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夺权

裸兰 俞今 8285 2003.04.17 16:11

    “起来!”清影秀娇嗔著说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躲在家里睡觉,你也真对得起我了!”

  兰若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看著清影秀熄掉手里的火刀,放心的舒了口气:“怎麽,天踏下来了?压死了几头猪?”

  “你给我正经点儿!”清影秀走过来坐在他身边,“昨天夜里,帝国护卫军掌管实权的云光和十几个副统领全都被一个黑衣人杀掉了,使我们很容易就夺得了那十万军队!现在我们已经重新控制了议事厅!”

  “啊哈,太好了,真要感谢那个黑衣人,他真伟大!”兰若云喜滋滋的说著!

  清影秀奇怪的看著他:“你和那个黑衣人没有什麽关系?”

  “你不会以为我就是那个黑衣人吧,啊,是啊,我就是那个黑衣人!”兰若云跳下床,摆了个大打出手的姿势,动作做过了头,伤口又一阵痛!

  “你当然不可能是黑衣人,连杀十几个高手,那人真是太可怕了,现在军队里都盛传是伯父远瞻大人重生,也有说是战神临世庇佑的,最可气的那个封远,昨天晚上还口口声声说是死去的清影家主回来惩治叛徒,後来不知什麽事情触及了他的某根神经,今天竟说那个人其实是他的祖爷爷封凉,往自己脸上贴金!”清影秀想著封凉那趾高气扬的表情,微笑了一下!

  “两百年前裸兰第一高手,战神的得力手下,他确实有这个能力!”兰若云悠然道。

  “什麽呀,这些都是无稽之谈,很显然是有个武功高手在暗里帮助我们嘛!”清影秀语气坚决,显然并不信什麽神鬼之说。

  “那,就一点线索也没有?”兰若云翻著白眼,心里窃笑:“有线索才怪呢!”

  “我就是为这个烦呢!”清影秀皱眉道:“从早晨到现在,有一百多个穿著各种各样黑衣服的人在议事厅门口排队,都声称自己就是那个黑衣人,还取了各种各样吓死人的名字,有什麽“杀人狂魔黑罗刹”,“地狱天使黑金刚”,“名震塞北黑侠客”,“我本孤独!侠”……

  这还是比较正规的,有一些无赖和乞丐也来冒充:“!牛”“!猪”“炽!狗”“!客”“!金”……

  兰若云忍著笑,问道:“那你们怎麽处理的?”

  “堂天就出去一个个打过啊,也不知道他为了什麽在生气,一边打还一边骂:‘打死你个咸蛋超人!’”

  “这个白痴!这麽说打不过他的肯定就不是那黑衣人了!”

  “最厉害的也只能在他手里走上十招,怎麽可能是黑衣人!”

  “你也不用非得要把人家找出来,相信你有困难了那人肯定会出来帮你!”兰若云轻抚著清影秀的肩膀安慰道。

  “其实我也知道,那高人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既然他不肯出来我也只有把他记在心间了。我想问你的是,你怎麽知道恰好那个时候军队会发生变故,又怎麽会知道黑衣人会在那个时候出现?还派“粘人精(清影秀给堂潇取的外号)去监视北营?”清影秀疑惑的看著兰若云。

  “这个,只是凑巧罢了,即使我不派潇潇去监视,封远肯定也会给你送信儿的!”

  “那可不一定,谁知道他会不会把信息送给迪斯家!”

  “嗯,封家的子孙应该不会这样做,要不然也不会就他一个人活下来!”顿了一顿,“你说那个黑衣人会不会就是封远?”

  清影秀浑身一阵:“对啊,我怎麽没有想到,当时那种情况,似乎他的条件最适合。封家祖传的‘风雷刀法’也是奇快无比的,再加上封远是军队内部的人,在会议上出其不意的偷袭,的确可以连杀十几个人……”

  “看来就是他了──!”兰若云心里欣喜找到“替死鬼”了。

  “嗯……也不对,我怎麽看那个封远也不像个高手,倒是有点像你,嬉皮笑脸的,这也是我不敢相信他的理由!”清影秀忽然笑呵呵的望向兰若云。

  “我?嬉皮笑脸?”兰若云一下晕过去了!

  ※※※

  议事厅门口果然排了好长的一列黑色队伍,可以组成好几队送葬队伍了,在那里挤挤嚷嚷的等待著检验。都存著“瞎猫碰死耗子”的心理,万一他们认错人,把自己当然那个黑衣人,那这一辈子可就飞黄腾达吃穿不愁了,说不定还会得到女神垂青,名誉地位美女将在一夜之间得到,这确实也是一个不小的诱惑。

  一个“!刺客”正在与“!玫瑰”发生口角:

  “老子行走江湖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呢,竟敢冒充我!”

  “我当初连斩江南十四大盗的时候你小子还和尿泥玩呢!”

  “就凭你这个模样,我看连鸡都没杀过吧!哈哈,我嘲笑你!”

  “看你那身材吧,晚上做那事儿的时候都会累个半死吧,我蔑视你!”

  “你,你,说我什麽都可以,就是不准侮蔑我的男性能力!我要和你单挑!”

  “好啊,来啊,来啊宝贝!”

  !刺客一个“恶狗扑屎”将!玫瑰压倒在地,两人毫无章法地撕打起来……

  等到兰若云看到一个穿得很漂亮的黑衣人,还扛著一面旗子,上面写著“黑色情人”时,他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议事厅里,方更介绍了如今迪斯家和清影家在城里的势力分布情况。迪斯罗利控制了裸兰城的大部分,包括东西南三个城门。而清影家则占领著北门及其附近地段,因为议事厅所在的政府中心就在北门附近,而控制著议事厅则代表著拥有了名义上的统治权,所以此方还是有一定的政治优势的。

  随著十万帝国护卫军的反戈相向,许多人又对清影家充满了希望,包括迪斯罗利掌握下的一些议会成员,而城里分别支持迪斯家和清影家的两派斗争也更加激烈了,民心开始向清影家这方面倾斜。

  本来,西线对抗兽族的厉抗想多派些部队回来协助平叛,然而,兽族忽然在此刻来了精神,自然之子重整旗鼓,在微山堡发起了新一轮的大规模反攻。因此,西线只能抽调出二十万步兵部队,目前正在赶回裸兰的途中。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一直隐忍的迪斯罗利终於忍不住发动了。

  夺取议事厅的内战在“十万军变”的第三天後开始了……

  必须在二十万步兵部队赶回来之前解决这十万帝国护卫军,夺取议事厅,只有如此,控制了後勤部,在资源上扼住东西两线的领军将领,让他们不得不服从自己。如果这些部队打著“勤王”的旗帜回来平叛,那麽二十万(假如那时还能剩下这些部队)的部队完全可以守住裸兰城。

  於是,这一天早晨,驻扎在东西两营的迪斯罗利的二十万军队蠢蠢欲动。只是裸兰的街道虽然宽敞,却无法同时容纳这麽庞大的队伍,因此,只能以千人的横列向前推进。

  裸兰议事厅在裸兰广场後面,有一片小小的围墙,却并没有什麽太大的防御价值,同样无法容纳下十万帝国护卫军的同时驻守。只有万多人的精锐部队加上清影秀的三千五百总领卫队将议事厅团团围住。

  满心忧虑的裸兰老百姓此刻全都躲在了屋子里,几乎每个人都在或高声或喃喃的骂著,东西两线大军压境,帝国的精锐却躲在自己的领土里打内战。

  然而老百姓们似乎忘记了,他们也是自己有立场的。他们也有自己的支持对象,如果是他们心目中的支持者掌权了,他们也会高兴非常。更重要的是──那些当兵的是怎麽来的?还不是来自老百姓!所以,历史上人类往往痛恨“屠城政策”,对滥杀无辜平民深恶痛绝,这是多麽虚伪的事情,士兵的生命来自於作为平民的他们的母亲,当士兵脱掉军服,他们同样是老百姓,而当老百姓发起威来,他们的战斗力远远超过一支军队。

  同样痛恨的还有此刻正在交战的内战双方,帝国护卫军本是同一支部队,只不过一部分上了前线,另一部分留守罢了。他们是一起训练一起同甘共苦的,他们当中甚至还有许多是兄弟朋友。那些领军的将领差不多也都是裸兰军事学院的同学,为了共同的理想他们曾经并肩作战,而此刻,却不得不把屠刀伸向自己夥伴儿的头颅──军人,必须要服从命令。

  而作为神弓营部队,他们同样不愿意把自己的箭枝射向人类,在他们的训练课程中,教官一直是把神族的天使作为他们的进攻对象来向他们传授作战技巧的,此刻,战斗中,他们的弓箭常常没有了准头,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人类确实比天使还难以精准。

  因为在城里战争,大数目的军队无法同时作战,在裸兰大街与议事厅的的围墙周围,敌我双发只有同时几千人在作战,更多的部队拥挤在交战双方的身後呐喊助威。当死伤者不断被抬下来的时候,後面的部队才开始向前补充。

  战斗远远不如与神族和兽族战斗时候激烈,双方都有军法处在两旁监督,後撤的士兵将格杀勿论。

  议会厅方面吃亏在弓箭部队不能发挥什麽威力,只有原总领卫队的五百人是弓马娴熟的多面手,却也敌不过军心不整的神弓营部队。

  士气低落,战斗萎靡,战场中时常还传来低低的啜泣声和高声的悔骂声,那是因为有人杀掉了自己的朋友和亲戚。

  叛军渐渐完成了合拢,从裸兰广场三面向议事厅进攻,只有北部是清影家控制的帝国护卫军军营,源源不断的骑兵从那里补充进来,加入战斗,抵御著敌人的三面进攻。

  并没有喊杀声,也没有精锐部队那种勇往直前的作战气势,有的只是兵器碰撞时的声音汇集在一起的烦躁,还有就是刚刚提到的哭声和骂声。大家都在默默的举刀,不动声色的砍杀,看著面熟的士兵被自己杀死,很多在战场上勇猛无敌的战士都双手发抖浑身打颤,然後莫名其妙的被另一个同样状态的人杀死。

  讽刺的是,当兄弟或好友恰好遇到一起的时候,他们看清了彼此区分的标志(叛军的帽子上系著红带),知道分数敌我,这个时候他们做了个眼色,假装著互相拼斗,却没有一刀是致命的,就在那里你来我往的玩起了“过家家!”

  而不断的有士兵大叫著“我受不了了,我已经杀了我的男性青梅竹马!”惨叫著由前线退回来,立刻被军法处的五百名刀斧手斩杀。

  鲜血渐渐然红了裸兰大街,接著染向裸兰广场,血腥气开始弥漫在裸兰的空中。

  依然在怒骂的老百姓们听著议事厅方向传来的****声音,悄悄的打开窗户,立刻闻到了空气中的血腥,同时感受到了那种沈闷的空气和不安定的因素。

  几乎是同时,几百万的裸兰市民同时叹了一口气:何必呢?何苦呢?

  战争进行了整整一天,双方死伤人数已经超过一万人,帝国护卫军的很多战士都来自於裸兰城内,当尸体从战场上抬下来的时候,他们的亲友不顾战争危险,扶著战士已然死去的脸庞哭泣。而那些参与内战的战士的家属们,也都纷纷走上街头,寻找著在尸体当中是否有自己亲人的尸体。

  在双方部队的後面,老百姓渐渐的多了起来。於是,裸兰城里,除了战争的声音外又多了那种死去亲人的哭天喊地声和咒骂战争无情的痛恨声

  人声鼎沸,民怨天怒,到傍晚的时候,竟然下起了雨,而此时,正是冬天……

  温热的裸兰大陆在冬季下起了雨,人们都奇怪这异常的现象,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发生过这种反常的天气情况了。

  而冰冷的冬雨更让战场上交战的双方显得惨厉,在泥水当中难辨敌我,很多人失去了攻击方向,为求自保,胡乱的挥舞著武器,很多人都死在了自己人的刀下。而小范围的骑兵冲击,更是茫无头绪,自乱营角,战场上也乱成了一团。

  堂天、望川北和方更都受伤了,高声怒骂著,从战场上撤下来,包扎著伤口。斯菲和浅靖羽在後方处理著尸体和伤员,封远还在赶著後续士兵补充战场上的损失。

  堂峦和清影秀面色凝重的在那里商量著什麽,而兰若云,低著头,眼睛里弥漫著哀伤和沈重的灰色。

  “不能停,连夜作战,一举击垮他们!”堂天大声的高喊著。

  “他们伤亡的比我们的多,只要我们的二十万步兵赶回来,在这种的狭窄的战场上,他们骑兵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方更狠狠的说道。

  “我们伤亡了多少人?”清影秀问道。

  “有四千多!”望川北沈重的说道,“四千多的帝国最精锐士兵,死了!”

  “敌人死的更多,快超过七千了,他们没有防御工事,打不过我们的,哈哈!”方更凄厉的笑著,好像很得意的样子。

  “不都是你方更的帝国护卫军吗?有什麽好高兴的!”兰若云冷冷的说道。

  “你──!”方更气愤的看著兰若云,这显然是有些侮辱的成分在里面,“可是他们现在都是叛军,叛乱者必须得死!”

  “不是他们叛变,他们只是服从命令,你不应该这样说他们!”兰若云盯著方更得眼睛,语气愈见冰冷。

  “难道你没看到他们也在杀我们的人吗?”方更气道,语气很激动。

  “你作为帝国护卫军的总统领,不应该考虑这个,你怎麽能把自己的部队当成敌人呢!你要做的是尽量保存住他们的生命──敌我双方都是你的部队!”兰若云咬著牙说道。

  “你懂得什麽,只知道坐在这里大发议论,你看我们这一身鲜血,你如何理解军人的苦处!”想起自己浴血奋战,自己的部队自相残杀,方更激恨无比,偏偏兰若云把他不愿思考的事实完全暴露在他面前,让他恼羞成怒。

  “若云,你是太仁慈了,这种政治斗争就是你死我活,想要夺取最高权利,发动军事政变是唯一干净利索的手段,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堂峦用无可奈何的语气劝慰著兰若云。

  “夺权吗?那就给他们好了!”兰若云平和的说道。

  “你说什麽!”清影秀“腾”的一声站了起来,“若云,你怎麽能这样说!”

  “没有什麽不可以的,我们放手给他们一些权利,让他们退军,结束这场争斗!”兰若云依然毫无表情的说道。

  “只有我们全都死了他们才会退军!”堂天沈声说道。

  “别和他这个书呆子理论,我方更誓与迪斯老贼死战到底!”方更握著拳头大吼道。

  “逃避是没有用的,难道你真的想看到两支帝国护卫军同归於尽?”兰若云冷笑道。

  “我们的二十万部队马上就赶回来了,很快会降服敌方部队!”方更振振说道。

  “你以为迪斯罗利会让他们进城吗?他只要分出五万部队就可以抵挡住我们这方面的攻击,毕竟战场只能容下几千人同时作战。然後十万骑兵在平原上拦截那二十万步兵,几个冲锋就将全歼步兵,你敢说在平原上二十万的步兵能抵挡住十万的精锐铁骑?”兰若云有些挖苦的说道。

  方更沈默下来,知道他说的是事实,不自禁的把眼睛看向清影秀。

  “难道你让我们交出权力,然後任凭迪斯老贼屠杀?”清影秀颤抖著声音说道。

  “我们只是给他们一部分权力,按照现在的形势,相信他也不愿意这样争斗下去,你们还没有领教到民心的威力。这个时候,只要我们说一声,让迪斯罗利掌控几个主要部门,相信他是会同意的!”

  “不行!”清影秀和堂天、方更三个人同时说道,望川北看了看堂峦,两个人也摇了摇头。

  “清影家是绝对不会把权力交出去的,我要对祖先负责!”清影秀正色说道。

  “我堂家也一直效忠清影,让我们去为迪斯老贼效力,那是不可能的!”堂天大声喊道,看著父亲向自己点了点头。

  “若云,你不要再说了,不可能的事情,我们会誓死捍卫议事厅的!”方更抽出腰间长刀,走出议事厅。

  望川北过来拍了拍兰若云的肩膀,什麽也没说,紧随方更而去,堂天更是不看他,裹好伤口也出去了。

  兰若云看著清影秀:“神族如果打破了黄湖壁垒,而帝国护卫军又会在千人规模的消耗战中逐渐丧失兵力,甚至同归於尽,我们该拿什麽去抵挡敌军!死亡难道能解决问题吗?你不在乎你的子民吗?”

  他看了看愣住了的清影秀和堂峦,头也不回的走出议事厅。

  他已经过了那种“赌气”的小孩子时代,年轻气盛没有体现在他的身上,在杀手营里的那段日子已经训练他成了一个内心老成稳重的人,而日後的战争熏陶和父亲的教诲更让他明白了凡事要以大局为重的处世方法。

  因此,在兰若云走出议事厅的一段时间之後,裸兰城里,人们惊奇的发现他们早已经熟悉了的那个两个身影──杜老爹及其助手杜小妹。

  两个人领著一群“杜老爹宣传队”成员又开始活跃在裸兰的大街小巷,而杜老爹自己又亲自占领了裸兰广场──现在是迪斯罗利这方面的战争後方,很多战场上伤亡的士兵都要停留在这里处理。而此时,很多士兵家属也在这里等待,因为迪斯罗利把所有的精力用在争斗中,也乐意这些人帮助自己处理伤员和尸体。

  杜老爹就在这群人当中做起了反战宣传:

  “神族大军压境,兽族发起大规模反攻,东西两线同时告急,前线儿郎陷於生死存亡之际,人类明天被乌云笼罩。好男儿自该投身军旅,在战场上奋勇杀敌,让神族兽族见识一下我人类神风,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好欺负的。而我们,不但要打退他们的攻击,更重要的是要心存大志,讨回原本属於我们的领土,重现我们人类辉煌的历史──亲爱的裸兰市民们,我们人类应不应该有这种远大的理想!”杜老爹抬高了嗓门,在冬雨中将声音远远的传向了整个广场。

  “应该!”

  “夺回七大陆,还我人类领土!”

  “人类是伟大的,呜呜……我们不愿意被欺负!”

  “我们要振作,赶走神族,压制兽族,人类万岁!”

  “……”

  广场上人们纷纷的应和著,一些伤兵也跟著热血彭湃,他们都习惯了杜老爹的演讲,知道这个其貌不扬的老人往往能一针见血的说出他们的心里话,所以杜老爹现在在裸兰城里著实有一大堆忠实听众和拥护者──他们当然不知道这些都是兰若云所教!

  “可是──!”杜老爹猛的转过身,把身体朝向战场的方向,歇斯底里的大喊到:“为什麽在这紧急的情况下他们要自相残杀!”又猛的跳下高台,步履蹒跚的冲向一个受伤战士,泪流满面的说道:“难道他们的血是应该这样流的吗?这血是应该在战场上用来染红我们的军旗的!”他把双手抚向那战士的伤口,痛得那小夥子一个劲儿的龇牙咧嘴:“老爹,您轻点儿,这里还有痛觉神经!”

  杜老爹又扑向一具年轻的尸体,声色具厉的怒喊道:“难道他们应该这样被自己的人杀死吗?他们艰苦训练,成就一身本领,就是为了在自己的城里里被自己人砍死吗?”

  “亲爱的裸兰市民们?请问,他们应该吗?”杜老爹哽咽著但声音依然高亢的问道。

  “不应该!”

  “停止内战,一致对外!”

  “主战派下台,帝国护卫军合并!”

  “要团结,不要分裂!”

  “……”

  “既然,当权层互相争斗,无法保护我们,难道我们自己不应该起来保护我们自己吗?大家有没有胆量跟著我去夺权?”杜老爹继续煽动著,渐渐把人群注意力转移到了主要问题上。

  人群立刻静了下来,历来逆来顺受的老百姓忽然听说要自己起来夺权,立刻觉得不妥,毕竟习惯了统治阶层的直接领导,而此刻……

  一个老妇人慢慢合上儿子死不瞑目的双眼,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看著自己的儿子死在自己怀里的激愤,让她立刻把一切都忘记了:“夺权!”她大声的喊了起来,在寂静的人群里,这苍老的声音竟显得那样的伟大和震撼人心。

  “夺权!”又有几个死者家属跟著喊了起来。

  “夺权──夺权──!”人群猛的炸了开来,群情激愤,人们满脸通红,浑身颤抖的高喊著,杜老爹窜上高台,举起双臂,引导著人流:“夺权,夺权……!”

  忽然,远方也传来同样的声音,那是“杜老爹宣传队”成功的煽动了人群。而在裸兰广场上,一些受伤的士兵也被其他人搀扶著跟著高喊起来。

  接著,从裸兰的大街小巷里涌出了无数的人民群众,高喊著“夺权”的口号,向著裸兰广场汇聚过来,人流涌动,塞满了整个裸兰广场及周围几条主要街道,裸兰大街更是人声鼎沸,无立锥之地。更有许多人临时制作了简易的旗帜,在上面写著“停止内战”,“一致对外”,“重组政府”“主战必亡”这一类的口号。

  於是,整个裸兰城暴动起来,到处有游行示威的群众。冬日的寒雨里,人们早已经分不清眼里的是悲愤的泪水还是冰凉的雨水了。几乎每个人的嗓子都喊哑了,人群践踏起的泥水混合著泥土气息冲淡了战场上的血腥气,但是另一股比血腥气还让人烦躁的气息产生了──那是人民的怨气!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当一个政权,人民的心意偏离之後,也将是它走向没落之时──失民心者失天下!

  兰若云躲在暗处,看著简直就要冲进战场来制止战争的激愤的人群,他叹了一口气,心口里仿佛被巨石压住一般,沈重的连喘息都难,闭上眼睛,仰起头,任凭冰冷的雨水浇在自己的脸上:父亲,如果您还活著,您会怎麽做呢!我,这样做是否正确,我真的不知道!”

  目光转向议事厅的方向:“阿秀,朋友们,对不起……!”他痛苦的跌坐在地上,任凭眼睛里的热泪夺框而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