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自然之子

裸兰 俞今 6654 2003.04.17 16:14

    一阵微风吹过,让兰若云至少有了一点舒服的感觉,坐在窗口的他,望著窗外熙来人往的兽族人民,心中一阵落寞──竟然见不到一个人类同胞,仿佛这荒芜城里就剩下他兰若云一个人,於是孤独的感觉渐渐由心底升起。

  这“宾广酒楼”是荒芜城里最大的酒家,也算是兽人们比较高级的休闲场所了,完全是木质的二层小楼,在平房为主的荒芜城里有点鹤立鸡群的感觉。兰若云此刻坐在二楼靠窗处,倒是一眼能望到城中很远的地方──这是一座能让人感到沈重的城市,到处都是灰色调。

  兰若云心想:“兽族人口如此之多,拥挤在这个城市中,却不把心力用在城市建设上,让自己的生活环境更好些──他们宁可打架斗殴或者四处招摇。除了没有一个能组织民众进行集中建设的政府外,八成也和兽族人粗犷的性格有关!”

  他自己本身是个很懒散的人,对任何事情都不太在乎。如果不是因为出生在战争年代,如果不是因为是兰家的传人,如果不是因为对清影秀的眷恋──那麽,他可能只是一个裸兰街头放浪的贵族公子哥,到他老了的时候,就拎著个鸟笼子,脸上洋溢著恶心的微笑,每天对著小鸟发呆──而如今,孤身来到这荒芜之地,不知道为谁欢喜为谁忧,他还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变得这麽高尚呢!

  “一个、两个、三个……!”闭上眼睛,在自己的脑海里,人影渐渐清晰,而吵闹的人群却完全消失,只有酒楼四周成扇形围上来的“他们”现出若即若离的样子。

  “阿若大叔,你可要好好尝尝,这一桌可是我们兽族最拿手的名菜!”蝴蝶拈起一枚红枣放入口中,有些含糊不清的冲著兰若云说道,眼睛中却射出骇然的光芒。

  兰若云一惊,知道自己有些投入了,心中暗怪自己:这蝴蝶身份神秘,自己竟然如此相信她,如果她突然袭击,刚才那一瞬间自己是绝对逃不过去的!

  不知道为什麽,忽然在这麽一瞬间,他的灵台忽然明净到可以感觉他想要去感觉的东西,这真是玄之又玄的一码事──听觉和视觉本已经超越常人,而用心去感觉,这已经不再是客观上身体的功能,那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东西!

  “啊,真要谢谢蝴蝶侄女,那麽,我要开动了!”兰若云换上招牌笑脸,将嘴张到最大,向一个不知道是什麽东西看来好吃的东西咬去,忘了自己有一腮大胡子了──还没等他咬到,那堆胡子已经变成油滋麻花的一团。

  蝴蝶“咯咯”的娇笑著,怀疑的看著他:“你,每次吃饭都这样吗?干脆剃掉算了!”

  “这个,这可是我脸上的风水,剃掉的话就坏了运气!”兰若云瞎掰著,忽然看著自己面前那一团东西,颤声道:“这是什麽?”

  蝴蝶一愣:“那是,那是……”

  “呕~~!”兰若云一阵恶心,“别说别说,快撤下去!”

  兰若云是从来不吃动物的生殖器的,虽然那东西听说很补,但是……

  兽族的菜式虽然与人类大不相同,但两个种族在心理上却都有些变态:真的是“吃啥补啥”吗?

  兰若云过分激烈的反应让蝴蝶痛笑不已,用手指指著他:“别人想吃还吃不到呢,你呀,你可真怪──!”

  “那你为什麽不吃!”兰若云坏坏的笑著,紧盯著蝴蝶问道。

  “我们精灵是不吃荤的,你不知道吗,我们只吃水果和蔬菜!”蝴蝶拿起一只苹果,张起樱桃小嘴,轻轻咬了一口。

  “怪不得你们长得如此精致,嘿嘿!”兰若云看著蝴蝶娇小的身体,恍然大悟的样子!

  “长那麽高大也不见得有什麽好的!”顿了一顿,举起酒杯:“喝一杯,蝴蝶谢谢你的援手!”

  “不对不对,我是援救自己的同胞,而且我还要代他们谢谢你,这杯酒该我来敬你!”

  “真的是他们的同胞吗?”蝴蝶诡笑一下,“就凭你这句话,蝴蝶答应不管以後是敌是友,精灵都会放你一马,干!”一仰头,喝下一碗火烈的白酒。

  兰若云心里惊诧,思考她话里的意思,神情变得严肃,也咬著牙灌下一碗烈酒──兽人的白酒真是够劲儿,人类可享受不了这高度白酒。

  “蝴蝶小姐,你刚才话里的意思……?”兰若云迟疑的看著她,决定开门见山。

  “啊,没什麽──!”喝了一碗烈酒的蝴蝶脸蛋变得红扑扑的,“再来!”

  一仰头,“咕噜”一声,又一碗烈酒入肚。

  兰若云心里叫苦,可自己打扮得这麽豪爽,又知道土人因为与兽人生活在一起,酒量极好,自己如果不喝了这碗酒,那是一定露馅的──有谁见过“虬髯大汉”不会喝酒吗?

  当下不再理会蝴蝶对自己已经起了疑心,兰若云咬紧牙关,一闭眼,“咕嘟咕嘟”的硬灌了一大碗白酒,强忍著不呛出来,脸色却变得血红。

  蝴蝶:“好,爽快,再来一碗,‘咕噜’!”

  兰若云:“哼啊哼啊~~!”

  蝴蝶:“再来,今天真是高兴!”

  兰若云:“呼哧呼哧~~!”

  “……”

  “……”

  蝴蝶:“阿若大叔,你可是好酒量,这第十九碗,我可不能陪你喝了!要不就得被人杀掉了!”

  兰若云:“嘿嘿……你……还是不行了吧……我,还能喝!”

  蝴蝶:“侄女甘拜下风!”忽然耳朵微动,倾听著说道:“你猜猜,有多少人在外面?”

  兰若云:“那还用猜……十七个兽人……有五个在天上飞的……都不可怕……门口那三个你是打不过的……!”

  “!当~~!”

  蝴蝶手中的酒碗掉在地上,跌了个粉碎,有些怀疑,又惊诧的看著兰若云──她只听出有十几个兽人,至於具体数目和那三个潜伏的高手她可是一点也感觉不出来!

  “走……走吧……那老板可是很讨厌我呢……在这里打的话……!“兰若云打著酒咯,站起身来,大喊道:“老板,结帐!”

  那蹄人老板正在提心吊胆,看见他要走,高兴得蹦跳著过来:“记在大小姐的账上了,您老慢走!”心里却恨不得一脚把他踹出去。

  “大……大小姐吗……哦……蝴蝶是谁的大小姐啊?”兰若云嘟囔著,脚步有些虚浮的跟上已经走向门口的蝴蝶。

  刚一走出酒楼,劲风扑面而来,奇快无比的一刀,向全神戒备的蝴蝶砍去,正是黑衣杀手的招数!

  兰若云当然早已经知道,蹬上楼梯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从那双目光中感觉出来了──三年杀手营的生活,每天都要面对这种眼神,所以即使在人声鼎沸的闹市区,他也一样能准确的分辨出来,令他疑惑不解的是──他们为什麽会出现在这里?

  蝴蝶虽然不太相信兰若云的判断,但也在将出门口的时候全神贯注在敌人的动向上,快刀袭来,短剑从腰间飞起,自动挡上那致命一刀──很高明的一招御剑术,在来不及抽剑的时候最有用,练到最高级可以在半空中操纵飞剑,蝴蝶当然没有这种功力,但此时这一招用的却也干净利落恰到好处,让兰若云喝了一声彩。

  兽人们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就在大街上对两人发动了袭击。

  那三名黑衣杀手却把快刀完全罩向了蝴蝶,显然蝴蝶才是他们的目标,这多少让兰若云放下了心──如果是杀手集团来惩治自己这个叛徒,那就说明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了,自己一向隐藏得很好,谁也想不到他竟然会是人类战神的後代,因此杀手们一直没有找到他!

  对付一名杀手还绰绰有余,对付三名,蝴蝶立即左撑右支招式散乱起来,三名杀手虽然不是杀手营里顶尖高手,却也并非泛泛之辈,作为精灵,蝴蝶能有这个功力已经很不错了。

  只觉满天都是刀影,蝴蝶晕头转向,心里暗叫“我命休矣!”手臂上一痛,被刀锋割开了一条伤口。

  快速的攻击,毫无花巧的刀势,让她想要飞到高空中的时间都没有,忍受著杀手*般的攻击。

  “让我来!”窜进兽人群里一阵拳打脚踢让他们暂时失去行动力,兰若云冲回酒楼门口,赤手空拳的去夺一个杀手的短刀,同时在蝴蝶的背上一用力,助她起飞──!

  在蝴蝶受到巨力推动,升到半空中的同时,熟谙杀手刀势的兰若云已经夺下了那个杀手的短刀,却掼在远处不用──害怕不自觉的用上杀手的招式而暴露身份。

  左手握拳,右手继续探入另一个杀手的刀幕之中,去抢他的短刀。几个人都是以快打快,身形错落有致,往往是瞬闪而过。但是三个杀手再快也快不过兰若云,连他们的教官狼克亲至怕也不是他的对手,而且兰若云喝了太多白酒,脚步还有些飘摆不定。

  变戏法般的快速移动著手臂,却发现手中一空,短刀已到了兰若云的手中,那杀手暴怒,握起拳头向著兰若云发出一股凌厉的劲气。兰若云运力向他迎去,“砰”的一声将他打出好远,身形晃动,又将最後一个杀手的短刀也夺了下来抛到一边,将他打飞!

  “任务失败,撤!”一个杀手大喊著,另两个人呼应著他,三人如一阵风般向城外方向掠去。

  兰若云心中叹息,这些杀手越来越不成样子了,在一刀无法致命,不能得手的情况下还要缠斗如此之久,而且武功刀法也远逊於自己那些死去的同学,可他们为什麽能活下来呢?其实这个想法在他心里已经存在很久──当时,行刺堂峦的那个杀手就并非什麽高明的刺客!

  那边的蝴蝶已经打发了空中的翼人,正在空中向著地面上准备逃跑的兽人们射箭,手臂上鲜血还直流著。

  兰若云大喊道:“快下来,你流好多血了,穷寇莫追!”

  蝴蝶停止射箭,飞了下来。

  兽人们大喊一声:“煞尊大神与我们同在,绿教不会放过你们的!”转身飞跑而去!

  兰若云在自己衣服上扯下一块布条──本来想在蝴蝶身上扯的,一看她穿的太少,再往下扯的话……况且当街撕扯少女衣服,好像……?

  帮她裹好伤口,才发现四周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围在那里指指点点,各种风言风语在所难免。

  “让开,让开,大小姐在哪里?”天空中一队整齐的精灵部队一如所有正规部队的传统一样,只在事後赶到,怕有几百人还多,兰若云只感觉头上一暗,似乎太阳被挡住了,而那些空中的翼人百姓更是被驱逐到了一边。

  一个高大挺拔的精灵飞了下来──说他高大挺拔是因为他比兰若云肩部还高,这在精灵当中已经算是高大的了。

  百人队的精灵从空中落了下来,列成整齐的一排,挤开了看热闹的人群。那个高大的精灵队长走上前来:“大小姐,你没事吧!”脸上神色惶急,极是关切。

  “七星队长,你来得迟了些,不过我没事,多亏这位土人阿若大叔援手!”回头冲兰若云一笑,“我又欠了你一份人情,回头再请你喝酒!”

  七星冲著兰若云微一颔首,感激的看著他,毫无兽族瞧不起土人的那种蔑视的眼神:“多谢阁下,要不是阁下……哎,阁下你……?”

  “喝酒……我看……还是换个花样吧……你……这小精灵……这麽能喝!”经过一番打斗,逆风一吹,酒气上涌,十八碗烈酒的後劲儿立即将兰若云送入醉乡,就那麽当街倒了下去,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说个不休。

  ※※※

  兰若云这一睡,足足是一天一夜,可见兽人族的烈酒是何等凶猛,更让他日後对蝴蝶的酒量赞叹不已,实际上,即使是兽族里最善饮的爪人族,想连喝******碗“三步醉”而不倒,整个荒芜大陆也是没有几个人能办到的。

  兰若云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了蝴蝶正奇怪的瞪著他,眼神中竟然包含著一些怒气和蔑视,这让兰若云的心里很不舒服,他刚要说什麽,蝴蝶却一转身,跑了出去!

  兰若云心里纳闷,不知道哪里得罪她了。他打量一下自己所在的房间,比较低矮,但布置得很……“自然”!他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到处都是枝枝蔓蔓的长青植物,还有各种小花开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满室清香,能在冬日的荒芜大陆做到这些还真不容易。

  “这肯定是精灵的房间,这样低矮精致,哎呀──!”忽然想起,自己不是在“宾广酒楼”前面的大街上吗?怎麽会到了这里,“我是醉倒了,然後被蝴蝶弄到了精灵的住处!”

  他这样想著,看著自己身上绿绸缎的柔软被子,隐隐是蝴蝶身上那种特有的芳香,心道:“这不会是她的房间吧,听人家叫她大小姐,该是大户人家,客房总该有的,况且,除了这香味儿,这也不像是女孩子的房间,太俭朴了!“

  “哎呀,你醒了,快来喝点参汤,我亲自煮的呢!”蝴蝶一脸笑意的走了进来。

  兰若云看著她充满感激和诚恳的眼神,心里纳闷,脸上却还残留著不高兴的表情,心道:“你明明早知道我醒了,刚刚还狠狠的瞪著我,这会儿却又故作温柔!”

  “嘿,这是怎麽了,有人泼你洗脚水吗?脸像茄子似的!”蝴蝶看著他唬著的脸孔,打趣道。

  兰若云接过参汤,一口喝掉,完全是“牛嚼牡丹”的架式,又惹得蝴蝶一阵大笑。

  “看你满脸胡子,年纪一大把,有时候却像个小孩子似的!”蝴蝶用手巾帮他擦嘴角的汤汁儿,兰若云赶紧接过来自己处理,心里不好意思,却也忘了蝴蝶刚才蔑视和敌意的眼神。

  “我这是在哪里?”兰若云问道。

  “在我家,我的房间里!”蝴蝶收拾好餐具,笑著对他说道。

  “哎呀,我这个臭男人怎麽能睡你的床,这要是让人家知道……!”兰若云赶紧从床上滚下来,穿好靴子。

  “你这麽老……嘻嘻,人家也不会怎麽想!况且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自当对你无微不至的照顾,这是我们精灵的待客之道,怎麽能让下人伺候你呢!”蝴蝶认真的说道,白了兰若云一眼,精灵的美就在这一眼之中第一次让兰若云领受到!

  “嘿嘿!”兰若云干笑一声,心道:“我才不老呢,本少爷年轻英俊、风liu倜傥、玉树临风……自恋狂!”

  “领你去见我的父亲,他要当面感谢你!”看著兰若云在傻笑,蝴蝶莫名其妙。

  “啊?见你的父亲?好啊,带路吧!”兰若云整理好心情,洗漱了一下,心里纳闷,“蝴蝶的父亲当然也是精灵,却不知道是怎麽个样子!”

  当两个人一见面的时候,立即同时巨震,心里都有一个想法:“这个人我见过的!”

  兰若云仔细打量这个据说是“蝴蝶的父亲”的精灵,见他全身笼罩在一股极其威严的气势之下,面目俊美,气质华贵,身材在精灵当中算是中等偏上,发式梳成很奇怪的冲天的样式,看上去更添威武──明明只及兰若云肩部的矮小身材,却让他感觉高大无比,需得俯视才能勉强望其项背──这人有一种天生的领袖气质!

  自然的,他暗运紫气,发出一股试探的气势,同时灵台空明,去感觉对方的功力深浅。

  眉头一皱,心里巨震,学会紫气决以来第一次无法察觉出一个人的深浅,就在此时,他竟然感觉对方的身体像一波古井一样,了无痕迹,完全不露表象,那已经是登峰造极炉火纯情的境界了。

  对面的精灵也在打量著他:这土人身材颀长,偏长著决不相称的一腮胡须,面庞白皙,与胡须的黑色泾渭分明,眼睛明亮异常,隐隐有紫光萦回。看他裸露在外向自己伸出的手,竟然白皙细嫩,状态奇特,不类男性粗犷的线条,也不似女子柔和的端美,这双手竟然有著动人心魄的美──这样的手绝对不是他这个年纪应该拥有的。

  同样的,他也暗运气势,查探兰若云的内力深浅,立即知道自己遇到了有生以来最强大的一个高手,自己的气势竟然无法越过对方身前十寸距离,更别说去探寻对方的功力了。那已经不是用武学上的词汇所能形容得出的了。恐怕只有神族才能产生这样霸道的气势,来阻挡自己的试探!

  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两个人的手已经握在了一起,同时道了声:“幸会!”

  而就是在这一瞬间,兰若云终於结合对方的声音想起来了:“天,他竟然是兽族军队的最高统帅──自然之子!”

  精灵王曾经在劳森山上与兰若云一战,率领众多兽族高手围攻,差点就要了他的命,要不是独角兽的及时赶到,他现在已经在天堂了。那是他叛逃出杀手营之後遇到的第一个真正的高手,也因此,他无意中破坏了精灵王“里应外合”攻下劳森壁垒的完美计策。

  而此时,本应是生平劲敌的两个人竟然在这种情况下把手握在了一起,虽然兰若云认出了精灵王,但对方显然是被他的易容改装所迷惑。而且,那时候的兰若云还是一个无名小卒,精灵王也没有特别去注意他──如果知道他是裸兰的实权领导者,火烧黄湖的策划者和战神兰家的後代,不知道自然之子会作何感想!

  历史上的两位伟人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他们此时还是敌对的身份,而日後的形势发展,当然也并非此时身在其中的两人所能料到的。也许冥冥之中确有天意,谁能想到,连喝十八碗烈酒的蝴蝶女士竟然是自然之子的女儿呢?

  两个人面对面的微笑著,竟然没有再往下说什麽,一种英雄间惺惺相惜的感觉油然而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