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惊现

裸兰 俞今 9422 2003.05.01 10:31

    旭日东胜,兰若云走出营帐,伸了个懒腰,多日来的困顿一扫而空。

  对面神族的营帐似乎有些什麽声音传出,仔细听听又不像,透漏出诡秘的寂静。

  “懒虫,起来了?”清影秀已经披挂妥当,此刻正站在营帐门口含笑看著他。

  “连续几夜没睡,实在是太乏了!”兰若云低声说道,如果不是因为身有紫气神功,早就累倒了。

  清影秀格格一笑,忽然指著对面神族大营说道:“好像有点不对劲儿!”

  兰若云放眼看去,猛地向前跑了几步,大叫道:“什麽时候变的?!”

  “什麽变了?”清影秀诧异问道。

  这时堂天兄妹、方更、斯菲和臻野等人都已经穿好盔甲,执好武器,等著上阵拼杀,蹄人部队已经从後方三里处接近敌方营帐。

  听到兰若云这般大叫,都向对方的营地看去,只见无数白色营帐在旭日的光辉下闪发著柔和的光芒,旌旗林立,一排排波浪的皱纹随著晨风的吹舞而翻滚,营帐外侧是一圈简易的木栅,连绵而去,不知多长。

  一切似乎与昨日全然无异,但又有一些不同,至於哪里不同却看不出来。

  几个人同时回头看向兰若云,只见他呆呆的盯著地方营帐的远方,眼中微微露出恐惧的神色,忽然大喊道:“蝴蝶,蝴蝶呢!”

  蝴蝶昨日带领精灵部队守夜,此刻打著呵欠飞过来:“兰大哥,什麽事?”

  “是什麽时候变的?”兰若云指著敌方营地问道。

  “什麽什麽时候变的?”蝴蝶诧异道。

  “营帐啊,营帐的位置!”兰若云挥舞著双手说道,“昨天的营帐是并排按扎的,今天怎麽变成交错的了?”

  “哦!”众人齐齐哦了一声,仔细看去,果然,秩序井然的白色营帐此刻却显得有些乱,给人以眼花的感觉。

  “这有什麽不妥吗?”蝴蝶疑惑道,“我一直监视著对方,除了发现他们把营帐掉了个个儿外,没有异常现象发生啊?”

  兰若云缓缓摇了摇头,叹气道:“派一支骑兵过去吧,营帐里没人了!”

  众人大吃一惊,齐道:“那怎麽可能?”

  兰若云转头对方更说道:“阿更,你亲自领一万骑兵去!”

  方更答应一声,点了一万骑兵,向著敌营缓慢靠去。

  “若云,是不是……”清影秀停了一下,“太冒险了吧?我们……”

  “敌人扎了这麽多营寨,除了吓唬咱们以外,另一个目的就是为他们的撤退做掩护,打乱营帐的排列顺序,监视的队伍就难以发现他们的行踪,他们相邻营帐之间都是相通的,士兵在其间行走,外面根本看不出来!”兰若云分析道。

  “可是,营地里明明有很多人在走动啊,巡逻兵也在正常巡逻……”蝴蝶说道。

  “那只是表象!”兰若云叹道,“我们过去吧!”

  跳上马背,向对方大营驰去,余人将信将疑的跟在他身後,手里兵器高举。

  前面方更的一万骑兵消息在敌人营帐之间,短暂的兵器交击之声过後,不断有人大声喊叫,有人呵斥,渐渐的声息不闻,只传来帝国护卫军有规律的马蹄声,在敌营中起伏响起。

  方更气急败坏的跑了过来,大叫道:“只有几百名老弱残兵,都抓了起来,还有两千多蹄人族俘虏,也都放了出来──敌人的主力部队不见了!”

  兰若云看著骑兵们押著那几百名缺胳膊少腿的神族士兵走出来,眉头微皱,说道:“对方竟然忍心放弃自己的士兵……”又看著被解救的两千多名蹄人族战俘,忽然感觉浑身一阵发冷,摇头道:“如果不是为了让他们冒充神族部队欺骗我方的监视部队,这些战俘早已经成了刀下亡魂──连自己的士兵都不爱惜的将领,怎麽可能放过敌人的战俘?”

  众人一起点头,都知道己方部队遇到了一个即冷血又厉害的神族将领,不怪兰若云说,如果今日不除去这人,他将是己方最大的障碍!

  “仔细审问一下这些神族残兵,问问他们神族部队的兵种配合?”兰若云向方更说道,其实只是他只是为了证实一下,如果敌人不是骑兵部队,怎麽可能在这麽短的时间里撤退得影踪全无?

  果然,神族伤病们因为不满意自己的被抛弃,竟然非常配合的告诉方更,这支只有不到八万人的部队,是清一色的骑兵,至於领军将领,这些神族士兵却不知道,对方做了很严谨的保密工作,这些火线士兵无法了解。

  兰若云苦笑一下,猜不透对方搞什麽悬虚,连己方部队也要隐瞒,当真做到了神不知鬼不觉,来去如风,稍隐即现。

  “我们去追击吗?”清影秀问道。

  “追不上了,这是敌人的土地,他们比我们熟悉,而且是有计划的撤退……哎!”兰若云苦笑,“……不用我们去追他们,他们还会再来的!”

  众人默然,忽然感觉一阵气馁:敌方总共也不到十万部队,在仙人峡和斯菲的近卫军火并掉万余人,又与蹄人大战一场,此刻,八万多的部队却把人类和蹄人几十万联军精锐部队耍的团团转──这是几个月来攻入神族土地所遭受的最严重的失败,虽然在战略上人类仿佛没有失去什麽,但从战争精神上来看,神族显然已经摆脱了被****联军突然袭击所带来的那种仓促感──他们已经缓过气来,开始组织有效的反击。

  “都是我不好,没有看住他们!”蝴蝶怯生生的说道。

  兰若云笑了一下,轻声道:“神族这个将领是只狐狸,你这只小蝴蝶怎麽能斗过他!”

  “那你这只老狐狸还不想办法!?”臻野在後面大叫道。

  “是啊,兰军师,你老人家高兴一些,快定下计策!”清影秀笑道。

  “对方神出鬼没,狡兔三窟,兰狐狸头大如斗!”堂天哈哈大笑著说道。

  众人哂然,却见兰若云不以为然,摊开双手说道:“兔子再厉害能吃掉狐狸吗?!”得意的笑了一下,大声道:“以不变应万变,小北应该已经将铃蓝城拿下来了,我们去与他会合吧!”

  ※※※

  望川北志得意满的站在铃蓝城门口,浅靖羽大马金刀的站在城头,两人一上一下,形势微妙。迎著兰若云,大部队会合在铃蓝城,补充粮草,埋锅造饭,稍是修整。

  方更鬼鬼祟祟的跟在斯菲身後,看著她钻进大帐,心里七上八下,悄悄的绕到营帐门口,卫兵把长枪架成十字,挡在他面前,大声道:“止步!”

  方更不敢发火,盯著说话的卫兵用力看著,一定要把震住,没想这卫兵是个远视眼,竟然对他熟视无睹,直到同伴用手指捅了捅他,小声道:“好像是方统领!”

  斯菲在营帐里听得真切,大怒道:“让他给我滚开!”

  两个士兵嘻嘻一笑,远视眼幸灾乐祸退後一步,看清是方更,陪笑说道:“方统领,我们将军这几天脾气暴躁,你还是别来惹她,当然,你走开就好了,也不用滚了,知道什麽叫走吗?单腿为跳,双腿为走,你迈个步试试?”

  “去你妈的,你给我滚开!”方更忍不住大怒道,一把将他推开,闯了进去。身後远视眼委屈道:“追人家不成就拿我撒气,真是没风度!”

  斯菲转过身来,眼睛有点红,看著方更,猛然窜了上来,“啪”的一声,狠狠打了方更一个耳光,这一声耳光响亮之极,方更的脸蛋立即红肿了起来,营外,远视眼忍不住轻叫道:“打的好!”

  “菲菲,你听我解释!”方更捂住脸庞,疼的眼角含泪,“事情不是那样子的,它是……它是……,阿秀,我呢……!”

  “我不听,我不听──!”斯菲抓住他胸口衣服,猛的举了起来,“砰”的一声扔出了营帐。

  方更跌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疼的直咧嘴,抬起头,看见两张眉开眼笑的脸孔,正是远视眼及其守卫同伴。

  方更一阵脸红,也不好意思纠缠下去──他和斯菲,两个人都是急脾气。自从兰若云离开裸兰前去荒芜大陆,清影秀开始公开思念,那副要死要活的模样让裸兰议事厅里剩下的三个青年男子的火热的心逐渐变得冷却,在自知无望之後,方更和望川北二人将目光转移,一下子就笼罩在了斯菲和浅靖羽身上。但二女极其不忿两男的这种欲图“移花接木”的想法,完全不给二人好脸色。经过一段时间的软磨硬泡和死缠烂打,斯菲渐渐有些动摇,方更窃喜之下加倍殷勤,不提防仙人峡一战,作为帝国护卫军统领的他,以保护总领清影秀为己任,无法顾忌到斯菲,终於万千努力,毁之一旦,心中沮丧实非言语所能形容。

  望川北由对面走来,看见方更脸上的掌印,忍不住想笑,一想到浅靖羽的冷若冰霜,立即笑不出来了,两人对视片刻,同时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苦笑,之後又摇了摇头,欲语泪先流!

  望川北走进兰若云的中军帐,发现清影秀也在,立即变得扭捏起来,眼见两人态度亲密,又不愿意就这样退出去,心中疑惑实在到了不吐不快的地步。

  “别担心,一开始是这样子的!”兰若云头也不抬的说道。

  “可是,你说这样她就会对我另眼相看的!”望川北气道。

  “你怎麽知道她没有对你另眼相看!”兰若云抬头问道。

  “那还用说吗,刚才我对她笑了一下,她就在地上吐了口唾沫!”望川北激动起来,“那是什麽意思嘛!”

  “恭喜恭喜!”兰若云呵呵笑道,“女人嘛,越是对你好,越不好意思表现出来,只有等到时机成熟之後,再也无法忍耐,她才会变得热情如火!”

  清影秀白了他一眼,眉角春意大盛,显然是想起了自己从前正是百般毒打兰若云,之後却难以割舍的爱上了他──难道女人真的是这样奇怪?

  望川北无限向往,想象著浅靖羽热情如火的模样,叹了口气:“可她为什麽要这样呢,阿秀对你好,现在可不都表现出来了?”

  清影秀凤眉倒立,怒道:“你敢再说?谁对他好了!”

  望川北吓得立即住嘴,心道:“这样还不算好的话,我倒希望你对我坏一坏!”

  “人家女孩子都有矜持的嘛!”兰若云又看了眼清影秀,清影秀脸上一红,转过身去。

  “矜持是个什麽东西?”望川北咋舌道,“我不要她矜持,嘿嘿,我要她热情如火!”

  “那也好办,我们可以试一下!”兰若云坏笑道。

  “怎麽试?”望川北满眼热望的神色。

  “这得需要阿秀来配合一下,你求阿秀吧!”兰若云打了个呵欠,斜眼看著清影秀。

  “都跟你们说了,别把我牵在里头的,我可不想骗小羽!”清影秀微带薄怒。

  “阿秀!”望川北眼泪汪汪的说道,“你救救我吧,再不知道她心中真实想法,我就要死了,我死了不要紧,帝国的监察事业由谁来继续呢,哦,阿秀──!”

  “我不管!”清影秀一转身,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真的不管?”望川北忽然加大声音。

  “就是不管!”清影秀坚持。

  “好,那麽就全泡汤了!”望川北转过头来对兰若云说道,“我们的约定可不能算了,你的计策都不灵!”

  “嘿嘿,等一下,还没到最後呢!”兰若云走到清影秀身後,小声道:“你要是不跟著我演戏,就乖乖的学煮饭,两者你任选其一吧!”

  清影秀跺了一下脚,转过身来,嗔道:“到底要人家干什麽嘛!”

  “只要这样这样……”兰若云小声对二人说道。

  望川北大喜,不好意思道:“只怕对阿秀有点不敬!”

  清影秀一笑:“那倒没什麽,就是小羽……!”

  兰若云一摇手,劝道:“我们也是为她好嘛,保管她以後对咱们感激不尽!”

  望川北喜滋滋的鞠了个大躬,说道:“是了!”,正要退出去,清影秀忽然叫住了他,神色扭捏,脸孔涨红,低声道:“小北,你说话可要算数,那个……那个……我们俩去你家吃饭,你可不许往出撵!”

  ※※※

  行军鼓起,祭旗已过,拔营收寨,会齐了城外的蹄人部队,兰若云率军向北,开始向望天城的方向前进。

  队伍前面,望川北拿著一个巨大的梨子,笑嘻嘻的纵马到清影秀面前,殷勤道:“阿秀,这梨子是我在城中发现的,就这麽一个,没舍得吃,你尝尝!”

  清影秀嗯了一声,却不伸手接过。

  兰若云在旁边不满意的说道:“小北,阿秀不吃梨子!”

  望川北神色一正,大声道:“这怎麽能是普通的梨子呢,这是我的一颗心,难道梨子有错吗?梨子承担了这样大的历史责任,我们不应该感谢它吗?哦,梨子──献给阿秀的最珍贵的礼物!”

  清影秀头皮发麻,忍住喉头作呕的感觉,却忘记了下面的台词,憋得脸孔一阵发红。

  就听旁边传来一声怒哼,浅靖羽满脸酸气,噘起的嘴上能拴一头小牛,狠狠的瞪著望川北,猛然扬起马鞭,“啪”的一声用力抽在马屁股上,直向前驰去,把前面正在马上大声议论的封远撞得转了个圈儿。

  “她……她……哈哈哈……成功了……”扑通一声,望川北栽下马来晕了过去,嘴角挂著幸福的笑容。

  众人赶紧救醒,望川北还兴奋得合不拢嘴,东指西点,说不出话来。

  猛听得方更阴测测的冷笑起来:“这下可好了,有人走上了我的老路,看你怎麽解释这个误会?”

  望川北一下就傻了,笑容凝结在脸上,看向清影秀,清影秀樱桃小嘴一张一合,吃著兰若云刚刚给她削好了皮儿的那个大梨子,这可是小白千里迢迢一夜归来所孝敬的好东西,清影秀吃得小脸儿红扑扑的,看见望川北瞧向自己,声明道:“我只答应演戏,至於这後遗症,可跟我没关系!”

  望川北又看向兰若云,後者假意看著天空,过了良久,实在无法忍受前者热辣辣的恳切目光,只得干咳一声,看向望川北,鼓励道:“现在你已经知道她心里有你了,这就成功一大半了,你别愁眉苦脸的,总有办法叫她对你笑脸相迎,放心吧!”

  望川北心中稍稍好过一些,颤声道:“全……全靠你了……我知道小羽会做清焖红鱼!”

  “真的!?”兰若云和清影秀同时问道,咽了一下唾沫,鼻端似乎已经飘来了清焖红鱼那香喷喷的味道。

  ※※※

  望天大陆是世界上最大的大陆,领土面积相当於清风、格丹和裸兰三块大陆的面积之和,在神族入侵以前,一直作为人类的首府而名扬宇内,当年人类离开的时候,这座大城已经建造得辉煌无比,城墙高耸,绵延数里,望天河环绕期间,成一三角形状,流成天然的护城河,即给这城市增添了河边景致,也能有效抵御外敌侵入。城中房舍众多,道路整齐,规划的井井有条,建筑物新旧风格交替,各种树木点缀其中,街上繁华热,百业兴旺,众商云集。神族占领以後,更是下了一番苦功夫,加入了许多本民族的东西,使这当世第一大城更具别样风味。城中居民富庶众多,神族有五分之一的人口汇聚在这座大城市里,帝王将相、贩夫走卒、熙来攘往的人群、美轮美奂的建筑群、四通八达的宽广大路……这一切构成了眼前这世界上第一超级大城,神族的首府──望天城。

  兰若云率领以人类为主、兽族精灵蹄人为辅的联军,在一个半月连克神族十七道封锁线,在接近望天城二公里处,兰若云双手向後一扬,封远令旗一展,几百个传令兵往复奔跑,大军片刻後即停了下来,主旗下,清影秀红盔红甲,满面英气,凤目炯炯发光,越众而出,望向远处朦胧的望天城,缓缓吐出了一口长气,忽然面孔一阵抽动,泪水在眼圈里滚了几滚,顺著白皙的脸庞滑落下来,她闭上眼睛,沈重的说道:“祖先,我们终於回来了……!”

  兰若云、堂天、堂潇、方更、望川北、斯菲和浅靖羽,纵马站在她身後,均是神色肃然,心潮澎湃,眼中泪水莹然。

  路里盖翁、蝴蝶、七星、臻海、臻野、荆文正、朴当这些兽族人士站在第三排,也感觉心头沈重,而土人心中更是有两种不同滋味交流,人类的家乡是否就是土人的家乡?

  当人类主力军陈军於望天城前时,蒙城方向神族和兽族的战争已经达到了白热化的阶段──神族现在是进退不能,如果放弃蒙城不管,兽族大军将与人类主力再次结合,那时望天城誓将不保;而如果守住蒙城,望天城中的守兵绝挡不了人类长期的进攻。

  因此,蒙城的神族主力军队开始大举进攻兽族,迄今为止,已展开了七次大会战,誓要不惜代价,在最短的时间里打败兽族主力军,之後立即回军援救首府。而望天大陆上的零碎守军,在十七道防线皆破的情况下,全部撤入望天城,希冀依靠望天城强过清风城十倍的防守优势来瓦解人类的攻击,直到己方的大部队回军。

  战争在清影秀的人类主力军离开後不久开始打起,自然之子避重就轻,虽是与神族进行大会战,却是不断撤退,每一次会战就撤退几十公里,如今早已在蒙城外二百公里外。神族动用了包括天使和异人部队在内的最精锐部队,而兽族尽可能避其锋锐──对方打过来,自然之子下令接战,而当神族歇息时,兽族也不进攻,神族妄图後退,兽族就上去骚扰,根据兰若云的策略,至少要将神族的主力在蒙城拖上三个月以上。

  战争成胶著状态,拉锯般的在望天大陆上持续著。绿教徒扫荡了兴东大陆的大部分,正蠢蠢欲动,欲图渡过兴东海前来望天大陆与人类分一杯羹。

  裸兰历1184年秋季,十月,兰若云的****联军将望天城团团围住,开始攻城。

  望天城的守御还远强於清风城,甚至比裸兰城犹有过之,而且此城是神族首府,居民众多,神皇亲临城头,率领军民共御强敌。

  时间就是生命:兽族主力军在蒙城方向,虽然使用几近耍赖的战略拖住神族大军,但以天使和异人为主的神族精锐部队依然给他们带来了每天万人以上的伤亡数字,如果人类在月内不攻下望天城,兽族将全军覆没;那时候不管人类是否攻下望天城,结局都将是悲惨的,没有了兽族主力军的配合,人类将无法战神神族大军。

  就是在这样以生命为代价争取的有限的时间里,清影秀、兰若云等一干重臣拔出长剑,亲身参与到轰轰烈烈的攻城战当中去。

  望天城建在一望无垠的望天草原上,四面城墙周长长达几十里,人类与兽族接近七十万的联军围住这超级大城以後,在四座城门发起猛烈进攻。人类步兵与蹄人战士配合,冲锋爬城,在城头上与敌人厮杀,神族派出保护神皇的五万亲卫军,加上十七道封锁线上撤下来的残兵败将,在神族老百姓的配合下,打退了人类一次又一次的死亡冲锋。

  连续进攻七天,****联军死亡人数超过五万人,堂天、方更、斯菲和封远等将领都负了伤,臻海和成定疆受伤严重,送往後方救治。

  到第八天时,己方士气开始下降,而望天城守军的防御工事也渐渐被打开缺口,滚木、巨石、沸油、火箭等守城武器渐渐告罄。但是人民的力量是伟大的,在这紧咬关头,神族老百姓们将自家所用食油拿出烧开,浇向攻城的敌人;把自己的铁锅大碗取出,砸向敌人;把自家的树木伐掉,扔向敌人……

  望天城里除了逃掉的神族百姓,至少还有占神族总人口十分之一的百姓在守城,那是几百万的巨大数目,人类和兽族的这七十万军队,变成尸体的人数越来越多,而神族的军民却如疯子般堆城血肉长城,紧紧守护自己的家园。

  守城的老百姓甚至故意放进敌人来,让他们身後等待参与守城的老百姓一拥而上,用牙齿和指甲将放进来的敌人咬死抓死,民族的仇恨在这样的景况下变得鲜血淋漓,当神族的老百姓们擦拭著口角的鲜血时,他们当然想不起,神族的士兵也曾这样被人类的老百姓咬死。

  兰若云头上被巨石撞到,包扎起了一块白布,他挥舞起长矛,在封远、清影秀和堂潇等人的配合下,一次又一次冲上城头,杀敌无数,可最後总是被神族老百姓们的肢体堵住去路,每次败下城来,他抓起衣服一拧,鲜红的血水流了一地──!

  第九天,人类围城队伍後方遭到了不明敌军的袭击,封远亲自带了一队骑兵去迎击,却大败而归,兰若云一下子就知道了,是那支神秘的神族军队又出现了。

  在人类後方部队大乱的时候,城头上的神族守军欢呼鼓舞,知道是自己的部队来支援,士气大振,虽然不敢打开城门两面夹击,却也在城头上加倍重创了攻城敌人。

  第十天,神秘敌人再次出现,不断在後方发动大规模冲击,蹄人的步兵竟然伤亡近万。兰若云不得不停止攻城,亲自领兵来围剿这支骚扰部队。

  一直到第十五天,这支军队仿佛有上天入地之能,绝不与人类主力军接触,只挑围城队伍的弱势队伍攻击,而他们的攻击力又极强,给****联军造成极大伤害。

  第十六天,兰若云一咬牙,决定单独去刺杀对方的统军将领──对方可以避得过大部队,却逃不过他这类经受过杀手训练的追踪高手!

  一连两天,神秘敌人没有出现,神族主力军却从蒙城方向派出一个二十万人的援军向著望天城开了过来。

  第十九天,兰若云骑上小白,在傍晚时分发现了这支搞得自己满面发烧的神族骑兵,他们的部队成一个奇怪的形状盘旋在一座高山的山腰。

  兰若云心下大畅,心道:“这厮是战争高手,让我来看看他的武功如何,这样的对手,真不忍心偷偷摸摸的杀掉!”

  小白停在山腰上,兰若云跳下马背,向著对方的营帐潜去,越往前走,营帐所排成的样式越清楚,兰若云心下暗自赞叹──那是一种非常高明的阵法,彼此呼应,能防止敌人的突然袭击。

  兰若云潜进营帐群落的中心,侧耳细听,立即大吃一惊,大帐中竟然传来兵戈之声,夹杂著模模糊糊的惨叫──何以外面这许多士兵竟然好整以暇的在这里巡逻。

  “是了,他们当然不可能如我这般听得真切!”兰若云想到这里,躲过巡逻队,飞快的向著中军帐纵去,一下子纵上帐顶,拨出短刀割开牛皮,向里张望。

  一个著装华丽,面目英俊的神族中年男子举剑架开两柄奇快无比的短刀,却无论如何也躲不开左胸那件怪状兵器的袭击,狂吐鲜血的同时,面如金纸,委顿下去,眼见是不活了。

  兰若云心里一凉,暗道:“怪不得可以在千军万马之中来去自如,原来是希姆领著他的杀手集团亲至,看来这些杀手皆是集团中的高手!”那件怪状兵器是一个镶著骷髅头的权杖,正是希姆所用。

  在那中年神族男子倒地的一刹那,被十几个黑衣人围攻的另一个神族年轻人大声叫道:“左加仑王!”声音惶恐,急中带怒,他竟然也用同样的快刀,狠狠砍倒两个围攻他的黑衣人。

  听了这一声“左加仑王”,兰若云浑身巨震,全身一阵发软,不是因为左加仑王本身,而是为这个声音……就在他呆这麽一呆的瞬间,希姆哈哈大笑道:“二号叛徒,觉悟吧!”挥杖向因击杀两名黑衣杀手而无法防守胸前空隙的神族年轻人袭去。

  兰若云向那人盯去,胸口有如被利刃绞割,大叫一声:“倾!”撞破帐顶,天兵突降般落了下来,还不忘凝聚内力大叫了一声:“有刺客啊!”挥刀挡开希姆以为必中的一击。

  兰若云回头向那人看去,正是离人倾,一霎时二人如在梦中,眼中喜悦由点及面,逐渐扩散开来,仿佛如烟花般,猛的爆裂开来──!

  “当当当当──!”兰若云连挡希姆十七下快杖,退了十七步,却始终与离人倾靠在一起,背後的黑衣少手被离人倾挡住,在中军帐外无数的神族士兵叫喊声中互相对看了几眼。

  “撤退!”希姆大喊了一声,阴沈沈的看著兰若云,骂道:“不知好歹的家夥,难道我不是在帮你吗!”最後向兰若云击了两杖,纵声而起,穿出大帐,在神族士兵当中杀开一条血路,扬长而去。

  剩下的黑衣杀手们则没有那麽幸运,如果只是普通神族士兵也奈何不了他们,但兰若云存心不想让他们再捣乱,决定把他们留下来。

  离人倾指挥士兵东西堵截,片刻後将十二名杀手全部抓住,只有希姆一人逃脱。

  离人倾命士兵将刺客押入地牢,回到中军帐,看看兰若云,猛然扑了上来,两人紧紧抱在一起,感受著那种生死之交再次重逢的复杂情怀。

  “兄弟,可想死我了──!”两人同时大叫,激动的泪水夺眶而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