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城下之盟

裸兰 俞今 7801 2003.09.23 00:12

    左加仑王斜躺在床沿上,努力露出一丝笑容,胸前心脏部位血肉模糊,而他却奇迹般的活过来,希姆那一下子并没有弄死他,他有些得意的说道:“我的心脏是偏右的,那杀手想破脑袋也想不到!”

  子微晴三人面面相觑,都相信这就是天意。

  兰若云运起气疗术,为他医治胸前伤口,片刻后鲜血凝固,渐渐愈合。

  左加仑王满脸惊诧的看着他,他这人极其坚强,尽管疼痛,却一声不吭,此刻却忍不住赞叹起来:“都说兰家的气疗术是当世第一神功,本王今日算领教了,言不为过啊!”

  兰若云一笑,暗催紫气,为他通筋活络。左加仑王只感觉心中烦闷之意尽去,舒畅无比,知道这条命是捡回来了。

  “本王这条命是兰先生所救,若有所命,只要不危及我神族百姓和国家利益,本王一定为兰先生办到!”

  兰若云看看子微晴和离人倾二人,微笑道:“我们只想让你当皇帝,带领你的人民回归!”

  “啊!”左加仑王惊叫一声,面色转白,良久没有说话,却看向离人倾。

  离人倾冲他点了点头,说道:“眼下****联军已经围住了望天城,只要我们神族答应回归,他们就绝对支持我们,而云山的势力也将助我们一臂之力,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可是,现在的神皇是我的兄长,他是不同意回归的!”

  “所以我们才请你来当神皇啊!”兰若云微笑说道。

  “哎,当年我本来是神皇的第一继承人,就是因为话语里流露出想要回归的意愿,结果得不到众大臣的支持,我的弟弟右加仑王也是因此而死。今天,如果我旧话重提,那是有死无生的!”左加仑王有些不安的说道。

  “王,我们会把一切给你安排好的,到时候你只要出来振臂一挥就好了,我们绝不会失败的!”离人倾探前一步,充满自信的说道。

  “阿倾啊,当年你们离人家就是因为支持我,才落得个家破人亡——回归这件事情,如果没有绝对把握,还是不要提!”顿了一顿,又道:“但如果真有这样的机会,本王也绝对不是懦弱之人,为了我神族的长久命运,就算死去又何妨!”

  子微晴点了点头,感觉这位左加仑王比当今神皇理智得多,如果是如今的神皇陛下,他绝不会考虑回归的可能性,而是马上披挂提枪,大喊一声:“儿郎们,杀入魔界,跟我冲!”

  这位左加仑王显然更适于当神皇。

  “好了,就这样说定吧,我们要赶紧行动,时间无多!”子微晴说道。

  兰若云和离人倾二人一起点头。

  “那些黑衣刺客怎么处理了?”兰若云向离人倾问道。

  “都绑了起来,等我们出征的时候拿他们来祭旗!”离人倾愤恨的说道。

  “带我去看看!”兰若云心里不知道想着什么,眉头皱了一下。

  离人倾心中疑惑,还是把他领到监禁黑衣人之处。

  这些黑衣人共有十三人,脸上仍然戴着黑巾,看不清本来面目,但眼神中却是毫无惧色,在最后关头,他们将有办法服毒自尽。

  兰若云走到其中一个黑衣人的面前停了下来,无限感慨的叫了一声:“狼克教官!”

  那黑衣人身体微颤,盯着兰若云看了半晌,忽然嘿嘿一笑,无奈道:“如果不是你们阻挡,至少我们还可以全身而退——知道杀手营里为什么这样痛恨叛徒吗?因为他们知道我们所有的武功招式和行动步骤,就像你们一样——我们败在你们手里,那是必然,只是没想到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这种情况下!”

  “为什么说是最后一次见面?”

  “我们的任务失败了,既然被擒,当然不指望再活下去!”

  “为什么一定要做杀手?”

  “不,我没说过自己非要做杀手不可!”狼克叹口气,“我这条命是希姆大人所救,当然为他卖命,这也没什么好说的!”

  “嗯,知恩图报,是好男儿本色!”兰若云话锋一转,“你真的不愿意放弃杀手的身分?”

  “我不会背叛希姆大人!”狼克坚定的说道。

  兰若云又向着其他黑衣杀手看去,在他们脸上同样有着相同的神色。

  “乌云教官,你也不愿意吗?”离人倾也看出了另一个黑衣杀手的身分,正是杀手营里的二号人物乌云。

  “废话少说,杀手是没有明天的,你们这两个叛徒怎么会明白!”乌云大声喊叫道。

  “好,我最后问你们一句!”兰若云猛然转过身,冷冷的问道,“你们是否是魔族人?”

  “魔族?”几乎是十几个黑衣人一起喊了出来,惊诧无比。

  “兰若云,你这是什么意思?谁不知道世界上只有人神兽三族,你在消遣我们吗?”乌云气愤的大喊道。

  “我也不跟你们多说什么,杀手讲究一个干脆——希姆是魔族人,这是千真万确的!”兰若云简单的把希姆和魔族的来历说了一遍,最后又加了一句:“我没有必要骗你们!”

  “是……是魔族又怎么样?”乌云声音有些发颤的说道,“我们既然是杀手,雇主给了钱,我们就要去办事情,其他的与我们无关!”

  “杀手杀人并无可厚非,否则你们也没有资格叫杀手了,可是,如果杀手杀的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那么,你们不但没有资格叫做杀手,甚至没有脸目活在这个世界上!”兰若云正气凛然的说道,“你们现在就是魔族手里的工具,你们这是在助纣为虐!”

  一直没有说话的狼克忽然深深叹了口气,沉声道:“杀了我们吧,我们两不相帮!”

  “不!”兰若云一口拒绝,“我放你们走!”

  拿过士兵手中尖刀,亲自割开了绑着他们的绳子,一边离人倾大作眼色,兰若云只作不见,子微晴离得远远的微笑看着。

  黑衣人们没想到如此轻易的恢复了自由,站在那里,却不知道该怎么办,都看向狼克。

  “你这是什么意思,放我们走?”狼克不满意的说道,“你在逼我?”

  “不是我逼你,是你的良心在让你作出选择!”

  “我们谁都不帮还不行吗?大不了我们觅地隐居!”乌云激动的说道。

  “行,当然,只要你们愿意!”兰若云单臂一挥,做了个“请”的姿势。

  黑衣人们向着营门口走去,兰若云在他们身后阴阳怪气的说道:“像希姆那样厉害的魔族,杀起我们的同胞来当真易如反掌,血流成河,这个世界是要灭亡了,天地之大,却找不到真正的热血男儿,也许在魔族之外还存在着另一个种族,那就是无情族!”

  黑衣人们浑身一震,停了下来。

  “人家救你的性命,只是为了让你对付自己的同胞,难道他真的安了什么好心吗?你却偏偏要报恩,真是愚忠得让人可笑啊!”兰若云头也不回,继续说道。

  黑衣人们定定的站着,还是没有动静。

  “你要仍然觉得于心有愧,或者不相信我的话,完全可以跟着我去进攻魔族,报效国家之后,大不了自杀啊,把这条命还给他不就行了!”

  “这倒是个好办法!”乌云忽然转过身来,“我的命是希姆救的,可不是整个魔族救的,我还真想去看看魔族长什么样子?”

  乌云说完看向狼克。

  狼克长叹一声,无力的说道:“就让我们助兰军师一臂之力吧!”缓缓摘下头上的面罩,一张英俊的人类脸孔出现在众人面前。

  “你……你,狼克教官!”兰若云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个人类的美男子,大约三十几岁的年纪,脸孔因为多年不见阳光而显得苍白,眉目清秀,竟然和兰若云有几分相像。

  一直以来,兰若云总觉得狼克对自己有一种特殊的关照之情,原来对方竟然是个人类——杀手营里这魔族以外的头号杀手竟是一个人类!而且他显然把少年时期的兰若云当作了自己的从前,寄予厚望,想到这里兰若云心中一阵羞愧感激。

  乌云也将面罩摘了下来,众人又大吃一惊——他竟然是神族!于是离人倾也回忆起来,在杀手营的那几年,乌云确实总是经意或不经意的照顾着自己。

  虽然杀手是无情的,但越是在那样困苦的环境下,其实在他们的潜意识当中,越是对自己的同类有一种基于“民族自豪感”的关心。原因很简单,如果自己的同胞是一个让人瞧不起的脓包,那么自然会在心底生出自己是一个劣等民族的自卑感。而当自己的同胞高人一等的时候,心中也会产生出无限的自豪感——既然我的同胞能做到,我同样也可以!

  其他的黑衣人脱掉面罩,却几乎全都是兽人,甚至还有一个精灵和两个翼人,不知道他们是怎么隐藏起自己的翅膀的。

  而当那些杀手发现领导自己多年的领袖竟然是人类时,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一种落寞的心情,甚至变得有些自卑。

  “好了,以后我们大家就是自己人了!”兰若云哈哈大笑起来,向着离人倾眨巴了一下眼睛。

  离人倾暗暗向他挑了一下大拇指,子微晴则在远处掩嘴轻笑。

  三言两语,让这些杀伤力极强的杀手们转向己方阵营,不但加强己方的实力,而且以后他们再不会和自己捣乱。

  至于他们以后会不会自杀,兰若云心里骂道:“蝼蚁尚且偷生,这些杀手倒也会找台阶下,他们要是自杀,本少爷就和他们一起去见阎王!”

  ※※※

  望天城下,攻城战继续展开,不同的是,今天的****两族的攻势彷佛弱了许多。

  神族守军显然已经感觉到了,士气大振,然端在城头上跳来跳去,代表神皇指挥着士兵们守城。但他根本是瞎指挥,士兵们阳奉阴违,也不听他的,自顾自的按正统的守城方法打击敌人的攻击。

  猛然,然端看向远处最外围的人类守军纷纷后撤,乱成一团,过了一会儿,兽族的军队也乱了起来,潮水般向着左右两方躲避。

  这几天,神族城里的守兵早已经知道神族的援军马上就要到来,而且有另外一支己方骑兵不断在后方骚扰着敌人。此刻看来,很显然是己方的增援部队与对方战在了一起。

  因为****两族的联军是将整个望天城团团围住,兵力不能集中,最外围处一旦被袭击,首尾不能相顾,如果是小队敌兵也罢,一旦大军来攻,立即大败。

  一个大大的缺口被打了开来,一队队的骑兵冲过包围圈,向着望天城的方向奔来。

  城头军民呆了一下,猛然欢呼起来,大叫道:

  “是我们的人,援军到了!”

  “呜呜,真的是我们的骑兵吗,哦,果然……”

  “亲人们,真的是我们无敌的神族儿郎!”

  “太感动了,拚命杀敌呀,杀杀杀!”

  “我们要不要出去接应?”

  “……”

  然端眯起小眼睛,仔细的向着远方不断接近的突入队伍望去,渐渐,ju花般的老脸爆出欢快的笑容,大喊道:“谁也不准动,我要亲自去报告神皇!”

  六十几岁的老家伙猛然向上跳了五尺多高,兔子一样向着城楼里跑去,一边大喊着:“陛下,我们的援军到了!”

  神皇衣乱发散的从城楼里钻出来,容貌憔悴不堪,此刻听到这个好消息竟然有些目瞪口呆,半天才开口问道:“真的……是援军……援军到了?”

  然端刚要过来搀扶他,没想他一反往日的颓废状态,浑身上下立即变得精神抖擞起来,几步窜上城头,向着士兵们指引的方向望去。

  清一色的神族骑兵,不间断的从有敌人的缺口当中涌过来,当先的小队骑兵已经可以看得清样貌,正是神族漂亮白皙的脸孔。

  “真的是……我的军队,哦哈哈哈!”神皇张大了嘴,双手挥舞,“我的人,我的人来了!”一阵昏晕,差点没坠下城头而亡。

  然端会意,立即向着城头守兵举起双手,有乖巧的神族将领和士兵们稀稀拉拉的跟着喊道:“神皇守城无敌,敌人死伤无数,望天城毫发无伤,神皇布下骑兵,故意示之以弱,敌人立即上当,死无葬身之地!”

  “神皇带领英勇军民,立于不败之地,引诱敌人到我们地盘,轻易聚而歼之!”

  “神皇功盖当世,流芳千载,神皇奇妙战术,古今所有战略专家自叹不如!”

  “神皇是最佳演员,故意披头散发,好像很憔悴,其实是诗人气质!”

  “……”

  此时此刻,早已非往日风光,只有几百人跟著然端还在无耻的喊着,而大部分的军民则感到异常反感,三缄其口,慢慢的声音越来越少,最终让攻城的喊杀声给盖了下去。

  神皇却毫不在意,志得意满,看着骑兵们越来越近,正在攻城的****两军也受到冲击,无奈向后方撤退,大队的神族骑兵取代他们的位置奔到了城门之前。

  “快开城门,快开城门!”神皇大叫道,“让战士们进城歇息,我们得救了,哈哈!”

  然端早奉纶音,指挥士兵们打开南城门,骑兵们排着整齐的阵型,一队队的开了进来。

  神皇的亲卫骑兵队队长忽然走了过来,低声道:“陛下,好像不太对劲,这个时候敌人为什么不趁机进攻?”

  “哈哈,我天兵到来,人类小丑早已经吓破了胆!”神皇看着鱼贯而入的骑兵队伍,“他们难道不是神族吗?”

  那队长仔细看去,确实都是自己本族的士兵,虽然怀疑,也不敢再说什么。

  “快让他们的领军将领来见我,本皇要大大嘉奖!”神皇大喊道。

  左加仑王身穿紫袍,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弯腰拜道:“左加仑弟拜见兄长!”

  神皇一见是他,脸容立即变冷,不悦道:“怎么是你?”

  左加仑王还没回答,然端在旁边已经大喝了起来:“左加仑王也太放肆,你身为臣子,在礼节上当称‘臣拜见陛下’,怎的如此没有规矩?”

  左加仑王不动声色,沉声道:“左加仑现在是以当年太子的身分在和兄长说话,百年回归之期将近,若兄愿意带领军民回归我们的世界,则兄长依旧是神族皇帝,弟也仍为左加仑王!”

  “好啊,在这个时候说起这个来了,当年先皇有令,再提起此事者死!”然端暴跳起来,“神皇当年饶你一命,你竟不知知恩图报,大敌当前,扰乱军心,那不是……”

  然端看着神皇,高声道:“启禀陛下,左加仑王按律该斩!”

  神皇忽然变得出奇的冷静,暴躁的脾气和刚刚还得意的神情此刻一扫而空,面上竟然现出微微的笑容:“你要发动军事政变吗?”

  “弟不敢,只要兄长同意回归,一切照旧!”左加仑王恭声说道。

  “让你的人发动吧,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少实力?”神皇不动声色的说道。

  “弟所带回来的八万骑兵,现在已经控制住了城里所有的贵族大臣和皇宫亲卫部队,城墙上的守军也被逼在城墙之上而无法赶回救援,兄长该早下决定!”左加仑王沉声说道。

  “如果我现在将你就地正法,你还想当神皇吗?”神皇阴阴的笑着,看着左加仑王。

  “如果兄长想做神族的罪人,尽管动手,不过……”

  “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神皇终于暴怒,用手指指着左加仑王,“我不回去,我的人民也不会回去,这个世界是我们的,谁也别想夺去!”

  “错了,你错了——”半空中白影一现,子微晴突然出现在神皇面前,“这个世界是有主人的,我们早就应该离开了,神皇,醒悟吧!”

  “你……你……”神皇靠在然端的身边,惊诧过度,指着子微晴,“云山的人又来了,你们阴魂不散,然端,抓住她!”

  然端不安的呼喊道:“士兵,动手啊!”他跑过去推一个目瞪口呆的士兵,士兵应手倒地,早已经中了子微晴的暗招。

  猛听得城楼外喊声传来,兵戈交击之声大作,片刻后又静了下来。

  兰若云和离人倾微笑着走了进来。

  左加仑王介绍道:“这位我族少年是当年兄长错杀的离人家族的唯一后裔,他叫离人倾,近两年一直在弟手下效力;这位人类翘楚是裸兰帝国的总军师,兰若云的名字兄长一定听说过,这位姑娘是每百年一次的云山派来的圣女——他们几位将协助兄长带领我族回归!”

  “我不回去!”神皇忽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你们竟敢这样对我,让那些魔鬼吃了你们吧,我要留在这里完成我的统一大业,伟大的悠星尘,最英明的神皇!”

  他一把推开挡在身前的左加仑王,窜出城楼。

  然端浑身颤抖,刚要跟着跑出去,忽见离人倾怒目向他瞪视,伸手抓住他的衣领,大喝道:“老贼,你还认得我吗?”

  然端看着离人倾,忽然面容硬朗起来,双目如欲喷火,嘿嘿笑道:“小贼,原来是你,你这败坏我女儿清誉的下流胚子,我怎么会不认识你!”

  兰若云在旁边忍不住笑了一下,心道:“倾干了什么事情,竟然和下流胚子联系上了!”

  “你,你坏了我一生的幸福,害我家破人亡,我杀了你!”离人倾拔出短刀,架在然端的脖子上。

  “你这小色鬼,你敢杀我吗?”然端把脑袋往上一挺,“我女儿可还活着,你杀了我,永远也别想娶到她,哈哈,而我活着,你仍然别想娶到她,我是美满婚姻的终结者,我破坏,所以我快乐,你能把我怎么样?!”

  离人倾猛然抱住然端,张嘴往他脸上咬去,含糊不清的说道:“我恨死你,我哪里不好,为什么你这样讨厌我,为什么不肯把女儿嫁给我,你这个老不死!”

  “是的,倾就是那个在花园里给然香弹吉他唱歌的公子哥!”兰若云想道,纳闷:倾还会弹琴唱歌吗?

  然端疼得浑身颤抖,满脸是血,却兀自强硬,竟然哈哈大笑起来,嘶喊道:“我就是要看着你痛苦,你父亲当年夺走了我所爱的人,我要让他家破人亡,让他的儿子重复我当年的痛苦,哈哈!”

  离人倾一下子推开他,倒退了几步,摇头道:“原来如此,你……你这个变态!”

  “失去的永远也得不到了,我就是要报复你们离人家族,你没死,那很好,你痛苦一辈子吧!”然端满面鲜血,声嘶力竭的大喊道。

  离人倾面色苍白,嘴唇颤抖,一柄短刀说什么也砍不下去,他毕竟是自己爱人的父亲!

  “是不是杀了他就能解决一切问题?”兰若云向离人倾问道。

  离人倾没有说话,但眼神已经将然端杀死一万次了。

  兰若云顺手抢过离人倾的短刀,对准然端,劈头对脸就是一刀,然端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无奈的变成尸体,倒了下去。

  “你你你你你……”离人倾指着兰若云,牙齿打战,颤声道:“你竟真的杀了他?”

  “就说是我杀的,有什么了不起,让你那小情人来找我报仇吧!”兰若云将刀在然端的尸体上擦干净,交给离人倾,“我不能让他破坏了我好兄弟一辈子的幸福!”

  离人倾心中一阵感动,知道兰若云把所有的责任都扛了过去。

  子微晴和左加仑王都摇了摇头,左加仑王的嘴角更是多了一丝微笑,不知是赞赏兰若云的干脆,还是欣喜一代奸臣的毙命。

  忽听外面一阵吵闹声传来,渐渐声量加高,后来简直是三军震动了。

  城楼里几个人对看了一眼,子微晴、左加仑王和离人倾一起看向兰若云,他们都是神族人,不忍看到外面神皇的“精采表演”!

  “我去看看!”

  兰若云转过身走出去,来到城头上,见所有的守城士兵都被离人倾的部队缴了械,接近城楼的烽火台上,神皇悠星尘站在上面,披头散发,面目狰狞,嘶哑着声音大喊道:“我不要回去,我不要回去,这里是我的世界,你们都是我的,我一定要征服你们!”

  他向着围城的****两族大军叫喊,声音远远传了出去,整个战场立时静了下来,只有他一个人还在高声的大喊着:“我不回去,我不回去——”

  纵身一跳,这刚愎自用的一代神皇,终于当着敌我百多万的军民面前从城墙上跳了下去,结束了他志大才疏的一生!

  他的死,最直接的促进了人神兽三族的联合,为神族的回归扫除了障碍,神皇悠星尘泉下有知,请瞑目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