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云蒸幻影

裸兰 俞今 4028 2003.10.31 08:10

    兰若云一拍额头,心道:“这个女人可真是固执!”看向离人倾,摇了摇头,意思是说:兄弟,“气管炎”的世界里我们仍然是难兄难弟。

  离人倾苦笑一下,呼出一口气,眨巴了一下眼睛,意思是:兄弟,你受委屈了,不过三招是没问题,你就让她出口气吧!

  “好,我就接你三招!”兰若云一拍腰畔,长剑猛地窜了出来来到手上,这一式漂亮之极,连然香也轻轻点了点头。

  “唰”的一声,毫无预兆的一道剑气,猛然从然香尚未离鞘的长剑里激射而出,直向兰若云刺去。

  “凶!”兰若云暴喝一声,于千钧一发之际险险闪了过去,清影秀和离人倾已经吓出了一声冷汗,这然香的功力竟然如此高明。

  长剑出鞘,向兰若云点去,兰若云横移剑身,脚下错步,正要往右遁去,猛然又是毫无预兆的一道白光向他小腹刺去。兰若云大吃一惊,身体直直向后跌去,半途里胯骨猛扭,这一下空中转体三百六十度,直让他差点将自己的关节扭脱。

  还没等站定,然香第三剑已出,长剑猛的抛上半空,人却直往后退去,双手合十,那剑猛然在天空中化作万千剑影,诡异非常,如暴雨般像兰若云洒去。

  “剑气道!”兰若云大叫一声,只觉全身上下左右全都笼罩在了一片白色剑影当中,想起堂潇以前和自己说过,神族至上武功绝学剑气道的终极剑艺称作“御飞剑”,剑体离手飞入半空,受主人操控,杀人于百步之外,避无可避!

  就听城墙脚下堂潇大喊了一声:“师姐,别伤兰大哥!”

  然而此时,然香已无法收回飞剑,况且她这人做事极有原则,既然说了只出三剑,那就非要全力而为不可,至于后果,是不肯考虑了。

  当年,萧秦传然香这招“御飞剑”的时候就曾对她说过,剑下无生,非是确要至人于死地切不可轻用。

  然香自练成这招剑法,这还是第一次使用出来,实在是她知道兰若云武功深不可测,平常招数根本伤不到他,甚至还会被他取笑。而她精选出来的这三招,却是萧秦“剑气道门”的无上绝学,平常武人能躲过半招也是不易。而然香能够收复兴东海上的无数海盗,击杀十七船帮的数十个大当家,也从来没用到过第二招,眼见兰若云虽然惊险却游刃有余的躲过了自己的两大杀招,终于使出了这第三式的剑气道终极技!

  满天剑雨当中,兰若云瞳孔变得缩小,头脑里猛然漆黑一片,只有一个微乎其微的小孔,天光从这小孔里射进来,照在他的眼睛上。所有的剑影变得缓慢,他看到剑与剑间本来几乎不存在的空隙,他要做得就是从这空隙当中逃生。

  肌肉一阵紧绷,骨骼暴响,忽然间身体里无数紫气外逸,他感觉自己在不断缩小,仿佛一个装满了气体的皮球忽然被穿破,气体露了出来,皮囊却小了下去……

  剑影包围之外的众人齐声惊叫,清影秀紧咬着嘴唇瞪大了眼睛,堂潇气喘吁吁的跑了上来,几乎摔倒在地,离人倾挥舞双手,双拳紧握,神皇眯着眼睛,一瞬不瞬,狼克和黑衣杀手们尽管面无表情,心里也是惊诧万分。

  在剑影由半空中落下的那一刹那间,兰若云不见了!

  只剩下若有若无的紫气,从剑的缝隙之间漂浮出来,在众人之间围绕,泛着怪异的类似于檀香的气息。

  就在众人呆立不动,准备大叫的那一霎时,白影再闪,子微晴从城墙下奇快无比的纵了上来,人还在半空中的时候,两条腿已经不见了,接着是整个身体,一下子化成了一团白影——这景象怪异绝伦,往日里尽管有人看到过清影秀云蒸幻影术幻化后的形象,但从没有人看到过她幻化的过程。想一想,一个好好的活人,冷不防的突然没了双腿,只剩下半个身体在空中,如果在半夜出来,有几个吓死几个!

  只见子微晴幻成的那团白影在紫气周围团团围绕,一白一紫于空中往复来返,紫气越来越浓,白影几乎不见,又过了片刻,两条腿从紫气当中伸了出来,正是兰若云穿着鹿皮靴的下半shen。

  清影秀啊的一声惨叫,跑到那两条旁边转来转去,眼泪在眼圈里晃荡,大叫着:“若云,若云!”

  “哎呀,子微你别推了,疼死我了!”紫气里传出兰若云的痛叫。

  过了一会儿兰若云的腰也出来了,清影秀和堂潇两个人抱住他的腰大喊道:“一二三,拉!”

  “别拉,别拉,疼啊!”兰若云惨叫道,“子微,你别踢我脑袋!”

  离人倾也跑过去帮忙,众人把紫气白影团团围住,不知道怎么下手才好。

  又过了良久,紫气散去,兰若云扑通一声跌了出来,摔了个七荤八素。

  “若云!”清影秀一下子抱住他上下左右的摸索,“你没事吧!”

  兰若云自己也前前后后的看着,发现没缺什么零件,长舒一口气,忽然面色一整:“看把你吓的,我只不过露了一手云蒸幻影术而已,你以为只有子微会吗?”

  “哦!”众人唏嘘不已,原来兰军师竟然也会云山的独门绝艺。

  “格格”一笑,子微晴潇洒无比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完全不似某人那仿如女人分娩的痛苦过程。

  “兰兄,恭喜恭喜!”子微晴抱拳忍笑说道,“不过以后你可要多加练习,子微可不能每次都跑到里面去把你弄出来!”

  兰若云老脸一红,讪讪的笑道:“正常程序,早在山人预料之中!”

  在众人怀疑的目光当中,兰若云站起身来,揉了揉摔痛了的屁股,看向然香,哂然道:“然香嫂嫂还有意见吗?”

  “哎,算了,父亲作恶多端,害了阿倾一家百多口人,他一个人的死去其实也无法补偿,我又怎么能这样不通情理!”然香眼角流出一滴泪珠,伤感道:“不过他总是我的父亲,我要拿回他的尸体,好好安葬!”

  “那自然,我们已经把他老人家的尸身舒舒服服的放入了上等棺料之中,就等嫂嫂回来处理!”兰若云嘿嘿笑着说道。

  “你最好少这样贫嘴,我脾气不是太好!”然香脸上现出恚怒的神色,“嫂嫂什么的原封奉还!”

  兰若云一呆,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惹了一身骚,清影秀有些不乐意的看了然香一眼,白了一下眼睛,轻声对兰若云说道:“别总是没事献殷勤!”

  然香回过头来看了一眼清影秀,脸上神色稍缓,叹道:“我还需要一段时间适应,难道我会轻易的忘记父亲头上那一刀吗?如果有得罪之处,还请姐姐包涵!”

  清影秀这才满意的笑了起来,忽然一脚向兰若云蹬去,心中却想:“这个笨蛋,当初为什么不让封远下手!”她没想过,封远可没能力在危急当中自创出云蒸幻影术这种玄门神功。

  然香转向神皇,弯腰施礼:“见过陛下!”

  神皇哈哈一笑,大声道:“阿倾是本皇手下第一爱将,然香将军威震海疆,巾帼不让须眉,以后你夫妻二人就是本皇的左膀右臂——阿倾是总军师,你就是大将军,以后神族就全靠你们了!”

  然香俏脸微红,躬身行礼,谢过封赏。

  众人咋舌不已,这神皇也真敢用人,然香毕竟是叛贼然端的女儿,而且一直不服神族政府管领,实实在在的一个大叛徒,竟然刚一回来就被任命为大将军。

  消息传出,然香带回来的五万部队齐声高呼,声震天地!

  堂潇走上前去,声音有些生硬的叫了一声:“师姐!”

  然香看到堂潇,整张脸才第一次露出春花般灿烂的美丽笑容,柔声道:“潇潇,师姐可真想你,怎么拉长个脸,见到师姐也不笑一下!”

  堂潇看了看兰若云,不说话。

  “哼,又是这个小子!”然香不忿的看了眼兰若云,“怎么我最亲密的人都跟你这么要好,好,我就再努力一次,把你杀了算了!”

  “哎呀,师姐,你真是坏死了!”堂潇跳了起来搂住然香的脖子,“你不能再找兰大哥的麻烦,兰大哥做的事都是对的,他还不是为你好!”

  然香叹了口气,抬起堂潇因为生气低下的头,在她脸蛋上亲了一下,柔声道:“师父都好想你的,这几年你怎么一直不去看看他老人家?”

  “我也好想师父和各位师兄师姐,可是我们人类连年战乱不断,我一直跟在兰大哥身边,报效祖国!”堂潇微笑说道。

  堂潇是剑气道门掌门人萧秦的关门弟子,入门时才十一岁,一直是剑气道门里的宝贝疙瘩,她为人真诚,天真可爱,本门中没有一个人不喜欢她的。

  然香将堂潇推离自己,离远仔细的观察起来,嘴中啧啧称赞起来:“小师妹出落成这么一个小美人,真是我见尤怜,师父见到你还不得高兴得下巴都掉了?”

  堂潇脸蛋红起来,姐妹俩高兴得抱在一起,只是然香一想起父亲的“惨死”仍然郁郁。

  兰若云观察了好半天,决定再拍一次马屁,毕竟是自己对不起她,而且她还是好兄弟离人倾的小情人,就算再被骂一次也无所谓了。

  “我说的呢,原来是剑气道门下萧老的高徒!”兰若云脸上全是讨好之色,“潇潇的功夫比之然大将军就差的远了,若云也甘拜下风!”

  然香面容一整,正色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你不必谦虚,至于潇潇,她年纪还小,而且在本门所学时间不长,还没有掌握到剑气道的高明功夫!”

  “是我太懒了!”堂潇呵呵笑道,“我哪有然香师姐勤奋呢!”

  兰若云还想继续拍马屁,眼见然香面色越来越和缓,正准备加大力度,就见清影秀狠狠瞪了自己一眼,又看见离人倾在那里急得像跳马猴子一样的可笑表情,立即明白了。

  “潇潇,过来,兰大哥有个秘密要告诉你!”兰若云向堂潇招手道。

  “师姐,今天晚上我要跟你睡!”堂潇撒娇说道。

  “你还怕黑啊,以前你老偷偷的跑到我床上来,现在是恶习又犯!”然香取笑道。

  堂潇嫣然一笑,向兰若云跑过去。

  离人倾抓住机会,蹭到然香身旁,柔声道:“香,我有好多话对你说!”

  两人并身向城墙下走去,然香忽然回过头来,向着兰若云说道:“兰大哥,谢谢你对倾的照顾!”

  “砰!”毫无思想准备的兰若云立即中招,仰天倒了下去——她竟然叫了我“兰大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