可是我,我的样子……!”魔女叹了口气,停下不说。

  “你的样子我很喜欢,又有什么难为情了?”子微晴又疗了一下伤,声带笑意的说道。

  “我不要他记住我现在的样子,我只要他记住潇潇的容颜,他喜欢的是潇潇……不是……不是我!”魔女有些激动的说道。

  “潇潇,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我心中最可爱的那个女孩儿,我对天发誓,如果我兰若云……!”

  一只冰冷的小手伸过来捂住了他的嘴,奇怪的气息围绕在他身体的周围,似乎熟悉,却又那样陌生,他知道“堂潇”就在自己身边,激动的浑身发颤,深情道:“潇潇!”

  “回去吧,我绝不再见你,我们缘尽于此!”魔女的声音忽远忽近,飘飘荡荡。

  “那我只好自杀了!”兰若云眼中闪过一丝诡异之色,右手用力,脖颈上立时迸出鲜血——

  “等一等!”又是两声急叫响起,一黑一白两条人影猛然闪现,奇快无比的掠向兰若云的身前。

  兰若云心中暗叹:“兰若云啊兰若云,什么时候你沦落到以自杀相威胁,人家才肯见你的地步啊!”

  “你见,你见,让你见个够!”那黑衣人影连连跺脚,“你就会用诡计,这下你满意了!”

  兰若云向她看过去,只见一个明显有着魔族特征的黑衣少女俏立在自己面前三尺之处,赤着一双小脚丫,绑着一双长筒皮护腿,露出两颗浑圆的光亮的膝盖,穿一身黑色短衫,两支雪白的小臂从宽大的袖子中伸了出来,左手持一枚火红的铃铛,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而右手,一条红绫斜斜牵在地上,身后披一件长长的大披风,披风的带子在胸前结成一个漂亮的大蝴蝶结,整个打扮娇俏活泼,仿佛一阵风就可以送她飞到天空中一样。正和兰若云在魔族蜂巢建筑中所见到的那个青铜像一样打扮。

  在看她细窄的脸形上,小小的嘴巴,笔挺的鼻子,脸色有些苍白,额头上伸出两截胖胖嘟嘟的小肉角,一双大眼睛发着炯炯的光芒,看着地上右手持刀,呆呆愣愣的兰若云,噘嘴说道:“这幅丑样子被你看到了,你再也不会想起我了!”

  “那****潜进蜂巢,看见了你的青铜雕像,那双眼睛就让我想到了潇潇,我一直疑惑子微为什么不告诉这雕像是谁,原来却是你……!”兰若云目光中柔情片片,“潇潇,你就是长成那个鹊先生的丑陋模样,你这双眼睛也不会变的,况且,哎,你这样美丽可爱……!”

  魔女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心下暗自责怪自己:“竟然还会为他的夸奖而高兴,怎么可以……?”

  “你……总会哄人高兴!”魔女低头说道。

  “我兰若云所说若有一句假话,叫我……!”

  “行了行了,留点话语给你的子微送行吧!”魔女手中魔绫一展,看向兰若云另一侧的子微晴。

  兰若云看向子微晴,见她仍然是一副普通的青衣打扮,只不过肤色更白了,哪种圣洁的光辉也越来越浓,兰若云知道那是因为她进入了九重天,武功进入化境,近乎为仙的不凡表现。叹口气,沉重道:“你们还要打?”

  “当然!”两人同时说道,各展武器,远离开兰若云,又战在了一起!

  ※※※

  兰若云定睛看去,发现子微晴的左臂负了伤,影响了她双手使剑,此刻鲜血还在一滴一滴的往下淌着,身法也因此而变得稍缓。

  “停停停!”兰若云大叫道,“暂停一下!”

  这次不仅魔女气得脸都白了,圣女也把脸沉了下来,责怪道:“兰兄,我们这是正正经经的神魔两族的最高决战,关系到双方无数百姓的身家性命,可不是在比武闹着玩,就算是谁在这场决战中丧了命,那也是无怨无悔的,可你……”

  兰若云尴尬的一笑,哂道:“我……我只想帮你包扎伤口!”

  子微晴脸一红,结巴道:“不……不用了!”

  “血这样流下去,你会晕的,那还打什么了?”兰若云扯下身上干净一些的布条就要上去包扎。

  “站住!”魔女冷声冷气的说道,狠狠的盯着他。

  “这是魔女好不容易才利用你给我造成的破绽,她怎么会让你给破坏了!”子微晴摇手说道。

  魔女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兰若云大声道:“你们打个平手也就可以了,要知道,不管谁死在这场决斗中,我都不会独生!”

  魔女咬牙切齿道:“你别老用自杀来威胁我,你这个到处留情的下流大色狼!”

  兰若云一愣,喃喃道:“潇潇可不会这样对我说话!”,忽然面色一正,说道:“我对子微姑娘可没有什么亵du之心……我是不敢,但她却是与我生死患难过的红颜知己,为朋友两肋插刀,兰若云这点勇气还是有的!”

  走上前去,撕开子微晴的衣袖,拿出她一条雪藕半白净的小臂,擦拭干净鲜血,倒上金疮药,仔仔细细的包好。

  子微晴满脸通红,小声道:“兰兄,如果子微真的战死,你千万不要轻生,神族能不能回归成功,就全看你的了!”顿了一顿,又道:“别忘记阿秀姑娘对你的眷恋,你要是……我想她也会跟着你去的,那时候人类内部恐怕又要争权夺利了,受苦的还是老百姓,国家动荡,魔族进攻,第二世界就全完了——!”

  兰若云暗暗佩服,在此时此刻,子微晴竟然如此高瞻远瞩,让兰若云羞愧不已。

  旁边正恨恨的看着兰若云的魔女,听了子微晴这几句话,忽然面现沉思之色,眼中怒火也淡了一些。

  “所以,子微,你一定撑住,千万不能败了!”兰若云鼓励道。

  子微晴感激的向他点点头,笑了一下,平伸长剑,指向魔女。

  魔女似乎仍在想着什么,受子微晴剑气激荡,立即反映过来,她看了看子微晴,又看了看正向自己望过来的兰若云,眼中射出怨恨的光芒。

  “你要是死了我也会去陪你的,潇潇,你还不明白我的心吗?”兰若云大声说道。

  “我不是堂潇!”魔女暴喝一声,黑影一闪,魔绫幻成满天飞花,向着子微晴罩过去。

  一黑一白两条奇快影像,再次交缠在一起。

  兰若云这才仔细的看了起来,他本身也是难得一见的高手,但于两人的招式和身法也仅仅是见其大概,只觉两人武功变幻不定,仿如天马行空,无形无迹,让人捉摸不定。

  眼见天色黑了下来,这场比斗竟没有丝毫缓下来的迹象,他当然不知道,魔圣两女每百年一次的大战,至少也要进行三天三夜,这还只是一个开始!

  兰若云靠在远离战场的一块大石上,仔细品味着这两个少女如梦如幻的高深武功,不断的印证到自己的修为之上,自觉所获良多。

  月近中天,整个泽林山上洒下一片皎洁的月光,银波闪闪,柔光片片。

  魔女挥舞魔绫,仿佛是在跳一个奇怪的舞蹈,姿势曼妙,表情妩媚,两只胖胖的小肉角东摇西歪,煞是可爱。月光下,但见她黑色衣襟猎猎作响,宽长的披风成波纹状上下翻飞,两只大袖偏偏波动,精赤的双足柔弱无骨,稍稍点地后便猛然腾飞,恰如飞天惊鸿,又如雪夜宵雁,兰若云看得双目放光,赞叹不已。

  再看子微晴,在魔女舞起的黑色海洋中,仿如一叶青色的小舟,身体软的似乎能任意揉捏,总是在对方微小的空隙中闪电般的穿射过去,满头长发任意挥洒,圣洁的脸庞上古井无波,魔女主攻,圣女主守,间或在空隙里向魔女刺上一剑,每一剑都发出风雷之声,给对方造成极大威胁。兰若云不禁对子微晴也赞了一番,只觉两人各有各的美妙,不能分出谁更好一些,也不怪她们万年来一直无法战胜对方。

  兰若云忽发奇想:如果这两个人不是敌对,而是把彼此的功夫容成一炉,攻守兼备,那肯定是天下无敌的。

  忽然又一笑:现在她们难道不是天下无敌吗,除了她们对方,又有谁能动得了她们一个手指?只能说,两个永远无法超越对方,那世界也就有两个“天下无敌”了。

  “可是我兰若云能排第几呢?”他不禁想到,“眼前这两人,自己就是再练个一百年也够呛能赶上了。云山那个老女人肯定是打不过的,希姆最好也就能跟他打个平手,至于希姆他爸,不知道是不是叫老希姆——那个魔王也是打不过的,岚山精神体里的那个一号如果仔细跟自己较量,也不一定能打过,还有个剑气道的萧秦,听说已经到了无行无影的至高境界,自己自愧不如,还有一个会岚山之剑的蜻蜓,这小家伙是岚山那些老家伙专门训练出来对付人类的,将来可要防备她来暗杀!”

  “我总能排到十大高手中去的!”兰若云叹了一口气,“人类之中,能进入十大高手的八成只有自己一人,发誓战争过后一定要训练堂天这些人,当然要让狼克主训!”

  胡思乱想当中,一夜又已经过去,他打了个呵欠,对还在激战着的两人佩服不已——这两人的内力仿佛永远也用不完,还在精神抖擞的斗着!

  兰若云不敢离开,生怕两人不分你我的来个同归于尽,那自己可要悔恨终身了。

  还好小白乖觉,不知从哪里找来一些野果和甘蔗,天空中抛了下来——它不敢下来,因为害怕魔女的强大魔性!想当初,身兼神魔两性的岚山精神体就曾经将它擒住,虽说岚山精神体是喜欢新奇宠物,对自己并无恶意,但它却一直以为这是毕生耻辱,对身具魔性的人并无好感。如果不是兰若云修习了紫气决,一直能压抑住本身魔性,而且又和自己感情极深,它可能早就远走高飞了——这远古神兽对子微晴最有好感,认为是同道中人。

  兰若云吃了一颗葡萄,咬了一口甘蔗,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们两个歇一会儿再打好不好……?

  没人理他。

  眼见天光渐明,东方旭日升起,一夜未睡的兰若云眼睛也盯得酸痛了,忍不住伸了个懒腰。

  忽听空中劲风怒起,子微晴远远飘了出去,魔女随后追去,子微晴猛然回身,从高空中俯身而下,大叫道:“我受伤在先,不能陪你久战,不如我们同归于尽,期待下一个轮回吧!”

  剑尖儿寒芒一闪,幻出万点精光——

  魔女转身急退,怒道:“你竟然使这无赖招数!”

  子微晴一笑,加速催发剑气——完全没有防守的纯进攻招式。

  魔女禁盯着那处微颤的剑尖,知道一个应付不好,就算能将对方杀死,自己也必将被利刃贯身,猛然将魔绫抛洒出去,向长剑卷起,右手魔铃一晃,从中旋出一柄匕首来,向子微晴刺去——

  “哎呀,不好!”兰若云看得真切,赶紧抛下手中甘蔗,在地上一顿脚,窜上高空,挤进两人中间,大喊道:“剑下留情!”

  “走开!”两人同时大叫,手中长剑匕首于危急之中硬生生的往旁边挪了一挪——

  “噗哧——噗哧!”接连两下利刃入体之声,子微晴长剑插入兰若云的右胸,魔女的匕首却只在他左胸上露出一个把柄!

  三个人于半空之中落下,兰若云“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有气无力的说道:“真要杀,就杀我吧!”头一歪,昏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