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小镇江湖阿左奇遇记 恨将行 3275 2020.01.11 23:42

  阿左还是战斗经验不足,虽然在临场的作战反应能力上很突出,但面对这样大规模,多战术的队伍,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阿左转移不了,黑色战马从身边奔腾而过,重甲兵手里甩了长鞭,缠在阿左的脖子上,把阿左拖着往前走。

  阿左被战马的速度带着拖动,长鞭上还有小刺,已经扎进了皮肤里,呼吸也十分困难,而且因为被拖拽的速度相当快,阿左一时还难以挣脱。

  而重甲兵也并没有杀了阿左的意思,拖动一段距离,把阿左在地上画了一圈,顺势再把阿左甩到天上。

  其余重甲兵也手里拿鞭,在阿左稍稍落下的时候给上一鞭,把阿左往上打飞起来,让阿左一直处于脱力状态。

  阿左在空中努力的想把力气收回来,但每一次上升和下落都让自己的力气散掉,阿左的聚气太慢了。

  阿左没有办法,反手往下抓,正好抓住一根打过来的鞭子,阿左自然抓住紧紧不放,重甲兵则顺势把阿左摔在地上,疼的阿左直叫。

  “要赶紧想办法,要怎么样才能打败它们?我还有什么招数没用?我还有箭法,还有领悟。”阿左在脑子终于有了对战局的应对思想,开始尝试着独自解决危机。

  阿左不顾身上的伤,大步往后跑,把身上的弓拿下来,一边回头,手里一边意力化箭,搭弓射出,箭被前排的盾牌重甲兵挡了下来。

  “威力这么小吗?”阿左看见盾牌重甲兵一下就挡住自己的箭,心里疑惑,“是姿势没调整好。”

  阿左再停下来,站好后,再一箭射出去,这次射中了一匹战马,箭直接射穿战马上的铁甲,没入战马体内。

  旁边的重甲兵看阿左的箭法有些门道,直接盾牌重甲兵排成排防御,左右两边派出长鞭重甲兵骚扰阿左不让阿左稳定输出,利爪重甲兵直接近身抓阿左。

  阿左躲闪着长鞭的鞭打往后走,而后面也有利爪重甲兵冲过来,口袋阵封口了,这是打算一击必杀,不再试探了。

  阿左心里冷静着,脑子里不停的想着如何应对现在的状况。

  “现在用箭法也没用了,根本没机会停下让我射,而且意力化箭也是消耗太大,我每用一种功夫就会被克制,只剩下领悟了,这是我现在唯一的机会。”

  阿左被周围的重甲兵围攻,腹背受敌,眼睛却在观察着周围,自己水覆舟,舟浮水的领悟在这里该怎么发挥?

  长鞭扫过,利爪抓在阿左的赤水流上,阿左想着这里可以让自己获胜的一切东西。水覆舟,舟浮水,自己要用重甲兵对付自己的方法去对付它们。

  “它们人数众多,训练有素,这对它们是优势,是舟浮水,如果让它们乱起来,那就是水覆舟了。”

  阿左手里化出二齿钉耙,往天上跳起来,对着地上施展孤龙一掷,二齿钉耙落地地上,又接着自主的打出龙震四方来,这也算是阿左自己练的连招吧。

  龙震四方有了孤龙一掷的加成,无论是音波的震荡,还是力量的爆发,都是双倍的增长。

  周围的重甲兵也吃不消,纷纷往后退,阿左也一时想起,顽童老夫子的驭风招式,自己试着把风铺在自己脚下,阿左竟平稳的待在了半空。

  “太好了!”

  阿左站在空中,开始结印,是猎户教他的意力化形,阿左加快着手里的速度,在阿左前面,一匹铁骑战马隐隐出现,全身漆黑,散发乌气。

  阿左停下手,身子已经骑上战马,战马立刻又变成了红色,全身散发着火气,落在地上。

  阿左手里握着二齿钉耙,骑着战马就往铁骑重甲兵里冲。

  “先打乱它们的阵型,让它们前后无法想接应战斗。”

  铁骑重甲兵让所有重甲兵归位,重新骑上战马,一边也派出一队骑兵去迎战阿左。

  阿左直冲钉耙,撞下一个重甲兵,又低头躲过两柄长马刀的横劈。之后阿左调转马头,铁骑重甲兵也转过来,又一次冲锋,阿左左手握着二齿钉耙,右手却有了小动作。

  阿左悄悄的驭风,给战马加持了速度,这让战马身上的火焰温度更高了。

  阿左与铁骑重甲兵再次相遇,兵器在空中格挡几下,又甩开,骑马走开。

  “不能打了,先乱了它们的方阵再说。”阿左在心里提醒自己。

  阿左骑马加速的朝口袋阵的口部跑去,那里人数最少,应该最适合突破。

  阿左也慢慢摸清了一些技巧,自己的意力的持续输入一些东西,那这些东西不但有加成,还会升温。比如自己的赤水流铠甲,自己坐的战马,自己的二齿钉耙,这也是刚刚发现的。

  阿左心里更是愈发信心,只可惜现在没有机会和更多的意力让自己试试自己能让武器达到多高的温度。

  口袋口的铁骑重甲兵竟然无动于衷,阿左也不知道铁骑重甲兵有什么诡计,心里想着:不管这么多,我先试探试探。

  阿左骑着战马飞快的冲锋,在快靠近铁骑重甲兵的时候,两名铁骑跑了出来。

  “现在才有反应吗?晚了!”阿左心里想。

  阿左还在高兴着,坐着的战马却突然往下坠,自己也被惯性的甩起来。

  是前面用过的绊马绳!

  阿左又一次中计,身体在地上摩擦着,像皮球一样弹起又重重落下,赤水流铠甲直接炸掉,化成虚有。阿左脑子里也“嗡嗡”的响,在那么快的速度下摔在地上,这外伤有赤水流可免,内伤就难逃呀!

  那两个拿绊马绳的重甲兵也都有点吃不消,手被一时的冲击冲的有些脱力,连绊马绳也拿不稳。

  阿左不敢乱动,现在体内气血一片混乱,稍稍动气就会让自己立刻躺过去,只好待在地上,用意力调息着。

  场面又开始宁静了,几个铁骑重甲兵走过去检查阿左的生命迹象。

  阿左眼看着铁骑重甲兵走过来,却不能动,这样的伤太严重,自己也没办法了。

  “这次要死了吗?”阿左想。

  铁骑重甲兵把阿左翻转过来,阿左只感觉浑身疼痛无比,身体就像被扭断了一样。

  忽然幻境开始扭曲起来,也慢慢变了色,蔚蓝的天空,明媚的阳光,地上开始有了被划分整齐的田地,一大片瓦片房拔地而起,几座起伏的高山在瓦片房周围慢慢出现,山上开满了桃花,一闻还有浓浓的桃花香,一条小河从山脊里流出来,又鱼在水里游动,仔细听,还会有鱼“嘶溜”加速离开的声音。

  铁骑重甲兵一时不知周围的情况,赶紧让所有重甲兵排列归位。

  但战马的脚一下踏进泥田,脚就被陷下去,这是真的一样,真真实实的触感。

  猎户从天上的白云间慢慢走出来,说:“接下来,就让我来会会你们。”

  猎户此时红光满面,一点不像先前那样受伤的样子。猎户走到阿左身边,阿左的身边立刻就集结了一大片柔软的云朵,把阿左捂在其中,阿左只感觉身体舒服了很多,气血也自行运行起来。

  阿左看到猎户安全无事,好像还突破了,心里高兴的,眼睛又要哭出些眼泪来。

  “不要怕,你师傅这就给你报仇,你已经做的很好了。”猎户安慰阿左,“你先待着,我去解决了它们就带你去疗伤。”

  猎户站起来,那些铁骑重甲兵都消失了。

  猎户打开精神力,看到了一群飞在天上的白色铁骑重甲兵。

  “哼,还想用精神力对打吗?我现在可不怕你。”

  猎户就地打坐,铁骑重甲兵还是旧招,直接冲锋成光芒洪流,直接进攻猎户的脑子。

  这次猎户的实力可是有质的飞跃,在受伤的时间里,领悟了七觉,还因为阿左狂化,自己的诅咒被完全吸收掉,现在的猎户算是最强的姿态了。

  猎户不慌不忙,只化出许多阳光散落在自己周围,形成一个看似柔软,却有精神防御的保护盾。

  光芒洪流冲在阳光上,却被迅速的反射掉,根本不能靠近猎户分毫。

  铁骑重甲兵几下冲锋后,知道这保护盾很难突破,也换了进攻方式。

  每个铁骑重甲兵手里再握着长枪,朝猎户投掷过去,猎户控制着田里的稀泥,全部黏在长枪上,长枪被慢慢减缓了冲击,一些长枪也突破过去,猎户在身边凝结了一堵水墙,长枪一没入其中,就被流动迅速的水流冲的失去了方向,直至没了动力。

  “要速战速决,阿左的伤不能拖太久。”

  猎户把地上的所有泥土都翻涌起来,又和上河水,泥土立刻就像水泥一样黏稠。

  把泥土全部浇在铁骑重甲兵身上,铁骑重甲兵一下被限制了动作,只漂浮在空中,不能动弹。

  这可是上万的铁骑重甲兵,猎户一下就能限制所有的铁骑重甲兵的行动,可见猎户现在的实力相当非凡。

  山上的桃花也快速脱落成一片片锋利的花片,“呜呜”的朝上万铁骑重甲兵切割过去,这触觉控制,接视觉和听觉的桃花刀片,都在一瞬间完成,一套下来行云流水,丝毫不拖泥带水。

  一下铁骑重甲兵损失惨重,一波交锋中,只剩下百来个铁骑重甲兵,都是一些先挣脱控制的高手。

  “还有一份大礼给你们呢!”

  原来猎户早知道会有漏网之鱼,迅速又发动了一次攻击。

  周围的阳光化成一道道利箭,之间攻击铁骑重甲兵的大脑,这些攻击不像铁骑重甲兵的光芒洪流那样刚猛,而是十分刚柔,也是猎户的一种乡村姿态领悟,这些利箭会让人快速乏力,进入一种晕眩状态。

  剩下的杂兵也都被清理,那个穿黑裙的白皙女子却没有出现,一黑一白的幻境开始消失,在脚下,又是那片熟悉的竹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