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恨将行 3122 2019.12.31 15:13

  阿左只感觉周围一片安静,脑子里自己躺在柔软的洁白的云朵上,就这样安静的躺着。

  风一吹,云朵抖一抖,开始变成液体状,阿左知道自己的手脚开始陷进去,但却没有动,只觉得这非常舒适,全身都放松起来,心里的焦虑不安一扫而光,是安然入睡的好机会。

  阿左开始慢慢闭上眼睛,之后阿左整个身子都泡在了液体里,呼吸却没有阻碍,水又开始翻动起来,一波接一波,一浪接一浪,阿左被翻起来浮在水面上,脑子里又感觉自己变成了一条舟,就这样浮在水面,在这无尽的水面上穿行,一直朝一个方向流动。

  之后水慢慢变红,像是杜鹃花的那种红艳,阿左看到顽童老夫子被浸在一滴红色大水珠里,身上的黄金铠甲也没了颜色,开始暗下去慢慢消失。

  阿左探过手去,只抓住了猎户的幻境一角,而猎户也蜷缩在幻境里,一动不动。

  阿左想喊,却怎么也叫不出声来,继续尝试,自己连嘴巴都张不开,只听见周围冒热气泡的“咕咕”响,还有波涛滚滚的翻动声。

  阿左又被高高的翻起来,在空中翻几个跟头,又摔在水面上,阿左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已经是一条舟了,一条长长窄窄的独木舟,阿左摇动着腰臀和脚,自己控制着独木舟左右躲闪从水底冒出来的水柱。

  往左,往右,加速,急刹,借力前进,借力转弯。阿左开始找到了感觉,也终于领悟通了。

  水覆舟,舟浮水,两者都是相依相存,自己于顽童老夫子也是一样,是舟浮水。自己哭会倒霉的特性与自己也一样,是水覆舟,那反过来讲,自己也可以利用哭的威力来帮助自己,那就能做到舟浮水。

  而这幻境于自己就是水覆舟,那自己反过来,利用幻境里的东西,使自己脱困,那就能做到舟浮水。

  阿左一下清醒过来,身上脱落的血肉开始迅速吸收周围的海水复合,阿左大喊一声,将心里领悟后的痛快一并释放出来,周围的海水都被音波震的散开,形成一个直径五米的凹陷的半圆。

  阿左此时身上一丝不挂,站在半圆底上,全身通红,表面能很明显的看到有红色的水在流动,人健壮了很多,最特别的是阿左左手的变化,那分明就是火焰巨人的盾牌之手。

  阿左踏步越到半空,左手学着顽童老夫子驭风的招式控制海水,在自己脚下翻起一阵波浪支撑着自己,之后控制自己的情绪,开始慢慢悲伤,而自己的左手的盾牌上,红色水流动速度飞快起来,越来越快,流动的水都红的发亮。

  幻境也开始支持不住,蓝天开始脱落往下面掉,阿左左手成拳,往后抬着聚力,在盾牌上,化出了一把箭来,是猎户的那种箭,箭体通红,直直的对着口袋,此时的口袋都被融了几个大洞,其中一个出口正是火焰巨人的正头顶上。

  阿左瞄准住火焰巨人,把箭投了出去,没有任何声响,也没有任何高温的现象,隐匿在箭里面的,都是极其易炸的爆裂属性。

  火焰巨人抗住了顽童老夫子好几波绞肉机式的攻击,身上的盾牌也破破烂烂,没有多余的意力去修复盾牌,在原地气喘吁吁。

  另一边顽童老夫子的黄金铠甲早就消散,身子靠在口袋边上,一手扶住口袋边,一手捂在胸口,肚子里一股气血乱串,顽童老夫子不敢吐出来,怕暴露自己体力虚脱,给火焰巨人可趁之机,强忍着盯住火焰巨人。

  箭很快就到了火焰巨人的头顶,火焰巨人体力消耗不大,临场的反应也不会太迟钝,但也没有时间聚合意力成式抵挡,只好往后速退两步,双手合住,两个盾牌挡住身体,接住这只箭。

  但阿左领悟后的第一击哪里是这么好接的,控制悲伤情绪来释放自己的意力,阿左第一次控制这些破坏力超强的意力,根本把握不住意力的量,在刚才那只箭里面,完全是阿左在一时间聚集的所有意力。

  配合上这里的爆裂属性,火焰巨人的盾牌在顷刻间炸毁,之后是火焰巨人的双手化为乌有,在之后箭射在火焰巨人的胸口上,箭“轰”的一下全部炸开,火焰巨人被炸飞,身体撞烂口袋摔进水里,而顽童老夫子的口袋也被炸的一干二净。

  水面慢慢平静,颜色从红变成蔚蓝,温度也降下去,猎户从幻境里挣扎出来,口干舌燥,身体都在蜕皮,已经缺水太多,又因为过多使用意力触发诅咒,猎户此时算是在死亡的边缘了。

  顽童老夫子也终于放松,瘫坐在地上,把憋着的一口血吐了出来,立刻就地盘坐调整气息。

  阿左为了安全起见,跳入水中去找火焰巨人,没有把火焰巨人亲手干成渣渣,阿左心里总是不安。

  在水里,阿左控制着还是高温的水,辅助自己更快的游动。

  “这幻境真是奇怪,海面是硬的,海里面却是真的水,但又能呼吸自如。”阿左疑惑,一边快速找火焰巨人的位置。

  在更深的海底,火焰巨人失去双臂,受了重伤,又没有了意力,只能化回太阳模样,在海底极速旋转,产生了一个吸力极强的漩涡,这个漩涡的可怕之处是这漩涡把四处的高温也聚集在漩涡里,做定点爆发,与刚才的大面积高温杀伤不同,这次是孤注一掷的一击。

  阿左在很远就被拉扯着要吸进去,阿左心里也没底,对付这漩涡自己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好往水面走,先把猎户和顽童老夫子转移再说。

  到水面,水平面也像是一块块浮冰一样破开,顽童老夫子还坐在一块水面上打坐,猎户已经掉进了水里,被漩涡吸过去。

  阿左看看顽童老夫子,再看看猎户,转身回到水里把猎户拖住,往水面走,但火焰巨人的最后一式已经打满,整个幻境都被吸进这个漩涡里,阿左背着猎户自身难保,用尽力气也是被缓慢的吸向漩涡,更不要说逃了。

  此时阿左的心里还惦记着水面上打坐的顽童老夫子,心里更急了,急得哭了出来,只是让幻境消散的更快,这还大大帮助了火焰巨人吸收幻境。

  阿左再次去想自己的领悟,水覆舟,舟浮水。

  我控制海水,海水控制我。

  “对!控制海水进攻我自己,借推力出去!”

  说做就做,阿左不再用海水拉住自己,在自己的脚底下,化出一根没有箭头的箭,控制着箭不被吸进漩涡,然后迅速把箭射向自己,阿左背着猎户转过身,用自己的胸膛接住这支箭,爆裂的冲击波把阿左推出了很远。

  但距离还是远远不够,阿左的胸膛也被炸的出血,体内的五脏六腑也疼痛无比。

  “救师傅!”阿左现在心里只有一个信念,不管是背上的师傅,还是水面的师傅,那都是自己出来学本事遇到的至亲,阿左一个都不想失去。

  阿左在自己脚下再聚集三支无头箭,那已经是阿左的极限,再多自己也没这个本事控制,也没本事接住,毕竟自己连意之甲都没有。

  阿左强行控制住三支无头箭,一并朝自己射过来,但还是经验不足,只有两支箭射中阿左的胸膛,还有一支偏离了些,阿左腾出左手,硬生生的挡住那只偏离的无头箭的顶端,借着推力飞快的朝水面走。

  快到了,已经看到蓝天了,阿左也虚弱,眼睛也一睁一闭,死死的拉住背上的猎户,但真的只差一点,阿左的头发就出水面了,只差一点点,阿左的身体被拉住在水面下一点点,阿左意力体力精神力都到了极限,胸膛的伤口也血肉模糊,阿左不堪重负晕厥了过去。

  而漩涡底部,顽童老夫子已经接上了火焰巨人的最后一招。原来顽童老夫子早早被吸到漩涡里,而顽童老夫子知道,漩涡的弱点就在最底部,在身上草草附上破碎的铠甲,顺着漩涡到最底部和火焰巨人的最后一击碰上。

  顷刻又是一场大爆炸,阿左和猎户被冲了出去,顽童老夫子无法逃脱,被冲击波冲飞,又被一个小漩涡吸入,不知道吸往何处。

  火焰巨人也安静的消散,变成一个透明玻璃球掉在地上。

  周围又是熟悉的深林,流水声还是“潺潺”的,树上的鸟在整理自己翅膀下的羽毛,灌木丛里,一只野猪妈妈带着六七只小野猪在找食吃,用鼻子拱着土地,不时抬头警惕的观察四周。

  阿左和猎户躺在河边的大树下,阿左在下,猎户在上压在阿左身上。这里没有人走过,长满了灌木荆棘,两人还没有清醒,这场战斗太激烈,又太持久,但收获也多。

  阿左领悟了水覆舟,舟浮水。也可以慢慢控制情绪释放意力,把学到的看到的功夫杂糅在一块,也大概打出点威力。自己的身体也得到了极大的强化,即便身体现在伤痕累累。

  对于猎户,开了意力的阿左对他来讲就是解除诅咒的加速剂。只要阿左使用意力,就可以强行解掉自己身上的诅咒,那自己的实力将得到好几倍的增长。

  只有顽童老夫子,一个人没了下落,阿左在梦里,也许会找到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