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 臻野的心事

裸兰 俞今 3866 2003.10.31 08:12

    

  “呛啷啷”一声,兵器落地的声音传来,兰若云猛然往左一闪,浓雾中看不见对方的样子,他怕是自己人,没有使出杀手。

  就见一个黑影爬过来,在地上摸索着寻找掉落的兵器,兰若云又气又笑,认出这人正是臻野,此刻,他已经爬到兰若云的脚前了,还没发现那是一双男人的脚,竟然用手摸了起来,兰若云笑呵呵的看着她,把脚扭动了一下——

  “啊!”臻野大叫一声,“何方妖怪,竟敢吓本小姐!”抬脚向兰若云的脚踏去!

  “是我,笨女人!”兰若云骂道,“你怎么和蜂巢里那个魔族士兵一样,我看你也要给眼睛动手术了!”

  臻野听清是他的声音,不怒反喜,也没有理会他说的什么,忽然想起自己曾经坚持要给他做的手术,禁不住脸一红。

  “你怎么在这里,其他人呢?”臻野问道。

  “嘘!”兰若云手按嘴唇,一动不动,过一会儿,一个沉重的脚步声走过来,渐渐在白雾中显出魔人高大的模糊身影。兰若云指指臻野地上的剑,又指指那个魔人,手掌做了个“切”的姿势,臻野会意,悄悄拾起地上重剑,剑尖对准魔人前来的方向,一动不动,直到对方自己将胸膛撞过来,她才顺势往前一推,血雨纷飞,魔人张大了嘴,轰然倒地。

  兰若云笑了一下,踢了一脚那个魔人,叹气道:“这该死的雾,比仙人峡那里还讨厌,我们全都走散了!”

  兰若云剥下魔人的衣服,缠在自己的长剑上,用火点燃。

  “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用吗?”臻野奇怪道。

  “我也不知道有什么用,不过当你对周遭的事物毫无办法的时候,唯一能作的就是多作些看似多余的事情,这样说不定能获得转机!”兰如云解释道。

  “嗯!”臻野眼中现出信服的神色,轻声道:“大多数时候,我猜不透你的脑袋里究竟想着什么,或许你真的很聪明!”

  兰若云耸了一下肩膀,表情极其可恶,似乎在说:我当然聪明了,那还用说!

  臻野白了他一眼,跟在兰若云身后,两人向左右探路,寻找出去的路。

  走了一个多小时,山谷反倒越来越静,似乎离战场越见遥远,渐渐不闻声息,而脚下的路却难走起来,臻野摔了好几跤,有些不满意的埋怨道:“还不如我自己找了,跟着你就倒了霉!”

  兰若云心中着急,知道机会稍纵即逝,正是夺取通道进攻魔界的大好机会,而自己却被绊在这个恶谷里,为什么岚山精神体和子微晴事先不和自己说清楚呢?心中烦躁,听见臻野的埋怨,气道:“那你就别跟着我,否则我把你卖了!”

  “嘿,你看你那德行!”臻野骂道,“竟然拿女人撒气!”

  “怎么,你承认自己是女人了?”兰若云奇道,“我还以为你要做一辈子人妖呢!”

  “滚你的蛋!”臻野红了脸,“我本来就是女人,美丽的女人!”看见兰若云回过头来瞪着自己的诧异目光,扬头道:“只不过有的人眼睛没有动过手术,看不见眼前的美丽景色!”

  “你还敢提手术!”兰若云定下身来,伸手托起她的下巴,笑道,“就让我看看臻小姐的美丽景色!”

  臻野竟然一动不动,微翘着头,大眼睛闪闪发光,看着兰若云的眼睛,脸孔热了起来。

  兰若云吓了一跳,赶紧放下她的下颏,嗫嚅道:“你……你怎么这样了?”

  臻野轻声道:“我怎么了?”

  “你怎么一动不动?这不像你的风格!”

  臻野没说话,两人默默的走着,又过了一个小时,天气冷了下来,兰若云有了经验,知道已经到晚上了,他回头看看臻野,后者冷的直打寒战。

  叹了一口气,停了下来,轻声道:“休息一会儿吧!”

  臻野点头。两人在山谷里找了些半湿不干的柴禾,废了好大的劲儿,才点起了一堆篝火,火光熊熊,照在臻野的脸上,豪野之气似乎少了一些,很少见她这种认真思考的表情,对于这种性格的女人来说,这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是不是因为我的性格,你才讨厌我?”臻野忽然问道。

  兰若云一愣,笑道:“我什么时候讨厌过你了,而且你救过我的命,就算……”

  臻野愉快的笑了——如果兰若云只说不讨厌她,她还真不一定信,但加上个“就算……”的不确定语气,显然现在他确实不讨厌她。

  “那你喜欢我吗?”臻野大胆的看着他,轻声问道。

  兰若云吓了一跳,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颤声道:“臻野,你今天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想确定一下,老这么拖下去也不行!”臻野若有所思的说道,“我承认自己却是一个女人,但也只是一个干脆的女人,不喜欢平常女人的拖拖拉拉!”

  “哦!”兰若云头上冒出一丝冷汗,含糊道:“我们大家都很喜欢你的!”

  臻野不满意的叹了一口气,气道:“你明明知道我问的不是那种喜欢,我想知道你爱不爱我!”

  “砰!”兰若云一头栽了下去,半天才爬了起来,目瞪口呆的看着臻野,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会娶我吗?”臻野继续放出强杀伤力的炮弹,将兰若云轰得体无完肤,不负众望的流起了鼻血“噗哧噗哧~~!”

  “看你那害怕的表情,真让人生气!”臻野低头说道,“你要是娶了我,我自然会对你温柔,也不会再打你,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臻野,停……停!”兰若云做了个打住的手势,勉力从地上坐直身体,慨然道:“臻野,首先我必须要佩服你敢爱敢恨的爽直脾气,你的真性情,你的不忸怩作态,都是一个优秀女人的可爱之处,可以说,我非常欣赏你……也很喜欢……但是这种喜欢,是另一种,那是一种……一种……!”

  “是男女之爱吗?”臻野穷追猛打。

  “这个,臻野,我怕伤你的心,可是,我却是……!”兰若云吞吞吐吐。

  “哎,我真的是高估了你!”臻野怒道,“男子汉就应该爽爽快快的,怎么像个女人!”

  “是,我……”

  “你别误会!”臻野一挑眉,“其实我还是没有改变自己的观点,而你的表现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天下间的男人全都是懦弱不堪的,我之所以想嫁给你,只不过是因为你还稍微不那么差劲儿一些,而我,又已经完全成熟,到了结婚年龄,这才不得不将你列为择偶对象,哼!:

  “我……我很荣幸!”兰若云抹了一把冷汗,感觉很吃不消。

  “其实我这么聪明的人当然看得出来!”臻野得意洋洋的说道,“你对阿秀真心一片,除了潇潇,再也没有人能夺走你一分感情,哦,也许那个子微晴可以,不过你们两个没戏,人家是修真之人,又是神族,我劝你还是死了心!”

  兰若云一片默然,心中暗叹:“臻野毕竟是女人,只有女人才能敏感到这中间的情感纠缠——清影秀是不必说了,自己无论如何也离不开她。对于子微晴,兰若云承认,她能给他心动的感觉,和她在一起很安宁,但他不知道这是不是爱,他很糊涂,也许是,但自己在强抑着不去触摸她的感情,而她,似乎也在做着同样的努力,这其中有一种微妙的平衡。而对于堂潇,直到在城堡里她趴在自己怀中哭泣的那一瞬间,他才终于明白,这个已经逐渐长大的女孩子在自己心中占据了多么大的一块空间,可以说,当自己还没有对清影秀用情的时候,堂潇就已经先一步进入了自己的心中,从小到大,她一直深深的依恋着他,而他,也一直以为这是理所当然,正因为没有去认真的注意,才忽略了这最宝贵的情操,而当堂潇没来由的痛苦那一刹那,他有一种将要失去她的感觉,心脏立即痛得想要爆裂,难道这也是爱吗?是兄妹之爱,亦或……?”

  “你在想什么,这么伤感?”臻野问道。

  “我想起了潇潇!”兰若云实话实说。

  臻野忽然妩媚的一笑,宣布道:“我喜欢她,而且,既然你决定了不娶我……”停下来看着兰若云的表情,兰若云毫无表示。她长叹了一口气,“我只好考虑择偶第二继承人,也就是……我决定做堂潇的嫂嫂!”

  “天天!”兰若云大讶道,“你要嫁给天天!”

  “正是!”臻野笑了起来,“除了你以外,我感觉就堂天还算可以,很有男人味道,呵呵,我喜欢!”

  兰若云哭笑不得,疑惑道:“天天说要娶你了吗?”

  “当然没有,他想娶就娶我呀——他如果真的开口说出来,我还真就不理他,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先追求女人,必须让女人先追求他,那才够风度!”

  兰若云的嘴巴立即张大成“O”形,无论如何也闭不上来,诧异道:“如果我向你求婚,你是肯定不会答应了?”

  臻野想了一想,有点不确定的看了一眼兰若云英俊的脸孔,忽然现出色迷迷的表情,无奈道:“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说不定我会被你的美色吸引,答应了也说不定!”

  “哦,我的天!”兰若云一拍脑袋,“堂天真可怜!”

  “哼,这才哪儿到哪儿!”臻野眼中露出狂热的神色,大声道,“回去我就开始追求他,向他发起猛烈的攻势,看他能不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哈哈哈!”

  兰若云浑身打了个哆嗦,脸色变得铁青,心中沉痛为堂天默哀。

  “哎呀不好!”臻野忽然叫了起来,“如果你娶了潇潇,我们不就成了一家人?”

  兰若云一呆,心中一片气苦,嘟囔道:“你八字还没一撇呢,况且,我和潇潇……”

  “嘿,我看你那个阿秀虽然不错,却也没潇潇可爱!”臻野显然对堂潇极其喜爱,一心希望她幸福。

  兰若云看向浓雾之中,心中烦躁,总觉得将有不祥的事情发生,他喃喃的念道:“潇潇,在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