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交易

裸兰 俞今 7136 2003.04.17 16:17

    兰若云从房顶上冒出脑袋,紧张兮兮的往下窥探著,立即知道现在的自然之子殿下一定在火烧屁股。

  这些兽人族的老百姓显然是有很强的组织性和纪律性,猛然间同时发难。

  城里城外,头裹绿巾的暴民们正在与军队“搏斗”。

  说是搏斗其实并不正确,因为军队只是在驱赶他们,妄图把这股叛乱的怒潮压制在将起未起之间。

  所以,大约有十万人的兽族军队包围著荒芜城,而城里,三千多的全副武装的士兵,手拿盾牌和木棒,狠狠的把城里接应的暴民往城外驱赶,也有一些人被打得蹲在地上抱头不敢再动,而更多的……

  兰若云看了一会儿,心里知道这种情况维持不了多久,真正的流血场面马上就要到来,原因很简单──这些暴民都是带著武器的。

  镰刀、土镐、铁!、棍棒……

  更多的绿教教徒在袭击军队,夹杂在他们中间的一些可怕的黑衣身影穿插来去,就在队伍涌出城外的那一刻,一个兽族士兵惨叫著向後飞去,黑衣人们出手了。

  兰若云知道,这和裸兰城里的那次民众暴动不一样,人类的暴动是自发的,口中虽然嚷著要夺权,其实是想刺激内战双方和解,共抗神族进攻,他们的主要方式是游行示威,手里只有旗帜标语,而绝对没有武器。

  更为关键的是,他们并非任何一个宗教组织的教众。

  而眼下,兰若云放眼望去,荒芜城外的绿教徒差不多已达万人之多──这麽大批量的一群人来自哪里?他们怎麽可能瞒过自然之子的眼目,突然间就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

  除了说有一个力量强大的组织在指挥和引导他们,如果说兽人族的军队里没有问题,那似乎不太可能。

  兰若云眼中放光,是谁瞒下了这个绿教徒活动猖獗、近在咫尺的消息呢?

  惨叫声不断传来,躲在暴民中间的黑衣杀手毫无顾忌的砍杀著阻碍教众冲击政府的军队,他们的战斗力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就算是神族的异人也绝不是这些经过非人训练的杀手们的对手,何况是接到命令不能进攻百姓的兽人军队。

  刀光闪闪,杀手神出鬼没,分布在暴民前进的最尖端,带领著暴民们抵挡住了军队的驱赶,仍然没有停手的意思。

  又片刻,大街已经流满了鲜血,军队损失了几百人,开始慢慢往後退却,城外的绿教徒开始涌了进来。

  受鲜血的刺激,这些平时温和善良的兽人族百姓们兴奋起来,嗜血的个性猛然在脏腑里燃烧起来,狂叫著各种关於煞尊大神的口号,开始冲破心内的禁锢,屠杀起不敢反抗的军队来。

  由於兽人族的特殊体质,除了蹄人族偶尔骑马以外,其他种族几乎天生就是战士,不用训练马术、阵型、攻守之势──由於天生就有极强大的破坏力,他们只要拿起武器就是一个很可怕的战士,否则在与人类的战争中,他们也不可能集结部队的速度快得让人吃惊,不管消灭多少兽族军队,最多一个月,立即又完全补了上来,而且战斗力不差分毫。

  所以,尽管是暴民,手中所持的也并非正规武器,但他们的杀伤力却不可小觑。此刻他们一旦消除掉心中对军队的恐惧,立即给这三千驱暴士兵造成了致命的打击。

  军队撤退了。

  无奈之下,既不能还手,又不能无视暴民的屠杀,只有逃跑。

  “你应该不会是这样妇人之仁的!”兰若云骇然的看著眼前蜂拥而入,成千上万冲进荒芜城里的绿教教徒,对自然之子的信心却没有动摇。

  “轰~~!”

  一声巨响,万箭齐发,正发疯般往前冲刺的暴民们被空地上的几万枝铁箭惊得呆了一呆,跑在最前面的一排已经有不少人中箭身亡,显然这只是一种警告,否则也不可能把箭枝射在空地上。

  “再往前走,立杀无赦!”一个苍老的声音高声大喊著,远远的传了出去,全城皆可听清。

  兰若云一笑,知道是蹄人族的首领鹿里盖翁,这老家夥深藏不露,当时的杀手肯定看走了眼,连汗思王都命丧刀下,他却只是受了轻伤,可见越老越精,老人精!

  “煞尊大神,威猛无敌,尊霸天下,万物归依!”

  後方用力涌来的的教众冲击著前方的教众,可前方的人却忽然被这几万枝铁箭勾起了老百姓那种特有的恐惧,竟然双臂後撑,不敢向前迈出一步,一时熙攘叫骂不停。

  “大神庇佑,神功护体,刀枪不入──!”

  忽然涌进来一些身穿绿袍的人,在人群里大声呼喝起来。

  “哗~~啊~~!”

  人群立时激愤起来,几个黑衣人冲天而起,杀上了两旁的屋顶,立时砍翻了几个弓箭手,暴民们借势向前冲来,当真不惧箭雨。

  两旁飞蝗怒射,本应躲在家里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的兽人族老百姓们立即陷入一片血泊之中,纷纷倒地。

  一个年轻小夥子临死前忽然顿悟了:“好……好煞尊大神……******刀枪不入!”

  兰若云看得闭上眼睛,知道统治层不得不这样做,如果换成是另一个城市,也许还不至於这样鲜血淋漓。可这是荒芜城,兽族的心脏,政府的所在地,统治阶级的立身之地,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失去这座城市。

  城里城外的军队一起出动,开始进攻和杀戮这些暴民,在这种大规模紧密的军队式推进过程中,绿教徒死伤无数。黑衣杀手们却别有用心的早就撤了个干净,兰若云一直在观察他们,这时候心里却沈甸甸的,他知道,这些杀手绝不是服从於绿教的,那麽只有相反了。

  而这将代表什麽呢?

  那神秘的组织?神秘的绿教?

  两方究竟谁是主导,似乎不言自明。

  “希姆,你究竟来自哪里?竟然能控制绿教这样一个庞大的组织?”兰若云喃喃的念著,看著上万暴民终於溃不成军,仓惶著逃出城外,四散著向荒芜大陆远方跑去。他们很多人从此将远离家园,将自己献给煞尊大神,生命的精神,物质的苍白,在某种特定的前提下,精神将战神物质,为此不惜抛弃一切,甚至是肉身。

  也许这就是宗教力量能够让人疯狂的原因,也许正因为如此,宗教也才能长盛不衰,一直伴随生命的成长而源远流长──。

  兰若云叹了一口气,向著精灵王的府第纵去。

  自然之子痛苦的表情让兰若云心里一凛──如果能有另一个解决问题的方式,相信谁也不会出此下策。

  两人对望了一眼,自然之子从兰若云的眼中看到了理解,感激的点了点头。忽然又冷笑起来,接连的叹气。

  “蝴蝶失踪了──!”自然之子喘著气费力的说道。

  “什麽?她不是一直和你在一起吗?”兰若云惊诧,自己救了她好几次,结果还是看不住,“是不是还在外面检视情况,所以……”

  “她一直在我身边,可是当我指挥军队进攻暴民的时候,她不见了!”自然之子眼神中一丝混杂著忧虑和恐惧的神色闪过。

  “突然不见了?”兰若云讶道。

  “是一个高手,黑影一闪,就在我的身边,五万兽族士兵中间,把蝴蝶掳走了!”自然之子紧盯著兰若云的眼睛,“就在我身边,明白吗?我毫无还手之力!”

  兰若云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只想到一个人:“希姆!”

  “希姆?”

  “就是昨晚袭击你的那个高手!”兰若云简单的把自然之子被蝴蝶救走後的情形说了一下,从早上回来到现在,时间紧迫,两人还有很多话没有说过。

  “嗯,也只有那个人才有那种手段,可是,我又感觉不太对劲儿,好像气势有些不一样!”自然之子回忆著,摇著头。

  兰若云思考了一下,心里却并不吃惊,此刻就是再有比那个人更厉害十倍的人出现,他也不会觉得奇怪,因为他们不属於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种族。

  他现在心里只是担心著蝴蝶。

  “他不应该就这样掳走蝴蝶的!”兰若云疑惑的看著自然之子。

  自然之子低下头,沈声说道:“兰先生,你知道在刚刚打退暴民的进攻之後,我却并没有留在现场处理,而是急著赶回来,你知道这是为什麽吗?”

  “因为你有话要对我说,应该是与蝴蝶和那个秘密有关!”兰若云自信的说道。

  自然之子抬起头,诧异的看著他,良久才叹了一口气:“我真不愿意和你这样可怕的对手争斗,你让我动了杀机!”

  “如果杀了我,你就不是自然之子了!”兰若云舒服的坐进竹椅里,等著自然之子说出他的请求。

  “你这麽年轻,我真不知你这些老道的经验来自哪里?只因为你是兰家的人?”

  兰若云一愣,没想到自然之子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自己心里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只觉得有些事情不必想,自然而然就来到了自己的头脑之中。

  就比如说自然之子那个问题,此刻整个精灵王府,既然蝴蝶被掳走了,就剩他兰若云自己还算个人物,精灵王殿下当然不是回来只为了上个厕所吧!

  那自然是有事情和自己商量,而且蝴蝶的失踪,各种实力对“那东西”的热衷,自然就可以联想到这样一个连带的关系。

  这种能力并不是每个人都拥有的,所以兰若云是兰若云,傻瓜是傻瓜。

  “眼下形势紧急,我看殿下还是别卖关子了!”兰若云想不明白,只好不回答他,决定单刀直入,这也是他办事的一向作风,往往也是最有效的方式。

  “我们还有一段时间,我再问你一个问题!”自然之子不顾兰若云的焦躁,微笑一下,“因为你是人类那方面杰出的人才,我想知道你对今天这场叛乱的看法!”

  兰若云看了看自然之子考较自己的表情,心里好笑,分析道:“这是绿教很高明的一招变相‘调虎离山之计!’他们醉翁之意不再酒,根本也没想过会攻下荒芜城,当然,也存在侥幸的心理,万一能打下来更好!我想,北几省很快会有文书传过来,那里的形势决不会有荒芜城这麽幸运!”

  自然之子仰起头,嘿然而笑,从怀里陶出几份文件,向兰若云抛过来。

  兰若云不用看也知道是什麽了,他打了开来,每一份都是加急文书──请求援兵。

  “我看是来不及了!”兰若云实话实说。

  自然之子捂住脸孔,痛苦的弯下身:“我还是轻敌了,没想到他们动作这麽快,兽族人中怎麽会有这种人才!”

  兰若云皱了皱眉头,想到自己的推断,却没有说出来,他也不敢确信一定是希姆操控了绿教,说不定兽族真的出了一个超越自然之子的人物,否则,只是抬出“煞尊”这一招厉害的棋子就不是兽族以外的人能想到的。

  “殿下现在认为该怎麽办?”兰若云问道,知道自然之子终於还是有求於自己。

  “我要带领军队前去平乱,蝴蝶的事情……”

  “包在我身上,你放心去就好!”兰若云心里一阵失望,觉得不应该是这麽简单的事情。

  果然,自然之子脸色一沈,严肃的说道:“兰若云先生,我们作一笔交易怎麽样?”

  “嘿,这才是他的主要目的!”兰若云心中想著,眼中闪出疑问的神色。

  “不是个人的交易,是人类和兽族!”自然之子补充道。

  “愿闻其祥!”

  “我希望在我们进攻神族的同时,人类能在昌桥城牵制神族的一些兵力!”自然之子平静的说道。

  “什麽?!!”正舒舒服服的倒在竹椅上的兰若云像被什麽尖锐的东西戳了屁股一下,猛的窜了起来,大惊失色的看著自然之子,“你疯了,进攻神族?!”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但一看自然之子那表情,马上相信了一个大胆的计划正在这精灵王的头脑中形成。

  “是的,这也是没办法之中的办法!”自然之子无可奈何的说道。

  “你是想借著进攻神族的战争来把民众的注意力转移,引起兽族人民的同仇敌忾?”

  自然之子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如果是在另一种形势下,这不失是一个好办法,可现在,你自顾不暇,而且这样一个荒年,军队吃什麽,这不是逼著老百姓造反吗?再说,恕我直言,你们根本不是神族的对手?”兰若云认真分析著说道,不忍心看著自然之子去送死。

  “嘿嘿,可是有一点你是没有想到的!”自然之子看著兰若云皱著眉头的老脸,冷然说道,“绿教的首领竟然给我下了最後通牒,他们,嘿嘿,让我进攻神族!”

  兰若云这一下更是惊得瞠目结舌,他彻底迷糊了。

  “这怎麽可能,他们不要命了,这──难道那些老百姓疯了不成?”兰若云大声说道,“他们不是神仙,也不是煞尊大神,不吃饭能打仗吗?简直是笑话!”

  “他们有自己的道理,格丹山下的格丹小平原号称风水宝地,年年丰收,他们想过去抢粮食!”自然之子话语中已经带上了轻蔑的语气。

  “疯了,真是疯了,神族的军队难道是白痴吗?格丹高地也不是那麽容易就能打过去的!”兰若云苦笑道:“你难道也同意去进攻神族?”

  “如果你是神族,你会想得到我会进攻格丹高地吗?”自然之子狡猾的看著兰若云,有些兴奋的说道。

  兰若云心中一震,沈吟道:“兽族历来与神族和平共处,几乎从来没有过大规模的战争,而且,他们一直不太看得起你们,自然不会防范太多……”

  “哼,何止不是防范太多,他们在格丹高地只有不到五万的守军,太小看我们了!”自然之子痛恨的说道。

  “饶是如此,你们可能攻他们个措手不及,但长久的战争还是必败无疑,他们的主力部队可还在,这一点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兰若云提醒道。

  “正因如此,他们刚刚与人类交战过,注意力必然全放在昌桥,而我们,也并不想长久战争。我的目的是转移民众暴动的注意力,绿教的目的则是粮食,而人类,我想神族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伤痕累累的人类疲军竟然还敢进攻昌桥吧,哈哈,兰先生,我现在开始佩服绿教那个首领了,他看到了我们两人都看不到的机会!”自然之然大声说道。

  兰若云咬著嘴唇,大脑飞快旋转起来,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极其诱人的计划,因为自然之子并不知道,人类看是疲倦,其实两百多年来一直处於战争备战状态,除了兵源的补给上是一个问题,战略物资绝对不缺少。而逢泽岛上自己那王牌秘密十五万帝国护卫军,任谁也想不到人类还有这样一支精兵,而且,他们就潜伏在兽人族的後方!

  “如果能与兽族一起进攻神族,兽族的大约两百万军队和无数的绿教徒将吸引神族的大部分兵力,人类可以在昌桥慢慢消磨神族──这是一个收复国土的好机会。这也是在玩火,一个不小心,自己会烧个尸骨无存,如果神族因此而尾随兽人族冲进荒芜大陆,甚至是灭了兽族,不论微山堡还是劳森壁垒,绝对挡不住神族的大军!”兰若云心里这样想著,还是不敢拿人类的存亡作赌注,但他又不忍心放过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要想再次说动兽人族去进攻神族,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而这次,是他们主动的。

  “我要考虑一下!”兰若云脸色通红,心中激动,不禁让自然之子佩服万分,因为在这样的利益驱动下,人类一向自诩收复七大陆的梦想有可能因此而实现,兰若云却并没有被诱惑冲昏头脑,显然比自己冷静得多。

  “兰先生真是……如果有朝一日与人类对阵,我将想尽办法除掉你!”自然之子讪笑著说道。

  “彼此彼此!“兰若云阴测测的看著自然之子,两个人的目光电般的在空中激起了火花,都发现对方已经成了自己生命中的两个极端──要麽不顾一切的合作,要麽除之而後快,没有任何中间道路。

  “我们是不是应该商量一下怎样营救蝴蝶?”兰若云眼神不眨,轻声说道。

  “当然,蝴蝶母亲去的早,她是我最重要的人,谁敢对她不利,我绝不放过他!”自然之子终於受不住,把眼光转向一旁,输了一筹。

  兰若云得意的一笑,能在自己紫气神功的注视下坚持这麽久,自然之子是第一人。

  “他们在哪里?”兰若云问道。

  “辰山的文明断垣!”

  “就是装有秘密武器的那个地方吧!”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可是谁知道里面到底是什麽呢?”

  “你一天不答应和我合作,就永远也别想知道文明断垣的秘密!”

  “如果我说,我已经有九层是答应的了呢?”

  “我可以考虑让你看一眼,但绝不会像以前那样决定把那东西直接交给你!”

  “不交给我还有谁有这个能力保护那东西!”

  “这你不必管,山人自由妙极!”

  兰若云看著自然之子老奸巨猾的样子,真想做一次吸血僵尸,在自然之子的脖颈上咬一口。

  “好吧,我什麽时候动身?”兰若云无奈的说道。

  “事不宜迟,到了辰山自然有人有人接应你,不过,看了那个人不要大惊小怪的!”自然之子高深莫测的说道。

  兰若云又在心里骂了几句,问明白了辰山的走法,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情。

  “对方不会那麽容易就把人还给我们呀!”自己感觉好笑,两个人神神秘秘的唠叨半天,却把这最基本的问题忘掉了。

  “哼,我还以为你已经知道了!”

  “你不告诉我怎麽知道?”

  “当然是用那东西交换!”

  “嘿,这到底是个什麽东西,如果我知道这是个什麽东西当然能想到是用来交换的!”

  “你──?不知道?”自然之子诧异道,“你说过你全知道的!”

  兰若云一惊,知道自己说漏嘴了。

  自然之子看著他那副尴尬的表情,忽然发现自己又上了他一个大当。

  其实兰若云只是从蝴蝶、子微晴和成国老等人那里隐隐约约把握到一些“那东西“的脉络,却含糊同自然之子说过,自己已经知道了一切。结果自然之子真以为他什麽都知道了,被他撬出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兰先生,我真是服了你了,不过,休想让我告诉你那是什麽,反正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自然之子怒气冲冲的一转生,走出大厅,充满了被骗者的悲哀。

  “虚者实之,实者虚之,虚虚实实,浑水摸鱼!”兰若云得意的笑著,看著自然之子的背影,轻声道:“兽族人真是单纯得可爱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