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角逐

裸兰 俞今 6639 2003.04.17 16:17

    一出城门,兰若云全力向前冲去,速度之快,直似奔马,也不取正路,就那麽在荒地上急速奔行。

  跟在他後面的人大叹倒霉,因为冬日的荒芜大陆,地面枯草齐腰,脚下碎石峥嵘,地势更是高低不平。

  跟踪者们不知道下一刻起,这杀千刀的大胡子将跑向哪里?

  他们哪里知道,这被杀手之王希姆先生认为尚值得一战的“草上飞”正是杀手营的天字第一号大叛徒,後世称为“杀手祖宗”的兰若云先生。

  此刻,双方拼起脚力,更把杀手的跟踪和反跟踪之术拿来做比赛的筹码,稍差一点的立刻晕头转向不辨东西,等到兰若云放慢脚步停下来喘气的时候,坠在身後的跟踪者已经由十几人锐减到只剩三人,但就是这三个人,不徐不急的吊在後面,却让他感觉到了无比大的压力。

  当他一停下来的时候,那几个人立即包围上来,速度竟丝毫不见减慢。

  兰若云心下骇异,知道这几个人已经达到接近自然之子的水平,功力著实不弱。

  他喘著气,指著身後一无所有的草原,惫懒道:“不行了,跑不动了,都给我出来吧!”

  身後及腰的草丛里,三个黑衣人头罩黑巾,目光冷漠,一看就知是杀手中的高手,气势和姿态即使对狼克和乌云教官也是不惶多让。

  兰若云心中暗赞了一声,知道这几个杀手如果投身军队的话肯定是不可多得的良将,武功高强,态度冷静,从他们围住兰若云所守住的方位,就知道这几个人觉不简单。

  而他们,仅仅是杀手营里执行任务的普通杀手,充其量是那种接收高难度任务的杀手,如今更确定他们已经成了神秘组织对付自己的“武器!”

  “交出来!”冰冷的声音响起,如一丝冷风吹过。

  “那就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话落刀起,兰若云决定先下手为强,一拳向离自己最近的那人捣去,那人往後闪了一闪,兰若云拳头跟了上去,身形随後,却从他身边窜了过去──他的目的是最後那个杀手。

  “砰~~!”

  那人躲闪不急,硬接了兰若云一拳,喉头一甜,鲜血由口中溢出,急往後逃去,两名同伴已挥刀砍了过来。

  兰若云哈哈一笑,回身傲然迎向这两个优秀的杀手,紫光一盛,从两人中间窜过,瞬间三人抵掌换招,两人!!!往後退去,与那受伤的杀手撞在一起,愕然的看著长身而立姿态潇洒的兰若云。

  “别再跟著我!”兰若云警告之後,转身就跑,转眼间没了影儿。

  “真是高手!”那几个杀手看著他消失的方向喃喃道,“不过他当然不会知道,几位大人正在前面等著他!”

  兰若云一边跑一边骂,精灵王的历代祖宗大叹倒霉,狗血喷头。

  他当然知道此刻自然之子正在身後看著自己的热闹──让自己成为吸引敌人的目标,真正怀揣“那东西”的人却悠哉游哉的躲在後面避风头,让兰若云恨得牙直痒痒。

  兰若云爬上一个小山顶,累得倒在草地上,呼呼喘气,抬眼望向天上太阳,冬日阳光,虽不毒热,却也刺眼得狠,他闭上眼睛,随遇而安的做著日光浴,转眼间忘记了强敌在侧,竟然舒服得呻吟了一声。

  “咯咯~~!”

  娇懒无力的轻笑声传来,兰若云抬头看去,见子微晴同样卧在自己对面一块小山丘的向阳面,正望著自己凝眸而笑。

  兰若云忍住流口水的冲动,眼睛却看得直了,脸上神色古怪,叹息连连。

  “兰兄真是好雅致,懂得享受人生,非世间凡夫俗子可比,让子微折服!”

  子微晴青衣飘飘,也不见她怎麽动作,便站在了兰若云身前。

  看著这绝色美女惊心动魄的玉容、玲珑剔透的眼神和飘飘欲仙的气质,兰若云又大赞造物之手鬼斧神工,眼前可人儿慧智兰心偏又让人不忍亵du,对她毫无非分之想,只觉远远望她一眼便已是极大满足。

  “子微,你真美!”兰若云忍不住又赞叹起来。

  “兰兄莫要再夸子微了,子微很怕哩!”子微晴露齿一笑,立即又让兰若云一呆。

  哂然不解道:“若云真心之言,毫无做作,当然对子微并无任何登徒子之心,子微何怕之有?”

  “就是这样才可怕呀!”子微晴在他身边坐下,两人肩头相触,身体都是微微一颤,子微晴婀娜的躯体更是赶紧往旁边移了一下。

  兰若云别转头,在她脸前三寸的地方盯著她清丽脱俗的侧影轻轻说道:“你怕什麽?”

  子微晴被他如此近距离的观望,却并不躲避,只是被其口中热气呵得颈项微痒,吃吃的笑了起来:“因为人家怕自己会爱上你嘛!”

  兰若云吓了一跳,赶紧把身体挪远了一点,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子微晴对他的反映大感满意,姿态娇媚的瞪了他一眼:“看把你吓的,子微真的那麽讨厌吗?”

  兰若云心脏巨跳,面红耳赤,嗫嚅道:“子微,你今天很不一样呢,昨天还叫我孩子,今天又来取笑我!”

  子微晴不说话,忽然解下腰间悬挂的竹箫,悠悠的吹了起来……

  蓝天、白云、阳光、清风、苍茫的大地,孤独的人群,草尖儿上,一缕忧伤的情绪暗自凝成,瞬间传遍了整个草原,於是有人哭了,有人思念,有人感怀。

  “生命为什麽一定延续下去呢?我们存在於这七情六欲的世界上,身不由己的随波逐流,每日里疲於争斗,心惊胆战,没有时间来享受大自然的美妙,而当岁月蹉跎,容颜已老,在我们的回忆中,还剩下些什麽?是否只有苍白……?”

  子微晴放下竹箫,感怀的说道,脸上神色古井无波,当思考这些无数哲人曾欲图解释而不得的问题时,她脸上有一种别样的美。

  “是否只是苍白……?”兰若云闭上眼睛,一股心灰意冷的情绪猛然间爆发开来,他喃喃的念著这一句,几乎有些痴了。

  “啊,兰兄,对不起,让你跟著我伤感起来!”子微晴由沈思中惊醒过来,歉意的说道。

  “子微,其实我也很不明白这些生命中无法承受的问题,我怕自己为此而疯狂,我经常强迫自己忘记,只告诉自己,我是这个世界上的生命,我存在必然有我的理由──就像现在,我的理由是给人类一个和平的世界,只要想到这个,我只能简简单单的生存下去,没有选择,也不愿意选择,子微能理解吗?”

  子微晴呆呆的看著他,点了一下头,小声道:“不知道为什麽,只要和你在一起,我特别想说话,就算是在师门,每日里清修,这些心里的话也从不会说出来!”

  “我……我也是!”兰若云轻声说著,想起裸兰城外那一幕,自己第一次见到子微晴,甚至不知道她是敌是友,竟然只因为听到她的声音便把所有的心事都说了出来。

  两人都向对方看去,齐齐的面色一红,相视一笑,有一种找到知音的感觉。

  “此去辰山,前路漫漫,不知子微是否能伴君之侧,同行一路!”子微晴说出这话,忽然发觉大有语病,不禁面上又红霞早飞。

  兰若云听得心惊神荡:“她说的‘伴君之侧,同行一路’是什麽意思?”

  “你不要胡思乱想了,子微清修之人,早忘却世间俗情,来此只是因为兰兄还歉著子微一个人情!”子微晴又恢复了那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目光平和。

  兰若云听她这样说,心里没来由的升起一股失望的情绪,却又想起清影秀,转瞬又变成了堂潇,自己吓了一跳,忽然发觉心有些痛,不知道是因为对清影秀的思念还是对堂潇的担心,亦或……

  他不敢再想下去。

  长笑一声,借机发泄心中郁闷,平息如潮思绪,朗声道:“有子微做伴,这一路不寂寞了,子微但有所命,若云定当赴汤蹈火!”

  辰山在荒芜城东方百里处,位於伤心之地的最中央,上有千年前****战争中牺牲的兽族战士埋骨之地,一直被兽族称为“圣山”。

  它的另一个身份当然就是文明断垣的所在地,否则也不会被神秘组织定为交易之地──利用蝴蝶的生命来换取那东西的秘密,自然之子能为蝴蝶牺牲这据说可以改变世界命运的秘密吗?兰若云不太确信,是因为他在自然之子眼中看到了“绝对自信”的神色,以至於连蝴蝶被掳走所应该表现出来的悲伤也被掩盖住了。

  子微晴和兰若云两人气息悠长内力深厚,看似行动缓慢,却在当天晚上就赶到了辰山,路上言谈投机,子微情又指点兰若云把紫气决与道德经进一步结合起来,功力不知不觉又上了一个层次。

  也许是因为子微晴傍在身侧,那些黑衣人再没有来找过麻烦,只不过蹄声得得,若即若离的响在身後,跟踪者们纵马奔驰,勉强不被两人落下。

  兰若云想起日间的推断,总是忍不住观察子微晴,心中嘀咕:“如果有这麽美丽的魔鬼,我说什麽也不要做人了!”

  子微晴若有所觉,报他以微笑,於是兰若云浑身都酥了。

  星光下,辰山傲立眼前。

  这兽族的圣山一直香火不断,每到特定的节日,人们总是拖老携幼、带好祭品、备下眼泪,到这伤心之地来缅怀先人所受的苦难,激励自己奋起强大自己的祖国。

  千年前,就是在这里,人类进攻刚刚中兴起来的兽族,屠杀兽族军民三千万,血流成河,整整杀了三年,这段历史在人类的史籍中找不到,可是在兽族的土地上,每一个人的心里却都清晰的刻著血淋淋的印记,谁能忘记?谁能默然?

  兽族痛恨人类是有理由的,绝对的理由──!

  所以,当自然之子因为内外交困,决定与人类合作共抗神族的时候,兰若云才觉得机会难得,也不惜被这狡猾的精灵王利用,来赴这危机重重的约会,他知道,此刻自然之子殿下一定带著那件东西,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安全到达了辰山之颠,而那个接应自己的人,无疑就是他本人。

  “今夜的星空很美!”子微晴仰起美丽的脸庞,看向夜空,圣洁无匹,“兰兄,子微要隐入幕後了,你的朋友来了!”

  兰若云微笑一下,果然听到细微的脚步声,他知道子微晴不愿与俗世人类见面,因此会藏入暗处──直觉告诉他,虽说子微晴有求於自己,但她又何尝不是在帮自己。

  白光一闪,子微晴已不见踪影。

  远处那脚步声逐渐接近,最後在兰若云身後停了下来。

  “你来了,殿下!”兰若云略带不满的说道,回转身,立时惊呆了。

  竟然是蝴蝶。

  兰若云跑过去,张大著嘴看著她,猛然抱住她瘦弱的肩膀,兴冲冲的喊道:“蝴蝶,你没事,太好了,可担心死我了!”

  蝴蝶娇俏的脸庞上现出一丝温柔,缓缓抬手抚mo兰若云的脸庞,还扯了扯他的大胡子。

  兰若云赶紧放开抱著她肩膀的双手,往後退了一步,脸孔有些热。

  蝴蝶脸色一寒,变得面无表情起来,直直瞪著兰若云,一句话不说。

  “哎,又来了,蝴蝶啊,你又变得冷漠无情了!”兰若云无奈的说道。

  蝴蝶不理他,向山上掠取,她不飞在空中,却在地上跑,显然是在等待兰若云,兰若云赶紧跟上去,在後面大叫著:“蝴蝶,既然你已经平安了,我们还是连夜回去吧!”

  蝴蝶不回答,速度却快了起来,转瞬间已到了山顶。

  兰若云呼哧带喘的爬了上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蝴蝶……你怎麽变得这麽能跑了……?”

  蝴蝶还是不理他,在山顶一块能有千米长宽的一个大广场上停了下来,广场中立著一块碑,蝴蝶走过去,神色凄惶的看著那巨大的纪念碑,怔怔的落下泪来。

  兰若云心头沈重,知道那是伤心之地的埋骨冢。他当然有办法知道这段历史,当时是在裸兰军事学院图书馆的仓库里,读到关於千年战争和伤心之地的惨剧时他只有十一岁,躲在那个仓库的角落里哭了一个下午,也是这件事情刺激他不愿意学习武功和军事──他不想做这些毫无意义的争夺,更不想让自己的双手粘上生命来之不易的鲜血。

  可是世事变迁,人生如梦,一切都那麽不真实,却又实实在在的发生了,他兰若云不但杀人,而且一出手就是以万数来记──他的手上早已经沾满了鲜血。

  走到墓碑前,他恭恭敬敬的弯下腰,行了三个九十度的大鞠躬,心里还祈祷这些亡灵能够安息。同时自己心中立誓,有生之年,将致力於维护世界和平,绝不让悲伤痛苦和仇恨再在这个世界的各个种族间延续下去!

  可是,他能做到吗?

  蝴蝶满面泪痕,看向兰若云的眼光由仇恨渐渐变成了理解,最後叹了一口气,搽拭了一下泪水,和兰若云一起转过身去。

  一排黑衣人整齐的站在广场东侧,为首的正是兰若云所熟悉的英俊的希姆先生,虽然他仍戴著面罩,但兰若云却一眼就认出了,他有一双邪异的眼睛。

  当蝴蝶转过身来的时候,希姆“咦”了一声,显示出了无边的惊诧,抬手指著蝴蝶:“你,你怎麽跑出来的?”

  蝴蝶不说话,冷冷的看著他,即使如希姆先生的霸道气势,也在蝴蝶这足够冻死人的目光注视下禁不住轻轻颤抖了一下。

  “邪门!”希姆暗运气势,抵挡蝴蝶妖异的目光,立即把那气势逼了回来。

  兰若云诧异的看向蝴蝶,愕然发现她的眼睛竟射出绿幽幽的光芒,在这寒夜里显得阴森恐怖,禁不住往旁挪了一步,大声道:“蝴蝶,你怎麽了!”

  蝴蝶收回眼中光芒,看了兰若云一眼,面色缓和了一下。

  “这个狼克真是没用,连个人也看不住,不过既然救你的人来了,想必也带了那东西了吧,一号叛徒,还不觉悟,难道非要让伟大的希姆逼著你交出来吗?”

  猛然间,希姆手里多了一件怪异的兵器,竟然是一颗骷髅头,镶嵌在铁棍上,怪异无比,洒起一天黑光,在夜色里若有若无的向著蝴蝶进攻过来。

  “来的好!”兰若云挡在蝴蝶面前,拔出腰间长剑,运起紫气,向他迎了上去。

  这次他坚决不和希姆比拼蛮力,而且自从子微晴指点他把道德经的文意加入到紫气决的武力中以後,自感功力大进,和希姆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豪气干云下,长剑与骷髅头相撞,发出极难听的一声“吱嘎”,却是兰若云使用巧劲儿用长剑绞在了骷髅头的大嘴里。

  希姆吃过他的亏,知道这人诡计多端。

  他本也是聪明之人,日後想想,已找到对付兰若云的方法,那就是逼著他比拼内力。

  高手对决,往往是片刻既定胜负。

  兰若云的长剑绞入希姆的骷髅头里,使那骷髅头放射出怪异的黑紫色光芒,尤其两只空洞的眼睛,紫电爆射,煞是骇人,围观杀手们也不仅悚然动容。

  兰若云本想一绞之後立即回剑削向希姆的脑袋,没想那骷髅头竟是有生命一般,一张嘴,咬住了兰若云的长剑……

  一股大力霸道至极,从那骷髅头传了过来。

  兰若云知道这希姆功力极其深厚,若被他击实,这条小命算放在这里了,自己死了也就罢了,蝴蝶岂不是再入狼口,况且那个秘密自己如果不知道实在不甘心。

  运起十层内力,向著希姆的大力拍击过去,拼了──这是他最不想面对的最恶劣的形势。

  要知面对像希姆这样的高手,往往只要一个判断失误立即引来*般的进攻。

  兰若云这十层内力才一推出去,立即知道上了当。骷髅头传来的那股巨力竟飘飘荡荡的毫不受力,绕了一个弯躲过和兰若云正面相撞,劲风起处,肩头一阵剧痛,整个人飞了起来,虽然危急中化去部分劲力,依然难以承受,口中狂喷鲜血。

  “小子,要比实战经验,你还嫩得很!”希姆被兰若云那股大力冲得飞上了天,借下坠之势化解无形,潇洒的落在地面,喉头一甜,一口鲜血便要夺口而出,赶紧运力压了下去,心中惊诧,“这小子功力又有提高,只是被他掌风刮了一下而已!”更坚定了除去兰若云的决心。

  “我就把你这喜欢戴假胡子的西贝货送入地狱!”希姆得意的笑著,兽族语说得顺畅无比,虽然受了点伤,但能杀掉这曾经让自己吃了暗亏的一号叛徒,也是大快人心。

  兰若云勉力站起身,擦了一下嘴角血迹,看著向自己走来的希姆。他挡在蝴蝶面前,小声道:“你快逃,这里我顶著!”

  蝴蝶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眼中绿光大盛,忽然开口道:“让开!”

  声音怪异,直刺入兰若云耳膜,让他的大脑轰然一响,心中烦闷以极蓝影一闪,绕过兰若云,速度之快,没有人相信那是人的速度。

  兰若云心中惊诧,只听希姆刚喊出了一句什麽,猛然全身巨震,向後退去。

  “叮~~!”

  怪异的声音在空气中让每个人的心里都一阵难过,蝴蝶已经回到兰若云的身旁,伸手掏出一条白手帕,动作生硬的拭抹著兰若云嘴角的血痕。

  希姆捂著胸口,鲜血从指缝间汩汩的流出来,不敢相信的看著蝴蝶,好久才声嘶力竭的喊了出来:“岚山之剑!”

  兰若云看著蝴蝶,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轻声道:“原来你不是蝴蝶……!”

  

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

性感猪猪,在线测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