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解惑

裸兰 俞今 7230 2003.04.17 16:14

    “他们真是越来越大胆了,竟然敢在荒芜城里乱来,而且,为什麽是蝴蝶?”自然之子轻抚著下巴,沈思著说道:“他们在向我示威!”

  兰若云心下骇然:“在兽族的领土上向军队的最高统帅表示敌意!”这个称作“绿教”的组织实在是胆大妄为。

  “会不会,他们不知道蝴蝶小姐是您的女儿呢?”兰若云问道,其实只是做个假设,以黑衣杀手的行事作风,当然要先摸清目标的底细,他们当然知道蝴蝶的身份特殊。

  “首先,蝴蝶在荒芜城里可以说是无人不识,不像……!”他笑了一下,向门外望去,兰若云顺著他的目光,似乎看见一个人影飞快的闪过。

  兰若云心中疑惑,不知道在精灵王的府第上还有谁能这样行动自如,敢於偷听几个人的谈话。他看了看自然之子身边的蝴蝶,发现她也正在微笑著。

  “换句话说,即使他们不知道蝴蝶是我的女儿,在荒芜城里公然当街杀人,这不是在老夫的头上拉屎吗?”自然之子接著说道。

  兰若云心中奇怪,想道:“每天都有人在你头上拉,这也不是什麽新鲜事,你荒芜城的治安本来就糟糕透顶──只不过,因为是一个敏感的组织,才让你心里感觉很不舒服!”

  “他们逼我一步,我就要退一步!”自然之子本来就是脾气比较暴躁之人,性格直爽,说道生气之时,脸孔有些涨红。

  “可是,您为什麽一定要退步呢?您总掌兽族天下兵马,难道还会对一个宗教教派心存犹忌?”兰若云忍不住问道。

  “哎!”自然之子长叹一声,“现在的形势并不像你想的那样简单啊!何止是我,其他几个部落的首领现在也都是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的不要和绿教徒发生冲突──现在的状况是,只要有一件过激的事件发生,兽族几百万的老百姓就可能发生暴动,重新更换政府,而我们这些人,将死无葬身之地!”

  兰若云吓了一跳,先前还判断,兽族只不过是被绿教带领一些灾民骚扰,撤回军队很快将平息这次骚动,听自然之子如此说,显然形势要严重得多。

  听他继续说道:“荒芜大陆共九城,北六南三。南方三城接近裸兰大陆,气候湿润,历年来风调雨顺,土地肥沃,比较富庶,即使是差一些的年景,生活也能自足。北六城则不然,靠近荒芜沙漠,土地贫瘠,遇到丰年人民还可以自给,稍差一些的年头就要靠南方周济。今年,北方大灾之年,有些地方更是颗粒无收,而军队又在和人类开战,几乎所有的粮食都供给军队所需,无力救济灾民,绿教登高一呼,百姓自然群而附之──他们……他们在北方的两个城市当中获得了实际的控制权!”

  最後一句话,自然之子几乎是呻吟著说出来的,显然心中痛苦已极,兰若云心中也暗叫不妙──如果一个宗教教派控制了城市,那是有意要以这个城市为基地来争夺政权的,不怪自然之子如此忧虑。

  “也许,对人类开战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兰若云尽量让自己站在土人的立场,说出这句话。

  自然之子猛的向他看过来,目光凌厉。

  兰若云装作若无其事,直到自然之子的目光逐渐转为柔和。

  “就是,当初我就不赞成阿爸进攻人类的!”一直坐在父亲身後莫不作声的蝴蝶忽然说道。

  “哎!”自然之子再次长叹,“我们进攻人类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目光中充满深意的看著兰若云,继续说道:“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如果被神族占领了裸兰大陆,接下来灭亡的一定是兽族──不论是荒芜壁垒还是微山堡,都不足以抵挡神族的大军,而且,兽族人的智慧本来就不及人类和神族(说到这里,自然之子无可奈何的耸肩,做了个‘认命’了的表情),相比之下,人类还比较好对付一点。只有夺取了裸兰大陆,兽族才能利用黄湖壁垒和格丹高地,有效地阻止神族进攻。而裸兰大陆丰富的物产资源和大面积的粮食种植面积都是兽族最需要的,如果有了这些,我敢保证在我有生之年,神族绝无法侵占兽族一寸土地!”

  兰若云看著自然之子坚定的面容,心中一阵感叹:“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英雄,总有人会在民族危亡的紧急形势下挺身而出──这些人执拗而坚强,鞠躬尽瘁,死而後已!自然之子是这样的人,而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一种“同病相怜”和“绝对理解”的感觉在兰若云心中油然而生,换位思考,如果是自己,那也一定是要以“夺取裸兰大陆”为最佳方案的──这样就可以理解为什麽兽族不断进攻劳森壁垒,为什麽宁愿冒著民众暴动的风险在东线用兵,实在是“长痛不如短痛”思想在此处的生动表现。

  “嗯,看来问题就坏在‘天公不作美’这个无法抗拒的自然因素上,如果今年是个好年景的话,兽族也许能够取得一些战绩!”兰若云想起神族退兵之後人类的困乏状态,再继续对抗生力军兽族的进攻就比较吃力。

  “哼,如果老天站在我这边,裸兰现在已经是兽族的土地了!”自然之子自信的说道。

  兰若云一愣,心里道:“那也未必,我人类还有上百万军队,只西线厉抗的几十万守军就够你们对付了。问题在於後方补给,但是,艰苦的战争年代,人类又不是没有经历过,真到了亡国灭种的时刻,人的意志力是及其可怕的──历史上人类的军队就有过连续一周粒米未进而打退神族进攻的先例──想要灭亡人类,凭你兽族还太嫩了点!”

  兰若云心中激愤的想著,脸上不由得咬牙切齿起来。

  “阿若老弟似乎不已我的话为然!”自然之子目光一瞬不瞬的盯著兰若云看,其实以自然之子的阅历和智慧,他早已经知道兰若云身份的特殊,说这些除了有“试探”的目的在内,在潜意思里,自然之子觉得眼前这个人能帮助自己,这也已经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了。

  “嘿嘿,我只是想,几百年来人类偏安在裸兰大陆,兽族和神族都毫无办法,那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的!”停了一下,解释道:“我只是实话实说,即使我不是土人,您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我当然承认!”自然之子想都没想,干脆的说道:“人类是一个伟大而优秀的种族,作为精灵,我佩服得五体投地。要我看来,就算是神族,也不一定是人类的对手──只不过,人类似乎堕落了,或者说,睡著了!也正因为如此,我才更要趁这个机会消灭他们,否则一旦他们觉醒,兽族将再一次经历千年前‘伤心之地’的悲剧!”

  兰若云感觉身体一冷一热的变幻著,猜不透自然之子毫不忌讳的在“土人”面前如此数说人类是何用意,却依然摇著头,意思是:就算你有这个心,也没有消灭人类的力量。

  “我当然能,我有秘密武器!”自然之子似乎知道兰若云心里想什麽,忽然这样说了一句。

  “秘密武器?”兰若云惊诧道。

  自然之子笑而不答。

  兰若云看向蝴蝶,蝴蝶转过头去,显然心里知道,却也不愿意告诉他这个土人。

  兰若云心念电转:“看他那自信的表情──如果兽族真的有什麽杀手!的话,人类的危险将成倍上翻,最糟糕的是己方竟然毫无防备这种危险的情报!”

  “可是,与人类的战争也有很多次了,为什麽不动用这秘密武器呢,那样又何必忍受这麽大的牺牲呢!”兰若云试探著问道。

  “我当然会用,只是时机还未到,提前使用不但没有任何效果,还将暴露了我们的实力,我们现在在等!”自然之子目光深遂,若有所思的说道。

  “是了,等待明年的好年成!”兰若云分析道:“只要明年风调雨顺,老百姓不用军队镇压,自然会回归到土地之上,而那个时候,也正是兽族与人类决一死战的时刻。

  “哎!”自然之子今天的叹息声特别多,显见心里极其不如意,“可惜上天不从人愿,人类是被命运眷顾的种族,他们……”

  “他们还不到被灭种的时候!”兰若云微笑著说道:“严冬将过,春天将临,却一场大雪也没下,所谓‘瑞雪兆丰年’的说法已经让兽族老百姓失去了信心,明年似乎又将是一个灾年啊!”

  自然之子垂下头,闭上眼睛,又猛的睁开,看向兰若云:“也因此,才有了我们这一番谈话,我想阁下不只是‘一个土人’这麽简单吧!”

  在智慧与阅历皆是上层的自然之子面前,兰若云当然不相信自己拙劣的伪装能瞒得过他,实际上,当自然之子向自己和盘托出这些兽族内部机密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对方对自己的身份已经猜出了个大概。

  “让我们心照不宣好了,我想以兽族目前的处境,似乎也不想看到人类在西线微山堡发起进攻吧!”兰若云微笑著说道。

  最惊奇的要算蝴蝶了,兰若云这麽说,那是承认了自己并不是荒芜大陆的原著土人。虽然他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身份,但承认到这种程度,也让一直相信阿若大叔的蝴蝶姑娘心惴惴然矣!

  “哼,我想人类也应该没什麽力量来打我们的主意了吧,他们还是小心神族为妙,别以为一把火就可以烧掉整个神族主力军!”自然之子不客气的指出人类的弱点,显然并不担心人类会趁机进攻兽族。

  “那是,也许现在正是双方休息的好时机,我想他们当然不会做出这等蠢事!”兰若云轻声的说著,仿佛本应如此一样。

  自然之子心里却是巨震,心道:“他这样说,那是在向我保证啊,他究竟是谁?竟能左右人类的一举一动!”

  兰若云向他微微一笑,两个人“各怀鬼胎”,忽然同时拿起矮几上的茶碗喝了一口凉茶,心里都在飞快的旋转著,虽然不是正式谈判,但正是这种微妙的聊天,很多在面子上说不出口的话才容易说出来。因此,当蝴蝶提议为他们换一杯热茶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听到,兰若云把整部大胡子泡在茶碗里,眼睛发直;自然之子则更干脆,直接把一碗茶水倒在自己的前襟上,湿淋淋的一大片他也没感觉。

  “应该这样──!”两个人同时说道,忽然一起哈哈大笑起来。看著自己的窘态,讪讪的对笑著,把一塌糊涂的茶碗交给满面惊愕的蝴蝶带走。

  时机稍纵即逝,既然双方都无法占到主动,谈话就无法继续下去,这是一种很小心谨慎的感觉,只有身处其中才能体会。

  两个人沈默了一会儿,兰若云问道:“绿教究竟是一个什麽样的组织?”

  “所谓绿教,标榜的当然是‘亲近自然’!”自然之子忽然有些腼腆的笑著,“我本身自号自然之子,那也是尊敬大自然的意思,绿教可以说有同样的意思在里面!”

  “那应该是一个很温和的教派了,但看他们的行事作风……!”兰若云摇了摇头。

  “关键是他们所尊崇的神!也就是‘煞尊之神’!”自然之子接过蝴蝶递过来的热茶,喝了一口,又道:“煞尊原名煞可罗──”

  “兽族的中兴者!”兰若云惊呼道。他熟读过人神兽三族的历史,自然知道这煞可罗在兽族历史上的作用──正是他带领兽族人民第一次由荒民部落建成兽族国家,结束了兽族各种族内部争斗的历史,而且带领兽族军民将本身领土扩大二百倍──迄今为止,在兽族的历史上还没有另一个人的光芒能盖过他,即使是在世界范围内,他也被公认为最伟大的军事战略家之一,但那已经是几千年前的事情了。

  “就是这个人,绿教以他为神,是最让我们头痛的事情!”自然之子忧虑的说道。

  “是了,这煞可罗虽然是个难得的军事天才,却有著极端的种族仇恨心理,当时占领人类领土之後,几乎是每城必屠,残忍无情!”

  “正是!”自然之子点头认可,惊叹兰若云历史知识的渊博,“本来,以他的功绩是完全有资格成为我们的庇护神的。可是,土人却是极端仇恨煞可罗的。兽族的建设又离不开土人,像冶金铸造、工艺加工、水利建设等等,为了笼络住这些土人,兽族统治层一直不敢公开赞扬煞可罗的功绩,我们的庇护神也自然而然的立下了‘自然女神’,几千年来一直没有改变,如今……”

  “如今,经过几千年,你们已经掌握了大部分人类的经验和技术,不再需要他们了,所以就抬出煞可罗,再次对土人实行屠杀政策!”兰若云打断他,想起荒芜大道上兽族对土人的追杀,义愤填膺。

  “当然不是!”自然之子有些惭愧的说道,“先不说现在依然还有许多行业离不开土人的参与,即使我们已经完全不需要他们了,也绝不会再实行屠杀政策──兽族本来就是一个多种族的国家,我们怎麽会在乎再多一个‘土人’种族,实际上,我们早已经当他们是我们的一分子了,只是心理上,他们自己希望回归罢了!”

  兰若云感觉头脑一阵混乱:“但是绿教对土人的敌意是很明显的,在这荒芜城里,如今能看到几个土人公然在街上走呢?更别提其他地方了!”

  “那是因为你们土人太富有了,土人里几乎没有穷人,你们利用自己比我们多出的几千年的历史经验,在经济上处处压制我们,平时还可以忍受,然而在这样的荒年,你期望饥饿的兽人不去抢劫富裕的土人,这似乎不太可能!”话锋一转,“你们土人太奸诈,囤积粮食,宁可烂掉也不发放给灾民食用,铁公鸡一毛不拔,只能惹起民怒!”

  兰若云想一想,荒芜大道上被自己和蝴蝶援救的那队土人,那几个可怜的金币,他心里一阵落寞,知道自然之子所说不虚,竟无力辩驳。

  “总之,眼下的形势,绿教信奉‘煞尊大神’,教众何止百万,我们自己尚且要小心翼翼的对待他们,更无力管顾土人了,只希望天可怜见,女神眷顾,让丰年早日到来!”自然之子和蝴蝶一起双手合十,闭目向自然女神祈祷。

  兰若云知道他说的都是事实,虽然替那些土人担忧,却也没有办法可想。

  忽然又想起一事:“‘文明断垣’在哪里?”

  自然之子一愣,霎时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回头向蝴蝶望去。

  蝴蝶心中一颤,当时自己稀里糊涂的把这个秘密告诉给兰若云,心里一直後悔,不知道自己著了什麽魔,只希望他不要在父亲面前提起,结果还是……

  “我……他问我的名字……所以……”蝴蝶胆突突的说道。

  “阿若兄最好忘了这件事情,就当你什麽也没有听说过!”自然之子忽然站起身来,“是要警告他们小心一些的时候了,晚上你和我一起参加宴会,我要以实际行动向他们证明,土人是我的子民,再不收敛的话,即使爆发大的冲突,那也是在所不惜的!”

  转过头狠狠瞪了蝴蝶一眼:“你们随便逛逛吧,我要去休息一会儿!”

  满脸怒气的走出大厅,留下兰若云两个人面面相觑。

  “我问错了话吗?”兰若云疑惑的说道。

  蝴蝶正一肚子气没处撒,见他还敢问,怒道:“谁让你提什麽‘文明断垣’,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了呗!”

  一转身,气乎乎的走了。

  “哎,有这样和长辈说话的吗!”兰若云在她身後大喊著,心里也一个劲儿的纳闷:“这文明断垣看来有问题,这爷俩儿的反应也太古怪了一些!”

  忽然蝴蝶又走了进来,脸上却不带表情,也不看兰若云,静静的坐在刚才自然之子的位置上,与兰若云面对面,呼吸可闻。

  “你不是气跑了吗?”兰若云问道:“怎麽又回来了!”

  蝴蝶抬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让兰若云从头冷到脚──那是一种什麽样的眼神啊:“天,蝴蝶怎麽突然变成这样了?”

  “你──?”兰若云张著嘴,“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那个问不得,你也没提醒过我呀!”

  蝴蝶还是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著他。

  兰若云感到浑身不自在,头上竟然冒出丝丝冷汗,挤出一个微笑,看著蝴蝶。

  蝴蝶抬起手,向前探著,抚上兰若云的脸庞──

  兰若云吓得一动不敢动:“蝴蝶,你──?对了,我让你找的那个人,你发现没有,我都快急死了!”兰若云想起失踪的堂潇,心里一阵担心。

  蝴蝶双手离开他的脸庞,忽然向下握住了他的双手,兰若云挣了一下,向後急躲,蝴蝶的动作却如影相随,一双精细的小手已经握住了他一只大手。

  兰若云心中骇异,自己已经用上了极高明的手法,竟然躲不开她的一握。

  蝴蝶看著他,依然不说话,那只小手虽然柔软却冰凉刺骨,让兰若云浑身如掉进冰窖一般,有点喘不过气来。

  这样看了太能有一分锺,猛然,蝴蝶甩开他的手,急匆匆的站起身走了出去。

  兰若云摊倒在椅子上,浑身打著颤,後背的衣服已经湿透了:“怎麽回事,勾魂摄魄的眼神?”他心里纳闷,百思不得其解。

  脚步声响,蝴蝶又进来了。

  “砰!”兰若云向後一仰,连人带椅摔倒在地上。

  “哎呀,阿若大叔,你这是干嘛?”蝴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过去扶起兰若云。

  “阿若大叔,对不起啊,对你发脾气,父亲刚才已经狠狠骂了我一顿!”蝴蝶噘著嘴,明明是自己挨骂,却跑来和兰若云道歉。

  “你──?”兰若云指著满脸天真笑容的蝴蝶,心道:“她变得怎麽这麽快,刚才自然之子骂她了吗?她明明在这里冷冰冰的看著自己啊!”

  “我带你去收拾一番吧,晚上我们要去出席宴会!”蝴蝶说道。

  “等一等,我刚刚问你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兰若云急道。

  “刚刚你问我什麽了?”

  “就是我让你找的人啊!”

  “啊,忘记告诉你了!”

  “找到了?”

  “说来奇怪,我动用了上百人的精灵队伍,方圆百里都搜遍了。而在她失踪的那个时间,也没有任何人经过那个位置。也就是说,她凭空消失了!”蝴蝶皱著眉头,也认为这是极其不可能的事情。

  “你是说,没有任何她被绑架或者遭遇其他危险的可能?”

  “绝对不会有危险,是突然消失,除非她会飞!”

  “飞?”兰若云听到这里,忽然笑了,已经猜到了,肯定是小白干的好事。心里一阵气恼,小白那畜生也就罢了,堂潇竟然不顾自己的担心,跑去跟它疯,倒是小女孩儿啊!

  “行了,没事了!”兰若云微笑著说道,心里已经不再担心,知道他们早晚会找上自己。

  蝴蝶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放心,我的人还在继续找,只要是在荒芜大陆上,早晚能发现她的痕迹!”

  “嗯,如果发现了,直接领来见我好了!”

  “我倒要看看那边的女人和我们这里的土人有什麽不同?”蝴蝶俏皮的说著。

  兰若云脸上一红,却不好说什麽──自己的身份尴尬无比,不知道什麽时候才能恢复真身!

  

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

性感猪猪,在线测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