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转机

裸兰 俞今 7065 2003.05.02 10:22

    神皇悠星尘站在城头上,看著潮水般不断往上冲击的敌人士兵,心中的寂寥和失落难以形容,胸腹间充满了灰心失望的感觉,喃喃道:“力文死了,完克也死了……下一个是谁?难道神族真的不容於天地之间吗?我是否应该回去……?”

  然端站在他身後,安慰道:“陛下,我们的大军已经赶回来了,天使部队的先头部队已经达到,只要我们能再守三天,大军一到,****两军全部完蛋!”

  神皇目光一亮,随即暗了下去,愁苦道:“那又能怎麽样?我们堂堂神族大国,竟然被人类和兽族差点连都城也攻下来,而且……”神皇指著城墙下猛烈进攻的敌人,慨然道:“要想消灭这麽多的敌人,我们要付出多少的代价啊!”停了一下,转头看向东方,柔声道:“如果香儿能回来帮我,那该多好啊?她为什麽不理我,只知道跟我捣蛋?”

  然端心下惴然,低声道:“她早晚会回来的,陛下宽心!”自己却不宽心,作为父亲,他当然知道,然香心里一直被另一个人占据,否则她也不会弃父叛国,离家远走了!亏神皇还亲热的叫她“香儿”,这是一段永远也没有结果的单相思。偷眼向神皇看去,此刻的他,仿佛老了十年──这刚愎自用、以国家为己任的皇帝,却脾气暴躁,喜欢别人夸赞他的功绩,一心要做众民的楷模──人们都把他看成志大才疏的最佳典范,这却是他所不知道的。

  在神皇当政的这些年,最大的功绩就是任用了力文和完克两位文武重臣,可惜这两人却又莫名其妙的死在了二线战场,仿似没有发挥他们应该起到的作用一样,在这危急关头,神皇再无依仗。

  “我们还能守得到第四天吗?”神皇一反往日飞扬跋扈的脾气,在敌人死命的攻击之下,他的信心在一点点丧失──越是表面上坚强的人,其实内心最脆弱!

  “陛下放心,实在不行,我们纵火烧城,绝不把望天城留给人类,还可以趁机逃出去!”然端阴测测的说道。

  神皇摇了摇头,闭上眼睛,轻声道:“本皇要与这望天城共存!如果真的是城破,剩下的任务就交给左加仑王吧,反正这个皇位本来就是他的。我不会毁掉这座城市的,这是人民的血汗、天地的精华,任何生命都没有理由将它从人间带走!”

  然端不敢再说。

  鼓声如暴雨击打屋顶般密集响起,又一轮急攻疯狂展开,神皇往城下望去,发现天使部队已经参与了战斗,可是他们人数太少,只能守住城门附近。人类在其他城墙缺口处不断攻进来,与神族军民搏斗拼杀,鲜血几乎流满半个城市,生命贱如草芥。老百姓们排著队伍等在城墙内里,敌人要想冲入城中,就要一排排砍过去,这血肉堆成的第二道城墙坚固无比,终於挡住了敌人的再次冲锋!

  神皇仰天一叹,流泪道:“对不起,我的子民们!”

  ※ ※※

  春风和煦,万物滋长,生命的迹象在这天地之间忽然变得浓重了,不知什麽时候,天边竟下起了小雨,一两朵阴沈的云摇摇欲坠,大地哭了,情感变得苍白无力。

  不知名的荒山顶上,两条白色的剪影遥遥相对,时间似乎已经凝固。

  “我知道早晚有这一天,只是,没想到会这样快就要面对!”离人倾手握短刀,一股逼人的气势遥遥锁定山顶另一侧的兰若云。

  “我早该知道就是你的,哎,我最好的兄弟!”兰若云苦笑一下,双手背後,略带金黄的头发被雨水淋湿,紧紧贴在额头上。

  “拔剑!”离人倾大喝道,“死在你的手下,我无怨无悔!”

  “可是我会後悔!”兰若云咬牙道,“我们不是曾经说过的吗──我绝不让你死!”

  离人倾热泪盈眶,哭道:“我还有别的选择吗?你带兵侵入我的国家,难道我能坐视不理吗?”

  “我答应过你,会放神族一条生路的!”兰若云说道。

  “那有什麽用?你让神族去向哪里?你只是人类的军师,你的人民不会答应,兽族的百万军队和绿教也不会答应!”离人倾大声喊道。

  兰若云默然。

  “唯死而已!”离人倾仰天长叹,“死了之後,一切都不知道了,眼不见为净!”

  罡风又起,两只乌鸦惝恍著在天空中徘徊──

  良久,春寒的料峭让他们有些冷。

  “傻瓜!”兰若云走到他身前,搂住他肩膀,“你明知道我们彼此都不会杀掉对方的,干嘛还要拉我到这鸟不拉屎的荒山上来演戏?”

  “去你的!”离人倾狠狠推了他一把,“我这麽伤心,你多少也应该陪著流几滴眼泪吧!”

  “可是,我没有带催泪材料啊,你又不分我一点!”兰若云忍不住大笑道:“你别以为我没看到,你一上山就偷偷在眼睛上抹上了什麽东西!”

  “你怎麽看到了?”离人倾奇道,“我做的很隐蔽啊!”

  “可是我们的对话明明没到高潮,你就一个劲儿的流眼泪,还直翻眼皮,我看你并没有揉眼睛,却红的像猴!似的,那肯定是用了什麽东西,而且是过量使用!”兰若云分析道。

  “嘿,回去非得打我那厨子三十大板,他给我的这个好像不是芥末,好像是辣椒粉!”离人倾终於忍不住了,蹲了下来大揉眼睛,一边嘟嘟囔囔的骂著军用厨子。

  “蠢材,你不想要眼睛了?”兰若云掏出一块雪白的手帕递过去,离人倾刚要伸手接过,兰若云忽然大声叫了起来,赶紧把手帕揣起,不舍道:“拿错了,那是阿秀给我的,给你小子用了简直是猪戴鲜花,你应该用这个!”离人倾闭眼接过,往眼睛上抹去,鼻端传来一股怪异的味道,直欲作呕,大叫道:“什麽东西?”睁眼一看,是一条已经辨不出本来颜色的──那也叫手帕吗?

  “嘿嘿!”兰若云尴尬的笑了一下,看著离人倾把那条手帕放在地上用脚大踩,赔声道:“不管怎麽样,也是我的一点关怀嘛,你这是践踏我的心!”

  “滚你的心!”离人倾气道,从自己怀里抽出另一条分不出本来颜色的手帕,小心的擦起眼睛来,一边说道:“你这坏东西,既然知道我要演戏,也不配合一下,枉费我多年来一直挂念著你,当一次配角能死啊!”

  “行了行了,你这是自作自受!”兰若云骂道,“我心烦!”

  离人倾一下子呆住了,喃喃道:“我还心烦呢!”语气一顿,又道,“照目前形势来看,我们不拼个你死我活是不行了!”

  兰若云一阵气苦,猛然跳了起来,照著离人倾的脑袋就是一拳,大喊道:“你死我活,来啊,来啊,谁怕谁啊!”

  离人倾回手还击,气道:“你真打呀,哎呀妈呀,我的屁股!”

  两人片刻後即滚在一起,你一拳我一脚的打了个不亦乐乎──望天城战场,清影秀的大军与神皇的守城部队生死决战;荒山顶上,兰若云与离人倾狗熊摔跤。一霎时风云变色,日月无光。

  忽然一阵冷嗖嗖的让人闻之欲哭的箫声在山顶上响起,正做著困兽之斗的兰若云和离人倾猛然浑身一颤,停了下来,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对看了一会儿,齐齐回头向箫声传来的方向瞧去,就见一身青衣的绝色美女凌风站在一块巨石上,红唇凑在箫孔,雪白十指轮番轻按,一阵穆杀的音乐便从那竹箫中缓缓的流了出来。

  “子微!”两人同时大叫道,又互相看了一眼,兰若云奇怪道:“你怎麽会认识子微?”

  离人倾不满意道:“我为什麽不能认识子微?”

  两人扑在一起,又要开打,子微晴摇摇头,站起身,用少有的严肃口气说道:“你们再打一段时间,望天城又要多添无数冤魂了!”

  两人心中一震,赶紧停了下来,眼中却闪现出希望的神色,他们知道,子微晴具有通天彻地之能,她能在此时此地出现,那自然是有她的用意的。

  “子微,你今天的箫声让我想哭!“兰若云定定的说道。

  子微晴叹了一口气,轻声道:“无数的生命正在快速的消亡,子微心中伤痛,兰兄难道不知吗?”

  “摊牌吧子微!”兰若云点头表示理解,又道:“你让我做什麽?怎样才能挽救我们的人民和军队?怎样才能不让我和我最好的兄弟兵戎相见?”

  “是啊子微,自从一年前你找上我,说只要我听你的吩咐就可以实现先人的遗志──可是现在,我们的国家都要灭亡了,祖先们的理想就要烟消云散……!“离人倾著急的说道。

  子微晴微微一笑,满意道:“你们两个人既然不想打仗,那就只有合作了!”

  离人倾面现喜色,大叫道:“那样做最好了,本来我就不想和若云为敌的,杀了他那麽多人,我还怪不好意思的!”

  兰若云瞪了眼离人倾,又看了看子微晴,苦笑一下,沈声道:“现在让****联军撤出神族土地,恐怕是不太可能了,即使我用自己的面子使人类退兵,但是兽族在这种情势下怎麽可能不继续下去,而且无数绿教徒正在兴东大陆上扫掠,即使是兽族政府也无法控制他们!”兰若云目光一淡,终於罩定子微晴,有些埋怨的说道:“若云现在代表的是一个国家,子微曾经答应过我,我怎麽能放弃人类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在马上就要攻下望天城的情势下撤走军队而致功败垂成呢?”

  离人倾面色一冷,怒道:“那你刚才大义凛然的说什麽挽救人民,不和好兄弟兵戎相见,听从子微吩咐,你说这些都是放屁啊!”

  兰若云白了他一眼,同样高声道:“我是想让你们神族还我们人类几块大陆,大家商定一个条约,我们人类便撤兵,难道这个要求过分吗?”

  “嘿,整个世界才几块大陆,你说得倒仗义,还‘几块’大陆,你去死吧!”离人倾上去一拳将兰若云打倒,两人又打在了一起。

  “起来!”子微晴拖长了声调喊道,脸上神色恚怒。

  “我们死了这麽多人,什麽好处也没有,无论如何也不撤军!”兰若云揉了一下乌青的眼眶说道。

  “那就打吧,我怕你啊!”离人倾把歪在一边的鼻子扶正,怒气冲冲的喊道。

  “消灭你那几万人马,就和捏死一只蚂蚁那麽简单!”兰若云伸长了脖子喊道。

  “哎呀,你看不起我,好,咱们战场上见!”离人倾憋得脸孔通红,转身就要下山。

  兰若云窜上前去,伸出脚去将他绊倒,哈哈大笑起来。

  离人倾气咻咻的站起来,又要开打。

  子微晴伸手拦住,冲兰若云说道:“别激他了,你知道你们****两军只不过攻了神族一个措手不及,现在神族的主力大军已经赶回支援,想在短期内就攻下望天城,那是不太可能的事情!”顿了一顿,又道:“兽族主力大军现在正被神族压制在蒙城,每一天都有较大伤亡,一旦他们被消灭,或者丧失大面积战争能力,那时候神族大军回征,两面夹击,你们人类还想生回裸兰城吗?”

  “子微,你以为我当真攻不下望天城吗?”兰若云说道。

  不等子微晴说话,离人倾已经大叫道:“就算你能攻下望天城,那也要付出几乎全军覆灭的代价,你这个笨蛋,如果我是你,当从清风大陆绕到蒙城神族主力军背後,前後夹击,先消灭神族主力,然後回军攻击望天城,这样才百无一失!”

  “呸!你这个目光短浅的家夥!”兰若云大声道,“如果这样做,人类的主力军还能剩下多少,哪还有能力围攻望天城,而且那时候绿教已经攻了过来,我们难道把望天城拱手相让!?”

  “望天城难道是你们的?真是好不羞耻,只要有我在,你们人类休想攻破望天城!”离人倾大叫道。

  “可是如果你被希姆杀了呢?”兰若云冷声问道。

  “眼不见为净,不过我既然死了,那就不能说我军事能力不如你!”离人倾不以为然的说道。

  “小子,看来我们还得较量一番!”兰若云叫号道。

  离人倾刚要回击,天空中忽然黑了下来,阴风突起,怪声连连──!

  几个人往天空中看去,立时心头巨颤,就连兰若云这个始作俑者也感觉心脏跳动加快,呼气喘急。

  无数巨大的飞兽排成暗合规律的阵型,从远处逐渐向著望天城飞去。遥遥看去,那些飞兽不仅有各种变态的大鸟,更有巨蝠和不知名的怪兽,每一头都长著不同的怪异翅膀,有的是羽翅、有的是角质、更有的仿佛人类的手臂,这些巨大的翅膀忽闪开来,带起满天的腥风,即使身在远处的兰若云三人,也有一种想要作呕的感觉。 除了腥风,这些怪兽的各种各样的叫声也让人仿如身处地狱──嘎嘎,桀桀,呷呷,嗷嗷,呼呼……

  离人倾吓得面无血色,回头看向子微晴,却见她面带微笑,再看向兰若云,後者竟露出得意非常的可恶笑容!

  只见兰若云掏出怀中的一个竹哨,用力的吹了起来。

  离人倾大叫道:“你疯了,别让他们发现我们!”

  竹哨响起,满天的怪物们忽然停了下来,在离人倾目瞪口呆的时候,怪物队伍前面一团白云般的巨大飞兽向著兰若云三人的山头飞了过来。

  “完了,都是你,我们死了不要紧,你把云山的圣女都给连累进来了,我打死你!”离人倾歉意的看了子微晴一眼,扑到兰若云身上把他摔倒。

  猛觉屁股上一股大力传来,似乎是一个蹄状物,身体嗖的飞了出去。

  离人倾爬起身,眼前一张巨长的马脸狠狠瞪著一双大眼睛,怒看著自己,正是天空中的那头飞兽落了下来。

  “小白,别吓你离人大叔了,他胆小!”兰若云站起身,摇头晃脑的看著离人倾,面如春花。

  小白走到兰若云身边,用长脸摩擦著他,无限亲热,忽然看向子微晴,眼中闪出惊诧神色:天啊,难道又是一位女主人吗?

  子微晴一笑,走过去摸著小白的耳朵佩服道:“兰兄,连这种远古神兽都被你弄到手,子微简直要崇拜你了!”

  兰若云一呆,立即飘飘然起来了。

  那边离人倾大口流著口水,不敢相信的看著小白,又向空中看去──此刻,满天的飞兽看见老大停在山头,却不敢也跟著飞下来,只好定格在空中,挥舞著翅膀。你见过满天的飞鸟一起停在空中的景观吗?遮天蔽日,仿如暴雨前的乌云密布,让人心惊胆颤,浑身发冷。

  “这些,这些……”离人倾颤抖的问道,“都听你的?”

  “何止这些!”兰若云哼了一声,向小白做了个手势,又猛吹了两下竹哨。

  就见小白忽然仰起了脖子,大声的“噅噅”而叫,好一会儿才停下来。

  猛然,山体一阵晃动,四下里飞砂走石,尘烟滚滚,怪啸怒吼声此起彼伏──!

  离人倾跑过去往山腰看去,冷不防一条十几米长水缸粗细的大蛇飞窜上来,吐著几米长火红的信子,绿油油的巨目瞪著离人倾看著。

  离人倾小腿一软,倒了下去。

  小白走了过去,一脚将大蛇踹下山去,鬃毛暴起,“噅噅”的大叫了几声,似乎在说:“你奶奶的,就你不听话,我让你在山腰上叫两声,发起震天的气势,来给老大长脸,偏偏你要跑上来,你也不知道自己长的多丑?”

  它忘了蛇是不会叫的!

  离人倾冷汗涔涔而下,跌坐在山顶之上,抬头看看天上那将近千余的飞兽,又想地面上的更少不了,如果……

  只听兰若云温柔的话语传来:“倾,你还觉得我攻不下望天城吗?”

  “若云,我想好了,你说吧,你要几块大陆?”离人倾擦了一下冷汗,喘气说道。

  兰若云伸手将他拉了起来,走到小白身旁,吹了几下竹哨,又做了几个手势。小白会意,腾空飞起,威风凛凛的在空中发起了号令,片刻後,天上地下的怪物们调转头来,向著远方的一座荒山飞去。

  “我这支怪物军团就驻扎在那里,如果今天的谈判不成功,明天,望天城将重归人类版图!”兰若云得意的说道。

  猛然子微晴和离人倾对看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兰若云诧异,奇怪道:“难道你们不怕吗?”

  离人倾摇著头,捂住肚子,笑得喘不过气来,断续道:“子微……子微早就知道了……都告诉我了……我们是在演戏,哦,哈哈!”

  “什麽演戏,就算子微知道小白的存在,我不相信她知道我这支神秘的怪兽军团,我可从来没使用过,为的就是今天!”兰若云疑惑的看向子微晴,後者也在不停的娇笑著。

  “我是没想到兰兄有如此实力,兰兄别误会,我不是笑你,我是太欣慰太高兴了!”子微晴终於收住笑声,正色道:“兰兄,只要你能保证****联军与你这支怪物军团一起帮助我们神族,我们决定将七大陆全部奉还!”

  “砰!”重物落地声传来。

  兰若云从地上一跃而起,双手挥舞,头脑昏晕,说不出话来。

  “是的,整个世界全部还给你们人类和兽族,但是你们要帮助我们回归!”子微晴继续说道。

  兰若云还在挥舞著双手,兴奋得……

  直到离人倾上去抽了他一个嘴巴,大声道:“笨蛋,我和子微早就商量好了,你这没出息的家夥还只想要几块大陆,你应该全部都要,懂吗?”

  “可你们去哪里?”兰若云终於说出话来,“你们……”

  “不是跟你说了吗?回归,我们要回归我们的世界!”离人倾大声道。

  “可是,什麽叫回归呢?我真是糊涂了,你们难道真是天神,要回去天堂吗?”兰若云捏住离人倾的下巴,“明明是肉身,我看你疼不疼?”

  离人倾痛得大叫一声,推开兰若云,看向子微晴。

  子微晴长叹一声,柔声道:“兰兄,我说过,有一个秘密,当应该知道它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现在那个时候到了?”兰若云问道,心中惴惴,这个秘密一直是他心中的痛,无数的问号在他大脑中飞旋,他迫切想要知道。

  子微晴仰天看看悠然的白云,又看看远处春日的青山,微闭双眼,她说:“这麽美丽的世界,本来就不是属於我们的……!”

  兰若云知道,谜底就要揭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