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章 前生

裸兰 俞今 9058 2003.10.31 08:13

    

  一排精致的纯白色小屋环绕在半山腰上,成一个微微往里弯入的半弧形,在弧形的顶端,白色小屋众星拱月的中间,一幢圆顶的高耸建筑巍然矗立,这建筑也成纯白色,连圆顶也不是像平常教堂那样漆成金黄色,而是一样的纯白,由青衣女子口中得知,这正是云山圣庙。圣庙整体建筑看来并不高大,但很秀气,与两旁的白色小屋衬托在一起,仿如一体,丝毫没有突兀的感觉,给人以浑然天成的感觉。

  青衣女子七人一排,五人手中握着长剑,前面两人背着堂潇和清影秀,清影秀毒发起来,晕了过去,堂潇也是疲累不堪,又被大蛇吓得胆突突,现在有人主动背负,自是乐得不用走路,紧紧搂着那青衣女子的脖颈,一路甜言蜜语,哄得这女子脸上春花灿烂,嘴角再也合不拢来。得知这女子名叫青云,是云山的第八弟子。

  堂潇甜甜的问道:“青云姐姐,是兰大哥让你来找我们的吧!”

  青云笑道:“是子微师妹,她是八重天,她说的话和师父说的也没什么两样,我们怎么敢不听?”

  “什么叫八重天啊?”堂潇问道。

  “师尊是九重天,执掌云山门户,然后就是子微师妹,那是八重天了,地位尊贵!”青云说道。

  “哦,那除了你师父,云山就数子微姐姐最大了?”堂潇问道。

  “不是不是,你可千万不要这样说……!”青云低声道,“子微师妹虽然是八重天,但地位却比师父还高,她是圣女!”

  “那应该是十重天啊,子微姐姐真厉害!”堂潇咋舌说道。

  “云山没有十重天!”青云笑道,“她还太年轻,不过听说已经是万年来第一个在二十岁之前达到八重天境界的圣女了!”

  “圣女是什么?我也要当!”堂潇呵呵笑着说道。

  青云知道她在开玩笑,也笑了起来,说道:“那要等子微师妹仙去之后才可以,不知道你能不能等到,不过就算等到,你也成了一个万年以来云山最老的圣女了!”

  “呵呵!”堂潇娇笑起来,“圣女要怎么才能当!”

  “要上一任圣女逝去,然后按照天上星宿指引,寻找她轮回的地点,在那个地点出生的女孩子中间,最聪明美丽的一个就是圣女了!”顿了一顿又道,“不过这方法只有掌门会使用,我资质鲁钝,永远也当不上掌门了,这秘密也没有知道的机会了!”

  堂潇一笑:“当掌门有什么好,能在这么美的地方生活就很幸福了!”

  青云叹了一口气,默然起来。

  堂潇向山腰望去,已经渐渐接近,本来应该是越往上雾越浓,偏偏在这云山上正好相反,云山从山腰往上雾气早淡,山顶上更是山明景朗:绿树红花环绕,灵兽异鸟相缠,清泉流于石上,柔风嬉戏松间……

  整座云山主脉在山腰以下被浓雾烘托,仿如人间仙境,天宫瑶池。七个女子踏在雾气当中,小腿以下隐在雾中,仿如腾身飞翔,煞是好看。

  “青云姐姐……”堂潇看看圣庙渐进,忽然柔柔的叫了一声。

  “怎么了,潇潇?”青云关切的问道。

  “没事,就是叫你一声!”堂潇格格笑了起来,在青云的脖颈上呵着气。

  青云头脑一阵迷糊,回过头来看看堂潇俏丽的脸庞,心道:“我要是个男子,见了她,那是一定要拼死追求的,还修什么真啊!”忽然灵台上一阵烦躁,暗叫:“罪过罪过!我怎么能有这样不敬的想法,不能再和这丫头闲聊了!“

  终于进了圣庙,立即有人把清影秀安排进一间白房中去医治。青云依依不舍的放下堂潇,忍不住在她脸上香了一下,看得身后一个同样青衣的老女人瞠目结舌。

  “师父!”青云满脸通红,惭愧的看了一眼青衣老女人,对堂潇说道,“这是我师父,云山主人!”

  云山主人正在听着几个女弟子述说此行所发生的事情,闻言向着堂潇笑了一下,说道:“云山主人是一个可以继承的称呼,你不用这样叫,随意就好!”

  “云山姐姐!”堂潇向着她甜腻腻的叫道。

  老女人呆了一呆,猛然间满脸通红。

  “胡闹胡闹!”云山主人吓得连连摆手,看得身后的女弟子们一个个窃笑不已。

  她转头向青云严肃道:“罚你在云山广场上诵经三天,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胡闹!”

  堂潇歉意的看着青云,对云山主人说道:“青云姐姐不过亲了我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姐姐,我向你求个情,别难为她了!”

  云山主人摇头道:“小姑娘真是……快别叫我老人家作姐姐了,这可……!”

  “那你别罚青云姐姐!”堂潇狡猾的看着云山主人,噘嘴说道。

  “我话都出口了,怎么能收回?”云山主人看了眼青云,“修真之人戒动感情,念是初犯,好吧,就罚你诵经三十分钟吧!”

  青云点头躬身而去,偷偷看了眼堂潇,眨巴眨巴眼睛,堂潇向她妩媚一笑。

  “小姑娘,你跟我来!”云山主人向前走去,头也不回的说道。

  堂潇看了一眼其他的女弟子,见她们一个个的恭敬站在那里,头也不抬,只得跟在云山主人身后,心想:“这位老姐姐要是能背我就好了,不过我怕把她压坏了,那可就麻烦了!”

  “你那位朋友的伤势无碍,你不用担心,她还要等一会儿才能醒来,我领你去看一些东西!”云山主人说道,脸上神色怪异。

  “看什么东西?”堂潇好奇的说道,揉着酸麻的腿,慢慢跟在后面。

  “到了你就知道了!”云山主人虽然老迈,精神却矍铄,毫无蹒跚之态,两人快步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前面一暗,出现一条甬道。

  “这条甬道是通到山里的吧?”堂潇记得从外面看,这圣庙并不宽广,后面也并无联体房子,因此才有此一问。

  云山主人点点头,推开甬道前面的小门,走了进去,堂潇跟在后面,转了两个弯儿,来到一个宽阔的大厅里。

  大厅里点着几支大火炬,照得四处光明一片。

  堂潇仔细看过去,见地上放着一些神龛,每个神龛的上面贴着墙壁,墙壁上绘着巨型的图画,都是身穿青衣的年轻女子,打扮和子微晴完全相同,而面容竟然也依稀有些相似。这些图画一幅挨着一幅,总有上百幅之多,有几幅几乎就是子微晴的样子,惹得堂潇禁不住叫了起来:“是子微姐姐!”

  “不完全是!”云山主人意味深长的说道,“这些全是我们云山历代的圣女,每百年才有一位,都是在她们登上九重天时才作画留念!”

  “那不是有万多年了?”堂潇骇然问道。

  “正是!”云山主人点头说道,“她已经经历了几万年的轮回,为的就是一个光荣的使命!”

  “你是说这百多个人其实只是一个人?”堂潇瞪大了眼睛,“那是什么使命?”

  “她们是一个人,肉身虽然会毁灭,但精神却可以永远的相传下去!”云山主人恭敬的摸着每一幅发黄的画面,柔声道:“你仔细看看她们,长得多像啊,都是那么美丽,那么动人心魄!”云山主人看了眼堂潇,却没提圣女轮回为的是什么使命。

  堂潇走近去,张大眼睛,向着画面仔细看去——

  猛然,浑身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大声道:“这些人我见过的!”

  云山主人虽然早有准备,仍禁不住一连倒退四五步,骇然道:“你真的记得见过这些人?”

  堂潇双目圆睁,瞳孔扩大,满头长发无风自动,喃喃道:“我在哪里见过呢?没道理啊,每一个人都那么熟悉,她们可是万年间的人物,我怎么可能一一见过?那我不是万年老妖了吗?”

  云山主人面色苍白,盯着堂潇的反常动作,见她渐渐安定下来,又招呼道:“你来看看这个!”

  堂潇走到大厅的另一面,见这面墙壁上整个绘着一幅巨画。

  她一点点的在巨画面前走过,见这幅画里绘的大都是一个青衣少女,有时是这少女在独自舞剑,有时是在与怪兽搏斗,有时是在云山顶上临风而立,有时在经堂里捧书细读……画面人物表情时嗔时喜,时而低头沉思,时而仰头观望,眉宇之间流露出一种孤独寂寞的伤感情怀——堂潇不止一次在子微晴的脸上发现过这种表情,她老想问问子微晴究竟有什么烦恼的事情,但子微晴好像总在故意躲避她,让她没有机会询问。

  堂潇以为这幅巨画就是在为云山的这位圣女居功颂德,或者是给她画的一部传记,没想看到一半的时候,竟然又出现了一个少女。

  这少女长的却着实怪异,长长的头发直拖到脚跟,泛着金黄色的柔软光芒,堂潇忍不住上去摸了一把,当然只摸到墙壁。少女脸色苍白,表情古怪,大眼睛精光闪闪,嘴角上撇,一幅不屑一顾的样子,额头广阔外凸,上面竟长着两只非常可爱的小角,胖胖嘟嘟的,让人看了很像握在手里心疼一下。她穿着一身乌光闪闪的黑短衫,腿上黑色皮靴一直套到腿弯儿,露出两个白皙的圆润膝盖,两只雪藕般的小臂从宽大的短衫袖子中伸出来,左手拿着一个铃铛,右手是一条长长的软带。身后又披着一条长可拖地的宽大黑色披风,披风的带子在胸前打成了一个漂亮的十字蝴蝶结,余出来的带子散散的垂在腰间,显得即写意又别有风味。

  整个打扮比之那青衣少女活泼大方,但却多了诡异神秘。

  而有的黑衣少女的身上赫然盘着一条雪白的大蛇,或者在她身后,那蛇昂然而立,吐出红色的信子,似乎在向少女交流着什么。

  堂潇一幅幅的看过去,直到画面的结尾,那黑衣少女和青衣少女打在一起,在也分不清彼此的身形,画面到此嘎然而止——

  堂潇呆呆的停在那里,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早已经泪流满面!

  ※※※

  兰若云遥望远方,山峦重叠,云蒸霞绕,地平线变得模模糊糊,一抹暗色的光影在大地间闪烁穿插,时东时西。

  此时正值夕阳西下,日落时分。

  苍天脚下,晚鸟觅路而归,将自己黑色的剪影突现,一带连绵的森林,在此时现出黑绿的颜色,与更远处的朦胧山体相呼应,衬托出青山的淡美和神秘,而青山之下,一条蜿蜒的长河波光鳞鳞,在夕阳下泛着微光,金水中有竹筏来来往往,晚照中烟波迷茫。

  再看看近处,满山遍野的野花含羞开放,有的已将花瓣合上,不知辛劳的蜜蜂还在嗡嗡而叫,徜徉于百花之间,不知是怪鸟还是野兽,在山坳里卯劲儿大叫,有规律的声音时短时长,在远山处响起朦胧的回音。

  青山绿水,鸟语花香,这里曾经有神族居住过无数年,当时,他们是那样爱好和平,与世无争,安居乐业,显然,这美好的世界让他们无比依恋,也无比热爱,当魔族前来进攻,他们奋死保卫家乡,却回天无力。当他们迁居于第二世界之后,却依然有人在期待他们的回归,云山的圣徒们,以及像离人那样的大家族,他们都想要重返家园。其实,那些反对派心中,也只是因为害怕而不愿回来,他们害怕自己的家乡物是人非,他们害怕魔族在这里抹下了太浓的色彩,他们近乡情更怯。

  世界没有变,至少它还是如此美丽。而谁又曾想到,在这美丽的万年过后,如今这山脚下,四族大军对峙,帮助神族夺回土地的战争一触即发!

  暂时忘了那战争吧,来享受这陌生世界的奇妙……

  与第二世界不同的是,这里的高山形状奇特,山与山之间暗符建筑学的规律,就仿佛裸兰大陆上的苍奇山一样,那是史前文明遗留下的城市建筑群,它们毁灭了,在世界重新形成的过程当中,它们被泥石覆盖,被风沙掩埋,在它们的身体上,绿树环映,兽鸟栖息,再没有人记忆起它们往日的辉煌,而在它们的身躯之下,安眠着无数史前魂灵!

  兰若云深深叹息,他分明感觉到,沧桑的文明历史在无限时空当中与自己遥相呼应!

  他闭上眼睛,感受着那微乎其微的生命气息……他听到一个声音:

  “美丽的世界,无法知道我的孤独,眼前的欢欣,怎消涤我永恒的痛苦……!”

  兰若云回过头,看见堂天蹲在地上,左手支着额头,右手向后平伸,作未来战士状,表情伤感,而这句话,正是出于此男口中。

  “庸俗!”兰若云一撇嘴,不理他,这笨蛋打断了自己与历史的对话。

  “这里很美,花美,山美,人也美!”堂天微笑着走近,“啊,真是心旷神怡呀!”

  “嗯!”兰若云轻应了一声。

  “哈,天气也好,夕阳……我最喜欢夕阳了,不热!”堂天摸了一下脸孔,“不像白天的太阳,烤的人难受,我最怕热了!”

  “嘿!”兰若云冷笑一声。

  “其实,万物都是不断变化的,就像太阳现在落下,明天却会以另一种姿态出现!”堂天偷偷看了兰若云一眼,“而那些山山水水,花花草草,也不可能永远是同一种容颜?”

  “你到底想说什么呢?”兰若云面无表情的问道。

  “我是想说,既然任何事物都是会改变的,那么……”堂天尴尬的看了兰若云一眼,“有的人说过的话,也是可以……可以作些修改的,或者,可以说是不算数的!”

  “有的人是谁呢?”兰若云嘴角出现一股笑意。

  “就比如说我吧!”堂天严肃起来,“我说过的话,有的就可以……那个变化一下!”

  “哦”兰若云点了下头,“原来是你!”却不问他要改变什么话。

  堂天心里暗骂一声,脸孔微红,讪讪道:“若云,就比如说先前我说过的那些话吧,完全可以不算数的!”

  “咦,先前你说什么话了?”兰若云假装惊奇的问道。

  堂天恨得牙痒痒,却不敢得罪他,只得继续说道:“就是关于那个……嗯……臻野这小娘们,还真难搞定!”

  “嘿嘿!”兰若云忍不住得意的笑了起来,“见识到她的厉害了吧,失败了吧,想到我了吧!”

  “若云!”堂天一把抱住他,大叫道,“不看在我一下经常为你挨打的份上,至少也想想你在我们家饭桌前坐过的无数个饭时啊,好兄弟,帮帮我!”

  看着痛哭流涕的堂天,兰若云倒真的奇怪起来,诧异道:“臻野真有那么大魅力?你竟然被他吸引成这副德行?”

  “你不知道,我第一眼看见她,就被她的野蛮所震慑!”堂天眼中闪出追忆的快感,幸福道,“她竟然比阿秀还野蛮,我一见钟情!”

  “是这样?”兰若云半信半疑,“原来你还是个受虐狂,天天,这我可从来不知道!”

  堂天老脸一红,真想上去揍他一拳,强自忍住,辩解道:“越是野蛮女人其实越有她温柔的一面,对此我深信不疑!”

  兰若云摇了摇头,要说臻野会变得温柔,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告诉我,睿慧的智者,裸兰的神圣军师,不败的情圣——怎么样,才能驯服这匹野马!”堂天大拍兰若云马屁,希冀着他的锦囊妙计。

  “你真的想驯服这匹野马?”兰若云不忍心的说道,“你不怕被她狂蹬乱踢?”

  “我……我就是想……”堂天激动的说道,“我不怕!”

  “哎,无可就药!”兰若云大叹其气,长声道:“要驯服这匹野马也不难,不过有一个条件!”

  堂天面现难色,嗫嚅道:“臻野,她这么男人气,我看她比阿秀还不如——阿秀不管怎样,还能弄出一锅黑色的东西,臻野连这个本领都没有,所以,你要是想吃她煮的饭,恐怕……!”

  兰若云想起年少时,有一次清影秀心血来潮,邀请大家去她家作客,亲自下厨,炖了一锅“翡翠鸳鸯汤”,黑如浓墨,臭赛****,里面的蛤蜊竟然还活蹦乱跳,虽然最后大家迫于她淫威,不得不每人强自饮用了一小口,但这件事情所留下的心灵伤疤却是永远也难以弥补的——当时所有的人连胆汁都吐出来了,而且以后任何与蛤蜊有关的东西都会惹来几人的号啕大哭和出离愤怒,清影秀的宴会从此无人再敢参加。

  想到这里兰若云微笑了起来,发誓在将来,如果清影秀还妄图亲自下厨,自己当舍命阻止。

  “若云,你还是换一个条件吧,否则,我看那锅什么‘翡翠鸳鸯汤’里的蛤蜊肯定会变成三级跳青蛙,臻野对这方面比较有研究,听说她经常解剖青蛙!”堂天面色愁苦的说道,心里也发起了毒誓:“如果真能娶到臻野,她想煮饭,除非取下堂天项上人头!“

  “你家的饭是一定要吃的!”不理堂天敬佩的眼光,说道,“臻野有个叫‘枝儿’的小丫头,做得一手好菜,嘿嘿,臻野要嫁给你,自然会带着这个忠心的小丫头,那样的话……!”

  “哦,竟然有这等好事?”堂天喜道,“那就没问题了,一世人两兄弟,有我吃的就不会饿到你,欢迎闲伉俪将来到我家吃饭!”

  堂天伸出大手,和满脸笑容的兰若云握在一起,颤声道:“那么,计策是……”

  “很简单,想驯服她的最直接的有效方法,那就是——”看着一脸期待的堂天,忍不住哈哈大笑道,“那就是被她驯服!”

  “砰!”堂天一头从山坡上摘了下去,骨碌碌的滚了下去,好半天才爬上来,气苦道:“若云,你别逗我玩了,我的心都快碎了,难道你忍心让兄弟这样为爱而死吗?”

  “要么我说你们两个都很变态嘛!”兰若云皱眉想道,“一个幻想着被虐待,喜欢拳打脚踢的快感,而臻野更来劲儿,非想体味做男人的全过程,一定要自己追到的男人才甘心嫁给他!”

  面上神色严肃,向堂天说道:“对付非常女子,当然要用非常方法,你到底听不听我的?”

  “真的行吗?”堂天颤声问道,“如果不行的话我可就惨了!”

  “放心!”兰若云大力的拍了堂天的肩头一下,“你只要这样这样……”

  堂天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听兰若云说完,绝不相信的看了他一眼,咬紧嘴唇思考了一会儿,猛然一挥拳头,定声道:“死马当活马医,我就这样试一试!”

  兰若云笑道:“事不宜迟,趁着魔族还没有进攻,我们就用这件事情来调剂一下,走吧!”

  堂天一愣,不满意道:“若云,请别把我伟大的爱情与‘调剂’这个词联系上,那样我会忍不住找你决斗的!”

  “好,是我错了,快走吧,一会儿就来不及了!”兰若云不以为然的说道。

  两人从山上下来,走到营地,看见众将领在抓紧时间休息,远处的伤兵们在裹扎伤口。

  方更大马金刀的靠坐在一块大石上,嘴里不满意的说道:“太烫了!”

  斯菲温柔一笑,向着汤勺里的草药吹气,再喂向方更的嘴里,柔声道:“凉一些没有?”

  方更咽下汤药,本来苦的只想咧嘴大叫,但因为现在扮作英雄已经骑虎难下,虽然享受无限温柔,却不得不装作毫不在乎的将苦药咽下,正声说道:“烫一些也没关系!”

  隔着他们两个三丈处,望川北双手枕在脑后,躺在草地上,浅靖羽一边给他锤着大腿,一边轻声和他说着什么,表情甜蜜,还略有佩服之色。看望川北的另一条大腿,却是血迹斑斑,这是当初学习方更同志的革命英雄精神,勇猛杀入敌阵,结果被魔人留下的惨重记号——想做英雄,总是要付出代价的。离人倾和然香仿佛也总有说不完的话,在一隅低低细语。

  “你看他们,多幸福!”兰若云向着方更几人一努嘴,“你要也想这样,最好完全照我说的去做!”

  堂天脸现羡慕之色,狠狠看向远处的臻野,用力点头。

  “好,现在我要开始了!”兰若云坏坏的笑了一下,大声道:“总之,我就是认为臻野绝对是个了不起的好姑娘!”

  “我看未必,那么野蛮的人,将来肯定嫁不出去!”堂天一狠心,大声的喊了出来。

  远处臻野的耳朵立即竖了起来,听见有人在说自己,马上留意起来。

  “哼,那你先头还去讨好人家……?”兰若云“义愤填膺”的说道,“你究竟安的是什么心?”

  “我只是想去确定一下她是否真的那么野蛮,结果发现,她不但野蛮,而且极不可爱,我对她仅有的一点好感已经当然无存,她别想再引起我对她的注意!”堂天大声说道,最后还不忘“哼”了一声。

  “你简直是在撒谎!”兰若云声嘶力竭的说道,“据我所知,在我们人神兽三族的军队里,无数士兵在暗恋这位勇猛并且豪爽的女将军,还专门成立了‘狂恋臻野痴男联合会’,可见想娶到这位优秀女人的将士数不胜数!”

  堂天刚要接着说下面的台词,猛然一阵呜呜咽咽的哭声传来,一人走了过来,嘴里大喊着“我爱臻野,我爱臻野!”,正是朴当。

  “你看,我没有说谎吧,朴当将军就是她的主力铁杆支持者!”兰若云看着最佳客串朴当先生的满脸泪痕,慨然道,“臻野真是魅力非凡!”

  朴当不住点头,激动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把印有臻野名字的手中小旗不断摇晃。

  “哼,就算她真的如此受人推崇,但我这人偏偏就是怪——”堂天傲然说道,“别人看作好的东西,我只当是****一堆!”

  兰若云忍笑,偷偷瞟向远处的臻野,果然见她已无法忍耐,站起身走过来。

  没想朴当却大叫起来:“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敢侮辱我心中的女神,我要和你决斗!”

  堂天一愣,疑惑的看向兰若云——剧本里可没有这一段啊?

  兰若云向他使了个鼓励的眼神。堂天立即抽出长剑,朗声道:“男人还有害怕决斗的吗?”

  朴当怒火上冲,正要上去拼命,冷不妨屁股上重力传来,回头看去,臻野正将鞋面上的灰尘弹去,向着他大声道:“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转过头来狠狠的盯着堂天,堂天瞪大眼睛眨也不眨的和她对视。

  “好,你有种!”臻野嘴角现出一缕微笑,在他身子周围走了几圈,“嘿嘿,走着瞧吧!”

  眼里闪过一丝赞赏神色,胸脯高挺,翻着白眼,向一只骄傲的孔雀般从堂天身边走回自己的原来的位置,竟是没有大发脾气。

  周围围观众人齐齐的舒了一口气,为堂天抹了一把冷汗,而堂天自己,背上衣衫早已汗湿,看着兰若云偷偷向他作了个胜利的手势,知道自己终于迈出了正确的一步,心中狂喜。

  朴当虽然很不满意臻野的表现,却也无可奈何,心里更多的是惊诧,不知道为什么她会有这种反映。眼见堂天高大威猛,也不敢去拍老虎屁股,恨恨的坐下。

  子微晴在外围看见这副画面,心中暗笑,知道这又是兰若云一手导演的爱情戏,她实在搞不清楚,这家伙为什么会对这种事情情有独钟,她当然不知道,这正是兰若云的未雨绸缪,决胜千里,还没有与清影秀成婚,就已经把吃饭问题解决了,如果她知道这其中的关键,肯定会忍不住大喊一声:兰军师万岁!

  兰若云看见子微晴出现,蹭到她身边,却不好意思问出来——

  子微晴脸上满是作弄人的笑容,最后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一句:“她们回来了!”

  “啊!”兰若云大叫一声,向营地外面奔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