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子微之音

裸兰 俞今 5671 2003.04.17 16:15

    夜色里,成国府的巨宅已经陷入一片哀伤之中。

  悠扬的箫声洞彻每个人的心肺,将他们的心绪锁定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带著他们的思想在九天遨游。

  时而化作一个尖锐的高音,抛向半空中,久久不愿落下来;时而展翅高飞,跨越千山万水,带他们到从未去过的地方流连;时而跨越时空的阻隔,竟悠悠然回到了从前,见到了多年前的自己。

  宫、商、角、徵、羽如同自己有了生命,不断做著最优化的组合──低沈、高亢、繁荣、简单,从深沈绮丽逐渐反璞归真。紧锣密鼓的连续振荡之後,又是一片片一丝丝的断音,明明在你觉得下一声该是上扬的时候,忽而又停了下来,正当你心痒难挠的时候,突然又传来一个明朗的尖音,心里猛的一阵,却又舒服无比。

  箫声明媚变换不定,仿如四季,又如早晚,瞬间万变,任意东西。

  阳光明朗的春季,细雨朦朦,和煦的微风从耳畔吹过,早耕的农人低唱著乡间小调;烈日高悬的夏季,水塘边青蛙做著午後豔梦,阵雨刚过,黄莺啼声;又看见金黄的麦田铺开,转眼已到了秋天,阿伯家的大黄有一声没一声的叫著,有秋蝉拖声,枫叶凋落;白雪皑皑,冬天的寒风又迎面吹来,裹紧身上皮裘,在雪原里漫步,谁家的姑娘,冰雕玉琢般的可爱……

  似乎是停了一下,曲风一变,又幽怨起来。

  旭日东升,海边渔民们望著波涛汹涌的大海,不知是不是一去无归,多年来没有一天不这样想,所幸一直平安;而当夕阳西垂,大漠上的驼铃想起,蒙著面纱的商旅心里暗自感叹,只有别人看到他们的钱财,却从无人过问他们的辛苦──人生一世,所有的人都知道贫富的差距,却不知道得失的公平!

  箫声再起,变得不高不低,却是悬在了半空,惹得听众昏昏沈沈的就想睡著。

  童年时的欢笑,儿童无忧无虑的的索取,高兴的和苦恼的也只不过是片时而已,转眼间又到了另一天,记忆中已经没有了所谓的困惑;於是少年的叛逆心理随之而来,总看不过长辈们的唠叨,整日里想要离家出走,富家的子弟们如同深闺怨妇,渐渐远离了朋友,开始变得孤独;第一次的争风吃醋终於在青春年华里发生,同时爱上一个女子,为此不惜打得你死我活,头破血流;而当自己终於成年了,开始参与到无限的战争中去,此时方觉得儿女情长不过是过眼云烟,疏忽了武功的往日劲敌们,把生命消逝在了战场上,才发现有实力才有魅力;终於娶到了一个女子,发现并不是你最爱的那个,却也不是最爱你的那个,而此时,已没有了少年心情,或者偶尔去找个情妇,发现金钱权力与感情完全成正比;人过中年,功成名就,鬓边华发早白,儿女们重复著往日里自己的故事,第一次已旁观者的身份去看待,才发现竟是如此幼稚……

  感慨万千,人的一生似乎只是这一曲箫声,呜咽著吹过了听过了,又剩下些什麽?功名利禄与你争我夺又算得了什麽?

  爱恨情愁,苦乐悲离,繁华过尽,雁过长空,了无痕迹……

  此时,成国府里的来宾皆是兽人族里大有身份地位之人,不但有各族首领巨贾富商,也有演艺界名人和军队要员。此刻各人脸上表情却是千奇百怪,欢乐痛苦,茫然若失,痛哭流涕,肢体离位──“初恋,我的初恋──”龙人族哈里巴猛然抱住蹄人族首领鹿里盖翁,两人坐在一起,老首领完全躲避不开,况且他自己也是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如同催眠。

  “那女子现在身在何方啊,呜呜,当年我还是个穷小子,她虽然爱我,却始终无法结合……”哈里巴喃喃的念著,哭泣著,抹了一把鼻涕擦在鹿里盖翁的肩膀上,“等到我功成名就,回去找她的时候,她已经嫁了人,不知所踪,我本想杀了当初阻挠我们结婚的她的父母,可那又能怎样呢,一切都已经不再了……”

  哈里巴雄纠纠气昂昂的身躯颤抖著,大声哭道:“我终身不娶,就是为了这个女子啊,初恋啊,萍儿呀,你在哪里?”

  他忽然从椅子上滚落到地面上,翻腾起来,如中魔障,却没有人来管顾他,每个人都或哭或笑的表情各异,爪人族首领汗思王更是早已经在桌子底下等著了。

  自然之子圆睁双目,怒发上扬,满面铁青,大喊著:“我们是被遗弃的,哈哈哈,文明断垣呀,老天呀,为什麽要给我们智力?争斗吗?有什麽意义?再强大的国家,再繁荣的文明一样要消逝呀,谁能抗争命运?谁能改变陀螺?”

  他大力的挥舞著双手,状若疯狂:“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蝴蝶却表现得很平静,捂著脸在那里哭泣,不知道了为了什麽,就是感觉心里很哀伤,似乎没有存在的理由,而且,忽然变得好孤独,就想大哭一场。

  成国老却满面笑容,裂著嘴在那里双目放光,白惨惨的牙齿放著冷森的光芒,他嘿然而笑,轻声嘀咕著:“管你人类还是兽类,管你国家还是政府,管你各色人等甲乙丙丁,我只是我,我是成家,只要掌握住一脉经济大势,成家将永远屹立在这世界上不倒,谁也奈何不了我,上天下地,唯我独尊,哈哈哈”

  他大笑起来,忽然环顾四周,仿佛竟然不受这音乐影响,猛然看到那个阿若老兄正在笑呵呵的看著他。成国老心里大惊,不知道这人怎麽竟然不受控制,自己的话是否被他听到,他究竟是什麽人,竟然有如此功力?

  片刻前,兰若云摸了摸自己的脸庞,发现竟然湿湿的流满了泪水,心里惊诧这音乐的力量竟然强悍如斯,不自然将他引入了潜藏了多年的伤感困境:“想起了早亡的母亲和英年早逝的父亲,仔细想想,世界上竟然无一个亲人,才发现自己如此孤独!又感觉无比的厌恶战争的思想重临,使他马上想寻一处山谷隐居起来不问世事,又惆怅未来人类的命运,不知道自己将扮演什麽样的角色,忽然想起清影秀,不知她是否也在思念自己,愁肠百结!”

  还好他练过紫气决,这门远古遗传下来的炼气之术颇能镇心理气,悲伤了片刻之後立即警觉,哈里巴自然之子等人的百态人生立即被他看在眼里,等到成国老仰天大笑自鸣得意的时候,他忍不住笑了起来,同时也惊诧对方的功力:“他试探著成国老的时候发现此人只是个毫不会武功的老人,此刻看来,那绝对是一门高深莫测的隐藏功夫,或者说,这音乐本就是他自己安排的,当然,这一点兰若云不太肯定,因为他实在不敢相信如此美妙的音乐会是一个狡诈的商人所拥有的,那简直荒唐到了极点!”

  成国老也诧异的看著兰若云,他知道自己已经输了一筹,因为受音乐影响,竟然把自己心中所想的祖先遗训所讲了出来,而兰若云只是面容哀戚的流了几行眼泪,反正眼泪又不花钱,胜负已定!

  两人对看了一会儿,却同时大叫了起来──他们看见翼人族首领察合猜旺正抽出长刀逼在自己脖子上,他咬牙切齿,眼角口唇都留下血水,右手握刀,左手握拳,大声喊道:“怎麽办?我该怎麽办?前有狼後有虎,哈哈哈,不如死了吧,十三年前我就该死了的,我杀了他,哈哈哈,杀了父亲,谁让他不传位给我,今天他又来逼我,我死了吧──!”

  他将长刀向脖子上按去,就欲自尽。恰好这是成国老和兰若云同时惊觉,大喊了出来,但是任何救援却已经来不及了,眼看这察合猜旺就要命丧自己的长刀之下。

  他忽然又停了下来,长刀上已经血迹斑斑,只见他呆呆的瞪著眼睛,聆听著──原来箫声已歇,此刻是一阵叮叮咚咚的琴声传了出来。

  这琴声又别有一番勾魂摄魄的风味,无怪连自刎的察合猜旺都停了下来。

  不自禁的让人想起了三月豔阳天的一个这样的日子:小桥流水,草长莺飞,晨歌起处,才子甲手持纸扇翩然而至,但见他一席白衫,英雄长巾,剑眉朗目,潇洒若神龙,优雅若玉树。

  登上石桥,顾首四盼,直叫河塘里采菱女为他倾倒,难以自制。

  而此时,佳人乙手掖长裙,绿衫紫巾,环佩叮当,摇曳生姿,三步一个风liu,两步一个含笑,嫋嫋婷婷的由远处走来。丫鬟忽然一笑,抿嘴含羞,举著手帕向石桥上指来:“小姐,侬看见哲个翩翩美少年,怎不羡煞奴家!”

  明眸善睐,小姐秋波一转,面色早红,斥骂著丫头,来掩饰心中娇羞。

  正是郎情妾意,相见恨晚,蝴蝶纷飞,鸳鸯比肩,男欢女爱,一番风liu,月老含笑,好一段比翼双fei佳姻缘──画外音,唱起:“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mian绵,到天涯;你是公主,我是青蛙,千古一吻,王子成家……!”

  众人心中烦躁尽去,忧伤早无,听著这欢愉的琴声,每个听众的脸上都都洋溢著欢快的笑容,每个人心里都想著“才子佳人”的故事,只不过主角全都变成了自己,即使兽人中丑之极品者,此时也觉自己英俊美丽,才华绝代。虽然此刻宴席当中,并无纸扇,每个人还是拿著自己面前的猪脚、铁勺和汤盘等物权充,挥舞著,高唱著,翩翩著,就著悠扬的琴声,如痴如醉。

  察合猜旺也不自杀了,拿著那把长刀也做著挥舞扇子的姿态,左手却背在身後,满面自得欢笑之意,脖颈中鲜血兀自沈沈流出,他只当是小桥流水。

  连自然之子也面露微笑,不复疯狂,只不过他年纪已入不或,自来对****之事也不甚热心,却不如众人那样痴呆。

  蝴蝶却受不住诱惑,双臂摇摆,姿容俏丽。

  而龙人首领哈里巴更是挥舞著一头烤乳猪,一步三摇的唱著:“树上鸟儿成双对,我和娘子把家还……生命成可贵,初恋价更高,噢咽~~”

  兰若云毕竟年轻,这时却输了成国老一回合,嘴里喃喃念著“阿秀,阿秀…

  …“脸上一股笑意衬著年青年男子的春意,却在那大胡子的掩映下怪异无比。

  等他惊醒的时候,发现成国老也如片刻前自己的笑容一样,呵呵的看著他,眼神里分明是:“算打了个平手……”

  兰若云骇然,赶紧运气凝神,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此时身处险地,如果说出裸兰城议事厅里任意一个人的名字都会惹来杀身之祸,还好没人知道“阿秀”就是“清影秀”,否则自己也不用解释了,那个跳舞的哈里巴就要把烤乳猪砸过来了。

  正当众人陷入乱八七糟的****状态中不可自拔之时,琴声又一变,变得沧桑起来,虽不似先前的箫声那样惹人悲伤落泪,却也心情沈重。

  小桥流水立刻变成了离恨天怨遥地,才子佳人也成了粱山伯与祝英台,还不止如此,琴声中隐隐有萧煞之声,仿佛无边秋意,冬雪重临,而风沙席卷和大漠孤洲也若隐若现。

  众人仿佛看见一个白发老者,骑著瘦骨嶙峋的病马在大漠上迤逦独行:“白马已经老了,远游的浪子才想起回归故里,这落叶归根的情绪并不受距离所限!”

  一个温和柔美的女声唱了起来:“相见难,却总是离别,学那黄粱一梦,千古伤心;君有语,相携如昨,睡梦中孤影垂怜,堪堪的红消绿败;争似浮萍,四处漂泊,塞外牛羊空许约……

  窈窕意,君子情,国破山河草木春,爱别离,相对忿,中军帐外寒雪深;斑驳泪,烛影遥,湘妃梦断汨罗畔,杯樽酒,义士情,此生不枉荆珂意,支剑行走江湖情……

  月如光影寒如梭,两军相争谁者泣?血染争场,所谓何来?看不透世事繁华,得多少,失多少?骷髅夜话,玫瑰花红,不过是骨一堆,劝君息心对此生,无限江山任遨游……“

  琴声弹到此处,已变得雄浑而略带怒意,等到最後几声时,竟然表达出了强烈的规劝之意,众人又听得一阵痴呆,继而是疑惑,但终究无法从这声音中脱胎出来,被它牵引著上上下下,在也找不到自己。等听到那女声想起,众人心里又是一阵惊诧,原来这“子微之音”的演奏者是这样一个奇女子,但已经不容许他们多想下去,那声音如有魔力,把所有的思想都牵入了音乐当中,跟著音乐的节拍活动自己的思绪,很多多年来一直困惑自己的人生问题和生命疑虑竟於此时冰消玉解,很多人霎时有大彻大悟的感觉。

  琴声止,人声停──成国府中的各位听众依然呆坐著,思考著,完全忘记了“子微之音”已经远去,仿佛余音绕梁,那美妙的音乐依然在上空盘旋。

  一刹时大厅里静了下来,每个人都在思考著由乐声勾起的许多心中困惑,隐隐摸到一些头绪,却又不太清晰,绞尽脑汁的思虑著,如中魔障。

  “不过是骨一堆……哈哈,对啊,就是骨一堆啊!”自然之子仿佛顿悟了什麽思想,喃喃的念道,向兰若云看去,赫然发现那座位上竟已经没了阿若兄的身影──!

  他向蝴蝶看去,发现蝴蝶也不在了,想寻出成国老来问一问,竟连这主人都已消失,而且大少爷成定疆也不在,仿佛瞬间化作了气体一样,无影无形!

  他环顾四周,发现大厅里的众人还在如痴如醉的沈思著,有些稳重的人惊醒过来,紧张的看著自己身边的人,一个劲儿的问道:“我刚才怎麽了,你一定看到我的窘态了?”结果发现对方也有相同的疑虑,才知道大家都受这音乐影响,每个人都陷入无比混乱的状态,竟然再也看不到身边人的样子,也还好如此,否则“杀人灭口”“碎尸案”这类事情肯定是接下来几年里的主旋律──每个人都有些不愿为人所知的隐私,为此不惜消灭知情者。

  察合猜旺摸著脖子上那条伤口,心里惊诧,眉头紧皱,呆呆的看著衣襟上和长刀上的血迹,对周围人猜忌的目光更让他恼羞成怒,一甩袖,转身离去。

  而哈里巴的怪异举动却引起了众人一阵大笑,此刻仍然抱著那头烤乳猪大叫著“初恋,白骨……”

  众人心里又一阵崇敬心情油然而生:“他竟然说初恋就是白骨,可见此人已大彻大悟,思想上升到了一个极高的层次!”

  自然之子本想让大家听听音乐,缓和一下先前的不愉快,结果没想到这传说中的“子微之音”不但不是浪得虚名,甚至尤有过之,将这次聚会搞得乱八七糟,眼见是开不下去了,倒是满桌丰盛的饭菜,如似在嘲笑各位感情脆弱的精英。

  他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找不到主人了,自己心中忽然很落寞,也不如归去吧,似乎应该好好整理一下情绪,这个“骨一堆”搞得他心烦气躁意乱神迷!

  蝴蝶和兰若云都不见了,他叫起自己的百人卫队,叹息著向自己的府第走去。

  “他们究竟跑哪里去了呢?”自然之子边走边想著,“难道和绿教有关?”

  他心里一阵惊诧,猛然感觉周遭的气氛有些不对,是杀气,他停了下来,目光锁定在十丈开外一栋民房处。

  “好,来吧,既然早已经注定!”他向手下指挥著布成一个半圆,自己当先向那民房扑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