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清水圣龙

裸兰 俞今 8350 2003.04.17 16:17

    越往前走,“滴答滴答”的声音和那奇怪的吼声越见清晰。同样的通道,昏暗而安静,让人心中感到压抑,还好众人先走过了一次,有了心理准备,已经不像头一次那样躁动,开始轻声的交谈。

  “谁?!”一声大喝起自身后,队伍最后的成定疆猛然向前窜了出去,滚进希姆六人的队伍,这六人也正心惊,忽然看见黑糊糊的成定疆速度奇快的扑过来,以为他要偷袭己方,当时一起发掌向他击去。

  成定疆怎能当得这六大高手的联击,身体被六股掌风牵引,停在半空中动弹不得,眼看就要毙命。

  子微晴微微侧身,向着空中的成定疆拍出一掌,白色光影将那黑色气流冲淡,成定疆全身一轻,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平安着陆。

  “怎么又打起来了?”子微晴不满意的说道。

  “狗咬狗!”蝴蝶小声的向兰若云眨巴一下眼睛,她还不知道身后的蒙面人就是成家父子,荒芜大陆上最有钱的“狗!”

  “哼,卑鄙小人,竟敢偷袭我!”希姆眼中射出寒光,看向成定疆。

  “不是,是有人偷袭我!”成定疆辩解道,眼中柔情一现,看向子微晴,如果不是她,自己现在已经在西天喝茶了,此时见她这样“关心”自己,脸上燥热,心头鹿跳,小声道:“有人在我脸上摸了一下!”

  “噗哧~!”希姆忍不住笑了出来,气道:“你以为你是谁,你拥有本美男的英俊容颜吗?为什么没有人摸我?”

  成定疆还要说什么,成国老向他使了个眼色,两人不再出声,任凭希姆百般嘲弄。

  “哎呀,什么东西?”蝴蝶大叫了一声,一下拉住兰若云的胳膊,寒光一闪,蜻蜓长剑出鞘,向黑暗中刺去。

  “嘎嘎~~!”怪叫声起,接着是“扑愣愣”的物体落地声,蜻蜓长剑上已见了血。

  微光下,众人向那落地怪物看去,竟然是一只一米来长的大蝙蝠,浑身黝黑,连眼睛都冒着黑光,在黑暗中确实很难看得清。此时被蜻蜓长剑贯胸而入,却不立死,还在地上扑腾挣扎。

  “原来是它在摸你!”希姆不屑的看着成定疆,“真是物以类聚——哎呀,谁捅我屁股!”回身一掌,仓惶中差点没打到自己人。又一只蝙蝠被他黑气扫中,扑愣愣跌了下来,仍然不死,好像希姆这惊天动地的一掌对它只是造成轻伤而已,可见这巨蝠的生命力是何等之顽强。

  “嘿~!”成定疆终究是年轻人,不愿在子微晴面前输了气势,冷笑一声,取笑道:“物以类聚,阁下的屁股滋味如何啊?”

  希姆铁青着脸,面色凝重,良久才想起成定疆的挑衅,沉声道:“正要与阁下一见高低!”

  兰若云哈哈一笑,出来打圆场,老气横秋的说道:“你们年轻人啊,就知道争狠斗气,想我年轻的时候……”看见子微晴正忍着笑瞪着自己,心头一热,“不过在自己心爱的姑娘面前,就算是耗子也可以变成大象,软弱的男人也会变得坚强!”

  “你这小子又能大到哪里去,在这里冒充老人家!”希姆不屑的看着他,与兰若云的第一次战斗,打掉了他的胡子,看见过他的真面目。

  兰若云暗叫糟糕,恐怕要露馅儿,赶紧干咳一声,转过身去对蝴蝶说道:“那蝙蝠没有抓伤你吧!”

  “还好我躲的快!”蝴蝶骇异的看着终于死绝了的巨蝠,颤声道:“这蝙蝠好像很不一样,不只是因为体形巨大,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儿!”

  希姆闻言哂笑:“当然不对劲儿,这本来就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东西!”

  子微晴皱了一下眉头,不满意的看着希姆,却没有说什么,显然希姆所说是实。

  “以前我可没看到过这些东西!”自然之子疑惑着说道。

  “以前文明断垣是有门户封闭的,你把门打开,他们当然会跑进来!”希姆似乎心情忽然变好,竟然耐心给他解释起来。

  这样大型的蝙蝠却不甚多,众人一路向前,再没有遇到。

  甬道不似先前那通道般远长,只不过半个小时,众人只觉眼前一亮,已经来到了一处空地,“滴答滴答”的声音近在耳旁,众人寻着声音看过去,发现岩壁间细水缠绕,不断由缝隙里流出来,下面的石头被击打成了一个个的小孔,不断有水流注进去,而后续的水珠溅上去,就发出了悦耳的“滴答”声,给这寂静的甬道带来了一丝生气。

  这片空地较第一个空间更为广大,有二十几丈长宽,同样中间有一支巨大的火炬,将这四周照得通明一片。

  众人放眼看去,又对看一眼,都看见了彼此眼中的疑惑神色——这竟然是实实在在的一片空地,其间没有任何东西。空间显得很潮湿,甚至可以感觉到水汽,让人怀疑那涓涓的细水流是否有这样潮湿整个空间的能力。

  “轰隆”的类似飓风的声音再次传来,仿似就在不远的前方。

  “天啊,这是一座桥啊!”蝴蝶向前走去,一失足往下落去,幸好她会飞,立即振翅飞舞上来,心脏砰跳不已——无边的黑暗,不经意的陷入进去,那确是很让人恐惧。

  蜻蜓忽然笑了起来,原来她一直看着蝴蝶,看着她掉了进去,又看着她惊吓着窜了上来——这样的失足对蝴蝶并没有影响,所以她并没有出声警告。

  “好啊,妹妹,你竟然看我笑话!”蝴蝶伸手轻轻拍了拍蜻蜓的脸蛋,嘟着嘴巴说道。

  兰若云看得一笑,打趣道:“蝴蝶啊,还是由你来当妹妹比较好!”

  “哼,阿若大叔你竟敢取笑我!”蝴蝶跑过来狠狠抻了他的大胡子一下,吓得兰若云赶紧往后躲开,还装作很疼的一咧嘴,让蝴蝶娇笑不已。

  子微晴几个人已经走到了桥头,向着桥下看去,黑沉沉的离桥面很远,看不清底下是什么东西。

  “灵格先生,当年你就是到这里停止的吗?”子微晴问道。

  “正是!”自然之子对子微晴特别恭敬,倒让她很不好意思。

  “为什么不往前走了?”

  “姑娘再往前看,这座桥难以通过啊!”

  子微晴凝目向桥面上望去——桥面很宽,大约有五丈多,远远的伸向前方的黑暗之中,看来也很长。

  子微晴向前走了几步,立定下来,看着桥面上布成阵势的一个个石柱,眉头紧锁了起来。

  “姑娘,这好像是按照天上星宿的方位布置而成的!”自然之子提醒着说道,思考了一会儿,欲言又止。

  “灵格先生还要说什么,但说无妨!”子微晴鼓励道。

  “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感觉这里好像有某种生命存在,并不是文明断垣的门户打开才会有一些动物跑了进来——我感觉他们一直生存在这里!”

  “你是说那些巨蝠?这里是他们的家?”兰若云问道。

  自然之子低头沉思,好一会儿才说道:“不止是那些巨蝠,实际上,当年我由于受这些阵势的阻挡并没有在向前走,回去后日夜研究,终于让我想起了通过的方法,可当我再来这里的时候,发现阵势已经变动,我苦心研究近十年的过阵方法竟然毫无用处!”

  众人心中一阵骇然,子微晴和希姆心中更是想起了另一个文明断垣,但显然,并没有此地的文明断垣神秘和复杂!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自然之子接着说道,“我感觉一直有双眼睛在看着我,包括现在!”

  “啊~!”蝴蝶惊叫一声,“阿爸,我也有这种感觉!”

  兰若云猛的转过身,往后面看了一眼,笑道:“一进这段甬道我就有这种被窥视的感觉了,看来……”

  他向子微晴看去,子微晴向他点了一下头,众人知道,连这云山接近半仙的人物竟然也是被监视的对象。

  “你们终于发现了,嘿嘿!”希姆冷笑道,脸上满是得意神色。

  “难道你先在这里动了手脚?真是卑鄙!”蝴蝶骂道。

  希姆不以为意,摇头晃脑的在空地上走了几步,食指按着嘴唇,忽然看向自己的五名手下,低声道:“你们有什么感觉?”

  “王子,我感觉很不妥,它的力量太强大了,我怕合我们几个人的力量也无法把它驯服?”一个黑衣怪人说道。

  “王子,我们还是撤离吧,我怀疑它是传说中消失的圣兽,就算是老王亲来也不一定能制服它,没必要为了一个莫须有的东西来惹怒它!”另一个黑衣人声音有些颤颤的说道。

  几个人又商量了一下,一直没弄出什么结果来。

  蝴蝶瞪大了眼睛,看向兰若云,小声嘀咕道:“这几个笨蛋在说什么?他又是什么王子了?”

  旁边子微晴忽然冷笑了一下,语气中带有轻蔑的情绪。

  希姆听了这声冷笑,心头即气又怒,显然子微晴是瞧不起他,不由得热血上涌,大叫道:“既然来了,难道还无功而返不成?不要再说了,我们进!”

  当先跨上桥面,向着那些石柱阵里走去。

  兰若云正低头沉思着破阵之法,他本身对天文学有过极其精细的研究,当年在裸兰军事学院的时候曾经有连续三夜仰望星空不眨眼的记录,被当时的师生们传为奇谈。

  此刻却看见希姆直接闯了进去,正是入阵的生门,自己马上就要全部想通,这人却连想都不想就寻正确路程而入,让人惊诧。

  子微晴拉了他胳膊一下,指着桥头的一块石碑,兰若云定睛看去,上面依然写着:“当你能进去的时候,你自然会进去!”

  “你们这个世界的天文学研究远远落后于我们,所以他能想都不想就进去并不奇怪!”子微晴轻声向他解释,跟在希姆身后向前走去。

  兰若云心中佩服:“这个以星宿方位排成的阵势显然是史前文明设置的关卡,让后世的文明自己发展到这个程度才能享用相应的史前文明的成果。而自然之子竟然用了十年才研究通透这阵势,那么,来自神秘世界的子微晴和希姆等人的天文学水平,最少要领先此世界十年!”

  兰若云越来越胡涂了,他们究竟来自哪里?

  发现蝴蝶几个人眼中也都射出了疑惑的光芒,兰若云苦笑一下,作了个手势,几人跟上子微晴。

  不知道希姆等人口中的那个“它”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能躲在这人迹罕至的文明断垣里,而且一直监视着进来探险的众人。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东西绝不好斗,否则以希姆六人联手的惊人战斗力也全无把握,还需要子微晴那一声冷笑来刺激,可以说,如果不是希姆对子微晴情愫暗生,此刻六人可能已经逃之夭夭。

  如果不是懂得天文学,在这高达一丈多的石柱阵里肯定会晕头转向。兰若云不禁想到,为什么一定要设这样一个阵势来阻碍后人的进入呢?为什么不直接把这些文明交给后世继承呢?那样不是可以缩短文明发展的进程吗?

  他脑袋里充满了疑问,不禁向子微晴看去,发现子微晴眉头深锁,一反往常的冷静。

  他当然不知道,子微晴的世界是一个玄之又玄的地域,其中怪兽众多,神魔交变,养成了她从年幼时就对此类危险敏感的习惯——她感觉到自己没有把握对付的一股邪恶的力量正在整个空间凝结,而希姆却是有可能对付这种力量的人选,他的种族恰恰是整日里与类似力量周旋。

  蝴蝶忽然站住了,张大着嘴,双手抓住兰若云的胳膊,十指深陷肉里,痛得兰若云几乎大叫出声。顺着蝴蝶的目光,兰若云向桥下看去——两颗脸盆大的滚圆的绿色光球一闪而过!

  兰如云只觉心中一阵烦躁,头皮凉飕飕的,柔软的头发瞬间倒立。

  此刻,希姆已经在桥的另一头停了下来,手下五个黑衣怪人排成一排,站在一个巨大的石门面前,怔怔的看着。

  子微晴转过身,拉了兰若云手一下,把他从惊愕中惊醒,而蜻蜓也拍了拍姐姐的肩膀,蝴蝶才“啊”的一声呼出了一口气:“我看见了它!”

  “过去再说!”子微晴加快脚步,走到希姆等人停身之处,众人赶紧跟在踏身后,到了桥的另一侧。

  立时,他们又被那扇巨大的石门吸引了。

  这石门上的画面已经和今日世界上的景物略有相似。

  人物的着装、建筑物的风格、各种生命的样式以及一些社会场景,都给人一种乍看熟悉接着又很陌生的感觉。

  而在这门上所绘的画面里,竟然完全没有神族和兽族的身影,整个大的社会场景里只有人类一族,看他们称王称霸,在各个地域和行业里独树一帜,即飞扬跋扈又谦虚有礼。

  而各种从未见过的动物也在画面里呈现,有些动物依稀和今日的兽族人相似,但却是四脚着地,状貌丑陋,而它们的生活也是极其不堪,或被关在笼子里圈养,供认赏玩;或放归园囿中,让贵族猎杀。

  细致的笔触,把画面描绘得惟妙惟肖,即使是倒在血泊中的怪兽的鲜血也仿佛流动了起来,而那些怪兽似乎智力极低,面上毫无表情,空洞的双眼!

  “呀,这个我看过的,这是蝴蝶——!”蝴蝶大叫了一声,指着画面上飞翔于空中的花花绿绿的各种昆虫,“这是妹妹,是蜻蜓啊!”

  众人向那些昆虫看去,果然与今日精灵有几分类似,尤其是翅膀的形状,几乎一摸一样。只不过,这些昆虫要远远小于精灵族,身材只及他们一根手指。

  “在神族的土地上,偶尔还可以看到这些美丽的昆虫,不过我们的世界是再也找不到了!”子微晴感叹的说道。

  “这副画究竟是什么意思呢?”希姆喃喃的说道,“为什么以往的古遗迹里从来没有发现过?”

  “其实这些在刚才那个洞穴里的书记中都有记载,只不过大家没有去翻看!”

  自然之子说道,很显然他虽然没有来过这里,但是之前的文明却是仔细的研究过!

  “”奇怪?这里怎么会有一扇门挡着?“希姆念道。

  “当然要有门挡着了,否则大家干嘛要抢那把钥匙?”蝴蝶揶揄道。

  “你这小丫头知道什么?那怪物不可能在这个空间里忽然消失的,可是这个门明明是把两个空间阻隔了!”希姆瞪着蝴蝶说道。

  众人打量这一片空间,比之于桥的另一头是狭窄了很多。众人刚一过桥就直接接触到这扇门,也就是说,这门恰好就开在桥的尽头,没有另辟空间的可能。

  “什么怪兽?”蝴蝶惊异问道。

  希姆气得翻了一下白眼,不知道双胞胎的这对姐妹,为什么一个厉害得可以轻松的刺自己一剑,另一个却傻傻的连这么简单的感觉危险的能力都没有!

  蜻蜓抓住姐姐的手,轻声道:“现在在这个空间里一直有个东西在监视着我们,我能感觉到它强大的波动的能力,但是很奇怪,在这小片的空间里竟然毫无踪影,竟然像是完全就地消失一样,这是一个智能很高的神物!”

  “就是那自以为是的家伙所说的怪兽?”蝴蝶指着希姆,也学他那样翻着白眼说道。

  希姆更是气愤,傲然道:“当然是你们所说的怪兽,不过让我驯服它那就成了我们族的圣兽!只是,它躲到哪里了呢……?”

  “我看见桥下有双眼睛!”蝴蝶大叫道。

  希姆几人一起看向她,将信将疑——先前只顾破阵往前走,包括子微晴在内的高手们精力全放在石阵之中,毕竟在众人心中,这个阵才是最危险的因素。因此没有人注意到桥的下面。

  “好有气势的一双巨目,它应该是躲在桥的下面!”兰若云证实道,想起刚才对视那眼睛时烦躁的感觉,此刻依然心有余悸。

  希姆看了看手下的五个人,忽然又问道:“那眼睛是什么样子的?”

  “绿色的,脸盆般巨大!”兰若云回答道。

  众人心中阵颤。

  希姆和手下五个人围成一圈,低头商议起来。

  “子微姑娘,既然找到了石门,我们还是开门进去吧!”自然之子提醒道。

  子微晴抚mo着手中的辰山之匙,心中一阵沉吟,轻声道:“举凡名山大川,神泽圣地,皆会有自己的守护者。可以说,像文明断垣这样级别的神秘之地,怎么会无人看守呢?它不会允许我们就这样进去的!”

  “可是,我们并没有看到它的影踪啊?先进去再说吧!”一直不作声的成国老忽然说道,显然商人的保守性让他希望能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希姆走回到了桥面上,向着桥下无尽的黑暗俯视下去。那是一方即使是蜻蜓也看不清尽头的深渊,站在桥上,自然而然的让人心生惧意,往后退去。那仿佛是地底深处,地狱的另一边,人生的结束,生命在那里无所依托,那是死亡的脏腑。

  希姆深深的吸了几口气,闭上眼睛,用心去体会桥面下的世界,他隐隐约约的捕捉到一个声音,那个声音在冷笑,充满了狡猾的意味,似乎在蔑视着什么,又似乎在玩一个有趣的游戏——对了,那就像是捕捉到了老鼠的猫,把仓惶的老鼠在爪子中间拨来拨去,看着它害怕,看着它全身发软,大声的喘气,然后,耐性消退,兴高采烈的吃掉!

  “我们现在是老鼠!”希姆面色发白,颤颤的说道。

  众人面面相觑,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惊骇之色。

  “看来它很强大,连希姆王子都无能为力!”子微晴微笑着说道。

  “哼!”希姆退了回来,“子微,你不用激我,你们神族在这方面的本领绝对不如我们,如果我感觉得不差,这只应该是终极圣兽,即使在魔界也没有几只,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提醒大家赶快逃之夭夭而不是在这里承匹夫之勇呢?当然,如果你们想送死我也不阻拦,不过,你得跟我走!”希姆指着子微晴,霸道的说道。

  子微晴转过身去,望了一眼那扇石门,沉静的说道:“你们现在赶紧撤出,我在这里吸引它的注意力!”

  “那怎么行!”三声大喊同时响起,分别是希姆、成定疆和兰若云。

  “可是,我到现在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样啊?”蝴蝶噘着嘴说道,看向自然之子,“阿爸,你感觉有什么不同吗?”

  “现在气势越来越凝重了,它好像在往上攀升!”自然之子沉声说道,“过一会儿你就能感觉到了!”

  “不如我们开了门进去,躲在里面不就安全了吗?”成国老对门里面的东西依然不死心,不知他究竟想得到什么。

  “难道让它来个瓮中捉鳖吗?”希姆气道,“现在它又前进了一段距离,离桥面已经不远了,本王子要先走一步!”

  “轰隆隆”的声音响起,众人这次终于发现是由桥底传上来的,声音已较先前响亮了不少,显然那东西在逐渐接近。

  希姆拔腿走进石阵,忽然停下来看着子微晴:“你真的不走吗?”

  子微晴淡淡的笑了一下,望向一直沉默的兰若云,柔声说道:“领着你的朋友们赶紧撤出去!”

  兰若云一动不动,忽然沉声道:“难道我们连一战之力都没有吗?”

  “是清渊龙,雄性,已经成年!”蜻蜓忽然冷冰冰,但信心十足的说了一句。

  “天啊!”希姆叫了一声,“怪不得有那么大的魔力,你能确信吗?”随即赧然一笑:“我早该猜到,岚山通道的守护者怎会连识别圣兽的本领都没有!”

  希姆讪笑着,不舍的看着子微晴,终于摇了摇头,走了回来:“如果是其他圣兽,凭云山的‘蒸云幻影术’还可以骗过对手逃走,如果是清渊龙的话……!”

  希姆叹了口气,来到子微晴身边站定。

  成国老看了看儿子,忽然拉起他向外跑去,商人重利,他终于下了“要命不要钱”的决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成定疆被他拽着走了几步,忽然一甩手,扭头跑了回来,也站在了子微晴的身边。

  成国老唯一露在黑巾外面的一对眼睛眨巴了一下,大怒道:“快出来!”

  成定疆不动,低下了头,旋而又看向子微晴,终于还是留了下来。

  自然之子豪气的一笑,怜惜的看了看两个女儿,柔声对蝴蝶说道:“一会儿你只要飞在空中,千万不要下来,看看时机不对,立即飞走!”

  蝴蝶瞪着大眼睛,听话的点了点头,实际上,此刻那条龙已经渐渐接近桥面,强大的兽王之气早已经把功力最弱的蝴蝶压抑得说不出话来。

  成国老毕竟舐犊情深,轻声的念了一句:“婉君,我不能离开我们唯一的儿子!”接着指着成定疆大骂道:“小畜生,我早晚要让你害死!”

  颤抖中的蝴蝶听了这声音,忍不住说道:“好像是成伯伯!”

  成国老立即住口,此地无银的连连摆手:“不是我,不是我!”

  众人一笑,也不去点破,只是耐心而恐惧的等着那条龙的到来。

  子微晴忽然悄悄拉住了兰若云的手,用只有两个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你身体里有一股魔性,虽然不如希姆等人的强烈,但却容易成为怪兽攻击的对象,所以,一会儿我会用内力把你送到桥那头,你赶紧逃走,知道吗?”

  兰若云心中感激,轻轻一笑:“我如果想走的话刚才就走了!”

  两个人对看一眼,子微晴摇头,嘴角微带嗔意:“你这孩子!”

  一阵怪异的声音猛然在桥底爆裂开来,如同山崩地裂一般,宽大的桥面一阵颤抖,溅起一阵水花儿,巨大的波浪状的冰冷的地下水冲天而起,打湿了桥头处心惊胆战的探险者们的衣服。

  众人都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桥的底下一定是水,而清渊龙是从不见水的,但是蜻蜓的判断却又没错,这是一头变异了的清渊龙——清水圣龙!

  魔界里至高无上的魔兽至尊,此刻,已从无尽的黑暗中升上桥面,阴风怒号,风云变色,谁能知道,表面平静的辰山腹地,一场****夺宝大战即将惨烈上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