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一章 雁过长空

裸兰 俞今 9386 2003.10.31 08:11

    “谁来抵抗绿教的进攻呢?”兰若云诧异问道。

  “我留下十万军队,由我师父在兴东海港亲自坐镇!”然香说道。

  “萧秦先生亲自领导,那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兰若云道。

  “兰军师难道一开始就算出来我然香的部队会抵抗绿教的进攻吗?”。

  “我是到了神族的土地上才听到关于然将军的事迹的!”兰若云实话实说道。

  “这么说,我所领导的这支部队是在你计划之外的了?”。

  “不错!”

  “那我倒是很好奇,如果没有我这支部队,你准备怎样对付绿教?”

  “全部歼灭!”兰若云面无表情的说道。

  参与会议的兽人族领袖们齐齐的打了个冷战——在刚刚与人类合作的初期,他们一度以为兰若云拥有一股书生气质,在战场上应该会为敌人留有余地。当战争进行到神族的土地上,他们知道,这只是他们一厢情愿的想法,这兰军师为了取得有利的战略优势,常常将神族的抵抗队伍彻底屠杀,绝不接受俘虏。清风城一战,更是一气屠杀神族十几万人,连大将军完克都给他砍了,为的是让神族无将可用。而刚刚还是在昨天,面对神族百姓的暴起,他竟下令用军队镇压,以致神族平民百姓死伤无数,直到今天,再也没有人敢反对神族的回归了!

  此刻见他说出要全歼绿教徒的冷冰冰的话语,众人知道他绝不是开玩笑。

  “如果没有然将军的这支部队,绿教徒早已经渡过兴东海打到望天城下了,那时候因为土地辽阔,南北战线拉得太长,我们将没有时间和兵力将他们赶回格丹平原,而除了格丹那样的天然良港,再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可以困住这百多万的绿教徒。所以我们只有把他们引到望天城下,三族联合,全部歼灭城下!”兰若云沉声说道,“如果我们不这样做,这些兽族百姓将会在我们进入岚山通道后截断我们的粮道,那时候我们还没等和神族打就已经输了!别忘了,我们三族的主力联合军一旦进入魔界,整个第二世界将出于一种完全虚无的状态,如果留下绿教百万教徒,他们将占领整个世界!”

  众人全都点头称是,但却觉得——毕竟绿教徒从本质上来说只是普通百姓,这样残酷屠杀他们,总有些说不过去,尤其是兽族的领导者,更是对兰若云的话不以为然。

  “如果我猜的不错,希姆马上就要回归魔界,在此之前,他将去刺杀萧秦先生,打乱神族大军秩序,帮助绿教攻入望天大陆!”兰若云分析道,“一旦绿教徒进入望天大陆,我们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全部歼灭!”

  “师父……这可怎么办?”堂潇急了起来,抓住然香的手,“师姐,我们赶紧回去通知师父!”

  “哼,师父的武功早已经到了无影无形的地步,天地间怕是只有云山的师伯们才能伤到他,希姆算什么东西!”然香自信的说道。

  子微晴微微点头,慨然道:“云蒸幻影,无影无形,那是更高明的玄门功夫了!”

  “只怕明枪易挡,暗箭难防!”兰若云别有深意,看向自然之子。

  只见这精灵王浑身不对劲儿,仿似得了怪病,猛然站了起来,大声道:“我马上出发,先率领翼人和精灵部队去与萧先生会合,一来通知他防范希姆的杀手,也可以加强兴东海港的防守力量!”

  兰若云点头笑了一下,说道:“我们与神族的联军主力会在岚山脚下等待灵格大叔的兽族大军,速战速决!”

  “明白!”自然之子应了一声,急匆匆的带领兽族首领们出去了。片刻后城外一阵山崩地动的沉重脚步声传来,那是兽族的主力军已经开始出发,速度之快,可能就连老奸巨猾的蹄人族也无法偷懒。

  “哈哈哈!”兰若云忍不住笑了起来,“遣将不如激将,自然之子殿下爱惜自己的百姓,当然会狠命把他们挡在望天大陆之外,以防止我们屠杀。其实就算他们真的进来,想消灭这百多万的兽族老百姓,我们也要损失惨重,只能把他们骗入望天城,然后掘开上流的望天河五大支流的防堤,来个‘水淹望天城,大败绿教群兽!’”

  神皇脸色变得煞白,喃喃道:“这计策却是歹毒,不过如果是我们神族,当然有办法防范!”

  兰若云不置可否,但看他表情,显然此计策即使是用之神族,那也是十拿九稳的。

  “若云,即使你不是我的好兄弟,我也真不愿意和你为敌!”离人倾慨然道,“如果不是那一次我用了个‘万千帐篷’的障眼法,恐怕早就被你围而歼之了!”

  “可惜那天我实在太累了,没有自己亲自守卫,竟然让你这条大鱼给溜了!”

  两人说完大笑起来,都为今日“是友非敌”的场面感到高兴。

  ※※※

  望天大陆上的怪雪渐渐停了下来,望天城里却一片死气沉沉,神族的老百姓们被军队强行压制下来,死了不少人,暂时安静下来。

  看着人神两族联军渐渐在城外会合,逐渐向着北方岚山大陆的方向前行,城头上的神皇忧心忡忡,他看着满脸坚毅之色的兰若云,担忧的说道:“如果我们大军前脚才走,我的百姓却在后方发动叛乱,甚至是重建政府,那可怎么办?”

  兰若云诡秘的一笑,轻声说道:“有兽族军队牵制着他们,还有萧秦先生的十万大军,神族老百姓不会反的!”

  “这是什么意思?”神皇惊诧道。

  “因为自然之子的兽族主力军根本就是去打个幌子,他们接应到神族的十万军队后会立即撤回望天城来防守,到时候我们派出无关紧要的步兵替回兽族的主力军,即不耽误守城,也不耽误进攻魔界,何乐而不为呢?”

  “那绿教徒怎么办?你不是说不允许他们进入望天大陆吗?”

  “那是说给奸细听的!”

  “奸细?”

  “我们的联军当中有奸细,不过不用担心,是兽族那边出了问题!”兰若云微笑一下,“其实我和自然之子殿下早已经商定好了,与其拿出大量的兵力去解决绿教,不如把他们绊在第二世界,等我们打败魔族以后,再转过头来收拾他们!”

  “万一他们去进攻我们虚无的后方怎么办?裸兰城、荒芜城、清风城……”

  “他们不会去进攻的,第一,绿教受希姆控制,我们既然进攻魔界,绿教徒肯定要在后面扯我们后腿;第二,千里迢迢的去进攻那些空城对他们并没有好处,况且****两族留守的部队也不在少数,我们人类的黄湖壁垒,以绿教徒这种实力,就是让他们打十年也未必能打下来。而且绿教徒毕竟是普通百姓组成,他们根本不可能几百万人一起从世界的一端到另一端跑来跑去。再过半年,粮食充足,而希姆又回去魔界,这些老百姓自然也就散了,即使不散,战斗力也已近乎于零!”兰若云悠然的说道,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他们如果进攻我们望天城,我们真的能挡住吗?”神皇担心的说道。

  “有萧秦先生帮你守城,百无一失。而且,我们人神兽每族留下十万士兵,加上萧秦先生的十万部队,这样的军队数量,守住望天这样的大城绰绰有余!”忽然又笑道,“您不是一直担心百姓叛乱吗?”

  “是啊,这可怎么解决?”神皇急问道。

  “如果绿教进攻望天城,你想想,这些老百姓还会叛乱吗?”兰若云微笑着问道。

  “对呀!”神皇一拍大腿,“到时候恐怕他们不但不叛乱,甚至还会帮着守城!”

  “是了!这正是转移这些老百姓注意力的好方法,否则,就算他们一开始就同意回归,可一旦我们大军离开,免不了会有野心家怂恿他们自立为王,那时候我们才是真正危险!”兰若云说道。

  “还有一点我不明白!”神皇虚心的问道,“为什么要让兽族主力去走一圈,我们直接派部队留守下来不就结了?”

  “兽族高层里面有人叛向绿教了,我们将计就计,让绿教以为兴东港无法攻破。我们故意放出口风,却说清风港无人防守,奸细闻之,必然会通知绿教,他们将放弃进攻兴东港转而沿海而下清风港……!”

  “哎呀,从兴东海到清风海域之间有一个死亡区域,经常发生海难事件!”神皇打断兰若云说道。

  “不错,绿教经过这一片海域,将死伤无算,而我又将通知清风城里的守军前去清风港埋伏,痛击绿教的残余势力,等到他们来到望天城,实力将大大削弱!”兰若云得意的说道,“最重要的是,如果没有人去接应萧秦先生的十万大军,绿教徒占领海港后会衔尾追击,那时候,十万大军可就剩不了多少了!”

  神皇目瞪口袋,颤声道:“你……怎么能想到这么多?”

  “哈哈哈!”兰若云大笑一阵,“这是一个一箭多雕的计策:削弱绿教实力,防止神族百姓叛乱,保护萧秦先生的神族军队,保存我方军队实力不用与绿教火拼,剔除兽族内部的高级奸细,而且丧失信心的绿教徒将来会很容易就收服……!”

  神皇叹了一口气,低声道:“这真是一个计中计,兰军师很有表演天赋,我们都被你骗过了。而且,恐怕这个计策之外还有一个效果吧?”

  “咦?”兰若云疑惑道,“大的效果也就这几方面了!”

  “我看不然!”神皇盯着兰若云的眼睛说道,“绿教徒的实力削弱,却不消灭他们,当魔界战争结束之后,趁着兽族主力军与绿教决战之机,人类就有了多占几块大陆的砝码,我想兰先生不会不好意思收复七大陆吧!”

  兰若云一愣,忽然感觉这位新上任的神皇并不简单,实际上自己心里却是有这种想法:神族离去之后,难道人类不应该与兽族进行一场重分第二世界的战争吗?

  神皇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放心,我们毕竟都是史前人类的后代,难道我还会向着那些四腿野兽吗?”

  兰若云一笑,心中却开始对这位神皇重新估计。

  ※※※

  两天以后,人神两族联军主力进入岚山大陆——这是一场重新分配世界权力的战争,两族的最高统领全都御驾亲征,誓与魔族决一死战。

  一进入岚山大陆,整个环境立即变得阴森惨厉,平原上的村庄大多空无一人,百姓们大多举家迁入望天大陆,也有被怪兽彻底毁灭的,那是连一块骨头都剩不下的!

  方更和望川北的先头部队早一天进入岚山大陆,已经在前面与魔兽打了起来,不断有伤兵被抬下来,或缺胳膊或少腿,全都变成了残疾,更有中毒者浑身发黑,还没等抬到营地就已经见上帝去了。

  沿途士兵看着伤病们这副残样儿,心中惴惴,只有神族的天使和异人部队,对这些魔兽不屑一顾,他们天生具有王者气息,各种怪物看见他们避之还恐不及,又怎么会找他们麻烦!经过多次战斗,天使部队只剩下不到七千人,异人部队因为善于逃跑,倒是还有五千多。

  渐渐进入岚山大陆的腹地,草原上发起了朦胧的雾气,一种类似牛虻的小虫子满天飞舞,盯咬着马匹,马匹不断发狂怒奔,骑兵队里一阵混乱。有见识的神族老兵面容沉重,想起这是一种噬血恶蝇,早在上千年前就已经绝种消失,没想到此刻又在岚山大陆重现。

  兰若云命令步兵折来树枝将骑兵部队夹在中间,替他们挥蝇赶虫。知道这又是从魔界跑出来的微型怪兽,偏偏子微晴又不知道去了哪里,先前她指点兰若云练习云蒸幻影术,之后就突然消失,兰若云猜想她是去拦截希姆返回魔界。此刻己方却不知如何应付这“不咬人恶心人”的怪虫。

  神皇忽然想起,在远古之时神族有专门应付魔界中各种怪异变化的方法,那是记载在一本厚厚的神族古书中,收藏在望天城的大图书馆里。

  兰若云赶紧派快马驰去望天城,在大图书馆里找寻克制恶蝇的方法。

  到得下午,联军所过之处,草地上是一层被树枝打落的蝇子。派去望天城的骑兵赶回来,手里捧着一本发黄的巨书,有图书馆的馆长亲自标注的治理恶蝇的方法,那是要用到一种草药的汁液,图书也有画出了具体的形状,兰若云调来三千名人类步兵中的精武营战士,让他们在草原上或者荒山上寻找,举凡毒物出没之地,必有相生相克之物,一个多小时,这些战士就弄了好大一堆的草药,将之挤出汁液来,涂抹在马匹身上。

  几个小时过后,所有的马匹都涂抹了一遍,众将领的坐骑更是同时涂抹几遍。恶蝇头脑简单,还在往马匹身上撞,遇到药物,立即薰得昏死过去。步兵们抛开树枝,地上死掉的蝇子却越来越多,简直是黑糊糊的扑满了大军所过之处的草原,让人见之欲呕。

  兰若云让骑兵们担了几大桶的草药汁液给前方的方更望川北部队送去。

  没有了恶蝇困扰的部队加快速度,本计划在第二天中午与前锋会合,没想当天晚上宿营的时候就被大批魔兽袭击,其中有喷火的怪兽更是将后方的粮草给烧着了一部分,幸亏及时扑灭,否则联军损失惨重。

  兰若云骑马从南到北的在营地中巡视,心中烦恼。这些魔界怪兽神出鬼没,不按常理出牌,最可恨的是他们懂得潜形藏踪,方更和望川北的十四万先锋部队竟然还无法肃清它们。

  而这还是第二世界,真不知道进入他们的魔界以后人神联军该如何应付这众多的骚扰者。

  士兵们抬着一个巨大焦黑怪物走过,兰若云示意他们停下来,士兵们嘻嘻哈哈的把那怪兽放在兰若云马前,眼光却看向他身后的堂潇和臻野几个女子。

  果然,几女不负众望,大声惨叫起来,然后就在马上不停作呕。

  兰若云强忍胃中汹涌波涛,看那怪兽有两米多长,全身柔软如脓,裂到耳朵的大嘴里不断流出黑色物体,整个皮肤光秃秃的裂开无数的缝隙,冒出腥臭的液体,虽然是死了,那相对巨头来说小的可怜的眼睛还散发着绿油油的光芒……

  “呕~~!”兰若云终于没忍住,和众女一起呕吐起来。

  士兵们志得意满,刚要将怪兽抬下去,兰若云忍不住问道:“你们几个怎么这么坚强,看到这么恶心的怪兽都不吐?”

  一个士兵恭敬的回答:“启禀军师,我们已经看惯了,并且尽量避免去看!”说着忍不住多朝怪物看了几眼,猛然间没来由的心中翻腾,吐了起来,另几个士兵面色一青,尾随其后,一霎时吐成一片,狼藉不堪。

  兰若云满意的笑了笑:“这样才对嘛!”看堂潇几个人,早已经远远的躲了开去。

  堂潇还不断的大喊着:“兰大哥,快过来,有什么好看的!”

  ※※※

  将近中午,子微晴突然出现,沉声说道:“希姆已经回去魔界了,他深悉我们的实力,而我们对魔族却仅限于云山掌握的只言片语!”

  “形势对我们很不利!”兰若云叹道。

  子微晴点了一下头,又道:“随着希姆离去的除了魔族的五禽将,还有数十个黑衣杀手……”

  兰若云心中一颤,问身后的狼克道:“杀手当中像将官这样身手的能有几人?”

  狼克英俊的脸上现出一丝自豪,低声道:“除了嘎力,再没有了!”

  兰若云心中疑惑,脸上现出怪笑:“我心中一直有一个疑惑!”顿了一顿,又道,“当年的那种杀手训练,像我这样水平的能有多少?”

  狼克忽然满脸通红,嗫嚅道:“其实……其实你们是第一次试验!”

  “什么意思?”兰若云抬手叫来正和然香亲密话语的离人倾,又问,“那样大规模的杀手训练,动辄上千人,我想你们这些教官也不够用吧?”

  “这是希姆大人的改革措施!”狼克摇头道,“因为我们的杀手虽然不弱,但各族高级将领却还不是他们所能刺杀成功的,所以希姆大人决定训练出几个超级杀手,把当时正在训练的几个营的杀手合在一起,经过几轮淘汰……”

  “最好就剩下我们那几个人了……!”兰若云慨然道。

  “是!”狼克点头,“能够称得上超级杀手的也只有你们三个人,其他的都很普通!”

  “希姆怎么不继续训练多一些?”离人倾问道。

  “嘿!总共从那次训练营里出来三个,就有两个是叛变者,而且搞得希姆大人满面发烧,处处掣肘,他是再也不敢尝试了。而且此时****神三族开始断断续续的战争,希姆大人忙于在其中……嘿嘿……浑水摸鱼,所以也没时间和精力再进行下去了!”

  兰若云与离人倾对看一眼,心中都想:“我也真够倒霉的了!”

  抬头寻找子微晴,发现她又突然消失无踪,这半仙儿的女子总给兰若云一种“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感觉。此刻,她正在饶有兴味的观察一个个怪兽,嘴里还喃喃有词:“这是南山弥,这是四骏兽,咦,佛前鸟这灵兽竟然也有,可惜可惜,竟给打死了!”

  兰若云走上前去,看见地上排成一排的怪兽,怪兽旁边的士兵互相扶持着在那里呕吐,兰若云捂住鼻子,喉头发痒,佩服道:“子微真厉害,见到这些恶心的怪兽竟然面不改色!”

  子微晴手里拿着一只肉呼呼的小鸟,笑道:“兰兄你看,在我们云山上有很多这种小鸟,平时子微读书练剑,都是和这小精灵做伴的!”面色一暗,伤感道:“可惜它们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还落得这么悲惨的下场?”

  兰若云定睛向那胖鸟看去,发现却是不像其他大型怪兽那样恶心,但也不见得好看,忍不住问道:“这鸟应该好吃吧,这么胖?”

  子微晴白了他一眼,向前走了几步,慨然道:“这场神魔战争进行下去,还不知有多少无辜生灵惨遭屠灭呢!”

  兰若云仰头向天,悲声道:“天地不仁视万物为刍狗,我们生活在这样的尘世当中……子微,我忘记痛苦的办法就视强迫自己把自己看成新秩序的建立者,我希望在我们重新安排的这种社会秩序下,人们能真正的远离战争,安居乐业!”

  子微晴眼中一阵凄迷,忽然转过身去,心中思潮起伏,轻声道:“兰兄,这将是子微留在人类世界的最后几天了!”

  兰若云心中一阵震颤,柔声道:“子微,你不能留下来吗?”

  子微晴低下头,半晌没有说话,向着大营走去,兰若云耳畔传来她轻柔的话语:“命运的痕迹有如雁过长空,最美的只是那一个惊鸿乍现的过程!”

  兰若云呆呆的定格在那里,喃喃的念道:“只是一个过程吗……?

  傍晚的时候,人神联军终于到达了岚山脚下,扎下营寨,在这里等候兽族大军的到来。

  方更和望川北二人的先头部队早已经等在了那里。两人还是面有愁苦之色,看见兰若云到来,仿佛见到亲人一样,眼泪汪汪的上前握住他的手,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你们这是……?”兰若云大惊,“出了什么事?”

  “受伤了!”方更大叫起来。

  “谁受伤了?”清影秀骑马从后面赶过来,急问道,“菲菲和小羽呢?”

  “她们两个……呜呜……”望川北泪流满面,“都被怪兽给咬了!”

  “伤的很严重吗?”清影秀惶急的问道。

  “我们……不知道!”方更垂头丧气道,“她们不让俺哥俩进去看望!”

  “看来伤了不该伤的部位!”兰若云坏坏的想着,“伤了哪里呢?”

  两人看见他面露微笑,同时大怒:“若云,都快出人命了,你怎么还笑得出来?”

  “小北,以后我和阿秀到你家吃定了!”兰若云得意道。

  望川北先是一阵脸红,忽然面现喜色,激动的说道:“你是说……你是说……!”

  “不错,机会来了!”兰若云向他一招手,望川北把耳朵贴了上来,“你只要这样这样……!”

  “哈哈哈哈!”望川北忽然大笑起来,猛然抱住兰若云亲了一口,大声道,“这样一定行了,可是万一她打我怎么办?”

  “打两下有什么关系,你真是笨得可以,哪个轻哪个重还看不出来吗?”兰若云皱眉道。

  “还有,阿秀会帮忙吗?”望川北张大著嘴看向清影秀。

  “放心吧,有我呢!”兰若云也看向清影秀,让她心里闪过一丝不祥的预兆。

  方更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两人在那里咬着耳朵,气道:“若云,你有什么办法吗?干嘛不大声说出来!”

  “嘿嘿,这可是商业机密,是小北用……用这个很重要的东西换来的!”兰若云斜着眼睛说道,一边狠狠擦着刚才被望川北狼吻之处。

  方更一头雾水,满脸都是急躁之色。望川北走过去对他说了几句话,方更面现狂喜之色。

  兰若云看得真切,阴测测的说道:“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方法,这叫对症下药,方更你要想用小北的方法,小心弄巧成拙,到时候连哭都来不及!”

  方更跳下马来,扑通一声扑在兰若云马下,大声道:“若云,不就是吃饭吗,欢迎欢迎,请你救救痴情人方更吧!”

  “咦?”清影秀惊奇不已,堂潇几个却已经忍不住笑了起来。

  “起来起来”兰若云俯身掺起方更,忍笑道,“这个嘛……好说啦,来,先拉个钩!”

  两人马上马下的拉起钩来: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堂潇看的好玩,大叫道:“我也来拉钩!”

  兰若云吓了一跳,忙道:“这个可不是小孩子玩的!”

  堂潇一噘嘴,气道:“这个根本就是小孩子玩的,再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兰若云讪讪一笑,哄道:“来,只我们两个人拉!”跟堂潇拉了几下,转身在方更耳边小声说道:“你要这样这样……那就百无一失!”

  方更看看清影秀,兰若云一摆手,安慰道:“放心,这个交给我!”

  清影秀实在忍不住了,抽出马鞭走上前来,“啪”的打了兰若云一鞭子,大声道:“鬼鬼祟祟的不干好事!”

  兰若云疼的一咧嘴,看向围观众人,大声道:“没事了,大家去歇息!”

  使了个眼色,清影秀跟上他,两人躲在一边,兰若云贴在她耳朵边儿上说着什么,清影秀脸色通红,连脖子根儿都热了起来,结巴道:“这个……不太好……不,不行!”

  “有什么不行,当年你对我做过,后来我也对你做过,我们现在不是很好?”兰若云笑着说道。

  清影秀羞得双手捂脸,连声道:“不行不行,她们俩会恨死我的!”

  “没关系啦,对小羽就就这么做,对斯菲却要放缓一些。小羽死心眼,容易害羞,斯菲就比较暴躁,硬来还是不行,我们对症下药,各有偏方!”兰若云沉思道,“就这么办!”

  “要做你自己去做,我可不帮你!”清影秀一甩头,转身就想跑。

  兰若云一把拉住她,威胁道:“你要是不帮我,以后就乖乖的进厨房,烟薰火燎,把厨艺给我学起来!”

  “若云,咱们不是有杜小妹吗,雇她当厨师,她爷爷那个杜老爹就做管家,咱们多给钱,还不是一样吗?”清影秀温柔求恳道。

  “那怎么一样?况且杜小妹也总是要嫁人的,杜老爹吗,也不能长生不老。你可别忘了,在裸兰大陆上,可没有人敢当我们兰家的厨师管家和佣人!”兰若云想起小时候自己作弄兰府那些下人,忍不住嘿然一笑。

  “你都长大了,我们也不会再欺负你,难道还会有人怕吗?”

  兰若云面色变得严肃起来,正声道:“阿秀,做人一定要往长远处看,难道将来不会再有一个小兰少爷吗?”

  “小兰少爷?”清影秀诧异道,“哪里还会有什么小兰少爷?”

  兰若云坏坏的笑着,表情怪异的看着她。

  清影秀猛然间明白过来,立即羞得趴在马背上抬不起头。

  兰若云把她推起来,笑问道:“这下同意帮我了吧?”

  清影秀面红耳赤,稀里糊涂,缓缓点了点头,心里无限甜蜜,却不敢正眼看他。

  远处贼眉鼠眼偷偷看着的方更和望川北,一见清影秀点头,大喜,暗赞兰军师手段高明,竟然真的说动了清影秀,两人立即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