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 迷踪

裸兰 俞今 9401 2003.04.29 11:37

    “呷呷~~”

  怪异的鸟叫之声在雾谷上空响起,整个仙人峡除了这偶尔的鸟叫声外竟然静悄悄的,兰若云看著前面骑兵的背影消失在浓雾里,心里换位思考著:“假如我是敌方的统军将领,我是否会用火攻?不行,因为本来就很潮湿的谷地经过连续多天的大雨,湿淋淋的树木根本烧不著;如果用陷阱呢?也不行,浓雾之中,谷中道路交错,废了偌大人力挖出来的陷阱却没有人去踩,这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而且滚石和擂木必须要看到敌人才能砸下来,而在这样的大雾里,显然敌我双方都是睁眼瞎;最好的计策当然是埋伏,如果是我,肯定要先熟悉一处地形,派人从谷口就开始跟踪敌人,然後绕到他们前面,算准了路线,伏下精兵,将可以出奇制胜!

  “兰大哥,阿秀姐姐真的在这谷里吗?怎麽敌人没有声音,而他们自己也毫无动静?”堂潇与他并骑而行,忍不住问道。

  “也许他们离我们还远,我们当然听不见了!”臻野说道。

  “可是他们有五万多人啊,就算再远也应该……至少能听到马叫的声音吧!”堂潇皱眉说道。

  “哎,这一场大雨,可能那些马都感冒了吧!”臻野叹气说道。

  堂潇格格娇笑:“臻姐姐,五万匹马一起感冒,那它们当然也要咳嗽几声啊!”

  “伤风感冒的话,嗓子会痛,怎麽还能叫出声来?”臻野兀自强辩。

  堂潇大笑起来,惊醒沈思中的兰若云,她问道:“兰大哥,你嗓子痛不痛?”

  “什麽?”兰若云诧异,低声说道:“他们要是在一个宽敞的空地上挖出数个巨大的陷阱,在这样的大雾里,骑兵向後相拥,那不是有多少都掉进去了?”

  “封远!”兰若云大叫道,“快传令,让骑兵之间至少要间隔一米,不要往前冲锋,慢走!”

  封远领命而去,兰若云又大叫道:“小北,派一千精武营的步兵在骑兵队伍前探路,小心陷阱!”

  望川北派出一千步兵出去,兰若云这才稍微放心。

  这样缓慢的行军,几万人的大队伍立即变得臃肿不堪,先头部队已经深入雾谷,可後队却还在谷口原地没动。还好仙人峡山谷纵长宽广,兰若云害怕这是调虎离山之计,所以不敢少带士兵──假如只带几千士兵,机动力保证了,可如果敌人截断後方,这几千人将陷入包围圈,有死无生,被各个击破。

  “如果敌人埋伏在山腰上,精武营的战士应该能应付,如果他们从对面冲过来,骑兵将给他们颜色看!”兰若云心中盘算,四处观看,“我还有什麽想不到的呢?这样的环境和天气,还能使用什麽计策呢?他们怎麽还不发动攻击?”

  三万大军一直走到中午十分,先头部队已经出了山谷,封远纵马驰回,脸上神色古怪,疑惑道:“已经出谷了,不但没发现敌人的踪迹,阿秀他们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没有发现骑兵经过的痕迹吗?”兰若云问道。

  “马蹄印儿已经被大雨冲掉了,根据稀释的马粪来看,我却不敢肯定是咱们裸兰的马匹!”封远皱眉道。

  “所有出谷的路都探到了?”

  封远点头道:“没落下一条!”

  “斯菲当然没看错,阿秀她们确实是进谷了,之後几万人却不翼而飞,这怎麽可能?”兰若云低头沈思。

  “没有留下尸体?”兰若云又问。

  封远摇摇头,忽然欲言又止。

  “怎麽了?”兰若云不满意的看著他,“有什麽话就说!”

  “我感觉敌人的目标根本不是总领!”封远说道。

  “你是说敌人的兵数不多,不敢跟精锐的帝国护卫军硬碰?”兰若云问道。

  “正是,他们其实是想引开总领的帝国护卫军,而目的是……”封远拉长声音。

  “是哥哥!”堂潇大叫道。

  兰若云脸色大变,喃喃道:“神弓营,没有任何其他兵种配合的神弓营!”

  “也只有仙人峡这种变态的地形才能打乱我们弓步骑三兵种的密切配合,如果堂天真的在浓雾中失散了,将成为敌人首除的对象──神弓营能克制天使部队,单兵种作战能力虽不强,但配合帝国护卫军以後,往往能打退神族天使和异人部队的联合进攻。

  “兰大哥,怎麽办啊?我大哥去哪里了?”堂潇探过手臂抓著兰若云一阵摇晃。

  “不用担心,如果阿秀真的在这谷里,那天天就危险了,阿秀现在不在,一定是识破了敌人的奸谋──他们现在一定在一起,倒是小羽又散到哪里去了呢?”兰若云奇道。

  堂潇还是不放心,急道:“我们现在快点去找他们吧!”

  “我们这不是在找吗?你看我们的部队停下来过吗?”兰若云在堂潇的背上轻轻拍了一下,“还是亲大哥比我这个兰大哥要亲得多,急成这个样子!”

  堂潇一窘,嘟著嘴说道:“才不是呢,兰大哥要是也这样,我会急得……急得……!”

  “行了,小丫头,走了!”兰若云哈哈大笑,心情舒畅,“只要不是在这座该死的谷里,阿秀手下的精锐骑兵至少可以保护其周全!”

  笑声还未歇,朴当大喊大叫著骑马从後面赶过来,来到兰若云面前,气喘吁吁,张大著嘴说不出话来。

  看著他这副模样,一股不祥的预感在心中升起,盯著朴当颤声道:“是不是蹄人队伍……?”

  “遭到……不明队伍袭击……蹄人队伍……被包围了!”朴当说完这句话,又是一阵大喘,显然是拼命跑回来的,先前兰若云派他去接引蹄人队伍,却带来这样一个坏消息。

  “嘿嘿嘿!好啊,调虎离山,真是好计策!”兰若云在马背上大笑起来,“敌人把握住我们的一举一动,真是不简单!”脸色一整,怒声道:“路里盖翁这个老家夥,如果能够快一点行军的话又怎麽会让人家伏击,这个计策是专门针对蹄人的不紧不慢设计的──连这个也能想到,这个对手有点意思!”

  “我们是不是要回军?”封远低声问道。

  “哼!我们再回军去救蹄人的话,也绝抓不到对方的影子,难道让他再用一次调虎离山?”兰若云嘿嘿冷笑,“阿秀这次危险了!”

  “我的头都大了,这到底是怎麽回事啊?”一旁一直没插上话的臻野终於暴露出自己的头脑简单,忍不住问道。

  “是这样──如果我们去救蹄人,对方会回军对付阿秀的部队,等我们再赶到蹄人的战场,战斗早结束了!”兰若云看看谷外远方的草原,“就让蹄人自生自灭吧,路里盖翁如果不死,这个教训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老家夥,干什麽都慢吞吞的,这次给他好看!”

  “全军前进,一定要赶在对方进攻阿秀之前找到她们!”兰若云一扬马鞭,向前驰去。

  望川北的二十万步兵殿後,兰若云十五万精锐骑兵分成三队,封远和斯菲各领左右两队,兰若云亲自领中军行大路,精灵部队左近探路,三支精锐部队成弧形在望天大陆上成网状向前推进,兜向蹄人族与敌人交战战场的後方,如果敌人想突击蹄人之後再对付清影秀的部队,那麽清影秀的部队一定是在附近。

  最後兰若云把目光锁定在了铃蓝城,当他想通这其中的关键时,心中骇异实难形容:对方费这许多力气究竟有什麽目的呢?当然不是要消灭人类多少士兵,实际上斯菲的两万近卫军虽然几乎全部战死,但对方也付出了至少一万士兵的代价,而且是依靠有利地形的情况下。神族的主力不可能在这麽短的时间从蒙城过来,也就是说,现在声东击西的这支神族部队,它的人数绝对不多,即使是攻击蹄人部队,恐怕也是依靠熟悉的地形。如果这是这样,当他们回军准备对付清影秀时,最好的地点莫过於占领一座清影秀部队必须要经过的城市,依托城市,即可以弥补兵力上的不足,又可以将人类主力拖住等待援兵。而这样的城市,除了铃蓝城再没有第二座──兰若云和清影秀也是同时看上了这座城市作为会合地点。而敌人又在仙人峡故意用大兵力歼灭斯菲的两万部队,给兰若云造成一种清影秀部队陷入绝境的假象,从而达到把他引离铃蓝城的目的,如果让对方抢先占领了这座城市,勿庸置疑,人类将处於一个非常不利的环境,不但无法减轻蒙城兽族主力军的压力,还将给与对方足够的时间来整顿军队,甚至是消灭兽族主力,继而回过头来轻而易举的打退人类的主力进攻!

  “好狡猾的计策!”兰若云冷笑一声,忽然在马上祈祷起来:“神啊,让老路里盖翁把神族这支奇兵拖的时间长一些吧!”

  当下,兰若云下令将三支骑兵会合在一起,不再犹豫,直向著铃蓝城的方向驰去。

  从仙人峡到铃蓝城已只剩下不到百里的路程,如果不是因为赶著去“救”清影秀,此刻怕是已经到了!

  就在离铃蓝城仅有三十几里的一个小村庄处,三条从望天大陆东西南三个方向斜伸过来的大路相交与此,尘土飞扬之间,三支队伍分从三条大路上气急败坏的跑了过来,霎时间天地为之色变,几十万的军队在十字路口外几里处遥遥相望,缓缓站定。

  “啊,阿秀姐姐、哥哥还有小羽姐姐!”堂潇看著东面路上大旗上缓缓飘扬的“清影”“堂”和“浅靖”的字样,乐得差点没从马背上跳起来。可是这时候因为双方队伍离得较远,互相看不清对方的样貌。

  兰若云回过头看著斯菲,低声道:“你的旗子哪里去了?”

  “早没了,我的队伍都死光了,还哪里有什麽旗了?”斯菲伤心的说道。

  “真的没有了?”兰若云把“真的”二字仔细的强调了一遍。

  “还有一面啦!”斯菲脸一红,从怀里掏出一面丝绸的红色软旗。

  “赶紧竖起来,别失了威风!人在旗在,人亡旗亡!”兰若云大声喊道。

  “有那麽夸张吗?”斯菲赶紧让自己手下的亲兵把那面旗子挑起来──火红的旗面上绣著一个大大的“斯”字!

  “主要是让阿秀他们知道你还在,否则他们可担心死了!”兰若云笑道。

  “谁要他担心!那个死人,嘴上说的是一套,一到生死关头就全露馅了,看我以後还踩不踩他!”斯菲气愤的说道。

  “咦?”兰若云发现新大陆一般,用怪异的眼神看著斯菲,“你这是生谁的气啊?阿秀什麽时候得罪你了?”

  “才不是阿秀哩,那个死人!”斯菲眼中喷火,“我恨死他了,我死了他就高兴了!”

  “堂天也没有跟我说过你的坏话啊,他怎麽会希望你死?”兰若云疑惑道。

  “不是天天啦,是那个笨蛋,以後他要再敢缠著我,我就一刀……”斯菲狠狠的说著,“一刀杀了他!”

  “哦,是方更那小子!”兰若云恍然大悟,“不过他是帝国护卫军的统领,当然要……”

  “我不管啦,他还不是看著阿秀,还骗我说……哼!”斯菲一拨马头,气哼哼的向著队伍後面走去,这时候人类的两支队伍已渐渐合在一起,清影秀、方更、堂天和浅靖羽正向著兰若云迎面驰来,兰若云大喜,赶紧迎了上去。

  就在马上,几个好朋友激动得拥抱在一起,这一天一夜来彼此担心,夜不能眠,就怕再也见不到对方了,那种揪心的感觉谁也不愿意再尝试第二次了。

  方更东张西望,忽然看向远处斯菲渐渐模糊的背影,呆了一呆,啊的一声大叫了出来,狠狠在马屁股上抽了一鞭,向著斯菲追了过去。

  而望川北,不断偷偷向浅靖羽抛著媚眼,浅靖羽待理不理的时而瞟他一眼,磕磕牙齿,显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兰若云心中纳闷:“几个月不见,好像起了变化!”

  那边,堂天纵下马来,抱住直接从马背上扑向他怀里的妹妹堂潇,在空中轮了一圈儿,哈哈大笑道:“潇潇,我的宝贝妹子,可想死大哥了!”之後瞪了一眼兰若云,低声道:“那小子没欺负你吧!”堂潇呵呵笑著,眼中流著幸福的泪水,话都说不出来了。

  兰若云也被这热烈的场面感动了,鼻头发酸,转身回头,看见清影秀面带微笑,抿著嘴唇,歪著脑袋,似乎在欣赏一件有趣的宝贝,定定的瞧著兰若云。

  一霎时两人端坐马背,就这样彼此看著对方,好半天一句话也没有说,心里却甜丝丝的,仿佛已交换了千言万语。

  两匹马却是相识的,此刻互相走进──在马背相错的那一瞬,两人轻微拥抱了一下,然後又彼此看了一眼,会心的笑了。

  “你还好吗?”清影秀轻声问道。

  “好的不能再好了!”兰若云微笑说道,“你呢?”

  “我也不错啊,就是……”清影秀脸孔一红,微微低头,“就是每天……都想你!”

  “我……也是!”兰若云舒了一口气,“每天!”

  两人又都把目光定格在了对方的脸上,再也舍不得挪开,仿佛永远也看不够一样。

  一阵呜呜咽咽的悲伤的哭泣声忽然响亮的在兰若云身後传了过来……

  众人一起看过去,原来是臻野。

  “臻野,你干嘛,哭什麽呀?”兰若云回过头,奇怪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用你管,我就是想哭!”臻野跳下马,在地上狠狠的跺著脚,越哭越伤心,最後干脆坐倒在地,双手拍腿,悲痛欲绝。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麽事情。

  堂天看他哭得可怜,掏出一条皱巴巴的手帕递过去,轻声道:“别哭了,越哭越丑!”说完这句话就後悔了,果然,臻野哭音暂停,抽噎道:“你是说我现在就很丑了,你是谁啊,这麽讨厌?”

  堂天尴尬的说道:“我是堂潇的哥哥,我叫堂天!”

  “原来是潇潇的哥哥,我还以为……”臻野双肩抽动著,那日在滦山城外,臻野见过方更几人,堂天那时候留在裸兰,所以臻野没见过,看见堂潇和他那样亲热,误会了二人的兄妹关系,眼见只有自己形单影只,而看见兰若云和清影秀含情脉脉的表情,更是心头酸楚,立即悲从中来、放声大哭。

  当下,兰若云和堂潇几个人也过来一阵开导劝慰,臻野才擦了擦眼泪站起来,斜眼看了看兰若云,又看了看堂天,忽然脸上一红,哼了一声,说道:“其实我是想起我过世的母亲了,哎,她可真是一个慈祥的老人家,嘿嘿!”

  “臻姐姐,你不是跟我说,你母亲在你还没满月的时候就去世了吗?”堂潇奇怪的问道。

  臻野:“……!”

  过了一会儿,方更垂头丧气的回来了,看看众人,叹了口气,再看一眼,又叹口气,连叹三声,摇头吟道:“在寂寞的夜里/我常常想起你/再次见到你/一切却变得毫无意义/你的眼神若即若离/你的嘴唇无言无语/你是我心中温柔的迷/让我无比珍惜/我最美的记忆/你毫无理由的生气/使我如同是冷雨中的芳草凄凄/哎,惨兮惨兮/今生我将孤独无依!”

  “听到你念诗/我感觉是老鼠在放屁/哎,臭兮臭兮/一脚将你蹬倒在地!”堂天得意洋洋的狗尾续貂之後,向方更蹬了一脚,幸灾乐祸的样子让人想打他一拳。

  只有臻野,竟然摸著脸庞,用略带崇拜的目光看著堂天:“我好欣赏这个男人哦!”

  “呔!”兰若云断喝一声,指著对面的神族部队,大声道:“让我们打起精神吧,看看对面搞得我们焦头烂额的敌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众人这才收摄住五花八门的奇怪心情,望向对面正在安营扎寨的神族部队,一眼望去,旌旗无数,营帐已经扎得一直布到了草原与蓝天相接之处,却兀自不肯停下来。

  “他们究竟有多少军队啊……好像不少!”堂天皱眉说道。

  “按照对方所扎的营帐数目来看,应该有上百万军队!”望川北看了眼浅靖羽,确定的说道。

  “我看不见得,神族的主力在蒙城,怎会来的这麽快?”浅靖羽不相信的说道。

  “小羽说的有道理!”望川北挑起大麽指赞扬,又道:“听小羽这麽一说,还真是!恐怕这里面有悬虚,小羽能一言就道破,聪明才智可见一般,我看连若云都没法跟你比,不如我们明天改选总军师,小羽,我一定投你票,别看若云是我哥们儿,但我感觉跟你更亲些!”

  “你恶心不恶心哪,现在是阵前讨论,谁希罕听你的风言风语!”浅靖羽白了望川北一眼,心里却颇得意:“我当总军师的话,也不见得就比兰若云那小子差多少!”

  “小羽说的对,阵前讨论怎麽能竟说些其他的话呢?”望川北左右看看,微带怒意的说道:“大家认真一点,不要再说不相干的话了!”

  “行了行了,小北,这半天就你自己在说,大家听听若云的意见!”说著柔情款款的看向兰若云,“若云,你怎麽看?”

  “我也觉得小羽说的有道理!”说著看著浅靖羽,笑道:“小羽确实很聪明,我以前怎麽没发现呢?”

  望川北呆了一下,紧张兮兮的看了眼兰若云,挤到他身旁,以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得到的声音声音说道:“小子,我把阿秀都让给了你,你还不知足,勾引朋友妻的人会被牛踩死!”

  “可是,虽然我跟你是哥们儿,但我还是觉得自己跟小羽更亲些!”兰若云小声说道。

  “我错了还不行吗?回裸兰以後你到我家吃一个月,两个月也行!”望川北低声下气的说道,“三个月好了!”

  “半年!”兰若云猛敲竹杠。

  “什麽,半年?”望川北气道。

  “不同意算了!”兰若云又向著浅靖羽看了过去。

  “好好好,就让你白吃半年好了!”望川北气苦道。

  “你最好祈祷我别被牛踩死!”兰若云忍笑说道,“不知道小羽的厨艺如何?”

  望川北又紧张起来,恨声道:“你什麽意思?”

  兰若云看了眼清影秀,低声道:“我和阿秀都不太会煮饭,所以,你如果真能和小羽成了,我们俩天天到你家去吃!”

  “砰!”望川北忍无可忍,一脚将兰若云踹下马,大叫道:“想的美!”

  “又怎麽了?嘀咕嘀咕就打起来了,小北,我可要警告你了!”清影秀跳下马,将兰若云扶起来,凶恶的看著望川北。

  浅靖羽也撇了一下嘴,揶揄道:“一点君子风度也没有!”

  “可是,他们竟要天天去咱家吃饭,这不是欺负人麽,我……”猛然住嘴,尴尬的看著浅靖羽,嗫嚅道:“小羽……你……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哎呀糟糕!”

  浅靖羽脸红起来,噘起嘴来生气,大声道:“你这家夥以後离我远点!”

  方更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看著急如跳马猴子的望川北,心里一下子就平衡了。

  “你跟他说什麽了?”清影秀小声的问兰若云道。

  “我说等咱们结婚以後天天去他们家吃,谁让你不会煮饭呢!”兰若云坏笑著说道。

  清影秀脸红过耳,狠狠瞪了兰若云一眼,翻身上马,小声嘀咕道:“那样也不错啊!”

  望川北双手握拳,又挤到兰若云身边,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这个美满姻缘的终结者,我……!”

  “如果我帮你实现你追成小羽的理想呢?”兰若云低声说道。

  “扑通”,望川北一下子跪倒在地上,抱著兰若云的腿说道,“欢迎你们去我家吃,热烈并且随时欢迎!”

  “嗯,觉悟了就好,快起来,一会儿她又说你没有风度了!”兰若云扶起望川北,小声道:“以後你要听我话,我让你干什麽你都得照做不误!”

  望川北迟疑道:“万一你让我……“

  “放心,绝没有不合理的要求!”兰若云保证道。

  “好,就听你的,要是不成功的,哼哼……!”望川北威胁的挥了挥拳头。

  “一定成,来,拉个勾!”兰若云伸出小指头,两人勾了一下,“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终於达成阵前之盟。

  兰若云回头向清影秀眨巴眨巴眼睛,小声道:“将来吃饭的问题解决了!”

  “好,原来小北早就知道了,其实这些营帐只不过是敌人的障眼法,他们兵数不多,故意多搭营帐来吓唬咱们!”兰若云看了眼望川北,问道:“小北,你说他们大约能有多少人?”

  望川北为难的看了眼兰若云:“这个……?”

  “对,顶多十万人,你说的和我想的一样!”兰若云指著草原上的营帐说道,“看他们搭营帐的速度,如果是百万人的话,三分锺左右就可以搭完了,而他们却搭了半个小时,正好是十倍的时间,因此,夸大的人数也要除以十,那就是十万了──小北,我看你漫不经心的样子,没想到却连这种细节也留意到了,真是大将之才啊!”

  望川北挺起胸,故意不看浅靖羽,傲声道:“那也没什麽,有些东西是天生的,别人想学也学不去!”

  兰若云心下暗笑:“这家夥还真会捋杆往上爬呢!”

  “若云,我看我们应该这样……这样……你觉得呢?”望川北靠近兰若云,故意含糊不清的说道。

  “英雄所见略同!既然小北也这样认为,我看是错不了!”兰若云转过头来看著清影秀说道:“总领,我们现在主要的目的是夺取铃蓝城,然後向北开进,因此必须先派一队精兵去把铃蓝城占了,而这里就交给剩余的部队,配合蹄人部队两面夹击,敌可破矣!”

  “嗯!”清影秀应了一声,“可是,派谁去夺铃蓝城呢?”

  “望川监察长有勇有谋,我看就让他去吧!”兰若云不顾望川北的一个劲儿的挤眉弄眼,坚决说道。

  “好,那就交给望川总监察长吧!”清影秀同意道。

  望川北靠近兰若云,小声道:“你是不是要搞死我啊,铃蓝城这麽重要的城市,敌人的防守一定坚固无比!”

  “放心,他们肯定没有多少部队了,而且,我派最精锐的士兵跟你去,连封远和蝴蝶的精灵部队都借给你!”兰若云诡秘的说道,“真正的幸福是靠自己争取到的,这样小羽才能对你刮目相看,我这是在给你创造机会!”

  “嗯,有道理,好,我去!”望川北神色变得坚毅起来,大声向清影秀说道:“望川北领命!”

  “总领,为防万一,建议让浅靖处长配合望川监察长!”兰若云说道。

  “嗯,浅靖处长,就请你协助望川监察长一臂之力!”清影秀忍笑说道。

  “领命!”浅靖羽有些不情愿的应道。

  兰若云回过头来,叫来封远,让他率领十万帝国护卫军供望川北使用,又让七星率领一万精灵部队作为远程部队参与攻城!

  望川北踌躇满志的领军去了,心情激动,第一次单独与浅靖羽一起合作,其中滋味,当者自知。

  过了一会儿,前去探察蹄人族动向的蝴蝶领著一小队精灵回来了,果然如兰若云所猜想的那样,敌人埋伏在山脚,截住了蹄人的前锋部队杀了一阵儿後立即撤退,这正是当时朴当所看到的情景。

  蹄人前锋部队损失了将近万人,却连对方的正面部队都没看到,气得老路里盖翁暴跳如雷,却也无可奈何,接到蝴蝶传来的兰若云的命令後,向著铃蓝城方向开进。

  “那要第二天早晨才能到!”兰若云无奈的向众人解释道,“蹄人族的行军速度超慢,明早能到已经很不错了!”

  “那我们要明早才发动攻击吗?”方更问道。

  “最好的进攻时机就是现在,迟则生变!”兰若云说道,接著叹了口气,“考虑到为了减少伤亡,还是等蹄人到来夹击最好!”其实他心里是对敌方的统军将领不敢小觑,虽然己方兵力远胜於对方,但想吃掉这块硬骨头却不能不咯牙!

  “若云,我感觉这一队的敌人和以往的很不一样!”清影秀皱眉说道。

  兰若云点了点头,沈声道:“如果我们这次不能除掉他,他将是我们日後最大的障碍!”

  几人心中齐齐一凛。

  “要严密监视对方的营帐!”兰若云想了想,对蝴蝶说道,“把所有的精灵部队都派出去守夜!”

  “啊?”清影秀疑惑道,“有这个必要吗?”

  兰若云苦笑一下,叹道:“被他反咬一口到没什麽,可是放这样一支精兵在我们身後,却无论如何让人不放心!”

  此时日薄西山,夕阳下,对面白花花的帐篷都洒上了金黄色,无数的旗帜迎风招展,像是再弹一首战争的序曲,而其中,又掺杂了某种难以明了的神秘感,当第二天人类开始攻击的时候,不知道这些旗帜和营帐还有多少能不被战火波及……

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

性感猪猪,在线测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