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恨将行 3306 2020.01.02 22:42

  两人摸着黑在丛林里行进,还好猎户对这一带十分熟悉,顺着河流走,自己的房子就在河边不远。

  阿左披着还有余温野猪皮,扛着大野猪,一路小心翼翼,尽管野猪皮挡住了周围荆棘的刺划,但脚是光着的,不时磕碰到石子和败枝,也让阿左疼的直皱眉头。

  “师傅,这里的天怎么老是这么黑呀?”阿左问猎户,“感觉就没有亮过。”

  “傻小子,马上就天晴了,待会记得闭眼睛,别说我没提醒你。”猎户在前面神秘兮兮的回答。

  猎户说完没多久,阿左看见走在前面的猎户一下消失了,像是一脚踏进了水里没了踪迹。

  阿左赶紧跑过去,一下身体像是接触到了一层水膜一样,阿左的一半身体跨进了猎户的幻境之屋,一下子的一大片耀眼的光芒直射到阿左的眼睛里。

  “哇!”阿左一边兴奋的叫,一边低头拿手遮住眼睛。之后再慢慢往前走,手掌张开些缝,打量着四周。

  这里简直和外面是天壤之别,就凭这明媚阳光就令阿左赞叹不已。更夸张的是,在阿左面前有一幢气势恢宏的深家大院,有高大厚实的城墙,一条大河绕着深家大院流淌,笔直干净的鹅软石大道周围青草鲜嫩,花朵娇艳欲滴。

  阿左一下看呆了,定在原地。

  “怎么样,我家还不错吧!”猎户得意的说。

  “真漂亮。”阿左回答。

  “走,我带你进去坐坐。”

  阿左跟在猎户后面,走过鹅软石大路,又过一座拱桥,到院门,房顶有一块牌匾写着“南天门”三个大金字。猎户推开门,领阿左进去。

  一进门,阿左却看到了另一副景象,很普通的农家小院,篱笆小围栏,两座小茅房,在院子里种着些小菜,房子边上挂着些腊肉。

  阿左一下没反应过来,赶紧揉揉眼睛,再往身后看看,这差别也太大了吧!

  “别愣啦!把野猪放院子的石块上,我去喝点水。”

  “师傅,你这里是怎么回事?怎么感觉怪怪的?”阿左把野猪放在石桌上说。

  猎户到房间里,打上一勺满满的水,往里面倒上盐,用手把水搅动,让盐融快点,之后就大口的喝起来,喝完直接坐在地上。

  “啊!真爽!”猎户痛快的说。

  猎户在幻境里就严重脱水,脱险后又昏迷了不知道多久,醒来的猎户口干舌燥,但也知道自己当时不能轻易喝水,一喝水保准死的更惨。一直忍着,到家里才冲盐水喝。

  阿左进来看猎户坐地上,还以为猎户怎么了,赶紧去扶。

  “没事,阿左。”猎户站起来,“走吧,先去割点野猪肉烤几块填填肚子。”

  在院子里,猎户手里的小刀迅速穿梭在野猪身上,很快把野猪肉一块块分开码好。并招呼阿左生好一堆火,拿竹条穿好肉烤,自己也架起一口锅,辣椒炒肉“呼呼”的弄起来,摘点葱蒜爆香,很快,猎户和阿左坐在石桌边开吃了。

  “尝尝,我炒的怎么样?”猎户夹点肉给阿左,满怀期望的说。

  阿左也不客气,夹起来全部咽下去,嘴里说不清的讲:“真香,太好吃了。”

  “是吧,我说我厨艺就不错,这可是我的拿手好菜。”猎户笑咪咪的说,“来,多吃点,别客气,都吃完,剩下菜那是罪过。”

  阿左嘴巴里已经塞满了烤肉,用力嚼着,一边点头应付着猎户的热情,以前在垃圾场可没这样吃过肉。

  猎户看着阿左吃得开心,自己心里竟然有些触动,自己十六岁就独自进野猪林,到现在都三十六岁了,整整二十年,都一个人孤孤单单,出又出不去,也少有人进来,现在和阿左一起坐在这石桌边吃饭,油然生出些触景生情,眼圈都红肿起来。

  “该死的占卜师,害得我好苦呀!”猎户转身擦完眼角边的泪花,一边骂着当年的占卜师。

  “师傅,你怎么了?眼睛进沙子啦?”阿左抬头对猎户说。

  “没事,就吃的急了,进了点油到眼睛里,你吃你吃,别管我。”猎户又攥着鼻子撇了撇鼻涕。

  “都是菜好吃,肉也香,我好久没这样吃过肉了。”阿左对猎户说。

  猎户也平静下情绪,说:“以前你师傅不给你肉吃呀!”

  “也不是,我们以前不是待在垃圾场嘛,那里全是垃圾,周围又没有小商小贩,我们平时都是吃些清粥淡菜。”

  “那倒是,肉应该也很贵吧,没肉票也买不了。”猎户说。

  “什么肉票?”阿左疑惑的问。

  “就是买肉时的那种票子。”

  “那是钱吧。”

  “也许是改了吧。”猎户低头撕下一块烤肉大嚼起来。

  “不知道师傅现在怎么样了?要是师傅也在就好了。”阿左说着说着就想起顽童老夫子来,心里又担心起来。

  “没事,阿左,我们吃完收拾收拾就去找你师傅。”猎户安慰阿左说。

  “你知道师傅在哪吗?”

  “不知道。”

  “那去哪找?”

  猎户放下烤肉,拿起石桌上的水壶喝上几大口水,说:“你先别急,你知道我们那天遇到的火焰巨人是什么吗?”

  “是什么?”

  “那是野猪林的七大阵柱柱脚灵之一,火焰巨人。”

  “这和我找师傅有什么关系。”

  “你先听我说。”猎户摆摆手说,“野猪林因为有这七大阵柱才有这样的威力,而其一的火焰巨人被你打败了,这肯定会乱了野猪林的一些阵脚,剩余的六大阵柱灵肯定会派些杂兵来打探消息,收集情报好对付外敌,我想外面已经有很多杂兵在找我们了。”

  “那我师傅是不是被它们抓走了?”阿左说。

  “不一定,又有可能,你师傅受了那么重的伤,不知道能不能挡住那些杂兵的车轮战。”猎户皱起眉头说。

  “那我们出去找我师傅吧,就跟着那些杂兵。”阿左站起来说。

  猎户也赶紧站起来把阿左扶下,说:“你先别急,听我说完,你以为那些杂兵那么好对付,那天的那些重甲怪物你忘记了吗?那些就是我说的杂兵,你能保证自己打得过它们?”

  “我现在力气增强了这么多,又有铠甲护体,我有信心跟它们一战。”

  “有信心是好事,但我们对付的目标是剩余六大阵柱灵,跟火焰巨人一个级别的怪物,你再厉害还能跟它们一块硬碰硬?”

  “那我也不能看着我师傅被它们抓走。”

  “你师傅没那么容易被抓的,我刚才只是假设,他可是风弯,一个打两个占卜师的强人,底牌多的是,他的安全你就先不要担心,主要是怕六大阵柱灵聚集,等它们集合到一块,我们就凶多吉少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阿左挠挠脑袋说。

  “我们要先逐个击破,在它们聚集前把它们打垮。”

  “那我们去找它们吧。”

  “你现在的实力过去就是送死,你的伤没好,领悟没有整理,铠甲没有掌握,招式没有连贯,意力也时有时无,你还是花点时间想想怎么给自己提升实力更实际点。”

  “我也不懂呢,刚刚接触这些。”阿左着急的说。

  “你放心,我既然是你师傅,就一定会帮你的,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会对你做些训练。”

  “那我师傅呢?”

  “说半天你又说回去了,你师傅的安全根本不用你操心,你在短时间里提升的实力越多,就越有希望帮到你师傅,你现在懂了吗?”

  “那我要在这里待多久?”阿左问。

  猎户看阿左心里一直很急,也欣赏阿左对师傅的那种情义,但又从现实考虑,必须让阿左稳固现阶段的一些能力,才能很好的应对接下来的困难。

  “大概半个月吧,半个月内,你能把现在的实力稳定下来,我们就出去找你师傅。”

  “那好,我们开始训练吧。”阿左站起身急不可待。

  “我先吃完,你自己去我房间拿几件衣服穿上,穿个野猪皮太丑了。”

  阿左闻闻身上的野猪皮,也感觉到很臭,就跑进屋子里去找衣服。

  而在猎户幻境外的顽童老夫子,现在正在一大片落叶上打坐调息。在顽童老夫子周围,地上铺满了黄金色的落叶,在树上的,又是红色的叶子,顽童老夫子消瘦了许多,脸上也多了些伤疤,衣服被烧的到处是孔,在脖子边上和右手肩膀上,有很明显的烧伤痕迹,皮开肉绽。

  顽童老夫子吐出一口污血,身体气息平顺了很多,再做次深呼吸,顽童老夫子才睁开眼看看周围。

  一望无尽的平原,地上都是黄金色的叶子,高高矮矮的树木,黑色树干红色叶子,像是被人特意安排成这样。

  “又是幻境,这和那天火焰巨人的太阳和海的幻境如出一辙,撞色的搭配,大面积纯色的景象。”顽童老夫子心想:“难搞了,一劫刚过,又来一劫。”

  顽童老夫子站起来,在这落叶里走动,看看周围有没有水喝,抬头看看树上有没有果子吃。但很遗憾,什么都没有。

  顽童老夫子再往前走,反正是逃不掉了,先填饱肚子再说,顽童老夫子驭风将自己带到半空,看到不远处有一群野猪,灰色的身体十分惹眼。

  “野猪林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野猪,猎户倒是说的没错。”顽童老夫子心里想着。赶紧朝那群野猪飞过去,到近前,那里还有一条小溪,野猪群在溪边吃草根,顽童老夫子更高兴了,水也顺道解决了。

  顽童老夫子驭风化枪,直接扎过去,把一头小野猪插到了地上。其它野猪也都一哄而散。

  顽童老夫子落下去,先洗把脸,把自己的伤口清理一下,再去收拾那只小野猪。

  又想着阿左现在在哪?不知道受伤严不严重?顽童老夫子把野猪抬起来。

  “不管了,先吃饱喝足恢复身体再去找这小子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