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我们,去向何方?

裸兰 俞今 6262 2003.04.21 12:44

    “阿秀,一切保重!”兰若云握著清影秀的手,站在荒芜城外的这片春草青青的山坡上,心潮起伏。

  “若云……”清影秀眼圈一红,倒在他怀里,呜咽道:“我感觉好累,如果能够不用进行战争的话……”

  “为了我们的子孙能够不受神族的欺负,这些苦处都是值得的,战争过後,我们还有很多幸福的日子,你一定照顾好自己,你现在是总领,不要老跟著士兵们一起冲锋陷阵,知道吗?”兰若云抱著她,轻轻安慰,知道这样一个年轻的姑娘,却要行走在战争的边缘,说实话,连他自己都没有信心能战胜神族──这是一场动辄亡国灭种的战争,作为一国之主的清影秀,心里压力之大,女性需要被保护的天性,让她此刻无比依赖兰若云,现在却要离开他,心中伤痛可想而知。

  “你也是,清风大陆危急重重,你……”终於哭出声来,“你要是不在了,我也活不下去了!”

  兰若云鼻头一酸,眼睛望向天空,拍著清影秀的後背,柔声道:“裸兰那里就全靠你了,尽快与方更他们回去裸兰城,但愿我们的重逢是在望天城下!”

  清影秀离开她的怀抱,两人把手坚定的握在一起,双目相对,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比强大的信心。

  兰若云狠狠心,把清影秀抱起来放到小白的背上,轻轻一笑:“走吧……”

  清影秀也笑了一下:“我会坚强的,还有……”她忽然看向一边背转著身的堂潇,大声道:“粘人精!”

  堂潇转过身来凄然的看著她。

  清影秀本待教训她一顿,却看见她脸上全是泪痕,眼睛红肿,正自不断的抽泣著,心里一软,叹了口气,轻声道:“好好照顾兰大哥!”

  猛然堂潇跑到清影秀身前,扑在她怀里,大叫道:“阿秀姐姐,呜呜……!”

  清影秀心一酸,心道:“我为什麽要老吃她的醋呢?看来我是羡慕她能总伴在若云的身边,而我……”

  摸了摸堂潇的头发,把她轻轻推开,一转生,拍了小白的脊背一下,深情的看了兰若云一眼,小白腾空而起,向著裸兰城飞去,那里,方更几个人差不多已经到了!

  ※※※

  “好了潇潇,别哭了,我要去办一件事情!”兰若云掏出腰间的辰山之匙,“你在城里跟蝴蝶逛一逛!”

  “我要跟你去!”堂潇立即大声抗议。

  兰若云想起清水圣龙,心中犹有余悸,虎著脸说道:“你要再不听我话,我就……”

  “你把我怎麽样,是阿秀姐姐让我照顾你的!”堂潇得意的说道。

  “噢,我的天,我知道阿秀为什麽老叫她粘人精了!”心中这样想,向前走去,气道:“这次说什麽也不行,你要是不听话,一会儿就让小白把你送走!”

  这句话还真有效,堂潇眨巴眨巴眼睛,忽然歪起小脑袋,噘嘴说道:“反正我也要到荒芜城里看一看的,蝴蝶姐姐说带我去看一个好玩的东西!”

  “这才乖嘛!快去吧,蝴蝶──!”兰若云大叫起来,蝴蝶正在城楼里等著他,听到喊声立即飞了过来。

  “替我照看这个小妹妹!”兰若云笑道,“你们两个到底谁的年龄大一些?”

  蝴蝶大声道:“当然是我,我大她三个月!”

  兰若云打量两人,看堂潇却高出蝴蝶一个头来,不禁嘿然一笑。

  “蝴蝶姐姐,你背我到天上飞!”堂潇弯腰搂住蝴蝶的脖子,撒娇说道。

  蝴蝶吓了一跳,气苦道:“我哪能背动你,你比我高这麽多!”

  “唉!”堂潇叹了一口气,“我要是精灵就好了!”

  蝴蝶心道:“你要是蝴蝶就不用我背著你飞了!”忽然大声喊了起来:“兰大哥,你去哪里?”

  兰如云已经偷偷摸摸走了很远,闻言含糊不清的回应了一句什麽,一溜烟儿,不见了!

  两个少女面面相觑,心中疑惑,也不知道他要搞什麽飞刀。

  ※※※

  辰山巍立眼前,依旧秀美而神秘,谁知道,它里面竟然暗藏杀机,差点令裸兰帝国的总军师命丧於此?

  桃花换了模样,物是人非,辰山依旧,而那条小龙儿还在吗?

  兰若云爬上辰山,来到山顶,在“伤心之地”的死难者墓碑前吊祭了一会儿,沿著山侧的那条小路,走到那广阔的山洞之前,跳了下去。依著甬道向前走一会儿,见到了文明断垣的第一个文明点,那是属於青铜文明的。兰若云走到那几大桶火yao面前,抓起一把放在鼻端闻了闻,皱了一下眉头,这东西黑糊糊的,完全不似人类自己研究的土制火yao,它的纹理更细,包含的材料更多,因此气味也显得复杂,似乎在预说这自己的爆破力将是惊天动地的。

  兰若云叹了一口气,他沈思了一会儿,不明白为什麽自然之子倚重为秘密武器的东西竟然丝毫不取,依然让它尘封在这古山洞里?

  想不明白,苦笑一下,只觉如果真的让自己用这些东西来对付神族,似乎也有些不妥,至於哪里不妥,却又稀里糊涂。

  向前走去,钻进那条甬道。

  滴答的水滴声音尤在,却没有了呼呼的风声和轰隆声,因此甬道里显得略静了一些,而正是这种寂静,却更让人心烦气燥,时而发出奇怪的声息,却没有一定的规律。上一次有众人陪同,这段甬道似乎并不难走,而此刻,兰若云一个人,心底却佩服起自然之子来了:想当年,年轻的精灵王就是这样一个人穿越了这条漫长的甬道,而那个时候,清水圣龙和那些巨蝙蝠健康的活著,不知道精灵王是怎麽对付他们的?

  毕竟来过一次,而且不用照顾其他人,兰若云很快走完了这条甬道──人生就像这似乎没有尽头的甬道一样,终究也要走到头,只不过有的人孤独,有的人有人陪伴──眼前一亮,已看见了那根巨大的火炬──心里诧异,记得当初这火炬是被清水圣龙搞灭了,不知怎麽又亮了起来?

  一阵叮咚悦耳的琴声传来,在空旷而巨大的洞穴中久久回荡,每一个前音儿还没有结束,後面的琴声却又赶来上去,曲曲折折,回肠荡气。弹琴人的技艺相当高超,琴音又与水滴声混杂在一起,似乎从自然中生成,亘古以来就已经存在,当兰若云走出甬道,琴音变得缓慢,透漏出淡淡的喜悦感,片刻後又回复了宁静,安然的曲调变得模糊,继而若有若无,低音儿仿佛消失,忽然又跳了起来,像有生命一般在洞穴的石壁上自行行走……

  兰若云仿佛找到了某种久违的感觉,熟悉,却有多了些其他的意味儿,吸引著他,也让他有些伤感。

  他走到石阵里,看著一身青衣的子微晴,正把一束瑶琴平放在一个断掉的石柱上,雪白修长的双手轻轻抚捺著琴弦,宁静的脸庞古井无波,低垂的双眼瞬也不瞬的的看著跃动的琴弦,常常的睫毛垂下来,轻微的律动,她的薄薄的嘴唇一角忽然绽放出一丝笑意,就仿佛午後的小池塘,被不小心的蜻蜓点出了一个涟漪,那麽自然,而又那麽让人心疼!

  兰若云轻轻坐在她对面,看著她圣洁的脸孔,也看著在她手底下出神入化的瑶琴,他支起腮帮,像个小男孩那样,嘟起嘴唇,模样变得傻傻的,似乎很依恋的聆听著这优美的音乐。

  良久……

  琴声慢了下来,最後一个音符在桥面上快跑了几步,跌倒了,丢失了!

  两个人相对静默,对视一笑。

  “子微,第一次听到你的琴声我就醉了,没想到在这深山洞穴之中竟然能再聆仙音,而且这音乐是做给若云一个人的,若云心中现在的感觉,是感激还是感动,真的分不清了!”兰若云轻笑了一下,似乎回味无穷。

  “乐为心声,兰兄在这琴音当中听出了什麽呢?”子微晴微笑问道,左手又拨了一下琴弦,发出叮咚的响声。

  “我先是听出了疑惑,那是在我还没有入洞之前,显然你知道有人来了,却不知道是谁,所以疑虑!”兰若云看了眼子微晴,她轻点了一下头,又道“我快要走出甬道的时候,你已经感觉到是我来了,琴音中似乎有些欢喜,不知是否是若云自作多情?”

  子微晴脸孔微红,含笑点了一下头,轻声道:“不错!”

  兰若云心中一荡,又道:“之後琴音中又是一阵疑惑,想是不知道我为什麽会不但不死,反而又出现在这里?”

  子微晴微微摇了一下头,笑道:“这次猜错了──子微知道你一定不会死的,所以才来这里等你,琴音之所以疑惑,是没有想到你竟然是一个人来?”

  “嗯,你是猜想我可能会带一支部队过来,搬光这文明断垣中的宝贝?”

  “子微小人之心了,但是兰兄如此做,不会觉得对不起自己祖国的人民吗?”

  “辰山之匙本来就不属於人类的,最後的得主是你,最先的得主是自然之子殿下,若云虽然拿著她,却不能辜负你的信任!”

  “唉!”子微晴叹了口气,抚上琴弦,哀伤的琴音便在这山洞中流淌了起来,良久方歇。

  “兰兄显然也猜到了,这文明断垣中肯定会有非常先进的武器,如果用这些武器来对付神族,神族将无力抵抗,人类收复七大陆只在转眼之间!”子微晴笑容一敛,竟然变得有些哀怨。

  “不错!”兰若云肯定的说道,“但我也知道,你一定不会让我取走这些武器的!”

  “如果兰兄真的要取走这些武器,子微又怎麽能拦著你?”子微晴埋怨的看了眼兰若云,幽幽的说道。

  “子微不会与若云动手吗?”兰若云问道。

  “兰兄以为我竟然会对你出手?”子微晴声音中有些失望的说道。

  “不,我不相信!”兰若云低下头,声音变得低沈,“这算是子微求我的一件事情吧?”

  “兰兄还没有忘记,子微曾经说过要让你帮忙。”

  “我怎麽会忘记,若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

  子微晴身躯轻震,站起身来,抬起头,声音凄凉的说道:“我本来想求兰兄放弃攻打神族的计划!”

  兰若云一呆,惭愧道:“在这件事情上,若云已经不是自己了,若云就是裸兰,代表一个国家,子微忍心见若云背叛国家吗?”

  子微晴转过身来,忽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嗔道:“傻瓜,看把你急的,我是说本来嘛!我当然知道这是行不通的,恐怕现在绿教徒已经攻入神族的格丹平原了,人类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子微岂是不明道理之人!”

  兰若云轻舒了一口气,却不知道说什麽好。

  “兰兄能答应我不使用这文明断垣中的先进武器,已经是帮了子微一个大忙,至於神族的命运如何,那只能看老天如何安排了,只是冥冥之中的天意,是谁也改变不了!”

  “子微既然已经知道了****联合进攻神族,为什麽不把这个消息通知给神族知道呢!”兰若云问道。

  “因为兰兄带领大部队来攻打神族,正是帮了子微一个忙,我又怎麽会阻止你呢?”子微晴狡黠的笑了笑,模样变得娇俏可爱,看得兰若云一呆。

  “我真的是不明白了,你即想劝我,又不反对我攻打神族,这……”

  “连子微自己都不是很明白呢!不管怎麽说,我也是神族中的一员,即想让我的同胞少受些伤害,又想带领他们逃出永久的苦难,我心情矛盾,兰兄很快就会了解!”子微晴有些伤感的说道。

  “我知道你一直瞒著我一个大秘密,子微,你就想一朵雾中的水莲,让我的心跟著涤澈清净,却永远也看不透你!”兰若云摇著头,无奈的说道。

  “格格格!”子微晴走上前来,欢快的笑著,轻轻抚mo了兰若云的脸庞一下,“不要怨怪子微,子微也是迫不得已!”

  “唉!”兰若云长声哀叹,轻声道:“子微放心,我不会动用这里的武器──文明的发展应该是有一个最自然的进程的,任何外力的借入都是不公平的,也会使这个文明中的生命失去了一些发展的乐趣,每一个历史阶段都有它独特的魅力,我们不应该去强制改变!”

  子微晴睁大眼睛看著他,良久才吐出一口气来,却没有说什麽,忽然转过头来看向黑沈沈的桥底……

  兰若云顺著她的目光看去,“啊”的一声大叫了出来,一对巨大的、绿油油的光球悬浮在深渊上空,正是清水圣龙的双目,此刻它却安安静静的悬在半空,不发出一点声音。

  子微晴哈哈笑了起来,柔声道:“兰兄不必惊惧,小龙儿已经受伤,再没有能力进攻我们了,它来到这里只是象征性的吓唬我们一下,守护这里可是它的责任啊!”

  子微晴向那巨龙指去,一束白光窜出,烧上它的脊背。

  “噢~~”清水巨龙痛叫一声,掉下深渊,转眼没了踪影。

  想起那日被它逼得狼狈不堪、险死还生,两人吁了口气。

  “谢谢你,兰兄!”子微晴仰起脸庞,认真的说道。

  “谢什麽,真是说傻话!”兰若云笑道。

  “那天如果不是你,子微可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了!”子微晴感激的说道,显然想起了那日兰若云的舍身相救。

  “我不是好好的吗,而且,即使是你,也会化险为夷的!”兰若云说道。

  “那可不一定,每个人的福缘都是上天安排好了的,用过一次就没有了,子微福薄,掉下这深渊就再上不来了!”子微晴闭上眼睛,深吸著山洞里生命的气息,感叹著说道。

  “子微……”兰若云轻轻的叫道。

  子微晴缓缓睁开眼睛,眼角一颗晶莹的水滴闪耀著光芒……

  “我们都是战争的奴隶!”兰若云痛苦的说道,“为什麽你是神族而我是人类?为什麽种族之间不能和平共处呢?为什麽要彼此猜忌?为什麽一定要通过流血来累积仇恨呢?是谁在背後操控著我们?我们生存的意义在哪里?我们究竟要去向何方?”

  子微晴静默,只有兰若云的声音在山洞里回响:去向何方,去向何方……

  “这一切都是宿命!”子微晴青衣一闪,向著甬道走去,“兰兄,不要为了子微而有所顾忌,神族的命运不在这个世界,当应该他们消失的时候,他们将不会在这世界留下一丝痕迹!”

  “……不会留下一丝痕迹?”兰若云喃喃的念道,“那是什麽意思?”

  ※※※

  辰山外,子微晴早已不知去向,兰若云看著隐藏无数秘密的辰山,心中一股想要揭开其神秘面纱的强烈冲动油然而生,他强压下这股冲动,仰天大叫了一声,飞快的向著荒芜城跑去。

  会合堂潇,两人到达滨城的时候已经是日过中午。

  成国老父子、臻海父女和荆文正朴当等都迎了出来,知道大的战争即将爆发,这些只与兽族进行过游击战争的土人们显得过分紧张。

  “不用怕,你们作为步兵,先负担起我们大部队的後勤补给,慢慢锻炼一下,不会立即派你们与神族直接对抗!”兰若云安慰道。

  众土人这才稍稍安心,这几天来又有无数土人来加入他们,总数已紧接五万人,滨城这样的小地方已装不下他们,统统驻扎在城外。

  到了晚上的时候,大地忽然一阵颤抖,“轰隆”之声百里外清晰可闻,群鸟惊飞,在滨城上空仓惶逃窜而去,似乎整个平原从地底裂了开来,声音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响。

  是马蹄声,成千上万的马蹄声敲击著大地,封远带领著十五万的帝国护卫军席卷而来,大军过出,春天刚刚勃发起来的象征生命的草芽立即被践踏踩烂。

  刚刚从黄湖平原搬家过来的老黄鼠,紧紧把小黄鼠搂在胸前,听著头上有如地震般的巨声,不断有泥土簌啦啦的落在头上,它语不成声的叫道:“孩子,又要打仗了!”

  “可是,妈妈,难道就没有没有战争的地方吗?”小黄鼠眼含热泪,颤栗著说道。

  “唉!”黄鼠妈妈温柔抚mo著孩子的头顶,一声叹息,“那我们只有去你爸爸所在的天堂了!”

  小黄鼠眼中露出向往的神色,疑惑道:“可你说爸爸已经死了!”

  “是啊,只有死了才能升入天堂!”老黄鼠想起昔日的爱人,大草原上的旖ni时光,禁不住呆了。

  “爸爸是怎麽死的呢!”小黄鼠并不了解母亲的心情,问出久久压在心底的谜团。

  老黄鼠:“是被马踩死的,我亲爱的孩子!”

  小黄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