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攻城

裸兰 俞今 11110 2003.04.25 12:23

    兰若云刺杀不成功,接连又攻打了几日,完克极善守城,尤其是这种类型的坚固城垒更是不在话下,不但攻它不下,还接连损失了两三万人,兰若云被清风城堵在此处,进退不能,心中苦闷难以消解。

  众将官不断有人出来献计:

  有人提议挖地道,於是上千军人连夜开工,直挖入清风城内,想要埋伏一支精兵,暴起发难。完克听人报说城内的几口水井接连干涸,知道有人在地底下挖地道捣乱,导致地下水都从地道流走了。於是暗设硫磺硝石之类燃火之物,也偷偷的挖了条地道,截住了蹄人部队所挖的地道口,一声令下,柴草齐下,借著硫磺等易燃之物大烧起来,发了一阵浓烟,把几千人全薰死在洞里了,浓烟兀自不停,从人类的营地里冒出来,惹的城头上的神族士兵大笑不止。

  也有人提议说用火箭之计,我方既有高空优势,数千精灵也不必在敌人杀伤范围之*箭,只是不断从高空中将燃火的箭枝“抛”向城中各处。火箭立时烧著了民房,於是神族百姓们纷纷出动,拎水救火,反正大家也没什麽事情,困在城里闲的慌,如果不是敌人来放火箭烧房子,自己也早就想把房子点著了,然後再救熄,起码还有点事情可作。火箭射向守城士兵,被其挥刀挡开,城头上全是石头,火燃不著,好不容易城门烧著了,一群士兵等在旁边,立即扑灭,火箭计策也是毫无用处。

  甚至有人提到了木马计策,说是小时候听过一个故事,这个计策就设根据这个故事衍生出来的──制作一个超级大木马,里面塞满了我们的敢死队员,然後放到神族的城门之前,只要敌人好奇心起抬进城去,他们就突然冲出来里应外合。兰若云按计行事,确是制造了一个大木马,人也塞进去了,结果放在神族城门面前,从早到晚,对方竟正眼都没看一眼,等到想把木马撤回来的时候,神族终於出来了,在木马上浇上一种易燃液体油,点著了火,嘻嘻哈哈的回去城内,於是成千上万的神族兽族和人类士兵,一起在阵前大看“活烧木马”表演,一千名武艺高超的蹄人敢死队员就这样眼睁睁的被活活烧死在战场之中。

  还有一个人类的骑兵,希冀著通过一条成功的计策来升官发财,於是越级求见兰若云,兰若云焦头烂额之际一听说有计策,立即接见。於是这人头头是道的说出了自己的这招“攻心之计”,按照他的想法,我方先成立一个千人的“百骂团”,在人神兽三种语言中精选出一百中别出心裁的骂人语句,从对方的十八九代祖宗直到他家宠物阿黄的三姑奶奶,统统骂上一遍,由这千人的“百骂团”每日在敌人阵前高呼痛骂,再陈说利弊:假如还不投降,兵败之日将惨遭屠城!最後的压轴戏是选一百个面目善良、大众脸孔的蹄人,让他们跪在阵前,然後统统杀头,以达到震慑对方、让敌人从心里感觉到恐怖的目的。这条计策被评为“本年度最差最不知羞耻最无聊之提议”,提议人被杖责三十,轰出营外。

  更有五花八门的各种让然哭笑不得的计策接连出笼:什麽“风筝之计”啊,那是说做成一些大风筝,把人带到城里去──这人当然是忘了精灵本来就有这种能力,只不过在天空中一飞过立即会被发现,刚一落入城中就将身首异处,此计当然行不通;还有什麽冒充计策呀,说是化妆成神族的样子,混入城中,结果发现蹄人不论怎麽化妆也绝对和神族是两样,因此此计也告破产;还有火牛计,是说虽然找不到牛,但是可以在蹄人的脑袋上绑上尖刀,屁股後面点著火把,来冒充火牛向前冲锋──在路里盖翁发誓要与出此计策之人单挑的威胁下,此计策不攻自破。更有诸如自残计、水淹计、围堵计、假装撤退计……不一而足!

  眼看著三月已过,四月渐渐到了中旬,兰若云已经被困清风城下一个多月,其心情远非“心急如焚”所能形容,还好这一个多月他们也没闲著,在成国老的指挥下造了五万条木船,清风城周围树木众多,成国老得兰若云事先会意,著实带了不少优秀的造船工匠。

  眼看著一条条的新船整齐的排列在清风城外,清风城内的敌人与清风城外的我方士兵都明了了一个事实:兰若云总指挥动了真怒,倔脾气上来,看来不攻下此城绝不罢休!我方士气因此而一反往日低靡的状态,神族士兵却心下惴惴然,他们似乎已经预感到了,拼命的日子就要来到了。

  这一天,兰若云借口身体不舒服,紧闭中军帐,自己却神神秘秘的窜出营地,到清风大陆上去狂奔。

  “小白──你这混蛋!”兰若云大叫著,“给我出来!”

  以往,兰若云总是能感觉到小白的存在,自从与圣龙大战之後,这种紧密的联系似乎受了某种诅咒,竟然再也发挥不出来。

  他只好在这清风大陆上茫无目的的奔跑,到处寻找小白的身影,没有小白,他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混进清风城的,偏生这畜生贪玩任性,整整一个月,恰应了那句“天马行空”,竟是无痕无迹。

  所谓穷山恶水有刁民,兰若云看著眼前这座光秃秃的高山,似乎连草丝也没一颗,这上面说不定住著什麽怪兽──按照兰若云的推想,小白既然到了一个新的大陆,肯定是要去征服这个大陆上的妖精兽怪的,就像有的人喜欢在公共场合露体一样,这都是习惯,改也改不了。因此,他决定去碰碰运气,说不定小白恰好正在某个小弟家中逍遥快活,而且,只要它在这附近,一定会感觉到自己的。

  这样想著,兰若云开始攀登这座秃山,再非当年那个十五岁的孱弱少年,兰若云此刻爬山如履平地,片刻间已经到达了山顶,这座山还真高,普通人是无论如何也上不来的。

  风起云绕之际,兰若云已经把秃山逛了一圈,不但没有怪兽的任何痕迹,连只普通动物也没发现。

  他不灰心,连爬了十几座高山,闯了七八座深谷,直到此刻,在两山之间的这座第九山谷中,他发现了这个东西。

  这是个什麽东西呢?兰若云实在无法形容,但他看见了这东西旁边的四株粗壮的大树之间,小白被四肢拉平,吊在半空之间,每一个蹄子绑在一株树上,连两支宽大的翅膀也被藤索强拉著展开来,系在树枝上,嘴巴被树皮狠狠的上下捆在一起,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

  看见兰若云到来,显然已经吃了大亏的小白立即全身挣扎起来,黑溜溜的大眼睛里泪花闪闪,竟然有一种孩子见到父母的那种委屈神情,又或是多年的朋友再次重逢时喜悦的目光──总之,兰若云本来还很生气,一看到它那可怜兮兮的目光,气愤立即变成了心疼。

  然後是心惊──凭小白的能力,竟然能有人缚住它?

  显然,抓住小白的那主儿就是眼前这个怪物──该怎麽形容它呢?

  兰若云绞尽脑汁,最後判定,它是一个不和谐──世界上竟然有这种莫名其妙的生物?

  看不到它的眼睛,但你知道它一直在瞪著你;看不见它的耳朵,但你的每一个声音肯定都会被它听见;看不见它的嘴巴,但它一定会发出声音;看不见它的鼻子,你放一个屁试试,它肯定会皱起眉头,可是,它的眉在哪里?同样,也看不见它的四肢,但你能感觉到,它身上的任何一个部位都灵敏异常。

  没有人告诉你这些,但你知道。

  在刹那之间,兰若云经历了这辈子最难以想象的怪异感觉,那是玄之又玄的一种超脱於肉体之外的灵力,就像婴儿一生下来就知道哭、就知道吃奶一样!那完全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完全不需要去思考,兰若云已经把握住了这个怪物的特异之处。

  “你是谁?”兰若云抽出短刀,戒备著,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麽要这样问──一般,如果见到一个你从未见过的生物,你会疑惑:“这是什麽?”但你觉不会问一只南瓜:“你是谁?”假如你不知道那是个南瓜的话。

  那怪物奇异的形状,或者说根本不存在的形状发生了一阵律动,白亮的体色发出淡淡的光泽,毫无声息之际,它身上的一部分突然分裂开来,直向兰若云袭了过来。

  兰若云身形一转,躲了开去,短刀随手挥去,奇快无比的砍向怪物分出来的那一部分。怪物发出一声极其难听的沈闷燥音,仿佛是触手的东西快愈电光,竟然不比兰若云的快刀慢上一份一毫。

  一人一怪在山谷间你来我往,盘旋上下,光影变化莫测,风声飘忽不定,兰若云的紫气越来越盛,而那怪物的动作竟然暗含一套高明的武功,白光随著兰若云的紫光左右穿插,瞬息万变!

  “嗤!”兰若云刀尖暴射出一股紫气,其实这本是剑招,但面对怪物层出不穷的繁琐攻击,他感觉只有这种招式才能结束现下的缠斗。

  果然,怪物促不及防之下被凝结的紫气猛力突入白光之中。

  “咯吱!”一阵极难听的声音传来,那怪物向後猛退,也就是在那麽一刹那的时间里,仿佛并无形状的怪物忽然展了开来,那只是几秒锺的时间,但兰若云知道,这一辈子自己休想再忘记这怪物的本来面目了:那是一张极其丑陋的脸孔,不是说这张脸孔的本身丑陋,而是,那本来就是两张脸孔衔接在一起的,只不过,两张脸孔各自留下一半,拼凑了一张脸孔。而顺著脸孔而下,身体和四肢,也是这样拼凑而成的。

  那脸孔并不陌生,人类有,神族有,希姆也有,那是一张多变的面孔。

  兰若云张大眼睛,看著怪物离去後地面上的一滩血迹,一霎时他完全震惊了,即使世界上有比这再丑陋一万倍的怪物他也不会如此震惊,关键就在於,为什麽两种完全不同……不同的特征竟然是这样完全违背了常理却又事实具在的结合了在一起!

  那究竟是什麽?

  “哼嗯哦噢哈哢!”一阵奇怪的声音从小白嘴里传出来,惊醒了沈思中的兰若云。

  他回过头去,看著小白怪异可笑的模样,终於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小白老羞成怒,全身晃个不住,四株巨大的树木被它晃的枝颤干摇、落叶纷纷。

  “好了,别发脾气了,我来给你解开还不行吗?”兰若云纵上大树,先解开它的翅膀,再砍断绑著它蹄子的藤索,一边笑呵呵的说道,“看你以後还敢不敢四方乱跑、到处淘气了,这次给你个教训,不要小瞧了天下英雄!”

  小白哼哼唧唧的从树上掉下来,卧在地上赖著不起来,脸孔竟然泛起了红潮。

  “嘿,你这家夥也知道害羞吗?真新鲜哎!”兰若云一边解下它脚上绊著的绳索,一边帮它按摩,舒筋活血。

  过了好一会儿,小白才站了起来,忽然用头向著兰若云狠狠的撞了一下,把兰若云撞倒在地,它抬起一只蹄子,虚按在兰若云的胸口,裂著嘴唇,瞪著巨目,“噅噅”的大叫著。

  “你怪我不早点来救你是不是!”兰若云一掌拍开它的蹄子,“我哪知道你又跑哪里疯去了,还以为你又去跟人家火并、抢夺地盘去了呢!”

  小白打了个很响亮的响鼻,用蹄子踩了他一下,怒气不减。

  “你别受了委屈就拿我撒气!”兰若云一下子跳起来,大喊道:“本少爷最近比你更烦,赶紧跟我回去,这清风大陆上的老大你斗不过,我也是勉勉强强才刺了它一剑,总不成老让我去帮你找回场子吧!”

  兰若云走到那滩血迹面前,指著它给小白看,然後笔划著说那家夥太厉害,咱们赶紧回去。

  小白似乎想告诉兰若云什麽,不停噅噅的叫著,可惜不会说人话,一人一兽颤夹不清,兰若云也不懂它究竟要表达什麽,只好拼命点头,心想:“不管你说什麽,我先答应你就是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攻下清风城!”

  对点头这个含义小白是明白的,马上高兴的大叫了一声,不再胡搅蛮缠。

  兰若云跨上它脊背,心里有点於心不忍,小白已经腾空飞了起来。

  ※※※

  清风城外,兰若云轻轻跃下小白的脊背,姿势漂亮而优雅,如果小白不是四蹄著地无法鼓掌的话早就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了。

  兰若云摸了摸小白的背,滑滑软软的,有一个小窝,就像天生的配鞍一样,他笑道:“你这贱马,天生就是被骑的!”他知道小白会看他的脸色,所以这句话是哈哈大笑著说出来的,一边笑一边骂,好不快哉,小白还以为夸它长得英俊呢,高兴得一个劲儿的刨蹄子。

  兰若云用竹子做了个竹哨,嘟嘟的吹得很像,然後指指小白,又指指竹哨,大声道:“我一吹竹哨你就过来,随传随到,不得有误!”

  小白晃了晃大脑袋,又用那张长脸在他身上蹭了几下,似乎明白他的意思,噅噅叫了两声,好像在说:“知道了,罩著我啊老大!”

  兰若云满意的转过身,在小白炯炯目光的注视下偷偷溜进营地,钻进中军帐,发了一会儿呆,心里紧锣密鼓的盘算著,忽然大跳起来:“是了,就这麽办!”

  他走出中军帐,来到清风城对面的山坡,摇了摇头,叹道:“史书上总是说,一个优秀的将领攻城时会想出诸般妙极,水攻、火攻、围攻、奸细、地道、奇兵、偷袭……可是面对这座光秃秃毫不借力的城市,我实在想不出其他妙计来,第一次,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有资格做裸兰帝国的总军师?”

  堂潇几个人站在他身後,听他说得沈重,纷纷劝慰。

  “我们扫荡清风平原,那不是所向披靡吗,只不过被这鬼城挡了一挡而已,你如果是男人就不应该失去信心!”臻野大声喊道,看著兰若云有点不快的脸孔,忽然话锋一转,“干嘛非得用智取呢?我看你就是书读得太多了,人家怎麽做你心里老想模仿──总要想一个妙极,然後将士戮力攻城,怎麽不想著让将士死命攻城,再配合一点点小计策,这样不好吗?”

  兰若云浑身一震,转过身来呆呆的看著臻野,猛然抓住她的双肩,狠狠的摇晃了起来,臻野睁大了眼睛,怒道:“你干什麽?”挥手向他打来。

  “臻野,你怎麽变得这麽聪明了!”兰若云躲开她的耳光,放开她的肩膀,忽然一拍脑袋,笑道:“智者千虑,终有一失;那个什麽,嘿嘿,必有一得!”

  兰若云目光变得深邃,心道:“我一直觉得有个什麽地方想不通,原来就是臻野的这一番话。是啊,我为什麽老想著用智取呢?是了,我害怕伤亡惨重,尤其害怕精灵部队全军覆没!哼,清风城,既然你不受计,看来我只有硬来了!”

  心中的计划终於成熟,他脸上露出了一个两月来难得的笑容,立即让堂潇三个人心头一轻:兰大哥想通了!

  “开会!”兰若云大喊了一声,封远、路里盖翁、七星、成国老父子、臻海、荆文正和朴当都跑了过来,大家蹲下身来,围成了一个小圈。

  “今天晚上我们攻城!”兰若云沈声说道,“这是最後一次,如果再攻不下来,我们就撤退!”

  众人齐齐吁了一声,似乎是可惜,又似乎是如释重负。

  只有封远笑呵呵的看著兰若云,他太了解自己的老上司了,那不仅仅是战争期间培养起来的一种信任,也是天生性格相近之人的一种默契──他知道兰若云已经辎铢在握。

  “计划是这样的,今晚我会事先混进清风城……”兰若云说道。

  众人齐齐哦了一声,堂潇担心的说道:“兰大哥,城防这麽严密,你怎麽进去?”

  “山人自有妙计,这个不用担心!”兰若云对她使了个眼色。

  堂潇一想,已经明白他要借重小白了,脸上神色却还是担心。

  兰若云接著说道:“我会在城里放一把火,大家看到火起为信号,两个蹄人队一起发动猛攻!”

  路里盖翁点点头,喃喃道:“这次要派两万人攻城,是拼命了!”

  “精灵部队全军出动,飞进城里,注意千万不要和城里的士兵交战,你们远程攻击力虽然很强,但近距离作战的话……城里大约有十万士兵,如果是正面交锋,你们可能一个也出不来了!”看见蝴蝶和七星点头同意,接著说道,“你们在城里低飞,吸引敌人的注意力,把他们引到街头巷尾,直到听见城头上蹄人的喊杀之声,那时候已经是三鼓了,你们这个时候不管在哪里,一定快速集合起来飞到城头,只要占住城头三分锺即可,切不可恋战,到时候会有封远将军接应你们,助你们起飞,起飞之後就可以像往常一样在城头射箭了,这就是你们今晚的任务!”

  蝴蝶和七星见他这样体恤精灵部队,都感激的说不出话来,旁边路里盖翁轻声嘀咕一句:“就我们蹄人的命贱,早就应该让他们去攻城了!”

  兰若云笑了一笑,说道:“我们只有两万精灵部队,是我们唯一的弓箭部队,如果他们全军覆没,谁来保护你们步兵突击,那时候你们蹄人伤亡将更加惨重!”

  路里盖翁哼了一声,嘟囔道:“我只是说一说嘛,谁让他们精灵生育能力那麽差呢,哈哈!”

  “你这老家夥,不怪封将军揍你,连我七星也想跟你单挑!”七星跳了起来,为路里盖翁的侮辱而暴跳如雷。

  “嘿,我可不愿意跟你打,打不过你就飞走了,你当我傻瓜啊!”

  “你……!”

  “行了行了,别吵了,有架过後再打,我给你们时间!”兰若云气道,“怎麽火气都这麽大?”

  封远窃笑,之後看著兰若云盯著自己的目光,暗叫不好,据他几年来与兰若云接触所获经验来看,又将有一件关乎生死的重任落在自己的肩上了。

  果然,兰若云温柔的叫了一声:“封远将军,你怎麽把头藏在屁股下面了?有任务!”

  封远叹了口气:“你又让我干什麽呀,我这条小命迟早要送在你手里!”

  “哎,刚才你没听路翁说吗?他不满意!”兰若云看了眼不置可否的路里盖翁,接著说道,“所以我们人类这次就替他们打个头阵!”

  “什麽!别开玩笑了!”封远大叫道,“我们的骑兵怎麽能攻城?”

  路里盖翁也满意的笑了起来,大声道:“总指挥,有你这番心意,老路里就满足了,攻城的事我跟你保证过的,怎麽会自食其言!”

  “不是,你们听我说!”兰若云叹了口气,说道,“蹄人族虽然善於攀爬跳跃,也能够快速填河堆土登台,但是一爬上城墙就不行了,战斗力不够,而且心理上面对对方居高临下的砍击似乎有些恐惧──这些天我们有好几次都攻上了城头,却又被神族士兵给砍了下来,我仔细的观察了好久,才发现这个最浅显的现象!”

  路里盖翁老脸一红,知道兰若云说的是实情,实际上蹄人族的战斗力本来就是最低的,在与人类的战争中,他们是杀到城门前填了护城河就往回爬,爬城杀人都是爪人族的任务!

  “所以,封远!”兰若云沈思了一下,“你带领我们的小分队,跟在蹄人後面,一旦他们冲到了城墙下架起云梯,你们就率先爬上去打开一个缺口,那时候精灵会站稳城墙,给你三分锺的时间,够了吧?”

  封远不情愿的点了点头,提醒道:“小分队只有不到六百人,那可是我们两个的心血,你要是忍心的话我没什麽说的!”

  兰若云严肃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种危难场面正是用到他们的时候!在说,你也不用害怕,前面有精灵挡著,後面有两万蹄人,你们这一小队要做的就是他们双方交接的那一个刹那,你们只要接住神族的攻击,掩护精灵撤退,然後当蹄人占领了城墙以後,你们就可以撤退了,前後也就五分锺左右,如果我们的小分队真是一支精兵,我想他们有能力保护自己!”

  封远点点头,不再说话,表示同意。

  兰若云又看向成国老父子,两人心中暗叫不好。

  “成先生派出一千人让封远将军指挥,作为第一队的攻城队伍!”兰若云淡淡的说道。

  “还好只一千!”成国老舒了一口气,拍了拍胸脯,“没问题!”

  “你们父子也一起上吧,功夫那麽好,别生疏了!”兰若云嘿嘿一笑,“你们做封将军的副手!”

  成国老一屁股坐在地上,倒是成定疆很有勇气,拉起父亲,大声道:“阿爸,这个时候我们每个人都要尽些力气的,我正是求之不得呢,你怎麽吓成这样!”在众人的哄笑声中,成国老老脸微红,连说脚滑!

  “臻海大叔、臻野、荆文正大哥、还有朴兄,你们都参加封远将军的突击队。

  众人齐声应是。

  “至於打开城门的任务,就交给我了!”兰若云充满豪气的说道,“大家先吃饱了,再好好休息一个下午,今晚八点锺,准时攻城!”

  众人齐声大喊道:“攻城!”多日来一直萎靡著的将领们猛然精神了起来。

  ※※※

  夜幕中,攻城的时间逐渐接近。

  兰若云指挥妥当,看著精灵部队、蹄人部队和小分队成员们都做好了进攻的准备,似乎是宁静的夜色中,刀枪早已出鞘,攻城器械按位置排好,有如实质的杀气弥漫在空气里,众人心头都是一阵紧张。

  兰若云换好杀手黑衣,潜出营地,吹响了竹哨,小白如一朵白云般从天而降。

  一人一兽亲热了一会儿,兰若云跨上小白脊背,在夜色中飞入高层云,避开神族士兵的监视,知道城中到处都是士兵,兰若云只得在清风港口落定,让小白自行离去。

  港口倒是防守得很松散,想来完克没想到会有人从高空云层里飞过来,逃过城头士兵监视,而落在自己的後方。

  几个纵跳,兰若云避开几个百人巡逻队,窜进清风城中的小巷,左穿右拐,他选定了独立於连房胡同的一栋二层小木楼,这显然是城中某个富户的居所,脱离人民群众,自成一个小院。

  兰若云低低坏笑了一声,喃喃道:“好家夥,木质结构的,这可容易燃烧啊!”

  他点著火头,呼呼的扔向小楼的房顶、屋围、栅栏……顷刻间燃烧起来,传出一阵哔哔波波的声音。

  兰若云躲在暗处,看著一个肥胖的神族老人领著一大家子人哭爹喊娘的跑了出来:“走水了,快救火啊,我的房子啊!”

  立即有一群家丁从前後左右的偏房里涌出来,拎起水桶,奋勇争先,扑火救房。

  可是这小楼毕竟是木头所作,却哪里能救得熄,呼啦啦的著了起来,火头冲天,即使是躲在远处的兰若云,也能感觉到一阵阵灼热从火灾现场涌来。

  蝴蝶看见城中火起,大叫道:“不愧是兰大哥,竟然点了这麽大一堆火,快起飞!”

  近两万的精灵部队立即黑压压的腾空而起,向著清风城飞去,飞到城头时,神族士兵呆了一呆,从来没见过这麽多精灵一起在天上飞,赶紧弯弓射箭,可是精灵们本无意於他们交战,飞得较高,箭矢到了身下就没什麽力道了,精灵们纷纷抽出短剑磕飞箭枝。

  近两万的精灵部队刚一落地,四面八方无数的神族士兵涌了过来。

  “低飞!”蝴蝶下了命令,和七星各领一个万人队,低飞著向左右逸去,神族几万士兵在後面追赶。

  鼓声响起,蹄人两个万人队发动了疯狂的攻击,片刻间冲到了城墙之下,死命往上攀爬,血雨纷飞,蹄人纷纷倒地,转眼间上千人变成了尸体,但是後续部队终於架上了上百条的云梯,不断破坏,又不断架起……

  三鼓响起,蝴蝶和七星领著精灵部队向城头飞来,城头上神族士兵高举长矛,阻挡精灵的著陆,无数飞箭疯狂向著精灵射击。

  七星大叫一声,砍倒两个神族士兵,率先脚踏实地,身後的精灵一个挤一个,黑压压的掩盖住长达两里的守御城墙,霎时间喊杀冲天,神族士兵已经与精灵部队短兵相接。

  “冲!” 封远大叫一声,躲在蹄人身後的的兰若云小分队和上千名精选出来的土人战士,踏著蹄人的尸体,窜上云梯,蹄人们暂时闪在一边,成国老父子手持长矛跟在封远身後。

  紧贴城墙守卫的神族士兵马上感觉到了压力,兰若云小分队的成员都是身具上层武功的高手,云梯才爬了一半,便嗖的一声施展梯云纵轻功飞了上来,一登上城头,便展开黑虎掏心、猴子偷桃、撩阴手、辟邪剑法、拈花指等诸类神功,更有横练金锺罩刀枪不入者被神族士兵惊为天人,吓得不敢上去拼杀!有的黑衣人扒住城墙,正准备单臂引体向上,不提防被神族士兵一刀砍掉四个手指,只好换另一只手攀爬,结果另一只手手指也被砍掉,神族士兵大喜,心想这下你还不掉下去,没想这黑衣人一个倒转金钩,竟然用双脚钩住城墙,这一招本来是钩住人家房檐偷听谈话的轻功绝招,此刻用将出来立即让神族士兵一呆,只这一瞬间,黑衣人纤腰用力,小腿一屈,已纵上城墙,偏偏他练的是一阳指,虽然只剩下二个大麽指头,功力反而大增,指东打西,立即让十几个神族士兵去见了阎王!

  诸如这类蹄人必死而黑衣人却能险中求生的例子不胜枚举,兰若云小分队稳稳占住了城头,把围攻精灵们的神族士兵驱散,掩护他们撤退,而这时候蹄人的大部队已经爬上城墙,他们虽然战斗力较低,但强在人数众多,简直是无穷无尽,潮水般的涌入清风城。

  封远放心不下兰若云,本来他应该撤退,一狠心,向著城门杀过来,迎面一将扑过来,刚要举刀,那人速度奇快,已经抓住了他胳膊,正是兰若云,大叫道:“笨蛋,快出去,骑兵突击!”

  “留下来一半!”封远大叫著发出命令,自己领著剩下的一半杀了回去,纵下城墙,向著营地奔去。

  “兄弟们,我们去开城门!”兰若云大叫一声,二百多黑衣人大声应和,向著城门杀去。

  城门通道里挤满了神族士兵,兰若云小分队却像一把尖刀一样,插入这紧实的肌肉里,向两边扩散。兰若云展开轻功,踏著敌我双方士兵的脑袋窜向城门,砍落门栓,厚重的城门立即轰然倒地,盖住了护城河,扬起尘土满天──!

  等在河对面的封远率领著几千人的骑兵队伍立即冲入城来,这一下更如羊入羔群──这些骑兵们因为无法参与攻城,早已经憋闷得如同千万只小虫在心里爬一样,此刻长矛飞起,马刀扬起,浑身充满了发泄的快感,每一刀砍向敌人,享受那利刃破体时敌人的惨叫声,无比兴奋!

  接下来的战争已经没有什麽悬念了──蹄人大部队随後冲进清风城,十一万神族士兵有七万被屠杀,四万投降做了俘虏,大将军完克当场战死。

  兰若云浑身浴血,有敌人的也有自己的,他顾不上治伤,先把各领军将领召在一起,臻野跟著封远在第一队里攻城,受伤较重,蝴蝶左臂上兀自鲜血不断流出,成国老额头上划了好大一处伤痕,至於封远,全身也不知道有多少处伤口了,其他人多多少少也付了一些伤,堂潇跟在骑兵队里,倒是没什麽大碍,最奇怪的是路里盖翁,竟然完好无损,很容易理解,他一直坐镇中军,压根就没往上冲。

  将领们报告伤亡数字,最惨重的当然是蹄人部队,死亡一万三千人,加上前些日子牺牲的四万多蹄人,只就蹄人已丧生五万多人,而伤者更是不计其数;精灵族死亡近三千人,加上前几次的伤亡,现在只剩下一万五千多一些;骑兵队只损失了几百人;土人部队的近千人却没剩下什麽,这些人没什麽战斗经验,遇上这样的惨斗只能付出生命的代价,让成国老心痛不已;兰若云小分队死了将近五十几人,受伤者却有三百多人,包括那个只剩下两个指头的一阳指高手在内,或多或少都受了些伤!

  兰若云命令将领们裹好伤口,整顿本部军马,尽快恢复秩序,就在清风城里埋锅造反,休息一晚,清风城里的老百姓们闭门不出,兰若云也不去理他们,到第二天时,留下十万蹄人和一万土人弓箭部队留守清风城,此城易守难攻,兰若云领教了厉害,所以对它充满了信心,自信这十一万部队守城绝不会有问题。

  港口上原有的船只都已经被凿坏,显然是完克见城破已是事实,下令破坏船只,多少对敌人能起到一些阻碍作用。

  还好兰若云在围城期间已经造下了五万条船只,虽然不如神族船只的巨大,但把我方这五十万左右的士兵运到海峡对岸还是绰绰有余的。

  当下,让土人部队护卫著辎重和伤员在後面缓行,蹄人部队最前,人类骑兵分布左右,形成一个浩浩荡荡的海船队伍,来他一个“万舸争流逐波驶,百万雄狮渡大海!”

  兰若云志得意满,多日里的满腔愁怀一扫而空,他站在船头上,迎著海风,心潮起伏:“阿秀,我来了!”

  身後三个少女嘻嘻哈哈的在那里又蹦又跳,闹了一会儿,臻野拉著堂潇跳上船头最高处,她个子高,紧紧搂住堂潇的小腰,堂潇平伸双臂,微闭双眼,秀发後扬,轻轻的说道:“臻野,你跳,我也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