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异族

裸兰 俞今 6764 2003.04.17 16:14

    自从兽族占领了荒芜大陆,几百年来,人类在这块领土上几乎已经消失了影踪。只有在与裸兰相邻的边境之地和一些偏僻的农村还保留著一些人类聚居区,兽族把留下来的人类称为“土民”。一方面,他们极端蔑视这些异类种族,痛恨这个种族曾经对自己的百般欺凌;另一方面,他们却又有很多东西要在土民那里寻求解答──人类几万年的历史积累了无数的经验,智慧更是高过兽族不知多少倍,在上万年的历史断层里,为了缩短与人类的差距,就必须要求教於人类。这也是兽族允许人类留在自己领土上的原因,并没有对他们赶尽杀绝。

  神族则不然,神族具有优越於人类的文明,他们允许人类分布在七大陆上,也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本民族人口稀薄,必须依靠人类作为生产所必须的劳动力,二是因为神族自诩为文明民族,他们宁愿通化人类,而不愿意彻底消灭他们,况且人类和神族在外貌上本就相差无几,只不过人类面貌丑陋,皮肤也不如神族白皙,像兰若云这种看似人类中的极品,在神族中也只能算作一般!

  因此,在兽族领土上的人类,起著同化兽族的作用,一方面土民的生活比较富裕,令兽族心理失衡,对人类充满了记恨和故作高傲的鄙视;另一方面又不得不借助於人类的智慧来发展本民族的文明,表面上还是尊重他们的。所以,兽族领土上人类的处境比较尴尬,说不上好,但生活无忧,说是幸福呢,又提心吊胆……

  神族土地上人类的处境则好的多,他们大多处於社会的最底层,神族教给他们许多人类不知道的东西,只要不参与政治,神族鼓励他们安居乐业幸福生活,从来不打扰他们,把他们当作少数民族来看待,通过媒体宣传等手段来加以同化。又制定同化政策,规定每个人类聚居区都必须放弃人类语言,学习神族国语,所有人类的风俗也必须取消,融入神族的生活规律当中,一应节日活动均与神族共庆──基本上,神族领土上的人类在几百年来除了容貌以外,几乎被同化得差不多了,已经没有多少人会说人类的语言了。虽然生活幸福,但却不如兽族领土上的“土民”,能够想起自己的祖先其实还是人类!

  幸福的概念究竟是什麽呢?也许神族领土上的人类才是幸福的,那是一种物质上的幸福,而当他们也终於忘记祖先的时候,他们就达到了精神上同样幸福的目的。而兽族领土上的人类,幻想有朝一日人类能从拾故土──但此刻在异类种族中的生存,也是极端不如意的──

  日近黄昏,地平线上一双人影朦朦胧胧的闪现,胯下骏马高嘶,马上主人也似乎在谈论著什麽高兴的事情。

  等到渐渐走近,才发现是一男一女,男的面目俊朗,眼睛明亮异常,不时的四处张望,似乎在担心著什麽;女的则年纪尚幼,容貌到是天真可爱,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只是瞧著那男的,不时的打趣他,隔著马匹伸过手来搔他的痒……男的显然被她弄得毫无办法,只是苦笑,偶尔也逗弄她一下,往她脖颈上呵气,痒的她“咯咯”娇笑!

  正是兰若云和堂潇。

  两人从逢泽岛上驾船出海,来到荒芜大陆上,向边民购置了马匹,一路往兽族内地走来。因为是靠近人类边境,所以兽族村落较人类村庄反倒为少。行得一日,到了此时,兽人才渐渐多了起来,不断对两人斜目而视,眼光中有著明显的敌意!

  因为不熟悉荒芜大陆,又不清楚此刻兽族内部究竟发生了什麽事情。战争才刚刚结束,****千年来的战争,使即使是普通百姓,也是互相敌视的。只有在那些深山老林,较少与社会联系的兽人部落,才会不太在意这些争斗。

  因此,两人只是沿著海岸线迤逦前进,不敢太过深入,在异族的土地上,还是小心为妙。

  “前面好像有个村落啊,兰大哥你看,满地的渔网!”堂潇指著前方一个小渔村,高兴的说道,一天来,两人还没有休息过呢,她已经很累了!

  “希望是人类的村落就好了!”兰若云心疼的看了一眼堂潇,真不愿意她跟著自己吃这样的苦。

  海边,一个老人正在费力的往岸边拖著自己的小渔船,一边把铁锚远远抛向沙滩,等到退潮的时候,船就固定在沙滩上了。

  兰若云心里一喜,终於遇到同类了。他跳下船,跑过去,伸出一只手,暗运内力,整只船就被他拖到了岸上,这样即使不退潮,船也是随时可以使用的。

  “啊~!”老人一声惊呼,看著兰若云,“你──!”

  “老丈,请了,旅途劳顿,能否借贵地休息一下!”兰若云一拱手,客气地对老人说道。

  老人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两人几眼,看著他们光鲜的衣服,陌生的容貌,心里一阵苦楚:“两位是从那边来的吧,我可是好多年没见到过纯粹的人类了!”

  “咦?难道您不是纯粹的人类?”堂潇走近老人,上上下下的仔细看著他,希望能找出一些兽族的痕迹──其实人类是无法与兽族通婚的,即使不是因为世仇,从生理上来讲,也是不太可能的!

  “哎~~!”老人长叹一声,“几百年了,祖祖先先生活在这里,与兽族人的交往,总会沾染一些他们的习气!”老人把渔网晾好,低声说道:“跟我来吧,不要惊动其他人,这是****混居的村落!”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两人一眼,转身向村子中走去。

  果然,步伐像极了兽族人那种笨拙的走路方式,到是蛮有气势的!

  有落日余辉照射进来的海边小屋,老人的表情渐渐和气起来,不断的向两人询问著裸兰大陆的情形,目光中充满了向往之色,哀叹连连,显然在这里生活的并不是很顺心!此地已渐渐接近兽族人的中心地带,这海边渔村虽然偏僻,但因为接近港口,也会时常接触到一些外地的民众。

  “老伯,您怎麽能一眼就认出我们来,是从走路姿势上看出来的吗?”兰若云奇道。

  “哎,年轻人,我们在异族之中生活了几百年,自然要说兽族语言了,只有在家里的时候,才能说说家乡话。而且,你的口音也与我们不一样,你自己虽然听不出来,我可是一下就能感觉得出。而且,你们的外貌细腻,动作柔和,自然不像我们受兽族人的影响,整个人都变得粗线条起来。”老人一一指出两个人暴露出来的纯人种特征,让两个人心里一阵苦闷──本来还指望能混进荒芜城去打探消息,照这样看来,连一个海边普通的渔民也能一眼就看出他们来,何况是其他人了,这样肯定是要露馅的!

  “不瞒老伯说,我们是有些事情要到荒芜城中去办的,不知这样去是否安全?”兰若云试探著问道。

  “我看你还是别去了,否则你就别想活著回去了!”老人拿起一管烟筒,倒了些烟叶在里面,咕噜咕噜的抽了起来。

  “难道……?”兰若云看著老人忽然严肃的表情,心里不禁一颤。

  “现在治安不好,能躲起来最好,谁也不愿意在此时行走在外,要是被绿教──”老人忽然顿住了,“总之,现在连兽人都不敢轻易出门,我们土人更是到处躲躲藏藏,像你这种身份……”老人摇著头,猛吸了一口烟袋,脸上露出一股悲怆之色。

  “您刚才提到……?绿教?”兰若云问道“是个什麽组织吗?”

  老人忽然眼中闪现出泪光:“我两个儿子都是死在他们手里的,我要是不逃到这里,怕也难逃其魔手!”老人恨恨的说著,一口烟呛到嗓子里,连连咳嗽起来。

  “听老伯谈吐,似乎并不是渔民这麽简单,这其中定有大的变故吧!”

  “何止是我,这海边渔村,以及十里八村的人们,哪一个不是曾经富甲一方的豪门望族,如今却死的死,逃的逃,能剩下一条命来已经是不错了!”

  “老伯的两个儿子就是命丧在这绿教之手,看来,你们也是被他们所迫了!”兰若云心中隐隐升起一个模模糊糊的念头,似乎与自己此来目的逐渐吻合。

  “年轻人,不要再问下去了。此时风声鹤唳,谁知道哪个人是安全的?说不定你自己最亲密的朋友就是……哎,如果不是看出你们是外地人,我是说什麽也不会说这些的,我看你们还是从哪里来,就回去哪里吧,守著幸福的日子不过,干嘛来淌这混水呢?”老人感慨的说道,眼中还露出羡慕的神色。

  “因为我们不希望你们永远生活在异族的土地中,受这无边的痛苦,人类要拯救你们!”兰若云看著老人,定定的说道。

  “当啷”一声,老人手里的烟袋掉落地上,颤声问道:“你,你究竟是谁?”

  “老伯,此事太过秘密,而且知道了对你也不安全,你只要知道,我们是完全为了拯救这块大陆上的人类而来就够了,难道你不想回到人类的时代吗?”兰若云轻声说著,把烟袋捡起来放在老人手里。

  “你们果然来了,可是……哎,简直难以相信!”老人摇了摇头,“太难了,虽然土民当中一直悄悄流传,说人类在百年之後会从新回到七大陆,可是过去了多少个百年啊,人类的领土却越来越少,甚至有亡国灭种的迹象,人们已经渐渐的失去了信心!”

  “那是因为没有人前来尝试过!”兰若云坚定的说道,“还希望老伯能多多为我介绍一下兽族方面的情况,实在没想到在这偏僻的渔村竟然能遇到您这麽有见识的人!”

  “不奇怪,往前走,几乎每一个村落里都有我这样的人。”叹了一口气,“我们都是荒芜城周围的富户,依靠我们人类的才智,那些兽族当然比不过我们,几百年来,一直是当地的土人大族,虽然总有一种寄人篱下,看人脸色的无奈,但毕竟经济上的富足还能让我们保留一些尊严!直到……!”

  老人停了一下,起身开门向外面张望了一下,回来把门插好,低声说道:“直到绿教的出现──这个教派信仰‘煞尊之神’宣扬煞尊是世界唯一的神,是兽族的守护者。他们认为兽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种族,其他民族都要接受兽族领导,也要尊奉煞尊为唯一真神。也因此,对於我们这种在他们土地上过著比他们还优越生活的异类,绿教徒是极端痛恨的──他们杀死我们的人,掠夺我们的财产,把我们赶离城市中心,驱逐到这乡下鄙寒之地,一言难尽啊!”

  “可是,我听说,兽族在很多方面还是要依靠你们的,比如说农耕技术、冶铁铸造、手艺夹攻甚至文化建设──政府怎麽可能不从长远考虑,即使是想动手,似乎现在也还是太早啊!”兰若云惊疑的问道。

  “哼,政府现在自顾不暇,哪敢得罪绿教。今年东部大陆因为靠近裸兰,雨水充足,粮食产量还可以,可是西部靠近沙漠的大部分地区,却是干旱无雨,有的地方甚至颗粒无收。这种情况下,绿教的宗旨恰好满足了饥饿的老百姓,一呼百应,纷纷涌到城市里去抢粮。政府本来就是几个部落首领松散的联盟,又在西线与人类打了败仗,此刻绿教不断壮大,正吵闹著更换政府体制──他们当然是想要奉自己的教主为国王,那也不用明说了,嘿嘿,整个荒芜大陆动荡一团,你们两个小娃还是不要枉自去送了性命的好!”老人诉说著心中的苦闷,好心提醒两个人,让他们赶紧有多远走多远,仿佛外面绿教徒就已经拿著刀叉来捉他们一样。

  “原来如此……”兰若云嘴里喃喃的念道,没想到这麽快就洞悉了兽族撤兵的原因,所谓“攘外必先安内!”後方失火,迫使兽族放弃千载难缝的良机──其实人族与神族战争,後方的供应也渐渐成了问题,两线作战,如果兽族此时坚决的打下去,人类即使坚持下来也将元气大伤,再过个两年就可以一股作气消灭人类了。可见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兽族竟然在这个时候出了一个“绿教”,让兽族不得不从前线退兵来镇压内部暴乱。

  “这对我们来说也许是一个好机会,虽然人类现在也无力继续大的战争,但是收复荒芜大陆上几个城池还是可以的,如果趁此时进攻的话……”兰若云心里这样想著,说道:“我们一定要混进荒芜城,不知老伯是否有办法可想?”

  “年轻人不知进退,你一定要去吗?”老人沈思著问道。

  “是的,还望老伯能提供一些方法,相信这里的人类都想早日回到人类之中!”兰若云感叹著说道,不知怎麽回事,潜意识当中他觉得这个老人能够帮助自己。

  “其实也很简单,我略懂一些乔装易容之术,只要为你们改扮一下,装成土人,再把我以前用的身份证明交给你们,那就很容易进城了!”老人脸上洋溢著自信的神色,“不过,进了城以後,现在是什麽形势我也说不清,那就要看你们的造化了!”

  “你,你究竟是谁?”兰若云惊诧道,轮到他来问这句话了。

  “好说,好说,兰花一指鬼见愁,那就是区区在下了!”老人诡秘的一笑,“我命犯天煞孤星,一生孤独……”看著两人惊惧的神色,哂笑道:“哈哈,开玩笑了,好久没有人跟我说话,忍不住说个笑话!”

  “这……易容之术?”兰若云迟疑道。

  那边堂潇大叫起来:“呀,我觉得你是鬼见愁,你的样子……!”

  “我的样子是丑了一点,那也比不得你们纯人类,毕竟这麽多年来,受兽人的同化,多少是要变化的──像姑娘这天仙般的容貌,整个荒芜大陆也是找不到的!”

  “您,您这麽大年纪还说这个!”堂潇脸一红,忍不住嗔怪道。

  “呵呵,姑娘误会了,老夫的孙女儿也有你这麽大了,可惜……哎!”老人眼圈一红,兰若云知道,肯定是也遭了不测!

  “老伯伯,您也别伤心了,兰大哥刚才问你的易容之术是……?”堂潇感兴趣的问道。

  “老夫以前在荒芜城开著几家剧院,以前也是江湖卖艺梨园出身,因此,对这改装的把戏也只不过是重操本行而已,两位不必惊奇!老人转身走进里屋,从里面拿出一个大箱子。

  打开来,把一些刷子、彩漆、粉面、假发胡子等各种道具取出来,说道:“人老了,怀念以前的东西,家破的时候,没想到抢救一些财务出来,反倒死死的守著这几十年来的‘老兄弟’,今天让你们看看我的手段!”一拿出这些东西,老人的眼睛立即放出光芒,爱不释手的摆弄著,参照两个人的样子,在心中打著草稿。

  “老伯伯,这可真有趣,你这门手艺传了我吧,怎麽我在裸兰城都没有发现这麽好玩的东西!”堂潇蹦跳著,兴高采烈的看著这堆复杂的玩意儿!

  “那当然,最精华的国粹还是在老区,裸兰城怎麽说也是新开发的大陆,才两百年的历史,我这手艺可是传了上千年的!”老人自豪的说道,把一撇假胡子粘在兰若云的唇上,“不管怎麽样,你们既然是为人类而来的,我们自然希望人类复兴,沿途肯定还会有很多人帮助你们的。”

  “那您肯不肯教我啊!”堂潇指著那个大箱子,满脸都是兴奋之色。

  “你真的想学?”老人粘好胡子,抬头问堂潇。

  “这梨园功夫,那可是要从小就练习嗓音,每日勤做功课,舞蹈动作也都是要下功夫的,你年龄已经大了,恐怕为时已晚!”老人看了堂潇一眼,似乎觉得可惜,摇了摇头。

  “不晚,不晚,我只要学您这手化妆的技巧就行了,唱歌就免了,我自不能再变小回去!”堂潇对什麽“梨园功夫”兴趣不大,只觉得把一个人变成另一个样子才最好玩。

  “这……其实我也没有传人,好不容易栽培的两个儿子也死了,收你倒也可以,但你要答应我,一旦事情办完,就要回到我这里跟我学习这麽功夫,化妆的技术是不单传的!”老人狡猾的说著“你年纪虽然大些,但容貌好,样子又聪明,应该容易成才!”

  堂潇歪著脑袋想了一会儿,忽然也狡猾的笑了一下:“好,答应你!”其实她是想学了这门技术就消失掉,反正来不来是自己说的算!

  兰若云埋怨的看了她一眼,显然知道了她的用心,堂潇却看著他大笑起来──装上两撇大胡子的兰若云虽然威猛,却又滑稽可笑,他本来面目清秀白皙,此刻有点不伦不类。

  果然,善良的老人没有体会到堂潇的用心,继续说道:“那你就是本门第一百七十六代传人了,也该给你改个艺名,你姓什麽?”

  “我姓堂!”堂潇回到。

  “那就叫堂香玉吧,以後还希望你能把这门功夫发扬到裸兰城里去,不至於丢了人类这一大艺术瑰宝,也算是艺术史上的一大贡献了!”

  当下领著堂潇到里屋参拜历届梨园祖师,行过拜师礼,“堂香玉”正式出炉!

  “堂香玉,堂香玉,哈哈,哈哈……!”兰若云在屋外捂著肚子已经笑倒在地,没想到堂潇爱玩的个性随著年龄的增大却一点没变,连名字都改了。

  之後,就拿兰若云当模特,老人把这门易容的手艺传给了堂潇,等她学会後,那已经是两天之後的事情了,兰若云已经变来变去的有些烦了,最後竟然装模作样的改扮成了一个蹄人,那已经是易容术的最高境界──脱胎换骨。

  这天早晨,两个人打扮妥当,容貌虽然无法改变,但经过各种装饰却也不是熟人所能分辨得出来的。老人在左右邻居处找了几件年轻土人的衣服,给两人换上,又教他们一些土人的生活习俗,姿态表情也尽量模仿。

  几天下来,“两个年轻的土人”向老人告辞,向荒芜城纵马驰去,而老人的话语似乎仍在他们耳边回响:“香玉,一定要回来啊……!”

  兰若云“嘿嘿”的一笑,看见堂潇紧蹙的眉头,不知道她将来如何收场。

  还好荒芜大陆别致的景色渐渐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在大草原上,两人尽情的驰骋,向著另一个种族的中心地带前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