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生死线

裸兰 俞今 8185 2003.04.17 16:12

    黄湖山,因黄湖得名,山贯东西,成为一脉。

  从裸兰到黄湖壁垒,快马加鞭需要三天多,从黄湖到灵光城,快马加鞭也要有三日路程。

  黄湖山就在裸兰与灵光之间,山分东西,东山雄伟,西山秀奇,但都一样的高耸峥嵘,即使是最优秀的爬山能手,也要望峰叹息,当然这也更能激起他们征服高山的斗志。

  人们惊奇於造物的奇妙,如此高山本应一脉相承,连绵不断,即使形成“一线天”之类的奇景也该产生於高山至上。偏偏这黄湖山从中而断,形成一条大的裂带,直接起於平原,硬生生将这高山分割成两大部分,两山之间的通道,便成了裸兰与灵光之间唯一的通道,黄湖壁垒就是建在这东西两山之间。

  两百多年前,当人类退入裸兰的时候,就是靠著黄湖的天险,守住关口,才打退了神族一波波的攻击,而那时候,黄湖壁垒只是一座简简单单的工事。

  等到人神战争结束,战神格丽丝。兰亲自监工,按照自己的设想,根据战略需求,扼关口而建,才形成今日的黄湖壁垒之前身。

  当时,足足动用了上百万的民工,而砖石和杉木更是堆积无数。这还不算,两百年来,每一代的统治者都要对黄湖壁垒加固,苍奇山“化林为田”工程所得原木几乎全都运来黄湖壁垒。即使是今天,在黄湖山脚,还堆积著数不清的梧桐衫木料。而黄湖山上,更是树木葱容,梧桐衫在这里受到保护,都有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树龄,它们也像是护卫一样,保护著人类的家园。

  而黄湖壁垒,经过历代修建,终於成就天下第一关口,号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虽然夸张了一些,但黄湖壁垒的重要军事作用,也由此可见一斑。

  ※※※尴尬的行军路终於要走完,一路上,清影秀一群人对兰若云不理不睬,没有给他任何好看的颜色。兰若云只好躲在自己的队伍里,拿那些江湖恶客撒气──很显然,这些人毫不受管制,一路上吵吵嚷嚷,抱怨著行军的艰苦,更有些人早已经准备开溜,只是畏惧著身後的几千名军法处的执法者,被抓回来的逃兵几乎全都是兰若云队伍里的人。这支民兵队伍很不成气候,人们都说有什麽样的将领就有什麽样的士兵──也因此,那两万优秀的神弓营部队就觉得自己特别委屈……

  “潇潇,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再不过来的话──!”堂天威胁著向妹妹瞪著眼睛。

  “要跟我断绝兄妹之情是不是,亏你还说得出口,这一路上你都来多少次了,你是你,我是我,我的路我自己走,不管兰大哥做了什麽,我都是和他站在一个路线上的!”堂潇有些不耐烦,坚定的说道。

  “我是你的亲哥哥呀,你竟然──!”堂潇眼圈有些红的说道,心里酸酸的。

  “你要是不会武功,我当然也会保护你!”堂潇歉意的看了看哥哥,还是站著没动,随手抽了身旁一个正在冲他色眯眯看著的黑衣无赖。

  “我们堂家是有自己的原则的,你这样是公然与父兄唱反调啊!”堂天大声的劝导。

  “父亲同意我的做法,你怎麽老是不相信呢!”堂潇生气的说道。

  “父亲是被他气病的,你让我怎麽相信?”堂天越说越怒,纵马过去就要拉住堂潇。

  “不信拉倒!”堂潇嘟囔著,牵住马头躲了过去,向著远处正在安抚士兵的兰若云驰去。堂天妄图追上她,忽然她身後那些黑衣恶客幽灵般的围了上来:“怎麽,想在我们的地头上撒野?连我们老大你都敢欺负!”

  堂天叹息一声,看著小妹远去的背影,只好回归本队,那些黑衣人知道惹他不得,也不难为他,要是换作另一个人,早揪下马来一顿海扁了!

  ※※※

  由於有步兵队伍相随,骑兵只好放慢速度,援军整整走了三天半时间,这已经很了不得了,步兵们一路上几乎都是跑步前进的,而且没有什麽充裕的休息时间。

  饶是如此,当第四天的中午,在逐渐接近黄湖山的同时,他们已经感觉到了不妙的情况。零星的逃兵从黄湖壁垒上溃逃下来,虽然都被军法处截了下来,但这也预示著前线的情况危急。问那些逃兵时,他们只说黄湖壁垒形势不妙,可能守不了多长时间了。逃兵只是微乎其微的数目,等待他们的,当然是将功赎罪或者战後的牢狱生活──在这种情势下,他们居然抛弃部队自己跑回来,他们的行为绝对不可原谅。

  可是,逃兵却渐渐的多了起来,到了後来,竟然成群结队的退了下来,而且大部分都带著伤,显见他们并不只是逃兵那麽简单。

  就在马上快到黄湖壁垒的时候,已经听见前面激烈的喊杀之声,空气中的血腥气也渐渐可闻,尤其是神族冲锋的号子声和兵器的碰撞声,证明著前线正进行著殊死搏斗。

  而兰若云所带领的民兵队伍,更是因为从来没有上过战场,此时吓得整只队伍都发起抖来,连那些江湖恶客也停止了争吵,脸上现出惊惶神色,双手紧握武器,不安的准备接受自己的“第一次战斗”!

  一小队穿著特殊战甲的队伍迎著援军跑了过来。

  “是军事学院的学生军!”方更大喊了一声,迎了上去,看见他们身上都有著可怕的伤口,很多人的鲜血还在往出窜著鲜血,却无暇停下来整理。

  “赶紧帮他们医治!”清影秀见到这些浑身浴血的校友们,心里一痛。

  见到援军到来,这些年轻的孩子再也撑不住了,纷纷落马,很多人昏了过去,但大多数人都在叫喊著一个让人心胆俱裂的声音:黄湖,失守了──!

  黄湖失守了!?

  经过短暂的头脑空白之後,清影秀果断的下达全速前进命令,一接触到战争,立刻让这刚刚还在为儿女情场所困扰的女子精神一振,显现出了天生的大将风度!毫不犹豫的与身边将领部署著救援计划,却没有听到噩耗应该表示出来的沮丧──这也是良将与庸将的区别,良将只会想办法弥补一时的失利而取得最後的胜利,而庸才却只会埋天怨地,错失良机!

  当下,几人商量,骑兵先行,步兵跑步随後,救兵如救火。因为黄湖壁垒虽然失守,但黄湖两山之间的通道也不容易通过,明西此刻肯定还在扼住通道用士兵的血肉堵击著神族的进攻──两百多年前黄湖壁垒还不存在的时候,人类就是这样抗击神族的。

  封远满脸焦急之色的找到兰若云,清影秀几个人这时候都不愿意接触兰若云,他倒成了双方联系的纽带。因为神弓营是骑兵,必须先行赶去支援,也只有他们可以有效的抵挡神族的天使部队──在这样关键的时刻,神族不可能不派出天使部队!

  “可是,我这五万士兵由谁来带领?”兰若云看看堂潇,堂潇猛遥著头,意思是自己只是兰大哥的贴身保镖,行军打仗请别找我。

  “前线形势危急,神弓营必须出动!”封远满头大汗的说道,知道实际稍纵即逝,去晚了,如果被神族攻下通道,等待他们的就只有灭亡了。

  兰若云微微思考了一下:“跟我来!”

  他领著封远来到神弓营的队伍面前,找到一个领军将领,跟他说著什麽。那个将领猛地把头摇了起来,脸上是一股极度不满意的神色。忽然兰若云大喊了几声,那将领低下头,好一会儿,才点了一下头。

  “我把他们交给你们了!”兰若云掏出调动神弓营的令牌,毫不犹豫的抛给封远。

  “什麽?你?”封远惊诧的看著兰若云,“我要提醒你,你这是交出军权啊,除了这两万部队,你那五万杂牌军可是……”封远耸耸肩,在士兵面前他当然不好说出来,但谁都明白,兰若云的五万民兵,是没有什麽战斗力的!

  “这个时候,还分得这麽清楚干嘛?由谁来领导,他们都是在为人类而战!”兰若云故意用很大的声音说出来,让那些神弓营的将领们听到──这些人里不乏迪斯罗利的心腹,本来就对兰若云不是很信服,此刻听他抬出“为人类而战”的这个大帽子,倒也热血彭湃。而他们所领的士兵更是群情激愤,就想马上到战场上射下几只天使来!

  “好汉子!他们总有一天会明白你的!”封远拿好令牌,冲著兰若云竖起大麽指,丢下一句莫名奇妙的话,转头调兵去了!

  兰若云微微一笑,明白封远那句话的含义,一种英雄相惜的感觉油然而生,心里一阵安慰。

  正在他体味著这难得的感动的时候,已经在跑步的五万民兵却依然不闲著,议论起神弓营来──之前,因为有神弓营随行,他们心里总有一些依靠,毕竟是两万的王牌军队,躲在他们後面,安全系数大大加强。此刻见神弓营离去,立即赶到浑身的不自在,觉得生命没有了保障──他们在几天前还只是普通老百姓,习惯了受军队保护的生活,现在尽管自己也当兵了,脑袋里的想法还是没怎麽改变,等他们打几次仗以後,才能渐渐接受自己已经是一个军人的事实!

  “如果一个士兵,只想著受人保护,那麽,等待他的只有死亡!”兰若云大声的向著自己的队伍喊道:“你们已经是军人了,要记住,几百万的人民在被你们保护,你们肩负著拯救人类的重责,鼓起勇气吧,儿郎们!”兰若云声情并茂的大声提醒并鼓励著他们,倒也让这些士兵们渐渐抛开了神弓营离去的阴影,虽然还不能马上独立,但情绪已经稳定了不少。

  兰若云就这样在队伍前後跑来跑去,不断的鼓舞著自己这支没有一点符合“士兵精神”的军队!

  ※※※同样,清影秀几个人也对兰若云交出军权感到惊诧,而清影秀眼睛里更多出一种欣喜的神色,脸上的阴霾几日来首次“云开日出”。

  已经来不及多想了,留下望川北和斯菲继续指挥步兵队伍前进,清影秀几个亲自带领七万骑兵向前线飞奔而去。

  抛下步兵之後,本来还要走一会儿的路程,骑兵半小时就赶到了,战况的惨烈立刻燃起了这队生力兵的怒火和战火!

  两公里的黄湖山通道之内,哪里像是打仗,人类的士兵简直是在用身体阻挡著神族的铁蹄。没有了帝国护卫军的守城队伍,除了神弓营外,全部由步兵组成。而神弓营,此刻也只剩下不到五万人,他们奔上两山的边缘地带,在步兵的掩护下向天空中的天使射箭。受神弓营的威胁,天使不能拔出巨剑直接参与到屠杀人类步兵的战斗中,他们的杀伤力可是很恐怖的。

  然而,比天使更恐怖的异人部队却扮演著另一个屠杀者的形象。异人又称金刚,是最原始的神族居民,神族内部称他们为“金刚土著”。异人身材高大,皮肤雪白,连头发都是银光闪闪的卷曲形状,只有眼睛是红色的,而当他们战斗时,那双眼睛更发出凛凛红光,往往能摄人心魄。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拿著熟铜打制的巨杵,被击中者立刻变成血肉模糊的一团,而有时候更可以联击几人,有著可怕的杀伤力。还好他们数目极少,而且生命短暂,如果说天使的寿命有人类的两倍,那麽异人只能有人类的一半多一些。而且,他们也和天使一样有著极低的繁衍能力,几千年来,人口从没超过十万,而能够当兵打仗的,往往还不到一万人。

  此次神族入侵,携带了八千名异人战士,此刻,正是他们作为前锋,凶狠的向前突击著人类士兵。人类的步兵除了精武营的战士外,几乎没有人是他们的一合之敌。通道狭窄,只能同时容纳千人规模的冲击,异人排成五支千人队伍,分波的进攻著人类,还好如此,否则这样的突击肯定会打散人类士兵的队伍。

  眼前,寸土必争,异人除了杀敌以外,还要不断的清理死尸,否则他们巨大的身躯根本无法通过,到处都是人类士兵的尸体,有的地方已经累成了一堵堵的“死人墙”,横七竖八的阻碍著敌人的前行。

  当迪斯罗利带领最精锐的部队撤下来的时候,前线只剩下不到七十万的守军,还要包括明西带去的三十万海军。日以继夜的攻守战,不断消耗著双方的兵力,人类只剩下不到四十万的军队,这还是因为他们有坚固的黄湖壁垒作为防御工事,占了很大便宜。神族可就伤亡惨重了,高高的城墙,即使是出动天使部队,也是难以久攻,况且还有神弓营克制著他们。只好投入超过人类城头守军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兵力,人踩著人的进攻当然是制造了无数的尸体──他们死亡的人数至少是人类士兵的三倍。

  付出了这麽大的代价,他们誓在必得──最後还是出动了异人部队,配合著天使,因为人类的士兵也伤亡惨重,後继无力,终於被他们攻上城头,夺取了黄湖壁垒。而异人和天使部队,也死伤了几千名士兵,对於神族来说,这个代价可是巨大的,这几千名士兵他们要多少年才能产生出来啊!

  明西接住清影秀几个人,双手都在颤抖:“终於盼来你们了,我们学生军只剩下两千多人了,我怕他们全牺牲了,那未来的帝国可就没有可用的将才了,因此将他们撤了下来!”明西看著身後两千多一些的少年学生兵们,老泪纵横,没有人知道他心里是多麽的心疼这些孩子们。

  “目前我们的士兵在用自己的身体抵挡著敌人的前进,快救救他们吧!”明西跺著脚,心力交瘁的说著。

  “辛苦您了,放心,全交给我吧!”清影秀坚定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师,又环顾了一下他身後自己的学弟学妹们:“我们一定会胜利的!”她举起拳头,高声的说道。众人眼里都露出了欣慰的颜色,他们相信在裸兰军事学院里有著传奇色彩的清影秀,一起高声呼喊著为她鼓劲儿。

  “都准备好了!”方更跑过来,先对明西老师点了一下头,低声的对清影秀说道。

  “嗯!”清影秀答应了一下,转头对明西说:“把步兵撤下来,换上我们的帝国护卫军。我们的两万神弓营战士会配合原有的神弓营射住阵脚,给你们撤退的时间!”

  “太好了,有帝国护卫军的骑兵冲击,即使异人再强大也是无法抵挡的,他们毕竟是步兵!”明西眼睛里闪出兴奋的神色,“山谷通道狭窄,骑兵要结成小队冲击,千万不能让异人围起来!”明西临场传授著自己的作战技巧,在他眼里,即使是当年的总领清影远瞻,那也是自己的学生。

  “明白了,老师,您下令吧!”清影秀恭敬的说道。

  明西走上山冈,传令兵挥动号旗,步兵们一起开始往後撤。神族的异人部队猛地觉得压力一轻,正要随後尾袭,地上的尸体磕磕绊绊的阻挡著他们,只好弯下腰来把尸体往两侧抛去,抬起头来正要追击退兵,满天的箭雨向他们射来──两万神弓营浑身蓄满了力量,此刻大显神威,把一支支利箭向异人部队射去。尽管异人浑身罩在坚固的甲质里,又挥舞起满天杵影来击打箭枝,但还是不断有人中箭,虽然伤逝不严重,但也流出浓黑的鲜血来,在他们雪白的皮肤上显得那样的突兀!

  而此刻几千人的天使部队也被四万多的神弓营占据著山体,控制在半空中,两方正在激烈的对射。天使们寸步难行,但却不断有神弓营的战士被他们射杀,而他们本身,只要不离神弓营太近,几乎不会有什麽伤亡──天使的臂力可是惊人的强大,在同样的距离内,他们能射死对手,而对方的箭枝到了他们的面前却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如果神族的天使部队和异人部队能多一些的话,人类早已经灭亡了……

  “冲啊!──”让过撤回来的步兵队伍,骑兵终於开始了冲锋。五万士兵排成千人横排的一列队伍,成批的向著异人部队冲了过去。

  他们在裸兰养精蓄锐已有一段日子,越优秀的部队骨子里那种好战的情绪越显著,平时艰苦的训练不拿到战场上施展一下也是心有不甘,而且经过裸兰内战,这些士兵心里其实都有一股火气,此刻正好爆发出来。千人规模的骑士们人马合一,手中长矛会合著其他骑士的武器,共同形成一把巨大的尖刀,向著异人部队狠狠的切了下去。

  正在冒著箭雨前进的异人忽然听到了惊天动地的冲锋声,看见一队告诉的骑兵填满了通道,银光闪闪的盔甲晃得他们眼睛一花,心里一股不妙的预感涌了上来。

  尽管异人们武功高强,又天生神力,但身体却也是肉长的。对付步兵时在他们攻向自己的时候,就利用自己比兽族爪人还高大的身体优势居高临下的瓦解了对方的攻击,而此刻的骑兵冲击,他们虽然也有居高临下的优势,但却砸不到这些骑兵,因为他麽太快了,当异人的巨杵还在空中的时候,骑兵的矛尖已经插入了他的小腹,而且携带著冲击之力的巨大力量完全不顾异人白色的坚固甲质,那是神弓营的强弓所无法可比的。神弓营的弓箭只能让异人受些轻伤,而骑兵的长矛却是致命一击,而且还不是一个骑兵,他们往往是三五个人形成一个小队,几把长矛一起戳向一个异人,再强大的战士,哪还有不死的道理!

  饶是如此,临死的异人也会努力把巨杵挥舞下去,如果有哪一个战士稍微失了一点准头,没有立刻让异人致命,那麽他是必死无疑了,异人的强悍使他即使是在临死之前也毫不手软!

  “快撤,快撤,有骑兵!”一个看来好似异人首领的异人将军高声呼喝著,领头向回跑去。这也是异人的一个缺点,一看不好,撒腿就跑,因为他们人口总数太少,寿命又短,所以经不起这样的牺牲,这也是情有可原的。其实以他们的强悍,即使是人类最精锐的帝国护卫军也要几个人合力才能保证杀死他们一个,也就是说,要杀死这几千人的异人,人类的五万骑兵差不多都得扔在这里,要知道,当几个人合力对付一个异人的时候,其他的异人却可以趁机击杀这几个骑兵,虽然他们速度很快,但异人的巨杵是不看准头的,一挥就是一片,范围之内,即使是铁人也得被击个粉碎!

  怕死的异人们扔下上百具尸体,喊叫著跑了回去,骑兵们随後追到。半空中的天使向他们射了一阵,等到对方的骑兵冲过来时,这些天使也换了一批,人数却少多了,天使兵力不足,可是在天空中挥舞翅膀也是很花费体力的。他们却不敢停在地面上作战,因为还有几千名人类精武营的士兵正虎视眈眈的看著他们,这些精武营的步兵善於近战,爬山更是小意思,他们躲在半山腰,就等天使一下来便上去围攻。迫於这种形势,大队天使们只好撤到後方,换成一小对继续在天空中射,而远程阵地的争夺只好交给神族的步兵弓兵队伍,但他们却不是神弓营的对手,刚一上来就伤亡惨重。两万新来的神弓营换下四万多已经疲累不堪的兄弟部队,继续射杀神族的步弓兵,也给正在冲锋的神族骑兵以强力打击,重伤落马者立即被帝国护卫军无情斩杀!

  战斗一直持续到晚上,兰若云与望川北带领的步兵队伍赶到後不久,双方暂时停止交锋,分别驻守在黄湖两山之间的通道尽头!

  神族三百万的军队,昌桥战役时牺牲了大约四十万,而半年来的攻城,也丧失了近百万的军队,虽然後续了一些,号称仍然有两百万军队,但实际上,他们的军力已经大不如以前,关键是天使和异人部队损失惨重,不但让统治层心痛,就连神族内部也渐渐出现不满情绪。在他们的民族意识里,天使和异人一直是“英雄”的代名词,一下子死了几千人,使本来就人丁稀薄的两个种族在国内掀起了反战示威游行──两族在前线都派有直接传令兵,完全不受神族军令限制,前线的一举一动休想瞒过他们。

  尤其是异人族,统计出自己的的战士竟然死亡高达一千一百三十八人,这让他们简直无法接受,他们的人民也和他们的战士一样,胜利时骄傲不可一世,稍遇挫折变心生退意。看来不管多麽优秀的民族,也都是有他的弱点的,所谓的“种族至上论”只是相对而言的,而又有哪一个民族没有自己的优点呢!

  神族依然庞大的队伍,此刻就像一只臃肿的母鸡,而黄湖壁垒就像是一个瓶口,他们虽然夺得了壁垒,把脑袋钻进了瓶口,可是身子却还留在外面──瓶颈处的黄湖山的狭窄通道,双方将进行一场你死我活的争斗。如果神族胜了,他们会缩著身子挤进来,然後兵戈直指裸兰城,人类从此也就灭种了;而如果是人类胜了,神族就会撤军,半年的战争,他们的国力已经经不起这样的消耗,神族虽然占领了大面积的领土,人口却不多,只就粮食来说,他们也快要负担不起这两百万军队的日日消耗。因此,神族已经现出火烧眉毛的著急,力求尽早开进裸兰平原,夺取人类的粮食,以战养战。

  而人类,知道如果让神族进来,那是不用活了,饿也饿死了,人类的粮食也不是很多了,而且要兼顾东西两线,虽然裸兰富饶,这样连年战争也是无力承担──与兽族已经进行了连续四年的大规模战役!

  因此,此刻的“瓶颈”就是人与神的“生死线”,双方都红著眼睛瞄准了这里。神族的“屁股”留在外面,只能提心吊胆的驻扎几万人在黄湖壁垒,多了也住不下。人类驻兵的时候都是放在通道外,而此刻却紧紧的守著不让神族过去,他们只好把大部分的军队仍留在壁垒外,形势尴尬至极!

  双方都知道,短暂的歇息之後,一场生死之战就要开始了。因此,双方士兵都趁此时机来蓄养体力,准备著明日的大战。

  兰若云的民兵们目睹了今日的血战,都睡不著了,战争原来是这个样子,带著忐忑的心情,五万人一起失眠,倒也是古往今来蔚为壮观的一种场面!

  那麽,明天,他们是不是也要上战场了呢?只有等待明天的来临了……

  

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

性感猪猪,在线测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