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浮出

裸兰 俞今 13103 2003.04.17 16:12

    从黄湖到劳森,进入裸兰平原的两大壁垒间,劳森山虎踞平川,使入侵之敌不可能同时在两线进攻,只因劳森山虽然高峻险奇远逊於同一山脉的黄湖山,而其中谷地众多,也完全可以容步兵部队攀援过去,但有一点是神族在进攻黄湖时始终不敢分兵劳森的原因,那就是──劳森山是一座充满了邪恶之气的山脉。

  其中毒蛇恶兽、异鸟精怪比比皆是,当年兰若云的独角兽从战场上逃出来,躲进这一片险恶之山林,靠著自己的灵气和勇猛,收服了劳森山周围山山洞洞无数的怪物。只就一只百年巨猩猩,就统领著数以千计的猩猕猿猴。任何一支军队想通过这座山,不仅军队本身要遭受这些怪物的攻击,就算是动用武力驱逐他们,可是不间断的偷袭,那也是防不胜防的,而且,想要打持久战,粮草辎重是无论如何也运不过去的。

  因此,有人神战争记录的裸兰历史上,神族除了第一次,也就是两百五十年前左右,曾经派过一支步兵队伍,妄图翻过劳森山从西线配合东线两面夹击,结果被山中恶兽依仗地势之力统统赶了出来,更惹得它们衔尾追击到东线神族的後方捣乱,把神族大军搞得乱八七糟,最後只得出动天使部队,把这些恶兽赶回深山!

  想一想那些几丈长的大蛇、长著九个头的大鸟、小山般巨大的老虎,甚至是能喷出见血封喉毒液的牛蛙──神族在惊惧之余再没有动过劳森山的脑筋,只能乖乖的在东线和人类鏖战。而这些怪兽也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老老实实的呆在深山密谷里,守护著自己的领土。这一点人类早就知悉了,所以根本不敢把劳森壁垒建筑得像黄湖那样坚固高大,因为要建成那样规模的防御工事,肯定是要向劳森山拓展土地的,而那样的话就一定会与怪兽发生冲突,只好作罢!

  当年兰若云与堂潇,两个人从灵光城超近路跑去劳森,多亏有独角兽在身边护卫,虽然那时候小白并未成年,但天生灵兽的气息却也让那些怪兽不敢轻举妄动,二人倒也很容易的捡了个地势低洼的峡谷就过去了!

  此时的清影秀一群人站在劳森山一处宽广的峡谷前面,看著地上凌乱的足迹和被大队伍践踏过的草地,心里决定不下来是不是要穿越过去,他们无法与兰若云当年相比,没有灵兽随行,深山老林中的怪物肯定会把他们当成不错的点心!

  山谷前面是被火焚烧过的痕迹,火势窜向山脚却嘎然而止,但山谷中已经被燃烧著了一部分,一些烧剩的灰黑的巨木还在冒著零星的烟,草地和山体上也有著草木燃尽後剩下的碳灰,更吓人的是神族士兵残缺不全的尸体──有的缺了脑袋、有的没了胳膊、有的内脏流了一地,甚至有的尸体在被火烧焦的黑色上多出了一种墨绿,那分明是中毒的迹象,却不知道是先中毒还是先著火,不过想来两样的感觉都不会太好受!

  不难想象,被大火追到山脚的这些神族士兵走投无路,只好冒险窜进深山,结果被山谷中的怪兽进攻,造成了千奇百怪的死亡之态!

  却没有一具是人类士兵的尸体,这也是清影秀踌躇不前的原因──究竟兰若云的队伍是不是从这里追击神族士兵而去的呢,如果是的话不可能山中怪兽会放过那五万民兵,如果不是,他们又怎麽会凭空消失了呢!

  “没有办法了,只能过去了,看来神族部队还有残余!”清影秀看著堂天几个人,带著征求的语气说道。

  “可是这座山?邪门啊……!”斯菲有些害怕的说道。

  “神族士兵能过去,我们一样也能!”清影秀坚定的说道。

  “他们一定损失了不少士兵!”堂天指著满地的残肢断臂说道。

  “可是我们只有这两千士兵,如果就这样冲进去,我怕……”望川北停下来,深有忧色。

  “如果真是神族士兵从这里过去,小队的还好说,如果是万人规模以上的,劳森壁垒就很危险,西线的守军几乎全部放在微山堡,根本没有力量抵抗这股突然出现的敌军!”方更担忧的说道。

  “人数看来不少!”堂天滚身下马,查看山谷中被大部队强行开拓出来的一条道路:“两天两夜的大火,神族士兵在溃败的过程中吃些什麽呢?黄湖壁垒有大军守卫,他们当然不敢回攻,可是如果让他们找到这条路,怕是要到劳森去抢粮食!”

  “不管怎麽样,我们要过去看一下,方更,派人回去多调些部队过来!”清影秀决定下来之後,一带缰绳,当先纵马向谷中跑去。

  後面两千名士兵深有惧色,知道这是座邪恶之山,从小就听老一辈的人说山中精怪成群,择人而噬,更有许多盛夏大榕树底下的鬼故事也都是以这座山为背景的,在他们心里,这座山可是比神族部队还可怕,他们是宁愿与神族交手也不愿进入此山的。

  眼看著堂天几个人也跟在清影秀身後进入深山,这两千名士兵只好忐忑不安的跟进,不过走了一段路程以後,精锐的帝国护卫军此刻却也多了一份探险猎奇的心理,这一辈子能进一次劳森山,日後也有炫耀的资本了!

  看是平静的行路让人放松了警惕,也正是惨剧发生的时候……

  “啊~~!”

  一声惨叫,走在队伍最後一排里的一个战士,剧烈的晃了几晃,坠下马来,尸体上的头颅已经不翼而飞。几千匹战马一起昂首长嘶起来,马蹄刨地不肯前行,伴随著那战士的惨叫声,轰隆隆的马蹄刨地声在这寂静的山谷中显得突兀而让人提心吊胆!

  队伍乱了起来,骑兵们操控著暴躁的马匹,目光却不断往後瞧去,寻找那无头尸体,开始小声的议论起来。最後一排的几十名士兵更是面如土色,当堂天过来询问时,几个人只说是一团黑影,夹著一阵烈风飞过,然後同伴的脑袋就丢了……

  “下马步行,牵好自己的马匹!”方更下令道,自己先跳下马来,几个人围在清影秀周围,牵著马继续前行。

  走在後排的士兵左右张望,手里的马刀已经出了鞘,紧紧的护卫著自己周遭丈八方圆之内。这些战士都深谙技击之道,此刻危险当中再次印证了“艺高人胆大”这句话,不再轻敌,探险的心情也抛到了一边,只想早点走出这鬼谷。

  “啊,我的头啊~~!”

  又是一声凄厉的叫声,却来自於队伍中部,一个战士委顿著倒在地上打著滚,一只手臂已经不见,肩头血淋淋的撕裂著,鲜血泉涌。他只想著保护自己的脑袋,当怪物攻击过来,手臂被抓断,周身剧痛,还以为脑袋没了呢,其实比之前一位战士,他是幸运多了!

  方更猛的窜了出去,扑向不远出一株巨树,一道剑气射出,树上一团黑糊糊的东西应声而起──“嘎,嘎~~!”一只通身黑色的巨鹰从树丛里窜出来,踉跄著向前飞了一段距离,半空中洒下朵朵血花,显然被方更剑气所伤。

  “孽障,还想跑!”清影秀娇斥一声,向前追向那只巨鹰,身躯向上纵起,一股火焰激射而出,正中巨鹰身躯,空气中一股羽毛烧焦的难闻气味传来,巨鹰翻滚著从空中落下来,扑腾了几下,呼呼的烧了起来!

  “万岁──女神万岁!”身後的两千名战士目睹了清影秀利索的伸手,忍不住大叫起来。

  清影秀微笑了一下,脸上不无得意,家传“赤火之焰”神功已练到第七重,父亲生前也不过才到第八重而已,自己这麽年轻能达到这个水平,那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

  “阿秀,好棒啊!”斯菲几个人也由衷的赞叹道。

  “别拍马屁了,赶紧走吧!”清影秀微笑著说道,不知道自己这几天为什麽心情这麽好,“也许是因为打了胜仗的关系吧”她这样想到。

  奇怪的是自从那巨鹰袭击队伍之後,深山里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可怕,除了有几个战士莫名奇妙的中毒而亡以外,再没遇到什麽可怕的怪物。还好此时虽已入夜,却有大好的月亮高悬天空,皎洁的月光透过山体上的树林缝隙,照射进山谷之内,使众人能清晰的看到脚下的道路。

  山谷是宽阔笔直的一条,偶尔有些岔路也不难分辨,因为有神族士兵的尸体和丢下的旗帜杂物引路,他们只要参照这些就不会迷路。

  到天光微亮的时候,看著已经疲倦不堪的士兵,清影秀下令宿营休息。

  一个小时後继续赶路,直到日近中午,发现道路越来越宽广,天光渐亮,阴森森的感觉被阳光冲淡,劳森山已被抛在了队伍的後面。

  到这里,神族士兵的尸体已经逐渐减少,偶尔发现也是肢体完好的,看来更像是饿死的,证明著由於与後勤部队的脱!,这支神族部队已经断粮超过三天……

  清影秀正要下令再休息一会儿,忽然“轰隆隆”的声音传入耳中,脚下的地面也仿佛震动了起来,似乎有喊杀和冲锋声在远处传来,那已经是接近劳森壁垒的方向了。

  “不好,可能打起来了!”方更歪著头,仔细听著,“怎麽有帝国护卫军的冲锋号子声?”

  “事情不对头啊!”看著一脸疑惑的方更,堂天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不要休息了,加快速度继续前行,全体上马!”清影秀下了命令。

  由於道路渐宽,已经走出了山谷,马匹也渐渐安静下来,士兵们跨上马背,立即又精神起来。

  快速绕过一座山,队伍感觉眼前一阵空旷,已经到了平原,而战争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又跑了一段路程,前方白花花的营帐让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是神族特有的圆顶营帐,显然这些帐篷都是从大火中抢救出来的,多数都染上了黑色,那自然是被大火所烧──等到走近一些,才看见很多帐篷都已经破败不堪,勉强可以遮住风寒而已,证明著神族的败军之相!

  在这些後方的营帐之前,劳森平原上黑压压的士兵在战场上呼喊著拼命,这也是令几人大吃一惊的原因──粗略估计一下,神族的士兵竟然有二三万人。

  而让他们觉得最不可思议的是人类士兵的数目──在劳森壁垒到战场这几公里纵深的土地上布满了人群,在众人视线范围之内,人头涌动,总数应该有百万以上!

  “是厉抗领军回来了?”方更猜测道。

  “这个笨蛋,他回来西线谁来守啊,对付这些败军还用得著这麽多军队吗?”堂天骂道。

  “不对,这不像是正规军队,你们看他们的队列,毫无秩序,这种散沙一盘的队伍怎麽可能是我们的军队!”清影秀分析道。

  几个人仔细看了一下,果然如清影秀所言。

  “那现在我们怎麽办?”斯菲问道。

  “冲过去,与大队伍会合,战场上那些是帝国护卫军,这是不假的,可能是裸兰得到了神族进攻劳森壁垒的消息,派出军队抵抗!”清影秀皱眉说道,她在担心城里的军队是否能够牵制住迪斯罗利。

  “那一定是小羽来了,我们快去帮她!”斯菲有些兴奋的说道,终於可以见到自己的好友了!

  “大家跟紧,我们只有两千士兵,在几万人当中冲过去可不是闹著玩的!”方更大声的向著手下两千士兵喊道。

  队伍瞄准了一列步兵队伍的後方,一声呐喊,冲了过去!

  神族这一大队士兵有三万多人,正如清影秀所料,他们是被大火逼进山谷的,由完克手下第一大将风行率领。逃进山谷以後,风行掏出地图仔细研究了一下,知道与大部队已经失去了联系,目前队伍里一颗粮食也没有,他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杀到劳森强些粮食再撤退──人族西线的守军正和兽族在微山堡鏖战,劳森的兵力肯定不多。

  由於队伍里大多都是步兵,这趟穿行山谷足足走了一天,被怪物攻击又丧生了几千名士兵,可是还没等他们进攻劳森壁垒呢,竟然遭遇到了人类最精锐的骑兵,双方就在劳森平原上大战了起来,两方面都有些稀里糊涂!

  还好这队帝国护卫军人数不过,还不到一万人,而神族部队中又有部分天使随行,连战一天一夜,眼看这队骑兵已经坚持不了多久。而神族吃亏在士气低靡,饿了将近三天的神族士兵,即使是天使军团也有些受不了了。到今天早晨,人类那里忽然又有骑兵陆续加入战场,这让风行将军嗟叹不已,他现在是进退两难,只能拼命的进攻。

  忽然队伍後面一阵骚乱,一队骑兵迅捷如风,像把尖刀一样直插了进来,饿得有气无力得步兵队伍立即涣散开来,向两边让去。

  风行大吃一惊:“这好了得,要两面夹击吗?天使部队,上去拦住他们!”

  负责保护中军帐的三百名天使立刻从高空中扑向正势如破竹的清影秀队伍,而步兵们看到有天使助阵,立刻士气高涨,勇猛的围了上来。

  清影秀几个人冲在队伍的最前端,本来感觉神族士兵斗志涣散,己方几乎不受阻力,等到天使部队赶到,带动了步兵队伍的勇猛,立刻将他们围了起来。

  清影秀挥剑挡开一支有著巨大力道的箭枝,大喊道:“避开天使,往左侧突击!”

  一行人拨转马头,冲向左方,在这个过程当中,已经有不少战士被神族士兵斩杀,尤其是天使,尽管骑兵穿著厚厚的盔甲,也无法抵御天使的巨力,往往被射伤後坠落马下,然後被赶上来的步兵割掉脑袋。

  天使在天空中的行动根本毫无阻碍,阴魂不散的追杀著清影秀的队伍。

  一个天使耐不住了,抽出腰间巨剑,向正斩杀著神族步兵的斯菲砍去──“小心!”清影秀大叫一声,挥剑接下天使的这一俯冲之剑,堂天一扬手,剑气急出,结果了这个急性子的天使。

  “嗯!”清影秀痛呼一声,伸手捂住腰间,鲜血从指缝间留了出来,──为了替斯菲挡住天使的偷袭,没能护住自身,一支铁箭射中了她。

  “阿秀,你受伤了,对不起!”斯菲歉意的看著她,挥剑护住她周围三尺,堂天几个人也怪叫著围成一个小圈,紧紧把清影秀守在中间。

  “不用这麽紧张,没事的,不要停下来!”清影秀尽量保持声音的力道,折断箭杆抛在地上,左手捂住伤口,右手继续挥舞著长剑向前驰去。

  几个人赶紧跟上保护她,此刻两千骑兵已经伤亡过半。

  猛然前方敌兵向後退来,带动著正截击清影秀队伍的步兵也往後退去,对面己方大队帝国护卫军的冲锋声就在耳畔响起,清影秀知道他们是来接应自己的。

  精神一振,逆著退兵向前冲杀过去,天空中的天使却不受影响,依然强悍的射杀护卫军的战士,等到清影秀队伍与对面的帝国护卫军会合後,两千名的骑兵只剩下不到五百人。

  这大队的骑兵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依然向前冲锋著,直杀入神族大军的内部。

  清影秀几个人正迟疑不定的时候,一大队骑兵向他们跑来,领先一人却没有穿著盔甲,他身後的几个人也和他一样,都是裸兰城里很随意的贵族打扮。

  双方渐渐接近,当看到彼此的面容时,都大声的惊呼起来──“你──?怎麽会是你?”清影秀心里暗叹“完蛋”,本以为是浅靖羽来接应自己,没想到……

  “哎呀,阿秀贤侄女,还有各位贤侄,没想到我们还能再见一面,我还以为是小儿来接应我呢!”迪斯罗利笑呵呵的看著清影秀几个人,在他身後跟著上议院的议员们。

  “怎麽不是浅靖羽?你竟然敢离开裸兰城?”清影秀脑中闪出无数疑问,实在不明白老贼为什麽竟然会出现在劳森战场上。

  “她呀,就在後面,我的两万大军正堵著她呢!”迪斯罗利阴险的笑道,“我有什麽不敢离开裸兰城,我是再也不回去了,你们这些小娃还想跟我斗,今天就都死在这儿吧,我没功夫理你们了!”

  迪斯罗利心里也奇怪为什麽清影秀这些人会出现在这里,但此刻情况危急,他觉得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一拨马头就想走。

  堂天和方更赶紧过去拦住他,他们已经隐隐约约感觉出迪斯罗利的想法。

  “干什麽?让我亲手杀你们吗?”迪斯罗利一挥手,一群卫队士兵上来把他们围了起来。

  “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堂天不动声色的说道。

  “你不用问了,现在还猜不出来吗?只是我实在想不透,这里怎麽会出现这麽多的神族部队,打扰了我的全部计划?你们竟然没有死在黄湖,也真是命大啊!”迪斯罗利还是没忍住心中的好奇,拐弯抹角的想问问他们。

  “难道迪斯番已经占领了逢泽岛?”堂天疑惑到,以迪斯番的能力似乎还达不到这个水平!

  “已经控制了北部──我本来想带领这些裸兰市民,在逢泽岛上再建立一个人类的逢泽帝国,可是神族士兵的进攻,让我只能放弃这些民众了,不过我想,等神族占领裸兰城,人类的难民还是会自己寻去的,不如你们也跟著我去吧,不过那时还想跟我平起平坐是不可能了,哈哈!”迪斯罗利大声得意的笑著,让清影秀几个人终於证实了自己心中的猜测。

  迪斯番带领的十五万骑兵并没有援助西线,狡猾的迪斯罗利在黄湖守城的那段日子看出了神族士兵的有备而来,自认为此次人类在劫难逃,於是想到要撤退到逢泽岛。因此,一面与清影家争夺裸兰的控制权,一面派出斥候兵打探逢泽港的军力部署情况。

  当两派合作,商量派兵援助东线的时候,迪斯罗利趁机让迪斯番带领十五万主力军进攻只有三万守军的逢泽港,然後秘密登上逢泽岛,精锐的帝国骑兵立即打退了本来就不多的兽族守军,现在已经控制了整个逢泽岛北部。

  当黄湖壁垒陷落的消息传来,举国震惊,人心惶惶──这黄湖壁垒就像人类的心灵门户一样,黄湖壁垒的失守让裸兰市民彻底丧失掉了对前线守军的信心,纷纷逃命。迪斯罗利知道时机已到,登高一呼,要带领裸兰市民到逢泽岛上再建立一个人类帝国。

  困境中的裸兰市民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大部分人立即高呼同意,於是迪斯罗利率领民众准备弃城出逃。浅靖羽和堂峦当然要阻止民众的出走,於是调动军队拦截,迪斯罗利还有三万帝国护卫军在城内,於是第二次内战又打了起来。迪斯罗利控制的三面城门大开,裸兰市民蜂拥而出,迪斯罗利留下两万军队抵挡浅靖羽的追军,用一万士兵开路,打打停停的出了劳森壁垒,守军也被迪斯罗利收编,没想到就在这里遇到了神族部队。

  而浅靖羽的部队也只有一万人,留下四万要守卫裸兰城,因为黄湖的失守,神族随时会进攻过来。而裸兰城里还有许多恋家的市民不愿出走,尤其是那些老人,宣誓说死也要死在裸兰城里,更痛骂那些抛下自己跑掉的儿孙,但不管怎样,这些人都是需要保护的。

  因此,浅靖羽这只有一万的部队始终也拦不住迪斯罗利殿後的两万大军,倒被他们堵在劳森壁垒里出不来。

  千算万算的老贼迪斯罗利,没想到东线竟然打退了神族的进攻,而且败兵竟然阻挡住了自己的前路,一万帝国护卫军要保护後面的百万裸兰市民,不敢发动冲锋,吃了大亏。他一面调动後方的部队支援,一面决定不顾老百姓的生死,率领军队突围出去──实际上,在军粮与百姓之间,他只能选择一样。因为决定在逢泽岛另辟国土,他利用上议院的权力,囤积了很多粮食,以应付创国初期的青黄不接,而此刻,上千辆的粮车正坠在队伍的後面──他决定要粮食不要百姓。

  “他们舍家弃土的跟著你,你忍心就这样抛下他们?”清影秀鄙视的看著迪斯罗利,眼睛里充满了厌恶之情。

  “反正神族大军打来,他们也要以身殉国,早一点晚一点也没有什麽关系!”迪斯罗利不以为然的说道。

  “神族大军已经不会打过来了,兰军师的火攻计策已经把他们烧回了老家,你遇到的只是一小部分败军!”斯菲说道。

  “什麽──?”迪斯罗利脸色一下变得苍白,“你们打退了神族两百万的大军?”

  堂天和方更对看一眼,清影秀也有些嗔怪的看著斯菲,斯菲立刻醒悟,自己说露了嘴。

  “你们骗我呢,是不是?”迪斯罗利紧张道,如果真的是这样,迪斯罗利计划的这一切就完全不值得,而且一山不容二虎,清影秀几个人就危险了!

  “是,神族已经撤退了,你所做的一切是毫无意义的!”清影秀心想反正也说出去了,倒要看看迪斯老贼的失落相。

  “嘿嘿,如果真是这样,也没什麽!”迪斯罗利脸上忽然现出一股难以捉摸的表情,“虽然裸兰比逢泽强出千倍,但又不是我一个人说的算!哎,本来我想把你们留给你们的子民,让你们与裸兰偕亡,现在看看,还是抓起来比较好,至少将来可以当作人质来取得一些好处!”

  “抓起来!”迪斯罗利一挥手,周围的帝国护卫军开始向清影秀这五百人的小队围拢了过来──外面,冲锋战进行得惨烈异常,这里也是风雨欲来!

  迪斯罗利的护卫队虽然对他忠心耿耿,却不敢立刻上去动手,用眼睛看著迪斯罗利,正在这时候──“大人,不好了,士兵兵变了!”一个将领飞快的冲了进来,“士兵们不肯抛弃百姓,很多人不肯走!”

  “什麽?这帮兔崽子,在这个时候给我来这手!”迪斯罗利终於暴怒起来,“不管他们,能带走多少是多少,他们要死就让他们死好了,马上发起总冲锋!”又回过头来,大声道:“还看什麽,赶紧把他们干掉!”

  士兵们面面相觑,又开始向中间靠拢过来,却还是没人敢砍出第一刀。

  “大人,大人,不好了!”又一个将领飞跑了过来──!“又什麽事啊!”迪斯罗利咆哮著,“赶紧给我总冲锋!”

  “前面冲不出去!”将领颤巍巍的说道。

  “怎麽会冲不出去,不要管那些老百姓,骑兵突击!”迪斯罗利凶狠的说道。

  “可是,我们穿过了神族部队,却有兄弟部队在前面挡著,他们说,他们说……!”将领吞吞吐吐。

  “说什麽,你奶奶的,快说啊!”迪斯罗利著急的骂了起来。

  “他们说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将领一气呵成,熟练无比,让人怀疑他是强盗出身。

  迪斯罗利“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做了个“气极反笑”的最佳表演,在马上晃了几晃:“好啊,我倒要看看是哪一路友军,敢挡我的路!”心里惊疑不定,“难道是厉抗领军回来了?”

  “先把他们给我抓起来!”迪斯罗利有些泄气的指著清影秀一群人,生怕有有人再来报告“大人不好了!”

  士兵们第三次向中间围过去,速度之缓慢叹为观止,每个人心里都在想:“万一将来事发,这个罪名足够满门抄斩的了!”

  “大人,大人,不好了!”第三个将领飞一般的跑了进来,气得迪斯罗利差点吐血身亡,“给我滚一边儿去,等一会儿再报告!”

  “大人,来不及了,快跑吧,神族不知从哪里又钻出了一支部队,我们抵挡不住了,异人部队已经围上来了!”那个将领说完也不顾迪斯罗利听没听清,转身撒腿就跑!

  敌我双方一起脸色大变,果然发现战场上神族士兵的呐喊声响亮了不少,前方已经冲锋的骑兵被打退回来,後方的士兵立即被冲得乱了起来。

  一队勇猛无敌得异人队伍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半空中几千数目的天使军团神军突现,掩护著地面上的异人队伍──接到风行的飞鸽传书,神皇派出最精锐的部队来接应他们。

  “大家各安天命吧!”迪斯罗利凄厉的一笑,带领队伍向前冲杀过去,骑兵已经乱了套,组织不起有效的冲锋。

  清影秀几人上马向劳森方向奔去,那里的裸兰市民们无人保护,正在诅咒著迪斯罗利的“十八代祖宗!”

  可是用这五百人来保护上百万的民众,也真是杯水车薪,当异人部队和神族士兵突击上来的时候,清影秀几人又陷入了苦战之中,一方面组织百姓撤退,希望後方在打内战的双方能放这些百姓进入劳森壁垒。

  很快神族部队围了上来,没有任何防御措施的百姓队伍立即被冲散,几天没有吃东西的神族士兵红著眼睛连砍带抢,屠杀著手无寸铁的裸兰市民。饥饿的敌人抢到干粮後就坐在地上大吃起来,互相因为争一口食物还大打出手,这多少给了裸兰市民一点启示,赶紧把身上能吃的东西都往地上扔,神族士兵忙於争抢,暂缓屠杀平民。

  过了一会儿,迪斯罗利领著败军仓惶的由战场上退回来,忙乱的帝国护卫军倒踏死了不少己方的百姓。又惹得老百姓一顿大骂:“迪斯老贼,不保护老子,还纵兵踩踏我们,天理何在啊!”

  清影秀几人也是筋疲力尽,清影秀的伤口更是不断流著血,让她感觉一阵阵头昏眼花,好像马上就要昏倒一样迪斯罗利双眼血红的出现在几个人面前,浑身也沾满了鲜血,大喊道:“这就是你们打退的神族部队?好嘛,这下好,大家一起见上帝去吧!”他恶狠狠的砍倒一个正不可一世的高大异人,让几个人心里一震:“老贼果然好深厚的功力!”

  迪斯罗利得意的回头向清影秀几个人炫耀,冷不防一个臭鸡蛋飞过来,砸在他脸上,却是一个老百姓,痛恨他撤走守军,给自己开“空头支票”,千里迢迢从裸兰跟著他,就这样被出卖,忍不住用鸡蛋砸他解气!

  迪斯罗利心态已经有点不正常,被鸡蛋砸得暴跳如雷,刚要过去宰了那个家夥,忽然又一队骑兵退回来,将他带了个趄趔,再回头时已经找不到丢鸡蛋的那个人。

  堂天几个人也苦笑著硬撑,感觉身上渐渐没了力气,清影秀更是有些神智不清──异人部队可是比神族步兵难对付多了。

  忽然发现敌方的部队也起了骚乱,好像後方也有人在捣他们的鬼,这真是一场乱八七糟的战争──果然,神族士兵起了一阵波动,正在抢粮食的敌人吃饱了正准备屠杀平民,被己方的波动一影响,晕头转向!

  远处喊杀声传来,一片紫光由远推进,成几丈方圆的向著平民区靠近。

  “生人回避──!”

  莫名其妙的冲锋号子传来,一群黑衣人使用各种光怪陆离的招式杀了进来,什麽“大力金刚掌”“猴子偷桃”“无敌风火轮”“撩阴手”……打得神族士兵鬼哭狼嚎,正是兰若云五万民兵里那些“特种兵!”他们身後,没有进行过任何训练的民兵们依仗著人数的优势,充分发挥“人海战术”,一窝蜂似的挤进战场。

  兰若云杀在最前面,浑身罩在一副银光闪闪的盔甲里,手里舞著一根两丈长的巨矛,挥舞起一片紫光,这是他在沙漠里追杀那些杀手时所演练出来的招式,此刻用在战场上,立刻形成了一个直径四丈的紫色圆圈,光圈所到之处,非死即伤,所以黑衣人们才喊出了“生人回避”的可怕口号!

  堂潇跟在他身後,远离他的光圈,也舞起一道道的白光,凶狠的砍杀著正发晕的神族士兵们。

  看见这群凶猛无比的生力军,天使和异人同时围堵了过来。兰若云也不退避,挥舞著光圈迎了上去,看似豪华豔丽的紫光,立即让异人付出了血的代价,一下子就倒了一片──於是异人们看见自己伤亡惨重的事实,又发挥了本族的传统美德,调转头逃之夭夭!

  天使军团被两丈长的紫光划了个边儿,立即从天空中掉下几只翅膀来,大惊失色下赶紧往高空飞去,远远的向这些地面敌人射箭。

  兰若云杀到清影秀几个人的身前,冲几个人露出雪白的牙齿,做了个很得意的笑容。

  清影秀几人人一只盯著那片紫光来到自己面前,待看清是兰若云时,每个人心里的震撼是无法形容的,张大著嘴,任凭口水滴在地上,心里却升起一股担忧!

  “太好了,兰贤侄,你来了,这下我们上议院可威风了,没想到有你这样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老谋深算的迪斯罗利立即发现自己仿佛又著了某人的道儿,但还是做著最後的尝试。

  “迪斯伯伯,您应该恭喜我啊!”兰若云指挥手下民兵形成一个圆圈,保护著清影秀几个人。

  “哦,兰贤侄有什麽喜事吗!”迪斯罗利问道。

  “刚才您马上就要突围出去了,还好我把您拦住了,使您叛国失败,否则的话,兰若云可就成了千古罪人了,你说这还不是喜事吗?”兰若云微笑著说道,盯著迪斯罗利,知道现在自己完全占了上风。

  “嘿嘿!原来他们就是那队‘友军’!”一股怒气直冲胸际,迪斯罗利强忍著干笑两声,又道:“兰贤侄,我劝你还是跟我合作吧,我们建立一个逢泽帝国,只要把守住岸边,神族永远也灭亡不了人类,那时候,你就是国王,伯伯我还做议院的议长,你说不好吗?”迪斯罗利引诱著说道。

  周围的裸兰市民立刻开始骂了起来:“迪斯老贼,痴心妄想,兰少爷怎麽能和你这种不顾人民群众生命安全的卑鄙小人合作,赶紧下马受缚,兰少爷慈悲为怀,还能赏你一条活路!”此刻黑衣人和五万民兵们已经把神族退军的消息传了开来,而且兰若云在危急关头带领五万民兵保护他们,完全不同於迪斯罗利为了战略需要而抛弃他们的做法,立即让这些人忘记了自己也是从裸兰逃出来的叛国分子!

  “虽然窃!者诛,窃国者荣!但兰若云三尺微命必当为人类大局鞠躬尽瘁,这类分裂国家的事情我是说什麽也不干的!”兰若云正色著说道,冷冷的看著迪斯罗利,“时间紧急,迪斯伯伯若还有一点良心,就快交出来吧!”兰若云向他伸出手去。

  “哎,没想到,最後败在你的手里,可以告诉我,你是怎麽发现的吗?让我去的安静一些!”迪斯罗利看著自己周围的一群黑衣人,知道已经无路可去,早知如此,就应该早点调动那两万大军,此刻却被浅靖羽拖在劳森壁垒,真是棋差一著,满盘皆输!

  “很简单,我打听到你利用上议院在整个大陆收购粮食囤积,那自然是别有用心;我又派人跟踪了迪斯番的部队,发现他不去打兽人,反倒在逢泽港杀起了自己人,我自然知道你们爷俩想干什麽。东线战争还没结束,我就已经绕道等在你前面了,实话跟你说,就算你过得了神族这一关,前面路上无数的陷阱也在等著你,可见天理循环,老天还怕我不成功,让神族来将你挡住,这不就是命吗!”兰若云感叹著向他解释道。

  “其实,如果当年昌桥战争是我随军的话,今日也不至於出现这种情况,那时候,我就该追随远瞻大人而去了呀!”迪斯罗利掏出调军令牌向兰若云抛过去,“不愧是兰家的後人,我小瞧你了!”一瞬间仿佛苍老了许多,在马上摇摇欲坠!

  “迪斯伯伯不必如此伤心,我可以替你求个情,让你在裸兰城颐养天年!”兰若云轻声道。

  “出城的那一刻,我便没有回头路了,谢谢你的好意,不过,迪斯番的十五万大军也不是好惹的,哈哈!”迪斯罗利阴险而惨然的大笑一声,举起长剑冲出保护圈向著远处的天使部队冲了过去,长剑上指,黑色的剑气激射而出,立即有天使坠地身亡,随即,没有盔甲保护的“野心家”立即被连人带马的射成了一只刺蝟,皇权霸业随风去,一切都成了过眼烟云,来匆匆,去切切──!

  兰若云长叹了一声,忽然觉得那些正在欢呼的裸兰市民们很讨厌,当初他们毫不犹豫相信了迪斯罗利,现在却欢呼著看著他死去,人类啊,为什麽不对自己的心多负一些责任呢?

  “方更,快去把劳森壁垒那三万骑兵调来,他们还在打内战,我们这五万民兵坚持不了多久!”兰若云把令牌向方更抛去,他竟然没有接住,还在痴痴呆呆的看著兰若云。直到兰若云又大喊了一声,他才捡起令牌,匆匆的去了。

  兰若云纵马走到清影秀身旁,怜惜的看著遥遥欲倒的她,一把伸手抱了过来,放在自己的马上,手掌贴在她的背心上,运起气疗术,强大温暖的紫气涌进清影秀的体中,让她精神好了一些。

  “你要给我一个解释!”清影秀抬起头,迷离的看著他。

  “还有必要吗?”兰若云柔声问道。

  “如果你不说清楚,我还是不会原谅你的!”清影秀固执的说道。

  “我们先不要说这个,我的弟兄们快坚持不住了,我要去帮忙,这次让我来保护你吧!”兰若云说完,举起长矛,又杀了出去。後面堂天望川北和斯菲几个人对看了几眼,跟在後面向拼命往里突击的神族士兵们冲了过去,而他们那带出来的两千士兵,几乎全部战死。

  等到方更和浅靖羽带领三万帝国护卫军赶到,东线封远派来的援军也从後面杀了过来,神族士气低靡,取胜还好,此刻被对方大军冲击,立即又乱了军心,不辨方向的四处乱跑──原来兰若云布置的上千个大陷阱正好派上用处,杀死神族无数士兵。

  到夜幕低垂的时候,除了天使和异人部队拼死突围出去,人类俘获了一万多的俘虏,其余全歼,肃清了劳森平原上的神族败军部队。

  兰若云一手抱著清影秀,不断把紫气输给她,发现她伤得很重;另一手挥舞著长矛在敌军中冲突,就像三年前清影秀抱著他在战场上冲杀一样;直到战争结束,两人还在感叹时光荏苒,如在梦中一般!

  脱离了兵戈危机的裸兰老百姓们,在民兵的护卫下撤向劳森壁垒,一路上不断有人痛骂迪斯罗利的无情无义,更多的人在对兰军师歌功颂德,诸般“忍辱负重”“临危受命”“与狼共舞”“英雄本色”这类的大帽子全都扣在了他的脑袋上。有那些在战乱中死了亲人,或者丢了财务的市民则痛苦流涕要死要活,不一而足。而当他们从新反回裸兰城的时候,就成了那些留守市民们嘲笑的对象:“你看我说什麽了,有战神护佑就算神族打到城下,又算的了什麽,战神还不是一样派自己的後人来平息战乱!任凭兵风将雨,我自岿然不动,哪像你们这些胆小鬼,跑的比兔子还快,东西丢了,亲人死了,那都是活该!”想了想:“哎,你看到我老婆了吗?跟你们一起跑的!”有人回答:“死了”,立即哭倒!

  而此刻,真正的智者却已经开始了战後重建的工作,一切都要恢复正常,聪明人趁机大发战争财,那也不在话下。

  兰若云却又开始愁肠百结,接下来,自己又该做什麽呢?──胜利回归的路上,看著在自己怀里睡著的清影秀,听著身後堂天几个人不满意的“哼哼咳咳”的声音,兰若云陷入了沈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