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心迹

裸兰 俞今 6130 2003.04.17 16:04

    五年前,兰如水在自家的大门上贴了一则招聘启事:

  犬子若云,年方十四,自幼丧母,甚是可怜。如水一介书生,更兼每日忙於军国大事,无暇照料此子。在此捐字,欲寻一有爱心、体健貌端、温柔贴贴之管家。平时照料其饮食起居,教导其为人处世,虽不能代母职,然亦可约束其懵懂体性。

  待遇优厚,年薪50金币,节假日不休,但可携此子居於自家(意思是虽然我不给你放假,但是你可以把他带到你家去,只要不饿死了就行)。

  联系人:兰如水(帝国军师,议事厅第一排左属第二位面白无须者)。

  日期:裸兰历1175年1月18日过了一段时间,兰如水把50金币改成100金币;又过了一段时间改为150金币,改了几次以後,竟然高达500金币──相当於一个屠夫一年宰猪数目的十倍,而当他把这些猪卖掉的净收入还不足这份工资的十分之一!

  这份工作排到了当年裸兰十大高薪工作榜的第二位,第一位的是“裸兰军事学院神秘学研究小组副组长”之职。

  当然,如水先生之所以狠心不断的涨工资,主要是因为没人去应这份美差。

  这也是有个缘故的:

  兰若云小的时候,就是还穿著开裆裤和尿泥那个年代,他是一个很“惹人喜爱“的好孩子,喜欢偷偷往保姆的茶杯里放安眠药。或者,在管家的的脸上画画,可能是他的作画水平并不是很高,并不能讨得管家的欢心。

  这还不是他“善良”的地方,他最突出的地方是──喜欢把一些“乖孩子“引到家里来。像清影秀、堂天和望川北这些人都是府上常客。

  一般兰若云“勾引”他们的方法是不小心拿了清影秀的林家花糕,或者轻轻的踢了堂天一脚,也有可能拽著斯菲的小辫跑了两圈儿。当然,说王寡妇家里有一头飞猪,惹得方更和望川北颠颠跑了去,结果被王寡妇那头不知道什麽用途的恶狗咬得三月起不来床,这也只不过是个真实的谎言!

  於是,这些人从八九岁的时候就经常造访兰府,手里一般会拿著刀枪棍棒斧钺!叉。帝国的少年们手持武器也是很正常的,毕竟是战争年代嘛!

  不过兰若云并非善於待客的好主人,朋友们过来,他一般是用超过平时三倍的速度从狗洞里钻出去,然後在裸兰的大街小巷上溜达。

  “乖孩子们”见不到主人不免会有一点点不愉快,於是,他们就喜欢和管家保姆什麽的开开玩笑。

  大家都会几手家传的功夫。像斯菲就会用个催眠术,让管家美美的睡上一觉,而清影秀就放出一小条火苗,在管家的屁股上烤一烤,看到冒烟了大家笑一笑一哄而散。这也没什麽,功夫总是要练的,管家们为未来的帝国将领们提供一点实践空间也无可厚非。

  後来管家们和家丁保姆们考虑到了,身体上任意部位皆布满痛觉神经这个事实,决定暂避风头,纷纷辞职──我们也只有慨叹未来帝国将领们的成长是多麽艰难的过程啊!

  基於此点,在兰若云八到十四岁这几年里,共换了十八个管家、九个保姆、二十三个家丁,而倒了後来,更是门庭冷清,无人问津。

  兰少爷从此高卧睡床,太阳不到三杆绝不起来,至於吃饭,则是到堂家去蹭。

  兰如水就是在这种众叛亲离的条件下贴出招聘启事的,工资也由50金币涨了十倍。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个在外游历多年的浪子,怀著对家乡的美好向往,对家乡人民的无限热爱,不顾众人劝说,毅然决然的接下了这份高薪工作──当然,他也是有准备的,多年的闯荡江湖,练就了一身无敌金锺罩铁布衫!

  三天後,他被抬出了兰家!

  从此以後,尽管如水先生把工资加到1000金币,也再也没有人敢虎口拔牙了,所谓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简直是屁话(铁布衫大侠临终语!)。

  因此,当兰若云出现在自家门前,看见“里三层,外三层”被帝国护卫军包围住的兰府时,他简直惊呆了!

  这更使他心急如焚,兰府是二百年前人神战争後,帝国人民亲自为战神和军师建造的,虽然在当时的兰先生的嘱意下建得并不豪华,但也绝对够得上气派。

  现在,这栋宅子被几百号帝国的精锐部队包围著,立即让兰若云生出一种不安的情绪。

  本来他想就这样通报之後再进去,结果看门的兵哥告诉他:“这两年来冒充兰少爷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了,但我告诉你,兰少爷三年前在战场上光荣了,所以,请你──”

  兰若云没等他那个“滚”字说出来,就後退著到胡同里抓了三只猫过来。

  白影一闪,他窜进了兰府大院。

  “什麽人!守门的士兵匆匆赶过来,兰若云将手里的猫向他扔过去,“喵~~!”

  “奶奶的,连这只猫也拿老子开心,张二棍,去抓只蛇来,今晚上咱们来个‘龙虎斗!”

  翻过内院扔只猫,潜进父亲卧室扔一只,三只刚刚好,虽然晚上可能被做成菜,但是……

  “对不起了!”兰若云对前途堪忧的三只猫在心底道了个歉,向屋子里走去。

  “咳~~咳~~咳~~!”

  兰若云心里一阵难过,“父亲怎麽咳成这样!”

  “兰伯伯,喝水!”一个清脆的女人声音响起,随後是手轻拍在背上的声音。

  “咦?这个女人?”兰若云本想就这样进去扑到老爸怀里,听到这个声音他停了下来。

  “阿秀啊,回去吧,还有好多事情等著你去做呢!”兰如水仿佛苍老了许多的声音无力的响起。

  “是她?!”兰若云心痛老爸的身体,知道他病了,可他又奇怪清影秀怎麽会在自己家里?忽然很怕见到清影秀,不知道自己为什麽会有这种心理,竟然呆在了当地。

  “我没事,放心好了,您怎麽天天都赶我走啊!”清影秀半带撒娇的说道。

  “阿秀,你几乎每天都在这里照顾我,几个月了,我真不知道该怎样──我记得以前你还对我有些意见呢,因为我误会你杀了若云,说了些过重的话!”

  “兰伯伯,别这样说,我从来没有怨恨过您,况且,我和若云──我就像您的女儿一样,照顾您是我的责任,我自己也愿意这样做!”

  “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你好像对若云──我是说你完全不必为那一纸婚约而履行什麽责任。若云既然已经去了,况且你们又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我是说……”

  “我知道您要说什麽,请您不必想这麽多,若云不在了可您还有我,我……”一阵抽泣之声。

  “不说这个了,阿秀,伯伯希望你能快乐,像以前一样,可是我感觉近几年来你一直郁郁寡欢,尤其是,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自以为是──”

  “您说──!”

  “好像若云走了之後你就不像以前那样开心了!”

  “没,没有的事啊!我,可能是因为长大了!”

  “不是就好,那浑小子不值得你这样待他,况且,呵呵,咳咳~~你们一直都不对付,若云还经常被你打!”

  “……”一阵激烈的抽泣之声传来,显然是哭泣之人在强压著自己不要哭出来。

  “阿秀,你,哎呀,这是?我真不明白你们年轻人是怎麽想的!”兰如水好像很累似的喘了半天,接著说道:“我听说天天(堂天的长辈称法)已经托人向远征兄提亲了,堂峦那老家夥也相中了你,只是总觉得是在抢我的儿媳妇,所以不好意思自己亲自去说。其实若云去了那麽久,我早就看开了,他没那个福气。况且天天也是我从小看著长大的,他是个好孩子,你嫁给他──”

  “伯伯,我不会嫁给他的!”清影秀用手轻缕著兰如水的胸口,坚定的说道。

  “哦?”兰如水喘了一会儿,奇道:“你看上方家的阿更(方更的长辈称法)了?”

  “没有!”清影秀摇著头。

  “哦,那一定是小北(望川北的长辈称法)了,没关系,他们几个都是好孩子!”兰如水自以为猜到,满意的微笑了一下。

  “我也不会嫁给他的!”清影秀淡淡的说道。

  “啊!咳咳~~”兰如水抬起身,剧烈的咳嗽起来,清影秀赶紧帮他拍了起来。兰若云心里一痛,就要闯进去,忽然那咳声又停了下来,兰若云舒了口气。

  “阿秀,本来我不想再乱点鸳鸯谱了,我也不会再让远瞻大人这样做。因为当年就是我们兰家一厢情愿的做法伤了你的心,也造成了很多不应该发生的事情,所以──远瞻大人本想把你许配给迪斯番那小子,可我看著那家夥不太稳健,所以力持异议,伯伯不是不懂,清影家和迪斯家结亲的话,会缩短同议会的距离。可我不想坏了你的幸福,自从你和若云订婚以来,我一直把你当成了自家人,每次看见你我打心眼儿里高兴。既然若云娶不到你,我还是希望你能嫁个好丈夫,可是迪斯番──”兰如水不停的摇头。

  “我也不会嫁给他,您放心好了!”清影秀忽然笑了,看著兰如水眼睛里愈见疑惑的表情,一滴眼泪又流了出来,“而且,清影家和兰家定亲,我从来没有伤心过!”

  “你?”兰如水和兰若云爷俩屋里屋外同时惊得呆住了。

  “你说,没有因为我们把你强配给若云而伤心过?”兰如水停了一下,“可是你当初折剑立的是很重的誓言啊,如果不是为了帝国著想,我真想撤回婚约,若云配不上你啊!”

  “不,我从来没有伤心过!”清影秀轻轻的说道,“我折剑立誓只是,只是……”

  “怎麽?”兰如水一脸茫然。

  “若云他欺负我!”清影秀想起兰若云那天早晨在自己胸上揉来揉去,一阵脸红。

  兰若云在外面听得面红耳赤,“原来一直还记恨这个,小气鬼,我又不是故意的!”

  “欺负你?”兰如水还是一如当年那麽胡涂。

  “他,他非礼我,轻薄──”清影秀羞红著脸,实在不知道这个号称裸兰帝国头号智囊的兰先生怎麽就想不通这个,非逼得自己说出来。

  “啊!”兰如水做了个恍然大悟的样子,自己也怪不好意思的。

  “可是若云并不是那样的人吧,我自己的儿子我很清楚。再说那时候他还小啊,应该不会往那方面想的!”兰如水皱了一下眉头。

  “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他,好懒,哎,真是个懒鬼!”清影秀缅怀著当日的情景,心里酸酸的,眼睛又红了。

  兰若云无力的靠在墙上,想想当年,十五岁的自己,荒唐的兰若云啊!

  三个人各想著自己的心事,过了良久~~“现在,按身份来说只有他们四个还能配上你,可你又都不喜欢。说实在的,伯伯希望你能和他们三个(堂天,望川北,方更)中的一个成亲,这样有利於内部团结。但是,阿秀,跟伯伯说吧,你喜欢上谁了,只要是你喜欢的,就算他是平平常常的一个士兵,伯伯也要周全你!”兰如水忽然坚定的说出这一番话,在他想来,清影秀可能是喜欢上了一个身份低微的人,那自己说什麽也要替她争取到这份幸福──总领这个面子还是得给他的!

  却见清影秀茫然的望向窗外,忽然泪如泉涌:“我,喜欢谁?我,喜欢谁呢?我的心,已经给了他了,再没办法分出一点点来接受别人。每天做梦,我都能看见他那嬉皮笑脸的模样,可我就是喜欢他那样子,喜欢的不得了。连我自己都奇怪,他那麽坏,总欺负我,他罚我站,偷我东西,还说我坏话……可我,我就是喜欢他,我从来没有认真的恨过他,我恨不起来,呜呜……”

  “他是若云?”兰如水小心翼翼的问道,他实在不敢指望自己那个白痴儿子多年前就偷了一个女孩子的心,印象中他只会偷食物,况且,还是那麽优秀的女子。

  “那年,我把他打下悬崖之後,曾经发了一个誓!”清影秀泪眼朦胧的说道,“今生今世,我不会嫁给任何人!”

  “阿秀,别这样,你这傻孩子!”兰若水急道,“反正若云後来是在战场上死的,这不关你的事,告诉我你已经改变主意了!”

  “不,我不会再嫁!这一生,我要纵马战场,把我的生命和身体献给祖国,直到死亡!我要用敌人的鲜血来忘记这份感情,直到和他相会的那一天”忽然脸上现出温柔神色,“只是我不知道,他是否还在怨我当年在战场上抛弃了他,我没有保护好他!”

  兰如水听得呆呆的,他一直知道清影秀是个刚烈的女子,但他从来没有想过她竟如此念念不忘少年时的一份感情,而且,始作俑者竟然是自己那不成器的儿子。

  而兰若云,此时早已经泪流满面──一个女孩子为你痴情至此,你还奢求什麽呢?一刹时,感觉三年来在大漠里受的苦简直微不足道。

  而自己之所以每天都找她麻烦,原来只是为了这麽一个原因:想引起她的注意!

  不会武功的自卑的自己,只好用些卑鄙下流的招式来让她把目光投向自己,没想到,她真的爱上了自己这个自作聪明的家夥!

  原来,自己潜意识里竟是这样的喜欢她啊!

  “伯伯,您先休息一会儿,今天说得太多了,您一定累了!”清影秀拉过一床薄被,替兰如水盖上,“我去熬一锅鸡汤,等您醒了喝,您安心的睡吧!”

  “阿秀,伯伯从来不知道你心里的想法,但是,我希望你答应我,不要再想若云了,早点成家,让伯伯看著你幸福,伯伯的日子不多了……!”

  “伯伯!”清影秀把头埋在兰如水的胸口痛哭起来,“您不会有事的!”

  “答应我好吗?”兰如水真切的说道,眼睛里充满了希望。

  “伯伯,什麽事情我都可以答应你,唯独这件事──我真的,爱不起来啊!”清影秀看著兰如水失望的表情,“我每天脑子里都是他一个人的影子,我实在没办法再看其他的人!”

  “……”兰如水痛苦的挥了挥手,“兰家对不起你!”

  “……”清影秀看著闭上眼睛的兰如水,想说什麽,嘴唇张了张,到底还是没说,缓缓退了出来。

  兰若云轻轻的跳了起来,抱住了头上的横梁,吊在了房顶上,他看见一个身材窈窕的白衣少女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阿秀,我……”他心里想著,却没出声,呆呆的看著她走了出去。此时此刻,他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麽好,总感觉自己是一个窃心的贼一样。似乎,这份爱情并不是光明正大的,而清影秀的痴情,自己该拿什麽去报答他呢?

  不敢想自己应该去打败神族来作为给她的礼物,只是想起她经常骂自己的那句话:“你到底是不是一个男人──!”

  泪眼痴迷的想著,似乎已不闻清影秀的脚步声。

  跳下来,推门进去,一股浓烈的药味弥漫了整个房间。

  简朴的摆设,熟悉的布局,这卧室他进来过无数次,却从没有这次这样伤神过。

  父亲躺在床上,兰若云走过去,只看了一眼,眼泪夺眶而出,这真的是那个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父亲吗?

  床上,是一个两鬓斑白、面容憔悴、瘦弱不堪的──老人!

  他张了张嘴,想要叫一声“爸爸”,嗓子里却好像有什麽堵著,无伦如何也说不出来。

  他伸出双手,想要去摸摸父亲的脸,却摇著头全身颤抖。

  他就那样,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这因为为自己伤心和为国家劳神而苍老的父亲,呆在那里良久良久的吞著泪水~~猛然,颈边一凉,一柄长剑悄无声息的从後面架在他的脖子上:“说,谁派你来的!”

  兰若云苦笑了一下,伤心过度的自己竟然没有发现清影秀的去而复返!

  “又人来杀我吗?”床上兰如水睁开眼睛,抬起头向兰若云看了过来,猛然间身体有如电击,“他,他长的好像若云!”

  “啊?你,你转过来~~!”清影秀颤抖著声音发出命令。

  兰若云轻轻的转过身,看到一张凄美的面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