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一章 断肠

裸兰 俞今 7045 2003.10.31 08:14

    

  当兰若云看见堂潇的时候,他简直惊得呆住了——这是那个往日里欢笑活泼的潇潇吗?

  才一天一夜不见,她整个人完全憔悴下去了,大眼睛黯淡无光,布满了血丝,面容苍白,没有一丝血色,连乌黑的长发也失去了光泽,身体虽不见消瘦,但那似乎也是早晚的事情。见到自己,她竟然没有认出来,那茫然的眼神让兰若云心痛无比——这在往日是重来没有出现过,堂潇怎么可能不认得他兰若云?

  清影秀表情也是无比古怪,看见自己,却毫无喜色,甚至还有意躲避,说了一句“你照顾潇潇”转身回去自己的大帐!

  仿如一桶凉水直从颈项灌进去,又恰似十万个惊雷一起轰在头顶,兰若云日盼夜盼的满腔柔情瞬间土崩瓦解——

  在她们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兰若云痴痴呆呆,身体摇摇晃晃,先前跟着堂天胡闹的愉快心情一扫而光。

  过了好一会儿,堂潇才似乎分清了眼前的这个失魂落魄的男子就是自己心里一直念叨的兰大哥,猛然间扑在兰若云怀里,抱着他的脖子,凄惨欲绝的大哭起来。这次大哭比上一次来势更为凶猛,简直是惊天动地,连山脚下离得最近的几万士兵也清晰可闻,而山上的将领们则没有一个人不心酸落泪的。

  兰若云心痛欲裂,紧紧搂住堂潇,一个劲儿的拍着她的后背,低声道:“不怕,潇潇别怕,兰大哥在这儿!”想起小时候,堂潇摔痛了,或者夜里怕黑,还是被一条大狗追逐,都会这样抱着自己大哭,那时候自己也是这样安慰她。长大以后,这种情况当然不再发生,但是今日,相仿的情景重现,竟好像又回到了童年!

  “兰大哥……我……我不要离开你!”堂潇大哭着说道,“我不要回去!”

  “好,不要,兰大哥一步也不离开你,潇潇别哭!”兰若云鼻头发酸,眼睛红了,一边把她抱起来,送进自己的营帐,放在床上。堂潇还不肯放手,兰若云就那样低着头,一动也不敢动。除了堂天和然香跟着走进来,其他人都等在外面。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堂天抹了一把眼泪,“小妹怎么伤心成这个样子!”

  “前几天就哭过一次了……!”然香皱眉道,“恐怕只有阿秀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去问她!”堂天向往走去,兰若云打个手势叫住他,表情怕人,堂天只得站住。

  兰若云保持那个姿势站了两个多小时,堂潇终于睡着了,兰若云让然香陪在床边,自己跟着堂天走了出来。

  臻野、蝴蝶本待仔细问问到底除了什么事情,看见兰若云悲痛欲绝的脸孔,一句话噎在嗓子眼里,再也问不出来,连臻野都安静下来,只拿眼神瞟向堂天,堂天此次可不是演戏,确实难过,也没给她好脸色,臻野怏怏不乐。

  兰若云走进清影秀的中军大营,却不见她,卫兵说总领去了前线。

  前线此刻由神皇、自然之子和封远在守着,兰若云纵身下山,赶了过去,走进临时大营,看见清影秀面容冷漠,和神皇几个人商量着什么。看见兰若云进来,她把脸转到了一边,在地图上画着什么。

  “我们今夜就应该从山左侧发动突袭,正面战场用大量的步兵牵引住魔族主力,然后天使部队绕到云山之后,神不知鬼不觉……”封远说道这里,猛然看清兰若云的脸色,立即住了口,在他印象之中,这个对什么事情都毫不在乎的兰军师,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表情,那是一种混合著伤心、失望甚至还有一丝痛恨的神色,任何人看上去都会心里发堵。

  “若云……这个,时机稍纵即逝,我们必须要发动反攻,只要将敌人击退三十里,我们就能有计划的展开全局的部署……!”自然之子声音越说越低,最后停了下来。

  “好……就按你们商量的计策来吧!“兰若云嘶哑的声音响起,连自已也吓了一跳。

  营里几个人更是一呆:兰军师什么时候没有了自己的主意了,他不是一直都思虑周详吗,怎么此刻却好似了无生趣了?

  神皇干咳了一声,低声道:“灵格老兄,封远将军,我们几个去外面部署一下,看看战场!”

  两个人也是聪明之人,尤其是封远,敏感的把握倒了这里面涉及到情感问题,第一个走了出去。

  清影秀也要跟着三人出去,兰若云干涩的叫了一声:“阿秀!”

  清影秀浑身一震,愣在当地,紧紧咬着嘴唇,控制自己不要流泪。

  兰若云走到她身后,拉住她的手,哽咽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潇潇怎么了,你又为什么不理我?”

  清影秀嘴唇轻颤,浑身微微发抖,泪水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说不出话。

  “有什么事情不能和我商量的吗?”兰若云大声道,“我们之间还需要隐瞒什么吗?我哪里做错了吗?你告诉我啊?”

  清影秀低下头,任凭泪水横流,忽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咬牙说道:“我不知道潇潇怎么了……你……你要好好对她!”说完将兰若云的手一把甩开,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在她看来,堂潇是因为情感无所依托,自己提出了一个她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既然她无法离开的兰大哥注定要与阿秀姐姐结婚,那么自己该怎么办?

  所以,尽管从云山回来,她早已经发现了堂潇的变化,两人也再没有说过一句话,但清影秀心下决定,自己既然退出了,兰若云一定要娶堂潇,那么她自然会逐渐好起来。

  而当她再次看到兰若云的时候,她知道,自己不能再和他亲密接触,因为她知道自己一定不会管住自己,她不可能不爱兰若云,那是超越她生命承受之外的重量,她选择了让这份沉甸甸的感情来压死自己,在她想来,如果自己不承受,堂潇将因此忧郁成疾,甚至……

  魔界的夜晚漆黑一片,星光被乌云挡住,月亮也不知去向何方。云山上凄风冷冷,到处都是幽暗诡异的怪异声音,而山脚下大营里灯火点点,在这样的夜晚却更衬托出了生命的无奈。

  清影秀感觉自己的心快要裂开了,眼泪不受控制的狂涌出来,在脸庞上变得凉飕飕的,她在山路上跌跌撞撞的奔行,想让自己忘记一切,一直以为自己和兰若云是水到渠成,曾经已经为这段爱情付出无数代价,上天却依然不放过她,吝啬的将兰若云收回,她感觉已经了无生趣。站在山顶,被冷风吹过,大声的喊叫,想要把胸间所有的疼痛都喊出来,如果不是因为有清影家的光荣使命在牵绊着她,此刻她已经从这山顶上跳了下去!

  兰若云再想找子微晴,除了清影秀,也只有她或许还知道在堂潇在云山的变故,没想子微晴竟又失踪,不知道又去向哪里。

  哨兵的梆子声在营地里回响,人类的总领在山顶思潮起伏,战争却还要继续下去,而因为人类的总军师状态不佳,神族的离人倾负责这次突击战的指挥。

  帐外敌我双方在云山脚下大战起来,喊杀声百里以外清晰可闻,整个云山似乎都在颤抖,不知又有多少人将在这次战斗中丧生。

  兰若云双手支着头,在堂潇的床边坐了一夜。

  堂潇不断的在梦中说着胡话,她说:“兰大哥,是你吗?”兰若云轻轻的答应,“潇潇,是我,兰大哥就在你身边!”堂潇似乎睁不开眼睛,喃喃的说道:“兰大哥,抱紧我!”兰若云俯下身,紧紧将她抱住。堂潇双臂伸了上来,忽然大叫:“走开啊,别来抓我,我不跟你回去!”兰若云吓了一跳,赶紧松开她,柔声道:“潇潇,你做恶梦了吗?”堂潇急喘了几下,忽然声嘶力竭的大喊道:“臭蛇,你再往前爬我就杀了你!”兰若云心中奇怪,伸手抚mo堂潇的脸蛋,轻声道:“潇潇,醒来啊,你做恶梦了!”堂潇却醒不过来,忽然温柔起来,轻声的唱道:“我的拥抱,你不想要,你只想我对你轻声笑,我问你我是不是你的宝,问你我哪里好……”兰若云闭上眼睛,泪水流了出来,低声道:“潇潇,你是我的宝贝,谁也抢不去,你哪里都好,你不要吓兰大哥啊,你不要离开我!”“兰大哥,你喜欢我吗?”堂潇温柔的问道。“喜欢……”兰若云好不犹豫的说道。他把脸贴在堂潇的脖颈上,一股就要与她分离的不祥感觉油然而生,他忽然觉得整颗心都空了,他能感觉的出来,那心孤零零的悬在胸膛里,每摇晃一下都鲜血淋漓痛彻心肺!

  “兰大哥,我好高兴……你还会给我编织裸兰花的花环吗?”堂潇又梦呓着问道。

  “当然会!”兰若云温柔的说道,“兰大哥要把整个裸兰平原上的裸兰花都给你编成花环,你戴上这些花,就像仙女一样美丽!”

  “裸兰是我的家,我要回家!”堂潇呜咽着说道,“阿爸!”

  “潇潇,这场战争胜利后,我们立即回去,我们骑着小白,片刻就到了裸兰,你很快就能见到堂伯伯!”

  “我还能等到吗……?”堂潇胸口一阵起伏,不再说话。

  兰若云吓得不敢去探她鼻息,片刻后听到她心脏还在跳动,紧绷的身体立即软了下来,倒在床下,再也起不来。

  第二天早晨,浑身浴血的臻野走进营帐,看见睁着双眼向上呆瞪的兰若云,吓得她大叫一声,转身就跑,撞到身后的堂天几个人,指着大帐说不出话来……

  堂天浑身一震,快步跑进去,看见兰若云失魂落魄的在那里说着什么,而堂潇,呼吸声几不可闻。

  “潇潇,潇潇!”堂天摸着妹妹的脸蛋,温柔的呼唤,堂潇却毫无知觉,昏迷不醒。

  然香趴在离人倾的怀里肩头抽动,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过了一会儿,蝴蝶也哭了,然后是斯菲和浅靖羽,臻野鼻头抽动两下,也终于忍不住潸然落泪,霎时,整个营帐里哭成一片,期间还夹杂着堂天如受伤野兽般的惨号。

  同样憔悴不堪的清影秀从山上走下来,听到这些哭声,呆了一呆,差点没晕过去。她飞快的跑向营帐里,扑向堂潇身边,大叫道:“潇潇,你……”发现她还活着,心中稍定,猛然看见倒在床下的兰若云,显然是一夜没睡,此刻却目光散乱,英俊的脸庞上残留着泪痕,嘴唇发紫,轻轻颤抖,却不知在说些什么。

  清影秀强忍住把他抱在怀里的冲动,缓缓退出大营,她真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办才好,她后悔自己没有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堂潇,也许那样她就不会病倒了。

  到了傍晚,堂潇忽然醒了过来,其他人都在战场上指挥作战,只有兰若云守在她的身旁,此刻还在呆瞪着营帐上方,嘴里喃喃低语,一天来从未停息过。

  “兰大哥,我渴……!”堂潇虚弱的说道。

  兰若云浑身一震,惊喜的看向堂潇,嘴唇哆嗦了一下,好半天才弄明白堂潇是想喝水。

  他踉踉跄跄的拿过然香准备好的清水,把堂潇上身扶起,靠在自己怀里,喂着她喝水。

  堂潇喝了一点就不喝了,抬起头来深情的看着兰若云,脸孔一阵潮红。

  兰若云从未见过她这种目光,禁不住呆住了。

  “兰大哥,昨天我睡着时,你说的那些话都是真心的吗?”堂潇紧张的问道。

  兰若云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你真的喜欢我吗?”堂潇满怀期待的问道。

  兰若云用力点头,眼眶又潮湿了。

  堂潇欢快的笑了一下,柔声道:“兰大哥,我想到外面去走一走!”

  “你刚刚醒来,还是多躺一会儿吧!”兰若云轻声劝到。

  “我不要,我好闷啊!”堂潇撒娇着说道,就像以前她想要什么东西一样,这个表情兰若云太熟悉了,而自己又有哪一次拒绝过她呢!

  “好,那我们就到外面待一会儿!”兰若云扶起她,将她放到地上,堂潇走了两步,腿一软,倒了下去,兰若云赶紧扶住,温柔道:“我抱你出去!”

  堂潇点点头,伸手搂在他脖子上。兰若云抄起她的腿弯儿,整个抱在自己怀里,浑身一阵无力——两天来一分钟也没有睡过,滴米未尽,滴水未沾,他的体力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

  两人向外走去,立即听到远处敌我双方交战的声音,堂潇眉头一皱,叹了口气,说道:“兰大哥,我们上山去,我要仔细看看!”

  兰若云不愿让她不高兴,吩咐卫兵拿条毯子盖在她身上,向山上爬去。

  在一块大石头上,兰若云坐了下来,先替堂潇把乱了的头发拢好,又把毯子给她裹紧一些,看着她脸上有了一丝血色,心中高兴得把九天神佛全都赞了一个遍儿。

  堂潇目光看向东方一座高山,说道:“那就是云山的主峰,子微姐姐的师门就在那里!”

  “哦!”兰若云轻轻答应了一声,小心的问道,“潇潇,你在云山圣庙里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为什么一回来就病倒了?”

  堂潇收回目光,垂下眼帘,却不说话。

  好一会儿,忽然又抬起头来,看向远处的山水,脸上现出无比热爱的表情,她喃喃的说道:“那是泽林山,以前魔族和神族就是以这座山为分界线的!”堂潇指着地平线的方向说道,兰若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那里什么也没有。

  “泽林山往西三千里就是风林山了,风林山上建有风林宫……哎,后花园里的风林小路不知道是否有人打扫?”堂潇脸上现出不放心的神色。

  “潇潇,你在说什么?”兰若云心中泛起不祥的感觉,心道:“潇潇一个劲儿的说胡话,军中医生全都没办法医治,我的气疗术也不灵光,这到底是什么怪病,这样下去可不行!”

  “我养的那只小飞兽不知道是否还活着,恐怕现在已经长大了,哎,长大就不好玩了,我回去就把它杀了!”堂潇噘嘴说道,猛然叫了起来,“小白不知道怎么样了,她怎么不来找我?”

  兰若云哀伤的看着堂潇,知道她病得越来越重了,胡话越说越不着边际,只有最后这句话还算清醒,喜道:“你要看我白,我把它叫过来好不好?我已经给它娶了一个童养媳!”

  堂潇美目闪过一丝诧异,叹气道:“小白是母的,不会有童养媳,再说,你也叫不来它!”

  “小白怎么会……”兰若云一阵悲伤——堂潇连小白的性别都忘记了。

  “这万里江山,花花世界,全都是我的!”堂潇忽然在兰若云怀里坐了起来,大声的说道,眼睛中凌厉之光一闪而过,兰若云心中砰然一动,体内一股怪异的气流窜升而起,忽然躁动起来,隐隐竟有年少时欲要发狂的冲动。

  他颤声道:“潇潇,你……”终于哭了起来,“你这是怎么了啊?”

  堂潇坐回到他的怀里,怜惜的看着他的眼睛,呢喃道:“兰大哥,我走后,你不准忘记我!”

  兰若云泪如泉涌,哽咽道:“潇潇,你别说傻话,你这么年轻,怎么会……”

  “你答应我!”堂潇抱住兰若云的头,期待道:“你要永远记住我!”

  “潇潇,我们永远在一起,一刻都不分离,我怎么可能忘记你!”兰若云哭道。

  “永远都在一起……!”堂潇情泪长流,“如果真的能这样就好了!”

  “潇潇!”兰若云痛叫道。

  “兰大哥,答应我,我离开以后,你要立即回到第二世界,和阿秀姐姐成婚,快乐的生活,而且,你千万别把我忘了……!”堂潇气喘着说道,“你答不答应?”

  兰若云看着她憋得通红的脸孔,痛哭道:“我答应,我什么都答应!”

  堂潇轻轻一笑,梨花带雨,小声道:“兰大哥,我睡一会儿,你放心,我不会死的,你去做自己的事情,不要管我!”

  “嗯,你睡吧!”兰若云泪眼朦胧的说道,“我就守在你身边!”

  堂潇闭上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

  兰若云抱着她下山,把她放在自己的营帐里,日夜守候。

  堂潇这一睡足足有两个多月,在这期间,子微晴一次也没有出现,兰若云心中疑惑难解,无比忧郁。他只出席了几次重要的军事会议,心牵堂潇的病情,脑袋混沌一片,没有任何主意,所有的决策都由离人倾和自然之子商议而定,而清影秀,每天也是痴痴呆呆,两个人时而在堂潇的床边相遇,兰若云有无数的话想对她说,清影秀却总是不给他机会,这使兰若云的心更是如被刀割。他几乎放弃了所有军中的事物,每天守在堂潇床边,即使是臻野来骂他没出息,他也无法振作起来。

  因为兰若云的消沉,这场与魔族的战争进行得并不顺利。魔族的士兵相比黑衣杀手来说虽是不如,但比之人神兽三族的普通士兵,战斗力却远远超过,即使是强如异人部队,他们也凛然不惧。加之对于第一世界,魔族要远比人神兽三族熟悉,为了防备神族的回归,他们在这一片领土上进行了无数次的军事演习,完全占据了地利的优势。

  面对如此强悍的军队,联军每天都在体会着魔族的强力侵略性,这是一个yu望的民族,即使是在战斗过程中,他们也对能杀死过得的敌人而感到快感,他们漠视生命,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敌人的痛苦之上。最可怕的是,他们同样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因此,在战斗中他们很少要主动撤退的时候,除非是因为战况极其不利,他们顾忌到自己的繁育能力较低,害怕损失人口,才会象征性的往后撤一下,而一般的不利战况,他们往往能凭藉自己的强悍转败为胜。

  战争进行了两个多月,一直到此时,联军还在云山脚下打转,即使是将敌人打退几里,可过了第二天,对方又顽强的打了回来,双方不断在这并不宽敞的战场上进行拉锯战,还好联军背靠云山,又有离人倾和自然之子这样的优秀将领支持,才不至于被敌人打回老家。但是,三族加在一起将近两百万的军队,日日消耗,成国老负责的后勤补给方面已有些捉襟见肘,再这样打下去,不用对方进攻,联军自己就要撤退了。

  而这个时候,兰若云显然经过两个多月的习惯,对堂潇的昏迷渐渐接受,虽然每天仍不肯离开她的床边,但大脑已经在思考关于这场战争的策略了。

  他必须要彻底的扭转这场战局,否则人类的梦想将完全断送在这里,而第一世界,也将永远成为魔族的天下,他知道,自己必须要振作起来!

  

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

性感猪猪,在线测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