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追忆

裸兰 俞今 6748 2003.04.17 16:19

    兰若云大叫糟糕,这一惊直让他面如土色。

  他想起了与自然之子的约定。

  当绿教徒胁迫兽族正规军要一起攻打神族的时候,自然之子有意与人类结盟,可是自己在这些天偏偏失亿,他不知道那个良机是否已经在自己的眼前溜过。

  他拍了拍脑袋,心念电转,叹了一口气,回头看了看疲累不堪的土人队伍,心中无奈:只有先把这些人安排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才能去考虑其他的事情。

  当下,向臻海等人介绍了封远和堂潇。而当众人得知这个窝囊男人竟然是人类的总军师、战神兰家的後代,不禁唏嘘不已,尤其是臻野,悄悄翻开自己的旅行包,把里面的手术刀和医用棉花等物丢掉,还用脚踩了两下。

  “封远,我这段日子失亿,你来到荒芜大陆都听到了什麽?还有潇潇,你这些天又跑哪里疯去了,统统招来!”兰若云指挥队伍远离山谷战场,向荒芜大陆方向逸去。

  “你……患了失忆症?”封远疑惑道,“听说失亿症都是小说里或者演戏的时候,为了到达某种高潮,甚至故意吊读者观众的胃口,才让主角失亿,而有的作者在写书时蒙不下去了,也往往以失忆为借口,至於现实中,像你这种人竟然也能失忆?”

  “砰~~!”

  兰若云一脚将封远踹倒:“哪来那麽多废话,我要是不失忆的话哪能耽误这麽多宝贵的时间!”

  “失忆了不起啊!”封远小声嘀咕著从地上爬起来,“说就说嘛,又打人,真野蛮!”

  兰若云看了眼臻野,心道:“在臻野女士面前谁有野蛮的资格!”

  “现在荒芜大陆上已经乱成一团了!”封远整理了一下情绪,又道:“兽族的正规军现在占领著南部三城,而北部六城几乎都已经被绿教徒控制,最糟糕的是兽族人不敢进攻实质上是老百姓的绿教徒,而绿教徒却可以毫无顾忌的攻城略地。双方现在对峙在荒芜城南方百里处,另一方面,离荒芜城最近的滦山城成了绿教的大本营。有意思的是,在格丹高地兽族布下大军,跟绿教徒打的难解难分,这是双方唯一一个算是正式交战的战场……!”

  “你是说兽族正规军把绿教徒挡在格丹高地以外?”兰若云皱眉问道。

  “是啊,所以我觉得奇怪,难道绿教徒想进攻格丹高地吗?”

  兰若云面色灰白,紧咬嘴唇,他当然不能说出来,其实绿教徒只是想通过格丹高地,他们正是想进攻神族,而自然之子显然在等待人类的答复,竟然不惜与绿教徒开战,可见他们确实有合作的诚意!

  “还有什麽消息?”兰若云冷静的问道。

  “……嗯,还有就是和他们一样了!”封远指著正在分吃“兰若云小分队”粮食的土人队伍,说道,“另一支土人队伍很出名,已经攻下了兽族人的一座重要城市,我们见过他们……!”

  “哦?”兰若云精神一振,臻野等人也均心想:“原来我们不是唯一的起义队伍!”

  “这支队伍叫做‘自由与权利同盟之土人义勇军’!”封远苦笑一下,“名字是挺怪的,不过能说明他们想要得到什麽,自由和权利确实是土人最需要的东西!”

  “嗯!”兰若云点头表示同意,“他们有多少人,据点在哪里?”

  “人数不少,虽然他们没有说,但我估测总有两万多人,四方的土人差不多都集中在那里,他们占据的滨城里一个兽族人都没有!”封远答道。

  “滨城?”那不是离逢泽岛很近吗?转过头来向荆文正问道,“滨城有什麽特殊的地方吗?”

  “我知道我知道!”臻野终於能插上话了,大声道:“滨城里有兽族最大的滨城铁矿,还有成家在逢泽岛盐场的海盐集散地……”

  荆文正点了一下头,说道:“事实上,这个城市里的铁器是最棒的,兽族军队的武器供应至少有一半来自滨城!”

  “嘿,成家的盐场?这支部队的领导者真是不简单哪!”兰若云赞道,“不过粮食方面他们怎麽解决?”

  “这是他们最头痛的一个问题,他们的领导者洛平先生想和我做一笔生意,用他们的铁器和海盐来与我们交换粮食,但这件事情委实太过重大,如果今天不见到你,我就得向裸兰方面请求意见了,毕竟土人……”封远看看荆文正几个人,下面一句话没说出来,但谁都知道,他想说得是“毕竟土人不是我们裸兰的人……!”

  “嗯!”兰若云无可无不可的应了一声,低头沈思,良久,忽然眼中精光一亮,说道:“封远,现在你带领这支队伍立即去滨城与洛平先生的义勇军相会,提供给他们一些粮食,是无条件的……”

  “白给?”封远问道。

  “白给!”兰若云笑著说道。

  “可是我们的粮食也不多!”封远提醒道。

  “放心吧,裸兰那些人如果不是吃干饭的,他们一定有办法搞到粮食,我就不信二百多年的风调雨顺会没有人囤积粮食?”兰若云冷笑道。

  “兰大哥,我是不会跟封远去的!”堂潇马上申明。

  “那你去找小白吧!”兰若云装作生气的样子说道。

  “嘻嘻!”堂潇一吐舌头,怯声道:“兰大哥,你还生气呢?”

  “我们的账一会儿再算,你这小丫头……!”兰若云忍不住笑了起来。

  “兰若云,我怎麽办!”臻野忽然大声喊道。

  “你……你们先去滨城,会合了土人的大部队就安全多了!”兰若云看看臻野,又看看他身边的枝儿,柔声道:“枝儿,你们先在那里等我,日後我们还会相见的!”

  “是,兰大哥,你一切都要小心!”枝儿低著头,脸蛋红扑扑的。

  臻野哼了一声,显然心里不太乐意。

  “现在也只有这个法子了!”荆文正和臻海商量一下,也都同意了。

  “不过,此去滨城,路途也不算近,我们这将近两千人的队伍怕是……!”封远忧虑的说道,当然是想起路途上绿教徒出没,己方这几百人武艺高强,穿山越岭,当然没问题,但土人的千人队伍想要安全通过却是很难。

  “现在这里最接近的城市是哪里?”兰若云看向荆文正。

  “是滦山城!”荆文正本是做矿业生意的,对全国交通都比较熟悉。

  “呀,那不是……”兰若云讶道。

  “是的,离我们最初的营地很近!”荆文正补充道。

  原来,当日兰若云顺水漂流,被臻野救上岸来,其时土人的营地就建在离滦山城最近的山区。

  “滦山城是离荒芜城最近的城市,看来我们现在已经在兽族正规军与绿教徒双方战场的边缘了!”兰若云分析道。

  “正是,我们绕了一个大圈又回来了!”荆文正说道。

  “很好!”兰若云笑了一下,“如果想让你们安全的到达滨城,最好的办法就是在绿教徒当中引起一个恐慌,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怎麽样才能制造恐慌呢,封远,你认为呢?”

  “老大,你饶了我吧,要干你自己去干,我真是後悔跟你出来,这种刀头上舔血的日子我可受不了了!”封远连连摆手,一副打死我也不干的样子。

  臻野大奇,大声道:“你们想干什麽,很危险吗?”

  “还能干什麽,你看他那可恶的样子,当然是想要去刺杀绿教教主,你说危险不危险?”封远气道,在他想来,这还不吓得臻野这女人心惊胆战,没想臻野这人本来就胆大包天,闻言只是淡淡的说道:“那也没什麽了不起,我早就想杀他了!”

  封远一个趄趔,差点从马背上掉下来:“疯了,真是没有自知之明,绿教主是上百万绿教徒的精神支柱,是他们维续与煞尊大神的桥梁,你想他们会那麽轻易让你们干掉他吗?”

  “嗯,这却是可以引起恐慌,宗教领袖的精神作用远比一般政府的首脑的精神作用要强,盲目崇拜的弱点就是当他们的崇拜对象忽然坍塌之後,造成的心理压力会令崇拜者们难以承受,从而产生一系列在行为学与精神范畴,从量到质的无限反覆变化,直至突破度的极限,跨越自然类物质基础,适应新陈代谢的分裂更迭,最後趋於无穷大,甚至消亡的这样一个……!”臻海绞尽脑汁,搜索著下一个专业词汇。

  “阿爸,你胡言乱语什麽,你到底想说什麽?”臻野打断他,生气的问道。

  “就是说,如果杀了绿教主,绿教一定会混乱一阵子!”臻海讪笑著说道。

  “好,就这麽决定了,今晚我们行动!”兰若云指著封远,“我亲自动手,你在外面接应我,看你吓得那副死老鼠的样子,我怎麽这麽生气呢!”一脚向封远踢去,封远早有准备,远远避开。

  “至於臻老伯和荆大哥……”兰若云思考一下,又道:“你们率领队伍回到原来的营地,现在那里是最安全的,绿教徒想破脑子也不会想到你们竟然还敢回去!你们要做的就是找回分散到土人村落中的家眷,明天早晨趁著绿教的混乱,赶紧去滨城与义勇军会合!”

  “好,这是个好注意,不过你们一定要小心,如果无法得手的话千万通知我们,否则我们连怎麽死的都不知道!”臻海看看兰若云不善的面孔,讪笑一下,“我们什麽时候动身!”

  “现在就可以了,营地应该就在附近!”兰若云舒了口气,轻轻说道。

  “好,儿郎们,我们去也!”臻海一挥手,土人队伍向著远处一座高山开去,兰若云辨认了一下,隐隐约约就是那座营地的位置。

  臻野陪著枝儿走了一段路,两个人大声的说著什麽,一会儿过後,枝儿骑马融入队伍当中,臻野却又跑了回来。

  “咦?你怎麽又回来了?”兰若云问道。

  “我跟你们一起去刺杀绿教主!”臻野坚定的说道。

  “太好了,臻姐姐,我们路上也有个伴儿了!”堂潇高兴的说道,这片刻的时间她已经让臻野喜欢上自己了,这是堂潇的本领。

  臻野对她轻轻一笑,亲昵的搂了一下她的肩膀。

  兰若云和封远对看了一眼,对臻野这姑娘的胆量佩服得不得了。

  兰若云深知她的脾气,知道赶也赶不走的,只好点头说道:“去是可以,不过一切要听我吩咐,如果你不想被昨晚那些黑衣人砍死的话!”

  臻野点了一下头,竟然没有反驳他。

  “好,我们也出发吧,傍晚前一定要潜到滦山城附近,这里既然是双方交战的前线,绿教主一定会亲临督军,今晚将是他在这世界上的最後一天!”兰若云大声道,身後几百名小分队成员立即高声呼应,声势惊人。

  兰若云回过头来向正和臻野密谈著什麽的堂潇招了招手,堂潇立即靠到他身边来,甜腻腻的叫了声“兰大哥!”

  “说吧,小白这混蛋究竟把你骗到哪里去了,你真是贪玩,这麽多天来……!”兰若云看了眼堂潇,见她漂亮的脸蛋此刻满是风霜之色,显然这段日子也是四处奔波,受了不少苦,心里怜惜,想要责备她的话就说不出口了。

  堂潇低下头偷看著他,见他脸色渐和,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解开身後的小包袱,掏了半天,忽然拽出个东西来向著兰若云丢来。

  兰若云伸手接住,见是个根茎状的东西,他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不知道此乃何物,诧异的看向堂潇。

  “事情是这样子的!”堂潇小胸脯一挺,斜著眼睛笑看著兰若云,咳了一声,“那天兰大哥因为那个……”说道这里格格笑了起来,想起兰若云去解决他的人生三急之一,而小白这狡猾的家夥竟然懂得利用这个机会。

  “所以小白就带著我飞到天上去了,它叫出了它好多的手下,有一个大猩猩送了我一只好大的桃子,真的是,好甜,好好吃啊──!”堂潇舔了一下舌头,显然在回味著仙桃的滋味,看看兰若云的喉结动了一下,堂潇大笑起来,指著兰若云,“兰大哥,你馋了是不是?”

  “才没有呢!”兰若云气道,“那些土人吃饭的时候我在干什麽?”

  “你在与封大哥谈话呀!”堂潇讶道,忽然大声喊了起来,“兰大哥,你一直还没有吃饭呢!”

  “哼,我从昨天到现在只喝了一碗稀粥,还与绿教徒大战了一场,肚子早就革命了!”兰若云脸上全是委屈,“你还在说你那只好吃的桃子!”

  “是啊,是很好吃啊,本来我想留半只给兰大哥的,却一不小心,全进了小妹的肚子,嘿嘿,这个可真是……!”堂潇俏脸一红,不好意思说下去。

  “这个东西能吃吗?”兰若云拿起那个儿臂粗细的块茎问道。

  “当然能吃了,这可是我和小白带著赎罪的心情,逼著大猩猩的徒子徒孙挖了几十座山才找到的,哎呀兰大哥你听我说,你这不是老牛嚼牡丹吗?”堂潇急待阻止,已然不及。

  兰若云实在饿得太凶,就那麽把那块茎三下五除二的吞了下去,打了嗝儿,气苦道:“这麽难吃,不过好饱!”

  “唉!”堂潇叹了口气,“兰大哥,你知道你吃到的是什麽吗?”

  “什麽?”兰若云看了眼正和臻野聊著什麽的封远,知道他也没吃饭,不禁心里略感歉意,不过想来相遇之前他应该吃过了,就算没吃过,也不会有自己只喝了碗稀粥那麽惨,於是心下释然。

  “你吃的是已成人形的何首乌,那可是天地间第一大补品……!”堂潇摇头说道,语气中显得很可惜。

  兰若云拍了拍肚子,讪笑道:“这个就是人形何首乌,哎呀,好像真的像一个人,那不是有千年了!”

  “哼,可不是嘛!”堂潇气道,“我也想尝尝呢!”

  “那你怎麽不早说呢,潇潇?”兰若云歉意的说道,“这个,我实在太饿了,可真对不住──!”

  “呵呵!”堂潇笑了起来,“当日我吃了那个桃子也没有分给你,真是报应不爽!”

  “嗯,你吃了那个桃子以後就去找这何首乌了?”兰若云问道。

  “可不是吗!”堂潇眼中闪过追忆之情,“桃子太好吃了,我还想要再吃一只,就缠著小白让他向大猩猩要,谁知大猩猩和小白吵了起来,气跑了!小白就带著我飞到大猩猩的老巢去踢馆,要强抢仙桃,大猩猩害怕,领著我们去看那棵仙桃树,原来不是大猩猩小气,而是那树上实在一粒桃子也无了。我一想,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吧,就催促小白快把我送回来,谁知小白像发了疯一样,狠狠踢著大猩猩,好像在向它要什麽东西。大猩猩被逼不过,只好下令手下的猴子猴孙,满山遍野的翻找,把荒芜大陆上的奇山怪崖差不多搞了个底儿朝上,猴子们不断送来什麽灵芝啊、仙草啊、朱果啊……反正就是这类东西,小白却都不满意,我们两个就呆在大猩猩的老巢里,每天拿这些东西当饭吃。小白可真是霸道啊,那只猩猩被它欺负得服服帖帖,直到前几天,才有个老猴子拿了这个何首乌过来,小白却不吃,让给我,我想吃呢,它又不让,这下我才明白,原来它怕你责怪它,所以想找些好东西孝敬你……!”

  “这混蛋,倒会拍马屁,不过这还不算完!”兰若云笑道,“你们两个可真会享受啊,那麽多好东西……”兰若云咽了口唾沫,又道:“後来呢?”

  堂潇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说道:“後来我们就在荒芜大陆上到处找你,前几天才来到这个地方……!”

  “我说呢,这里的老百姓都把你惊为天人了,说是看到了骑在天马上的仙女!”

  堂潇格格娇笑,红著脸说道:“我算什麽仙女了,我又没有阿秀姐姐好看!”

  兰若云心里一荡,想起了清影秀,笑了一下,又问道:“封远是你叫来的?”

  “是啊,我想就我和小白两个很难找到你,我可担心死了,兰大哥,这可是兽人的土地,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的……!”堂潇眼泪在眼圈儿里转,差点哭出来。

  兰若云温柔的摸著她的秀发,轻声道:“潇潇,兰大哥也好担心你的,要不是算出你和小白在一起,我一定放开一切出来找你!”

  “兰大哥,你真好!”堂潇低著头说道。

  兰若云轻轻一笑:“小白怎麽又不敢见我?”

  “我们老远就看见这里有战斗了,小白好像能感觉到你,知道你在这里有危险,它……”忽然又笑了一下,“它的嗓门真大,立刻叫了起来,原来是召唤它那些小弟,我虽然见惯了那些怪物,可还是觉得即害怕又恶心。小白就是让这些怪物挡住了绿教徒的攻击,要不那些土人还能剩下?”

  “嘿,那些土人可是得吓够呛吧?”兰若云坏笑道。

  “他们也看不太清楚,那些怪物都是风来风去的,就只那几条大蛇太笨,土人们还以为眼花呢!”两人一起大笑起来。

  臻野在远处听到两人笑声,纵马跑了过来,大声道:“那几条大蛇是怎麽回事?”

  两人一愣。

  堂潇窃笑,说道:“臻姐姐,大蛇看你长得美貌,英雄救美!”

  臻野也笑:“大蛇们倒有眼光!”看了眼堂潇,叹声道:“不过姐姐可比不过你,我真想追求你呢!”

  堂潇吓了一跳,眼见臻野男装打扮,举止也男性化,眼光中更有种不确定的东西……

  “哈哈,看把你吓的!我又不是同性恋,好妹子,你真是可爱!”臻野伸嘴过去,在堂潇脸上香了一下。堂潇脸红红的看了眼兰若云,又看看臻野,大窘,纵马向前跑去:“兰大哥,臻姐姐,我们来赛马吧……”

  “好!”两人一起答应,快马加鞭的向著堂潇追去。

  “还有我,等等我,我害怕孤独,其实我是个忧郁的男孩儿……!”封远做羞答答的小男孩模样,随後而来!

  

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

性感猪猪,在线测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