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章 相依

裸兰 俞今 4234 2003.10.31 08:12

    

  堂潇睁开眼来,周围白茫茫的一片,自己倒在草地上,头上一阵剧痛,伸手摸了摸,发现鼓起了一个大包,噘起了小嘴,皱眉道:“怎么搞的,我记得……好像从山坡上掉了下来,哎呀,阿秀姐姐!”

  堂潇一下想了起来,自己是为了救清影秀才掉下来的,之后脑袋在山坡上撞了一下便晕了过去,可是,阿秀姐姐呢?

  她一下爬起身来,头脑一阵眩晕,还有些站不稳,四处打量,在草地上摸索着,一点点扩大搜索范围,嘴里惶急的大叫着:“阿秀姐姐,你在哪儿呀,快说话啊!”心中着急,哭了出来,忽然一只手触到具人体,心中一喜,抓过来一看,吓了一跳,竟是个黑衣杀手。心中更急了,不知道是对方是死了之后才掉进来的还是掉进来才死的,如果是后者,阿秀姐姐可就有危险了。又往周围摸索了一会儿,碰到一物,凉凉的,使力拖过来,竟然是魔人用的那种大铁锤,心中更急,泪如泉涌:“呜呜……阿秀姐姐,你还活着吗,快回答我啊!”

  直往前寻找了十几丈,手上一阵粘稠,耳畔听到一阵微乎其微的呼吸声,堂潇向前伸出手去,摸到软绵绵的身体,赶紧扑过去,低下头一看,正是清影秀,此刻却还在昏迷当中。

  堂潇大喜,高兴得笑了起来,叫道:“太好了,阿秀姐姐,你没事吧!”

  伸手拍拍清影秀的脸蛋,在草叶上掬了一些露珠,敷在清影秀的额头。

  露水冰凉,清影秀受了刺激,幽幽的醒了过来,第一眼看见堂潇,迷茫道:“潇潇,你怎么也在这里,我们这是在哪里?”忽然痛叫起来,低头向自己的腿上看去,那是之前被鹊先生刺伤的一剑,伤的颇重,还在微微流血。

  “哎呀,阿秀姐姐,你受了伤!”堂潇也看见了,才知道自己刚才手里摸到的粘粘的东西竟然是清影秀的鲜血。

  嘶的一声,堂潇撕下自己衣服的下摆,扯开清影秀的裤筒,将血迹涂抹干净,从怀中掏出金疮药,倒在伤口上,看着鲜血凝固停止,舒了口气,用布片捆绑扎紧,喜道:“阿秀姐姐,没事了!”看着清影秀皱起的眉头,关切问道:“很疼吗?”

  清影秀苦着脸一笑,知道伤口在山坡上滚下时伤了筋脉,但还是强自镇定,无力道:“好多了!”

  堂潇掏出自己怀中手帕,把清影秀头上冷汗擦去。天气变冷,她寻找了一些枯枝,又将刚才摸到的那两具尸体的外衣脱下来,一起点着,拢成一堆篝火。

  “阿秀姐姐,你还冷吗?”堂潇看着仍在打哆嗦的清影秀,担心的问道。

  “不……不冷了……!”清影秀牙齿打战,一见就知道仍然很冷。

  堂潇走过去,抱起清影秀,搂在自己怀里,用自己的体温和她分抗寒冷。

  “潇潇……你的身体好暖!”清影秀挤出一丝微笑说道。

  “阿秀姐姐,你好些了吧!”堂潇忽然一阵后悔,刚才把那些衣服都给烧了,想了想,脱下自己的外衣,罩在清影秀身上,然后又搂了过来。

  “潇潇,你别……你会感冒的!”清影秀想阻止,却浑身无力。

  “我没受伤,不会有事!”堂潇又把她搂紧一些,担忧道:“阿秀姐姐,我们的早点出去,否则你会冻坏的,而且兰大哥也要担心,他们可能在到处找我们,要是耽误了进攻魔界的好时机,那就更不得了了!“

  清影秀深深的看了一眼堂潇,柔声道:“潇潇,你为什么老是为别人着想,你为什么总是这么好?”

  堂潇脸一红,很自然的说道:“你们对我都很好啊,我当然对你们也好,魔族的人我就不会给他们好脸色,哈哈!”

  清影秀看着欢笑着的堂潇,叹气道:“潇潇,以前我对你可不好,经常……”

  “那是因为,嘻嘻,阿秀姐姐,你为什么不愿意我和兰大哥在一起呢,我又不会害他!”堂潇笑着问道。

  清影秀一阵脸红,作声不得。

  “我知道,哈哈!”堂潇娇笑起来,“你是在吃醋,怕兰大哥被我抢走!”

  清影秀脸更红了,却不得不承认道:“你这么可爱,我怎么能不怕!”

  堂潇吐了一下舌头,低头仔细看着清影秀,看得她整个身体都热了起来,不好意思的把眼睛闭上。

  “阿秀姐姐,你真漂亮,我看即使那个神族的子微姐姐,她的五官都没有你这样美,我要是兰大哥,说什么也不会放弃你的!”堂潇真诚的说道。

  “我又没你可爱!”清影秀嘟着嘴说道。

  “阿秀姐姐,我真的好可爱吗?”堂潇欢喜的说道。

  清影秀反过手来抱住她的脖子,轻轻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柔声道:“连我都忍不住想亲亲你的小脸蛋呢,你真是可爱得冒泡了!”

  堂潇俏脸微红,扭捏道:“然香师姐说我是清纯的小美女!”

  “噗哧”一声,清影秀忍不住笑了出来,刮着堂潇的脸取笑道:“让我仔细看看我们的青春美少女!”

  “哎呀阿秀姐姐,你坏死了!”两人格格笑着闹在一起,直到清影秀嚷着伤口疼痛为止。

  堂潇担忧的看着清影秀伤口处透过绑扎的布片渗出的鲜血,着急的转了几个圈,说道:“阿秀姐姐,我们必须得出去,否则,否则……”堂潇急得想哭。

  清影秀挣扎着站起身,忍痛道:“我们慢慢走!”向前一迈步,却发现似乎整条腿都不是自己的了,麻木不堪,接着伤口处有如万剑穿刺,疼痛难忍,痛恨道:“那魔人的剑上有毒!”

  “那可怎么办才好!”堂潇哭了出来,忽然走到清影秀身前蹲下身来,“阿秀姐姐,我背你!”

  “不行!”清影秀无力的喊道:“这样难走的路,背着一个人根本没办法走,你一个人走吧,不要管我了!”

  “阿秀姐姐!”堂潇大声的叫了一声。

  清影秀还待坚持,双腿一紧,堂潇已经背着她站起来,只得抱紧她的脖子。

  “潇潇,走一会儿就停下来歇歇!”清影秀歉意的说道。

  堂潇轻轻点头,笑道:“阿秀姐姐,你柔弱无骨,趴在我身上好舒服啊!”

  清影秀脸一红,问道:“我重不重?”

  堂潇一边走一边说道:“不重!等阿秀姐姐伤好了,你也要背我!”

  “好的,什么时候你想让我背,我一定背你!”

  “太好了!”堂潇笑着说道。

  过了那一小片草地,往上便是山路,两人从山坡上滚落谷底,自不能再沿着山披爬上去,只得往前走,期望寻找一处低矮的缺口走出去。

  “潇潇,你喜欢兰大哥吗?”清影秀忽然问道。

  “喜欢!”堂潇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清影秀一愣,猛然明白过来,笑道:“我说的不是那种普通的喜欢,我是说,嗯……”

  “阿秀姐姐,小的时候,兰大哥也经常这样背着我,那时候哥哥和你们每天都很忙,只有兰大哥陪着我、看着我、给我讲故事、哄我开心……”堂潇幸福的说着,“我怎么能不喜欢兰大哥呢?!”

  清影秀想了一想,确实,当年自己还常常瞧不起兰若云,整天背着个小丫头到处乱跑,不学无术,而恰恰是那个时候,堂潇和兰若云的感情已经深深的扎下了根,清影秀实在不敢确定,堂潇在兰若云的心中究竟重要到何种程度,只不过,之前堂潇痛哭的时候,看着兰若云几乎也要跟着落泪的痛苦表情,任何人都知道,他们两个人的感情非比寻常。

  “潇潇,那你没有考虑到以后吗,你总要嫁人的,那时候……”

  “我不要嫁人……我,我不要离开兰大哥!”堂潇坚定的说道。

  清影秀叹了一口气,柔声道:“那你想没想过嫁给兰大哥呢?”

  堂潇一呆,猛地站住了,身体变得火热起来,脖子上红潮一片,小声道:“我……我没想过,兰大哥就像我的亲哥哥一样……我没想过其他,但是,一想到要离开兰大哥,我就难过……难过得要命,感觉活着再也没有意义!”

  清影秀眼睛一酸,心道:“不用多说什么了,这种感情不正是自己心中所想吗,这难道不是亘古不渝的爱情吗?”

  “潇潇,那你就嫁给兰大哥吧!”清影秀温和的说道。

  “啊!”堂潇大吃一惊,急道:“那……那怎么行,你和兰大哥有婚约的,我……我只要远远看着他就满足了!”

  “我……我也……我们一起嫁给他!”清影秀脸孔涨红,羞愧的说出这句盘算了好久的话。

  “啊!”堂潇再次大喊,脚下一个趄趔,差点摔倒,忽然又停了下来,身体起伏不定,半晌才安定下来,静静的说道:“一个人如果真心爱另一个人,心里就只能有他一个人,一份感情怎么能分给两个人用呢,没有这样的天枰能衡量得完全相同!”堂潇转过头来凄迷的看了眼清影秀,低声道:“兰大哥真正爱的人是你!”

  “不,潇潇,我敢以生命和荣誉发誓!”清影秀举起左手,高声道:“若云是真心喜欢你的!”

  堂潇禁不住哭了起来,抽泣道:“可是,一个人怎么能娶两个人……!”

  “可以的啊,你记得那个成定疆吗,他就是成国老的偏房所生!”清影秀用手抹去她眼角的情泪,柔声道:“我们两个也不分正室偏房,就以姐妹相称,你看这样好不好?”

  堂潇止住了哭声,发起呆来,害羞道:“可是这样不太好,我们裸兰似乎没有这样的先例,而且,你是总领,会被人笑话的!”

  清影秀叹了一口气,眼神迷茫:作为清影家的唯一正统,她的一言一行直接关系到整个社会的行为规范——即使是在裸兰帝国内部,富商巨室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娶第二个老婆,都是养在暗处。人类社会不同于兽族的土人,已经开明得多,虽然没有法律条文规定不许一夫多妻,但道德规范却依然束缚着人们的手脚!她当然也不能让堂潇没有名分的躲在暗里,堂峦父子也绝对不会同意——

  “如果真的不行,潇潇,阿秀姐姐会成全你们的!”清影秀眼角流下一滴眼泪,禁不住胸腹间翻江倒海起来,让她和兰若云分开,在剩下的生命里,和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分别?

  “不不不!”堂潇连忙摇头,“阿秀姐姐,真的,我只要能经常看到兰大哥,便已经足够,我真的不奢望会嫁给他,现在整个世界都知道你们相爱,你们……你们不用顾忌到我!”

  清影秀闭上眼睛,任凭泪水汩汩而流,心道:“潇潇,你为什么要这么善良,你为什么不替自己想想,你为什么老是希望别人幸福,而你自己呢……你这个傻丫头!”

  她心里暗自决定,退出这段爱情,把自己的生命献给整个人类和世界,她将成为清影家最优秀的总领,而她的要求,只希望兰若云的儿子能改姓清影,把这光辉的伟大家族的血脉延续下去,而这个孩子的真正母亲,将是堂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