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困

裸兰 俞今 12300 2003.04.21 12:45

    裸兰历1184年的春天,兰若云点起十五万帝国护卫军,由封远带领三万人作为前锋,堂潇吵嚷著也要领一支军马,兰若云让她带领左军,作为自己护翼,只是左军才两万人,倒也把堂潇乐得够呛。臻野当然也不甘寂寞,抬出自己是兰若云救命恩人的身份,兰若云只好让她领右军,也是两万人,给少了也不干──左右两军虽说是作为自己护翼,却被自己亲自率领的八万大军护在身後,兰若云小分队的几百人作为兰若云的亲兵,不离左右,众将官威风凛凛,会合了荒芜城的四十万蹄人和两万精灵的联合部队,浩浩荡荡的跨过格丹高地,向著清风大陆进发。

  在清风平原上,兰若云的十五万铁骑兵甩开蹄人步兵队伍,在空中蝴蝶和七星所率领的两万精灵部队的掩护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狂卷清风大陆上的各大中小各级城市,包括最低行政单位的乡镇村庄在内,铁蹄到处,片甲不留,凡是遇到神族抵抗部队,立杀无赦,尽可能追著神族溃兵向清风大陆的最深处纵去,让他们毫无喘息之力,封闭人类进攻的消息,等到兰若云的骑兵尾随著神族败兵追击到清风城之下时,望天城里的神族统治阶层才接到第一个确定信息──打的清风大陆五万多守军毫无还手之力的敌人不是兽族,而是人类的精锐骑兵!

  直到大将军完克念完了紧急传书之後,满朝文武还张大著嘴巴合不拢来,大臣们你眼看我眼,我眼瞧鸡眼,顾左右而言他,满嘴胡言乱语,好不容易军师力文才大叫了一声:“难道人类竟然攻破了昌桥壁垒?”

  霎时所有的人心里都冒出了这个想法:“神族大部分主力部队都集结在昌桥城,而战後疲惫不堪的人类不但突破了近百万的神族守军,而且饶过望天大陆,竟然打到清风大陆,那显然是为了避重就轻,欲图从背後出其不意的袭击望天城,达到奇兵突进的效果!”

  “好人类,我不打你也就罢了,竟敢来招惹我!”神皇悠星尘双目紧瞪,暴躁的站起身来,大喝道:“备马,我要亲自出征,谁也别拦著我!”

  “神皇息怒!”力文赶紧劝住,毕竟是神族的总军师,冷静下来仔细一思考,立即发现了许多疑点,说道,“陛下御驾亲征,人类跳梁小丑当然不足为虑,片息间让他灰飞烟灭,死无葬身之地!只是,我们定当明白敌我之间的形势,切不可贸然行动!”

  “还明白个屁,人类竟敢老虎头上拔毛,螳螂面前耍大刀,真正气死我也,出征,出征──!”

  “神皇英明,请听为臣一言!”大将军完克跪倒在地,沈声道,“陛下,这里面恐怕有诡计,陛下英明,即使是要出征,也要先识破人类小丑的奸谋,以防我前线儿郎大有损伤,为人类区区贱命而动陛下万金之躯,让满殿臣下於心何安!”

  “唰唰唰!”站在力文和完克身後的百十来号大臣立即齐齐跪倒在地,大声颂道:

  “神皇万世帝王之楷模,心思细密而作风稳重,神皇爱惜臣子百姓,古往今来第一大善人!”

  “神皇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人类於万里之外,神皇轻轻一口气,裸兰城八级地震,胜过我百万大军!”

  “神皇有时也变得忧郁,那是男子汉的佼佼风情,神皇微一皱眉,少女们心痛如绞,因此还请神皇暂歇於宫闱之内,以挽救这许多年轻生命,远离心绞痛之疾病!”

  “我等鲁钝小臣,智力远不及神皇之万一,武功更不值神皇一哂,只愿为陛下马前小卒,陛下一个眼神,我等无不信心大增,精神百倍,立即变得勇猛非常,打得人类小丑鸡飞马跳!”

  “就请神皇给小卒们一个机会,以报答陛下之深恩,神皇万岁,万岁神皇!”

  “……”

  这些称颂神皇的话以口号的形式由几百人一起喊起来,原是根据神皇的脾气,大家私下里做了种种假设,全都默记熟悉,此刻喊将起来,声势惊人,整齐一致,立即让神皇满胸的怒气平息了下去。

  他脸上潮红,听著如许腴词却扬扬自得,神采飞扬,顾盼之间,眼角舒展开来,轻轻露出微笑,两只手往起抬了抬,朗声道:“众爱倾请起!”

  神族的官僚制度不比人类,他们更注重排场,讲究君王的威严和绝对权利,而属下们要完全效忠於神皇,不可以有任何不敬的行为。不像人类,总领与属下之间,没有绝对的等级森严的隔阂,所有策略由整个议事厅核心机构共同探讨完成,比较民主。而兽族,则是以部落的形式,没有统一的单独领导,只有互相间的协商和共同制定策略,虽然看似民主,但按历史的发展进程来看,则显得落後许多。

  当下,神皇终於克制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好一会儿才歇下来,说道:“我原也只是和大家开个玩笑的,人类孱弱之师,被我天兵压制在弹丸之地已达千多年,弄死他们不过像捺死只蚂蚁一样简单,又怎用得著本皇亲自出征!”

  “我皇英明!”重大臣又齐声大叫。

  “陛下,人类这是突施诡计,如果昌桥真的被人类进攻下来,我们怎麽会不知道消息,要知道,昌桥壁垒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攻得下来的,而现在,我们却连一个人类进攻昌桥的消息都没听到……”

  “陛下,大事不好──!”力文军师还没有说完,一个声音在殿外大喊了起来,众人知道那是主管军情的文官。

  “怎麽了,在哪里鬼叫什麽?”神皇又开始烦躁起来,英俊的脸孔显得有些不耐烦。

  一个歪戴帽子反穿衣的文官丢三落四的跑了进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叫道,“神皇英明,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呀!”

  “到底怎麽了呀,你******快说啊!”神皇丢掉温文的表情,众人知道对於人类的进攻,这位神皇深以为耻──千多年来,只有神族进攻人类,人类怎敢反过来进攻神族呢!偏偏在悠星尘陛下统治期间,人类大举来袭,怎不叫他恼羞成怒,心中愤恨,看什麽都不顺眼。

  这文官又喘了几口气,才大喊道:“人类在昌桥发动猛攻,兽族无数军民涌进格丹平原,此刻格丹城失守,格丹平原上的百姓被疯狂屠杀,逃跑者已经将兴东平原上的兴东城塞满了,兽族军队正整军待发,打算渡海袭入兴东大陆,请神皇赶紧发兵救援!”

  “扑通”一声,神皇坐入王座,眼睛直了半天,出奇的,竟然没有再大叫大嚷,喃喃说道:“兽族竟然也进攻我国土了,为什麽到现在才有消息!”

  那文官颤颤的说道:“兽族军队来得太快,格丹高地又只有三万守军……听守军们说,那些兽族根本就是拼命,锐不可当,仿佛疯狂一般……!”

  悠星尘挥手打断他的回答,呆了片刻,看著底下同样面如土色的群臣,低声道:“当年父皇归天的时候,曾一再告诫过我,绝不能让兽族和人类结盟,唉,这许多年来,我竟然一直瞧不起兽族,没有给他们什麽好处,照眼前的形势来看,双方同时发难,显然是事先商量好了的,哼哼,这样难道我就会怕他们了吗?”

  “神皇不需忧虑!”军师力文面不改色,冷然说道:“兽族虽然攻入了格丹平原,但尚未渡海,而人类在昌桥的部队,我们完全可以抵挡得住,而他们进攻清风大陆的部队,按照这种超级机动力来看,显然是清一色的骑兵,我想他们在短期内需要等待步兵的跟进,配合一起攻城──清风城易守难攻,我和完克将军亲赴前线,一去格丹,一去清风,誓将****两族阻挡在望天大陆之外,请神皇坐镇望天城中,注视昌桥方面的敌人动向,我等二人不久将有捷报传来,直到收复清风、格丹两块大陆为止!”

  大将军完克也大声说道:“军师此话甚合吾意,****两军是新来之师,锐气势不可挡,只有紧紧守住清风和格丹两块大陆通往望天大陆的出海口,磨去其锐气,再痛而击之,大事可平矣!”

  神皇点点头,大声道:“也只有二位卿家亲去,我才能放心,二卿先行,邂逅不如意,孤当亲往击之!”

  “领命!”力文和完克跪下大声说道,对看了一眼,匆匆而去。

  殿下一个大臣闪身而出,高声道:“陛下,臣愿意领兵前去支援昌桥战场!”

  神皇仔细一看,心里不免一阵厌烦,正是自己的兄弟左加仑王。

  当年这人曾经有意与自己争夺皇位,虽然由於一些难以启齿的原因没有将他杀掉,但内心深处却无比讨厌,连一眼也不愿多见他,眼下看他自愿出来请战,心里一喜,沈声道:“嗯,你也想出征,好吧,除了你自己的部队,我再派给你五万骑兵,你想去昌桥,那有什麽不可以,哈哈!”心底暗自祈祷:“神啊,让我这讨厌的小弟弟死在昌桥前线吧!”

  左加仑王眼角闪过一丝冷笑,躬身大声道:“多谢陛下!”转身离去。

  神皇跌坐在王座上,似乎疲累已极,向众大臣挥挥手,有气无力的说道:“退了吧,有最新消息马上通知我!”

  ※ ※ ※

  兰若云纵马窜上清风城对面的上岗,左边堂潇蝴蝶,右边臻野封远,五人一起向著这清风大陆上最大的城市望去。

  城墙高耸,护城河宽阔,城头上旌旗密布,密密麻麻的站满了神族士兵,多日来在清风大陆上的快速推进,除了斩杀的小股神族士兵以外,大部分倒是眼见不可抵抗人类骑兵的锐气、不得已向後撤退的逃兵,全都塞入了这清风城中,使这座城市的守备力量成倍上涨,这是速攻所产生的不良影响,却也没有办法可以避免。

  神族的士兵不可能再往後逃了,清风城後面就是一望无边的大海了,海的另一头就是望天大陆,两块大陆之间没有海峡相连,只能通过航船到达。

  清风城背靠大海而建,三面皆是怪石礁崖,正面是一道半弧形的高大城墙,将这座城市圈在了海边数里以内,著实易守难攻。

  兰若云看了良久,指著一直延伸到远处海滩的城墙说道:“当年只这麽一道城墙就花费了人类多少的人力物力啊,之後神族扩建加高,又不知役使了多少民夫,而它存在的价值,仅仅是为了我们今天来进攻它,想一想,这是多麽可笑的事情!”

  “可是,兰大哥,我感觉这座城市不好攻啊!不像我们前些天打的那些小城,这座大城城墙又高,护城河又宽,必须要步兵手携沙袋先填了护城河,然後架云梯登城,城门还要用攻城锤撞击,这几下配合的话伤亡可不能小了!”堂潇边指边说,头头是道。

  “何止是伤亡不小,如果能用五万人的代价换下这座城来我就很高兴了!”兰若云面色深沈,“这些神族守军明知道退无可退,一定是要拼命的!”

  “他们不会坐船逃走吗?”蝴蝶问道。

  “一来,船没有那麽多;二来,我们也不会任他们从容逃去,只要他们稍有意动,这座城立等可下了!”兰若云自信的说道。

  “万一他们来援军就麻烦了!”封远担心的说道。

  兰若云点了点头,皱眉道:“最糟糕的是他们可以由水路补给,我们就算想把他们困死在城中也不可能,况且我们也不能和他们打持久战,阿秀他们如果挺进望天大陆,我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与他们会合,否则一切休提,只有撤军的份!”

  “还管那麽多干什麽?我们现在就攻上去啊!”臻野大叫道。

  兰若云和封远对视一眼,苦笑了一下:“骑兵不善於攻城,我们要等路翁的蹄人部队赶上来!”又问封远道:“他们还有几日路程才到?”

  土人的部队因为要押运辎重粮草,要晚到一些,蹄人部队有两天就可以到了。

  “我们只能等两天了,希望在对方援军到来之前能发动总攻!”兰若云叹了口气,指著清风城不确定的说道:“至少有五万士兵!”

  封远点了点头,嘟囔道:“也许更多!”看看兰若云面色不善,赶紧补充道:“我也是猜测的,如果只有三万,那不是更好!”

  等到老路里盖翁率领蹄人大部队赶上来时,已经是两天半以後了,兰若云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看见路里盖翁,一把抱住他,在他满是褶皱的脸上连连亲吻,大叫道:“快攻城!”

  路里盖翁“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有气无力的说道:“不行,撑不住了,我们需要休息!”

  “还休息什麽?两天的路程你们走了两天半,难道还没休息够?”兰若云大叫道。

  “可我们是蹄人,我们不善於走路,哪像你们是骑马的,而且路上还不断有神族的残余部队向我们进攻,我们还要一边作战,还要兼程赶路,你看看我这麽大年纪了,哪能和你们年轻人比啊!”路里盖翁倒下就不起来了,过一会儿就打起了鼾声。随在他身後,四十个蹄人万人队的队长倒成了一片,而在他们身後,习惯於风餐露宿的蹄人大部队,连帐篷也不打,就那样呼噜噜的大睡起来,巨大的鼾声连成一片,有如巨雷,吓得对面清风城里的神族守兵们手心里全都是冷汗。

  兰若云软倒在路里盖翁的身边,无奈的看著他孩童般幸福的睡脸,不知道他做了什麽梦,此刻竟然微微的笑著。

  “老犊子,有你哭的那天!”兰若云心里恨恨的骂著,站起身,向著山坡上跑去,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清风城,一颗心七上八下──要攻这样一座守兵众多、固若金汤的大城,进攻方一定要拿出至少两倍以上的兵力才有望成功,而如果对方再派来援兵的话,我方的伤亡将是难以想象的。

  一直到夜幕低垂,老路里盖翁还在睡著,兰若云叫了几声,可他仿佛死过去一样──兰若云用食指和中指分开他的眼皮,看见又黑又白的眼珠子,那家夥儿转了转,却不肯苏醒过来。兰若云忍无可忍,对准路里盖翁的屁股狠狠踹了一脚,马上躲到封远身後。

  路里盖翁终於被剧痛惊醒,怒气冲冲的看著站在身边的封远,脸上神色不善。

  “不是我……”封远气苦的分辨著,看著路里盖翁越涨越红的脸孔,大声道:“你这老人家真也没个正经,不知道兵贵神速吗?如果不是总指挥顾念是初次合作,还会对你这麽和颜悦色!”

  路里盖翁腾的一下跳了起来,须发怒张,兰若云和封远都吓得往後退了一步。

  路里盖翁正待发作,猛听得清风城里喊声大作,那明明是迎来援兵所特有的欢呼鼓舞,整个清风城猛然亮了起来,似乎有无数个火把同时点起,城头上影影绰绰,一些巨大的旗帜插了上来,迎风招展开,接著火光望去,是一个大大的“完”字。

  “这下可真的完了!”兰若云痛叫一声,窜到路里盖翁面前,双手挥舞,却不知道说些什麽,一转头,向著山坡跑上去,堂潇、蝴蝶和臻野几个人面色难看,看见他到来,同时大叫道:“神族的援兵到了!”

  兰若云嗯了一声,低声道:“神族的大将军叫完克,难道是他亲自来了?”

  听说这完克是很了不起的一个大将,当年昌桥事变,传言就是他一手操办,要了裸兰议事厅里包括总领在内的帝国重臣们的命,而兰如水,虽说自己算定了活不过五十岁,但也是由於这件事情的间接刺激而过早逝世的,可以说,这人也算是兰若云的杀父仇人了。

  兰若云想到这里,忽然听见身後山坡下一阵吵闹之声,夹杂著“嘿哈嘿哈”的使力声与士兵们的轰然叫好加油声。

  兰若云定睛看过去,差点没气得倒地而亡:只见封远和老路里盖翁上身脱得赤条条,下身只穿个三角内裤,两个人抱在一起,正在拼死拼活的摔跤。

  此刻封远因为年轻气盛,已经略略占了上风,猛听他“哈哟”的大叫了一声,抱住老路里盖翁瘦骨嶙峋的短腰,猛的拔了起来,老路里盖翁双脚离地,大头冲下,却不叫投降,双手一环,已扣住了封远的两条小腿,封远正要迈步向前将老家夥摔出去,不提防双足一紧,站立不定,轰然倒地。他也真坏,知道这一摔下去难免七荤八素,赶紧身子一转,把路里盖翁垫在下面,自己狠狠的趴了上去。

  路里盖翁被摔力和封远将近二百斤重的体重压得差点连屎也拉出来了,却兀自倔强,双肘拄地,向前爬行,妄图脱离封远紧箍的双臂。他皮肤褶皱,有如骷髅,此刻却泛著恶心的桃红色,像一只剥了皮的大虫子。

  封远脚下用力,也向前爬去,两个人喘气如牛,路里盖翁越用力,封远箍得越紧。

  两旁的人类骑兵和睡醒的兽族士兵高举双臂,大声喊叫,状若疯狂。

  蹄人们嘶哑著嗓子,满面通红,高嘶大叫:“路里路里,我们的英雄,爬啊爬啊,起来,打倒他,让他见识我们蹄人的厉害!”

  骑兵们也卯足了劲儿,群情激愤:“封将军,好样的,压住他,别让他翻身,箍紧,嘿,加油,老家夥就要没气了!”

  也有人小声议论:“你看他们那是什麽姿势啊,听说封将军是同性恋?”

  那人就道:“哎呀,我也听说老路里有断袖之癖,难不成两人……”

  路里盖翁毕竟年老体衰,咬紧牙关,满头白发气得根根倒立,硬撑著往前爬,封远死也不撒手,趴在路里盖翁身上,被他拖带著滚向前。

  一双脚出现在路里盖翁的眼前,此时他已经爬了能有十丈距离。看见这双脚,他诧异的抬起头,发现的是总指挥气得歪掉了的脸孔。

  封远也抬起头看看,裂开嘴嘿嘿的笑了一声。

  “啊!”忽然几声女子的惨叫声同时响起,跟著兰若云来看热闹的堂潇、蝴蝶和臻野掩著脸仓惶而逃,惹得众士兵轰然大笑。

  “还不起来!”兰若云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

  两个全身上下只著三角裤的一级将领讪讪的爬了起来,赶紧有他们的亲兵拿著衣服给他们披上。

  “你看看,你看看,像什麽样子?亏你还是统军将领,就这样给士兵们做表率吗?”兰若云大声训斥著封远,“有力气今晚就去给我攻城,干嘛拿老人家撒气!”

  封远一脸委屈,嘟囔道:“谁让他这个时候还睡觉了,况且那一脚又不是我踢的,他却来找我单挑!”

  兰若云脸一红,心想:“那一脚是老子踢的,这蹄人怎麽不来找我单挑?”

  他转过身,看著路里盖翁,不敢太得罪他,柔声道:“路翁,您这麽大年纪了,怎麽脾气还这麽大呢?我们现在不是起内斗的时候,何况……”

  “他瞧不起我,我今年七十二岁了,还没有人敢在面前教训我,自然之子殿下也要给我点面子,何况是他这自以为是的家夥!”路里盖翁怒气冲冲的说道。

  “可是,也用不著打架啊,况且还脱的清洁溜溜,这成什麽话?”兰若云气道。

  “不是我要脱的,是这头子非说要正规比赛,也不看看自己有几两肌肉?”封远伸出胳膊,做了个孔武有力的造型,立即博得周围士兵的一阵彩声。

  “哼,我年轻的时候你根不是我对手!”路里盖翁傲气的说道。

  “老头子确实有两下子,你要是再年轻二十岁,封远可摔不赢你,不过也不一定能输!”封远晃著脑袋说道。

  路里盖翁见他口气中有推崇自己之意,哼了一声,低声道:“这还像句人话!”

  “好了,好了,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麽误会说开了也就罢了!”兰若云长叹一口气,呆呆的望著远处的清风城,“可惜我们丧失了攻城的最好时机,否则此刻清风城已经是我们的了!”

  路里盖翁大声道:“今晚我们就攻城,全交给我们蹄人族的勇士了,你们人类的骑兵就等著城破时往里冲吧!”这句话说得颇有豪气,他身後那些蹄人们立即跟著大声喊了起来,士气高昂。

  兰若云缓缓的摇了摇头道:“敌人的援军刚刚赶到,锐气正盛,而且我们还不知道对方究竟实力如何。反正也错过了,干脆让你们再好好的歇息一晚,明日攻城!”

  路里盖翁脸有愧色,讪讪的说道:“总指挥不用担心,俺们蹄人最善於攀爬跳跃,攻城原是拿手好戏!”他後面的蹄人士兵们又大叫了一声,使兰若云稍感放心。

  当下,蹄人族歇息过後,各种攻城器械全部摆了出来,检查的检查,维修的维修,保养的保养……之後埋锅造反,****两族士兵共同饱餐一顿,到第二天早晨一切都预备好的时候,成国老父子和荆文正等人押著粮草辎重也到了,众人会在一起,知道只要过了这座清风城,就可以造船出海杀向望天大陆了──成国老父子的辎重队里带了无数的造船工具和材料,可以立即造船投入使用。

  兰若云和路里盖翁以及封远几人蹲下身来,在地面上比比划划,时而抬起头向著清风城看去,寻找最容易突破的缺口。

  “路翁,我看还是东城墙比较好攻,那里的城墙虽高,但守兵应该少一些!”封远说道。

  “不然,城里的士兵守城是绰绰有余,我看不管城墙高低,守御的士兵数量应该是一样的!”路里盖翁甕声甕气的说道。

  “嗯,我也同意路翁的看法,就从西城墙开始进攻吧,十分锺之内一定要填平护城河,否则伤亡要惨重,还好天使军团没有过来!”兰若云舒了一口气,路里盖翁和封远也暗叫侥幸──如果天使军团过来守城,这城是没法攻了。

  “好了,不管怎样,都要先打一次,这样才能看出对方的实力!”兰若云高声道,“开始吧,第一队开始冲击!”

  路里盖翁一挥手,十个蹄人大汉各举大旗,随著路里盖翁手臂的挥舞,大旗展开,第一个万人队潮水般冲了上去。

  “咚咚咚咚!”鼓声响起,蹄人们大声喊著口号,肩上扛著沙包,胸前支著盾牌,勇往无前的冲锋。

  “蝴蝶,精灵掩护!”兰若云看著第一批蹄人已经冲到了护城河边,把沙包投进河中,城头上立即万箭齐发,有如大灾之年的无数飞蝗,向著城墙下护城河彼岸的蹄人部队射去,立即命令己方的弓箭部队前去掩护。

  蝴蝶也挥挥手,她手下同样有十名精灵族的“大”汉,挥舞起十面大旗,迎风招展开来,七星队长亲自率领五千精灵士兵,飞上半空,霎时间天空中一阵黑沈沈,仿如大朵的乌云漂浮过来,遮空蔽日当中,五千精锐精灵士兵瞬间即飞到清风城之上,不断向里面射箭,吸引对方弓箭部队的注意力。

  冲在最前面的蹄人战士纷纷倒地,有的还没等把身上沙包丢入河里就已经被长箭洞穿身躯,後继者赶紧拾起他遗下的沙包继续前进,有的力大蹄人者,同时扛了三四个沙包,大声嚎叫著向前冲锋──自来蹄人族是兽族当中战斗力最低的队伍,但此刻看来,却也不比人类步兵要差多少。

  眼看者河水上涨外溢,沙土渐渐露出水面,第一队的蹄人跳进浅水中,涉水向对岸爬去,城上飞箭射下,几百人立即报销。後面的蹄人却凛然不惧,踏著同伴的尸体,盯著雨点般的铁箭,冲到城墙之下。

  “好了,到了正地方了,快大声击鼓!”兰若云大叫道。

  鼓声暴响,有经验的鼓手掌握著攻城的节奏,此刻密密的敲击出来,鼓声之间没有片刻空隙,听得人的心脏也跟著快节奏的跳动,几乎提到了嗓子眼。

  几千蹄人冲到城墙之下,霎时杀声震天,将士们或叠土筑台向上抢登,或架起云梯死命前冲,或抛上吊索向上攀援,或拥住攻城之锤轰击坚固城门,烟尘飞扬之间,碎木与城砖共舞,尸体与血液辉映,残枝断臂与箭矢刀枪不分彼此,脑浆与屎尿交错相流……

  神族士兵背水一战,拿出十二分的精神,端起一盆盆的热油兜头倒将下来,捧起一块块狰狞怪石打将下来,长枪戳刺,大刀怒砍,偶尔有爬上城头的蹄人士兵立即被乱刃分尸,惨不堪言。

  蹄人队伍伤亡惨重,一个万人队已经所剩无几,天空中不断有精灵坠下,显然对方弓兵里有许多好手,能射远箭,还好精灵们受伤後是掉在城外,立即被队友们救回施治。

  一场惨烈的攻城战直从早上打倒日落时分,蹄人的一个万人队只回来五百多人,而清风城,连个缺口都没打开,依然威风凛凛的矗立,仿佛一道无法通过的门。

  兰若云右手上扬,鼓止。

  最後五百多名残兵丢盔卸甲的跑回来,战场上留下了上万具尸体,城头上还不断响起惨叫声,那是受伤者被神族士兵砍死,然後把尸体丢下城头,扑通之声不绝。

  兰若云阴沈著脸,路里盖翁嘴角抽搐,封远双拳紧握,堂潇几个女将面色苍白,一霎时山坡上静成一片,只有山脚下的伤兵们呼痛的声音时而传来。

  “****奶奶,我要是不攻下这座城来我就不是路里盖翁,我******是护城河里的老王八!”路里盖翁终於牙齿用力,把嘴唇咬出血来,大骂起来。

  封远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是条汉子,明天我跟你一起攻城!”

  兰若云心底下却在盘算:“是否绕道而行呢?如果绕进格丹大陆,从那里出海虽然遥远,却不用耗在这里,眼见这座城是完克亲自率军坚守,城防又太坚固──今日一试已经知道,想要攻下这清风城绝非易事。可是即使取道格丹大陆,神族显然也不会放弃那里的出海口,说不定就是由与完克齐名的神族军师力文防守,听说那个人更不好斗,自己大军千里迢迢的赶过去,先不说可能会与绿教徒发生矛盾,如果真是力文防守,在那里绝讨不到便宜!”

  一霎时心中念头千转,眉头紧锁,暗自想道:“去刺杀完克,把他杀了显然会削弱神族守兵的实力,能够生擒当然最好,逼迫他让神族守军撤退──先不说完克这类高级将领想要活捉难比登天,就算活捉了,他也绝不可能为了自己的性命而丧失国家利益,就像当年昌桥事变的那些前辈一样,宁可自杀,也绝不落入敌手受辱!如果杀了完克的话,其实也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只要守兵还在,每人捧起一块石头往下砸就够蹄人们应付的了!”

  “试一试吧!”兰若云小声嘀咕著,忽然大声喊道:“宿营休息,前面扎一座空营,左军负责巡逻守卫,防止敌人劫营!”

  这些行军应该注意的细节都有封远照应,安排得井井有条,兰若云之所以重复吩咐,是因为自己肯定要找些话来说,不能让人看出自己的沮丧来,否则军心动摇,城也不用攻了。

  走进自己的中军大营,堂潇三个女将都跟了进来,每个人都嘟著嘴,显然看著兰若云发愁他们也高兴不起来。

  “你们回去睡啦,我要休息了!”兰若云下起逐客令。

  “看你那张苦瓜脸,这副表情还真是少见!”臻野白了他一眼,撇嘴说道。

  “兰大哥是担心阿秀姐姐!”堂潇轻声道,“我们在这里多受阻一天,阿秀姐姐他们就危险一天,神族的主力在望天大陆,而阿秀姐姐他们带领的队伍却是新兵居多……”

  蝴蝶点了一下头,安慰道:“还有我阿爸率领的兽族正规军啊,那可是兽族的主力军,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我们又没有输,这才第一天,明天我们一起上去攻城!”臻野粗著嗓子大喊道,口气无比自信,仿佛攻下清风城正如在沙滩上堆一个城堡那麽简单。

  听著几个女孩子唧唧喳喳的议论,兰若云心情好了一点,微笑了一下,高声说道:“快走快走,我又没有不高兴,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一边说著,一边把几个人往外推──堂潇几个人住的营帐离中军帐不远,兰若云一直把她们推了进去,三个人嘴里兀自说个不停。

  兰若云返回来,在行军床上休息了一个多小时,睁开眼睛,穿好自己那套黑色杀手衣,耳听著外面巡逻士兵的脚步声来来往往,时而会有叮当的兵器碰撞声响起,也有几个士兵在小声讨论著什麽,剩下的就是不时的巡逻口号和暗号相对之声,这是为了怕有刺客混进来。

  兰若云轻轻闪身窜出营帐,守门的亲兵半睡半醒之间,似乎觉得眼前有黑影一闪,吓得睁开眼来四处张望,知道确信没看到什麽,而不远处巡逻队好整以暇的迈著方步,这才放心的继续朦朦胧胧的梦境。

  左躲右闪,在营帐间穿梭来去,无声无息的冲下山坡,几个起落已经到了日间的战场上。一股股浓烈的血腥之气几乎将他薰得呕吐,放眼望去,清风城下尽是缺头少腿的蹄人尸体,偶尔也会有个别的精灵掺在期间,一天前他们还生机勃勃,此刻却抛尸户外,客死异乡!

  离己方较近处的尸体都已经拉了回来掩埋,在敌人弓箭射程范围内的这些蹄人的尸体却只好暴露在外任凭风吹日晒,未来的几天,这里的尸体将越积越多,当尸体腐烂以後,而战争还在继续,这里就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底的人间地狱!

  兰若云猫著腰,在尸体间窜高伏低,间或躺在地上装作尸体,慢慢欺到城墙之下。

  城头上火光明亮,几乎隔著那麽一步便点著一束巨大的火把,把护城河两侧三丈都照得虫豸可见。

  护城河里的沙子已经被神族士兵挖出了一些,兰若云不敢蹚水过去,他找了一个死角,趁著城头上巡逻队一转身的那麽一个刹那,大鸟腾空般横越过护城河,稳稳的落在对岸,立即向前一滚,贴在城墙上。

  他不敢发出声音,全身运起紫气,“粘”在城墙上,一点点的向上挪动,直用了半个多小时才接近城头。

  脚步声来来去去,他叫一声苦,伸出半个脑袋往里探去,暗骂一声:“他姥姥的,老鼠要进去也得先减肥,本公子一向自诩身材超棒,此刻才知道竟然是肥胖症患者!”

  整个城头大约有两里长,此刻却有十几个巡逻队往返交叉行走,而且城头上有火把,每个人手里还拎著一个火把,这和白天的闹市有什麽区别吗?

  “小白这混蛋,明明一直跟在我身後,怎麽这几天却没影儿了呢?”兰若云心中思念起小白来,要是有小白,他当然不会受这份活罪,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混进去!

  又一阵脚步声传来,到了他这里却停了下来,兰若云吓得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心道:“难道被发现了?”

  只听一个神族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你们要不要方便,我可忍不住了!”

  “哦,原来是遇上人生三急了,那也没办法,我再等等机会吧,实在不行只能无功而返了!”兰若云这样想著,凝神不动。

  “******,我也急了,大夥一起解决一下吧,速度快点,可别让大队长看见!”这一个显然是小队长的神族男子也是为尿所困,话音刚落就响起了一阵解衣服的声音。

  “别在这里,味道可不好闻,哥几个要站一夜呢,去那面城头!”另一人说道。

  嘻嘻哈哈之际,脚步声向著兰若云这里走过来。

  “哎呀,不好,神族这几个混蛋要尿淋兰军师!”兰若云大吃一惊,“非得逼得我出手吗?”

  耳听脚步声已经站定,再不能犹豫,鬼魅般飘向城头,短刀从袖筒里滑到手中,还没等几个神族士兵反应过来,刀光闪过,几人喉头同时中刀,立即毙命。

  “排成一排来让我割,真没见过这麽傻的敌人!”兰若云嘴里嘟囔著,刚要猫下腰打量地形,就听身後一个声音大叫了起来:“有敌人!”

  兰若云短刀一转,已割断了那人的咽喉──原来这个是放风的,兰若云背对著他竟然没看到。

  这一嗓子让兰若云整晚的辛劳成了白忙活,功亏一篑!

  忽然不知从哪里冒出了无数的神族士兵,排著横队向他冲了过来。

  兰若云倒吸了一口凉气,往後倒退了几步,一个倒翻踏上城头,嘴里大叫著:“少陪了!”袖口中钢索飞出,吊在城头上,身子迅捷的向下坠去,离地还有两丈的时候,收回钢索,飞快的跃下去,就听城头上有人大喊:“快射箭!”

  霎时无数飞箭射来,兰若云哈哈大笑声中,短刀一阵拨打,跨过护城河,扬长而去。

  城楼上神族士兵见他竟然能越过三丈宽的护城河,都呆住了,再想起射箭时,敌人已经无影无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