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四章 激战魔兵

裸兰 俞今 5678 2003.10.31 08:11

    

  兰若云和清影秀赶紧跟上,三百多名黑衣人在狼克的指挥下整齐的尾随在后,兽人族的蝴蝶和蜻蜓这对姐妹花也在这支队伍当中,而蜻蜓更是有着双重身份,对这岚山通道又极其熟悉,因此在前面领头。

  这巨大的斜面极不好走,如果不是武功高手休想通过,而斜面下的大路却被魔族的卵状建筑紧紧守住,军队要想通过岚山通道进入魔界,必须要先消灭这些阻碍物。

  兰若云一马当先冲到壁垒后面,一号精神体已经向前线传达了援军到来的好消息,但也许是这些精神体本就视死如归,或者不善于表达感情,他们只是冷冷的看了看身材和气势远远不如己方的这些黑衣人。兰若云仔细看过去,差点没笑出来,只见大约八百人的精神体,分成八个小队,每一百人形成一个圆圈围在一起,每个人都将身体奇怪的形状展开,恰如人类将衣服脱guang一样,露出里面黑白叫错的奇怪裸体。兰若云向离自己最近的一个精神体的两腿之间看去,发现那处是光秃秃的。于是,在这血雨纷飞的战场上,兰若云先生忽发齐想:显然,精神体也不是不死的,而且他们也有后代,可是他们并没有性别,怎么繁殖?

  这些以百人为一队的精神体们,每个圆圈中都发出汹涌不绝的巨大气劲儿,这是每个人把体内的内力发射出来,结成一个巨大的波气球体,他们就是这样不断的把这巨大的波气球向着狂涌上来的魔族士兵们抛去,每一个波气球丢到密集的魔族冲锋队伍当中都会产生大面积的杀伤力。就仿佛是一个巨大的、有着超级杀伤力的投石车,给敌人造成可怕的伤害。而这样的“投石车”竟然有八辆。况且他们是居高临下,力气又大,魔族还在十丈开外,他们的波气球已经砸了过去。兰若云所看到的,魔族在远处便即倒下的场面正是这样造成的。

  而当魔族高手出动以后,通过高明的轻功,于千钧一发之际避过精神体的大面积攻击,有一些已经迫近,与最近的百人小队打了起来。这百人小队立即分出大约三十个人,去阻挡敌人的突破,其他七十几个人依旧联手发气,只不过这种气体的威力变得小了一些。

  兰若云立即看出了这其中的关键,不等一号首领开口,一挥手,三百多名己方高手已经窜到了岚山精神体的防守线前面,接替那三十几个精神体,抵御住魔族高手的攻击,而那三十几个精神体则回到本队,继续他们波气攻击的大业。

  终于与魔族正面交战了!

  兰若云以及手下的将士们心里一阵激动,迫不及待的向着对方看去。赫然发现对方的打扮竟然和己方相似,清一色的黑衣,面罩裹住头颅,神秘不见庐山。

  “这是希姆带回来的杀手!”兰若云这样想着,到处寻找希姆的身影,不断有飞快的短刀向他招呼过来,他一一挡开,却没有发现希姆的身影。

  “都是自己人,兄弟们倒戈吧!”狼克忽然阵前大叫起来。己方的黑衣人大都将面罩摘了下来,狼克的声音这些人却是熟知的。乌云也大呼起来,“我是乌云教官,哎呀,别砍我!”

  过了一会儿,魔族人终于冲了上来——!

  “我的天啊,这是什么东西!”战乱的人群里传来大胆姑娘臻野的喊声。

  火红的头发坚硬如针,根根上立,或者乱蓬蓬的垂下来,狰狞的面目,巨大的闪着青光的牙齿外凸,高大挺立的身躯,黑黝黝的肌肤,充血的眼睛暴射出冷森的光芒,有的头上还长出寸长的肉角来……

  正是希姆等人魔化之后的形象,少年的兰若云也曾经变过这副德行,这就是魔族,揉和了野兽基因的人类的近亲,拥有着超级战斗力,神族的死敌——

  此刻,正统的两个世界的对立争斗正式开始!

  魔族的身材高大,力大无穷,况且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可怕的东西,人神兽三族的精锐战士们立即变得气馁起来,对抗那些黑衣人还好,可是与这些魔族打斗,气势上先输了一层。

  兰若云长剑翻转,在一个高大的魔人的脖子上带起一蓬血雨,看着他倒地而亡,大叫道:“不要怕,驴子再大也打不过老虎!”

  一个人类战士灵巧的躲过一个魔人的棒槌,双腿却发颤了,心里禁不住想道:“谁是驴子谁是老虎啊,我怎么感觉自己像头蠢驴!”

  尽管那魔人老也打不到他,而他的鬼影迷踪步又已经练到了第十二层,但是一看到对方那狰狞的面目,就禁不住想起小时候外婆说的故事:从前啊,有一个小山村,本来很平静,后来跑进来一个狼妖,专吃小孩,吃了小孩的狼妖……

  “你吃了多少个小孩子?”战士问魔人。

  魔人呼呼喘着气,却不会说人类的语言,正想着对方的意图时,后背一痛,鲜血泉涌,倒地而亡。兰若云转过身来,向那战士训斥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魔人也是人嘛,不要伤人家自尊!”

  “如果你能留下他性命,我相信他会很欢迎你伤他自尊!”战士这样想着,当然不敢说出来,看见兰若云一招毙敌,虽然是偷袭,毕竟也让自己信心大增,一霎时仿佛连吃十盒肾宝,精力充沛,展开鬼影迷踪步,时而穿梭于敌人胯下,时而翻越其眼眉,当真是静如处子,动如脱兔,来无影去无踪,神龙见首不见尾,如一缕青烟般在敌阵中进进出出,杀敌无数。

  以兰若云为首的将领们就这样在敌阵当中一边杀敌,一边以身作则,来刺激战士们的英勇之心,加上己方占领了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势,而岚山精神体的八辆“超级投石车”更是炮无虚发,只要让人类的战士缠住了,就将丧命在精神体远远抛来的波气弹之下。

  清影秀领着堂潇、臻野、蝴蝶、斯菲和浅靖羽,组成了一个“五女屠魔小队”雌声阵阵,娇斥连连,众魔人纷纷倒地。子微晴向兰若云打个手势,两人运起云蒸幻影术,紫白两道若有若无的光芒在战场上往复来返,敌人往往莫名其妙的就丢了脑袋,却连对方的影子也看不到,这就是云蒸幻影术的可怕之处,叫做杀人于无形。

  过了一会儿,离人倾的队伍从侧面杀了过来,两支队伍会合在一起,坚强的抵御住了魔族的进攻,而岚山精神体因为不用分出力量去对抗对方的高手,可以安心的发气杀敌于几丈开外,重创敌人无数。

  这场守卫战只打了三个多小时,强悍的魔族实在无法突破人类五百多名最精锐战士的守卫,而岚山精神体的超强力攻击已经让他们付出了三千多名士兵的代价。

  卵状建筑物中想起了一阵奇怪的似乎是陀螺的声音,魔族终于撤兵。

  狼克嗓子都喊哑了:对方的黑衣杀手大都是自己训练出来的,他实在不愿意与他们为敌,只好命令手下将其生擒活捉,这样一来难度加大,想活捉这些武功高强并且视死如归的黑衣杀手,当真是谈何容易。后来还是在兰若云和子微晴几乎隐身的高明武功的帮助下,才终于抓住了十几个黑衣人,而大部分还是随着魔族撤了下去。

  部队撤回城堡,兰若云清点人数,己方损失了三十几个战士,这是在最初接触到魔族时因为恐惧才被对方有机可乘,否则以他们超绝的轻功,即使伤敌不成,自保总应该没有问题的。倒是几乎每一个人都受了些伤,这其中有对方的黑衣杀手造成的,也有岚山精神体的气体炮弹殃及池鱼。兰若云用气疗术一一为他们治疗,直累得浑身冒汗,最后忍不住一头栽下去睡着了,清影秀将他抱住,用内力帮他恢复。

  堂潇却一反往日的活泼,只是站在城堡的窗前,一瞬不瞬的盯着对面的那卵状建筑,眼中的神色是追忆与迷惑,然香和她说了几次话,她只是笑笑,不像往日那样喜欢玩闹。

  岚山的精神体们似乎不用吃饭,静静的看着几百人包扎着伤口,然后围在一起进行食品补充。现在他们眼中的疑虑之色已愈见减淡,当然是因为战士们优秀的表现,使这些异类刮目相看。

  在这岚山通道之中,不分白天黑夜,通道里是古怪的类似太阳的巨大光球,永远一动不动的挂在半空当中,天色总是那么黯淡,即不像人类在白天里那样通明,也没有人类世界不见光明的黑暗。

  按照所过时间来推算,现在应该是晚上。

  兰若云痛快的休息了一个多小时,紫气再次变得充盈,精神抖擞起来。

  一睁眼,看见堂潇还在那里一瞬不瞬的看着窗外,仿佛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脸上神色……兰若云从来没有看见过此刻的堂潇,一瞬间,他有一种这可爱的女孩子瞬间长大成人,而且就要离开自己的感觉!

  大厅里忽然变得寒冷起来,空气中的伤药和血腥气息时而传来。有几个人在巨型雕像的脚下生了一对火,几百名战士里里外外围了几圈,躺在地上休息着。然香和离人倾躲在一边,亲热的说着什么,望川北讨好的跟在浅靖羽身后,拿着一个水杯,关切的问小羽你是不是很渴?斯菲脸上神色古怪,看看望川北,又看看浅靖羽,最后停在远远躲在一个角落里的方更脸上。冷面修罗方更满下巴的胡茬子,双眼血红无神,目光呆滞,不断的把手中的酒壶往嘴里塞,咕咚咕咚的灌着,仿佛永远也不会喝醉一般。斯菲皱起了眉头,哼了一声。堂天竟然和臻野凑到了一起,故作高大潇洒状,侃侃而谈,大有唾沫横飞淹死听众之势,偶尔抽出长剑虚劈两下,臻野则露出微微崇拜的神色,或者有时会疑虑一下,但也只是一瞬,而朴当则躲在一边和臻海下土棋,大部分的注意力却用来支起耳朵倾听臻野和堂天的谈话,结果被臻海杀得接连大败。荆文正呆呆的盯着火光,仿如石像。蝴蝶抱住蜻蜓,上上下下的打量和摸索,不时发出惊疑的声音。成国老慈爱的看着儿子,而成定疆却东张西望,显然是在搜寻子微晴的身影,子微晴却再次失踪,不知身在何方!

  兰若云抬起身,揉了揉自己枕着的清影秀的大腿,柔声道:“麻了吧?”清影秀妩媚的一笑,想站起来,皱了一下眉头,嘟嘴道:“真的麻了!”忽然抬头看向堂潇,低声道:“潇潇好像不太对劲儿!”

  兰若云点点头,走到堂潇身后,柔声道:“怎么了潇潇,想什么呢?”

  堂潇有些痴呆的转过头来,似乎还没有从沉思中清醒过来,看清是兰若云,猛然扑在他怀里,哽咽着说道:“兰大哥,我好难过!”

  兰若云吓了一跳,安慰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我也不知道!”堂潇哭道,“就是心里好伤心!”

  堂天走过来,一把推开兰若云,自己搂过堂潇,柔声道:“妹妹,怎么了,这小子哪里会安慰你了!”

  堂潇哭得悲悲切切,兰若云浑浑僵僵,没来由的心里一阵疼痛。

  堂潇在哥哥怀里哭了一会儿,抬起头来看了堂天一眼,忽然转过身来,又趴在兰若云胸口上哭了起来。

  堂天尴尬得直咬牙,看着兰若云不断用那只柔软的充满男性魅力的手在堂潇的背脊上轻抚,叹了一口气。

  “好了好了,潇潇,别哭了!”兰若云心中奇怪,却不敢问,怕一问她又哭起来,倒是清影秀,却不像往日那样吃醋了,甚至还走过来帮堂潇把零乱的头发整理好。然香、斯菲和浅靖羽也过来安慰,可是大家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全都是莫名其妙。黑衣人里有色心较重之人,脑袋里难免充满了恶心的想法。

  整个大厅里渐渐静了下来,只闻堂潇不断啜饮的压抑的抽泣声和兰若云轻软温柔的安慰,所有人的心中同时伤感起来,只有那些似乎没有感情的岚山精神体,眼中充满疑惑不解,呆呆的看着这个小插曲。

  过了一会儿,子微晴回来了。看见哭泣的堂潇,却似乎并不感到惊奇,而是轻轻的长叹一声,这声长叹因为极力压抑,反倒让几个功力高深的人更加注目。兰若云回过头来看向她,子微晴做了手势。兰若云想把怀中的堂潇交给堂天,可才微微一动,堂潇就又哭了起来,兰若云吓得只能不动。直过了一个多小时,然香一点点安慰,才慢慢接了过来。

  兰若云眼中一酸,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想哭的感觉,赶紧极力忍住,走向子微晴。

  “魔族已经知道是我们了!”子微晴轻声说道,“正在调动大批高手赶过来!”

  “如果都向今日的魔人的水平,来多少我们都能应付!”兰若云自信的说道。

  子微晴微叹了一口气,怅然道:“今天那些只是普通士兵,黑衣杀手虽然厉害,却也只是人神兽三族的族人,我们当然可以应付,但是……”顿了一顿,“我想魔王可能会亲自出手,而且希姆也没有露面。仅就魔王手下的‘百禽团’我们这些人就难以应付。

  “百禽团?”兰若云诧异道,“希姆手下不是有个五禽将吗?”

  “那只是百禽团中普普通通的五个魔人,这样的高手在魔王手下怎也有百多人!”子微晴皱眉说道。

  兰若云倒抽了一口凉气,只觉背脊上冷汗涔涔而下——五禽将的实力兰若云是清楚的,那是敢于挑战清水圣龙的实力,记得当初,清水圣龙的一次重击,竟然没有打死那个叫‘枭’的魔族高手,可见这些人的武功是如何高明。

  “不过也不用太担心!”子微晴说道,“魔王一生时间几乎都躲在风林之中,他手下的百禽团是专门负责保护他安全的亲兵,等闲不会派出来使用!”

  “如果我是魔王,在这紧要关头就一定让他们出战!”兰若云目中精光一现,“按现在的形势,只要将我们堵在岚山通道,魔族就将立于不败之地!”

  子微晴微微点头,忽道:“让我们去探一探魔族的动向,看看百禽团是否已经到了!”

  “去魔族的地界?”兰若云讶然问道。

  “是岚山通道的魔族占领区,就是那个蜂巢,那是魔族的移动营地!”子微晴解释道。

  “好,我倒要看看这让潇潇伤心不已的建筑究竟有什么魔力!”

  子微晴全身一颤,眼光避到旁边,心里似乎盘算着什么。

  “对了,风林是什么?”兰若云忽然问道。

  “是和我们云山一个级别的……魔族的心脏!”子微晴微微迟疑的说道,“魔族的主要人物都……都居住在那里!”

  兰若云哦了一声,心里却产生了一个怪异的想法:风林是否也是这样一个蜂巢般的卵状建筑?

  他回到清影秀身边,说明了此行任务,清影秀知道要混入那样防备森严的敌方老巢,没有云蒸幻影术这样高明的功夫是绝难办到的,因此也无法要求同性,只是嘱咐兰若云小心,然后看了眼子微晴,向兰若云发出警告的眼神。

  兰若云尴尬的笑了一下,随同子微晴向黑暗中一转,鬼魅般逸出城堡大厅,向着地方的老巢潜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