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美男子

裸兰 俞今 7804 2003.04.17 16:16

    兰若云之所以离去是因为正在他神游八荒的时候忽然耳边听到一个声音:“兰若云,别来无恙啊!”

  这是一个非常柔和婉转的女声,如果在平日一定会让他感觉如沐春风,可是今天,在兽人族的土地上,自以为装扮得天衣无缝的他,忽然被人叫出名字,立时全身一震,如坠冰窖。

  不难想象,如果让这些兽人发现他就是人类的总军师,扮成奸细来刺探敌情──兰大少爷细皮嫩肉,加些十三香十四香什麽的搅拌一下应该很和这些兽人的胃口。

  兰若云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尽管後背上已经冷汗淋漓,他还是忍住了没有任何反映,告诉自己要镇定──说不定是对方叫错人了,或者是有意试探,千万不能著了道儿!

  他又在那里做“蛰伏老龟状”静静的呆了几分锺,发现在没有什麽风吹草动,於是抬起脑袋四下张望了一下,发现自己周围的自然之子等人还在闭目沈思,思考自己心中疑惑。

  至於女人,却只在远远的角落里有一些兽族妇女在“入定”,兰若云不相信这些五大三粗的女人能说出那麽柔美的声音。

  “别再那里东张西望了,说的就是你,你那部胡子根本不适合你!”那柔和的女声再次传来,已经有了一些笑意。

  兰若云站起身,飞快的走出大厅──他发现那声音来自巨宅之外。

  “等一等!”他喊道,直觉上那人似乎在远去。

  “咦,被你发现了──!”那声音似乎很惊奇,“看来你的功夫又有进步啊!”

  兰若云向前跑了几步,已经窜进了成国府外那两行的树林里,心中猛地一怔,发现类似的情形曾经出现过。

  “你,──是谁?”兰若云紧张的问道。

  “裸兰城外一别,已有经年,不怪兰兄会做此问!”那声音提醒道。

  “哦,是你,你,可好吗?兰若云忽然想起,当日迪斯罗利叛变,自己忍辱负重,跑到裸兰城外的树林里去对著大树诉苦,心里的秘密可全都被这女子听到了。奇怪的是却没有一点异样的感觉,反倒觉得这声音能让自己安宁下来,即使心中有什麽伤痛苦恼和不愉快,那声音也有能力将它治愈。有时候,自己会无端端的很想念这个声音,此刻却再次相逢。

  “兰君此时意气风发,风采更胜当日,看来已经与你那个小情人和好如初了……!”

  兰若云脸上一阵羞红,知道那人还记得自己当初的苦恼,嗫嚅道:“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还记得你……”他却不知道为什麽要这样说,心中一阵胡涂,记得又能怎麽样呢?又想怎麽样呢?

  “兰兄,相逢是缘分,离别也是缘分,没有离别,何来重逢,没有重逢,又怎知离别的苦处,而没有重逢,又怎体会得到离别的苦不堪言,人世间的凡人们,本就是跳不出这种七情六欲的轮回──!”那声音感叹的说道。

  “听你这样说,好像自己并不受这些所限制!”兰若云试探著问道。

  那声音隔了良久,才在很远处传来,却已经模糊不清,她说:“正是!”

  “等一等,我还有话要问你!”兰若云向前跑去,朦胧中似乎看到一团白影,在奇快无比的向前漂浮,他也不辨方向,知道那团白影就是她,使尽浑身力气向前追去。

  渐渐看到了荒芜城的城墙,城门上巡夜士兵的号子声在午夜回响。

  兰若云站在街心,冬日荒芜大陆冰冷的寒风从他的领口一直吹进来,他裹紧皮裘,在街上来回走著,任凭冷风把头发弄乱。

  心里自嘲:“亏自己还是个不错的杀手呢,竟然能把人追丢!”

  “你还在吗?”他大声的喊著,心中一种寂寥的心绪姗然而至。

  城门上几个兽族士兵用兽族语向他大喊道:“什麽人?大半夜的在那里鬼叫什麽?”

  兰若云赶紧走开,不想惹来麻烦,依依不舍的向著白影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看。

  忽然一阵脚步声传来,兰若云赶紧躲进一条胡同里。

  “子微先生,请您留步!”成国老父子两个急匆匆的赶到,却不知早已经来晚多时。

  “已经走了……”成定疆满脸伤感的说道。

  “是,走了!你那是什麽表情啊!”成果老看著儿子仿佛初恋失败一样的垂头丧气相,诧异的问道。

  “她怎麽可能是尘世间的人,她绝不是……”成定疆不理父亲的埋怨继续痴痴的说道。

  “你看到她的样子了?”

  “唉,何必要看到她的样子呢,如果能让我再听三天她的声音,就算是立即去死我也愿意!”成定疆坚定的说道,没人敢怀疑他的决心。

  “呸,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快给我滚回去!”成国老上去狠狠的踹了儿子一脚,为他违反商人“狡猾多诈、六亲不认”的原则而生气。

  成定疆嗟呼连连,仍然心有不甘的向四处看著,随在父亲身後离去了。

  “原来她就是子微之音的演奏者,也难怪,也只有她这样的人物才能创造出这麽高明的音乐!”兰若云感叹著,决定先回精灵王的府第。

  却发现自己迷了路,荒芜城还是很大的,只记得自然之子住在东北方向,於是向那个方向慢慢踱去,心里依旧沈沈的胡思乱想。

  想著事情,自然走得慢了,直到一阵呼喝打斗之声将他惊醒。

  歪起头仔细的听了听,发现声音来自不远之处,纵身向那个方向扑去。

  赫然发现竟然又是蝴蝶在被围攻,此刻却有十几个黑衣人,已经不是蝴蝶所能够应付的了。

  不过那些黑衣人似乎并不欲取她性命,一个似乎是领队的杀手阴测测的说道:“蝴蝶小姐,只要你劝令尊把那件东西交给我们,咱们既往不咎,我们还要为以前对你的得罪道谦,要知道──”

  还没等说完,忽然屁股上一阵巨力冲来,身体不由自主的飞了起来,直摔出十丈开外,跌在地上爬不起来。

  “要知道我这招‘无敌飞天脚’可是百发百中的!”兰若云哈哈大笑者,抬起腿,弹了弹鞋面上的灰尘。

  “阿若大叔!”蝴蝶惊喜的大叫著,声音里满是亲近之情。

  “侄女乖,看大叔给你放风筝玩!”

  兰若云窜进黑衣人当中,上蹬下踹,一个个将黑衣杀手踢飞,他熟悉他们的武功招式,而且知道这些人的功夫比之教官朗克是差的远了,因此这“风筝”放的是异常得心应手,杀手们集体过了一次当“飞人”的瘾。

  “点子太硬,撤退!”那个爬起来的黑衣人队长呼啸一声,众人聚在一起,转眼间跑了个无影无踪。

  蝴蝶拍手笑著,又蹦又跳:“风筝断线了──!”

  “蝴蝶,你怎麽会在这里?”兰若云诧异的问道。

  “我发现你不在了,怕你有什麽意外,所以出来找──!”忽然脸色一变,“哎呀不好,他们说要对付阿爸,我要赶紧回去帮他!”

  转身就跑。

  “蝴蝶,等等我!”兰若云赶紧跟了上去。

  ※※※自然之子向著那处民房飞过去,发现一个黑影背对著他站在那里,浑身散发出一种极其霸道的气势,让人心底烦躁,甚至有些想要呕吐的感觉。

  他暗运内力,将心中烦躁平息,在房顶上站定。

  胡同里,此刻已经涌出了十几个黑衣人,站成了一个很高明的包围圈,隐隐把自然之子和他的百人卫队包裹在了里面。

  “阁下是绿教中的哪号人物?敢在这荒芜城里对本人下手,也绝非泛泛之辈了!”自然之子沈声问道。

  那人缓缓转过身来,自然之子心中又是一阵烦躁。

  但见这神秘人打扮得极其怪异,全身罩在一身黑色的长袍里,只露出一双冷气森森的眼睛,身材极其高大,自然之子需要仰视才能看到他的眼神,气势上已经输了一大截。

  “我并非绿教中人,灵格先生,我找你是想取回一些东西!”怪人用生涩的兽族语言说道,极其温文柔和,但对於自然之子来说,无异於晴天响了个霹雳。

  要知道,这自然之子在年轻之时,因为机缘巧遇,获得一身武功智略,於是统一精灵各部,又被兽族尊为军队最高统率,是名义上的兽族最高统治者。期间所花时间也有二十几年了,年轻时候的名字早已经不用,相识的人无不尊他一声“自然之子殿下”,此刻猛然被人叫出昔日弃名,心中惊诧可想而知!

  “你,你怎麽会知道……你是谁?”饶是他本是极其稳重之人,此刻也不禁全身紧张,不由自主的打起颤来。

  “这些你都不必知道,我的目的很简单,想取回那把钥匙!”怪人继续柔和的说道。

  “钥匙……你说什麽钥匙……?”自然之子额头冷汗直冒,“我什麽也不知道!”

  “唉~~!”那怪人叹了一口气,“您也是有身份的人物,说出这样的话来会被人耻笑的!”显然知道自然之子言不尽实,怪人口气已变得有些生涩。

  自然之子闭上眼睛,心中无数念头闪过,忽然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睁开眼睛:“阁下从哪里来,怎麽会确信钥匙在我身上!”

  “悠悠沧海,眷眷我心,断水层云,漂流於今,若为君故,此生伶俜!”怪人朗朗的吟道,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自然之子。

  “你……果然已经去过了!”自然之子心中最後一丝侥幸也没有了,脸孔变得煞白,忽然厉声道:“就算死,我也不会交给你的!”

  “灵格先生,这又何必呢,你明明知道那是属於我们的东西!”怪人继续游说著,语气中又恢复了那种温柔的声调。

  “既然它被命运安排在了兽族的领土内,我绝不允许它落入外人之手!”

  “唉,你们根本不知道它的价值!”

  “是,我们是不明白该怎样去利用它,但我们知道它会给世界带来什麽样的後果,所以,我绝不放手!”自然之子坚定的说道。

  “你确定?”

  “绝不反悔!”

  “那麽,我只有得罪了!”怪人无奈的看了自然之子一眼,身形向後飘去,姿态异常美妙──他不打算自己动手,隐在阴影里,一双红光闪闪的眼睛阴森恐怖。

  一道黑影从他身後奇快无比的向自然之子纵去,刀光一闪,以到了自然之子面前。自然之子心下骇然,御剑而出,“当”的一声在千钧一发之际挡下了这奇快的一刀。

  身形却不受控制的向民房下落去,周围的黑衣人们立即围了上来,将他压制住,使他无法腾空逃走。

  这些黑衣人的功夫可远比围攻蝴蝶那些黑衣人的高明,自然之子一生中重未遇到过这麽快的刀,而且是十几个人一起使将出来。只觉满天都是刀影,浑身罩在一片刀幕之下。还好他本身武功亦是以剑招精绝快速见长,而天空中又有自己的卫队不断向黑衣人们射箭,让他们有所顾忌。

  最可怕的是为首的那个黑衣人,武功高出其他人许多,每一刀都让自然之子疲於应付,身上已受了多处刀伤,而其他的黑衣人也绝不放过任何一个攻击他的机会,眼光之狠毒,也只有杀手才能做到。

  自然之子心中诧异,荒芜城中来了如此多的高手,自己竟然一无所知,还好是自己,如果换成了其他人,只怕此刻已经命丧在这刀幕之下,要想完胜这十几个一流高手,除非是她……自然之子眼睛中忽然现出一种慈祥的微笑来。

  对面正进攻他的黑衣人看见在这种情势下对方竟然露出这种笑容来,想起江湖中有一门叫“死亡微笑”的神秘武功,能在谈笑中致人於死地,莫非……这个人竟然练成了!

  他神经质的往後跳了一下,这也是杀手少有的一个弱点──多疑!

  其他杀手看到领队往後退了一下,也都神经兮兮的向後退去。

  自然之子心中诧异,没想到自己这并不迷人的微笑竟能收到如此奇异的效果。

  趁著攻势减弱,立时向天空中飞起来,大声向卫队发著命令:“去通知巡逻队,不知道这群蠢材在干什麽?”

  一个精灵展翅刚要向城门处飞去,天空中一股凌厉的气势大力的冲击过来,碎羽纷飞,身体在空中抽搐了几下,跌落地面死去。

  怪人终於出手了。

  当空把正在空中的自然之子击落地面,而此时,又有几个精灵已经四散著飞开,向城门处去报信。

  自然之子感觉心中一阵烦躁,喉头一甜,嘴角已经渗出了一丝血迹。

  他向那怪人看去,发现他并没有使用任何武器,只是随手发出了充满霸气的一拳,便轻而易举的将自己击落地面,这份功力,他自认再练个十年八年也是赶不上的。

  “你们去挡住巡逻队,这里交给我!”怪人向黑衣人们发布了命令,转身盯住自然之子,缓缓抬起左手。

  黑衣人们身形一闪,已经飞快的追著精灵向城门掠去,片刻後一阵兵器相撞之声传来,显然已经动上了手。

  这面,怪人左手上一团黑气渐浓,猛然腾空而起,向著自然之子狠狠的劈了过来,自然之子运起全身力气接了这一记。相对於怪人来说,瘦小的身子如断线风筝般向後摔去,肋骨断折声在黑夜里清晰可闻。

  怪人摇了摇头,撇著嘴说道:“我只用了一层功力,灵格先生,看来您还没有动用那些东西啊!”

  自然之子浑身剧痛,如欲晕去,废力的说道:“你……杀了我好了,我要让它随著我永远消失!”

  “我怎麽舍得杀你,你不知道我的职业,如果你知道了,肯定会相信我一定有办法让你说出来的!”怪人的兽族语非常生硬,但却也冰冷得让自然之子一阵寒战。

  他猛然站了起来,双手合十,汇聚全身最後一点力气:“精元神光!”

  大叫著勉力飞身半空,把手中凝聚的白色气体俯冲著向怪人击去。

  “咦?”怪人看著自然之子的白光,“原来你还是去过了,兽人族怎麽可能有这种武功!”

  左手运力向那白光击去,仿佛轻松之至。

  自然之子“啊”的大叫一声,再次被怪人击飞,鲜血在空中洒开,如冬日里的朵朵梅花。

  兰若云就是这个时候赶到的,趋前一步,接住自然之子坠下来的身体,发现他已经昏过去了。他心中骇异,知道自然之子的武功极其高明,此刻看来,却仿佛被那怪人毫不费力的打败,那麽怪人的武功……

  “蝴蝶,你先回去!”兰若云把自然之子的身体交给蝴蝶,轻声说道,眼睛却盯著怪人。

  “我,我不走!”蝴蝶忽然大声说道,看著父亲惨兮兮的样子,忍不住哭了起来。

  “如果你不想因为我分心照顾你们而被他打死的话就赶紧走!”兰若云急道。

  蝴蝶抱著父亲身体,想了一想,一跺脚:“你要小心啊!”

  转身飞快的离去。

  “少女,把人留下!”怪人从高空中大鸟般的向著因为抱著一个人无法起飞的蝴蝶扑去,手中劲气已先他一步击向蝴蝶。

  “给我站住!”兰若云大喝一声,一道凌厉的紫气由指尖激射而出,向著怪人的後脑袭去。

  怪人分出一只左手来,稍稍转了一下身,向那股紫气抓去。

  猛然间手心中一阵灼痛,紫气突破黑气刺伤了他的手掌。

  由於轻敌,他只用出一层内力来迎接兰若云这一招,不免吃了暗亏,心中惊诧,赶紧撤回追击蝴蝶的那股气力,从半空中坠下来,摘掉手套,露出一双雪白细嫩的双手来,他翻来覆去反复的看了看自己的手,紧张兮兮的样子,确信并没有受伤之後,才想起蝴蝶已经跑远了。

  眼神不再温柔,而是充满了怒气,盯著兰若云:“小子,你竟敢阴我,我天下无双的一双玉手差点就毁在你的手里!让我来惩罚你!”

  双手握拳,凝结气劲儿,猛然向兰若云袭来。

  兰若云体会著这股凌厉异常的劲气,忽然一股熟悉的气息传来,似乎在哪里遇到过这种情形……

  双手画圆,形成一个波气漩涡,紫气大盛,猛然往那黑气上迎去。

  “轰~~!”

  巨声响过,两人心中同时惊诧对方的功力深厚。

  “没想到人间还有这样的高手,真是有意思!”怪人微笑起来,“不过我只用了一丝儿力气而已,现在才刚刚开始!”

  “鹰先生?!”闭目沈思的兰若云猛然张开眼睛,终於想起这种熟悉的感觉了,当年叛出杀手营的时候,曾经有一个被狼克教官称为“鹰先生”的怪人,武功怪异,气势霸道,正是和眼前此人相差无几,当时自己紫气神功已成,却也只不过和他战了个平手,那是自己有生以来遇到的最高强的一个对手。

  “哦,你认识鹰?”那人奇异道,忽然眼眸中奇光大盛,“鹰只做了一次任物,而且失败了,你认识他,那麽──!”

  兰若云暗叫不妙,眼见此人功力远远超过当日的鹰先生,自己并没有必胜的把握。

  “我,我不认识他──!”他贼忒兮兮的说道,一看就知道是撒谎。

  “晚了,一号叛徒,我们找的你好苦,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怪人扬起左手,呵呵笑著:“二号叛徒没和你在一起吗?让他出来,本公子一起送你们上西天,也省得麻烦了!”

  兰若云叹了一口气,没想到终於还是露馅儿了,不过心中倒也有些自豪:“竟然排到了一号,想来那二号就是离人倾吧!”

  “还废话什麽,打吧!”兰若云运气紫气,形成一个大的紫色光球,向怪人抛了过去。

  “来的好!”怪人轻呼一声,双手往左右拉开,再往中间汇聚,形成一条气体长带,甩手向兰若云的光球掷了过来,猛的暴烈开来,紫光和黑光缠绕著,在空中沸腾著散开,空气变得炽热异常,热气将两个人推向两边,长街上已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嘿,不愧是组织头号通缉令的拥有者,还真有两下子!”正当兰若云狂喷鲜血的时候,怪人却又毫发无损的出现在他面前,“不过,嘿嘿,我最讨厌长的好看的男子,就算是你也不例外,何况你还是一号叛徒!”

  怪人举起手,一股黑气凝结成刀锋的形状:“觉悟吧,一号叛徒!”就要砍过来。

  “等一等!”兰若云猛然抬起头,大叫道:“我想知道是死在谁的手里?”

  “哼!你是不服气吗?”怪人收起气刀,忽然冷笑起来,“让你这井底之蛙见识一下也好,别以为自己是多麽了不起的美男子!”

  他忽然站定身形,抬头望望天上的月亮:“为什麽我总是这麽寂寞呢,难道英俊也有罪吗?”

  顾影自怜的怪人瞪著正奇怪的看著自己的兰若云,缓缓摘下面纱,大声道:“我就是风liu倜傥、玉树临风、谈吐如珠、风趣幽默、身体健康、精力旺盛、具有办事能力、风靡万千少女,杀手中的杀手,还是杀手的──杀──手──之──王!”

  兰若云不喷鲜血了,呕吐了一地,却也禁不住向他看去,立时一呆:本来他还满自恋的以为自己也算是人中之龙了,即使秀美不如身为神族的离人倾,但英气却远胜之,他还真不相信世界上还有第二个人能胜过自己。

  可是眼前男子,他却是自愧不如。

  这男子只能用“绝美”两个字来形容。

  白皙的脸庞、尖尖的下颏、弯弯的眉毛、薄薄的朱唇、雪白的牙齿,每一个部位都美到了极点,而当他们组合在一起的时候,勾魂摄破的妖豔立即呈现出来──这竟然是一张男人所不应该拥有的脸孔,然而,他偏偏长在了这个身材高挺明显是男人的怪人脸上。

  “你──?”兰若云指著他,没想到能发出那麽邪恶气息的人竟然是这样一个美男子。

  “哼,我最讨厌同性恋,你看你那幅色鬼相,一看我就来气!”怪人忽然把波浪形的金黄色头发在手中缕了缕,姿态简直美到了极点,白皙的双手配上柔美的长发,让人无论如何不能把他同“男人”联系上。

  “怎麽样,羡慕吧,同样身为男人的你,面临著自己信心被击溃的那种无奈感,是不是想立即结束自己的生命呢?哈哈哈!”怪人得意的大笑起来,“记住我的名字,我就是人见人爱,鬼见鬼疼的英俊男人赛得罗思。希姆森。希姆大人,自卑吧,叛徒!”

  他罗罗嗦嗦的说了一大通,终於认为已经戏弄够了兰若云,再次扬起左手,一条黑色气刃出现,狠狠的向兰若云劈了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