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夺宝风云

裸兰 俞今 7570 2003.04.17 16:18

    排山倒海的气势从桥下直冲上来,把众人的衣衫吹得霍霍作响,头发上扬,几乎睁不开眼睛。同时,空气中充满了王者的霸气,是那种低级动物见了高级生命必须发抖的气息,就好像不管多麽俊秀的良马在老虎面前都会发抖一样──众人只觉心中一股恐惧的情绪没来由的凝结起来,双腿一阵发软,身体不由自主的打颤,赶紧运功抵抗这骇人的气势。

  水花翻腾,无边的黑暗里闪过一条条银练般夺目的水柱,此起彼伏的涌上桥面,溅起的水珠在空中飞舞,片刻间让这广阔的空间里积水已达寸深。

  “大家赶紧往桥的另一面撤退!”子微晴大喊道,率先在水雾中向桥面的石阵里冲去,众人赶紧跟上。

  “噢~~!轰~~!”

  巨吼声中,一团巨大的黑色物体终於升上桥面,整个辰山开始颤抖起来,洞穴中温度立即降至零下,冰冷的湿气中和了空气中的暖意,让桥面上的众人齐齐打了个冷战。

  长达二十几米的清水圣龙瞪著两只幽绿深然的巨目看向面前的小人们,相比之下,蜻蜓的绿色眼睛不过是萤火之光。

  火炬被滔天水柱覆盖,终於熄灭,山洞里变得漆黑一片,仅有洞壁的磷石发出一点微光,让明知逃跑无用的众人停了下来,骇然看向这兽中之王。

  它傲立在宽大的桥面中央,通体黑绿,巨头左右摇晃,长长肉肉的尾巴拖在桥面上,後肢著地,前肢挥舞,大口张开,呼呼喘气,眼中闪著兴奋并且好奇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著自己眼前的“微型生物!”

  它吼了起来:噢~~似乎在说些什麽?

  希姆功聚双耳,眉头紧皱,咬碎钢牙,双目怒瞪,用神聆听。

  众人都紧张兮兮的看著他。

  “它在说什麽?”蝴蝶在兰若云运功帮助下开口向希姆询问。

  希姆面孔一阵抽搐,眼中闪出泪花,似乎激动,又似乎是……

  “我听不明白!”他说。

  “嘘!”众人一阵怒骂,真想上去打他一顿。

  子微晴看向蜻蜓。

  危难中才可见高手风范──蜻蜓竟然毫无恐惧的感觉,面色依然冰冷和宁静,眼神中神光隐现,长发无风自动,红润的小嘴轻启,吐字清晰,珠圆玉润:“我想吃你们──!”众人一愣。

  随即明白了,那是清水圣龙说的,清水圣龙想把这几个人吃掉,可是蜻蜓你也不必这麽阴气深深的说出来让大家惊弓之鸟的心情再次坏到极点吧!

  蜻蜓一扭头:“小龙说的,又不是我说的,不是你们想知道吗!”

  天,她竟亲昵的叫这深渊恶龙为“小龙!”

  “那麽,蜻蜓女士,请问你的小龙会放过你吗?能否留下你一个不吃呢?”兰若云气笑著问道。

  “当然不会!”蜻蜓显然一直对兰若云很有好感,补充道:“你和我,还有那六个笨蛋,身体里都有魔性,当然是小龙最爱吃的午餐!”

  “拜托你不要再叫它‘小龙’好不好,二十几米的它难道算是‘小’吗?它可是要拿我们来果腹啊!”兰若云气道,“再说,我跟什麽‘魔性’有啥关系,别把本大叔算进去!”

  “小子,别装了,你当本少爷看不出来,小龙最喜欢吃你这样半生办熟的家夥,烤牛排可是很美味的!”希姆坏笑起来,“哈哈哈哈!”

  几个人一起看向兰若云,心里不禁想到:“希望小龙吃了他一个就饱起来,那样我们……”随即对自己无耻的想法深深自责,歉意的看向兰若云。

  子微晴又拉了兰若云的手一下,笑道:“我们是打不过它的,等一会能逃就逃,不要顾忌别人!”

  兰若云骇然的紧盯著子微晴看了起来,知道她说这话是有原因的。

  子微晴又把刚才说的话向大家重复了一遍,众人齐声应诺。

  这时众人已经退到了桥的後半部,再走几丈就可以到达安全地点了,只有钻进对面的甬道,庞大的龙体无法进入,他们便可以逃出生天。

  兰若云手中一凉,低头一看,辰山之匙已经到了手中。

  “收起来,以後还有机会!”子微晴以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子微!”兰若云激动起来。

  “这就是我要你帮我做的一件事情──保留这个秘密!”子微晴向他笑了一下。

  兰若云无语,只是愣愣的看著子微晴,心底却说道:“这件事情我怕是不能帮你做!”

  就在两人间交换著微妙心意的同时,清水圣龙终於发动攻击。

  一股水柱由它巨口中喷出,向著众人兜头射来。

  众人除了蝴蝶功力稍弱,都是功力深厚的高手,立即放出有如实质的气罩,把整个桥面都笼罩上,即使是蝴蝶,也放出兰汪汪的护体真气,融在众人当中。

  谁也不敢小看这夹杂著巨大内劲儿的龙之水柱,全力抵抗。

  巨大的冲击力将防护罩击打得直欲破裂,各种光怪陆离的气体波动起来,空气中的万千分子立即如有感应般的向四周逃去,轰然巨响中,水柱化成千万水滴,在桥面上的气罩外爆裂开来!

  “本少爷要开始攻击了,嘿嘿,我要让这只小龙觉悟!”片刻前还对清水圣龙害怕得要逃命的伟大的希姆忽然来了精神,“不过,我还是少有的做一次好事,告诉你们,不要妄图攻击它的眼睛,其实这类高级圣物最坚固的地方就是那对巨目!”得意一笑:“它的弱点是喉结下的逆鳞,只有集中力量攻击这里才能给它以致命打击!”显然,希姆也知道凭己方六人力量不可能收拾下这头巨龙,无奈下不得不说出巨龙弱点,以让众人合力尚可一战。

  此刻,众人当然无法再往後退,那样只能暴露自己的背部任凭“小龙”攻击,将死无葬身之地。

  唯有攻击。

  “神化!”希姆努吼一声,手下五个黑衣怪人立即随声附和,齐齐的怒叫起来。

  霎时,空间里一阵“哔哔剥剥”的声音接连响起,六个人身体立即暴涨一倍,变成了兰若云早已经熟悉的那种可怖的样子。

  以往,兰若云总是身处其中,被神化的希姆海扁,未战已被他吓了个半死,毕竟那幅丑陋骇人的样子实在让人心里不舒服。此刻见他用这副样子来对付巨龙,心里却一阵快意,第一次对希姆这副样子生出亲近之意!

  神化後的希姆六人,战斗力立即提升了几倍,飕声暴起,第一个窜向巨龙,六道黑色的光波气弹向著巨龙的脖颈处击去。

  巨龙狂吼一声,忽然调转头来,把厚重的尾巴扬起一股凛冽之风,向著空中纵跳的六个小人儿扫来,巨大的气势让希姆六人一阵头晕脑胀,身不由己的向後飘飞。

  “兰兄,我们由右侧进攻,支援希姆王子!”子微晴小声说道,温柔向兰若云笑了一下,白光一闪,向巨龙的心脏部位击去,显然这个地方虽不是巨龙弱点,但也害怕被攻击到。

  巨龙感觉一股极其强大的内劲向内里袭来,赶紧发出黑色气势来阻挡。

  白光竟然突破了黑气,子微晴一掌劈在巨龙的胸骨上,痛得巨龙“噢”的巨吼一声,把扫向希姆等人的尾巴回旋过来向著子微晴击来。

  众人第一次见识到子微晴的实力,心中震骇难以形容,希姆六人神化之後的巨力无法突破的气体,竟然被她一个人击散,虽然是趁巨龙对付六人的空隙,但已是惊人至极。

  兰若云不敢犹豫,双手把紫气运到极限,却不腾空而起,而是向前猛跑,在右侧巨龙身体下方它的两腿之间把紫气仰击上去,来个围魏救赵,支援子微晴。

  虽然是在如此恶劣状态下的战斗,一向不苟言笑的自然之子还是忍不住骂了起来:“这小子,竟然想断圣龙的圣根!不过我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好办法,那地方应该很薄弱吧!”

  自然之子小声对蝴蝶蜻蜓说了几句什麽,爷三个齐齐飞到半空,挥剑击向巨龙的头角根部,这个地方也是各种动物最脆弱的部分之一,亏他能想的出来。

  成国老父子大眼瞪小眼看著,成国老就准备趁这个机会逃走,可是成定疆已经扑了上去,学兰若云那样击向巨龙的圣根。本来以他的智力和作风是不会干这损事的,但是危险当前,惦念子微晴的安危,自不顾一切,君子作风抛到九霄云外。

  巨龙心中怒叫,对於别人来说的弱点在它只是皮外之痒,不值一哂。但让它气愤的是竟然有两个人在它胯下对它那宝贝发生了兴趣,这让几万年来从未生过气的清水圣龙即气且羞:他们竟然……不可原谅!

  是男人就无法容忍的侮辱,一定要他们付出代价!

  清水圣龙心中这样想著,运起“终极缩阳术”,达到无敌金锺罩的最高境界──金刚不坏!

  一左一右窜至巨龙两腿之下的兰若云和成定疆正在对圣龙巨大的圣根唏嘘不已,发掌狠心向其击去,猛然那家夥儿如同有生命般消失在圣龙的肚腹之间,让两人心中惊诧震撼,两股凌厉掌风却击在了圣龙的小肚子处,让圣龙感觉一阵躁痒,忍不住排泄了一阵怪异气体,熏得二人赶紧逃之夭夭。

  心脏处的子微晴得两人在圣龙股间的捣乱而产生的一丝空隙,立即直向圣龙喉部的逆鳞击去。而希姆六人此刻也重新组织攻势,明知巨龙的眼睛是最坚固的地方,却齐齐向那里击去,当然是妄图分散巨龙的注意力,让子微晴的攻击见效。

  巨龙本来还在生气兰若云两人的捣乱,正张大双眼寻找著那两个被自己“圣气”熏走的小人儿,忽然喉间一丝火热的尖锐气体突破进来,那感觉恰似用一根缝衣针插在了光滑的皮肤上,其中难过,当者自知。

  这一下让巨龙差点魂飞天外,逆鳞是龙类全身唯一的弱点──龙的皮肤是甲胄状,并不像一般动物那样从幼时起均匀分布著慢慢长出来。他们是从身体两侧分化出鳞片来,然後向中间集中,当成年以後,鳞片才会在以喉部为起点的中心一线连接起来,恰似缝衣一般,总要有一个空隙作为连接之处,逆鳞正是龙这一个连接之处的空袭,不但没有甲质保护,反倒一个不好会让鳞片伤到自己的咽喉,也因此,这地方成了龙类最爱惜的和保护的一个柔弱之处。

  在希姆那个世界里,生命变化万千,与龙的接触一直是绝对神圣的事情,而龙的弱点当然也就被屠龙之士深知,因此希姆才不会觉得全无把握,虽然他自己本身也没有接触过龙。

  当下,子微晴身体化作一道飞鸿,人气合一,就欲插进巨龙的逆鳞。

  巨龙魂飞魄散下立即不顾其他部位的敌人,全身猛的暴晃起来,手足尾身一起颤动,直向石阵里看热闹的成国老冲去。

  也因此,子微晴这凝气必中的一招插在了巨龙的耳朵上,那已经是逆鳞的边缘,饶是如此,也痛得它嗷嗷怪叫,上蹦下跳。

  看见成国老在那里瞪著绿豆小点的鼠眼正准备开溜,巨龙把一肚子气都撒在了那倒霉蛋的身上,巨爪携破石碎碑的恶气向著成国老拍去。

  成国老本无心战斗,准备亦不充分,本来看著几个人把巨龙缠在了桥头处,忽然瞬间就到了自己面前,想躲都来不及。无奈下猛的向桥下纵去,同时双手攀住桥栏,整个身体吊在了虚空深渊之上,惊险无比,一颗心感觉已经到了嘴边,费力的咽了下去。

  巨龙虽然在黑暗中眼力无碍,也看不到成国老这小人儿的一对双手其实正攀著桥栏,发现那小人儿竟然凭空消失,还以为被自己砸烂了,心中一阵惬意。

  兰若云和成定疆两人被圣龙“圣气”熏的直欲作呕,丢盔卸甲的跑到石门之前,大吐特吐,两人袭击龙根不成惹了一身骚,有苦自知。子微晴袭击不成被巨龙甩到了两人身旁,三人相对苦笑。

  而成国老被巨龙一爪拍得无影无踪,更让成定疆痛嚎一声:“阿爹,你死的好惨啊!”状若疯狂的向著巨龙冲了过去。

  “嘿,可找到你小子了!”巨龙看见成定疆冲过来,知道他是“龙根突击组”小组成员之一,立即暴怒,挥爪向他抓去。

  而此时,自然之子父女三人还在拼命砍著龙角根部,猛然看见成定疆要跟巨龙单挑,蝴蝶还不怎麽样,不知道这蒙面人是荒芜大陆上最有钱的“狗”,自然之子可知道,这人一旦死掉,对兽族的经济影响之大难以预料。当下赶紧向蜻蜓招呼了一下,爷俩抛下蝴蝶,奇快无比的飞向巨龙的逆鳞处,还是那招围魏救赵,却颇为好用。

  巨龙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地方,而蜻蜓的剑气开金裂石,远超乃父,剑未至而气先行,割向巨龙逆鳞。

  无奈下,巨龙收回攻击成定疆的巨爪,向空中的自然之子两人袭去。

  两人知道计策见效,而子微晴的一击加上蜻蜓的剑气,也让巨龙的脖颈流出了惨绿的液体──巨龙受伤了!

  两人赶紧躲开巨龙怒爪,精灵在空中的灵活无与伦比,勘勘躲过巨龙攻击,落向石阵之中。成国老这时候才从桥底下翻滚出来,一口鲜血喷出,委顿著倒在地上──巨龙那暴怒一击的气势没打死他已经是他成家祖宗十八代一起显灵的成果了!

  成定疆眼见老爹无碍,从巨龙两腿间穿过去,抱住成国老暴哭起来,让成国老下定决心如果能活下来一定要将家业传给这孝顺的小儿子。

  “趁它受伤,你们赶紧逃到桥对面去!”子微晴和兰若云也纵了过来,子微晴挥起一掌,运力推送成定疆两人进入石阵。

  此刻,希姆六人正与巨龙缠斗,神化之後皮坚肉厚,偶尔被巨龙抓到一下也只是暴喝一声,让众人领教到了这神秘种族的强悍!

  自然之子父女三人飞在半空中向巨龙射箭,尤其是蜻蜓功力深厚的毒箭,让巨龙深有惧心,不住躲避,屁股上被射中那箭传来麻痒的感觉,虽有鳞片保护,也抵抗不了这小小精灵的弓箭。

  忽然,巨龙向後退去,退到了石门前面,绿眼瞬间变黑,融入火炬熄灭後的无边黑暗之中,自然之子三人刚要尾随而去,希姆大叫一声:“後撤!”率先向後退来。

  一股闻之欲呕,让人心底烦躁,如若抓狂的火红湿气猛然从巨龙口中射了出来。

  自然之子父女首当其冲,蝴蝶立即由空中翻滚著掉了下来,蜻蜓长剑归鞘,左掌用力向父亲後背退去,把摇摇欲坠的自然之子向著随後赶来救援的兰若云送去,接著俯身追上半空中已经晕过去的蝴蝶,把她抱住,急速飞回石阵──危机中再次见识到蜻蜓的高深功夫,这据说是岚山通道守护者的小小精灵竟高明如斯!

  希姆六人中最末尾的枭先生却没有那麽幸运,直跌在桥面上,生死未卜。

  希姆气喘吁吁的落了下来,大叫道:“是圣龙涎!乖龙儿拼命了!”

  子微晴此时已经再次冲了上去,眼见那巨龙一爪子把桥面上的枭先生扫了起来,落在石阵里,也不知道能不能活了。子微晴把他向希姆丢过来,自己又缠上了巨龙的脖颈。

  兰若云放下自然之子,赶紧也跟了上去。

  希姆探了枭先生的鼻息一下,尚有微弱呼吸,放下心来。嘴里喃喃说道:“看来我们要命丧这个七情六欲的世界了!”

  重整情绪,带领四个手下又扑了上去,而蜻蜓却护著昏迷的蝴蝶、自然之子和成国老父子终於逃进了安全的归路甬道。

  当她返身再去支援子微晴几人,心中震骇难以形容。

  清水圣龙几万年来养尊处优,躲在地下,此刻却被人在自己最脆弱的逆鳞上开了伤口,而且还有人突击自己的龙根,这个耻辱让它不惜吐出大伤精气的圣龙涎,此刻子微晴“蒸云幻影术”运到八重天,化成兰若云最初见到的那种若无实质的白影,在巨龙身周飞快的旋转,让巨龙头晕目眩,暴跳连连,稍不小心,逆鳞处便被这白影狠狠的击打一下,它知道,再来那麽几下自己就要和这个世界说拜拜了!

  清水圣龙发怒了。

  真正的龙之暴怒。

  全身笼罩在一层若有若无的圣洁的光芒之中,这才是龙的真身。

  不管是哪个世界,子微晴、希姆和兰若云这几大高手的连击也绝非其他怪兽可以承受的,何况还有一个鬼气森森的蜻蜓。

  清水圣龙决定最後一击之後便沈入深渊,这一下养伤也要上千年才可恢复,狂伤自尊,以後的日子将生活在痛悔与仇恨甚至羞惭之中!

  因此,这一击一定要干掉这几个“微生物!”

  蜻蜓看到的就是清水圣龙发怒的这一刻。

  光芒大盛,照亮了二十丈空地处的每一个角落,子微晴漂亮的眼睫毛也能被兰若云看得清清楚楚。两人惨然一笑,心有灵犀,双手紧握,体内白光和紫气瞬间连在一起,子微晴感叹兰若云体内那尚未开发到十分之子的紫气宝库,赶紧借过来归自己用;而兰若云却发现子微晴体内简直是一个光明圣殿,在他的脑海里,渐渐出现一座云蒸霞绕的圣山,一个美丽的青衣少女起舞於云雾之间,依稀便是少年的子微晴──光影闪过,温和的气体涌过来,体内紫气融入白光之中,缠缠mian绵,不死不休,那种感觉仿佛天地间所有快意的情绪结合在了一起,说不出的畅意快美,那是否是成仙的感觉?

  兰若云与子微晴升於半空之中,周身发出紫白混合萦绕的光芒,对抗著圣龙的神圣之光,空气中竟然发出“吱吱”的气劲儿相绞的声音。

  圣龙发动。

  光练横空出世,席卷空地半个方圆,向著洞穴内所有生命物体袭去。希姆五个人立刻倒退著横飞十丈开外,摔在桥面之上,进行狂喷鲜血的行为艺术。

  兰若云和子微晴化作紫白光环,逆著圣龙的白色光练直向其逆鳞插去。

  轰然巨响之中,巨龙嗷嗷惨叫,发出最後一击──龙之爆发,火红的圣龙涎夹杂著翻天覆地的爆破之光立即冲开了两人的联手。

  圣龙不敢在做耽搁,腾身跳下桥面,也不看自己所造成的破坏性後果,就那麽逃之夭夭了。

  山崩地裂──!

  辰山方圆百里的兽族老百姓都被这震天的巨响吓得呆住了,荒芜城里的兽族领袖们赶紧准备地震过後的救灾工作,人们惶惶不安,不知道辰山圣地发生了什麽事情,在绿教刚刚暴动过後的人心暴躁之际,老天是否发怒了?

  最後却只是一声暴响过後,万籁具静!

  兰若云在半空中狂喷鲜血,性命却无忧,他知道是子微晴帮他承担了大部分来自圣龙的攻击。勉力睁开眼睛,四处搜寻子微晴的身影。

  骇然发现,子微晴头发披散,全身衣衫猎猎作响,双眼含笑看著自己,浮在半空中,正向著桥底下的无底深渊坠去!

  “子微!”兰若云痛叫一声,不顾一切的追向子微晴,单手一捞,抓住了她光滑的足踝,猛力向著正追赶来的蜻蜓抛去,自己却加速冲过子微晴的身旁……

  两人擦肩而过──子微晴黑色散开的长发甚至拂在了他的脸上,而眼角,似乎流著一滴眼泪,想要伸出手来拉住兰若云,却是全身无力。

  兰若云定定的看著她,看著她落进蜻蜓的怀抱。

  桥面里自己越来越远,头上的人影渐渐成了虚幻的影像,他听得见蜻蜓大声的呼叫,也听得见辰山洞穴巨石塌落的声音。

  “妈的,早知道有条龙在这里守著,我干嘛还来寻什麽宝啊,现在连小命都搭进去了!”一向不说脏话的好孩子兰若云先生禁不住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巨大黑暗里痛骂起来,这是他跌落黑暗深渊里的地下河水中最後一个意识!

  “扑通!”

  最後一个声音响起。

  浑身一阵冰冷。

  最後一个感觉。

  在无边的地底黑暗之中,他晕了过去──圣龙涎终於发挥了作用,而刺骨的寒冷也催化著,依稀是母亲柔软的双手爱抚,温和的声音响起:月儿明,风儿清,树叶遮窗棂,小宝宝,快睡觉,睡呀那个睡在梦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