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二章 情攻

裸兰 俞今 3493 2003.10.31 08:11

    

  “总领!”卫兵们整齐的喊了一声,向两边分开,让出一条路来。

  “嗯!”清影秀轻轻答应了一声,“你们都辛苦了,先下去吧,我和你们将军有些体己话要说!”转过头来,对自己带来的士兵说:“领这队兄弟到中军帐去犒劳一下!”

  士兵们大喜,中军帐是大帅专用营帐,中军帐的厨师当然非比寻常,只是奇怪为什么总领这样“体恤下情!”

  清影秀的卫兵接替原来的守卫看住了营帐大门。

  清影秀走了进去,看见浅靖羽正百无聊赖的在那里唉声叹气。

  “小羽,听说你负伤了,我……这个,来看看你!”清影秀做贼心虚的说道。

  浅靖羽看清是清影秀,立即高兴起来,脸上露出了多日来的第一个笑容:“阿秀,快来陪我聊天,闷死我了!”

  “你怎么不去找斯菲,却让两个人都闷着?”

  “菲菲也受伤了,我们两个都走不了,却必须得留在本队里,想呆在一起也不行!”

  “伤在哪里了,看来很重啊!”清影秀担心的说道。

  浅靖羽扭捏起来,小声道:“也不是很重来了,可是,竟然是这个地方,阿秀你说多羞人啊,我都没想到那个怪兽竟然会喷出内劲儿来,否则也不会……也不会……!”

  “快让我看看!”清影秀关切道。

  营帐里响起宽衣解带的细碎声音。

  “哎呀,伤得这么重!”清影秀叫了一声,“小羽,我去拿些伤药来给你敷!”

  拉过一条被子给她盖好,转身走了出来,身后浅靖羽有些不放心的喊道:“阿秀你快回来!”

  清影秀站在门口想了想,还真的走了回去,旁边躲着的兰若云和望川北大急,对看了一眼,心中都想:“她怎么不按剧本演?”

  清影秀走回营帐,没头没脑的向浅靖羽问道:“小羽,我们是不是好朋友?”

  浅靖羽奇怪道:“阿秀,你怎么问这个,这还用问吗,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无话不说,当然是好朋友了!”

  “那你和我说实话,你喜欢小北吗?”

  浅靖羽一下子脸红了,噘嘴道:“我……我……!”

  “看你这个样子我就知道了,可是你为什么老对他冷冰冰的?”

  浅靖羽一阵尴尬,嗫嚅道:“阿秀你别生气,其实我是想到他以前老是对你不怀好意,你不理他,他才来缠我,我气不过!”

  “哦,天!”清影秀一拍脑袋,“原来跟我有关系!”

  浅靖羽嘿嘿一笑,哂道:“我就是气他一阶段,他要能哄的我高兴了,到时候再说,否则的话,没门!”

  “哎!”清影秀叹了一口气,沉声说道,“我们与魔族大战在即,阿更和小北都是我们人类的大将,如果他们情绪上有什么波动,会对我们整个军队产生负面影响!”

  “这个……倒也真是!”浅靖羽低头沉思,“那你说怎么办?让我和他好?”

  “只要你别再对他那样冷漠,偶尔对他笑一笑,保证他精力充沛,勇猛杀敌!”清影秀笑道。

  “我总觉怪怪的,大家都是好朋友,忽然要……要做那种恶心的表情?”浅靖羽摇头道,“我可以慢慢适应,不再气他,可是想让我对他眉来眼去,那说什么也不行!”

  “嘿,有门!”清影秀心里高兴的想到,又说:“这样就可以了,到了将来,自然水到渠成!”

  浅靖羽红着脸,不说话了。

  清影秀站起身来,喜滋滋的走出去:“可以说,虽然是为浅靖羽好,但原定的计划毕竟有欺骗成分——现在这样的结果,那是再好不过了!”

  兰若云猛地从拐角里闪出来,一把抱住清影秀,清影秀刚要大叫,嘴已经被他捂上了。望川北早已经准备妥当,此时心里七上八下,飞快窜了出去,因为激动,双腿发颤,连摔了几个狗啃屎,向着浅靖羽的大帐跑去。

  “呜呜呜!”清影秀不停的挣扎着,兰若云用中指按住嘴唇,“嘘”了一声。

  营帐前清影秀的卫兵忍着笑,看着望川大将军跌跌撞撞的跑过来,他们早已经得到兰若云的知会,乖乖的让在一边……

  看着望川北已经进去了,兰若云才松开捂着清影秀小嘴的手。

  “这下可糟了,他怎么进去了!”清影秀轻呼道,“大事不妙!”

  “阿秀,你怎么临时变卦,竟然不按剧本演?”兰若云有些责怪的说道,“把我们两个都急坏了!”

  “你根本就不懂女孩儿家的心事!”清影秀气道,“我已经说动了小羽,她答应对小北好一些的,现在可不是弄巧成拙了!”

  “竟有此事?!”兰若云瞪大眼睛,看着浅靖羽的帐篷,眉头皱了起来——

  忽听帐篷里传来“啪”的一声,正是一个异常响亮的耳光。

  “谁……谁让你进来的,你给我出去!”浅靖羽暴怒的声音传来。

  “小羽……我……!”望川北强忍疼痛说道。

  “你给我滚!”浅靖羽声嘶力竭的喊道。

  兰若云和清影秀对看一眼,暗叫糟糕,凑到她耳朵边儿小声道:“你快这样这样……”

  清影秀从怀里摸出一点金疮药,瞪了兰若云一眼,小声骂道:“都是你不好,出这损主意!”

  急匆匆的向着营帐跑去。

  卫兵们满脸笑意的看着总领从藏身处跑出来,心里纳闷,不知道这几个年轻人在搞什么?

  清影秀钻进营帐,看见望川北惨兮兮的站在门口,脸上是一个血红的大手印,如欲脱脸而出。而浅靖羽则抓着被角,缩在床角,露出两条雪白的小腿,狠狠的瞪着望川北。

  “哎呀,小北,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清影秀装作大吃一惊,“我不是让你去给若云送药治伤吗?”

  望川北眼角噙泪,心里只是一个劲儿的念叨:“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眼见清影秀进来了,这才清醒一些,听她这样说,脑袋一下清醒了,撒谎道:“我……我该死,我糊涂,我走错地方了!”

  清影秀忍笑说道:“小北,我知道你太关心小羽了,可这是女孩儿家住的地方,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跑进来,还不快出去!”

  “是,是,是!”望川北垂头丧气的往后退着,眼睛却痴痴迷迷的看着浅靖羽,“是我不好,小羽你千万别生气!”

  浅靖羽目光变得犀利,忽然罩向清影秀,微带薄怒的问道:“阿秀,是不是们串通在一起欺骗我?”

  清影秀连连摆手,大声道:“小羽,别胡思乱想,没有的事,我怎么会骗你!”

  “好,如果不是骗我,那么,你扶我去看看若云!”看着清影秀眼睛里露出迟疑神色,不快道:“若云不是也受伤了吗,这家伙名义上不是要去为若云治伤吗?”

  清影秀大叫糟糕,只得先把望川北推出去,帮浅靖羽穿上衣服,扶起她,走出营帐,向着兰若云的住所走去。

  望川北到处寻找兰若云的身影,知道就要穿帮,急得团团乱转。

  兰若云的军师帐里。

  脸上贴了几块狗皮膏药的兰军师,腿上缠着纱带,哼哼唧唧的看着进来的几个人,怒道:“我的金疮药哪里去了,怎么现在才送来!”

  清影秀忍不住好笑,却不敢表露出来,看着兰若云逼真的演技,自叹不如,嘴上却嗔怪道:“你快好好躺着,不要发火!”话锋一转,叹气道:“小北太关心小羽了,竟然把你的药拿去给小羽用,其实你们伤的不一样,怎么可以用同一样药呢,这不是不对症吗!”

  清影秀接过望川北手中伤药,装模作样的解开兰若云的“伤口”,发现里面却是红糊糊的一团,煞是吓人,浅靖羽看到这样“可怕的伤处”,禁不住轻呼一声,看着清影秀把一包金疮药全部倒上去,兰若云“疼”的大叫一声,那夸张的表情差点没让清影秀笑出来。

  望川北看见清影秀两人的恩爱表情,心里一阵落寞,转身向营外走去,忍不住又向浅靖羽看去。

  浅靖羽也在看着他,目光忽然变得温和,低声道:“你过来!”

  望川北捂着脸,有点害怕的向她走过去。

  浅靖羽拿出一副手帕,替他擦去嘴角的鲜血,柔声问道:“很疼吧?”

  望川北一呆,整个人都僵住了,喃喃的说道:“不……不疼!”

  浅靖羽白了他一眼,妩媚的笑了一下,轻声道:“怎么会不疼,你扶我回去!”

  望川北大喜,全身兴奋的发抖,第一次扶着女孩子,难免有些粗鲁,几乎将浅靖羽抱起来,就那么毫不温柔的驾了出去。

  兰若云一下子从床上蹦下来,扯掉身上的包扎,抱住清影秀亲了一口,大喊道:“阿秀,太好了,望川家的清焖红鱼是骗到手了!”

  清影秀红着脸推开他,忽道:“小羽这道‘清焖红鱼’是不错,但我记得斯菲的‘油煎狮子头’更是一绝!”

  兰若云:“……”

  

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

性感猪猪,在线测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