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九章 魔界

裸兰 俞今 9469 2003.10.31 08:13

    

  走了整整三个多小时,兰若云终于跨出云雾迷茫的山谷,臻野拄着她那把巨型大剑,一步三喘的跟在身后,粗声叫道:“停……停……歇歇!”

  兰若云回过头来,有些埋怨的看着她,气道:“我真是不明白,你非得拿着这么一把重剑干什么,你一个女人,用把轻型的长剑不是更好吗?”

  疲累不堪的臻野忽然现出一个得意非常的笑容,嘎声道:“你佩服了吧,害怕了吧,感觉我与众不同了吧,自卑了吧,哈哈哈!”看见兰若云面露古怪神色,接着说道:“这把剑是我特意自行设计,自己锻造,用自己的鲜血为引,才最终成型的,剑长四尺四,剑宽四寸,剑重四十四斤,因其尺寸暗合四四之数,故为一把死亡之剑,普通人想要抵挡住它死神的气息已是不易,更别提想要与它对抗了,哼哼哼!”

  “我知道了,其实问题都不在这里!”兰若云忽然恍然大悟,“其实你是想让人因为这把剑而对你产生一种幻觉,一种你是一个男人的幻觉,从而达到震慑对方的目的!”

  臻野一呆,白了他一眼,脸孔红了起来,恼羞成怒道:“要你管!”

  兰若云嘿嘿一笑,转移话题道:“那个老男人怎么办?”

  “什么老男人?”臻野奇道。

  “就是荆文正啊,你不是一直暗恋他吗,现在去追求堂天,那老兄不是很可怜?”兰若云笑道。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人往高出走,我们总要选择选择更适合自己的……”臻野面现伤感之色,向着天空喃喃道:“对不起,文正,我不能接受你的爱!”

  兰若云吐了一地,转身就走,一边道:“快跟上来啦,花痴!”

  转过一座山脚,忽然一股浓重的血腥气扑面而来,闻之欲呕,所幸刚才已经吐过了,强忍着走了出去,前面是一个地狱般的修罗战场。在这两座突起的小山之间,整个二十几丈的狭小空间里躺满了尸体,大部分是魔族,也有一些黑衣人,还夹杂这些许异人,天使却一个也无,显然是因为飞在天上,敌人莫可奈何。

  “这是……哪里?”兰若云转过头来打量周遭的环境。发现这个空间正对着一条大陆,而大陆的一侧,远远的堆着无数的巨石,自己刚刚走出来的山谷却背对着大陆,显然是一条小路。兰若云猛然明白过来,那些巨石正是蜂巢被拆毁以后留下来的,蜂巢一去,大陆自然畅通起来,而在蜂巢仍在的时候,己方人马急于进攻,绕过蜂巢走入了谷中小路,结果失陷谷中——

  可是,队伍跑哪里去了?

  “队伍呢?”臻野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我们沿着这些尸体和血迹往前走,显然战争正在往前蔓延!”兰若云分析道。

  正要向前走去,忽听得通道里传来轰隆隆的声音,似乎是无数兵马正在全速奔驰。

  白影一闪,一个岚山精神体出现在兰若云面前,通过他额头前的皱纹,兰若云记得这是自己唯一可以分辨出来的那个一号首领,大喜上去想要握住他的手,却不知道他把手藏在哪里。

  “我感觉到你出来了,因此在这里等候你!“岚山精神体毫无感情的声音说道,“这个山谷是进不得的,连我们自己也视作禁地,不过你既然出来了,也是运气!”话锋一转,又道:“我知道你一定很着急,想要知道你的队伍去向哪里,我也知道你一定很好奇,想要知道这轰隆隆的声音是怎样的一回事。当然,我会立即告诉你这些事情,虽然你很急,但你不得不承认,眼下只有我能解决你的疑问,而且我绝不是不想告诉你,我只是想跟你分析清楚这其中的关键,然后才慢慢告诉你。因此,你千万不要着急,因为即使你着急,我还是要先说清楚,而如果你不急,我也会说,我说不说不在于你急不急,而是,我虽然想说,但现在还没有说,你虽然想听,但我仍没有说,你想听也听不到,既然你听不到,你就算急也没有用,而且我还没有唱歌,我如果唱歌,你更是要着急,因此,我决定不唱歌,而是直接说给你听,所以你看,即使你不急而我也不唱歌,我还是会说,因此……!”

  “砰!”臻野狠狠用重剑的剑背将岚山精神体敲昏,怒道:“老不死的罗嗦鬼,还高手呢,一敲就昏!”

  兰若云眼中喷火,猛然跳上已经昏过去的苍老的岚山精神体的巨大的怪状身体上,双脚用力的踩了起来,蹦得老高的往下击踏,臻野也狠狠用脚尖踢着,两人手舞足蹈,状若疯狂。

  “哎呀,兰大哥你们在干什么呀,快别对智者不敬!”蝴蝶俏生生的停在半空中满脸惊诧的看着兰若云和臻野的疯狂行为。

  “停!”兰若云一挥手,臻野跟着停了下来,转身朝向蝴蝶,“蝴蝶,快告诉兰大哥,说是我们的大部队到来了!”

  “是啊,就是我们的部队啊,封远大哥和路里盖翁老伯带领通道外所有部队已经到了城堡下,而我是负责传递信息的!”蝴蝶朗朗的说道。

  “耶!”兰若云和臻野拍了一下手,两人高兴的又踢了两脚,岚山精神体已经奄奄一息,蝴蝶悄悄为他默哀。

  “兰大哥,我们可担心死你们两个,都快出人命了,有人自杀!”蝴蝶眼圈有些红的说道。

  “哎,竟然还会有人为我自杀!”兰若云无奈的摇头。

  “不是为你,是朴当将军为臻姑娘!”蝴蝶更正道。

  “哦?”兰若云老脸一红,看了看臻野,后者趾高气扬的抬起脑袋。

  兰若云干咳一声,正要说话,就听远处马蹄声起,在这宽广的通道里别有趣味,封远老远的就看见了兰若云,大声惊奇道:“不是说他不在吗,我才敢千里迢迢赶过来的!”封远远远的勒住马,戒备的看着兰若云。

  “这没良心的不求上进的东西,难道这几天派你留守在外面的轻闲工作你也不满意吗?”兰若云恨恨的说道。

  “就是因为很满意,所以我不想再往火坑里跳!”封远坚定的说道。

  “那么你要失望了,我亲爱的封远将军,嘿嘿嘿!”兰若云冷笑道。

  “砰!”封远从马上栽下去,直觉又将有一段生死苦差等着自己。

  “看没看到,这才是真正懦弱男人的典型!”封远指着像一条死鱼般晕过去的封远对臻野说道,“等我想一想,然后好好整治这个笨蛋!”

  人神兽三族联军终于到来!

  蝴蝶慢慢把兰若云陷入雾谷以后的事情说了出来,原来子微晴见一时半会儿不能把他们找出来,和离人倾商量,留神皇在后面指挥异人拆除蜂巢,率领通道里的大部分我方部队追着魔族越过通道,进入了魔界,此刻,他们正驻兵在云山脚下,等着大部队的来援。而魔族的大部队,早已等在了通道之外,正不断的往上进攻,云山岌岌可危,精神体早已经撤回通道,两不相帮,只有天使和拆除工作进行完之后的异人部队,配合著只剩下四百名左右的黑衣人部队,在苦苦支撑。

  看着不断在自己身边通过的我方士兵,兰若云眉头紧皱,接过一匹马骑上,路里盖翁赶上来,老蹄人越发的精神了,对即将进入魔界赶到无比的兴奋和好奇,忽然一把拉住兰若云的缰绳,笑道:“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兰若云定睛一看,见是雪白的一匹小马,头上长着长长的独角,活脱脱一个翻版小白,只是年幼得多。

  “怎么样,这神兽配你那匹小白怎么样?”路里盖翁笑道。

  “母的?”兰若云诧异道。

  “正是!”路里盖翁一笑,得意洋洋。

  “无限感激!”兰若云抚mo那匹小马,想起一进入岚山通道自己就看到了这匹小马,却一直因为太忙忘记了去寻找,这老路里真会做人,知道自己想什么,心中得意:“小白,觉悟吧!”

  “小白呢?”兰若云四下张望,问道。

  “在后面!”路里该翁说道,“这个礼物你亲自送给它,它才会感激你!”

  “嘿,真是个老人精!”兰若云哈哈大笑着拍了路里盖翁的肩膀一下,掏出竹哨吹响。

  片刻后,小白从天空中远远的飞了过来,看见兰若云,落下地来,粘在他身上,无比亲热,猛然间打了个响鼻儿,看见兰若云身前的小马,吓得往后退了一步,目光中充满了敌意,一动不动的看着那小马,浑身鬃毛都竖了起来。

  臻野和蝴蝶正在抚mo着小马,看见小白这副紧张兮兮的样子,都不禁笑了起来。

  兰若云大力的在它屁股上拍了一下,骂道:“死马,给你娶媳妇了,怎么,嫌小吗?还是反对包办婚姻,想要自由恋爱?”

  小白不理兰若云,戒备着,一步步向着小马走去,小马浑身颤抖起来,不安的看着小白。小白走到它身前,用蹄子拨了小马一下,忽然伸着鼻子到它两腿间闻去。

  “砰砰砰!”接连几声重物落地声传来。

  兰若云、臻野和蝴蝶惊惶失措的从地上爬起来,指着小白,大骂道:“你这匹色马,这么不正经!”臻野还加了一句:“真是有其主必有其马!”

  小白显然分辨出了小马的性别,“噅噅”叫了两声,高兴的围着小马转了几个圈儿,又跑到兰若云面前,用长脸在他身上蹭着,显然是在讨好感谢。

  “嗯,我还以为你不屑于老马啃嫩草呢!”兰若云笑着说道,拍了小白一下,“不过你要温柔一些,慢慢培养感情,虽然人家做了咱们的童养媳,也要真心实意的对待,从今天起,它就叫婉君了!”

  众人一齐呕吐,前来迎接军队的成定疆皱起了眉头,因为他死去的母亲就叫婉君,但这涉及到父亲的秘密,不便说起,只得忍住了气不动声色。

  这时候,先头部队已经进入魔界,天使和异人部队在外面接应,防止魔族趁机偷袭。兰若云快马赶过去,来到了一个广大的空间里,前面是那种熟悉的巨门,军队不断穿过巨门,转瞬不见。臻野纵马赶到他面前,也跟着跑了进去。

  穿过巨门,眼前一亮,多日来习惯了岚山通道里若明若暗的天气,冷不防见到阳光,立即睁不开眼睛了。

  迎面一个声音在大声喊着:“臻姑娘,你没事吧,你跑到哪里去了?”

  兰若云睁开眼睛一看,正是堂天,眼睛里射出炽热的光芒,紧紧盯着臻野。

  “哎呀不好!”兰若云暗叫一声,“这么好的威胁机会,怎么能错失过!”

  不等臻野回答,他窜上去一步,将堂天拉到很远处角落里,低声道:“你觉得臻野这姑娘怎么样?”

  “够野、够劲儿、够个性、够风骚……我喜欢!”堂天裂开大嘴,“呵呵!”

  “你想不想娶她?”兰若云开门见山的说道。

  “哎!大家文化人,你就不能罗曼蒂克一点!”堂天不满意的说道,“你应该这样问我,‘天天,你想不想和她共渡一生、白头偕老?’,或者这样问,‘天天,你愿意关怀臻野小姐的后半生吗?’……嘿,跟你说这些简直是对狗弹琴!”

  “我又不是司仪!开门见山说吧……!”兰若云嚷道,“你只要用极低的一个条件贿赂我,我就帮你搞定她!”

  “省省吧你,我自己的事自己有信心摆平,你给我靠边儿站!”堂天不屑的说道,眼睛放了光,昂然道:“让你看看谁才是真正的情圣,我堂天就要出手了!”

  “你会死的很惨,到时候记得来找我!”兰若云诡笑了一下,想起臻野对自己说过的“如果堂天主动来追求我,我还真不一定答应他,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让女人反过来追求,怎么能低声下气的去追女人呢!”

  因为堂天不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兰若云料定他一定会败。

  “是若云回来了吗,太好了!”离人倾的声音传来,“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啊!”

  兰若云眯缝起眼睛,看见离人倾和然香等人远远的赶了过来,他往前跑几步,猛然抱住离人倾亲了一口,大叫道:“你小子干得太好了,我就怕一从谷里出来就看见魔族封锁了我们进入魔界的入口,那可就一切都完了!”

  离人倾在然香的帮助下擦拭着脸上兰若云的口水,两个人勉强忍住喉头发痒的感觉,说道:“现在我们已经在魔界站稳了脚,接下来该怎么做!”

  “我们的部队已经投入战场了吗?”兰若云问道,“最主要的是先顶住魔族的进攻,这才叫真正的站稳了脚跟!”

  “现在我们的骑兵已经冲了上去,兽人族的爪人部队和龙人部队也到了云山脚下,魔族最好的机会已经失去了!”顿了一顿,怅然道:“不过,你的五百黑衣战士却死了一百多个,我很抱歉!”

  兰若云心里一沉,沉声道:“是希姆的百禽团到了?”

  离人倾点头,又道:“有人说魔王已经到了,主要好像是要寻找什么?”

  “寻找什么?”兰若云诧异道,“这消息是哪里听到的?”

  “是狼克听到子微晴和岚山的精神体这样说的!”离人倾道。

  兰若云眉头一皱,在人群里打量,却不见子微晴的身影。

  “阿秀呢?”兰若云一呆,“潇潇呢?”

  “咦,他们没和你在一起吗?”离人倾诧异的问道。

  “我的天!”兰若云双腿一软,差点坐倒在地……

  ※※※

  前面,一块巨大的石头挡住去路,让两个人的希望立即落空。

  “潇潇,你先放下我!”清影秀擦着堂潇的汗水,歉意的说道。

  堂潇已经累得喘不过去来,轻轻的点了一下头,把清影秀倚着大石放在草地之上。

  清影秀歪起脑袋,仔细的倾听了一下,奇道:“潇潇,你听没听到什么声音?”

  堂潇喘了两口气,平息一下心中的躁动——这一段全是上坡路,清影秀尽管不是很重,也早把她累得浑身发软。此刻听清影秀这样说,屏住呼吸,仔细倾听,似乎有“嘶嘶”的声音在不断向两人接近。

  “可能是什么怪兽!”堂潇说道,一边抽出腰间长剑,护在清影秀的身前。

  行到这里,雾气已经淡了不少,近处的景物看得比较清楚,稍微远一点,却还是朦朦胧胧。只见山石怪岩林立期间,奇花异草交错生长,却不见飞禽走兽,使这窄窄的峡谷显得有些诡异,而那嘶嘶之声却已渐渐不闻。

  堂潇坐下身来,把清影秀靠在胸前,仔细向她看去,发现她嘴角泛起了白色,显见干燥饥渴,说道:“阿秀姐姐,我去给你找点水!”

  “不用了,潇潇,你坐在这里休息!”

  清影秀待要阻止她,堂潇已经站了起来,周围看了一看,向这一丛怪草走去。

  清影秀疲弱的靠在石头上,总感觉浑身不对劲儿,似乎有双眼睛在看着自己,她四处张望,感觉那双眼睛也在随着她移动。

  过了良久,堂潇抱着一大片叶子回来了,身上到处都是尘土,手上还擦破了表皮,红肿起来,神色却很欢喜,叫道:“阿秀姐姐,你看!”

  清影秀抬起头,见她手里那叶子上有一汪清水,左手里还拿着两个野果。

  堂潇把叶子凑近她嘴边,清凉的露水滚进咽喉,精神立即一振,整个人也生气勃*来,她看见堂潇的惨样,摸着她的头发说:“怎么搞成这样?”

  “摘这个果子,摔了一跤!”堂潇不以为然的说道,“阿秀姐姐,你吃这个!”

  把野果剥了皮儿,塞到清影秀嘴里。

  清影秀吃了一枚却不肯再吃,接过来学她那样把果皮剥下,说道:“潇潇,我看看你的牙齿!”

  堂潇龇牙一笑。

  “张开来,我看看你的智慧齿!”

  堂潇听话的张开小嘴,清影秀把那枚果子准确的扔了进去,呵呵笑了起来。

  堂潇也笑,一边吞下果肉,轻声道:“阿秀姐姐,你好狡猾!”

  清影秀笑了一会儿,忽然看向远处大石头上方的浓雾里,低声道:“潇潇,你看那石头上是什么东西,怎么好像在动?”

  堂潇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心里一颤,低声道:“它在看我们!”

  “嗯!”清影秀挣扎着抽出长剑,“你看那是个什么东西,好像很长?”

  堂潇提剑往前走了几步,回过头来说道:“好像是一条蛇!”

  “哪有那么大的蛇?”清影秀疑惑道,“是不是看花了眼睛,是个石柱吧?”

  “堂潇又往前走了两步,猛然倒退回来,颤声道:“真的是蛇!”抱起清影秀往大石后面躲去,低声道:“它爬过来了!”

  “我的天,那真要是蛇的话,怕是活了有千年了!”清影秀害怕的说道。

  峡谷不宽,大石后面就是山崖,两人无路可退,如果返回来路的话,以蛇的爬行速度,几分钟就会赶上。

  果然是一条蛇,此刻已经爬到巨石之下,瞪起森然的细目抬头向两人看来,嘶嘶声音再响,原来竟是它发出来的。

  堂潇想起以前小白带着自己去见它那些小弟,其中也有几条大蛇,但那几条大蛇在这条蛇面前简直只是蜈蚣而已。

  但见这蛇,通体雪白,看不出多长,但是跨越了整个谷底的宽大也只是它身体的一半左右,只是吐进伸出的红色信子也有三五米长,身体如同大号水缸般粗细,巨大的头颅里两只半米多长的毒牙闪着冷森森的光芒,从脖颈以下开始,披覆浑圆的巨大鳞片,额头上鼓起一个一米多长的巨大肉角,肉角顶端有一个红点,里面似乎有血液流动,诡秘异常。

  此刻,它突起的复眼里精光暴闪,罩定大石头上的的清影秀和堂潇,巨口里呼出淡黄的气体,在它身周徘徊。

  两人在这巨物面前,显得太也渺小,恐怕连做它午餐的资格也都没有,却不知这条巨蛇平时靠什么来果腹。

  “大蛇……你……别吃我们!”堂潇开口向那蛇喊道,“我们太小,给你塞牙缝都不够,你要吃就到谷里去,那里有个大个子,够你吃一顿了!”

  清影秀知道她说的是那个魔人的尸体,但也对她竟然跟大蛇商量这种生死攸关的事情感到好笑,莞尔道:“大蛇怎么会听你的话,我想它是不会放过任何可以吃的东西的!”

  没想这大蛇却并不向他们进攻,只是奇怪的看着她们,舌头不断的伸缩着着,伸向清影秀两人。

  “你不要伸过来了,你再过来我就砍啦?”堂潇长剑指向大蛇的巨舌,浑身发抖,骂道,“你这只死蛇,到底想干什么?”挥剑向它舌头上看去,“叮”的一声,长剑断折,巨舌却丝毫无损。清影秀把自己长剑递过去,堂潇接过再向那巨舌看去,又是“叮”的一声,再次折断。清影秀诧异,自己这柄剑可是削铁如泥的宝剑,竟然连对方的舌头都砍不动。

  大蛇显然对堂潇比较感兴趣,舌头终于拂上堂潇的脸庞,堂潇背靠崖壁,退无可退,感觉脸上凉飕飕的舌头在舔动,吓得“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大叫道:“臭蛇,别舔我呀!”

  清影秀魂飞天外,知道这蛇只要舌头一卷堂潇就进了蛇腹,她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猛然站了起来,上去抱住那条大舌头。

  大蛇舌头一甩,将清影秀推在一边,继续进行着对堂潇的舔脸大计,嘶嘶作响,奇怪的是它似乎还不饿,而且也不去舔清影秀,巨目忽闪忽闪的晃荡着,不知道想干什么?

  “孽障,竟然敢来这里!”白影一闪,巨舌的触角猛然被一道电光击中,里面的红色倾斜下来,仿佛水在瓶子里晃动一样。

  大蛇往后退了一退,似乎并不感到疼痛,抬头向那白影看去。

  堂潇和清影秀也向鬼魅般出现在自己身前的这个人打量过去,但见她身穿一袭棉布青衣,身材窈窕,袖筒里露出的一双手欺霜赛雪,左手握一个剑诀,右手平伸长剑,摇摇指向退到一边的大蛇。整个打扮和子微晴有九分相似,只不过是她头上披着一块青巾,一直罩了下来,只露出一张脸孔,因为是斜对着两人,却看不清她的样子。

  大蛇显然对这来客也没什么兴趣,依旧拿那双巨大的怪眼看着堂潇,忽然脑袋趴了下来,露出自己的咽喉——

  “啊!”青衣人忽然大叫了一声,目光看向那大蛇的咽喉之处,那上面清清楚楚的印着一个黑色的人形烙印,似乎是个飞舞的女子,做着凌空的姿势。

  “嘟~~!”青衣女子猛地从怀中取出一个竹哨,用尽全身力气吹了起来。远处有几声同样的哨声跟着回应,越来越近。

  青衣女子回过头看了清影秀和堂潇一眼,低声道:“不用怕,这里原来没有这只蛇的,不过,它可真大!”这样说着,声音已经颤抖了,向那只大蛇看去,它还在那里仰着喉咙,斜眼看着堂潇。

  “嗖嗖嗖”几声衣袂掠空之声响起,六个同样打扮的青衣女子突然出现在大石上,仿佛从天而降一般,竟看不到任何掠来的痕迹。

  “找到了,太好了!”一个青衣女子看着堂潇和清影秀说道,猛然目光如电,注视着眼前的大蛇,高声道:“这东西是哪里来的,竟敢到云山来撒野!”

  “好大,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巨大的一条!”另一个青衣女子说道。

  “它的表情很奇怪,我怎么感觉它眼睛里有种伤感和喜悦的表情?”第三个青衣女子说道。

  “师姐,你仔细看它的喉咙!”最先到来的那个青衣女子说道。

  “咦?这个符号……”年龄最大的一个青衣女子猛然全身一震,结巴道:“难道是……”

  “一摸一样!”其他几个青衣女子显然也都看清了,齐齐的惊声大叫。

  “带了人,走!”年龄最大的青衣女子长剑出鞘,立即有四个女子拔剑傍在她身侧,一起向大蛇指去,剑端白光萦回。

  另两个女子分别背起堂潇和清影秀,两人还待迟疑,一个女子说道:“我们是子微晴师妹的同门,你们不用怕!”

  清影秀向堂潇点了点头,对那青衣女子说道:“谢谢云山的姐姐们相救!”

  青衣女子一笑,几人展身腾空而起,向着浓雾中冲去。那条大蛇巨头躬起,看着她们消失的方向,长大的身子猛然向前一滑,往那个方向追了上去。

  ※※※

  兰若云目光呆滞,头脑里一片混乱,看着狼克领着一小队黑衣杀手走进来,急道:“找到了吗?”狼克摇头,沉声道:“谷中道路交错,根本无法前进,稍走错一步就可能迷路,而且彼此看不清方向,除非派军队进去每条路都走遍,或许能找到!”

  之后蝴蝶和堂天等也回来了,都摇了摇头——一听说清影秀和堂潇失踪,兰若云便派他们沿途作下记号,到含烟谷中找寻。而魔族此刻却发动了大冲锋,兰若云根本离不开,他抓住头发扯了两下,心道:“子微再没有信息,我只能亲自去找了,阿秀,潇潇……!”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子微晴才出现,一看她那表情,兰若云已放下了一半心,颤声道:“是不是已经找到了?”

  子微晴点头笑道:“看把你急的,你的小情人没事,只是中了毒,受了伤!”

  “谁?”兰若云红着脸问道。

  “谁是你小情人?”子微晴反问道。

  兰若云脸更红了,低声道:“是阿秀吗,她怎么了?”

  “腿上中了一剑,是毒剑!”看着兰若云抬起头担忧的表情,安慰道,“我师父能治百病,小小毒伤算得了什么,放心吧!”

  兰若云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感激道:“谢谢你,子微!”

  “跟我还这么客气!”子微晴嗔怪道,“不过她们也真厉害,竟然走到了云山附近,所以我的几个师姐根本也没费什么力气!”

  “云山不是在魔界里吗?她们进了魔界?”兰若云诧异道。

  “确切的说,岚山通道的入口就设在云山上,云山是一半在魔界,一半在岚山通道内!”子微晴解释了一下,忽道,“兰兄,这个世界可不是什么魔界,有一半的土地是我们神族的!”

  “啊,抱歉!”兰若云笑了一下,找到清影秀两人,心情好了不少,高兴道:“那就称为神界吧,或者第一世界也行!”

  子微晴也不说什么,白影一闪,又消失了。

  兰若云耸耸肩膀,傻笑了一下,起身走出营帐之外,山脚下的魔族终于暂时停止下来,潮水般的撤了下去,兰若云让人类的十万步兵去替下兽人族的部队,守紧山脚通路。自己信步走到高坡处,这才仔细打量起这被魔族占据了几千年的第一世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