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第四方

裸兰 俞今 6756 2003.04.17 16:16

    兰若云躲在荒芜城门前的一个死角里向前看去,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大叫糟糕──他发现整个城头全都站满了兽族士兵,黑压压的一层,可以说是长宽达几公里的城墙毫无立锥之地。他极目看去,观察士兵们的表情,发现他们脸上除了紧张兮兮以外,有的人甚至还带著悲伤的表情。

  一股不祥的预兆垄上心头,兰若云皱著眉头仔细思考:“自然之子被刺杀,这件事情应该是不愿意被外人知道的,因为这显然涉及到一件秘密,何以看此刻的架式却好像他动用了部分军队来保护自己?是否和自己有关?”

  他远远的躲在一边,在城门前走来走去──问题是,现在他怎麽进去,这次可没有蝴蝶为他保驾护航,他不敢保证那守城士兵是否还记得自己是蝴蝶大小姐的朋友?在人类和兽族关系如此紧张的这个时候,兽族士兵不介意在他身上轻轻的戳那麽几个洞……

  “试一试吧,大不了硬闯进去,到了精灵王府一切可以解释!”这样想著,加快速度,低著头向城门走去!

  “站住!”意料中的怒喝在耳边响起,“什麽人?”

  兰若云抬起头,刚要说什麽,那守城士兵“咦”了一声,脸上微现喜色,“好像是这个人!队长,你过来看看!”

  一个爪人大汉走过来,手里拿著一张画像,上面正是满脸虬髯的“阿若大叔!”

  “哦,我的祖宗,你可终於回来了──大小姐,你要的人!”他欣喜的看了兰若云一眼,向里面喊去,立刻,蝴蝶阴沈著脸从城楼里走出来,手里还拎著根鞭子。

  这时候,一群兽族士兵龇牙咧嘴的从城外面赶回来,哭丧著脸看著蝴蝶,他们奉命在城外寻找,当然毫无结果,猛然发现兰若云,各人脸上又都是一喜。

  兰若云仔细看看他们,连那队长在内,脸上有著血红的鞭痕,显然是被眼前这蝴蝶抽打了一顿。

  “蝴蝶,你干嘛要打他们──?”兰若云看著蝴蝶冷冰冰的脸孔,不知道她为什麽又变成了这副模样,“我只是……嘿嘿,到外面去散步!”自己也觉得这理由好笑,干笑了几声。

  蝴蝶咬著牙瞪著她,脸上除了冰冷毫无一丝表情,就那麽一瞬不瞬的看了兰若云能有二十分锺,把兰若云盯得面红耳赤,心跳加速,仿佛做错了十万件事情被千夫所指当了卖国贼一样。

  终於,蝴蝶转过身,依然一句话不说,转身就走,兰若云赶紧跟上去,心里烦躁,对蝴蝶的忽冷忽热很过敏。

  走进精灵王府,发现整个府第也仿佛被铁桶箍上了一样,精灵的大部队把这作府第包围了,兰若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出事了──!

  蝴蝶在走廊的尽头闪了闪,没影了。

  兰若云以为花了眼睛,也没在意,大厅里一个蓝衣窈窕的身影扑了出来,欢快的大叫道:“阿若大叔,你可回来了,担心死我了!”

  正是蝴蝶。

  兰若云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这蝴蝶神出鬼没,还好已经见怪不怪,只是不得不提醒道:“蝴蝶,你知不知道,一个人在大雪天里冰冻三日,然後你在他面前升起一堆热火,他的感觉会是什麽样?”

  脸上正兴奋不已的蝴蝶瞪大了眼睛,天真的表情立刻惊诧起来,大声道:“那不行的,人会死掉的,极冷和极热的变换,身体怎麽能受得了?”

  兰若云气苦的说道:“是啊,你也知道一冷一热人会受不了,麻烦大小姐你别再让阿若大叔忽然高高在上,忽而跌得七荤八素,会死人的哎!”

  蝴蝶抿起嘴儿来,双手绞在一起,模样娇羞可爱,看著兰若云窃窃的笑著。

  “哎,你还笑,算了,以後我就当你是块木头,木头有什麽表情我可不在乎!”兰若云看见蝴蝶的笑容,心里安稳下来,知道自然之子暂时还是安全的。

  正要询问,却发现蝴蝶撅起来嘴,脸上满是不高兴的表情,嘟囔道:“我不是木头,我才不要做木头,阿若大叔,人家这麽担心你,找了你一夜,你还说我是木头,好伤心啊!”

  兰若云苦笑了一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开玩笑了,傻瓜,这麽可爱的女孩子怎麽会是木头!”

  “咯咯~~!”蝴蝶立刻笑了起来,“我好可爱吗,阿若大叔?”

  “是,可爱的蝴蝶,能否告诉我发生了什麽事情,整个荒芜城都戒严起来了?”兰若云转入正题,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哎!”蝴蝶听他这样问,欢快的笑脸立即布上了浓霜,“让父亲跟你说吧,他很急著见你,似乎有什麽事情和你商量!”

  两人走进自然之子的卧房,重伤的兽族最高统率此刻正有气无力的躺倒在床上,虚声叹气。

  看见兰若云进来,他脸上闪过一丝快慰的神色,示意兰若云在他身边坐下。

  “殿下,您的伤势……?”兰若云看著面如金纸的自然之子,暗叫不好。

  “死不了,不过恐怕不是近一两年能康复得了的!”自然之子无奈的说道,“在此多事之秋,我却……!”他又深深的叹了口气,脸上表情寂寥。

  兰若云心里立即矛盾起来:“如果自然之子病倒,那对人类来说究竟是好是坏呢?就目前形势来看,兽族境内显然又多了几股势力,而兰若云的本心其实是想说动兽族与人类共同对抗神族。虽说目前神族与兽族并没有正面冲突,但智者一眼就可以看出,如果人类灭亡,下一个必定是兽族,两者是唇齿相依的关系,却在彼此争斗,都源於万年来人类对兽族的欺压,民族的仇恨一直无法化解。在这个世纪,兽族出现了自然之子这个优秀的领导者,给人类造成了很大的压力,而此刻,将是除去他的一个良机!”

  “阿若大叔,父亲他不太好啊……”蝴蝶看著重伤的父亲,抽噎起来。

  兰若云叹了一口气,心中想到:“历史或许会因为一个人而改变,如果他能改变历史,我兰若云一定也能,明刀明枪的争斗吧,我不忍心让你这麽优秀的对手死去!”

  他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念头千转,终於把手贴在了自然之子的胸口:“殿下,阿若粗通医术,让我来给你看看!”

  自然之子满有兴味的看著兰若云微小的脸部表情变化,见他如此说,终於舒了一口气,却也毫不显山露水,只淡淡的说了一句:“有劳兄弟了!”

  兰若云暗运紫气,向著自然之子体内涌去,试探著在他筋络之间缓缓移动,发现胸口和腰侧各有一大块淤积之气,堵塞血脉的正常运行。

  其实人体之所以会生病,无怪乎是经脉中受了阻碍,哪个部位有了病变,只因那里因为经络受损,无法正常工作,使人体产生不适。而练气之人往往能将这种经脉阻碍的几率降到最低,使器官病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自然,这类人会高寿,并且比同龄人要显得年轻。

  兰若云的紫气决是练气之术中的最上品,往往能探测到人体自身无法探测到的部位,配合家传气疗术,更是无往而不利,当年就是靠著这手绝活把离人倾从鬼门关拉回来的,可说是人间一大奇功。

  预期的效果产生了,自然之子只觉一阵温热的气体涌入脏腑,浑身暖洋洋的舒泰无比,仿佛有十个春天的太阳一起照在身上,忍不住闭上眼睛,轻轻呻吟起来。

  “阿爸,你那是什麽声音啊,难听死了!”蝴蝶不满意的看著面红耳赤的父亲,不满意的说道。

  “啊……对……对不起!”自然之子歉意的看著女儿,立即捂起嘴,惹得兰若云一阵轻笑,心想这也不算什麽,当年自己初次利用紫气疗伤的时候,竟然在大漠里跳起了舞,如果让蝴蝶看到,可能就会赏自己一脚了。

  兰若云察觉到病症的所在,双手抬起,缓缓运起气疗术,形成一个柔和的紫色光球,抚在自然之子两处大的伤患之处,微一用力。

  “呕~~!”

  自然之子一阵烦闷,忍不住抬起身来,向著床下呕了起来,蝴蝶赶紧拿著铜盆接住,一股股散发著腥臭的淤血从精灵王殿下口中涌出,蝴蝶赶紧捏住自己的鼻子,把铜盆放下,另一手替兰若云也把鼻子捂住,两个人大皱眉头,殿下却舒服得大叫痛快,知道内伤已无大碍,不禁对兰若云佩服万分。

  兰若云头上微微冒汗,收回紫气,看著蝴蝶把秽物收拾下去,心里也一阵痛快:他是这样一个善良的人,即使为了蝴蝶不要伤心,治好自然之子也是值得的!“看著蝴蝶走出去,自然之子笑了起来,摇著头,慨然道:”兰先生,你可真够大胆,竟敢一个人深入我荒芜大陆,还潜进他们最高统率的府第,先生意欲何为呢?“

  兰若云毫不吃惊,因为自己的气疗术神功放眼整个世界,也只有他兰家一家,金字招牌,能在这麽短时间能治愈一个人的伤痛,那是再也没有第二家的,以自然之子的眼光,自然会很容易就把他认出来了──自己既然决定救他,当然是不打算隐瞒身份,在这个时候,他觉得已经没有必要。

  “殿下当然不会把‘阿若大叔’干掉,在这种形势之下,我看兽族还是把解决自己的问题放在第一位,我是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安危的!”兰若云笑道。

  “兰家的人果然狡猾,看出我兽族自顾不暇,不敢再惹人类的霉头!”自然之子脸色一变,严肃起来,“不过就算我於此时格杀阁下,又有谁会知道呢,消灭兰家的人,那可是大大有利於兽族!”

  “兰家的人死在荒芜大陆,你以为人类会善罢甘休吗?”兰若云正色说道,“而且,殿下不是这样的人,如果我所猜不错,似乎我的出现应该让殿下高兴才对!”

  “哎!”自然之子长叹一声,“不愧是兰家的人,算无遗策,你一定是根据城内的变化推测到的!”

  “还有黑衣怪人的偷袭,灵格先生,那个秘密可是不太容易消受的啊!”兰若云盯著自然之子的眼睛,深沈的说道。

  自然之子浑身一震,再次被人叫出名字,心中惊诧:“那个怪人到底是谁,他全告诉你了?!”

  “虽然不是他,但我已经知道得差不多了!”兰若云神秘的笑著,这样似是而非的囫囵,使自然之子不知道他知道多少,其实关於自然之子的秘密,兰若云只隐隐觉得那和“文明断垣”有关,禁不住要试探一下。

  果然,自然之子以为兰若云已经把握住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脸上神色沮丧,从床上起身,蝴蝶刚好走进来,赶紧服侍他净面更衣。

  “阿爸,成府送来这个帖子,是给阿若大叔的!”蝴蝶把一张拜折递给兰若云,却示意自然之子劝阻他不要去。

  兰若云打开帖子看了一下,笑道:“成国老和我本来有一个约会,我爽约了,现在必须得补上!”看著自然之子疑惑得表情,赶紧解释道:“我是第一次和他见面!”

  自然之子当然担心,荒芜大陆上的第一富商,垄断了几个大行业的成家,如果和裸兰勾结的话,那对於兽族来说将是个不小的打击,毕竟成家在种族上来说是人类。听兰若云如此解释,才放下心来。

  “阿若先生不忙现在就去,我还有事情和你商量!”自然之子不再称呼兰若云为“阿若兄弟”,那自然是知道兰家的唯一传人本就是个年轻人,此刻冒称“大叔”,自己女儿甜甜的叫著,自己可不能吃这个大亏,这样想著,看了女儿一眼,心里把兰若云臭骂了一顿。

  “殿下是要和我说那个秘密吗?”兰若云单刀直入,让自然之子一愣。

  “哈,那个不忙说,你知道昨晚发生了什麽事情吗?”自然之子面色严肃起来。

  “除了有人袭击殿下,我想应该还有其他大事发生,才会做如此严密的戒严!”兰若云分析道。

  “汗思王死了──!”自然之子沈声说道。

  “什麽,那个高大的爪人族首领死了?”兰若云站起身来,大惊失色,心中知道,那当然不可能是抱病身亡,除非──“在袭击我的同时,有不明高手同时刺杀几族的首领,汗思王遇难,龙人族哈里巴重伤,蹄人族的鹿利盖翁也受了轻伤,还好翼人族的察合猜望见机得早,逃了出来。另有一些军队将领或遇刺或受伤,我方军队高层损失严重!”自然之子痛苦的说道,为自己的轻敌悔恨不已。

  “你怀疑是人类下的手?”兰若云观察著自然之子的表情问道。

  “那个袭击我的怪人,我在他手上竟然走不过十个回合。从他的身材合气势上来看,他绝对不是神族,当然更不可能是兽族……!”

  “那你就判断他是人类,别忘记我也差点丧命在他的手上!”兰若云面红耳赤的分辨道。

  “他也不是人类──!”自然之子咬著牙说道,“他们来了,终於来了……!”

  兰若云全身一软,脑袋里一片空白,听自然之子那痛恨的声音,知道自己最害怕的猜测果然发生了。

  “阿爸,你别吓唬人了,我们的世界上只有三个种族,除非他们是鬼,否则……?”猛然顿住了,看见父亲和“阿若大叔”肩膀都在微微颤抖。蝴蝶吓了一跳,“!!!”往後退了几步,大叫道:“真的是──?”

  “确切的说,是魔鬼,他们不是我们这个世界上的人!”自然之子冷笑著说道,“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一些东西,如今回来索取,我决不能让他们得逞!”

  这时连兰若云也脸色苍白起来,其实在大漠第一次遇见那个鹰先生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他不属於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种族,等到昨晚与希姆交手,更肯定了那绝对不是此世界上生命生物的武功,强大的气势,压倒一切的霸气,让人心烦气燥的感觉,更像年少时在苍奇山遇到的那个怪兽。

  他更想起了父亲的话:战神格丽丝。兰,也不属於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种族。

  自然之子说那是魔鬼,那麽,自己的祖宗竟然是魔鬼,而魔鬼就是那个样子吗?

  希姆俊美的脸庞……

  “子微晴?”兰若云心里一阵刺痛,“难道她也是魔鬼?有那麽高尚的魔鬼吗?”

  他感觉头脑里一片混乱,求助的看向自然之子,而蝴蝶,此刻也淌著一丝口水,含糊不清的念道:“我的天,难道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这件事情先放在这里,现在我还无法解释清楚,我想请阿若先生帮我分析一下,是哪一个组织竟然有如此大的力量,能在同一时间发动这样快节奏的攻击,行刺我们这些高层,让我们连招架之力都没有!”自然之子充满希望的看著兰若云,他已经很佩服这兰家传人的智力了。

  “难道不是那股力量吗?”兰若云没有把“魔鬼”说出来,心里还存著一丝侥幸,不希望自己是鬼的後代。

  “哼!他们哪能有那麽多人,要真是如此的话,这个世界上的生命早就被消灭了!”自然之子看著诧异的兰若云,解释道:“由於某种原因,他们只存在有数的几个人,阿若先生不必担心,我敢保证不是他们!”

  兰若云低下头,咬著嘴唇,他已经知道是什麽人干的了:杀手营的狼克等人当然不可能是魔鬼,而他们却听命於那个应该是魔鬼的鹰先生,很显然,这麽庞大的杀手集团是被希姆等人操纵的,他自己不是承认了,自己是杀手之王吗!而当绿教徒攻击蝴蝶的时候,竟然也有一些黑衣人与他们合作,不难明白,绿教也和杀手集团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那麽,究竟两方谁是主导,目前却看不出苗头来,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能在短时间里把武功高强的兽族高层打个落花流水,也只有杀手营的杀手们才有这个实力!“

  “殿下可还记得那怪人有一些黑衣人的手下?”兰若云问道。

  “哎呀,那些蒙面人可不太好对付!”蝴蝶在一旁大叫起来,吃了几次黑衣人的亏,她心里已经产生些恐惧心理了。

  “嗯,好快的刀,闪电般的动作,如果你说是他们,我完全相信!”自然之子回忆著当时与那些黑衣人交手的情景点了下头,又道:“可是他们有什麽目的呢,兽人族并没有得罪一个这样难缠的组织啊!”

  “你们是没有得罪他们,可是绿教呢?”兰若云若有所思的说道,“绿教好像并不是单纯的灾民暴动,我怕是有些别有用心的人趁机操控他们!”

  “哦!”自然之子眼中一抹恐惧神色闪过,肩头颤抖了一下,竟然说不出话来。

  兰若云当然可以理解他,自己见识过民众的力量,这些老百姓要是发动起来,当真是排山倒海的一股巨大力量。如果他们发动叛乱,进攻荒芜城,即使是兽族百万大军,评定叛乱也要损失惨重,这还不包括军队的内部兵变!

  无怪乎自然之子如此紧张。

  为什麽要消灭兽族现任高层领导?

  原因只有一个:一股神秘的潜在力量准备在这个时候发动,首当其冲的就是这些统治者,接下来……

  “不行,危险!”自然之子腾的一声站了起来,大叫著向外跑去。

  “嘿,你终於想到了!”兰若云嘴角绽开了一丝笑意。

  “阿爸怎麽了,好像疯了似的!”蝴蝶有些害怕的说道。

  “从微山堡撤回来的大军驻扎在哪里?”兰若云问道。

  “在,在北城外!”蝴蝶也感觉有些不对劲儿,紧张起来。

  “殿下去调军了,他当然知道城头那些守军力量根本不够,应该还来得及!”兰若云微笑道。

  “调什麽军,我们又不要打仗!”蝴蝶诧异的问道。

  “小姑娘,你真是什麽也不懂啊,你们兽族的老百姓要暴动了!”兰若云这样说著,心里竟然升起了一股幸灾乐祸的想法:感谢兽族的老百姓,你们让裸兰的人类喘了一口气,裸兰不亡,你们居功第一!

  他拿起成国府邀请的帖子,向门外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