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辰山之匙

裸兰 俞今 7527 2003.04.17 16:17

    “你不是蝴蝶!”

  “是的,我不是!”

  “那一定是蜻蜓了!”

  “是的,我是!”

  兰若云倒在蝴蝶的怀中,仰著脸,对视著蜻蜓没有任何情绪的目光。两个人简简单单的几句对话,让兰若云即惊又忧。惊的是这蜻蜓显然是蝴蝶孪生妹妹,与蝴蝶却是完全相反的两个性格,而她的功力,即使是十个自然之子加在一起,也绝不是对手,这样一个高手自己竟然一直无法查察出来,第一次对自己的紫气失去信心;忧的是既然她不是蝴蝶,那麽蝴蝶现在依然还在危险之中,这又让兰若云担心不已。

  气疗术运行三遍,紫气溢满全身,兰若云抓紧世间疗伤。四周似乎静了下来,一个娇小俏丽的精灵怀中抱著个高大轩昂的虬髯大汉,这情景怪异到了极点!

  正是在这面临生死的对决当中,多日来兰若云所领会到的紫气神功,终於把文武结合,用道德经的灵力化解了紫气决淤积在内脏中的秽气。希姆这能决定生死的一掌,虽然震伤了他的脏腑,却也刺激得他周身紫气澎湃,瞬间窜行於奇经八脉,将不利於身体的紫气决的副作用减小到最低。而当兰若云用道德经的灵力做“内视”的时候,感觉灵台一片空明,自己身内的每一个血管都历历在目,感觉仿佛是一个正在雕琢中的工艺品,正在做著後期的修饰工作,把不如意的地方剔除,逐渐达到完美。

  正是在这生死存亡的时刻,本应修炼至少三年的“文意”,此刻已初具小成,无意间兰若云的功力提升了何止一层,这也多亏了其家传的气疗术,史前的老子恐怕想破脑子也无法理解,自己穷其一生转研的“道”“无”思想,却被这小子在短短数分锺之内领悟,可见万象皆缘,各人有各人的奇遇。

  良久──

  兰若云噗的一声吐出一口淤血,从蝴蝶怀中站起来,立即感觉到一股割肤裂体的强劲气势,如出山猛虎般,凶猛的向自己压迫过来。

  一排五个黑衣怪人,紧密的挡在希姆面前,这些霸道的气势就是那些人身上发出来的。而希姆此刻,全身笼罩在一层如有实质的黑光之下,盘坐在地,手双合十指天,嘴角微微下撇,显然正承受著巨大的痛苦。兰若云知道蜻蜓那一剑给他造成了重创,从位置上看,当是接近心脏要害,这人也著实凶悍,不但不死,竟然尚能自疗。

  五个黑衣怪人看他这麽快就醒来,眼中微露诧异,随即毫不客气的加大气势,向他袭来──此刻,他们为希姆护法,不愿与两人交手,如果蜻蜓真是传说中的“岚山之剑”的传人,这件事情的成功率将接近为零。

  事情完全变得超出计划之外。没人想到,兽族当中竟然有这样一个年轻的超级高手。

  蜻蜓却没有那麽大的耐心,手中三尺长剑猛然青光爆射,就要发难──精灵族惯用短剑,而蜻蜓这把剑却要较正常之剑还要长出三寸,可见她的来历确实神秘而非比寻常──此时见兰若云已经无恙,立即就想动手。

  “妹妹,阿若大叔──!”一声呼叫从黑衣怪人身後传来,几个黑衣杀手紧跟在蝴蝶身後走出来,蝴蝶紧跑几步来到二人面前,忽然扑在兰若云怀里,格格的笑了起来。

  这就是蝴蝶,此刻竟然还能开心的笑著,完全不类蜻蜓的冷冰冰。

  “蝴蝶,你没事吧!”兰若云扶起她肩膀,关切的看著她的眼睛。

  “我没事,就是那个地方太可怕了!”蝴蝶指著自己身後的一条荒路,还有些心惊胆战。

  兰若云向那里看去,黑洞洞的,不知通向哪里?

  “妹妹,我的好妹妹,见了姐姐也不笑一下!”蝴蝶抓住蜻蜓的双手,左右的摇了起来,终於让这冰冷的小妮子微微裂开嘴角,轻笑了一下。

  兰若云看这姐妹俩,外表上一摸一样,就连两双翅膀,形状都是那麽优美,线条如此柔和,给人以动心的感觉。偏偏性格里一冷一热,冷的让人心寒,热的让人舒泰,冷热如此分明,却又是双生姐妹,真是让人大开眼界。此时蜻蜓任凭姐姐拉著自己的手亲热,忽然抱住蝴蝶的脖颈,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惹的蝴蝶又娇笑不已,爱惜的摸了摸妹妹的头发,令兰若云看得惊奇不已。

  猛然,蜻蜓看向蝴蝶身後,目光又变得冷漠起来,希姆已经疗伤完毕,暂时像兰若云一样,把内伤压了下来,此刻刚刚站起身,带有一丝惧意盯著蜻蜓看著。

  蜻蜓手中长剑青光又起,放开姐姐的手,就要过去拼命,蝴蝶赶紧拉住她。

  “各位,人质我已经释放了,该是把那东西还给我们的时候了,以前种种,既往不咎!”希姆似乎非常忌惮蜻蜓,凭他心胸狭窄有仇必报的性格,竟说出如此求软的话,可见蜻蜓的“岚山之剑”威慑敌胆,兰若云却从未听说过这种武功。

  他不明白的是,为什麽希姆要主动放弃蝴蝶这个优势,他竟然不以蝴蝶为要挟,却摆出这种君子的架式,这种以退为进的方式用在这里似乎并没有什麽效果。

  果然,蝴蝶大怒道:“你们毫不讲理的把我抓来,本应向我赔礼道歉,此刻还要提出这种无理的要求,简直不可原谅!”

  “蝴蝶小姐,我们待你为上宾,并没有伤害你,这样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如果不是这样,令尊怎麽会让那东西重见天日──我们只想拿回自己的东西!”希姆的声音出奇的客气,倒让蝴蝶不好再发作。

  想一想,那些人对自己确实很客气,看来他们的目的确实只是想迫父亲出来──蝴蝶不禁往蜻蜓看去,只有她还能在妹妹的脸上察觉出一些情绪,她知道,蜻蜓身上没有那东西,那麽……

  “哈哈哈……!”

  半空中自然之子的笑声朗朗响起,一道寒光在静夜中滑过,直插在山壁之上,兀自摇晃了两下,发出了破空和击碎山石的干燥的响声。

  是一块长二尺宽仅三寸的铁尺,尽头处是一个黑黝黝的铁环,铁尺上高高低低的有著不规则的锯齿形状,看样子竟是一把奇特的钥匙。

  自然之子落在场中空地上,看向希姆,沈声道:“如果这把辰山之匙归阁下所有的话,是否能不再干预兽族内部的事务,把你们的人全部由荒芜大陆上撤走?”

  看到这把辰山之匙,其他黑衣杀手还不怎麽样,可是以希姆为首的这六个神秘怪人,眼中却齐齐的流露出了兴奋喜悦的光芒,全身也都轻微的颤抖著,口中发出无法抑制的粗喘声,显然心中激动,无以复加。

  “灵格先生此言差矣,这把钥匙本来就是本族之圣物,落在阁下手里早该归还,我们只是取回自己的东西,阁下怎能再来讨价还价!”希姆克制住心中激动,眼神终於从那把钥匙上扯回来,看向自然之子。

  兰若云心道:“就是这麽一把钥匙?那东西就是一把钥匙?是了,这钥匙当然是控制著一个宝库,很可能就是那文明断垣!”

  却听自然之子轻哼了一声,显然对希姆的话不以为然:“阁下既然这麽说,看在贵方善待小女的事实上,这把辰山之匙我是拿出来了,但是能不能取到手,就全凭阁下自己的本领了!”自然之子阴阴的冷笑一声,往後一跳,向蜻蜓使了个眼色。

  蓝影一闪,蜻蜓头也不回的向後退去,守在那把钥匙的旁边,手中长剑的青光与那把超大钥匙的寒光一起在静夜中闪耀,让对面的希姆等人一阵心寒。

  “好,这样公平至极,既然当初我们是这样失去的,如今这样夺回来,正是天理循环,命中注定!”希姆缓缓抬起手,举向高空,面上凛然不惧,仿佛没有被岚山之剑捅过一样,大声喊道,“後退!”

  山顶上除了他身後的五个黑衣怪人,其他杀手立即向山下跑去,当然是守在山下,而此刻,这种涉及到一个大秘密的高手对决,希姆决定已自己种族的方式来解决。

  “就让我们沿著命运的足迹,来决定这把钥匙的主人!”希姆满有风度的向後退了一步,和五个黑衣怪人站成了一条直线,立即,整个山顶上刮起一股阴风,众人的衣袂翻飞喇喇作响,双方间的两丈距离之间,一道气势凝结成的无形墙体,仿佛如有实质,一只小老鼠不小心撞了进去,立即变成一滩血肉……

  兰若云脏腑中伤痛隐隐,满头长发飘扬,连那一丛乱糟糟的大胡子也随风而起,蝴蝶站在他身旁,被他用气势保护著,此刻把几缕发丝拂在他脸上,痒痒的感觉……

  这将是凶险无匹的一丈──

  黑色爆起。

  希姆仿似未受过伤一般,眼中精光怒射,手中怪异武器发出呜呜声响,一缕阴气从骷髅头激射而出,向著自然之子袭去。同时,五个黑衣人手中各拿出一把战场上使用的後背大砍刀,凶猛的向著兰若云砍来,摧枯拉朽的飓风让功力最弱的蝴蝶大叫起来,向後跌去。

  蜻蜓一个漂亮的纵跃,接住向自己跌过来的姐姐,放在身後,眼中绿芒一闪,细窄的长剑换成满天的剑影,奇快无比的在五把大砍刀的刀背上各敲了一下,黑衣怪人们立即全身微震,身形稍滞,兰若云从这微滞的空隙中穿过去,向希姆袭去。

  自然之子知道自己与这希姆的功力差的太远,不敢撄其锋芒,仗著灵活的身法往後跃去,兰若云再次与这老对手打到一起。

  希姆吃亏在先前蜻蜓的那一剑,虽然强压伤势,但在兰若云这个级数的高手面前,要想不牵动伤势实在是不可能。而兰若云的伤却没有那麽重,且紫气神功更进一层,此刻已可以与希姆打个平手。两人各怀鬼胎,都知道身有伤势不愿硬拼,只施展小巧功夫腾挪跳跃,片刻间互换了将近百招,谁也无法将对方伤於手下。

  自然之子接住一个黑衣怪人,勘勘站住了上风。这几个黑衣人是希姆手下的“五禽将”,名唤“鹏,隼,鹰,枭鴞,鹊!”,武功煞是了得,当初兰若云在大漠上就曾与其中的“鹰”交过手,勉强胜了半式。

  自然之子的功力在兽族当中已经算是绝顶,此刻也只能稍占上风,而且与他交手的这个是功力较弱的鹊先生,看来竟是个女人,让精灵王大叹其气,狂伤自尊。

  蜻蜓对付剩下的四个黑衣人却绰绰有余,兰若云用眼角扫过去,头上冒出丝丝冷汗,如果当初是蝴蝶去刺杀父亲兰如水的话……

  场外,最佳啦啦队队长兼队员蝴蝶女士上蹦下跳,高声娇呼:

  “妹妹,加油!加油,可爱的妹妹!”

  “阿爸阿爸我爱你,好像老鼠爱大米!”

  “阿若大叔打的好,阿若大叔打的妙,打的希姆呱呱叫,耶!”

  “无敌美女拳,帅哥必死脚,好棒哎~~!”

  “……”

  希姆被她叫得心中烦躁,又看著兰若云那部大胡子心中有气,兼之一向看不起这“容貌娇好”的适龄青年,却被他缠住无法脱身,不由得心中怒气渐盛,胸口剑疮崩裂,丝丝血迹染红黑袍,猛可里大叫一声,全身骨骼暴涨,面容扭曲,眼中红光激射,满头金发根根倒立,脸上面罩碎裂,俊美的面孔变形如厉鬼,吓得旁边的蝴蝶把一句“加油“硬生生吞了回去。

  兰若云对这副样子已经有过经验,饶是如此,仍然禁不住往後倒退,看著面前至少涨大了一倍的希姆,自己的身高勉强及到其胸部。

  “快拿了钥匙往左边那条小路跑!”子微晴的声音如一缕丝线,向著兰若云传过来。

  兰若云回头去,赫然发现那五个黑衣人也全都变了身,黑夜里,数个巨大的身影,笨重的在山顶呼喝著──自然之子被那鹊先生一拳击飞,远远摔到蝴蝶脚下,蝴蝶赶紧抱住他,两人一起摔倒在地。

  蜻蜓仿佛真的化身成了一直美丽的昆虫,姿态优美,上下翻飞,穿行在几个黑衣巨人的狂暴袭击之中。

  这些怪人形象可怖,幻化成的绝非人形,却不知道这是否是他们的原型,如果真是此中模样,则此种生物若说不是来自地狱谁也不信。

  还好他们变身以後身形远不如以前灵活,兰若云和蝴蝶才可以依仗快速身形躲过一波波凶猛的攻击,而他们的攻击,击在地上往往就是丈多深的巨坑,如果打在人的身上,即使有神功护体,也绝难幸免。

  听到子微晴的声音,心里一甜,兰若云无暇多想,身形一晃,向著山崖上的辰山之匙掠取。此刻,蝴蝶正在父亲的命令下也飞了上来来拔那把钥匙。

  黑影一闪,一个黑衣人奇快无比的在两人快要接近那把钥匙的时候,从山顶上头冲下的坠了下来,借下冲之力一把撰著钥匙,拔下来之後正迎上快速掠过来的兰若云,两人在空中“啪”的对了一掌。

  那人身形受阻,一连向後倒退三步,脚下踏著实地,惊愕的向兰若云看去。

  兰若云由这一掌马上判断出此人并非杀手一族,而他的功力竟是和自然之子一个水平的,甚至尤有过之,这又是谁?

  心中想法只是一霎闪过,那人已经再次向兰若云冲了过来,武功甚是怪异,完全不按常理出招,竟攻得兰若云一阵手忙脚乱,而身後,希姆红著眼睛冲了过来。

  那人忽然呼哨了一声,将钥匙远远的抛向子微晴指示的那条小路旁的一个山谷,又一个黑衣人冲天而起,接住钥匙,显然埋伏已久,快速向著那条小路深处纵去。

  兰若云与这黑衣人一般想法,匆忙的对了一掌,借著对方的掌力凌空而起,向那条小路追去。

  蜻蜓看辰山之匙已落他人之手,赶紧也舍下黑衣变身怪人,飞到半空当中,会合了姐姐和父亲,向那条小路飞去。

  地面上的希姆领著五个手下,头脑似乎依然清醒,此刻也大步的向著小路跑去,黑夜里“咚咚”的脚步踏地声响彻整个山顶。

  兰若云奔行在荒路上,展开身形,甩下了那个黑衣人,前面拿著钥匙的黑衣人已渐渐望见背影,速度却更胜先前那人,仿似一只大鸟,在荒路尽头的一面断壁处消失了影踪。

  兰若云加紧脚步,牵动内伤,胸口一阵烦闷,转过路的尽头,原来是一处巨大的洞穴,浑然天成,却又好似有过人工凿饰的痕迹。

  来不及多想,双手护在胸前,向著洞穴里冲了进去,脚下一空,整个人身体凌空,直向下坠去,直过了盏茶世间,才双腿一酸,踏到了实地上。

  子微晴坐在一座高台上,笑呵呵的看著他,白如剥葱的纤纤食指穿在辰山之匙的铁环里,在空中摇晃著转圈,像小孩子在玩弄著一个新得到的玩具,姿态写意,动作俏皮,在这不食人间烟火的美女脸上显得别有风味,尽管心中疑虑重重,兰若云还是禁不住呆住了。

  片刻後才发现,自己追逐的那个黑衣人躲在一个角落里,同样一瞬不瞬的看著──子微晴手里那把钥匙。

  兰若云不理那黑衣人,走到子微晴身边坐下,从她手里拿过那把钥匙,也学著她的样子套在手指上转圈。冷光萦绕,冰冷的光辉,这辰山之匙一直让兰若云好奇不已,此刻却被他把玩在手里,感觉到那黑衣人气愤的目光,兰若云坏坏的看向子微晴:“子微,没想到你也会抢人家的东西!”

  “兰兄,你的手真好看呢!”子微晴答非所问,定定的看著他白皙修长的双手,抓住其中一只,握在手里,在兰若云心惊魂荡的同时,把一股内力传了过来,帮他治疗内伤。

  兰若云微笑著,露出雪白的牙齿,感激的看了子微晴一眼,把钥匙还给她:“现在你抢到这东西了,准备怎麽处理它!“

  “人家也是为你们好嘛!”子微晴松开兰若云的手,看了那黑衣人一眼,“否则成先生一会儿就有性命之忧了!”

  兰若云看了那黑衣人一眼,摇了摇头,早看出这人就是成国老,但他却不点明,以免以後大家尴尬,这时却被子微晴叫了出来,不知道她心里是怎麽想的。

  成国老全身一颤,愣愣的看著子微晴二人,心中惊诧,头皮发麻,以他的身份来说,被人认出本来面目,无疑是最糟糕的一件事情。

  就在这时,显然是成定疆的那个黑衣人也跃了进来,一看见兰若云和子微晴随意的坐在那里,仿佛等待看一场别具风味的演出,心中震惊,嘴唇哆嗦,男性的“第七感”发挥了作用,颤声道:“子微先生?”

  “咦?”子微晴微微一惊,“成兄还记得我?”

  成定疆却没有被认出身份时所应该有的震惊,此刻他心中全是激动,痴痴的看著子微晴,呢喃道:“听了你的声音,这一辈子,我怎会有片刻忘记……”

  子微晴淡淡一笑,对这直白的示爱无动於衷。

  自然之子父女三人小心翼翼的飞了下来,看见四个人并没有性命相博,心中奇怪,借著山洞中的光亮看向子微晴,呆了一呆:“世间竟有如此女子?”

  蜻蜓忽然走前几步,来到子微晴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蜻蜓参见姑娘!”

  子微晴含笑看了看她:“你师父还好吗?”

  蜻蜓恭恭敬敬的答道:“师父……!”忽然赧然起来,两个人对看一眼,同时笑了起来。

  蜻蜓退回来,小声对疑惑的父亲说道:“云山的人!”

  自然之子显然和云山颇有渊源,闻言脸上显出一阵感激和兴奋的神色,遥遥向子微晴弯了一下腰,子微晴向他点了点头,微笑一下。

  兰若云趁这个机会已经打量了一下这个大山洞:

  这洞窟巨大无比,显然是大自然的杰作,但又没有自然形成之洞窟应有的杂乱,像乱石、锺乳、花岗、断岩……,这些本应是洞穴的附属物的东西却被平滑干燥的一块块大石所代替,这些大石似乎是整体的一块,但仔细看去,却能发现微小的缝隙──如果这是经过人手雕琢而成,那简直不可想象,如此巨大精细的工程,即使是聪明的神族也是无力承担的。

  洞穴上方巧妙的镂空了几条通道,在一天里太阳所在的各个角度都可以射进阳光来,即保持了洞穴的干燥,又起到照明作用。

  而洞穴墙壁上,兰若云走过去仔细的看了起来,立时全身激动得颤抖了起来──原本以为是天然的花纹,竟然是一副副巨型的岩画,创作水准远超苍奇山的那处史前文明。而由於是在洞穴之中保存,清晰度也远非苍奇山之文明可比。

  兰若云看著壁画上千奇百怪的动植物和各种匪夷所思的建筑物,一时如在梦里……

  直到巨大的“咚~”声想起,他才惊异的回过头,看见变身後的希姆等人已经跳了进来。

  箫声响起,子微晴贯注内力的美妙音乐温柔的安抚著这些可怕的变身人,让他们逐渐回复安静……

  希姆几人受箫声吸引,立即原地不动,侧耳倾听,渐渐仿佛霜打的茄子,一点点软了下来。

  良久,他们疲倦的坐倒在地上,浑身委顿,大声的喘著粗气。

  “又是你!”希姆看著子微晴,忽然露出爱恨交加的复杂表情,转身想跑,却被胸口的剧痛牵引,隔了好一会儿才站起身来。

  “你们什麽时候才能听我的话呢,子微可不想在回归之前动粗,希姆殿下难道还不理解子微的苦心吗?”子微晴叹气说道。

  “哼!”希姆面容冷酷起来,“我不是怕你,如果不是……”

  “希姆殿下,子微是清修之人,你不要再说那些疯言疯语!”子微晴有些不满意的打断他说道。

  “你还说你不是为这个来的,现在你拿到了,还有什麽话说?”希姆看著子微晴手中的钥匙问道。

  子微晴微笑一下,忽然看向成国老,朗声道:“既然大家都想得到这里面的东西,连这位先生都……那不如让我们大家一起进去,看看里面到底有什麽?”

  兰若云等人一起望向洞穴另一侧,一条黑黝黝的甬道之内,他们知道,那里就是文明断垣了,不禁心里都“砰砰”的巨跳起来──!

  

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

性感猪猪,在线测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