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反对派的大将

裸兰 俞今 7288 2003.04.17 16:12

    兰若云绝不会在这个时候想去议事厅开会,然而迪斯罗利一遍又一遍的来派人来催他,现在他已经成了上议院里名义上的第一员大将,兰家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实际上,虽然兰若云的转变惹起了大部分裸兰市民们的不满,但还是有一些人随著他的转变开始支持迪斯家,现在裸兰城中,民心又开始往回倾斜,两派艰苦的进行著拉锯战。最惨的是杜老爹宣传队,由於五虎上将的半路抽风,现在已经名义扫地,走到哪里都是嘘声一片,简直快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

  “不知道又有什麽阴谋!”兰若云想著堂潇端上来的那些黑糊糊的东西,忽然又笑了一下,“不过这样也好,该面对的早晚得面对,我总不能躲一辈子吧!况且,由於要来开会,堂潇准备的那些‘美味佳肴’也不用鼓足勇气去尝试了,有所得必有所失!”

  深吸了一口气,平息胸口的的狂潮,硬著头皮,他走进议事厅。

  正激烈的争吵因为他的进入立刻平息了下来,屋子里浓浓的火yao味也因此淡了一些。

  “大家好啊!”兰若云笑呵呵的打著招呼,看著堂天和方更几个人悲愤的眼神,此刻正涌出一团一团的怒火,将他烧得体无完肤。

  而清影秀,兰若云本来想忍住不看他,可是他实在控制不了自己,那种已经深印在生命中的感情纽带,让他们见到彼此的时候,总是自然而然的把目光定格在对方的身上。在爱人的眼里,那是只有她(他)一个人的,挥之不去,赶之不走,魂牵梦萦,挂肚牵肠……

  清影秀低著头,呆呆的坐在那里,眼睛红肿,面容苍白,一缕秀发有些凌乱的挡在额前,更增添了她凄苦的模样,微皱的眉头证明著心里正承受著极大的痛苦──她竟是憔悴如斯啊!

  当两个人目光在空中相遇的那一刹那,清影秀别转头,一滴眼泪滑过脸庞,静静的跌落尘埃,似乎预示著覆水难收!

  兰若云心中剧痛,胸腹不断起伏,呼吸困难,脸孔也涨涨的有些发红,心脏仿佛被利刃割裂,能感觉一滴滴的鲜血正在滚落胸膛……

  “我来晚了,让大家久等了……!”他艰难的扬起一抹微笑,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兰贤侄,快快过来做!”迪斯罗利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在一定程度上也解决了他的尴尬处境。如果还坐在军师的位置上,那就要靠在清影秀身边了,而且,周围堂天这些“愤青”也会给他施以很大的压力。

  兰若云安稳的坐下来,潇洒的一笑:“大家讨论什麽,继续啊!”

  “反正我说这样不行!”堂天大声的喊道,“让我们去跟神族拼命,你躲在後方搞阴谋诡计吗?”

  “总领和堂峦兄,我们共同留守後方,罗利又能做些什麽呢?天天太小人之心了!”迪斯也不发怒,又道:“而且,我当然也要派人帮助你们,对抗神族是大家的事情嘛!”

  “派人,好啊,你派谁,你说,除非你亲自上战场,看看你们那些议员,有哪一个会打仗的?”方更轻蔑的说道。

  “呵呵,阿更此话差矣,难道战神的後代不会打仗吗?”迪斯罗利阴笑著看向兰若云。

  堂天几个人一起大惊失色,都想:“他这是什麽意思,难道……?”

  兰若云却心里苦笑,他不得不佩服迪斯罗利的老谋深算,他当然是不相信自己,怕自己留在後方会不利於他的行动,所以干脆派到前线去,而且由於自己身份特殊,又是上议院的议员,民众肯定不会再对上议院不肯发兵支援前线而埋怨,不但不会,反而因为自己是战神後代,趁此机会让迪斯罗利争取到一些民心。只有一个问题,迪斯罗利会放心让自己带领他那二十万精锐军队吗?

  “不过,因为兽族那方面战况紧急,所以,我准备派小儿迪斯番率领十万大军去支援,而裸兰城也需要留守五万军队驻防,因此,这个,兵源呢……”果然,迪斯罗利并无意让兰若云接管他的军队,简直是一毛不拔,听他那意思,根本是一个兵也不给他。

  惊诧中的几个人,满脸古怪,互相对看著──他们实在不知道该怎样与兰若云相处,如果真的是他上前线,大家肯定要经常在一起召开军事会议,那将是很尴尬的一种场面!

  此刻听迪斯罗利这样说,正好找到借口,方更说道:“既然你不打算派兵,那还是不用他去了,免得……”他没有说下去。

  兰若云一阵伤心,知道自己在朋友们心里的位置已经被仇恨所代替。

  “况且,此刻东线紧急,你把十五万军队派到西线去,你什麽意思?”望川北不客气的问道。

  “不然!西线派出了二十万部队马上就可以到裸兰城了,此刻防线必然因为这二十万士兵的离开而减弱,我派十五万军队支援,正好补上了这个缺口!我想,大家都不想看到西线失守,我们遭受东西夹击吧!”迪斯罗利振振有辞的说道。

  方更看了看堂天,堂天点了一下头,再看下清影秀,却发现她好像根本没把心思用在会议上:“阿秀,你怎麽看?”方更轻唤了一声。

  清影秀茫然的抬起头:“好,好的……”

  几个人叹了一口气,清影秀的伤心比他们自己受伤害更让他们难过,也因此更加痛恨兰若云,此刻,却没有人心里再窃喜“有机可乘!”事实上,他们只想看到清影秀快乐,即使,那个人不是自己,他们也心甘情愿──真正的爱情,就是让对方快乐,至於是否拥有,那并不重要。

  “那你的意思是,上议院不派一兵一卒了?”堂天整理一下情绪,冷冷的问道。

  “派,当然派了!”迪斯罗利阴笑著停了一下“不是还有三万多人的新兵吗?”

  “什麽?你说那些刚征集起来的还没有参加训练的民兵?”方更又惊又气的问道。

  “哎,非常时期,也只好让他们上战场了!”迪斯罗利很感叹的说道,也不知他这情绪是真是假。

  “那就是说,整个上议院就派出这三万多民兵了?而且这些民兵还是我们下议院招募的。你就不觉得……?”望川北冷笑著,一句难听的话忍住没说出来。

  “贤侄何必那麽计较,况且我们也有招募过士兵,到现在为止,那也有两万多人了,让这些人上战场历练一下不好吗?”迪斯罗利反问道。

  “就算是要带,我们自己招募的士兵我们自己领,何必要归到你上议院里?”方更气道。

  “贤侄不要耍小孩子脾气了,要知道,西线派回来的二十万军队,现在我们是共同执掌议事厅,那二十万军队也要由我们共同接收,老夫不与你们计较这个,全都让你们带到东线去,你们应该知足了!”迪斯罗利诡笑著说道。

  “你──?那本来就是我们的军队!”方更简直暴跳如雷!

  “你想搞分裂吗?以前是你们的军队,现在除非我们双方不再合作,否则那就是共同的军队!”迪斯罗利是算准了议事厅现在由双方共同掌权,外地派回的军队名义上听从议事厅,自然也有上议院的一份!

  “你好狡猾──!”方更恨恨的说道,看见自己几个同伴也都是一副“哑巴吃黄连”的样子,他真想扑上去咬迪斯老贼一口!

  “那麽,五万新兵就由兰贤侄带领,算是上议院的派兵,大家没意见吧!”迪斯罗利志得意满的说道。

  “不行,别的我们也不跟你计较,可是神弓营必须要上前线,否则怎麽抵抗神族的天使部队?”心细的浅靖羽忽然说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具前日报信士兵所言,先前的十万神弓营伤亡惨重,此刻黄湖最缺的就是弓箭部队!

  “如果你不把神弓营派出去,我们不会答应这个条件!”堂天赞赏的看了浅靖羽一眼,坚定的说道。

  迪斯罗利眼珠转了一下,看来对方态度很坚决:“好吧,我就再让一下步,不过只能派给你们一万!”

  “至少也要三万!”方更大喊道。

  “一万五!”

  “两万五!”

  “不要说了,两万!多一个都不派!”迪斯罗利语气坚决,知道自己派的越多,裸兰城保护自己的士兵也就越少,当然也就越不安全,这个空缺还得从那十五万大军中找回来。

  “好,成交,就两万,不过,也要由他率领吗?”方更满怀不屑的指了一下兰若云。

  迪斯罗利看了一眼兰若云,心里还真由点不放心。

  “当然是由我带领了,上议院还有能打仗的将领了吗?”兰若云抓住这个口实,知道迪斯老贼是绝对不会留下自己的,战场是上定了,那麽只有多捞些资本,此时,不捞白不捞啊!

  本来迪斯罗利还想提副监察长雷奥,被兰若云抢了先,仔细一想,也该给他些甜头,况且,此刻监察处也离不开人。

  於是故作坦然的说道:“当然,兰贤侄是我上议院派往东线的首席将军,全权代表,自然由他来带领!”说完还拍了拍兰若云的肩膀,以示信任,两个人对视一眼,又看到了彼此眼中的不确定因素!

  堂天几个人也对看了一眼,总感觉哪里不对,最主要的是,东线不管怎样还有些人支持迪斯家,西线可完全是当年大将军清影远征的天下。他派自己的儿子带领主力跑去那里干什麽?为了牵制西线?凭迪斯番和那十五万军队好像还没有这个资格!迪斯罗利却主动放弃了东线的优势,去西线惹厉抗的霉头,这不是找死吗?

  “这次大家没什麽问题了吧?”迪斯罗利似乎知道他们想什麽,露出了高深莫测的微笑!

  “反正,他想送死就让他去吧,前线没有他参与反倒清净!”几个人这样想著,也就没再做出反对意见,算是总体提案被议会通过了!

  “那麽,就这麽定了。还有,你们几个谁留守下来?阿秀侄女是一定的了,谁陪她呢?”迪斯罗利对这个到是很看重。

  几个人对看了一眼,热血青年们在这个时候当然都想上战场。

  “阿秀,只能让堂伯伯陪你留下来了,不用担心,不会有问题,我们留下五万帝国护卫军给你们!”方更温柔的安慰著清影秀,“我们大家必须都得上前线,你知道,如果──”

  “别说了,我明白!”清影秀抬起一直低著的头,忽然高声道:“我和你们一起去!”

  “什麽!那怎麽行?”堂天和望川北吓了一跳,一起大喊道。

  “你现在是总领,必须要留在城里处理裸兰的事物。

  “不,我现在是以家父的大将军身份出征的,城里留下堂伯伯就可以了,昌桥之战的时候不也是如此吗?”清影秀执拗的说道。

  一股不祥的气息忽然浮起在空中,昌桥之战,那是个历史伤疤啊!

  清影秀一愣,不知道自己为什麽这样说,她还不明白,由於兰若云的所作所为,她的心里失望情绪已经发酵变酸,只想用征战沙场来减低自己心中的苦痛,甚至是战死沙场,一了百了!

  “可是父亲他现在……!”堂天眼圈一红,说不下去了。

  兰若云心里一震,一直奇怪为什麽堂峦没有出席会议,又想起那个黑衣杀手──他当然不会无的放矢,那就是说,堂峦从早上起一直没有参加会议了,他──

  “堂伯父怎麽样了?”兰若云大惊著站起来,著急的问道。

  “不用你管!”堂天转过头去,悲愤的说道。

  兰若云看向方更几个,却也没人搭理他,他颓然的坐倒在椅子中,一股悲伤情绪再次笼罩了他的心间──很显然是因为自己!

  “阿秀,你还是不要去,你现在的责任……!”斯菲也劝到。

  “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麽!至於堂伯伯,我看小羽留下来帮他吧,後勤部也离不开人,不要让某些人有机可乘!”清影秀看了一眼迪斯罗利,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如果迪斯罗利控制了後勤部,前线的补给就是个问题。

  “阿秀,你,还是留下吧,虽然我……!”兰若云忽然一股冲动,想要说“我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等看到迪斯罗利笑呵呵的正盯著自己,马上住口。

  清影秀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忽然起身向议事厅外走去,抬起手似乎在擦拭著眼泪。

  “那麽,只好你留下了,小羽!”堂天也觉得这是没办法中的办法,说完後赶紧向清影秀追去!

  “可是,我也想上战场!”浅靖羽有些委屈。

  “你的责任不比我们轻,这里要靠你了!”方更安慰道,也追了出去。

  “保重!”望川北向著浅靖羽握了握拳,给她信心,也随後出去。

  只有斯菲,还舍不得自己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两个人抱在一起哭成一团。

  看著这感人的友情,兰若云也想上去劝几句,可是知道自己此时没有这个资格,只好哎声叹气的默默伤心。

  走出议事厅,看著清影秀几个人渐去的背影,似乎听见方更高声的在埋怨:“他还值得你这样保护麽,他已经不是当初的若云了!”

  兰若云闭上眼睛,发觉眼角已经湿润……

  ※※

  前线形势已经异常紧张,不断有传令兵赶回来报信儿!

  似乎经过半年多的战争,神族已经开始供养不起几百万军队的日常所需了,今秋的收成可能已经吃的差不多了。而裸兰城外,黄湖平原上的庄稼早已经被清影林殿下一股大水冲了个干净,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他还真做了一件好事,方圆百里,神族不可能就地解决粮食问题。

  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开始发起猛烈攻击,妄图尽快打破黄湖壁垒,结束这场战争。

  所以,黄湖现在的战争规模,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激烈,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求援的传令兵走马灯似的在裸兰与黄湖之间奔行。

  而今日,二十万步兵赶到,加上五万帝国护卫军,两万神弓营,和五万民兵,总共三十几万的部队浩浩荡荡的开往黄湖前线。

  在出征之前,兰若云回了趟兰府,发现堂潇眼睛红红的好像刚从哪里回来。

  “怎麽了,潇潇,是因为兰大哥没有吃你做的菜!?”兰若云怜惜的摸著她的秀发,温柔的问道。

  “呜呜……!”堂潇忽然扑在他怀里哭了起来,“父亲病了,病得很重!”

  “哦!”兰若云终於明白了,他回来兰府,就是想问一问堂潇,堂峦发生了什麽事情,“现在怎麽样?”

  “医生说是因为急气攻心所致,服了一些理气平喘的药,已经好了不少!”堂潇哭著说道。

  兰若云闭上眼睛,深深愧疚,堂峦显然是被自己气得病倒的。

  “潇潇,回去照顾父亲吧,别惹他生气,让他快点好起来。兰大哥就要出征了,回来再吃你煮的饭,!”兰若云扶著堂潇的肩头,温和的说著。

  “不,我要和兰大哥一起上战场!”堂潇坚定的话语让兰若云一愣。

  “那怎麽行?他老人家现在生病,你怎麽能离开,潇潇,你这次可不乖了!”兰若云加重了语气,怨怪道。

  “不是,才不是这样,是父亲,他让我贴身保护你,不让你受伤或者……!”堂潇自然是想说保护兰若云不要战死沙场。

  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兰若云一股热泪再也忍不住了,他赶紧抱住堂潇,不让她看见自己流泪:“自己还能说什麽呢?那些其实仍在关心自己的人们……并不会因为自己所犯的“错误”而遗弃他,他终於还是感觉到了人情的温暖!”

  “好,你跟我去吧!我让杜老爹祖孙两个去照顾堂伯伯!”兰若云知道不能拂了堂峦好意,否则他只会在後方担心。

  吩咐了杜老爹几句,让他好好照顾堂峦,又特意叮嘱杜小妹,让她看紧爷爷。还好杜老爹对战场并不怎麽热衷,没想跟他上战场,答应的倒也爽快,开始整理行礼,这就要住进堂府了!

  ※※※

  由於是刚刚平息内战之後,双方终於联合出兵,多少让裸兰市民们尝到了来之不易的喜悦,又加之危难关头,大军支援,让市民们感到了安全。

  第一次的,对立两派的支持者一起联合为大军送行,热闹场面倒是将前些天的战争烟云拨散开来。

  总体来看,此次兵容还算可以。有将近十万的精锐部队,又有二十万守城经验丰富的生力步军──他们可是一直在跟兽族进行攻防战,可说是此道中的翘楚之军!

  只有兰若云的队伍,两级分化──前面雄纠纠气昂昂的走著骑马的神弓营,惹来了民众的一阵彩声,纷纷鼓掌,这两万部队也不亚於帝国护卫军了。等两万神弓营走过去之後,马上就露馅儿了,这五万多刚凑起来的民兵没有经过任何训练,毫无秩序。包括前些天那些冒充黑衣杀手的几百名无赖和恶客,也被赶进了这支部队,此刻他们正举著一面大旗,上面吓人的写著“黑色无敌九天霹雳敢死队!”大旗下面几百人纷纷向路旁观众作揖鞠躬,不断的上去抢老百姓手中的鸡蛋烧酒,也不管是不是献给他们的。还对一些少女少妇不断的打口哨和挤眉弄眼,惹得他们的丈夫或兄长就想下来跟这队流氓军拼命!受他们影响,本来挺好的良家子弟,抱著保家卫国的思想上前线的热血青年们,也开始得意洋洋起来,不断的做著怪声,妄图吸引少女们记住自己的容貌。整个队伍乱糟糟的呼喊拥挤著在大街上一步三停的,似乎像是闲逛。

  兰若云骑著马,在队伍前後不断的逡巡,维持著队伍的秩序,堂潇也帮著他惩治那些爱起哄的人。无奈“敢死队”的诸位都曾经在江湖上混过,胆子大,手上也著实有几手功夫,便蛮横的不太受管制,直到堂潇扬起马鞭狠狠的抽了几个带头的人,他们才稍微安静了一些!

  队伍终於出了城,开始在裸兰平原上快速行进。

  刚走出不到十里地,猛然天空中一阵怪风刮过,不远处似乎有些什麽野兽的声音此起彼伏,前面军队中忽然有些人同时大喊起来:“又来了,又来了──!”

  兰若云抬头向天上看去,只见几个黑影在高空中往复!翔,却不像是平常的鸟类。等到那黑影渐渐接近,竟然是奇大无比,到是长著鸟类的翅膀。兰若云紫气在身,眼力远超常人,运目看去,赫然发现当头那只竟是自己以前见过的那头“九头鸟!”──

  “那不是小白的小弟吗?”兰若云这样想著,果然看见它後面影影绰绰的似乎还有更大的东西在飞,看来是小白找来了。

  他策马向前队跑去,果然听见从劳森那面过来的二十万部队里有人在议论:

  “从劳森到裸兰,千里迢迢的,这怪东西老跟著咱们干什麽?”

  “可能是饿了?”

  “把它射下来!”

  “你不要命了,前天有个弓兵队的兄弟射了一箭,马上被它扑下来抓死了,你没听说过?”

  “竟然有这种事情?”

  “听说这只还不是最厉害的呢?有兄弟看过比这个更大个儿的,好像是条龙!”

  “别瞎说,人家都说是马!”

  “……”

  兰若云微微一笑,看来真的是小白来了,忽然心里感觉到一阵温暖,知道它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开自己的,他真的想念这位老朋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