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然香

裸兰 俞今 6672 2003.10.31 08:10

    

  政权的变更总要附带着流血事件的发生,大到一国之君,小到普通百姓,总有人怀念旧的东西,也因此产生新旧的矛盾,当矛盾对立双方终于无法有效解决的时候,人的生命就变得脆弱不堪。

  悠星尘跳下城墙而死的那一瞬间,无数的“反回归派”并没有像众人以为的那样改变自己的观点,他们在各个行业运用自己的影响力来阻挠神族的回归进程,而在这个世界生活惯了的神族百姓们,也不愿就此离开他们的“第二故乡”。

  从离人倾的大军进城到第二天左加仑王就任神皇,这一段时期爆发了四十七次市民游行示威,抗议神族回归。更有军队中的激进势力发起兵变,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神族士兵间的局部战斗。又有一些顽固派“国粹分子”割脉上吊,誓不与“叛国分子”同处蓝天之下。甚至出现了视生死如草芥的狂热派向着临时政府进行自杀式攻击!

  第二日,望天城外的万里平原上下起了惨烈烈的大雪,岚山沙漠里出现了汪洋大水,兴东海却被黄沙填平了几百米,裸兰平原上出现不知名的怪树,荒芜城里闹起了瘟疫……

  一切怪异的现象,使这风云变幻的世界变得神鬼难测,神族老百姓却认为这是上天的震怒,惩罚回归派的预兆!一霎时反对派的声威大振,暴民起义的频率渐渐超过了正常的示威游行。

  神皇就职仪式过后,人神兽三族的高级领导人坐在了一起。蒙城方向神族和兽族早已罢兵,望天城外的二十万神族援兵也和人类大军友好相处,暂时栖息在同一片平原上——这也是三方唯一感到欣慰的地方,毕竟军队还牢牢抓在己方手中。

  “魔族已经开始行动了,他们终于无法再忍耐!”子微晴轻轻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风尘仆仆的自然之子刚刚赶过来,被望天大陆上的大雪惊得呆了,此刻忍不住问道,“听说沙漠里出现大水,而海里却又黄沙滚滚,怎么一切都反过来了?”

  “是啊,裸兰平原上的怪树不但吞食我们的裸兰花,甚至连人类和牲畜也不放过,原有的生态平衡已经被彻底破坏了!”清影秀忧心忡忡的说道。

  “还好兽族人的主力军和以绿教徒为主的老百姓都在神族的土地上,否则荒芜大陆上的瘟疫也真够你们受的了!”新上任的神皇摇头说道。

  “还不止这些,听说岚山平原上发现了无数的不明怪兽,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现在该处平原上的居民们白天夜晚都不敢出门,经常会遭到怪兽攻击!”离人倾沉声说道。

  “子微,这一定和魔族有关吧?”兰若云看向子微晴问道。

  旁边清影秀怪异的瞪了兰若云一眼,子微晴恰好捕捉到了清影秀这特殊的眼神,看向她微微一笑,清影秀脸一红,表情尴尬。

  “现在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我们身处第二世界,而魔族现在占领着第一世界!”子微晴环视了周围人一眼,解释道:“虽然这是两个世界,但同样都存在于一个共同的星体上,只不过被人为的切割成了两个时空,这是史前文明的手段,我们此刻还无法解释这种技术。但可以肯定的是,两个空间里的环境是不一样的,比如,第一世界是海洋的地方,在第二世界就有可能是沙漠……”

  “哎呀,那是不是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要合并在一起了,否则我们的沙漠里怎么会有海水?”天真的堂潇大叫了起来。

  众人心中都是一凛,都觉得她这疑问确实有一定道理,如果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合并,那么两个世界的沙漠海洋高山和湖泊将一股脑的凑到一起,那个时候,说不定众人此刻开会的会议室恰恰就是一个火山口呢,那可就糟之大矣!

  “合并是不会!”子微晴沉思了一下说道,“魔族肯定是得知了我们三族的联合,决定先下手为强——多年来他们一直在寻找通过岚山通道的方法,但一直没敢像神族那样硬性进攻。因为岚山的生命体绝对不是好对付的,而魔族的生育能力又很低,他们不愿意把自己的人口浪费在这样的争斗上。但是,现在这种形势下,他们却是顾不了这许多了,为了打破我们三族的联合,把战场移动到第二世界来,他们开始进攻岚山通道。而且,显然已经取得一定的战果——一旦岚山通道被破坏,两个世界就会交错起来,到那时候,世界将再次陷入一个大灾难,那是一个时空错乱,无法挽救的世界末日!”

  众人一片静默,听着子微晴娓娓道来的严重后果,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僵硬的“怎么办”三个字,大家面面相觑,心头有如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

  “大家有什么想法都说出来,今天我们就是要群策群力,否则本皇也不会把你们所有的将领级人物全都召集起来了!”神皇大声鼓励着说道。

  “那还有什么考虑的,除了打进去还有什么好想的?”臻野满脸涨的通红,急迫的喊着,她一直等著有个男子汉出来说这句话,却不知为什么这些男人就这么懦弱。

  “噗哧~!”堂天乐了出来,看了臻野一眼,赶紧收住笑声。

  “打是肯定要打的,我们现在想说的就是怎么打?”路里盖翁闭着眼睛说道,也不看任何人。

  “还有什么好商量的,大家集合一下军队,找到那个什么岚山通道,一股脑的杀进去,佛挡杀佛,魔挡杀魔,岂不是好!”臻野大声道。

  “好,叶儿说的太好了!”朴当站了起来大声的鼓掌,“我完全赞成,大家鼓掌!”

  “你给我坐下,你算哪根葱!”臻海骂道。

  朴当还真不敢惹这个心目中认定的未来岳父,只好泱泱的坐下,嘟囔道:“叶儿说的确实好嘛!”

  臻海瞪了他一眼,严肃的说道:“关于这个看似浅显而其实复杂的问题,我从正反两个方面仔细分析,参考了多种哲学命题的原则性精神,在无数历史经验的正确指导下,化悲痛为力量,从平凡中见神奇,逐渐推理出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正确方法概念,结合古代几个伟大智者的未完成定论,在浩如烟海的知识海洋中大海捞针……”

  “臻老,快别浪费时间了,大家就要群起而攻之了!”荆文正小声提醒道。

  “嗯,最后我得出一个绝对正确的结论,那就是……”臻海看了一眼兰若云,“由我们的兰军师全权负责进攻魔界的策略制定!”

  “呼!”众人终于吐出了一口气,还真怕他说出什么在这庄严场合不该说出的话,不过他提议让兰若云出主意,对这以智略见长的人类军师,其他两族此刻都很佩服,包括这次夺取神族的统治权,也是兰若云想出来的方法,所以,与其这么大家你一嘴我一嘴的讨论,还不如让一个人总结归纳一下,提出一个完善的策略——时不我待,现在两个世界的战争实在是再也拖不下去了。

  大家都看向兰若云。

  “有一个前提!”兰若云沉思了一下,“在我们进入魔界之前,这个世界必须是清净的,没有任何其他势力在后面扯我们的后腿!”

  众人齐齐点头称是。

  “所以,现在当务之急是平定神族百姓的情绪!”兰若云眉头一皱,“而在最短时间内达到最好的效果的方法,无疑就是镇压了!”

  “用暴力镇压百姓的反抗?”神皇诧异道。

  “不错,尽管新皇登位需要给万民以安慰,但照目前的形势来看,短期内我们是无法安抚下他们的情绪的,除了镇压没有别的办法!”兰若云看着神皇不愿意的神色,又道,“我们可以适当的用一些怀柔的手段!”

  “无毒不丈夫!”角落里的成国老忽然冷冰冰的说了一句。

  众人一起向他看去,成定疆更是为这老子在子微晴面前给自己丢脸而愤怒。

  神皇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绿教!”兰若云有些担忧的说道,“绿教现在被然香将军堵在兴东海港处过不来,但然香的军队毕竟人少,可能也坚持不了多久,我们要兵分两路,一部分留下镇压神族百姓,顺便派先头部队打入岚山大陆,消灭那里由魔界里逸出的怪兽,另一部分就开去兴东大陆,将绿教徒赶到格丹大陆上封锁起来!”

  兰若云说着往离人倾看了一眼,离人倾摇了摇头,兰若云点了点头,离人倾又摇了摇头——两人在无声的交流,兰若云让离人倾去做这个任务,可以与然香相会,离人倾却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竟然不敢去。

  自然之子大声说道:“绿教这件事就交给我们兽族去办吧,毕竟这也算是我们种族的内部纠纷了,不能再麻烦各位!”

  兰若云想了一下,说道:“这样也好!”

  方更忽然愁眉苦脸的看了兰若云一眼,用生不如死的语气说道:“让我去岚山大陆吧,我决定把我有限的青春献给那些怪兽了!”

  斯菲哼了一声,撇撇嘴角,很不以为然。

  望川北抬起无精打采的头,看向浅靖羽,叹了一口气,又看向方更,哑声道:“阿更,我们哥俩儿一起去,在与怪兽的亲密接触当中,找寻那一个失落的梦吧!”

  浅靖羽一翻白眼,不屑的冷笑一声。

  “就是这样,兽族人去解决绿教,我们人类去岚山大陆开路,神族人解决自己的内部纠纷!”兰若云长呼一口气,“方更、斯菲,你们两个领五万帝国护卫军和两万神弓营,从东路进入岚山大陆;望川北和浅靖羽领同样的军队从西路进入,你们两人在岚山脚下会合,我会派小白的怪兽军团暗中协助你们!”

  “不!”斯菲和浅靖羽同时大叫道,“我反对这样分配!”

  兰若云看向清影秀,作了个眼色。

  清影秀正声正气的咳了一声,严肃道:“这是命令,反对无效!”

  浅靖羽和斯菲不满意的看着清影秀和兰若云,嘟起了嘴。而望川北和方更的眼中则又放出了希望的火花。

  “好了,那就先这么定下来了,有不妥的地方我们再商议,希望五日之后我们能解决所有第二世界的纷争,然后进军魔界!”兰若云大声的说道。

  众人齐声称是,臻海大声喊道:“鼓掌!”

  众人啼笑皆非,但也跟着他鼓了起来,世界上第一次三族联合会议就在这掌声当中结束了。

  ※※※

  会议一结束,人神兽三族的首领分别去进行进攻魔界前的准备。

  神皇不情愿的签订了《战时围剿反革命条例》,包括负责都城护卫的神皇亲卫军在内,神族出动了几万部队,在城里城外进行围捕反回归派的战斗,整个望天城都被鲜血染红,无数平日里的良民都在此时丢了脑袋,其中难免有错杀冤杀,在这样的时刻也没办法避免了。

  兰若云和清影秀正陪着神皇在城头看着,神皇面上肌肉牵动,不知是心痛还是觉得杀得痛快,眼中放出红光,紧紧咬着牙齿。

  猛然城外一小队黑衣骑士纵马快速奔进城来,片刻即舍了马匹登上城楼,兰若云定睛一看,却是狼克和乌云带领着五百多名的兰若云小分队,这支小分队已经交给了狼克训练并带领,狼克当然是用杀手的训练方式狠狠的修理他们,此刻的这五百多人,早已非是当年裸兰城里的那些无赖可比,他们都是能独当一面的超级高手,将是兰若云进军魔界的一粒最犀利的棋子。而封远则负责城外军队的驻扎,放风和守卫。

  “发现不明军队!”狼克走到兰若云面前,先向着神皇鞠了一躬,然后继续说道,“封远将军已经将他们截在了城外,好像是神族的部队,但却没有正规番号!”

  “哦?”兰若云疑惑的看了神皇一眼,向着城墙底下指挥围捕乱民的离人倾大喊道:“倾,好像有问题来了,你去看看!”

  “我们神族的军队都集中在这里了啊,怎么还会有军队?”神皇诧异道。

  离人倾在城墙底下答应了一声,带领一支骑兵向着狼克所指的方向驰去。

  远处传来军队的号角声,过了一会儿,离人倾领着一小队骑兵气急败坏狼狈不堪的跑了回来,而人类堵在最外围的骑兵却向着两侧散开去,让出一条大路来,一支奇形怪状的神族队伍从大路上向着望天城的方向开了过来,他们有的骑马有的步行,远远看去,仿佛装备也不是很齐整,但速度却是奇快无比,竟不比骑兵慢多少。

  离人倾急匆匆的爬上城墙,来到兰若云面前,急道:“你快躲一躲!”

  “躲?”兰若云奇怪道,“躲什么,魔族杀过来了?”

  “比魔族还可怕!”离人倾急得头上直冒汗,尴尬的看着神皇,却也不解释什么,在地上跳了几下,“你快走啊!”

  “疯子,我为什么要走!”背转双手,看见清影秀也同样诧异,轻声道,“阿秀,我们就呆在这里,城头凉快!”

  “咦?他们来得好快!”清影秀忽然仔细向着那对神族队伍瞧去,“若云,我看你还是躲一躲比较好!”

  “连你也这样说,与这支部队有关吗?”兰若云运目向渐渐接近的神族队伍看去,只见这支队伍服饰怪异,散乱不堪,队伍中的将兵面目狰狞,却各个身材粗张,孔武有力,大部分人身上都有一条到几条不等的伤疤,让人看上去更觉可怕,最奇怪的是队伍里虽然大部分都是神族,但也掺夹一些人类和兽族,队伍前面一个高大的身影,竟然是一个神族的异人,他高高的举着一面白色大旗,上面用血淋淋的红色写着四个大字:为父报仇!

  “为父报仇!”兰若云大叫道,“前神皇有留下血脉吗?怎么没听说过?倾,你怎么放他们过来了!”

  “除了神皇,你好像还杀了一个人!”清影秀提醒道。

  “我杀了然端啊!”兰若云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原来是然香来了,这下可糟了,快掩护我,我得找个地方躲一躲!子微哪里去了,借你的云蒸幻影术用一用!”

  “来不及了!”离人倾呆呆的说道,“她已经来了!”

  就见一团黑云猛然间从几千神族士兵的头顶踏过,直窜向城墙而来,半途中在墙壁上轻轻一点,已经落在了城头上。

  全身黑衣的神族奇女子然香隆重登场!

  兰若云做贼心虚的向她看过去,心中暗赞一声,只见她杏眼圆睁,长眉倒立,虽然怒气勃发,却难掩其天生丽质,虽不如子微晴和清影秀那样绝美,但眉目间的坚挺和执拗之色却使她拥有自己独一无二的奇特气质,一眼看过去,就知这女人绝不好惹。

  “谁是兰若云!”她大喝一声,向前踏了一步,眼光已经准确无误的瞄向了兰若云,身后狼克身形一晃,奇快无比的闪到兰若云身前,立时,一股杀手的霸气向四周发射出来。

  “吓唬我!”然香牙齿一咬,猛然间全身放出一股淡淡的黄光,狼克禁不住倒退了一步,撞在兰若云的身前。

  “好高明的炼气!”兰若云涌起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看见谁使用过,他展臂将狼克护在身后,大声到:“我就是你在心里骂了几千次的那个杀千刀!”

  “好,敢作敢当,早听说裸兰帝国的总军师是个文武全才的奇男子,今日一见,然香算是信了!”闭上眼睛,运气向兰若云探过去,片刻后又睁了开来,沉声道:“深不可测!”

  “好说好说!”兰若云微笑了一下。

  “香,你听我说,这事跟若云没关系,你要怪就怪我,打我骂我都行,杀了我也行!”离人倾看著然香,求恳说道。

  “倾,别那么软骨头,对女人一定要狠!”兰若云双目一瞪,看向然香。不提防耳朵一痛,清影秀阴测测的声音传来,“有胆量你再说一遍!”

  “阿秀,你……”兰若云羞得满脸通红,嗫嚅道,“我是说对外面的女人要狠,对自己家里的就一定要温柔!”

  清影秀脸一红,放开手,白了他一眼。

  “父仇不能不报,你拔剑吧!”然香冷冷的说道。

  “好,你能顾全大局,没有率领军队攻击我们人类,这份胸襟就不简单!”兰若云挑起大拇指,又道,“这样解决各人恩怨最好不过!”

  “不行!”离人倾忽然伸长脖子大吼了一声,“你们两个是不是想逼死我!”

  然香和兰若云一起看向他,从没见他这么激动过。

  “是我没有阻止他杀你父亲!”离人倾咬牙说道,“因为他说只要他活着我就永远也娶不到你,若云是我的好兄弟,他不想看我们一生痛苦,你如果不爱我,也不要找什么借口,我和兰若云是生死兄弟,他杀的人跟我离人倾杀的没什么区别!”

  嘶啦一声,离人倾扯开胸前衣服,露出胸膛,大叫道:“你要给父亲报仇,尽管剜了我的心出去,看它有没有变!”

  然香眼中一阵晶莹,但这女子极其坚忍,竟不为所动,依旧平静的说道:“如果你心中有我,为什么不来找我!”

  “在神族的土地上,我如果出现,难道会逃过你父亲的杀手吗?”离人倾有些哽咽的说道,“我不愿意让你为难,我怕你伤心!”

  “傻瓜!”然香背转身去,终于忍不住落下一滴眼泪。

  清影秀看了兰若云一眼,目光中好像在说:“你安全了!”

  没想然香忽然又气势汹汹的转过身来,紧盯着兰若云道:“你接我三招,三招之后,不管胜败,我们的仇恨一笔勾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