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五章 春梦

裸兰 俞今 9259 2003.10.31 08:16

    

  微风从宽大的窗子中吹进来,床上的轻纱泛出美妙的褶皱,如同河面上的波纹,画着圈儿,荡漾开来——于是帐子掀动起来,垂着地面,做着大幅度的甩抛,有一两条轻纱拂到他脸上,让他感觉痒痒的,想笑。又感觉一阵阵清风在自己的身上涤荡着,很清新的感觉,他确定在这周围一定有一个美丽的花园,所以才会有如此舒服的空气。

  小的时候,家里也有一个花园,可惜后来管家和园丁都逃走了,花园就荒废了。后来经常偷偷潜入大将军府的花园,在里面糟蹋一顿之后,捉几只青蛙扔进清影秀的房间里,在外面听着她吓得大叫,窃笑不已。

  唯一肯跟自己做这种坏事的就只有堂潇,所以在以后的日子里,清影秀一度对堂潇抱有极其不友好的敌意,这也全是拜堂潇高明的捉青蛙手段所赐!

  有时候会感觉自己很孤独,直到堂潇的笑脸在眼前出现,才体会出生活的美好——有微笑的日子,有人在乎的日子,有人需要你的日子,会感觉活的好实在,因此能触摸到生活的有如实质的翅膀,你感觉,它并没有飞离你太远。

  “潇潇,谢谢你!”喃喃的梦呓着,在下一刻钟醒来,睁开眼睛,透过黑色的沙帐,看见微风吹入的那个窗口,一个黑衣女子临窗而立,双手支腮,似乎在思考什么。

  听见他的呓语,她转过身来,一瞬间眼中竟变得无比温柔,可她却是身具魔性,内心极其邪恶的魔女,在往昔的岁月里,她从不知道什么叫温柔!

  “潇潇,是你吗?”兰若云极其微弱的喘息着,有气无力的问道。

  魔女走到他床前,一动不动的呆看着他,目光冷得仿如一尊没有生命的石雕。

  他发现自己的左右两胸被一块大面积的纱布整个包裹着,看到这种粗线条的裹伤方式,他禁不住笑了,忽然想起了什么,急问道:“子微呢?”

  魔女的目光中闪过一阵厌恶之色,狠声道:“我早晚要杀死她!”

  兰若云舒了一口气,放下心来——她这样说,那证明子微晴还是安全的。

  “这伤是你帮我裹的?”兰若云笑问道。

  “我从来不会伺候别人,能裹成这样已经算是有耐心了!”魔女冷冷的说道。

  “谢谢你!”兰若云一笑,运起气疗术,开始给自己疗伤。

  他伤的太重了,如果魔女当初用的是长剑而不是匕首,他已经死了——那匕首的尖儿差一丝儿就刺上他的心脏,他的命也真是够大。不过,能在两大天下第一的高手夹攻之下,虽然对方临急偏了剑锋,但毕竟能活下来,仅凭这一点,他身入天下五大高手之列也不为过!

  两个小时以后,兰若云再次睁开眼睛,感觉胸间的伤口已经好了不好,他试着走下床,就听一声惊呼传来:“不要下来!”

  兰若云回头一看,魔女紧张兮兮的在那里看着自己:“你再躺一下吧,受了那么重的伤……!”

  “潇潇,你还是关心我的!”兰若云走上前去拉她的手。

  魔女一把甩开他,猛然间吹了一声口哨,外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剧烈的动了一下,一个巨大的白色蛇头出现在窗口,绿惨惨的目光盯着兰若云看着。

  “啊!”兰若云大叫一声,抱住魔女往后退去,“好大一条!”

  魔女微一用力,脱出他怀抱,怒道:“怕什么,它是我养的!”回头冲着大蛇低声道:“小白,去睡觉吧!”

  “它……它也叫小白?”兰若云诧异问道,想起堂潇当初在山顶说的那些话,其中就提到了小白,自己还以为她在说胡话。

  “当然,我叫它小白的时候,那已经是万年以前了,可不是我拾你的牙慧!”魔女不屑的说道。之后向门口走去,说道:“养好伤之后你就走吧,不要对我再有什么期望,否则我的小白对你不客气的!”

  兰若云眨巴一下眼睛,深深叹息。

  就在堂潇将要走出门口的那一瞬,他深情无限的大叫了一声:“潇潇!”

  魔女猛然站住身,肩头一阵颤抖。

  兰若云走上前去,一把抓住她的肩头,将她转过身来,凄然道:“潇潇,你为什么要对我如此冰冷……难道你真的将以前的一切全都忘记了吗?你忘记了草地里我给你捉的那只碧绿草猛吗?你忘记了我在树林里给你捕的黄雀吗?你忘记了海滩上的那只大乌龟吗?你忘记了灵光大路上的纵马奔驰吗?你忘记了我们骗学的易容术吗?你还记得你叫堂香玉吗?——就算这些你都不记得,难道你会忘记你经常说的那句话吗:兰大哥,我保护你!潇潇,你愿意让兰大哥的心受伤吗?”

  “我……我不愿意!”魔女神色凄然的说道,猛然间扑到他怀里,哭道:“兰大哥!”

  魔女此刻的冰冷终于瓦解冰消,半年来自己建立起来的感情壁垒一瞬间跨掉,终于再次变回堂潇。

  兰若云紧紧的抱住堂潇,激动道:“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永远都是兰大哥心中最疼爱的那个潇潇!”

  “兰大哥,我……我该怎么办啊?”堂潇呜咽着说道,“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一会儿变成了魔女,一会儿又好像是堂潇,我脑袋里乱成一团!”

  “那你就把自己看成堂潇和魔女,做两个人也没什么不好,只要你别对兰大哥那样冷冰冰的,你是谁都不重要!”

  堂潇扬起脸,轻轻点点头,轻声道:“你真的不会讨厌我现在的模样?我这样丑,声音又难听,也不温柔……!”

  “谁说的,我一定要找他决斗!”兰若云用气愤的语调说着,俯身在堂潇的肉角上亲了一下,笑道:“你永远都这么可爱,就算变成逢泽岛上的那只……”

  “我不准你说!”堂潇噘着嘴,握拳轻打在他的胸口上,“你才是那只……呵呵!”

  “你笑起来还不是一样好听!”兰若云赞道,“谁说魔女就一定要冷冰冰的了?”

  “我……我从来没试过这样笑过!”堂潇小声说道。

  “那是因为你心里一直都有恨……!”兰若云柔声道,“从此后,你只要想到,有很多人在关心你,有人在爱你,你就会快活起来,就像曾经裸兰城的那个堂潇一样!”

  “嗯!”堂潇轻轻点头,忽然一把拉住兰若云向外跑去,说道:“兰大哥,我领你去外面看看!”

  两人走到外面,果然是一个奇大无比的花园,而兰若云所住的这间屋子则是建在山崖顶端,花园尽头的一个石制小楼,上边还有一层,却已经探出悬崖之外,这种悬空的建筑需要极其高明的建筑手段,堂潇笑着告诉他,那是她自己建造的。

  兰若云咋舌不已,又看向花园的远处,那是奼紫嫣红的各色奇花怪草,竞相开放,一阵阵花香随风而来。第二世界里所没有的蝴蝶和蜻蜓等漂亮昆虫在花园里飞来舞去,也有蜜蜂们忙碌的嗡嗡叫着。几株粗壮无比的巨大怪树,撑着婆娑的丰满的冠盖,排成两行,将阴影投在地上,形成一个终日不散的林荫道。一株大树下面,一个巨大的秋千在随风微微前后摇摆。

  堂潇走到那秋千前面坐上去,叫道:“兰大哥,你推我!”

  兰若云笑了一下,想起小时候堂潇也是经常这样叫的,那个时候她就特别喜欢荡秋千。

  兰若云轻轻的推了一下,秋千荡起来,大树上的叶子飘落一片一片,堂潇格格笑着,身子随着秋千在空中前前后后,兰若云不停的在她背上推着,秋千便停不下来,幅度也越来越大。

  “兰大哥,你跳上来!”堂潇大声喊着,身子向前摆去。

  当她身子再回来的时候,兰若云大力的推了一下,自己也跳了上去。两个人紧紧的挨着,感受着彼此的体温。秋千摆来摆去,两人的心中也无比甜蜜。

  一只小飞兽忽然从草稞里窜出来,飞上半空,堂潇叫道:“飞飞,你过来!”

  小飞兽尾巴摇了一下,飞到堂潇身前,堂潇一把伸手抓过,塞在兰若云怀里,笑道:“好好玩的!”

  兰若云低头看去,那小飞兽全身毛融融的,巨大的尾巴几乎是身体的两倍,脑袋也很小巧,躲在尾巴底下偷偷看着自己。

  “潇潇,你平常都是与它为伴吗?”兰若云怜惜的看着堂潇,知道她一做了魔女就将变得孤独。

  “才不是呢,它一个怎么能够!”堂潇大力的吹了一下口哨,这个暗号兰若云是领教过的,待要阻止已然不及。随着口哨声落,一条大蛇猛的从悬崖之下窜了上来,巨头晃动,长信忽吐,肥胖粗壮的身子沿着花园小路爬了过来,停在秋千前面,乖乖的趴了下来。

  堂潇把秋千停下来,伸出手去,说道:“小白,舔一舔!”

  大蛇伸出舌头,在堂潇的手上舔了一下。

  “兰大哥,你也来,很好玩的!”

  兰若云面有难色,颤颤的伸出左手,闭上眼睛,只觉手上一阵冰凉,软软滑滑的感觉……他睁开眼睛,看见自己的手正在大蛇的长信儿下面垂死挣扎。

  赶紧收了回来,打了个哆嗦,低声问道:“潇潇,这家伙也是你的宠物?”

  “也算是吧,不过它可跟了我很多年!”堂潇脸上现出回忆的神色,思考道,“应该有几千年了!”

  “天,难怪这么大个儿!”

  “小白一开始没有这么大的,它经常盘在我身上,谁知道它后来偷吃了什么东西,竟然变得这么丑陋,一点都不好玩了!”堂潇气苦的说道,在大蛇的脑袋上踢了一脚。

  “那你现在应该给它改名叫大白,那才名实相符!”

  “嗯,是了……”堂潇叫了一声,“大白,打个滚儿!”

  兰若云吓了一跳,还没等反应过来,那大蛇竟然真的滚了起来,巨大的身子在花园里掀起了一阵尘土,两人赶紧跳下秋千躲避!

  “臭蛇!”堂潇骂了一声,忽然轻声道:“我想小白了……!”

  兰若云一愣,知道她说的是自己那匹飞马,柔声道:“它应该就在附近,我把它叫来!”

  堂潇摇了摇头,问道:“兰大哥,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这个……我还真忘记问了,有你陪着我,其他什么都疏忽了!”

  堂潇温柔一笑,轻声道:“这里是风林山,是魔族的总部,而这风林宫,却是魔女的住处,任何人也上不来的,你是万年来风林宫的第一个客人。而小白,它是远古神兽,对风林的巨大魔性敏感,它会避得远远的,绝不敢进来!”

  兰若云点头表示明白,忽道:“那我们出去呀?”

  堂潇摇摇头,脸有忧色,说道:“你的伤还没好,再养几天!”

  兰若云一阵落寞,无奈道:“我还要快些回去,阿秀……而且军队也需要我回去指挥!”

  堂潇忽然抿嘴轻笑了起来,取笑道:“阿秀姐姐担心你我是相信的,但你现在可指挥不了军队,你的心思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说完脸上一红。

  兰若云心中一荡,搂住她的小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潇潇,跟我回去吧!”兰若云软声说道。

  堂潇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眼中闪出泪光,呜咽道:“我……我是魔女,我离不开魔界的,那样我便无法转生了!”

  兰若云也眼中噙泪,伤感道:“一日也离不开吗?”

  “只能向子微姐姐那样,但是离开一段日子以后就得回来,我们的根都在这个世界,必须要回来补充养分——!”堂潇说道这里,牵着兰若云的手,登上那个二层小楼。

  里面的高台上是一座魔女的黄金雕像,那雕像的眼睛里有一种微微漾动的光芒,兰若云忽感全身躁动,一股召唤的力量从那雕像里流出,牵扯着自己,体内的魔性蠢蠢欲动。

  堂潇在兰若云身上拍了一下,双眼看向雕像的双眼,那雕像的眼光一暗,兰若云这才安静下来。

  “我要补充的就是这雕像提供我的魔性!”堂潇说道,“圣女也有一座她自己的雕像,来补充神力!”看着兰若云疑惑的目光,解释道:“我们之所以不同于常人,能把自己的精神在肉身破灭之后保存起来以待转身,就是依仗了种能储存魔性和神力的雕像,这是第一代魔女用无上魔力制作出来的,她也因此能够一代一代转生,一直轮到今天的我……如果我们离开了这座雕像,死后的精神就会烟消云散!”

  兰若云呆呆的听着这玄而又玄的魔女转生原理,知道堂潇再不可能跟自己回去,禁不住一阵痛彻心肺的伤心,脸上神色悲痛欲绝。

  “不过……!”堂潇脸上忽然现出一种放弃一切的无所谓表情,叹声道:“当初阿秀姐姐曾提议过,她……她说我们可以一起嫁给你,如果你真的不在乎世俗的眼光,我就跟你回去,能和你在一起,就算只活这一生,我也无怨无悔!”

  “潇潇!”兰若云心中巨震,大喊道,“你真的愿意吗?”

  “兰大哥!”堂潇抱住他脖子,亲上他的脸庞,柔声道:“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

  兰若云头脑一阵眩晕,他完全的惊呆了,他当然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但是,他真的能这样自私的坏了堂潇万年的修行吗?他该怎么办……?

  ※※※

  正在兰若云痴痴呆呆的时候,怀里的堂潇忽然一把推开他,往后退了一步,脸上神色变得冰冷异常,阴声叫道:“你竟敢上我的风林山,真是自寻死路!”

  兰若云骇然,看向堂潇的目光瞧着小楼的窗口,猛然间黑影一闪,堂潇已然不见,窗外的悬崖上空叮叮当当的响了几下,忽然背上一双柔软的小手无声无息的抓住了他的肩膀,身体凌空而起,出了小楼,落到了花园里。

  堂潇的声音在身后大叫道:“放下他!”

  兰若云双足落地,堂潇奇快的从后面赶上来,狠狠的瞪着自己身后。

  白影一闪,一身青衣的子微晴俏丽当地,微笑道:“兰兄别来无恙,子微真是高兴啊!”

  “子微……你,这里可是风林,你竟然……!”兰若云骇异的说道。

  “兰兄无须担心,除了魔女还没有人能发现子微的踪迹!”子微晴自信的说道。

  “哼!”堂潇怒叫道,“我已经放过你一次了,你竟然敢找上门来,这可是我的地盘!”左臂一挥,魔绫凌空而起——

  “等一等,我不是来打架的!”子微晴向后退开,双手一背,姿态写意。

  堂潇一愣,忽然眼中闪出嫉妒的火焰,咬牙道:“你是来抢他的,你……他是我的!”

  子微晴脸一红,张了张嘴,却没说话,来了个默认。

  兰若云神色尴尬,气道:“兰若云堂堂男子汉,怎么随便让你们抢来抢去,我又不是什么东西!”话一说完,感觉出语病来,更是气苦。

  “兰兄,嘿嘿,当然是东西了,可是,是什么东西呢?”子微晴微笑,“你是神魔两族的宝贝,奇货可居!”

  “我杀了你!”堂潇暴喝一声,魔绫向子微晴挥去。

  兰若云此刻才切实体会出魔族是一个yu望的种族,堂潇一旦恢复魔女本性,立即把自己当成了私有财产,不敢想像,她如果真的和自己回到了裸兰,是否能容纳得下清影秀。

  “你要是真的不想元神俱灭的得道他,最好给我立即住手!”子微晴也加大了声量,冲暴怒中的堂潇喊道。

  堂潇一呆,往后退了三尺,定定的看着子微晴,声音不善的问道:“你在消遣我吗?”

  “当然不是!”子微晴好整以暇的说道,“因为我……我……我也想长久保持做兰兄红颜知己的这个资格呢!”

  堂潇眼中的嫉恨神色又是一浓,怒道:“你休想打他的主意!”

  子微晴不置可否,仰头道:“我告诉了你这个方法,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不用说了,我早已经决定,他在这里养好伤以后回去,将发现魔族的军队已经撤到泽林山以西魔族的本土……”

  “你说这话可真!”子微晴激动的大喊道,这表情对于一向沉着稳重的子微晴来说可真是希罕,但一想到,魔神两族本是以泽林山为界,魔族撤到泽林山以西,自然是打算把土地还给神族。

  “当然!”堂潇傲然说道,“魔女说话还能不算术吗?”看着子微晴狂喜的颜色和兰若云感激的表情,恚怒道:“不要以为我是为了他一个人而这样做的,我是为了魔族的将来考虑!”看着子微晴,凝目说道:“那天你在山顶上所说,魔族如果打败了联军,将会入侵第二世界——这不错,我们一定会去的,关键是,我想的更远——如果我们占领了第二世界,之后又将去哪里?魔族是一个yu望的种族,当他们无路可去的时候,他们就会内斗,甚至是像史前文明那样自取灭亡!而如果神族能一直与我们共处一个世界,魔族就会不断的想办法攻下神族的土地,yu望得以发泄,才能团结对外,可以说,这是保全魔族的唯一出路!”得意的看了眼子微晴,高喝道:“才不像你心中所想的那样呢,魔女难道是感情用事之人吗?”

  “你不是感情用事之人吗?刚才还有抛弃一切嫁到裸兰去!”子微晴笑着说道。

  “你——!”堂潇暴怒,就要发作。

  “对不起,我太高兴了,忍不住取笑你,我给你陪不是!”子微晴喜滋滋的说道,“不过一会儿我会教你一个更好的方法!”

  兰若云听得心花怒放,大声道:“潇潇,你能这样想,真是古往今来最智慧的魔女了!”

  “是啊,我们历代圣女对你甘拜下风!”子微晴含笑弯腰向她鞠躬。

  “哼!”堂潇对兰若云的夸奖心中喜悦,对子微晴却不以为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邪恶的声音向子微晴说道:“不过你们神族就等着挨打吧,一旦联军撤出第一世界,我们魔族就要向你们发动进攻!”

  “这样怎么行!”子微晴喊道,“你至少给我们三年发展时间,否则,我们败了的话,你们魔族还是没有发泄侵略yu望的敌人啊!”

  “是啊,潇潇,你怎么也得让神族缓口气,这样打起来才过瘾!”兰若云也劝到。

  “哼!”堂潇冷哼一声,“没有对手却是寂寞,好吧,就给你们三年时间,三年之后,你们将为鱼肉,任我宰割,哈哈!”

  看着狂笑的堂潇,子微晴充满信心的正声道:“神族再也不是当年那个不知战争为何物的善良民族了,我们等着你们!”

  “咦?”堂潇收住小声,满有趣味的说道:“真是有点意思,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兰若云忽然说道:“潇潇,你不是要和我回裸兰吗,怎么还能和神族打架?”

  堂潇一呆,忽然愤怒的看向子微晴。

  子微晴会意,说道:“你放心,我不会放过你们魔族的,神族的血泪你们魔族一定要偿还!”

  兰若云不敢相信的看着子微晴,从来没想过,这似乎不食人间烟火的半仙儿,心中竟然有如此大的仇恨。

  “兰兄不需奇怪!”子微晴明白他心中所想,叹道:“如果你亲眼见到,自己的同胞有整整一半的数量被魔族屠杀致死,你也会有我这种想法的——所以,我一定要告诉魔女不需元神俱灭就可以和你在一起的方法,这样才能留住她和我决战!”

  “我乐意奉陪,并且十分期待呢!”堂潇眼中精芒暴闪,充满了野兽般争强斗胜的yu望。

  “哎,你们这两个女人,却如此好勇争胜……正应该我兰若云是女人的,我这么爱好和平,没有侵略性!”兰若云慨然说道。

  堂潇和子微晴同时嘴角现出笑意。

  “这个方法其实很简单,其核心内容就是——时间!”子微晴说道。

  “你是说,我要等到下一个转生?”堂潇有些不满的说道,“他怎么能活过我?如果他死了,我再转生还有什么用?”

  “关键就是不让他死!”子微晴笑道。

  “什么?”堂潇和兰若云一起大叫道。

  “痴人说梦!”堂潇气道,“他怎么能和我们相比,况且我们也是要死的,只不过我们懂得保存精神的方法而已!”

  “问题在于,兰兄身具异凛,习得史前神功紫气决!”子微晴慨然道,“这紫气决是史前一个叫做‘道教’的门派至高无上的修炼法则,传说其第一代掌门老子就是练成此功之后,才白日飞升,得道成仙的!”

  “得道成仙?”堂潇讶然叫道,“那只是传说中的事情,难道人还真的能变成神仙不成?谁又见过神仙了?我们的转生神功还有依据可寻,鬼神之说却只不过是愚蠢百姓的传说之言,怎能尽信!”

  “就算不能真的得道成仙,我们也可以延长他的生命,然后利用我们自己的方法,让他转生!”子微晴说道。

  “你是说也给他造一个人类的贮存精神的雕像?”堂潇摇头道,“他们人类的身体太过脆弱,恐怕不行!”

  “所以要让他一边练习紫气决,一边制作雕像!”子微晴顿了一下,又道,“普通来说,人类的体质当然承受不了,但如果有我们两个帮他,那还不是十拿九稳的?”

  “你让我和你合作?”堂潇大喊道。

  “你不和我合作也行,等着看他死吧,让你一腔春心无处发泄,你们魔族的yu望如此强烈,看你受得了受不了!”

  “嘿,我看你也没安着什么好心,神族就那么高尚纯洁吗,我看不见得!”

  子微晴脸上火红,微怒道:“你不同意就算了,我……”

  “等一等!”兰若云打断她,气道:“你们好像还没征询过我的意见吧!”

  “你能有什么意见!”两女同时说道。

  兰若云喃喃道:“要这么永远活下去,似乎也不太有趣,况且……活该臻野当年不该叫我千年老妖的!”

  堂潇眼睛眨了眨,点点头,极不情愿的说道:“也只有这样了!”

  “这就成了!”子微晴喜道,“他体内已经有了我们神魔两族的血脉,只要我们联手,用我们本身的魔性和神力,来扩充强壮他自身的魔性和神力,他就不会因为体内任何一种种族的气脉受损而亡,我们一点点来,在五十年内肯定能成功!”

  “恐怕你们没这个机会了!”兰若云叹气道,“我们家族的人都活不过五十岁,而我现在已经二十三岁了,你们只有二十七年的时间!”

  堂潇嗤的一声笑了出来,哂道:“你们家短寿,那是因为身体承受不了神魔两族的血脉,因此一进入老年期就无病而亡,有天地间神魔两族的顶尖人物在此,你就是活过一百岁又有什么希奇!”

  子微晴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就算不用我们,你自己身体里的紫气也可以替你挡住神魔血脉的倒流反噬,长命百岁不是梦想,你只要不用脖子去和铁剑比试谁更坚硬,小命安全无比!”

  “这件事情再商量,倒是你们,一定要常到第二世界去看我!”兰若云忽然眼泪巴巴的说道。

  两人一起点头。

  “你……也可以来第一世界的!”堂潇埋怨的说道。

  兰若云向她猛力点头,又对子微晴作了个“我一定会来”的坚定表情。

  子微晴有些伤感,垂头道:“兰兄,你在这里养伤几天,我要去通知联军停止对魔族的进攻,不要做无谓的牺牲!”

  兰若云轻轻点头,忽然又道:“在我离开第一世界的时候,子微会来送我吗?”

  “我……我不知道!”子微晴眼睛一红,猛然飘身后退,转瞬间没了影儿!

  堂潇眼中闪过一股怪异神色,气道:“还说她心里没有恶心想法,夺人所爱,算什么嘛!”忽然脸色一展,现出喜色,喃喃道:“我终于明白了,这又是一场战争啊,情场上的较量!哈哈,圣女,难道我会怕你吗,我正愁或许会因此而寂寞呢,在好不过,哈哈,在好不过!”

  兰若云心中糊涂,知道魔女心里又在为一场奇怪的战争在想着策略。

  

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

性感猪猪,在线测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